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夏侯紫之红妆为后小说全本资源阅读(洛小言)

2019-08-10 22:57:44来源:SC作者:洛小言

关于夏侯紫的小说红妆为后-(洛小言)这里有全本资源可以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的精彩故事是作者洛小言精心创写的,红妆为后不服你所望,快来阅读吧:五年恍若一梦,她和他携手征战沙场,无数次惊心动魄的生死回悬,助他赢得天下,如今她卸下盔甲,红妆女儿身,嫁与他为后。

夏侯紫之红妆为后小说全本资源阅读(洛小言)

红妆为后免费在线阅读

17.他只能死在我的手中

  “下次,我一定要与你去。”十七爷皱了一下眉头,“我一直提心吊胆,怎么忍心你一个人去冒险。”

  “不可以。”秦蝶衣坚决地制止,看着靖王,“只要你一出现,就会暴露身份,引来大肆追杀,我的计划,只怕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你藏得越深越好。”

  君景澜扶着她往深山去,叹了一声,“大不了豁出去这一条命。”

  一间琉璃瓦红墙的屋子,立在山麓处,屋子旁种满了竹子,分开一条斑驳的石板路,一路逶迤到慈月庵,小小的庭院别致秀美,花株点缀,蝴蝶翩跹,很是有一番韵味。

  “不,狗皇帝一定要先死,不然,我不会瞑目。”

  秦蝶衣眼底仿若冰棱,封住了所有的感情,说着一个倾身,又呕出了一口血。

  血液隐隐带黑,君景澜一阵心疼。

  将她安顿在榻上躺下,“你先歇息,我去熬药。”

  碟蝶衣拿出榻下的一本书籍,从一半开始看,眼眸隐隐透出锐气,所有的招式和心法都入了心中。

  短期内武功进步不是没有代价,可是为了杀掉君寒懿,她已经顾不上那么多。

  一丝念头叛乱了她的专注,她皱了一下眉头,她总是无法做到完全的聚精会神,已经决心葬下的一切虽然已疏漠,可终究还在记忆里,会偶尔跳出来,折磨得她不甚安生。

  所以每天她都会到主持那儿静坐一个小时,摒弃所有的杂念,她只想不断提高功力,到那个人无法企及的地步,这样,她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了他,这几乎是她每天的唯一任务和目的。

  君景澜端着一碗汤药进来,看到秦蝶衣还在看这本书,便夺了过来,“蝶衣,这书以后就不许看了,里面都是些歪门邪道,修炼越高,伤害也越大,你总是不听劝,可知我无时无刻都在提心吊胆?”

  秦蝶衣勾唇一笑,却是淡淡的不入眼底,这已经是他第无数次劝阻她了,“若我不练,只怕会死在狗皇帝的手中,今天,你不知道他有多狼狈,若不是锦衣卫到了,他已经成为我的剑下鬼,而这是我活着的心愿,你答应过我的,所以以后都不要拦了。”

  君景澜擦去她嘴角一缕带暗黑的血,皱着眉头,情绪微微激动,“那么交给我,我来练,把你的所有仇和恨,都交给我,我哪怕拼了这条命,也要为你了结恩怨。”

  秦蝶衣只是轻轻吐出,声音冷如柳叶软剑,“不,我要亲手手刃那个人,这样才能解心头之恨,他也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她的眼底浮起一抹决心,端起那一碗苦浓的汤药,一口慢慢喝光,眉头也不皱一下。

  君景澜眸子染上一抹黑色,他疼她,惜她,可是她却将他阻隔在心门之外,一心摧残自个儿的身子,无所顾忌,君寒懿在她心中死了,她的心也跟着死了,从此只剩下冰冷的仇恨。

  这颗心,只怕是再也捂不热了。

  “大人,就是这儿,我看到女贼往这儿来,就不见了身影,这慈月庵想必是有猫腻。”

  慈月庵外,一队锦衣卫如急骤的风雨杀至,气势汹汹。

  然而,那些经过的尼姑都面色冷静,并没有任何害怕之色。

  王佟按剑上前一步,“还劳烦主持出来,本官有话要问。”

 

18.闯寺搜人

  “阿弥陀佛!”

  玄静师太从那一头过来,身后跟着数名弟子,双手合十施了一礼,“是王大人到慈月庵来,不知有何贵干?”

  王佟猎鹰般的目光在各大回廊和院落扫了一下,“听说有一名修罗门的女贼藏在你们慈月庵,可有此事?”

  “阿弥陀佛,王大人,佛门乃清净之地,都是剃度出家的女弟子,哪里会有什么女贼,还请王大人回去吧。”

  玄静师太好言相劝,眉目波澜不惊。

  “哼,看你们这些光头一本正经的样子,本官还差点信了,给我搜,后面的深山也不要放过。”

  他手一挥,锦衣卫立刻分成两队,一队往各大院落和屋子,一对往深山,风驰电掣,尼姑拦也拦不住。

  那一名女贼已经被列为朝廷重犯,是皇上的心头之恨,命他们在三天之内查清她的身份,眼下只有把人带走拷问这个办法,所以迫在眉睫。

  玄静师太急忙上前,“王大人,慈月庵并没有什么女贼,大人此举,只怕会扰了佛祖的安宁,引起上苍不满啊,阿弥陀佛。”

  王佟眯起眸子,“有没有,查了才知道。”

  “啊!”

  深山竹林,传来几声惨叫,半空有什么连接飞出来,掉落在王佟的脚前,竟是带血的头颅,个个死不瞑目,五官扭曲,仿佛看到了什么及其可怕的厉害之物。

  这五名锦衣卫,都是他手下的能手,却在一秒之间惨死,可知这深山寺庙,一定藏着见不得人的东西。

  王佟眼冒亮光,那是急于立功的渴望,手中利剑一拔,携着寒光朝那一出展飞而去,玄黑色的锦服猎猎鼓动,杀气弥漫。

  所有的锦衣卫见状,都跟了上去。

  “阿弥陀佛。”玄静师太叹息,该来的,终究还是避免不了。

  深山除了少许常青树,都是竹林,此刻外面没有风,可竹林却在飒飒作响,竹叶飞快地颤动,半空中飞舞着无形的刀,凌绞着,一种强大的气场将外界隔绝,地上分布移形换阵的石子,只要有人闯入,便会在晕头转向中任人宰割。

  而竹林下中央,站着两个人,后背相靠,男子身形修美,着白色华服,面戴银色面具,只透出一双杀伐的凌厉星目,女子身段婀娜,面罩面纱,美目清冷无波,仿佛万年冰封,让人生畏。

  “果然是你这个女贼,给我上,生擒着,留下活口。”

  王佟冷笑,皱了一下眉头,今天的局势,只怕是对他们不利。

  那一名男子看起来也极难对付,他,又会是谁?

  目睹了那几个人的惨死,再看到这样的阵容,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脚步下意识地后退着,谁都知道,贸然进去,只有死路一条。

  “酒囊饭袋。”王佟把一个人扔进去,那人一声惨叫,还来不及提剑,就已经鲜血淋漓地倒下来,变成一地残肢断体。

  王佟一咬牙,飞入阵中,他只感到无数道光剑朝自己袭来,勉强提剑挡了几次,就感到被汹涌的劲流裹挟着,让他难以招架,不经意间背上多了两道伤,眼看着一道剑光朝颈部横扫而来,他急忙抽身而出,落到竹林外,半跪在地,恨恨地抬眼,啐出一口鲜血。

  “不过是些不中用的,不如让狗皇帝亲自前来,还能过两下招,我也正好取了他的狗头。”

  女子微微颔首,眸中冷光清冽,长剑一劈,所有的布局退去,半空清明,只剩下竹叶在不断战栗。

  清寒的气息随即逼来,携带着让人臣服的气势,一个身影落在竹林前,“朕来了。”

 

19.挑她的面纱

  君寒懿看着竹林中的两人,眼眸深黑,“看来还是朕小瞧了修罗门,修罗门随便拿出二人,都是绝顶的高手,只是再厉害,又如何能与朝廷抗衡?本来朝廷与修罗门已经数年井水不犯河水,朕也不想管你们这类流氓市井,只是你们毁了朕的鸢儿,这笔债,朕无论如何也要你们用满门祭奠。”

  他已经下令,出动大量锦衣卫,着力围剿修罗门。

  而这个亲手撒了鸢儿的骨灰的女子,他更是要让她受尽折磨而死。

  女子哼了一声,讽刺道,“口口声声鸢儿,你这等寡情的人,也会真的关心什么鸢儿的死活?你不过是找一个借口,想要除掉威胁朝廷的人,为杀戮找借口,可是我,却是要真的取了你的狗命。”

  就算对玉琦鸢放不下,也不过是因为,尚未蹂躏够罢了。

  她更是看破了他的嘴脸,知道这个人究竟有多么不堪和虚伪。

  君寒懿脸一沉,“朕不允许你污蔑朕的鸢儿,贱人,拿命来。”

  话音才落,已逼近女子身前,气势滔然,带起一阵风卷残叶,他休养了一些时日,状况自然要比那一天好得多,不可能再像那时任她宰割。

  女子嘴角勾起,很好,她也不愿意杀一个废物。

  “这个人的命是我的,你去对付锦衣卫。”

  剑刃纠缠,铮然作响,碰撞出的光影笼罩了整片竹林,两人互不相让,眸子都跳跃着让人发寒的冰焰。

  君景澜落在想要涌上去的锦衣卫前,混入一片厮杀。

  为了她,流为草寇又如何?抛却了荣华富贵又如何?

  很多年前,他就爱上了她,本来他是要请示去边塞抗击鞑靼的,不曾想被君寒懿抢了先,不然他是否会和她也发展出一段缱绻的感情?

  如今他有了机会,皇位已经不重要,他只想护她周全。

  两道身影兔起鹘落,在竹林中穿梭,刀光剑影所到,竹林大片大片地倒下,女子浑身弥漫出玄黑的煞气,每一个招式都极其狠辣阴邪,一头乌发猎猎舞动,掠过森冷无情的眼眸,双手圈合复分,半空竟分衍出六个虚影,将君寒懿围住,每一个影子都手持一柄虚剑,朝他刺去!

  速度若秋风扫落叶,一般的高手只怕要活活等死。

  “乾坤转。”

  君寒懿操纵着一方空气,形成吞卷之势,罩住周身,那些个虚影撞上来,都消散在空中,气劲散开,地上的黄土都掀了三层。

  玉琦鸢眉心蹙了起来,更是不要命地朝君寒懿挥剑,眼中仇恨的光芒咄咄逼人,君寒懿负伤比她严重,但女子耐力不如男子,她必须尽快取胜。

  离得近了,君寒懿忽然闻到一阵体香,隐约熟悉,不经意间勾起一些前尘往事,上次的感觉此刻变得清晰起来,疑惑地皱了一下眉头,“你,究竟是谁?!”

  香料可以故弄玄虚,可是每个人,都有自身独特的味道。

  剑尖一转,就朝女子的面纱挑去,来势汹汹,不可阻挡,就算借着剑风,他也要看一个究竟。

  “我是谁,我是你这个昏君的索命鬼。”

  玉琦鸢感到面纱就要被挑起来,身子退去,仓促地抬手一挡,君寒懿一掌打在她的胸前。

 

20.你心中有鬼

  那一团柔软的温热,沿着掌心传到心中。

  有什么在心底滋生蔓延,冷酷的心漾起说不出的痒和丝缕情愫,仿佛他与这个女子,有冥冥之中的牵连,可她分明是他的仇人。

  君寒懿顿有一种负罪感,那是对鸢儿的亏欠,想要克制那样的感受,可是已经来不及,烦躁地拧了一下眉。

  很快,他就彻底冷静了下来,眸子重新恢复冰天雪冻的寒凉,浑身杀气弥漫。

  “为什么这样恨朕?”

  玉琦鸢受创,后退几步,靠在一棵树上,嘴角涌出了黑血,只感到五脏六腑都被震碎,痛得身子微微痉挛。

  君寒懿剑指着她的颈部,一步步朝她走来。

  “你洒了鸢儿的骨灰,你才是朕的仇人,朕从未见过你,也未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为何你口口声声要置朕于死地?”

  这是他不理解的地方,修罗门其他坛主,看他的眼神只有对立,没有多少恨意,可是这女子却是恨他恨到了骨子里。

  玉琦鸢只觉得好笑,“人在做,天在看,你有没有做,苍天可是有眼的,有一天,你的报应自会降临。”

  这天下,他最对不起的人,是她!

  他毁掉了她的爱情,家人,还有声誉,让她举国上下无亲,受广大百姓唾弃,而这些人,曾是她杀伐疆场,拼命要守护的。

  她这小小的半生,可说是白活了。

  君寒懿想要从她的声音听出一些端倪,可却只有沙哑,明明她很年轻,声音却像是被撕裂,原来的鸢儿嗓子虽然变得沙涩,可还听得出原来的音色。

  “既然有胆量找朕报仇,为何没有胆量露出真面目,朕不得不怀疑,你心中有鬼。”

  眼看着君寒懿快要触碰到她,玉琦鸢抬剑一挡,使出几乎剩下的功力,将他格退半步。

  “不用你管,你只要记住,我必定要取了你的狗命。”

  她身子受到了震荡,踉跄一下往下栽去,勉强支撑着单膝跪地,冰冷的眼底浮起一丝不甘。

  在塞外大漠,黄沙戎马的岁月,君寒懿本就比她厉害一筹,而且修为已经抵达难以再上升的境界,她再修炼,也会吃亏。

  心中弥漫着地狱黑火般的恨,手抓紧了剑,暗暗提力,想要趁着他接近给予他致命一击,哪怕,希望很渺茫。

  君寒懿已经丝毫不忌惮没有多少挣扎之力的女子,手一扬,将剑朝她的肩头掷去。

  “现在,你已经自身难保,想取朕的命,是在说笑?”

  看到她陷入危险,君景澜抛下被打得落花流水的王佟,掠身上来,肩部生生地受了一剑,只手将她拥入怀中,结了一个迷魂阵,忍痛匆匆离开。

  君景澜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眯起了眼,暗光迷离诡谲,将黑流涌动的瞳孔染出了两分妖冶,鼻尖似乎还残留着那样的香味,而掌心还有温软的感觉。

  这个女子是谁,为何放弃上风优势也要隐藏面目。

  这些,他都会查一个究竟!

  “十七爷,你何必……我欠你的是越来越多了。”

  玉琦鸢叹了一声,眼里浮起一丝哀凉,都怪她无能,不能手刃了君寒懿,反而着了他的道。

  “别说话,我尽快找一家医馆给你疗伤,那一处我们是回不去了,得重新落脚。”

  君景澜拥着她,点过无数的树梢,经过几重山峦,落到一个人烟不甚繁多的小郡,街上稀疏走着赶集的人,摊铺也较少,看起来有些萧条。

  大夫为玉琦鸢把了脉,脸上浮起一丝惊讶,“姑娘的身子……”

《红妆为后》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红妆为后》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