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默念小说)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完整版免费阅读

2019-08-05 10:35:40来源:ysg作者:默念

默念最新小说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姜言承白洛晴,《唯有爱情不曾荒唐》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默念最新小说章节试读:在姜言承的眼中,白洛晴堪比蝼蚁。他恨她,折磨她。他说,这一切都是她的报应。直到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差点葬送了她的性命。他才发现早已爱她深入骨髓“洛晴,我错了,求你回来好吗?”

(默念小说)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完整版免费阅读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洛晴跟白洛雨出去了?”

“嗯,她们一大早就出去了,夫人说是要找大小姐叙旧呢!”

姜言承愣在原地,白洛雨跟洛晴在一块,她那个恶毒的女人,一定是不安好心。

他来不及多想,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让他赶快找到白洛晴,自己则是驱车去寻找白洛晴了。

十分钟过后,姜言承收到助理的消息,立马驱车去了助理说的那个地址。

“啪!”

白洛雨狠狠的甩了她一巴掌,咬着牙恶狠狠的说:“不要跟我提姐妹!我一点都不想跟你一起长大!”她无比嫉妒这个一出生就抢走了她一切的妹妹,不,她不想她来到这世上!

白洛晴震惊的瞪圆了眼睛,连哭都忘了:“你居然打我。”脸上火辣辣的,白洛雨那一巴掌力度不轻,她拼命忍住要打回去的冲动,死死握紧了拳。

白洛雨阴测测的勾起唇角,一把揪过白洛晴的头发往后面的墙上推:“我今天叫你来可不是为了打你,明明是我先认识的姜言承,认识了那么久也没发现他是姜氏集团的接班人,等你跟家里说要和他结婚,他就被姜家接回去了!”

白洛晴用力推开她,气恼的吼:“所以你装腿残,骗我说你怀孕,闹自杀,就是要从我这里抢走姜言承?”白洛雨对姜言承到底有没有感情?

白洛雨冷睨她一眼:“姜言承现在的身价,那个女人不想嫁?况且他本来就是我的。”

“言承不是个物品,不属于任何人,你觉得他要是知道了你做的这些,会怎么想你?”白洛晴大声说,姜言承是她丈夫,她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白洛雨轻笑出声:“呵,你忘了,他喜欢的一直是我。”

白洛晴的眼眸垂下去,不甘心的反驳:“就算他喜欢你,可是证据不会说谎。”

白洛雨眸光犀利的盯住她:“我自杀都做了,他也没跟你离婚,你说,是不是你死了,他就再也看不到证据,会完全属于我。”她现在看白洛晴,怎么看怎么刺眼。

白洛晴的神色紧张的看她一眼,来不及说什么就被白洛雨往仓库深处拖去,她试着挣了挣她的手,居然挣不脱,她一路被拖到到了包装箱最密集的地方。

白洛雨目光癫狂的看着她,拿出一旁准备好的汽油,倒在纸盒子上,白洛晴慌乱的去拦,竟然被白洛雨往身上迫汽油,她只好躲开。

看着白洛雨很快倒完了一桶汽油,她拔腿想跑出去,白洛雨拉住她,她死命的挣脱出来,转身继续跑。

白洛雨哪里会轻易放过她,扑过去制住白洛晴,使劲把她带过去,一推进包装箱堆里,就按开打火机,火瞬间“蹭”的燃起来。

白洛晴急的大喊:“你要干什么,杀人是违法的!”

她眼底泛着寒意,嘴角勾起诡异的笑:“谁知道是我杀了你?”

一句话的时间她已经被困在里面,看白洛雨的脸在火光外一半阴一半晴,她从口型看出来白洛雨在跟她说:“永别了,妹妹。”说完头也不回往外走。

在仓库门口,白洛雨看到了赶来的姜言承,她立刻软软的瘫下去,姜言承几步过来,看了下里面冲天的火光,关切的问:“你怎么样?”

白洛雨小声哭出来:“洛晴她,想要烧死我,幸好我逃了出来。”

姜言承额角的血管瞬间鼓起来,低喝道:“她人呢!”该死的白洛晴,总要害洛雨!

第十二章

“她已经走了。”她轻轻靠在姜言承怀里,在他看不到的角度残忍的勾起嘴角。

姜言承抱起白洛雨,抬脚刚要走,里面传来细微的呼救声,他停下脚步,心有有响起了一抹声音。

他不由自主的转过身,神情变得凝重了起来。那一抹声音,好熟悉,好像是……

“咳咳……言承,我好难受,带我去医院好不好!”她小脸苍白,声音极其虚弱的开口道,眼底写满了痛苦。

他犹豫的看着她,再三犹豫之后,他确认的问:“里面没有人了吗?”

白洛雨满脸肯定的摇头:“没有人了。”

姜言承往里面看了看,呼救的声音似有似无,听不真切,他听错了吗?

“我们快走吧。”见他犹豫,白洛雨催到。

姜言承走了两步,总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再次回头看了看,火已经烧得彻底,压下心底的异样情绪,他转身毫无留恋的离开。

“救命、咳咳”白洛晴躲着熊熊大火扯开被熏哑的嗓子喊,看到姜言承离去的背影,她脱力的跌在地上,再也喊不出来。

姜言承明明往里面看了好几眼,可是,他不救她,白洛晴绝望的闭上眼,泪从眼角滑落,姜言承,你是真的希望我死吗?

仓库上的横梁噼啪燃着,陡然间失去控制砸向地上的白洛晴,她两眼一黑,再没了意识。

姜言承在医院等到白洛雨情况稳定下来才回家,他本来想回去质问白洛晴,但是她并没有在家里,他招来佣人问,“她人呢?”

“少夫人下午出去了,还没回来。”

躲着他吗?姜言承冷哼一声,看她能躲到什么时候。

他把电视开着在大厅的沙发上坐到了天亮,白洛晴一直没回来,看着窗外一寸寸亮起来的天光,姜言承往桌上捶了一拳,该死的,居然让他等了一晚上!

电视里声音嘈杂的响着:“昨日城西一个仓库起火,今日在仓库内发现一具女尸”

姜言承目光死死盯住电视,仓库?这不就是昨天白洛雨去的仓库?发现一具女尸?联想到彻夜未归的白洛晴,他不再犹豫,起身驱车去了昨天的仓库。

姜言承下车去看,仓库四周围了一圈记者和消防官兵,借着身高优势,他看到仓库已经被烧的满目疮痍,疾步走去,他拨开那些人去看那具尸体。

尸体已经被烧的面容模糊,但凭着这熟悉的身形,还有不甚清晰的五官,他还是能认出来,这是白洛晴,他余光扫到尸体手上明晃晃的婚戒,更加确认了,这就是他们的结婚戒指,只是他之后从来没戴过。

他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去碰那枚婚戒,已经烧焦的衣服被他这样一碰,从侧边口袋掉出一个东西,是一个小巧的发饰。

他一下子想起来这是他第一次去他们家时他送给她的见面礼,那时候他没多少钱,这个发饰是他随便找了家路边的店买的,想不到她还贴身留着。

白洛晴真的死了?姜言承喉头突然哽咽起来,他颤着手捡起那个发饰,头低下去,声音听起来竟像带了点哭腔:“白洛晴,谁准你这样躺在这里!给我起来!”

白洛晴当然不可能再回答他,只有警察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位先生……”

他的话在看到姜言承的脸时全部咽了回去,姜氏集团总裁,谁惹得起。

“滚,都给我滚啊!”他双手紧紧的攥住白洛晴的手,眼眶肿胀着,似乎下一秒就会有泪水滑落。

“白洛晴,你这个蠢女人,给我起来啊,听到没有。”他红着眼眶,不停的摇晃着她,可除了他的声音,这里静寂的有一些可怕。

“先生,死者为大,我们应该……”

闻言,姜言承冷冽的剜了他一眼,无视掉他的话,看着烧的如黑炭一般的她,胸口就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敲打了一下,连呼吸一下都感觉到疼痛。

第十三章

为什么,他会觉得心这么的疼,这么的疼,就像是要撕裂一样,他红着眼眶,看着面目全非的她,他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离谱。

耳畔想起你警察的声音,他隐忍住悲伤的情绪,抬眸环视了一圈。

“尸体送去火化,骨灰交给我。”姜言承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冷声吩咐。

“是是是。”警察连声应了,叫来几个人一起抬尸体去火化。

姜言承看着烧的一片狼藉的仓库,想到昨天微弱的呼救声,心慢慢揪起来,昨天是你吗?白洛晴?

既然白洛晴在里面,为什么昨天白洛雨说里面没有人?这场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骨灰盒很快送到他手里,姜言承沉着脸接过来,这时一道人影扑过来,哭着看向他手里的骨灰:“死的是洛晴对不对?!”语调里尽是悲伤。

姜言承看了看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白洛雨,有些莫名的烦躁,他学着白洛晴惯用的动作,揉了揉眉心,不耐的说:“我先回去了。”

白洛雨看着他转身离去,嘴角轻轻扬起,确定白洛晴死了,就可以,今后没人可以跟她争!

坐到车上的姜言承把骨灰盒放在副驾驶,修长的手指停在方向盘上,不要说副驾驶,他好像,从来没让白洛晴坐过他的车。

要是她还在,现在坐在她旁边应该会很开心吧?他想在脑海里勾出她的笑,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自从跟他结婚后她就很少真的笑。

该死!他一拳打在方向盘上,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彻查城西仓库的这场火!”

车一路疾驰,姜言承回去把自己关在了别墅里,抱着白洛晴的骨灰盒,房子里空荡荡的,只有几个佣人,明明平时不怎么关心的,现在却总觉得少了点她的气息,是那么不习惯。

白洛晴,没有我的允许,怎么敢擅自离开我!

他想,他绝对不是对白洛晴有什么感情,只是单纯的,习惯了有她而已,这样告诉自己,就会好受点。

又是这样整整一晚,姜言承实在撑不住睡了过去,迷迷糊糊时,

他还懊恼,居然为白洛晴那个女人耗了两个晚上!

“白洛晴!”他在睡梦里这样叫,自己都没意识到。

隔天助理发来邮件,仓库里的那场大火,很难再查到什么,但有一个线索,那天白洛雨买了很多纸质包装盒放在仓库。

纸质包装盒?这场火果然跟白洛雨有关系,他给助理的邮件回了三个字,继续查!

白洛晴的父母很快也找上门,他只好把他们迎进来,白洛晴的妈妈哭得厉害:“我可怜的女儿,还那么年轻……”

白父也是纵横商界的人物,此时也红了眼眶,劝他:“我们来,是要回洛晴的骨灰的,人没了,总要入土为安。”

骨灰?已经再见不到人了,再没了骨灰,他要怎么办?莫名的,他不想把骨灰交出去。

“爸,”他有些别扭的叫了一声:“骨灰我要留着。”

“不行,我们要带走!”白父不容反驳的道,那可是他的女儿。

“我不会给的。”姜言承起身,不再管他们,转头吩咐:“管家,送客。”

白洛晴的父母摇头叹息的走了,姜言承却像个孩子一样轻轻笑了笑。

他一直没为白洛晴做过什么事,今天是不是终于做了一件。

真好,你可以继续陪着我了,白洛晴。哪怕你看不到。

不久助理又发来邮件,这次是费了大功夫弄到的,仓库那天的一点监控录像。

姜言承点开,是一点很模糊很短的片段,画面里,两个女人在拉扯,然后其中一个被推了一把,接着另一个点燃了火,仓库里热烈的烧起来,监控到这里就断了。

虽然看不清脸,但还是可以看出来那两个人很明显就是白洛雨和白洛晴,那天被烧在里面是白洛晴。

白洛雨为什么要烧死白洛晴呢?还有个疑点,白洛雨为什么可以站起来了,他隐约想起,去救她的那天,白洛雨也是可以站的,她的腿?

这次姜言承回:“查白洛雨。”

而他偶尔会听到家里的佣人讨论白洛晴,

“家里没了少夫人,好压抑啊”

“嘘,你小心被姜总听见,他可不喜欢少夫人。”

“唉,少夫人其实挺好的啊。”

“快别说了!”

他真的,对白洛晴有那么差吗?连家里的佣人都知道,那这一年多,她都是怎么过的?

他开始越来越频繁的想起她,原本不在意的人,突然没了之后,居然在家里处处都可以发现她的影子。

这次助理的邮件来的更快,白洛雨资料,白家白父的私生女,买通过所在医院的医生,根据渠道消息,腿其实没有什么太大问题。除这些外,就没有什么了。

腿没事?那之前的车祸怎么回事?白洛雨究竟还隐藏了些什么?

姜言承微微握紧拳头,他对白洛雨,已经能这么冷静的做分析了?感情,还真是捉摸不透。

又或者是他心里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住进了另外一个人。那个会偷偷替他关窗户,还要被他骂的傻女人。

他想知道所有事情的真相,白洛雨,总感觉她隐藏了太多。

仓库的那场火会不会是个突破点?白洛雨跟白洛晴那天为什么会约在那里见面?那之前她们之间发生了什么?想通这些,他让助理查这两个人在仓库见面之前,发生了些什么事。

这个调查让姜言承等的有些久,白洛雨那边,之前就只是在养病,白洛晴那边,还需要时间查。

又过了几天,助理才确定的给他回,白洛晴在跟白洛雨见面之前,去恢复了一部分行车记录仪的录像,并且很有可能,恢复好的录像还被她放在家里。

姜言承看到之后立马去白洛晴房间找行车记录仪。

房间里很整齐,姜言承没有让佣人动白洛晴的房间,其实以前他几乎也没进来过,现在踏进来,这里满满都她生活过的气息。他不再多看,认真的找起东西来。

他在衣柜里找到了一个上了锁的盒子,他直接撬开,里面果然就是行车记录仪。

他点开,看着看着不由得握紧了拳,手因为用力,上面的血管都清晰的鼓起来,他什么都明白了。

那场车祸,是白洛雨一手策划的,这就是他一直捧在手心里的人,他自嘲的笑了笑,想到之前白洛晴跟他说,他喜欢的人是个骗子,现在看来,她当时说的是真的。

他吩咐司机开车去了医院,白洛雨见到他立刻轻声浅笑

“言承,你都好长时间没来看我了。”

姜言承皱了皱眉,目光幽深的看着她:“腿没事就不用装了。”

白洛雨的笑僵在脸上,失声到:“你都知道了?”白洛晴不是已经死了吗?

姜言承看着她变换的神色,嘲讽的笑了

“陷害自己妹妹的,白家私生女。”想到自己这么多年的真心,竟然给了这样一个人,姜言承觉得有些可笑。

第十五章

“不,言承你听我解释,”白洛雨脸上再次挂上柔弱凄楚的表情:“我只是太爱你才会那么做的。”她必须为自己争取进姜家的机会!

爱他?之前他只认为是白洛晴拆散了他们,现在想想,那时候白洛雨从来没说过要跟他在一起,姜言承冷着脸看她:“但跟我结婚的是白洛晴。”

“她已经死了啊!”白洛雨失控的叫起来:“你不是一直爱着我吗?她死了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看着这样的白洛雨,姜言承只觉得升腾起厌恶,之前对白洛晴都从来没有过的厌恶,这时他才终于看清自己的心,里面早就悄悄装进了白洛晴。

于是他上去捏住白洛雨的手腕,低吼道“是你害死了她!”

感受到他的愤怒,白洛雨愣了片刻,低头掉下眼泪,楚楚可怜的模样:“言承,我都是为了你啊,你怎么能怪我。”她在赌,赌姜言承不会为了白洛晴这样一个他讨厌的人而怪她。

“为了我?是为了姜太太的位置吧!”姜言承嫌恶的看她一眼。再迟钝他也感觉到了,白洛雨对他根本没有感情,不然在他跟白洛晴结婚之前,就会跟他在一起。

被一下戳破,白洛雨再撑不住装出来的表情,她赌输了

“是,我是为了姜太太的位置,但我们各取所需不是很好吗?我进了姜家,你有个你喜欢的妻子。”

“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让你进姜家,”姜言承冷冷看着她,声音沉下去:“我不会跟洛晴分开。”

为什么白洛晴死了,她都还进不了姜家!既然姜言承不会跟她结婚,那她也没什么好隐藏的了,白洛雨突然低低的笑起来:“呵呵,是结婚了这么久,生出感情了么?”

他看着姜言承,一字一顿:“但是,她已经死了!”她不理会姜言承喷火的目光,泄愤般的的说着:“她当时还跟你求救了,你不是也没救吗?我们两个人,都是凶手!”

想到那天的求救声,姜言承心抽痛了一下,他用力捏住白洛雨的手腕,声音气愤又悲痛:“是你说里面没人的!”

白洛雨神色疯狂的看着他,笑意扩大:“我撒过很多谎,车祸是我伪造的,要自杀也是假的,白洛晴也从来没有伤害过我,她一直把我当她的好姐姐,是我一直在挑拨你和她的关系,只能怪你为什么要相信我!”

反正白洛晴都死了,现在说出来让姜言承痛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姜言承果然神色痛苦起来,原来他误会了白洛晴那么久,而她一直承受着他的误解,在努力维持着他们的婚姻,自己却连一个柔和的眼神都没给过她,白洛晴,这个名字在他心里越来越深刻。

他僵硬的扯了扯嘴角,喃喃自语:“是啊,我为什么要相信白洛雨,对不起,洛晴。”这大概是他回姜氏之后,第一次说出道歉的话。

说完他不再管白洛雨,回了别墅。

到家之后他把自己关进了白洛晴的房间,他好像之前还在房间看到了她的随笔。

姜言承过去打开她的笔记本,里面记录的全是他的一些小习惯

“言承早餐一般吃西式的,很爱花生酱吐司,还有牛奶和麦片。”

结婚后每天早上都会有丰盛的早餐在桌子上,只不过,他从来没吃过。他忍住鼻头的酸涩,想,白洛晴,你回来,我一定会每天吃你做的早餐。

“言承喜欢喝现磨咖啡提神,因为他晚睡。”难怪每天晚上都会有佣人送一杯咖啡进来。

“言承怕安静,没有声音时着要放音乐或者电视。”难怪每次他回的晚时家里的电视都在放。

“言承20号过生日,他喜欢深色的蛋糕,明天买食材。”那天他把蛋糕扔进了垃圾桶,原来是她亲手做的,他总是让她伤心。

“言承不爱关窗,容易吹感冒。”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