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默念唯有爱情不曾荒唐 姜言承白洛晴小说全文阅读

2019-08-05 10:35:40来源:ysg作者:默念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完整目录在线阅读,主角姜言承白洛晴小说全文,默念精心写作,文章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内容有趣生动,一起追文吧。本文内容节选阅读:在姜言承的眼中,白洛晴堪比蝼蚁。他恨她,折磨她。他说,这一切都是她的报应。直到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差点葬送了她的性命。他才发现早已爱她深入骨髓“洛晴,我错了,求你回来好吗?”

默念唯有爱情不曾荒唐 姜言承白洛晴小说全文阅读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姜言承合上本子放在怀里,甜蜜又难过,里面一点一滴记录的,全是她对他的爱,可是他知道的太晚了,再也不会有一个人,这样全心的爱着他。

他在别墅里待了三天,抱着那本笔记和白洛晴的骨灰,佣人不敢劝她,只在背后小声议论

“少夫人真是可惜啊。”

“唉,是啊,少夫人在的时候姜总一直对她不好,现在她也看不到了。”

“之前少夫人在他们纪念日的时候还亲自把别墅布置了一下,从早上忙到下午,姜总回来看都没看一眼。”

姜言承愣愣的抱着骨灰盒,纪念日?他想起来那天进门白洛晴激动又期待的看着他,他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就回了自己房里。

以后每年纪念日,我都陪你过好不好?白洛晴,只要你回来。

他意识到自己在疯狂的想她。

想她一早忙碌在厨房给他准备早餐,想她每晚偷偷给他磨咖啡

想她在他回家晚的时候开着电视等他。

其实她早就渗入他生活点点滴滴,只不过他一直没察觉。

脸颊上有温热的液体流下,姜言承伸手去碰,触到满手的泪,

他居然哭了?要是白洛晴在一定会心疼又好笑的说他:“大男人还哭,丢不丢脸?”

心里有个声音在喊,来笑话我啊,白洛晴!

他胡乱的摸了一把脸,点燃一支烟,他平时很少抽烟,但是这几天,他抽的烟蒂已经堆满了烟缸。

他想起他们结婚的那天她也是那样期待又激动地看着他,而他说,他喜欢的是她姐姐,他不用想也能知道她低下头掩藏的伤心失落。

然而那只是开始,后来她还有很多次那样期待又激动的看着他,她说想跟他一起参加宴会,他说,他找了别人一起。

晚上回家时她说我做了菜我们一起吃,他说,我不吃。

第一次她开着电视等他,他过去按掉,说,太吵。

后来她的眼神里不再有期待,有的只是浓浓的悲伤。

她姐姐的那场车祸,她哭着说不是她做的,他说,白洛晴,你怎么这么恶毒。

后来她姐姐再有什么事,第一个指责她的肯定是她,他总是说,你怎么那么恶毒。

其实恶毒的是他才对,他以前就是个混蛋,一次次让她伤心失望,要是可以重来一次,他一定不会那么对她。

那个用了全部心力在爱她的傻姑娘,应该被他好好呵护才对,白洛晴,以后我会对你好的,绝对不再对你说一句重话了,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

他终于明白,他是爱白洛晴的,可是老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呢,一定要等他失去她之后才让他看清。

他疯了一样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收在一起,不让任何人碰。他守着那些东西,和微不足道的回忆,后知后觉的陷入失去白洛晴的悲伤里。

他从来没想过他会失去他,也不知道,原来失去,是件这么痛苦的事。

明明那个人的气息都还在,可是你再也见不到她了,还有那双时常充满哀伤看着他的眼睛,要是她活着,他想让她笑。

终有一天管家看不下去,小心的来劝他:“姜总,少夫人已经去了,您该振作点,她也不想看到您这样。”

姜言承从一屋子物品中迈出来,下巴上一圈乌青的胡渣,像变了一个人,声音也哑的厉害:“你说,她希望我怎么样?”

管家噎了一下,斟酌的回道:“少夫人是最不想看您难受的,您要是实在放不下,就查查少夫人是怎么出的意外,也好告慰她。”

姜言承眼眸狭长的眯起来,泛了点危险的光,他怎么忘了,是白洛雨把她害成这样的!

“让司机去开车。”他暗哑的声音带了几分冷冽。

 

第十七章

管家连连点头,转身擦了擦额头的汗,轻轻叹了口气。

他在车上收到助理回的邮件,那天仓库里的监控录像,处理的更清晰了些,他看着白洛晴被白洛雨拖过去,一直在挣扎着,脸上都是惊慌无助,她是想活着的啊!姜言承狠狠捶了下车窗,无比愤怒。

白洛雨很快被找到,姜言承冷着一张脸看她,保镖自觉将白洛雨制住。

“你要干什么?”白洛雨一脸惊恐的问,姜言承从来没有这样对过她。

“让你把欠白洛晴的,都还回来。”姜言承说。

白洛雨拼命挣扎着,她能从姜言承身上,感觉到危险的气息:“你不是言承,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之前是我瞎了眼!”姜言承冷冷打断她。他当然不是之前那个他了,被白洛雨骗得团团转,辜负了白洛晴:“带走。”他没有任何起伏吩咐保镖。

白洛雨被带到了一个仓库,保镖拿绳子捆住她时,她彻底慌了:“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言承!”

“打。”姜言承看也不看她,对保镖下命令。

“啪!”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白洛雨脸上,不一会儿,她的那半张脸就高高的肿起来。

她刚要哭喊,连嘴都被堵上,绳子绑的很紧,她稍稍动一下就疼得厉害。

姜言承搬了个椅子坐在能看到她的地方,长腿叠起来,只给了保镖一个眼神,汽油就搬了过来,淋在白洛雨周围,味道浓重的散在空气里。

白洛雨“呜呜”的叫出声,姜言承并不理会她,只对保镖说了一个字:“烧!”

保镖拿开堵在白洛雨嘴里的东西,没有任何犹豫的把火点起来。

白洛雨动不了,火光很快呛得她咳嗽起来:“咳咳,救我,言承,快放了我,求你。”

姜言承在火光外盯着她的挣扎,语气暴戾的传过去:“这就怕了?你把你妹妹困在火里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也会怕!”

就是她害的白洛晴丧生火海,甚至连都挽救的机会都不给他!

“我知道错了,你放了我吧。咳咳。”白洛雨柔声哀求着,火已经烧到了她的衣角,求生的本能让她顺从的认错,手却握紧,白洛晴,死了还要给我惹麻烦!

姜言承根本没打算放了她,只是看着火势大起来,冷声说:“今天就让你经历一遍,白洛晴之前的绝望恐惧!”想到那天的场景,他的心揪起来,白洛雨就该给她偿命!

不断有易燃物扔进去,白洛雨的衣服“兹”一声燃起来,皮肤被烤的刺痛,她一边扭动一边哭:“我真的错了,咳,我不该那样对洛晴,咳咳,放过我,在烧下去我会死的。”

“哼,再烧!”姜言承轻哼一声,丝毫不被她的认错打动。

白洛雨的头发也燃起来,她拼命躲着袭来的烈火,脸上的泪都很快被蒸干,全身阵阵灼痛,她轻轻闭上眼,不想死在这里啊。

就在她的皮肤都被火光舔舐的起皮时,“哗啦”一桶凉水泼下来,火暗了下来,接着又是好几桶水,白洛雨被淋了个透彻,不过周围的火总算灭了。

她微微松了口气,烧伤的皮肤被凉水一淋,说不出的难受,但总归不用被烧了。

“别以为是放过你,只是要留着你的命,继续折磨。”姜言承面无表情的看她。就这样死,太便宜她了,她害的白洛晴那么惨。

白洛雨愣在原地,这只是开始吗?还要怎么折磨她?她看着姜言承迈步离开,只留了保镖守在这里。

她就那样像个破旧物品一样被扔在那里,烧的有些破的衣服湿透,天气很冷,不久她冻得牙齿打颤,她忍着寒意,觉得这样的折磨真是残忍。

回去的路上姜言承打电话吩咐保镖:“看好她,要是衣服干了,就继续烧,我不说放人,不准放走。”

 

第十八章

他到别墅的第一件事就是抱紧了白洛晴的骨灰盒,叹息般的说:“我为你惩罚了白洛雨,你开心吗?你想不想亲眼去看?”他说到这里又停了下来,他怎么忘了,她已经,什么都看不到了。

他气恼的踢了一脚茶几,为什么!他无数次的想问,为什么偏偏死的是白洛晴,为什么那天自己没再坚持一下进去救她,为什么要让他,失去她!

白洛晴,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

他在别墅的这段时间,佣人不敢再跟他说什么,因为不管说什么,他都很容易发火。

就算只是问一句他要吃什么,都惹得他把手边的东西砸过来,怒喝一句:“说了多少次,我不吃!滚!”白洛晴什么都吃不了了,他为什么还要吃!

管家给他递咖啡,也被他泼了一身,吼:“我不喝咖啡!”从今以后,只要不是白洛晴磨的咖啡,他都不喝。

于是他们想把别墅装点一下,让他换换心情,不要沉浸在痛苦里,只刚刚弄了下电视,又被他一把拆掉:“谁让你们搞这些!”

他记得,白洛晴不喜欢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

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变得越来越暴躁了。

有时候没有任何理由,他也会不顾一切砸东西,砸掉所有他看到的东西,他愤怒的是,他再也见不到白洛晴了,还有,他为什么没能救她,他总是听见白洛晴那天在火场的轻微呼救,一声一声,刀子一般扎进他心里。

只要闭上眼睛就全是她,低下头怯怯看他的白洛晴,困得不行都在打瞌睡了,还在沙发上开着电视等着他的白洛晴。

她的眼底布满哀伤,就像是要诉说什么似得。他想看见她的笑,可脑海中除了她那悲戚的脸庞,就没有多余有关她的东西了。

白洛晴,你连一个笑都没有留给我,怎么就离开我了?

他不吃东西,开始频繁的喝酒,喝的烂醉之后,就能梦到白洛晴,梦里她笑着对他伸出手说:“言承,我带你走。”

他刚要拉住她,场景就突然变换,她含着泪问他:“言承,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我喜欢你啊,傻瓜,他张张嘴想说话,四周又燃起大火,她在大火中绝望的闪躲挣扎,朝他呼救,他去拉她,只碰到一片虚无,他始终救不了她,哪怕在梦里。

接着就是白洛晴面目焦黑的扑过来掐他的脖子,声音可怖:“你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不救我!”

他从梦中惊醒,心痛的无法呼吸,伸手拭了拭眼角,有一滴泪。就算是噩梦,也不要让他这么快醒来啊。

他再闭上眼,陡然间没了意识。

醒来是在医院,他呆呆的看着洁白的天花板,他想,为什么要这么清明的醒来,让他一直癫狂下去也行啊,没有白洛晴的日子,多难熬。

一旁的管家看他醒了,连忙过来,还没说话就在抹眼泪:“少爷,您可算醒了,医生说您太久不吃东西,低血糖了,需要住两天院,您再怎么难受,也要注意身体啊。”

他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出去吧。”他不想见任何人。

管家叹着气出去了。

他就这样呆呆的躺着,护士什么时候进来换的药也不记得,换完药,他想起什么似的,扯掉了针头,下来想往外面走,一阵眩晕又跌了回去。

他只好乖乖躺着,又一个换药时间,护士见他拔掉了针头,嘟囔着又给他重新扎,针刺进皮肉,他已经麻木,反正都比不过心上的痛。

老老实实吊了一天针,他握了握拳,感觉力气回来了一点,再次拔掉针,起身往外走,这次恢复的好了,没有摔回去。

他是回去拿白洛晴的骨灰盒,然后让司机开车去了关白洛雨的仓库。

 

第十九

短短几天他瘦了不少,两颊陷下去,抱着白洛晴的骨灰盒走到白洛雨面前,像从地狱走出来索命的魔鬼。

白洛雨惊恐的往后缩了缩,她比他看上去更凄惨,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已经被烧得看不出颜色,头发烧得团在一起,脸被熏黑。

他看着这样的白洛雨笑了笑,像是很满意的样子,把脸贴上骨灰盒,嘶哑的说:“你看着我惩罚害你的人!”

保镖过来熟练的点火,姜言承抱着骨灰盒静静的看着,白洛雨现在已经连挣扎都懒得挣扎了,只在火烧到皮肤时才躲了躲,咳嗽声没有断过。

“咳咳,姜言承,不管你,咳,怎么对我,她都已经死了!死了!”

白洛雨的目光透过大火怨毒的看着他,嘶吼道。

姜言承冷冷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拿过旁边的椅子,对准她砸过去,白洛雨闷哼一声,没了声音。

保镖过去照旧淋了水把火熄掉,白洛雨瘫在地上,被椅子砸中,没有醒。

姜言承不再看她,抱着白洛晴的骨灰离开。

回到别墅,他径直去了自己房间,这次,他记起过去把窗户关好,除了这个,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的。

姜言承抱着白洛晴的骨灰盒,在房里待了一会儿,他记得之前是不让她进房间的,现在就这样待会儿吧,就当是对她的补偿。

他又喝了几瓶酒,醉的彻底,然后把剩下的酒泼到了窗帘上,还有地板上,他紧了紧怀里白洛晴的骨灰盒,走到窗帘前,仿佛又见到了那天她偷偷给他关窗户时,被他喝了一声,转头惊慌失措的看着她,那么生动的神情,可惜,再也看不到了。

他转了转手里的火机,再没犹豫的的点燃窗帘,火苗瞬间蹿起来,扩散到整个窗帘。

他抱着骨灰盒,露出个疯狂又满足的笑,白洛晴,你来看着我惩罚自己!

很快门外有佣人要冲进来,姜言承静静的立在火光里,任大火烧到了他的肩膀,一片火辣灼热的疼痛,他护紧怀里的骨灰盒,眯着眼看了看门外往里冲的佣人,终于踉跄着脚步往外走。

一见他出来,管家最先拉住他,居然有些老泪纵横:“您这是怎么了?有没有伤到哪里?”

姜言承按了按醉的有点发晕的头,咳嗽几声:“咳,我没事。”

有佣人进去灭火,管家则不放心的打量着他,注意到他左肩烧伤了一片,“让司机送您去医院吧?”

姜言承摇摇头,为什么要去医院,白洛晴在火里承受的,怕是要比他痛苦百倍千倍,这点伤,他有什么受不住的,他始终抱着白洛晴的骨灰盒没有松手。

白洛晴,我让自己也在火里走了一遭,你原谅我好不好?原谅我之前那样对你,原谅我一直不相信你,我就是个傻子,是个混蛋!

肩膀上被烧伤的地方密密的泛着疼,仿佛在提醒着他,这都是他欠白洛晴的。

管家闻到他满身的酒味,看他醉醺醺的样子,低头揉了揉眼角的泪,劝他:“少爷,您振作一点,这样折磨自己,少夫人要是看到了也会伤心的,公司也需要您,那可是老爷这么多年的心血,您不能不管啊”

 

第二十章

公司?想到这个,姜言承清醒了一点,管家说的对,公司是父亲一辈子的心血,他不能不管,这样太对不起父亲,他缓缓握紧拳头,白洛晴应该也想他能振作的,不能这样下去了。

隔日他最终还是让人葬了白洛晴的骨灰盒,飘着小雨的天,他在她墓前站了几个小时,过了今天,他就葬掉了自己所有念想,生命里再也没有白洛晴,心痛到麻木,他告诉自己,习惯就好。

这天姜氏集团的高层都震惊的看着好一段时间没现身的姜言承,他穿一身裁剪精细得体的西服,气宇非凡的站在会议室里,声音冷冽的传开:“把这段时间公司的所有合同,再整理好后发给我。”

之所以震惊是因为,合同其实他们都有发的,奈何总裁根本没看,他这段时间,居然连公司都没管,但高层们不敢有异议,点头应是。

白洛晴醒来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像是个小医院,她被人救了吗?转了转头,看到的是伏在床边的许彦霖。

呼吸均匀,应该是睡着了,是他救了自己?她没有叫醒许彦霖,呆呆的看了会儿天花板,喉咙干的要命,她清清嗓,就是一阵钻心刺骨的痛。

真是讽刺,老天没有给她跟所爱之人两情相悦的运气,却给了她活下去的运气。不过既然活下来了,就好好活着吧,白洛晴,你命不该绝。

正想着,一旁许彦霖动了动,抬头看到她醒了,低低的叫出声:“你没事了?”

白洛晴扯出个苍白的笑,想对他说句什么,喉咙像是一把刀子划下去,带着灼热的疼痛感,发不出任何声音。

她的笑意退去,试了几次还是说不出话来,目光不解的像许彦霖。她为什么不能说话?

许彦霖看出她的疑惑,头低下去,不好意思的揉了揉鼻尖:“你的呼吸道,受损比较严重,我试了很多方法,都没治好,所以,你可能以后,都不能说话了。”

以后都不能说话?她的神色黯淡下去,也是,遇到姜言承之后,命运就没有善待过她,这次生死关头走的一遭,还有严重受损的嗓子,就当是惩罚她爱着姜言承这么多年的时光,从今以后,就要彻彻底底的放下了。

许彦霖看到她脸上的失落,有些自责:“对不起,是我没用,没能治好你。”

要是他早点发现仓库起火,早一点救到她,是不是可以治好她,许彦霖毕竟是医学教授,没见惯生死,此刻对白洛晴就只有心疼。

白洛晴笑了笑,用口型对他说:“不要紧。”要不是他,她就已经是个死人了,她怎么会怪许彦霖,不能说话就不能说话了吧,活着就好。

“我去给你倒水。”想到她刚醒,又被大火呛过,应该多喝点水,许彦霖出去接水。

他刚走不久,进来一个小护士送药,见白洛晴醒着也无比激动:“姑娘,你总算醒了。”

白洛晴说不了话,只能对她露出个友好的笑,小护士性子活泼,见她不说话也不介意,自己说个不停:“你知不知道,我们许教授可是亲自抢救了你好几个小时呢。”

“他抱你进来的时候急的不得了,你没过危险期,他就守着你,两天没合眼呢。这个医院是许教授自己开的,我们还没见过他自己带病人回来,又亲自抢救的。”

“姑娘,你是许教授的女朋友吧。”

白洛晴在小护士八卦的眼神里摇了摇头,小护士讨了个没趣,又不甘心的说:“那你肯定是许教授喜欢的人。”

《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唯有爱情不曾荒唐》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