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绝命毒医》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 慕小痕小说(唐拾)

2019-08-05 10:34:05来源:ysg作者:慕小痕

慕小痕小说免费阅读,实力推荐都市生活类绝命毒医,主角是唐拾,主要讲的是:唐拾为查明身世下山来到金陵,行医救人结识宁家大小姐。查出十八年前的秘密,为父母报仇。一人之力重整毒宗,纵横天下。

《绝命毒医》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 慕小痕小说(唐拾)

绝命毒医免费在线阅读

第七章

宁凝身上穿着蓝白相间的病号服,长发扎在左侧,精致的五官特有韵味,那双眼眸在虚弱的身体下依然神采奕奕,带着不一样的倔强。

唐拾看着她惊讶的表情,轻笑道:“怎么?看到是我很吃惊?”

“你……”宁凝难以置信,她醒来时,爷爷告诉她有一位高人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她并未想的太多,可是刚才看到唐拾的第一眼,便震住了。

是他!

她还清楚的记得,当时唐拾拦住她,告诉她身体内有毒素,自己是如何嘲讽他,讽刺他的。

当时,自己觉得他是一个骗子,扔了他一百块钱打发他。

最后,自己竟然还是被他所救!

王国栋发现气氛微妙,上前解释:“唐兄弟是我一位故友的徒弟,宅心仁厚,医术高明。宁小姐能醒来,多亏有他相助。”

宁凝听到这话,偏头更不愿再跟唐拾对视,只觉得内心复杂难言。

“怎么,被你拒绝的人救了性命,心里很难接受?”

“你放心,我有的是钱,你要多少都可以。”宁凝恼羞成怒的回答。

“好啊,我这一路将钱都用光了,正缺钱。”唐拾轻笑。

“你……”

“好了宁小姐,这位是我朋友的弟子,医术高超,有他为你调养你的身体很快就会恢复的。”王国栋知道大小姐的性格都很高傲,笑着缓解气氛。

“哼!”宁凝不屑的回了一声,“看在院长的份上,我让你医治就是了。”

王国栋忍俊不禁的笑了笑,有护士前来找他,叮嘱唐拾一句便离开了。

病房内只剩下唐拾、宁凝和女佣三个人。

唐拾走上前,让佣人让开,自顾自地将手放在宁凝的手腕上。

宁凝感觉到他的动作,立即收回手,不满地问:“你干什么?”

“给你检查身体。”唐拾回答。

“我已经没有什么事,不需要检查!”宁凝下意识的排斥。

唐拾冷笑一声:“昨天我并不想救你,像你这种只知道拿钱羞辱别人的女人,我只会袖手旁观!”

“谁让你救我了?”宁凝回过头,愤怒地看着他,“别想得到我的感激!”

“我稀罕你的感激?”唐拾背着手道:“要不是一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快要向我跪下,你是死是活与我何干?”

“你……”宁凝惊讶不已,想起自己年迈的爷爷,“他向你……”

“我现在过来为你诊治,也是看在钱的份上,救你一条命,调理你的身体,我的要价可不低。”唐拾再次说道。

宁凝听到他提钱,不知道为何,紧绷的心顿时松懈下来,“你放心,我们宁家最不缺的就是钱。”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唐拾伸出手,沉声道:“把手给我,我给你号脉。”

宁凝很不情愿,但还是将手伸了出去。

唐拾将手放在她的手腕上,感受每一下的跳动,体内的毒素虽然排除,但身体已经被掏空,五脏六腑都需要调理。片刻后,他便收回手,沉思需要哪些药材。

此时,一位老者来到病房门口,正是宁致远。

他看到唐拾,兴奋的走上前来,脸上浮出慈爱的笑容:“唐兄弟,昨天真是谢谢你,谢谢你救了我的孙女。”

“老先生已经感谢过一次了。”唐拾看到他便升起一丝亲切感,带着微笑回答。

“大恩不言谢,我老头子记在心里一辈子!”宁致远拉着他的手,郑重道。说完,问起宁凝的身体,“我孙女的身体怎么样了?能恢复过来吗?”

宁凝忍不住竖起耳朵,刚才嘴上要强,但内心深处对此次极为庆幸。这次的事情,不知道爷爷有多担心。

“没有生命危险,暂时卧床休息,需要配置几副药材,坚持饮用的话,半年应该会有所好转。”唐拾说道。

要调理身体不像排毒那么简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需要花费大量的财力和时间才能让身体恢复。

宁家不缺钱,她年纪轻不缺时间,要恢复过来也不是问题。

“半年时间?是不是太长了一点?”宁凝皱着眉头,不满地问。

唐拾嗤笑,这个女人脸皮是不是太厚了?

宁致远一眼就看出唐拾生气了,不满地呵斥宁凝:“傻丫头胡说什么,你刚从鬼门关回来,只需要半年时间就能好转,你应该感到庆幸才对。”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安心给我养着身体,其他事不准再操心!”宁致远板着脸,又对唐拾露出危险,“唐兄弟,我家孙女一直埋头在工作上,所以有些时候不懂事,你多担待一些。”

唐拾也不想再跟女人一般见识,更何况是一个不讲理的女人,说道:“我需要一些药材,医院里应该会有吧?”

“他们有中医科,应该会有。如果没有的话,你说出名字,我让人去买。”

“先去中医科看看吧。”唐拾说完,转身离开了病房。

宁致远回头看了一眼宁凝,用眼神示意她不要急躁,跟着唐拾的脚步离开了。

宁凝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轻哼了一声。

只是这份傲气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她毕竟不是一个感性的人,很快恢复理智。

昨天她忽然之间晕倒,身体的痛苦却没有消失,仿佛身体所处火焰之中,每一处肌肤和内脏都在燃烧。时间对她来说没有概念,一分一秒都在不停地煎熬。

现在,光是回想起来,身体就跟着发软。

听爷爷话里的意思,医院里的每一位医生都束手无策,甚至眼睁睁的看着她失去心跳,步入死亡。

然而那个十多岁的少年,犹如天神下凡一般,将她从鬼门关里拉回来。

除了身体有些虚弱无力之外,那些折磨她的痛苦再也不见。

一想到这里,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溢在心间,不知如何安放。

宁致远已经是医院里的老顾客,对于医院各个位置极为熟悉,亲自带着唐拾来到中医科大药房。

唐拾将需要的药材说出口,大药房的负责人道:“把医嘱拿来才能拿药,你说了不算!”

“还有这种规矩?”唐拾不解地看向宁致远。

宁致远点头:“你现在不是医院里的医生,他们不敢私自给你拿药是对的。我认识中医科主任薛医生,我们去见见他。”

中医科在旁边的一栋大楼内,门口清楚写着‘中医科’三个红色大字。七层建筑呈现一股内敛,陆陆续续的病患从里面出出进进。

在宁致远的带领下,他们来到六楼主任办公室,前台秘书看到他们,起身询问:“请问你们找谁?”

“我来找薛医生,他在吗?”

“薛医生去了五楼内科病房,你们只有去那里找他。”

“好的。”

两个人再次坐入电梯到达五楼,唐拾忍不住问:“大医院要这么麻烦?让院长开一个证明不就行了?”

“术业有专攻,做医生同样如此。既然是用中药,还是让专家开方子最为合适。”宁致远解释。

薛定斌是颇有权威的老中医,唐拾开出的方子如果能让他看一眼,一起帮忙将宁凝医治好。

两人很快便找到了正在为人看诊的薛定斌,他穿着白大褂,身边跟着一群医生。

躺在病床上的是一位中年男人,肚子挺得很高,如同怀孕八月的孕妇一般。神色苍白,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口中不停地**,显然痛苦至极。

“救我……救救我……”

 

第八章

薛定斌站在病床边,手指有规律的为病患按压,寻找病痛来源。

一旁一位年轻的医生出声叙述病情:“已经为他做过详细检查,B超和CT都没有找出问题所在,其他科没有办法,才将她送到我们这边来的。”

“到现在还没有查出问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不可能肚子变这么大吧?”

“不太清楚,腹腔内没有积水,全部是胀气,甚至为他排泄过,依然没有缓解。”

众人看到薛定斌检查完毕,纷纷停止讨论,等待他的结论。

薛定斌摇头道:“先用消肿止痛的药物让他缓解痛苦,具体详情我们需要一起讨论。”

听到他的话,其他医生无奈地点头,看来这位病人的症状不简单。

想想也是,那边都没有检查出来的问题,他们要是真能解决掉,就不是棘手的问题了。

“你们时刻注意他的症状,不能马虎大意。”薛定斌吩咐一句,转身走出病房。

“薛医生!”宁致远看到他出来,上前招呼。

薛定斌看到他,脸上露出笑容,“原来是宁老先生,您来找我?”

“对。”

“有什么事吗?”

“今早我孙女已经醒来,只是目前身体虚弱。好在唐兄弟愿意为她调理身体,目前需要一些药材,唐兄弟不是医院里的医生,不知道能不能以你的名义开一副药方?”

薛定斌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也看到了站在他身后的唐拾,想起昨天发生的事,心里升起好奇心。

唐拾的年纪这么小,就能将一个人起死回生,到底是他的运气还是真本事?

现在还要开一些药方为宁小姐调理身体,他更想看看唐拾会开出什么方子。

“这个没有问题。”薛定斌笑着点头,目光移到唐拾身上,倨傲道:“如果开出的方子我不满意,那就不要借我的名义,明白吗?”

唐拾看得出薛定斌对自己的能力有所怀疑,昨天的态度最为明显。如果不是宁凝醒来了,现在不可能跟自己说一句话,说不定早就让人将自己给赶出去了。

他看了一眼病房里的病患,服了止痛药后没有先前那么难受,但身上还是不停地冒着冷汗,显然身体并没有解脱。

“当然没有问题,你们都是医学上有本事的人,正好可以互相切磋一番。”宁致远见唐拾没有开口,笑呵呵地应道。

“走吧。”薛定斌说完,走在前方回到楼上办公室。

中式装修的办公室透着古老韵味,泛着浓浓的草药气息,左右两边的书架上摆着各种各样的书籍。珍贵的草药锁在柜子里展示,令人一眼便对薛定斌产生信任。

一位医生,能让病人产生信任,这是最基本的条件。

唐拾的注意力在右边被锁住的柜子,里面摆放着一枚干人参,样式极为上品。

薛定斌发现他的视线,颇为得意的开口:“这可是我从一位老人手里买来的上品人参,至少有五百年的寿命,如果服用了它,能让人精神百倍,延绵益寿。”

“那也要看用得时机对不对,用得恰当自然是好,用得不恰当就是毒。”唐拾说道。

是药三分毒,更何况是生长了五百年的植物,吸收了日月光华,也会吸收部分阴寒毒气。用合适的手段加以调配,将它的药效发挥,毒性压制,的确是一道上佳的补品。

但是,如果用它的人没有这方面的知识,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薛定斌嗤笑一声,道:“你说的这些毒性,以如今的科技手段轻而易举就能够抽离出来,根本不需要担心。”

“是吗?”唐拾反问,科技手段能抽离出来的只是能看得见的毒,那看不见的阴寒之气呢?

“当然!看来小兄弟了解的也并不升入,以后要虚心学习才是。”薛定斌轻哼道。

唐拾摸了摸鼻子不再多言,自己说的跟他说的完全是两种概念,看样子薛定斌并不相信自己,那么话不投机半句多。毕竟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想多管闲事。

宁致远笑着开口道:“唐兄弟,现在能不能将你需要的东西写下来了?”

“嗯。”唐拾找到纸和笔,开始将自己需要的东西写下来。

薛定斌虽然瞧不起唐拾这个野路子,可心里还是很好奇他到底写出一个什么药方。

只是,在看到唐拾列出来的药物名字时,脸色随之大变。

“唐兄弟,你这是?”宁致远虽然不懂得药理,可是在看到唐拾写下黑菇和紫云草的一瞬间,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更别说他写的其他药材多少也含有毒素。

这根本就不是一方补药,而是一方毒药才对。

“有什么问题?”唐拾轻笑着反问,看向宁致远的目光带着几分玩味。

宁致远在对上他的视线时,微微一愣,接着心虚的笑道:“唐兄弟,你这写的都是毒药,不是补药啊。”

“我当然知道。”唐拾回答,接着说道:“是你让我帮宁小姐调理身体,是不是应该按照我的方法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宁致远如今只有宁凝一个宝贝孙女,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里回来,想的是如何让她身体恢复正常。可是,唐拾用的这些哪里是救人的方法,摆明了就是害人的!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宁老先生信任我,就按照我的方法来。如果不信,那么你就另请高明吧!”唐拾放下笔,冷漠的看着宁致远。

“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很疑惑,毒药也能成为调理身体吗?”宁致远知道他误会了,忙着解释。

薛定斌看着全是毒药的方子,就像是在窥探一方机密。如果不是因为有医学知识,加上年纪所赋予他的阅历,恐怕也会像宁致远这般,怀疑唐拾的动机。

“宁老爷子,你别着急,让他继续写下去。”他安慰道。

在他的印象里,能将毒用成药的人没有多少,除非是二十多年前的那些人。

可是,那些人不是已经被打压的抬不起头来了吗?

唐拾跟那群人又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他们的徒弟或者后人?

宁致远点头,带着疑惑继续看着。

唐拾拿过笔,再次写了起来,等到他写完之后,整张A4纸已经被填满,密密麻麻的药物罗列在上面。

薛定斌激动地拿过药方,再次认真的查看,等到看完之后,眉头紧蹙在一团,默默的沉思起来。

唐拾冷声问道:“看出问题所在了吗?”

“看出来了!”薛定斌忍不住的点头,惊讶不已的看着他,“以宁小姐如今虚弱的身体,盲目为她增加补品,只会虚不受补。如果用这一副方子,却能让她的身体吸收。”

他越说越激动,“虽然都是毒,可是他们之间互相产生作用,相互中和之后就已经完全变成了药。因为她现在实际上也是一个‘毒人’,又怎么可能再中毒!”

 

第九章

宁凝全身中毒,浸入五脏六腑内,虽然被唐拾救活,可身体已经经过毒素浸染,变成一个‘毒人’。

往后若是有人再对她下毒,一般的毒药可能不会有效果,再经过唐拾用其他毒药调理身体,往后根本无人能够加害于她。对于宁大小姐来说,这简直就是绝处逢生,因祸得福!

薛定斌再也没有先前高傲的模样,经过唐拾这一手毒方,更是不敢再怀疑他的能力!

他激动不已地看向唐拾,说道:“唐兄弟,往后宁小姐的身体状况能不能让我一起跟进?”

“随便你。”唐拾无所谓的回答,问道:“既然方子没有问题,就按照上面的配方给我抓来,我亲自配制。”

“没问题,我现在就安排人去办!”薛定斌拿起内线电话,不一会儿就有一位年轻医生进来。

宁致远感激道:“谢谢唐兄弟,麻烦你了。”

薛定斌看着唐拾从头到尾不卑不亢自信满满的样子,越看越欣赏。

敲门声响起,年轻的女秘书走了进来,“薛医生,内科主任赵医生问送来的病人有没有进展了?”

“才送来多久,哪有那么快,让他先等着。”薛定斌不满地道。

“是。”秘书退出了办公室。

说起病房里那个病人,薛定斌忽然想起唐拾,看向他道:“唐兄弟,你刚才看到了病房里那个大肚子病人,你有没有什么想法?”

“很简单。”唐拾回答,在看到那个病人的第一眼,他就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

“真的吗?快告诉我到底怎么处理?”薛定斌无比兴奋道。

“他是因为内火太重,导致身体各个功能出现弱化,虽然能维持他的性命,但是身体承担起来异常痛苦。只需要将他的内火排出,自然能够解决目前的难题。”唐拾解释道。

“不瞒唐兄弟,你说的这个方法我有想到过,可是要排出内火不是那么容易,他现在腹腔内淤积,大便不通,要是强行灌入汤药,只会起反作用。”薛定斌道。

“没有让你用汤药。”

“那用什么?”

“对穴疗法应该知道吧?”

“那是当然。”薛定斌点头,这是最基本的穴位疗法,他当然清楚。

“先用这个稳定情况,不能操之过急,三天过后再加汤药。”唐拾说道。

薛定斌沉思起来,越想越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忙不迭道:“好,我现在就让人试试。”

说完,又拿起电话给人拨了过去,详细的按照唐拾所说的安排下去。

唐拾并不想动手,这么简单的病症,没有必要。现在说清楚,一切就看他们的本事了。

如果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那他们中医科的能力值得怀疑了。

为他们拿药的医生很快进来,将药一一放在桌子上,然后退了出去。

唐拾拿起来一一检查过后,道:“已经没有问题了,我先回去了。”

“唐兄弟请稍等。”薛定斌忙着唤住他,笑着问:“你是要去调配这些药物对吧?”

“没错。”唐拾点头。

“我们中医科里设备齐全,不如就在这里调配吧。”薛定斌挽留道,他很想亲眼看看一堆的毒是如何变成药的,唐拾究竟用了什么方法。

唐拾犹豫了一下,回去家里有个陌生女人,自己还没有想过怎么跟对方相处,实在是不太方便。于是点头道:“可以。”

“我亲自带你去,保证让你满意。”薛定斌笑呵呵道。

中医科有一间专门熬制药材的地方,药草味浓郁,各种配件应有尽有,唐拾见了非常满意。

以前在山里,都是一些破破罐罐,一点都不够专业。

两个人走了进去,宁致远则是站在外面静静地等着。

“唐兄弟,可以开始了吗?”薛定斌笑着问,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一堆毒是如何炼制成药的。

“嗯。”唐拾点头,点燃了火,开始将各种材料依照严格的顺序扔进去,每一次的分量都不同。

最开始薛定斌还兴奋的想要记下来,可是渐渐地他发现根本记不住,实在是太乱了。

比如紫云草本身只有十两,却被唐拾扔了二十次,每次都和其他材料岔开。

直到最后,他只得放弃。

最开始的揣测浮上心头,看向年轻瘦弱的唐拾,忍不住问道:“唐兄弟,不知道你跟毒宗是什么关系?”

“毒宗?”唐拾不解,摇头:“没有听说过。”

薛定斌看着他茫然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便没有深究下去,将心思放在唐拾调制汤药当中。

经过半个小时,汤药已经熬好,薛定斌找来一个玻璃容器,将汤药倒进去。

唐拾将它交到了宁致远的手中,“一次半碗,一日三次,用完了再来找我。”

宁致远宝贝一般的接过,感激道:“多谢唐兄弟。”

“嗯。”他点了点头。

“我先把药送过去,你们先忙。”宁致远抱着汤药高兴的离开,唐拾和薛定斌走出房间。

薛定斌已经对他刮目相看,不再小看他,顿时有了拉拢之意:“唐兄弟,你中医技艺高超,要不就留在我的中医科?”

“中医科?”他犹豫,他来金陵有重要的事情要办,但找出给自己下毒的人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试想当初他还是襁褓中的婴儿,要杀掉他轻而易举,可对方却对他下毒,他们或许想隐瞒什么。

“对,在我中医科,以你的技术一定能让我们中医科发扬光大。”薛定斌激动道,中医科虽说是人民医院内部系统之一,但和西医之间还存在着竞争关系。如果能将唐拾留下来,对他们中医科将是一大助益。

“我考虑考虑。”既然在此地落脚,总得有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在医院里当然是最好的选择,或许能在这里找到下毒之人的线索。

薛定斌不强求,“如果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就是,我能满足的都会满足你。”

从走廊来到护士台,就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出现在此地。

赵世勋看到他们出现,带着轻笑走了上来:“薛医生,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他来我们中医科给宁小姐拿药。”薛定斌笑着道。

赵世勋皱眉,瞄了一眼唐拾,收回视线:“薛医生,你不会相信他了吧?”

薛定斌脸上的笑容顿了顿,“唐兄弟的医术我们亲眼所见,宁小姐的确是被他救回来的,不需要怀疑。”

要说怀疑,最开始他自然是怀疑的,但是经过刚才唐拾熬药的手法,渐渐地打消了他的疑虑。

“嘁!”薛定斌轻嗤一声,看向唐拾:“不过是瞎猫碰上死耗子,就以为自己真的很厉害了?”

唐拾耸了耸肩,“不可否认,比你厉害!”

“你……”

 

第十章

赵世勋如今二十五岁,研究生毕业,正在攻读博士学位。他这般年纪放在每一家医院都是精英份子,而且还是最为年轻的精英。

要说骄傲,医院里还么有那位年轻人敢在他面前骄傲,哪个人不是捧着他?

眼前这个不知道从哪个山卡卡里来的人,竟敢说自己比不上他?

赵世勋冷笑一声:“你既然这么厉害,敢跟我比试一下吗?”

“比试?”唐拾挑了挑眉,“比试什么?”

“在医院比试,当然比试的是医术。”赵世勋看了一眼隔壁的病房,用眼神示意:“里面住着的都是患有疑难杂症的人,我们一个人选择一位病人,谁能第一个将病人医治康复的人,谁就赢?”

“有意义吗?”唐拾没有多大兴致,这些病人跟宁凝比起来都是一些小问题,用不着他出手。

“你要是能赢,我就承认你的医术。你如果输掉,那么就滚出医院!”赵世勋冷冷地道。

唐拾算是看出来了,这个人是想找自己的麻烦,用他最有信心的医术跟自己比试。看着赵世勋那高傲到不可一世的模样,觉得有必要挫一挫他的锐气,“你如果输了呢?”

“我会输?”赵世勋觉得可笑,他是正规院校毕业的高材生,会输给一个来路不明的臭小子?

唐拾注视着他,轻笑着道:“你要是输了就在医院里裸奔一圈。”

“休想!”赵世勋想也没想的拒绝,答应这个要求就是荒唐。

“你不是不会输吗?怕什么?”唐拾笑着反问,抱着手臂饶有兴致道:“还是说,你其实担心自己会输给我?所以不敢答应?”

要赌当然就是赌一些有趣的,像赵世勋这么高傲的一个人,不给他一点教训真当以为自己很有魅力。

赵世勋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心想自己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个臭小子,于是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唐拾勾起一抹冷笑,果然是一个不自量力的人。

赵世勋对着一旁的薛定斌道:“薛医生,你场比试就由你来做裁判,他要是输了就滚出医院!”

“唐拾,你不要冲动。”薛定斌劝道,赵世勋的学历、专业知识都很厉害,年纪轻轻就受到了很多医生的亲睐。曾经连他都拉拢过,只可惜最后被拒绝。唐拾虽然也年轻有能力,但是要和赵世勋比较,还是相差太大!

他没有赢的机会!

“没关系,他是赢不了我的!”唐拾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主动走向旁边的病房。

赵世勋见到他信心十足的表情,轻蔑的冷笑一声,大步迈向病房。

薛定斌摇了摇头,最后只得跟上去。

病房里有其他医生和护士正在做检查,病床上躺着两个病人,其中之一便是刚才唐拾来中医科看到的那位腹胀病人,另外一位表面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仔细注意便会发现她的面部没有任何表情,面部肌肉松垮垮的,被称之为面瘫。

一种是医学上难以界定的病症,一种是医学上很难医治的病症,果然是棘手的问题。

赵世勋来到那位腹胀的病人面前,为他做了详细检查。对方见他身穿白大褂,一脸自信稳重的表情,不由得产生信任,主动诉说自己的病情。

唐拾这边恰恰相反,这是一位约莫二十二三岁的女病人,面瘫时间已经很长,一直没有医治好,让她没有了太多的信心和耐心。

听到唐拾的问诊,上下打量他一眼,不满地道:“你是什么人?你是医生吗?”

“算是吧。”他随意的回答。

“你才多大,就是医生?”女病人皱着眉头。

“医生还看年龄吗?”唐拾反问。

女病人越是不信,看向一旁的薛定斌,这位医生她是认识的,问道:“医生,这是你们医院里的什么人,他这么小就是医生?能看病吗?”

薛定斌还没有开口,赵世勋在一旁轻蔑地道:“他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

“不是?”女病人惊讶地瞪大双眼,摆了摆手,“我不要你给我看,你快点走开!”

唐拾摸了摸鼻梁,并没有就此离开,也没有强制上前去为她诊断。他抱着手臂站在病床边,仔细地注视着女病人的面部。望闻问切相辅相成,但他其实只需要‘望’便可以将对方的具体症状看的清清楚楚。

“你看着我干什么?快点走啊!”女人本身就很爱美,面瘫对她来说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走出去别人都会用异样的眼光注视着她。此刻唐拾的目光让她感到不适,也非常不满,拉起被子将自己埋进了被子里。

赵世勋看到这一幕,脸上的笑容扩大,为腹胀病人诊治的越快。虽然他主攻外科手术,但他对中医科也颇为了解,所以在确诊腹胀病人以后,立即对他施展救治。

先是开出了一单汤药,让护士立即煎过来,接着找来了银针,开始为病人做针灸。病人似乎很相信他,一直按照他说的方法进行。

唐拾却看不下去了,开口道:“你现在让他喝药,准备给他收尸?”

赵世勋抬起头,不屑道:“你忘了刚才在外面说的话吗?你还是先管好自己的病人吧!”

见赵世勋一意孤行,唐拾耸了耸肩,看向捂在被窝里的女病人,走上前一把掀开了她的被子。

女病人被他的动作弄得全身一怔,随后愤怒道:“你想干什么?”

“看病!”唐拾回答。

“我不要你看病!”女病人挣扎着摇头,对着薛定斌大吼道:“医生,你们就任由这个人胡闹吗?他这么年轻怎么可能会有医术?连你们都看不好的病,他能看的好?你们快点把他带走,要不然我就投诉你们医院了!”

薛定斌无奈地笑了笑,上前劝道:“你放心吧,唐兄弟的医术很好,他说行就一定行。”

“不要!”女病人坚定地摇头,在她心里,医生那都是年纪越大资历越老,医术越好。像唐拾这么年轻的人都还在读高中,怎么可能会有医术,她才不要成为他的小白鼠。

唐拾才不管病人配不配和,拿着一旁准备的银针对着女人道:“你要是敢反抗,我就一针扎在你的脑门上,直接让你毁容。”

“你……你敢!”女病人被他吓了一跳,大声喊道:“他就是个疯子,你们医院不管管他吗?”

薛定斌偏了偏头,像是没有看到病人在求助一样。

“你叫吧,叫破喉咙都没有人知道。”唐拾对着她的脸蛋穴位就是一针。

“啊……”女病人大叫一声,手放在自己的脸上,摸到了一根银针。

“你别动!我不是威胁你,你要是拔了它,那么你这张脸就彻底废了,神仙都难救。”

“你……你别骗我。”女病人被他唬的犹豫不决。

唐拾拉开她的手,几根银针下去,尾指轻轻地弹着针尾,女病人感到了一阵酥麻的感觉,连话都不会说了。

此时,薛定斌已经将煎好的汤药给病人服用进去,看到唐拾还没有得到病人的认可,就觉得可笑至极。他就知道,这个人其实就是一个骗子,能救回宁凝也是瞎猫撞到死耗子!

一直**着的病人突然之间停了下来,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虽然还胀着,但是先前那种紧绷的感觉顿时没有了。他无比激动地喊道:“我不疼了!不疼了呢!”

赵世勋得意一笑,这么一点小问题,要不是和唐拾打赌,他都不屑于出手。

“神医啊!”病人激动不已,他在这个医院躺了十天了,每天都在折磨,没想到这么快就好了。他热切的看着赵世勋,问道:“神医,我腹胀的问题什么时候能解决掉?”

“刚才的汤药,连续喝三天就能消除。”赵世勋肯定道。

唐拾看向他,凝眉:“一天后他必死!还喝三天?”

赵世勋脸色一沉,冷冷地道:“结果已经见分晓,你输给我了,是不是应该滚出医院?”

“你以为你赢了?”唐拾只觉得可笑,所谓的半灌水响叮当,说的便是这种人。

“我不想再看到你,还不快滚!”赵世勋走到他的面前,大声喝道。

唐拾却没有理会他,径自走到病人的面前,在胃下一寸的地方轻轻一点。

“啊……”病人痛苦的哀嚎,声音在整栋楼房里响彻。面色瞬间苍白一片,冷汗哗哗哗的向下流。

《绝命毒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绝命毒医》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