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重生九零余生有你》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 庄瑾颜小说(温颜)

2019-08-05 10:30:43来源:ysg作者:庄瑾颜

庄瑾颜小说免费阅读,实力推荐现情类重生九零余生有你,主角是温颜,主要讲的是:重生九零年代的温颜,有了能预测未来的神秘法宝,靠着它一步步努力逆袭,在村里收获小神婆美名。再遇抄袭她创意的闺蜜,用实力压倒对方。还有劈腿好友的渣男,用手段让他一无所得。解开和亲人之间的误会,带家人走上小康之路。这辈子她不再是任性软弱白莲花,而是能掐会算的女诸葛。

《重生九零余生有你》小说完结版精彩在线阅读 庄瑾颜小说(温颜)

重生九零余生有你免费在线阅读

第七章

温颜和她妈妈拉着车子到了村头的一片田地,正要转弯回村,一双大手拉住了车边框。

温颜回头见是杨超全,心里暗叫不好,自从自己预言他儿子落榜之后,他就对自己针锋相对,说起话来也是恶毒得很,好像因为自己,他儿子才没考上大学,然后受了刺激躲在家里疯疯癫癫的。

她怕杨超全对奶奶胡说八道,忙打着笑脸靠近,亲切地唤了一声:“大伯,这是去哪里啊?我奶奶刚回来,我们口渴赶着回家呢,您有事改天再说。”

温颜去推他的手,被他推搡了一下,跌倒在地上,摔了一屁股的土。

杨超全抬脚就要去踢温颜,手中的锄头在颤动着,在别人眼里温颜是小神婆救世主,自己这里就是一个扫把星,他恨不得一脚踩死她:“死丫头给我滚,如果没有你我儿子会变成这样,丧门星。你就跟你爷爷一样,好事不做,坏事做尽,将来不得好死。”

“杨超全,你疯了有啥事跟一个小孩子计较,我家颜颜哪里惹你了?”温颜她妈妈吓得脸色惨白,冲过来,把温颜从地上扶起来。

温颜她奶奶没有吱声,因为杨超全说到了温颜她爷爷,她想好好听听到底怎么回事。

“颜颜妈,你女儿现在了不得了啊,一句话就要了我儿子的大学梦。现在我家浩浩在家里要死要活,你们一家子和和美美,凭什么?”杨超全大声叫骂,眼睛都红了,还冲过来要来颜颜她那身后打她。

颜妈皱眉,死死护着女儿:“杨超全,你冷静点,你儿子考不上上大学是自己问题,跟颜颜有什么关系,她知道小孩子胡说八道的,你跟她计较什么。”

“哼,你们一家没个好东西,你就让你女儿作吧,早晚跟她爷爷一样做个短命鬼。”

杨超全本来想抓温颜头发的后来打滑了,温颜见势头不好,撒开脚丫子就冲村里跑,还边喊边叫:“杀人了!”

杨超全气急,本来也就是心里有恶气,想要打两下解气,谁知听到温颜的话,心里起了歹念,扛着锄头就跑上去了。

温颜觉得不对劲,卖命往村里跑去,心想这杨超全肯定是急眼了。

现在正是午时,村里很热,大家不是在窑里乘凉就是在午睡,看不到几个人,温颜远远看到几个骑自行车的人,大喊着跑过去。

“救命,有人要杀我!”

面前是三个青年,其中一个她居然还认识,听到温颜的话,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笑了起来。

余嘉禾笑得最大声,身子均称,皮肤白皙的他还特意穿了白衬衣,看着像知道翩翩少年郎。

“小黑妞,你做白日梦呢,光天化日的谁会杀你,你乳臭未干,家徒四壁,犯不着吧?”

温颜回头,见杨超全已经没了影子,她揉揉眼睛果然看不到人影了。

“撒手!”余嘉禾命令道,因为温颜刚好抓的就是他的自行车。

温颜松开手,想着杨超全不会活腻了回去对她奶奶和妈妈动手,立刻扭头往来处跑过去,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余嘉禾看着她跑走的方向犯嘀咕,这次喊她小黑妞她居然没生气,而且她跑向的地方不是她家的方向,难不成真的出事了。

“嘉禾,该走了?”

两个朋友开始催他,他们本来是要去隔壁村找同学玩的,碰到温颜这才停了下来。

余嘉禾觉得不对劲,心里怕温颜是真的遇到了危险,他回头对两个朋友说:“走吧,我们回去看看。”

两个朋友打趣着笑起来:“平时在学校有同学追你爱理不理,原来你口味独特啊,不过这小丫头应该没多大吧,还是营养不良没长个……”

“哎……嘉禾……你等等我……”

三人追了过去,过了一会儿在一个小路上面,看到了她,不知为何她跪在一个老人面前。

“走吧,都说了没事,这丫头八成是逗你玩呢?”

余嘉禾被两个朋友拉走,自行车在地面撵出几道清晰的印子来。

为什么会担忧起这丫头,余嘉禾摇了摇头摇离开这里,努力把那个焦急的影子挥之脑后。

温颜跪在她奶奶面前,接受奶奶一连串的抱怨和指责,无非就是对爷爷的埋怨无处发泄,现在把她当成知道替身数落起来。

温颜握着奶奶王华娟的手,“扑通”一声跪在地下:“奶奶,他都是瞎说的,我才十二啊,你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我会不会那些门道你还能不知道。”

温颜费了一番口舌,才将奶奶说服,而且接回去之后,告诉一家人都提防着杨超全,温颜每天变着花样逗奶奶开心,还用自己的私房钱给家里改善生活。

无形当中,颜妈觉得女儿变了很多,但是为何改变,她却猜不出来,只知道女儿突然懂事了。

星期日的早上,温颜给奶奶送完早饭,提着篮子就要出门,她妈妈见她吃饭很快,以为是急着出去玩,谁知见她拿了篮子和镰刀出来。

“颜颜,你去哪儿?”

温颜兴奋地说:“妈,我去后山割猪草去。”

温颜的奶奶听到后高兴地说:“我家颜颜长大了,顶个小男子汉用了。”

颜妈抿着唇笑:“是啊,懂得为家里干活了。”

温颜的奶奶接着说:“早上颜颜见我要洗衣服,还抢过来做,把家里的衣服都给洗了。”

温颜的妈妈愣住,激动地看着女儿,她以为衣服都是温颜的奶奶洗的,却没想到是女儿的杰作。

告别了奶奶和妈妈,温颜开始哼着曲子出门。

杨恬甜刚好也出了门,看到温颜手中的东西,有些好奇地问:“你提篮子干吗?”

“割猪草啊,你去不去?”温颜笑着问她,其实这些事她也做过,不过那时怕累偷懒很少做。

她突然主动要去干活,杨恬甜都吓了一跳。

“我妈本来也让我拿着篮子去后山割猪草的,可是我怕你不去,所以就没有拿篮子,你等我,我现在就去拿篮子。”杨恬甜扭头就跑,到了门槛甚至差点摔倒。

温颜看着她的背影笑了起来,回来真好,重新领略一遍人生的酸甜。

两人挎着篮子拿着镰刀,嘴里还哼着小曲,顺着村里的一条小土路,准备往后山那里走去,路过村里的麦场,见到了正在那里学习自行车的杨以姗。

“颜颜,恬甜,你们俩要不要陪我一起玩,我可以把我新车子给你们骑的。”杨以姗冲他们喊道,生怕别人看不到自己身旁崭新的儿童自行车。

看到杨以姗,杨恬甜想起一事,赞叹地看着温颜:“你说得真对,杨以姗家里果然把猪和牛给卖了,开了一个小卖部,这下杨婶脸都被气绿了,她们家的小卖部平时卖的东西死贵,这下村里很多人都不去她家买东西了。”

温颜笑道:“就得有人跟她家竞争才行,黑心的婆子。”

“杨以姗喊我们呢?”

“跟她说不去!”温颜迈着步子继续走,心里对杨以姗的芥蒂不是轻易就能放下的。

杨恬甜很听话,回头对杨以姗大声说:“以珊,我和颜颜去后山玩。”

杨以姗其实也想骑车跟她俩一起去的,可是又怕脏了自己的衣服,看着两个人走远,气恼地在原地跺脚。

温颜知道,杨以姗跟人分享并不是出自内心的,而是心里享受那种高人一等的感觉。不过现在杨以姗还小,没准自己可以改变她呢,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不忍她将来走上歪路。

“以后我们跟以姗一起玩吧,若是她能变了性子,大家还是好朋友。”温颜这样说道。

杨恬甜高兴地笑了起来:“我一切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对了,我听几个同学说前两天来我们村找你的那小子,长得很帅,他是来找你算什么的?”

“你打听人家干什么?那小子是长得不错,不过人品不行。”温颜说着冷笑一声,把手里的镰刀握得更紧了些。

“是吗?那你当时怎么跟他说?”杨恬甜着急低问,脑海中已经脑补出那帅哥的模样。

“你这八卦又来了,我不想再听那小子的事了,提起来我就生气。”温颜鼓着嘴巴,气呼呼地往前走,可气的是那小子当时还威胁自己,这都过了一个月了,她不是照样没事。

雷声大雨点小,吓唬谁呢。

“那坏小子敢得罪我们家颜颜,看我不想办法削她。”杨恬甜拿起了镰刀,在空中胡乱比划着,嘴里还配了音调。

两人说说笑笑地找了一片草木旺盛的山谷,中间还种着许多杨树,俩人放下篮子后在那里快速割着猪草,夏季气温较高,雨水也多,这些野草疯长,不过一会儿就割满了一大筐子。

温颜摘了一些野花编织成花冠,戴在头上玩耍,看着这里的蓝天白云,闻着周围的野草香舒服极了,要知道等后山开发了,可没有这样好的空气了。

这时,温颜看到自己面前飞过一个白色带着斑点的蝴蝶,她抬手想要去抓,蝴蝶却扑闪着翅膀机灵地飞走。她站了起来,无意中看到一个人在地里弯着腰做什么。

“恬甜,你看那人像不像是杨婶,她是在干吗呢?偷偷摸摸的。”

杨恬甜坐起了身子,往那边看了一眼:“不就是她吗?在村里偷偷摸摸出名了的,这不知道是又在偷谁家红薯或者花生了。”

她多看了两眼觉得不对劲,这才拍了大腿站起来:“那是我家的地呀,她咋偷我家的花生呢?”

 

第八章

杨恬甜撒开两只脚丫子,迈着小短腿往那块田里跑过去,边跑边吆喝。

“来人啊,有人偷花生了!”

杨婶听到声音,赶紧把篮子上面的红薯叶子往上盖了一层,又拔了两棵草装模作样地薅着。

看着杨恬甜跑过来,杨婶脸上的紧张缓和下来,指着杨恬甜斥责道:“小丫头,鬼叫什么?我这是在给你家地里除草呢,你妈也真够懒的,地里这么多草也不除,都快荒了!”

杨恬甜微微一笑,叉着腰,瞪着杨婶:“婶子可真好啊,自家地里的草都长到一人高了,跑到我们家里的地里来,是不是回去还要我跟我妈说一声,到你家道个谢啊。”

“你这死丫头,可别乱说坏你婶的名誉,我这明明就是在薅草。”她有些底气不足。

杨恬甜眼睛一瞪,捋了袖子就要去看:“给我看看,你这红薯叶子下到底是什么?”

杨婶赶紧把篮子挎了起来,还抬手去自己兜里掏了掏,掏出两块糖大白兔奶糖来:“给你,和颜颜一人一块,等会回去啊,可不能乱说,婶子这是给你家里拔草呢,看到没?这里面不是草就是红薯叶子。”

杨婶随意划拉了两下,赶紧拿挎着篮子要走。温颜看到她把脚下的一个花生用力踩进泥土中。

“你……”

温颜拉着杨恬甜捂着她嘴巴:“恬甜,他们一家都不是个好东西,平时村里谁家有个什么事不帮忙不说,还在外面煽风点火,不过谁让人家是村长呢?可不能得罪,现在你就先忍着,我看她也没扒多少花生出来,回去别跟你妈说,她那脾气知道了又得跟杨婶对骂,到时候吃亏的还是你家。”

“那怎么办啊,不能白白吃亏吧,有第一次肯定也会有第二次。”杨恬甜气呼呼地说,抓了一个石头扔了过去。

这时杨婶已经走远,她那石头根本碰不到她。

温颜安慰她:“别难过,坏人自有坏人磨。”

杨恬甜从地上爬了起来,突然想起一计:“要不然我也去她家,把东西偷回来。”

温颜赶紧拦着她:“那可不成,她家的东西如果被人动了,肯定要在村里骂上几天,我们下次留个心眼,看到她偷东西,就把大人都给喊来,这样她就赖不了账了。”

经过杨婶这件事,两个人也没了心思去玩,打算收拾东西回去。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各怀心事。温颜这段日子也是提心吊胆的,杨超全那件事让她心里一直不安,不过记忆中也是有这回事的,她只要再等两日就行了,因为他家的杨浩精神不正常,这两天应该就会去城里看病了。

杨恬甜似乎有些不开心,闷闷不乐地说:“颜颜,我妈真偏心,有好吃的、好穿的都给弟弟不给我,我的衣服都是捡别人穿的,弟弟的衣服有好几件都是新买来。你说妈妈是不是不喜欢我啊,就连爷爷奶奶也是这样。”

“恬甜,你别这么说,你弟弟年纪还小,肯定需要呵护的,但是你就不同了,都是大孩子了,就得为家里分担一些,等你以后长大,做出一番事业,好好孝敬他们,到时候,他们肯定会偏向你的。”

杨恬甜不说话,表情仍是闷闷的:“颜颜,这些话我都懂,但是你也知道,爸妈那一辈都是重男轻女的,没准等这个弟弟长大了,我妈妈还要生呢。而且我妈妈都说了,上完小学就不让我上了,说家里没钱,可是没钱为什么还要生弟弟,也不看家里都被罚成什么样了。”

温颜安慰她:“恬甜,你别灰心,你妈妈的思想也许一时半会改不了,但是你们家的困境是可以改变的,我打算批发一些布料回来,做些童装去卖,你想不想跟我一起学,不用你出钱,就跟着我给我做助理就行。”

温颜在上一辈子,本来是学服装设计的,也开了自己的工作室,工作室的老板兼首席设计师,所以这次他打算坐回老本行,她不愿杨恬甜辍学,打算让她跟自己一起,有了钱就能继续上学了。

杨恬甜很高兴,抱着温颜不撒手,觉得温颜就是她的福星。

温颜回家后,把自己的想法跟她妈妈说了,她妈有些犹豫,因为这缝纫机她是会用,可是家里的那个老古董缝纫机组线不是断,就是针脚大小不一,而且有些布料,根本缝不了,而且她这手艺也不行,自己家穿的衣服还行,若是做了出去卖,怕是不行。

“妈,我可以设计呀,我帮你设计画图裁剪,然后我们俩可以一起缝纫,完了再拿到集市上卖。而且那些布料批发的时候很便宜的,现在一些家里虽然日子过得穷,可是对孩子还是很舍得花钱的,我算了一下我存的钱还是够用的。”

温颜她妈妈直接拒绝:“那不行,这些钱也是你辛苦赚来的,怎么能平白浪费了呢?还是存起来吧,做生意的事等你爸爸回来再说,”

温颜没有多说,而是瞅了机会把她画好的几张设计图拿给她妈妈看。

颜妈震惊地看着她:“你确定这衣服是你设计的?妈妈记得你从未学过这东西啊,平时你在村里胡乱给人算命,我还以为你是跟你爷爷学了点,是真的会懂一些,但是裁剪设计,你没学过是怎么画出来的。”

温颜她奶奶听到母女俩的声音,也戴了眼镜走过来:“颜颜画得真好,可是真的能做出来这样的衣服?”

温颜扶着她奶奶:“当然了,这都是我从书上学来的,练了很久呢,而且我还能买来布料给奶奶和妈妈也做新衣服。”

她奶奶笑得合不拢嘴,老花镜都有些挂不住了:“好,画画图可以,不过买布料回来多花钱,万一都卖不出去不是亏了,你好不容易存点钱,可别折腾进去了。”

“就是啊,听奶奶的话吧。”颜妈有些难过地看着她,看到那些设计图时,她已经开始在想象,这衣服若是穿在她女儿身上肯定很漂亮。

没想到才开始创业就遇到了阻挠,她还想着让奶奶帮忙说话呢,结果两个人意见一致,温颜陷入了苦恼中。

不过她没那么容易妥协,夜里跟妈妈睡的时候,温颜把她心里的想法和渴望跟她妈妈说了,最后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说动了她妈妈。

不过这件事,她和妈妈决定先瞒着奶奶,等挣了钱回来再说。

这天他妈妈早早去了集市,温颜还把自己需要的布料,颜色,款式,花边,扣子,拉链,等等东西,都给她妈妈列了一个清单,清单上面还写了,有什么样东西没有可以找相近颜色来代替。

交代后,温颜才放心去上学,以前还有杨以姗三个人,不过最近杨以姗突然不理她们了,只剩她俩一起去学校。

上课的时候,温颜根本无心那些功课这些东西,这些小学生学的东西,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所以就拿了铅笔在他的本子上面开始画起服装图,可惜铅笔是单色的,等他妈妈买回了彩色的画笔,她就可以画出漂亮的时装图了。

温颜画得很认真,连老师上课点名提到她都没有听到。温颜平常学习也不错,所以老师对她也很好,这次见她不认真听讲,以为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喊了两次没有回应,钱老师忍不住拿了粉笔头扔她。

“温颜,你怎么不好好听课,在胡乱画什么东西呢?”

温颜赶紧把画稿藏了起来:“今天的课我在家里已经学习过了,上面的字都会了,所以我觉得我可以做一些别的东西。对不起钱老师,我错了。”

“那你把这篇课文给大家读一下。顺便把里面的那首诗也给大家解读一下是什么意思?”钱老师说道,她不相信温颜的话,她侧头看到温颜漏出的那张画稿,忍不住拿了起来。

温颜站起身子,将课本翻到那一页开始朗读起来,她的普通话很好听,声音也脆脆的,而且还是抑扬顿挫那种,让人有种如临其境的感觉。这篇课文是她记忆中最熟悉的,所以读着读着,她几乎可以合上书本,将剩下的一段背诵下来。里面的那首诗也简单得很,她用简洁的语言解读了一下。

她讲完了之后,钱老师才回过神来,对温颜露出满意的笑容,她鼓起掌来,教室中的人也跟着她鼓起掌来,杨恬甜格外用力,比自己得了夸奖还高兴。杨以姗却很不情愿,不相信温颜会这么卖力。

“不错,不错,以后你们谁说是能跟温颜一样在上课前温习一下书本,能这么轻松就把课文背诵下来,老师不知道要省多少力气,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大家都加把劲,前五名可是有奖励的。”钱老师笑着看着大家,把希望寄托在未来的他们身上。

下课的时候,钱老师拦住了温颜,拿着画稿问她:“你想学服装设计吗?”

 

第九章

温颜点头,其实只要是学设计的,看过她的画就知道她这画工没有七八年功夫,根本到不了这个地步,这个钱老师应该是外行。

“温颜,你若是想学设计挣钱,等暑假我可以把你介绍给我一个朋友,她开了工作室,自己设计衣服来卖,我看你画得不错,去试试。”钱老师这样对温颜说,其实她心里是怀疑的,以为温颜可能是临摹哪里的图,一个十岁的小孩子不可能有这么厚的功底,而且她家家境不好,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学习。

温颜暂时答应下来,她上辈子可是首席设计师,根本不需要替人做工,她需要的只是本钱。

想做童装生意这件事,温颜同时也告诉了杨恬甜,杨恬甜也瞧见了那些设计图,直接对着温颜竖起大拇指:“这么漂亮的图,真的可以做出来吗,如果能我以后就把所有的钱都给攒起来,等着买你做的衣服。”

温颜搂着杨甜甜的肩膀,捏了她肉嘟嘟的小脸:“咱俩的关系说钱多伤情分啊,你想要随便挑。”

杨恬甜高兴得不得了:“颜颜,太谢谢你了。”

杨以姗在他们身后冷哼一声:“就算你画得好又怎么样?有些衣服料子可是很贵的,你们家的那条件做得出来吗。”

杨以姗这是chiluo裸的瞧不起,温颜听闻并不生气,看了眼杨以姗。

今天的杨以姗穿着她爸爸给她在市里买的公主裙,还有配色的粉色小皮鞋,整个人打扮跟洋娃娃一样,她本就长得好看,她这么一打扮,对比之下温颜和杨恬甜却像两个乞丐一样。

本来很好的三姐妹,现在只剩下她们两人,周围的同学私下问杨恬甜,她们怎么把杨以姗给得罪了。温颜笑而不答,很快她就会改变这个现状了,到时候看杨以姗怎么说。

快要期末考试了,教室中每个人都在暗自较劲,温颜肯定是不用学也能考个第一第二,可是其他人却不一样。

温颜把精力都用在了画设计图上面。还盼望着晚上回家的时候,能看到她妈妈带回来漂亮的布料。

午饭是奶奶做的,回去的时候,她还追问温颜她妈妈去镇上买什么了,这么久不回来。

温颜吃着奶奶做的手擀红薯面条,然后淋上蒜汁,芝麻油和青菜吃起来美味极了。

“你这丫头怎么不说话?”

温颜擦了嘴巴,胡乱找了一个借口开脱,溜进了杨恬甜的家里。

两人躲在窑洞中乘凉,杨甜甜见温颜在画画,也跟在她身旁学着画,不过她连温颜的十分之一像都画不出来,只说自己是个没天赋的,把铅笔扔到一旁。

好不容易等到放学,温颜背着书包家也不回,就等在村头那里巴望着。

看到她妈妈从拖拉机上下来的时候,温颜冲了过去。

颜妈背后背着一大包的东西,身子都压弯了腰,温颜赶紧接了过来。

“妈,快歇息一会。”

“不累,坐了一路车,就是屁股颠得疼。”温颜她妈妈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不停舔着嘴唇。

“你出去也不买瓶水喝吗?”

“妈不渴。”颜妈眼神闪躲,低下了头。

她看到妈妈干裂的嘴唇,就已经识破了她的谎言,温颜就近找了一户人家,借了水瓢,盛满了水端出来。

颜妈“咕咚”喝了好几口,最后被女儿盯得没法子,才开口说道:“妈不是想省一点钱吗?我们一起回去看看妈妈给你置办的东西,好用不好用。”

温颜羞愧地点头,心里酸涩难忍:“妈,你等等我看看奶奶在不在家。”

温颜她妈妈买布的事是瞒着她奶奶的,这会儿肯定不能被发现的。

她小跑回家,见奶奶到了杨恬甜家里去,这才合力把那个大大的包裹抬回家里,放到妈妈的房间。

她迫不及待地打开,看到那些熟悉的东西的时候感触良多,她摸着崭新的剪刀、软尺等工具,又转头去看那些布料,花边扣子,拉链等东西,颜色和款式花型都是她喜欢的。

温颜高兴得跳起来,抱着她妈妈亲了几下:“妈,谢谢你给我机会,这辈子我会好好孝顺你,不让你再受苦。”

“好了,你想做什么放手做吧,其实做裁缝一直也是妈妈的愿望,可惜小时候家里吃都吃不饱,哪有钱学这个……”提起往事,颜妈开始叹气。

温颜她奶奶是去隔壁找温颜的,回来见温颜在家里,她忍不住嗔怪了两声:“放学也不回来,就知道在外面野。”

“奶奶,我都是大人了,能有什么事,您老就不用担心我了。”温颜赶紧上前搀着她奶奶,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

“你妈妈去了一天,这是买了什么东西回来?”温颜她奶奶要往屋里走去,她妈妈的屋里没几件家具,想把东西藏起来还是有难度的。

温颜害怕了,在外面跟她奶奶说话声大了些,就是想提醒她妈妈。

但是,她奶奶耳朵又不聋,听温颜说话突然大声,还被吓了一跳。

“颜颜,奶奶耳朵没那么聋,不用这么大声的。”

温颜她奶奶开始怀疑起来,心想这张母女俩背着自己做了什么?

同住在一个屋檐下,要想完全瞒住是不可能的,而且她妈妈还有很多事要做,不能总这样藏着掖着。

在温颜的记忆里,奶奶比爷爷强多了,并不是那么不通情达理之人,她渴望家人的支持,更不想去欺骗她们。

“奶奶,你回屋里,我有话跟你说。”温颜斟酌之下,还是决定据实相告,如果现在瞒着,以后她奶奶知道了,肯定要生气的。

温颜她奶奶,觉得情况不对劲,面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拿着拐杖敲着地面:“跟奶奶说,你是不是偷偷出去又给人算命了,奶奶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像你爷爷那个早死鬼一样,女孩子家就得安分守己,将来找个好人嫁了就行了,别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杨超全上次急红了眼是为什么,你帮了一个人,肯定就会有别人不乐意,视你为眼中钉,你怎么就是不学好呢,上次答应我的事都忘了吗?”

“不是的,奶奶,你听我说啊,算命那件事我已经都拒绝了,现在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就是这是我想做生意,所以就用自己存下来的钱让妈妈去买了布料回来。”

温颜她奶奶皱起眉头:“多少钱?”

温颜伸出一根手指头。

“一块……十块……还是……”

见温颜点头认下,她奶奶拿起拐杖就拍了过来:“你这个败家子,居然买布料买了一百多块,你爸和你哥在城里一个月不过挣三百多,你一下子挥霍这么多,想气死奶奶吗?我就知道你和你妈背着我没好事。”

温颜跪了下来,把手递了过去:“奶奶,爸爸和哥哥的苦我不是不知道,可是这样给别人打工,一年也赚不了几个钱,还不如自己创业呢,而且这些钱都是我挣来的我有权力分配,你如果生气就打我,请你别跟妈妈吵架。”

温颜主动把小手掌递了出去,奶奶有高血压气不得,所以她才动不动就跪下认错,身为家里的长辈,奶奶习惯了管教人,只有顺着她的心意,慢慢开导才能降低怒火。

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温颜才知道,原来记忆中蛮横不讲理的奶奶也挺通情达理的,很多时候两个人之间的隔阂都是从误会吵闹开始的,如果心平气和地坐下来谈谈,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这些钱都是温颜的,她奶奶就想着反正也不多,给她试一下也行。

温颜并没有因此耽误学习,她每天上学认真听讲,回来一刻也不闲着,洗衣烧饭、画图学缝纫,忙得不可开交。

无形当中,她奶奶开始对温颜有了别样的看法,这孙子固然重要,可是在自己身旁忙前忙后的不还是孙女,如果孙女也能挣钱,她就乐呵了。

设计图都是以前画好的,也幸好她妈妈买的材料齐全,从打版裁剪到最后的缝纫都是她做的。

因为她不会用这种老式的缝纫机,所以就先让他妈妈试着做了一些,她在一旁拿一些旧布料在一旁学着。

温颜的建议是先做几件出来,然后到镇上集市上去卖,看反响如何,如果可以,就按这个方向来,如果不行的话就再换另一套方案。

下个星期六就是她们这里的集市了,温颜想想在这一周的时间里,赶出几件衣服出来。

在这个年代,她们村里还不流行女人家出门打工,劳动力都是男人,所以才一直延续了重男轻女的思想。

温颜觉得,她必要带着他们一起发家致富,只有这样才能实现男女平等。

在温颜忙碌的时候,来找她的人也少了很多,她有一次偷偷看到奶奶将那些人给吆喝走。也许家里人都觉得爷爷就是因为给人算命,泄露天机,才早早去世的。

奶奶这么做,温颜心里觉得暖暖的,这至少说明奶奶也是关心她的。

 

第十章

算命这种说法本就是迷信,而温颜对算命一行根本就一窍不通,她知道的不过都是记忆中的事,也因此算得很准。

不过奶奶把那些人赶走也好,她早不想用那种方法来赚钱了,等将来名声越来越大,她哪能什么事都知道,还是安心做生意有前途。

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天,温颜打算拉上杨恬甜,让她给自己做个小模特来推销服装。

杨恬甜的妈妈想让她在家带弟弟,不打算让她去的,后来看到温颜给杨恬甜送的小裙子,高兴得合不拢嘴,这才答应让她一道出去。

她们乘坐了隔壁大爷家的牛车,集市离这里不远,坐牛车也就是十分左右的时间。

摆衣服的架子是温颜用家里烤烟叶的竹竿做成的,又买了几个劣质衣架,她做的款式很新颖,颜色有艳丽的、清新的,所以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

不过很多问起价钱的时候,都纷纷摇了摇头表示买不起,还说她们的衣服没包装吊牌还卖这么贵。

好看的衣服对料子的要求很重,若是降低要求,做出来只是一般的衣服,低买贱卖的并不是温颜心中的期望。

而且她手头紧,没有多余的钱进那些包装袋和吊牌回来,就算有,衣服的定价就又要再翻一番了。

也许这里的人对于三五块的还能接受,到十块钱以上就难以接受了,所以她这一次出来带的这些衣服也只卖了三五件,还有一大部分都没能推销出去。

本来她们气势汹汹得来,可是回去的时候都垂头丧气的,颜妈心里已经开始打了退堂鼓。

“颜颜,要不然咱把这批衣服低价卖了吧,以后不做这个。”

温颜知道,她妈妈是怕衣服卖不出去,爸爸回来会骂她。

“妈,不能因为小事就把激情都灭了,童装这个生意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很火的,可能我们没有走对路子,我们进的布料都是中等,再加上加工费什么的,就算卖饿再便宜也要把本钱给赚回来。要不然明天我们到镇上试试去镇上,毕竟有钱人家多。”

温颜的妈妈愁道:“上次那个女人来的时候,好像提过她家里又开了一个服装店,要不然我们把衣服给她试试。”

“余嘉禾的妈妈?”温颜眉毛轻挑,脑海出现一个帅气的少年,上次只顾着打量那小子了,都没听清妈妈的谈话。

颜妈点头,“是她妈妈。”

“妈,你别紧张,压力太大,你放心,在爸爸回来之前我肯定会把这些衣服都卖出去。”

“颜颜,你是个懂事的。”

温颜有些怀疑,妈妈对爸爸的尊重,是不是因为害怕。

杨恬甜很喜欢这些衣服,觉得她们不买很可惜:“颜颜,我相信你。从那些来问的人的目光中都可以看得出来的,他们是喜欢这些衣服的,只是买不起,镇上有钱人多,没准一下子就能卖完了。我们要不要找以姗一起,她长得漂亮白净,再配上这些衣服,说不定真能吸引很多人去。”

温颜眼前一亮。可不是吗?好的衣服也要有人衬托才行,杨以姗大眼睛白皮肤,是个美人胚子,以后是当明星的料。

两人亲自到了杨以姗家里,杨以姗看到俩人装作很冷漠,在一旁算账收钱,仿佛没有看到两人一样。

杨以姗是独生女,脾气很怪,不愿主动示好,温颜主动过去,对杨以姗亲切打招呼:“以姗,你明天有空吗,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啊?”

杨以姗没有直接拒绝,而是冷冷地瞟了她一眼说道:“什么忙啊?”

杨以姗的妈妈很和蔼:“你这丫头是怎么回事啊?同学来找你就不会热情一点吗?”说着她把一旁的散装的瓜子往杨恬甜和温颜口袋里塞。

“谢谢婶。”

杨以姗家里的房子是新修成的,她爸爸在城里是包工头,挣了钱就在家里盖了一个二层的平房,家里的墙面还刷着洁白的涂料。

杨以姗屋里厂里的床和桌子都是粉红色的,像公主医院。

杨恬甜羡慕不已,在她的小床和小桌子小学习桌上面摸了好几下,最后停在一个欧式的镜子前面。

“真漂亮,上次来还没有呢,你爸给你买的吗?”

杨以姗眼皮都没抬得意地说:“我舅舅。”

杨恬甜一脸羡慕,她也想有这样一个舅舅。

杨以姗屋里有个单独的小电视,还是彩色的那种,她刚把电视打开,杨恬甜就搬着小凳子挤了过来。

“以姗,我们和好吧。”温颜主动开口,倒是把身旁的两个人吓了一跳。

谁都知道,温颜性子倔,不会轻易服软的。

杨以姗还愣着,温颜又把小拇指伸了过来,眼睛眯成一条线,期待地看着她:“拉勾吗?”

这是她们小时候经常做的动作,后来随着决裂不复存在。

杨以姗又摆出一面十足的嫌弃脸,杨恬甜这回憋不住了,冲她吼道:“你以为我想这么穷酸,我要是跟你有这样的条件,天天有好吃的,好吃的好玩的,我也想小公主一样。”

杨以姗听完她的话,觉得杨恬甜也挺可怜的,就把她爸爸给她新买的玩具都拿出来,小玩偶、塑料跳绳,还有一个最新款的装电池的游戏机。

“你们今天找我有事吗?”

温颜对着杨以姗说:“我不是跟我妈妈做了一些小孩子的衣服,打算出去卖吗?可是这村里集市场不好卖,打算到镇上去,我想请你跟恬甜一块去做模特,给我展示一下衣服。”

“是那种穿着你的衣服站在那里走来走去的那种吗?”杨以姗有点心动,她之前去市里玩也见过这种,当时就很羡慕。

“就是那种,你愿意帮我吗?”

杨以姗有些迟疑:“谁知道你那衣服漂不漂亮啊,我妈妈也不放心我出去。 ”

她们本来是找了拖拉机的,后来也不知杨以姗对她妈妈说了什么,居然给她舅舅打了电话,还说等明天让她舅舅来着大卡车来接她。

这年头,卡车比拖拉机升上一个档次,虽然比不过小汽车,但是在这农村还是很时髦的,平时结婚接亲,新娘子可都是坐这种车。

温颜把要拿出去卖的衣服都准备好,还提前让杨恬甜和杨以姗来试了衣服。

不管是时尚的套装校服裙,还是轻纱的蓬蓬裙,或是短袖喇叭裤的搭配,都吸引了这俩丫头,对着衣服爱不释手。要知道在图案上面温颜可是下了不少工夫的,把自己印象中的卡通图案改良然后用布料拼出来,绣在衣服上,这可是没少花费工夫。

温颜让她俩一人挑了一件,剩下的一起用买来的塑料袋子装了进去。

因为要拿到集市上卖,衣服脑后的标志都是温颜亲手设计的图案,还用针线绣了上去。她给自己创的品牌起了个好听的名字——贝亲美童装。

到了第二日,她们一起收拾了东西,等着杨以姗她舅舅开大卡车来接。

杨恬甜挑了一套小西服和小短裙,外面搭配了一个小马甲,有点校服的样子;杨以姗则抛弃了公主裙,反而穿上一件时尚的套装——上面印有萌宠图案的短袖,牛仔外套,xiashen是一个短短的一步裙。

换好衣服,杨以姗又对着一件蓬蓬裙不舍得放手,温颜直接豪气的说道:“以姗,你喜欢这套也送给你?”

杨以姗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你这些都是卖的,而且这衣服只有一件,这么漂亮,肯定有人买的,我怎么能再要你的,而且你已经给过我一件了。”

“没关系的,这衣服这么多呢,你们喜欢都送给你,谁让我们是好朋友。”温颜好不心疼,只要能让友谊长存,几件衣服又算得了什么。

不过她妈妈听说后还挺心疼的,衣服还没卖出去就在这里送人了,她怀疑女儿是不是缺心眼。

杨以姗挺感动的,拉着温颜的手:“对不起,我以前可能有些看不起你们,觉得家庭条件好,还在心里骂你们土包子……”

“那你还嫌我脏吗?”杨恬甜小心地问。

杨以姗赶紧摇摇头,眼眸中带着光亮:“当然不会了……不过你不能弄脏我的新衣服……上次你们家就是玩泥巴弄脏我的新衣服,害我被妈妈骂了……”

温颜捂着嘴巴笑了起来,原来杨以姗还是在为那次下雨的事生气,那次下雨她们三个人在村子的那个斜坡马路上面用泥巴聚起来了路面的雨水,本来让杨以姗一起玩的,她怕脏就站在一旁看。

然后玩的时候不小心,杨恬甜摔倒了,溅了杨以姗满身的泥点,为此,她对泥巴有了阴影。

“恬甜,以姗,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做生意吗?”

俩人彼此看着对方,然后摇头:“不是不想,是不会。”

“我可以教你们啊,等我们赚了钱,让他们刮目相看,谁说女孩子上不了学就没前途了。”

三个人手拉手笑了起来,温颜想起一事就对杨以姗说道:“以姗,我不知道你信不信,但是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今年你爸爸回来就别让他出门了,等后年再出去。”

杨以姗心惊胆战,手都抖了起来:“你算出什么了,是不是我爸爸要出事?”

温颜在村里的名头无人不知,她平时说的话别人听到都跟圣旨一样,所以当温颜这么说的时候,杨以姗就紧张了起来,她爸爸是包工头,在工地干活也是挺危险的。

《重生九零余生有你》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重生九零余生有你》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