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陈半夏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 苏清柔封聿景小说全文阅读

2019-08-05 10:25:36来源:ysg作者:陈半夏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完整目录在线阅读,主角苏清柔封聿景小说全文,陈半夏精心写作,文章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内容有趣生动,一起追文吧。本文内容节选阅读:怀胎八个月,苏清柔以为她可以为纪宸生下一个可爱宝宝,一场意外,让她陡然知道腹中孩子其实是……五年后,她强势回归只为报仇雪恨。为此,她主动接近了顶级富豪封聿景,想要借助封聿景的手来报仇。封聿景宠她如命,真情换真心。

陈半夏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 苏清柔封聿景小说全文阅读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六章

畅畅的妈妈……

宋问词脑海里快速的闪过一抹剪影。

那个女人……

应下了纪宸的要求,宋问词决定明天就去医院探视畅畅。

但畅畅似乎对她这个亲人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他将宋问词带来的礼物扔到了地上,还脾气恶劣的赶宋问词离开。

等宋问词离开后,照顾畅畅的红姨就问他,“畅畅,问词姐姐对你这么好,还给你买礼物。你为什么就不喜欢她呢?”

畅畅手里拿着一张海报,海报上是CGC模特大赛的宣传图。畅畅双手托腮,天真浪漫的说着,“妈妈参加了这场比赛,第一名是她的。”

结果宋问词抢了她的第一名。

宋问词是坏蛋,他要和妈妈站在同一阵营讨厌宋问词。

红姨瞬间就理解了畅畅话里的意思,她忍不住纠正着,“小少爷,那个女人不是你妈妈……”你妈妈她现在……

红姨话说一半给噎住了。她真的很想告诉畅畅他妈妈的事情,但一想到那个女人……红姨又沉默了下来。

医生这时敲响了病房的门。红姨看到医生,热情的上前询问,“我们家小少爷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畅畅,这才为难的说着,“恐怕暂时不行,我们有些事情需要找封先生说明下。”

医生那为难的脸色,让红姨心一颤。

 

很快的就要到CGC国际名模赛的电视直播阶段了。苏清柔这些日子一直埋头参加练习,外头的那些流言蜚语,她都选择直接无视掉。

电视直播的当天,苏清柔在后台和林茵说着话。外头却有一阵骚乱响起。林茵刚想起身到门口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封聿景就带着人直奔她的方向而来了。

他一身冷厉的气场,一双眸子阴幽冷凝。

仿佛都能把他目光所及的人和景直接冻住。

“畅畅来找你了吗?”他问。

“没有!”苏清柔心猛地一抽,“畅畅他怎么了?”

封聿景环视了苏清柔的周围一圈,的确是没有看到畅畅的身影。他眉心一拧,“畅畅偷跑出来了。”

苏清柔眼皮又是一跳。他那么个小孩跑到外面,万一遇到什么坏人该怎么办?

“那他有没有什么比较喜欢想去的地方,我们快点去找找看。”苏清柔紧张了,畅畅长得那么软糯可爱,完全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包子。

她实在是害怕小包子遭遇不测。

封聿景深看了苏清柔一眼。畅畅最近提的最多的人就是这个女人。

他应该是会来找这个女人的。

紧张的气氛之中,又有一个男人走到后台,“先生,找到小少爷了。”

一听说找到小包子,苏清柔的眼睛“噌”得下就亮了起来。封聿景这时也顾不上苏清柔,连忙让那个男人带路。

苏清柔跟着他们就要去看小包子,林茵偷偷拉了她的手臂,提醒着,“清柔,比赛眼看着就要开始了。”

你还是留在后台多做些准备工作吧。畅畅那里有封聿景呢。

封聿景可是人家的亲爹,不会让他自己儿子出事的。

这几天苏清柔的脑海里一直都会闪过畅畅的那张脸,她不顾林茵的阻止,还是小跑着追出去了。

畅畅已经被带到了评委休息室。休息室里,他扭动着小胳膊小腿,不满的对保镖们说着,“我要去看我妈妈,你们不要拦我。”

保镖们哪里敢再放他乱跑啊。好不容易的,大门一开,封聿景出现了。

畅畅看到一脸阴沉地封聿景时,这才安静了下来。不过等她乌溜溜发亮的眼睛瞥见封聿景身后的苏清柔后,他又高兴的欢呼起来了。

“妈妈!”

甩开保镖牵着他的手,他径直的奔向苏清柔,一把抱住她的双腿。

苏清柔心一暖,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全身萦绕起来。

忍不住蹲下身也将畅畅一把抱住。

“妈妈,我今天是特地来给你加油助威的!你是最棒的,一定会得第一名的。”得到苏清柔的回应,畅畅高兴的又顺势搂住苏清柔的脖颈不放。

一副根本不想和苏清柔分开的架势。

“畅畅,咱们今天跟医生约好了,你得去医院打针。”平时的时候封聿景还能迁就着畅畅些。

一涉及到畅畅的病,封聿景就不会让步了。

畅畅在苏清柔怀里笑得正跟一朵花似的,听到封聿景的话,小脸顿时一垮,“不要!我不要打针!”

 

“小孩子生病了打针才能好的快啊。”知道畅畅是从医院跑出来的,苏清柔心里又是一阵感动。她连忙也跟着劝说。

畅畅将苏清柔搂得更紧了,“我不打针,除非……等我看完妈妈的比赛。”锦密的眼睫扑闪扑闪,乌溜溜的大眼睛里满是渴望的眼神。

“不行!”封聿景厉声拒绝,畅畅今天除了要打针以外,还得接受国际权威肾专家的会诊。这些专家来自全世界各地,想把他们凑到一起十分不容易。

畅畅不能错过这次检查。

而苏清柔这边的比赛,恐怕要进行到晚上,畅畅不能浪费时间。

封聿景的严厉让畅畅眼眶一红,晶莹的眼睛一下子就在眼眶里氤氲了。苏清柔看着,心都要碎了。

她想开口替畅畅求情,封聿景似是早已经洞悉她的意图,一个寒凌的眼刀就向她剐来。

“比赛现在还没有开始,我让她陪你去医院打针!”封聿景开口,这是他为儿子做的让步,“你打完针后,我会让人再把她送回来。”

如果可以,他真的是不希望儿子再和苏清柔这种有心机的女人有瓜葛了。

奈何,苏清柔这张脸长得太有……存在感了。

畅畅破涕为笑,马上又可怜巴巴的看向苏清柔。苏清柔对上他这样的眼神,简直恨不得搬张梯子把天上的星星月亮都给他摘下来。

“可以的。”她心里暗自算了算时间,比赛还有一个半小时才会开始,这一来一去应该赶得及。她顶多是牺牲点准备比赛的时间。

可抱着小包子的那种满足感让她觉得,这点牺牲根本不算什么。

 

第十七章

医院里,医生要给畅畅打针。

畅畅最怕打针了,苏清柔看小包子一张脸已经恐惧的皱巴巴起来。她便主动把小包子抱在怀里不停的安慰。

小包子畅畅可以说是医院的打针困难户了。每次他住院打针都会把医院里的医生护士还有照顾他的红姨折腾的够呛。就连封聿景这个亲爹上阵,小包子也是不给面子的。

而今天的场面却是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

小包子竟然安静乖巧的抱着苏清柔。不吵不闹,只有眼眶里默默氤氲的泪水昭示着他的疼痛。

真是稀罕而又惊奇的一幕。

打完针后,又有专家给小包子做各项身体检查。一番忙碌下来,眼看模特比赛就要开始了,苏清柔有些怕来不及赶回去了。小包子倒是又乖巧的提议道,“妈妈,让爹地开车送你回去,他开车可稳了。”

今天打针有妈妈陪着,他很满足。

但他不想耽误妈妈的工作。

他的妈妈可是要在比赛中得第一名的。

儿子今天难得这么乖,他提的小请求,封聿景没有拒绝。封聿景亲自开车送苏清柔回去。

车上,封聿景不说话,浑身还散发着冷凝的强大气场。苏清柔坐在副驾驶座上,觉得回去的路怎么就这么的漫长。

“封先生,畅畅他怎么了?”她刚才看那些外国的专家神情有些严肃的在为畅畅做各种检查。如果只是小病小灾的,应该不需要出动这些专家。

她有些担心畅畅,所以才壮着胆子问他的。

 

“没事!”封聿景冷冷地回答,并不想让苏清柔知道他们父子两太多的事情。

听出了封聿景话里的嫌弃,苏清柔抿唇专心的看起车窗外的景物。

就像小包子说的,封聿景开车又快又稳,很快的就把她送到CGC国际模特比赛的会场。

和封聿景待在一起实在是太压抑了。苏清柔马上打开车门就要下车。“等等!”封聿景在身后唤住了她。

“这是畅畅的手机号码,你最近闲着的时候可以给他打电话。”封聿景拿起车上的纸和笔,写了一串数字递给苏清柔。

刚才那些专家将他请到一边告诉他,畅畅应该是得了很严重的肾病。这段时间他都需要在医院接受治疗。

而在接受治疗期间,专家希望他能给畅畅提供一个轻松愉悦的氛围,这样有助于孩子身体的康复。

苏清柔愣了有一两秒钟。之前封聿景警告过她,希望她不要再介入他们父子两的生活。她铭记封聿景的警告,已经不敢再主动越池半步了。

不过封聿景既然主动给他畅畅的手机号码……苏清柔没有多想,连忙接过那张纸条。

即使只有几面之缘,她还是喜欢畅畅这个小包子。

目送着苏清柔开心离去的身影,封聿景握紧方向盘的手渐渐发紧起来。

可恶,如果畅畅的亲妈在的外,畅畅就不会这么依赖一个陌生狠毒的女人了。

用力的踩下汽车的油门,他开车回医院。

 

苏清柔赶到后台时,林茵已经急的要哭出来了,“清柔,你怎么去这么久。比赛都开始了,马上就轮到你出场了。”

苏清柔跑得满头大汗,她急忙拿着衣服到试衣间去换。林茵又站在门口给她说道,“那个杨佳丽刚才过来通知说每个模特的定点走位的位置都要变,每人定点位置都不一样。她们那些人刚才都重新排练过了,你不在,我只能先给你记着那个定点的位置了。”

按理说正常时装秀模特走位的定点位置是一样也是固定的。这个CGC比赛倒是打破了这行的规矩。

比赛都要开始了才通知要临时更改定点走位的位置,这不就是故意为难她家清柔吗?

林茵心里着急。等苏清柔换好衣服后,原本是要化妆的。

今天参加电视直播的十一个比赛选手,前面十个都是已经在模特这一行闯出名堂了,只有苏清柔是个名不经传的小模特。化妆师们对她本来就不屑。

苏清柔又在网路上被骂得狗血喷头。化妆师们早就商量好不给她化妆了。

没办法,苏清柔只能自己给自己化妆了。

妆化好后,林茵连忙又拉着她在T型台的后面将她等下要定点的位置给指了指。

苏清柔默记在心里。

“下面有请10号选手出场!”主持人在台上宣布。苏清柔整了整衣服,迈着专业的猫步走出后台。

林茵开始为苏清柔捏了一把汗。

封聿景回到医院病房时,看到畅畅正坐在病床上仰着头盯着电视屏幕。电视屏幕里现在出场的正好是苏清柔。今天的苏清柔穿着一袭纯白的雪纺长裙,衣服的款式设计的很简练。但越是简练的衣服款式就越是考验模特。

苏清柔额头处的刘海被编成两条辫子扎在脑后,剩余的头发半披在肩膀两侧。她皮肤白皙,脸上略施粉黛,嘴角含笑着一步步走来,像个误入凡间的天使。

清纯绝伦。

让人根本不能将目光从她身上移开。

封聿景深幽的眸子里迅速的闪过一抹潋滟的光芒,但也只是转瞬间,墨漆的眼瞳就又恢复了平静。

“妈妈真好看!”畅畅激动的拍起手来。

意外的事就在这时发生。电视屏幕里,苏清柔刚走到她的定点位置,她脚下踩着的T型台突然陷了一块下去。苏清柔的右脚就踩进了那个窟窿里。

这样的变故任是谁都没有料到。但今天的比赛是直播,摄影机依旧对准着苏清柔。

电视屏幕里的苏清柔脸上快速的闪过一抹痛苦之色,她试图的想要将陷入窟窿里的右脚连同鞋子给拔出来。努力了两三次后,没有成功。她干脆直接踢掉脚上穿着的那只鞋,赤着拔出她的右脚。

面对满场的观众,她左脚踩着高跟鞋,右脚高踮着依旧在T型台上从容的走着。

“啊!血!妈妈流血了!”畅畅指着电视屏幕,惊慌的喊了起来。

封聿景又看向屏幕,赫然发现苏清柔右边的那只脚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道很深的口子,她每走一步,T型台上都留下了她的一个血脚印。

 

第十八章

封聿景脸上有一层薄霜轻拢起,边上的畅畅已经着急的扯着封聿景的胳膊,“爸爸,我要去看妈妈,现在就去看。”

看到苏清柔脚上的伤,畅畅急得都要哭了。

平时医生给他打针,他都觉得很痛。他妈妈的脚都出血了,一定很疼很疼的。

畅畅这么一想,包子脸马上皱了起来。又见封聿景没有要带他去见苏清柔的意思,他干脆将被子一掀,自己要跳下床去找苏清柔。

“你现在得在医院好好治病。”封聿景将他重新按回病床,“别胡闹,不然我让你以后都见不到她!”

封聿景这么一威胁,畅畅一张脸就直接垮了下去。他知道的,他的爹地不喜欢妈妈,也不想让他多去见妈妈。

他这次要是真的不听爹地的话,他爹地可能真的就不带他去见妈妈了。

畅畅马上就不哭不闹了,只软着音调央求着封聿景,“爸爸,那我乖乖呆在医院,你去接妈妈。妈妈的脚流血了。人要是流太多的血会死的……妈妈不能出事。”

儿子眼巴巴的眼神让封聿景心一软,“那你就乖乖听红姨的话。”

说完,他便离开了病房。

大概十多分钟后,封聿景开车到了CGC国际名模比赛的现场。后台里,现在已经乱成一团。封聿景在后台走了几步就看到了杨佳丽。

他抿抿唇正要上前,就看到杨佳丽用手指着苏清柔,“你们也不能怪我们,你要是在比赛前肯留下,就不会走错你的定点位置了。现在事情闹成这样……哼哼……”杨佳丽双手抱胸,面上满是不悦,“苏清柔,怎么每次轮到你比赛了就会出事。现在外头一大堆的观众打电话来投诉你。”

林茵虽是帮苏清柔受伤的脚做了简单的处理,但她的脚还在不停的流血。

林茵听杨佳丽这样奚落苏清柔,心中自然愤懑不已。

“杨佳丽,你是这次组办方的负责人,你们一个这么大的比赛,T台上竟然还有一个窟窿没有被填上。你们这是怎么办事的。”

杨佳丽并不理会林茵的抱怨,她继续刺激苏清柔,“观众们都说你是个很没有职业素养的模特,整天只会给自己加戏,炒作自己。要是我们让你这样的选手入了决赛,只会拉低我们比赛的档次。”

“临时更改定点位置,这就是你们这次比赛的档次?”苏清柔目光直视向杨佳丽,她并不惧怕失败,可刚才她明明做得很好。

她没有输,那她凭什么要接受杨佳丽的讥嘲。

苏清柔眼里的无畏刺的杨佳丽目光一闪。如果实话实说的话,刚才的比赛,苏清柔完成的非常好。她的实力远在宋问词之上。

但那又怎么样?宋问词什么身份,苏清柔不自量力敢跟宋硬杠,她杨佳丽在社会上浸淫了这么多年,可是知道好歹的。

“苏清柔,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心思。比赛前封总来过后台了,你后面又跟封总离开。像你这样的女人,当时是不是觉得只要攀上封总,你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了?真是下三滥的女人,也不照照镜子,就你这种人尽可夫的女人封总会搭理你吗?”

杨佳丽听说封聿景来过后台,至于封聿景找苏清柔到底是什么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

不过以封聿景的身份,想来一定是苏清柔又用了什么手段来gouyin封聿景了。但宋问词刚才偷偷跟她泄露了,他的舅舅是绝对不会被苏清柔给gouyin的。

提到封聿景,苏清柔脑海里快速的闪过畅畅那张可爱的小脸。

她从医院离开前,畅畅还说会看她比赛的电视直播。也不知道畅畅看到她受伤的画面会不会被吓到。

等下她一定要打个电话给畅畅。

“杨小姐,封总英俊、多金。这样的男子是个女人都会被他吸引的。我也是个女人,我有心想攀附上他,这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难道杨小姐你就没有幻想过有天能被封总给赏识?”

其实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离封聿景远远的。

这个男人冷漠、危险。每个靠近他的女人都有可能会被他的魅力所吞噬。而女人们一旦把心交给哪个男人了,那剩下的就只有毁灭了。

就像她对纪宸。心交出去了,人就只能被纪宸肆意践踏了。

杨佳丽挑了挑眉,如果能让她当上封夫人,她就是把祖宗十八代卖了都愿意。关键是封聿景连正眼看她一眼都不肯啊。

“苏清柔,你还真是不要脸的在肖想着当封夫人。我告诉你,封总是有妻子的,他的妻子现在在M国,他和妻子可是还没有离婚呢,你连封夫人一根脚指头都比不上。”

杨佳丽将从宋问词那里知道的消息说出来讽刺苏清柔。

没离婚?

那真是奇怪了。既然封聿景跟他的妻子没有离婚,那为什么封夫人不自己照顾畅畅。以至于让畅畅一直误会她是他的妈妈。

苏清柔脑海里闪过一个疑惑。她刚想继续回击杨佳丽,一个场务这时走过来通知她们,说马上就要宣布比赛结果了,她们必须上场了。

苏清柔这才没有继续和杨佳丽纠缠下去。等她们离开后,一直躲在暗处的封聿景走了出来。他一只手斜插在西装的口袋上,眼神阴鸷。

苏清柔这个女人果然是抱着攀附他的心思接近他的。

这个女人太有心机了。

可恶,老天爷怎么就让她长了那样的一张脸。

封聿景转身,冷酷的离开了后台。

而此时的台上,主持人已经宣布了下次比赛的入选模特名单。

“第一名,宋问词宋小姐……第五名,林小婉林小姐……第八名张俪灵张小姐。好了,入选下次比赛的模特名单已经全部宣读完毕。恭喜以上八位选手,我们期待着她们在以后的比赛里会给我们贡献更多的精彩赛况。”

八位入选人的名单宣读完毕,却根本没有苏清柔。

接收到宋问词、林小婉她们投射过来的得意目光,苏清柔意识到这次又被宋问词她们给算计了。

这场比赛临时改变定点位置什么的,完全就是想让她落选。

 

第十九

比赛结束后,所有的参赛选手们都聚集在后台。

“今天晚上我请客,大家给点面子都要到场啊。”宋问词说完,场上立刻想起一阵欢呼声。而被欢呼声包围着的宋问词目光很快的瞥向了人群之外的苏清柔。

她走到苏清柔的面前,温柔的笑着,“清柔,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以后说不定咱们就没有机会再这样一起出去玩了。”

她说的很诚挚,一改往日嚣张跋扈的形象。

杨佳丽之前跟她暗自提点了,背地里她怎么打压嘲笑苏清柔都没关系,但在公众面前,她得对苏清柔保持友善的姿态,这样才能赢得舆论的好评。

舆论只要能站在她这边,就会将苏清柔反踩得更加厉害。

宋问词虽然将话说的很温柔,林茵还是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什么叫做“以后就没有机会再这样一起出去玩了”?这不是分明在嘲笑她家清柔在这次比赛中落选以后都不可能再有机会能和她们一起上场比赛。

林茵怒了,刚想为苏清柔争辩。却被苏清柔给制止了。

苏清柔挺直了脊背,目光清朗,面上无波无澜,“不用了。我的脚受伤了,等下还要去医院让医生包扎下。”

见识过宋问词张牙舞爪真面目的她,才不会被宋问词当众玩的这个小把戏给糊弄了。

宋问词表现的越亲民,她也要表现不卑不亢。

林小婉这次进了决赛,洋洋得意的她看苏清柔越发的不爽,“问词,你真是太好心了。可是某人这次在比赛现场丢了脸,现在说不定正急着想回去找她的金主抱大腿,想着怎么继续能在模特圈这一行混下去呢。她哪里有时间来搭理我们啊。”

林小婉的话惹来了场上其他模特对苏清柔的嘲笑。

苏清柔深吸了一口气,她不甘心,明明实力一点都不逊色于人的她也的确是想着怎么样可以卷土重来。

“林小姐,借你吉言了,哪天我找到了一个给力的金主,我一定请你吃饭。”苏清柔淡漠的说着,转身由着林茵的搀扶走出后台。

林茵听着身后传来的无数针对苏清柔的诋毁声,急得眼眶都红了。

比赛落选,脚又受伤。

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的这位好朋友了。

觉察到林茵情绪的变化,苏清柔轻拍了拍她的手,反过来问道,“我刚才走秀走得好吗?”

好!简直好到她一个女人都要拜倒在她石榴裙下了。

林茵用力地点头。

苏清柔粲然一笑,眨了眨灵动的眼眸,“那不就好了,观众们又不是傻子,只要我有实力,就不怕吃不了模特这碗饭。”

“可是……”林茵还是有些担心。苏清柔一只手臂干脆往她的脖子处一勾,“好了,没有什么可是。咱们先去医院吧,等从医院出来后,我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林茵仰头看她,她一脸的风轻云淡,似乎并没有被之前的挫折给打败。

这就是苏清柔。

一个或许暂时会被挫折打败,但永远不会屈服于挫折的女人。

林茵相信苏清柔,两人一路相挟去了医院。医院里,医生给苏清柔包扎好伤口后,叮嘱她这些天都不能碰水。

等再从医诊室走出来时,林茵又忍不住愤然的说道,“清柔,你也听医生怎么说了。只差一点,你的脚腕就粉碎性骨折了。这样你就永远不能登台走秀了。这件事情一定是宋问词她们在搞得鬼,她们嫉妒你……”

苏清柔默然,她何尝不知道是宋问词联合杨佳丽她们搞得鬼啊。

不过以她现在的能力,想要对付宋问词她们还是有些困难。但她也不能就这样让她们这群人给成功算计到了。

她一定要回到CGC的比赛现场的。

“林茵,反正我的脚现在已经这样了,这几天也不能练台步了。不如咱们这样吧……”苏清柔附在林茵的耳畔边,低声的说了一番。

林茵紧揪着的眉心也一下子舒展开了。

两人心里有了主意,便一起离开了医院。当天夜里,微博上就出现了两个关于模特比赛的声音。

一种声音说苏清柔能在脚腕受伤的情况下,以超完美的姿态走完T台,她的能力完全不逊色于国际名模。

还有一种声音却是说苏清柔这个参赛选手,她每次上台比赛都会出状况,最后都会让整场的焦点转移到她一个人的身上。这是对其他参赛选手的侮辱。如果继续让她参加比赛,恐怕整个比赛流程下来,最后人们只会记住苏清柔一个人了。

两种声音争论不休,到最后还是第二种声音占了上风。

苏清柔吃完晚饭就躺在床上,心里担心畅畅,她便给畅畅打了个电话。电话几乎是秒被接通。

“妈妈,你的脚怎么样了?”畅畅在电话那头焦急地问道。

听出他话里的关心,苏清柔心下涌起一阵暖流。

“已经没事了,畅畅不用担心。倒是畅畅你,你现在怎么样了?还怕打针吗?要是觉得打针疼,就打电话给我。我这几天暂时可以不用去练习。”

听到苏清柔关心的话语,畅畅一张包子脸马上笑得比向日葵还要灿烂。

恰好这时,封聿景推门走进了病房。畅畅听到声音,抬头看了一眼封聿景后,随即的将被子一卷,把他自己卷成了一个蚕宝宝。

“妈妈,那我明天能去找你吗?医生叔叔说了……只要我能按时来医院打针吃药就可以了。”缩在被子里的畅畅可怜巴巴的说着。

他跟妈妈分开这么久,他是一时半刻都不想离开妈妈了。

苏清柔怕他又自己一个人从医院乱跑出来,“你乖乖在医院里待着,阿姨明天去看你吧。”

畅畅说要来医院看他?那就说明妈妈也很想见他。

既然妈妈想见他,他干嘛不“亲自送货”上门给妈妈看?

畅畅高兴地又卷着被子在床上滚了好几圈,“妈妈,那咱们明天见了。”

“明天见!”

挂掉电话后的苏清柔一颗心也变得温柔无比。

畅畅真是个可爱讨人喜欢的乖乖宝。

某个“蚕宝宝”在挂完电话后,将一颗头从被子里探出来,“爸爸,我明天后天大后天,反正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里,我都会乖乖让医生叔叔给我打针,也会按时吃药。不过你得先给我安排一个骨科医生、一个外科医生,还有补药……红姨说了脚受伤要吃补药才能好得快……”

畅畅说着话便自豪地从贴身的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张单据。单据上罗列了大概二三十种的补药名称。

封聿景眼皮轻掀,淡漠地看了一眼那张单据。

这哪里只是要送礼,这架势分明是要让苏清柔开补药铺的节奏。

 

第二十章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在了苏清柔的脸上,她有些迷迷糊糊的嘤咛了一声。好像不满美好的睡眠被人打扰,一张脸往被子里面埋了埋,这动作倒是颇有些孩子气。

叮咚叮咚。

房间里的静谧被一阵门铃声给打断了,苏清柔连理会都不想理会,有些烦躁的把被子蒙过了头顶,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声音依然可以透过被子钻进他的的耳朵里。

苏清柔只能火大的起了床,穿着一身睡衣踢踏着拖鞋就跑过去开了门,本来气吞山河的一声怒吼却在看见门外的人之后被硬生生吞了回去。

“畅畅?”苏清柔有些瞠目结舌的看着门外的人,“封聿景?”

有些过于意外的声音让封聿景听着不大舒服,他皱了皱眉头说道,“你没见过我们吗?”

冰冷的声线让苏清柔有些不大高兴,她皱了皱眉头说道,“没有,只是有些意外。”

她想了想问道,“我能不能问一下,这些人是……”

畅畅已经一把抱住了苏清柔的腿,仰着头一脸天真的说道,“妈妈,我给你带医生来了。”

门外有两个带着金丝眼镜的人微微颔首说道,“你好,我是一名外科医生。”

另外一人也紧接着说道,“我是骨科医生。”

两人虽然都这样对苏清柔自我介绍着,但他们心里其实很想吐槽。

他们一个是国际权威的骨科专家,一个是国际权威的外科专家。

哪次出诊不是病人眼巴巴的来等他们,这次却被一个只有五岁的小孩子差遣着来给出诊。

只能说封聿景这个总裁太宠儿子了。

有钱人真的可以胡作非为。

畅畅急吼吼的拽着苏清柔的手,“妈妈,你快坐下,让他们给你看一看。”

苏清柔有些犹豫,她眼神瞄向了站在最后手里拎着各种盒子袋子的人,所有人自己都知道是干什么的了,就剩他们几个看上去不太好惹的了。

封聿景看出了她的疑虑,淡淡的说道,“畅畅要给你买的补品礼品。”

苏清柔破有一些意外,她蹲xiashen子摸了摸畅畅毛茸茸的脑袋,微微笑着说道,“谢谢畅畅,妈妈没什么事,你不要担心。”

两个医生让苏清柔坐在椅子上,对着苏清柔的脚腕研究了半天,结果有些匪夷所思的发现,苏清柔的伤势虽然不算轻,但是已经接受了治疗,接下来只要安安静静的等待恢复就好了,两个人默默相对无言了一会儿,有些无语的说,“小少爷,这位小姐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只要过些日子就和正常人一样了。”

两个医生互看了一眼。

心里简直有要仰天长啸的冲动。

他们还以为患者是什么疑难杂症呢,原来是这种小病。

杀鸡用宰牛刀啊。

畅畅蹲xiashen子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苏清柔的脚腕,满眼疼惜的样子,苏清柔心都快化了,一把将畅畅抱进了自己的怀抱里,用她的额头抵着畅畅的小脑袋,笑容放大在脸上道,“我没事了,宝贝儿,不要担心了。”

封聿景倚在墙上淡淡的看着亲昵的两个人,心中忍不住回想起了之前自己在后台听见的话,苏清柔这个女人,不过是长着一副清纯皮囊罢了,实际上只是想通过畅畅来接近自己吧,若非不是因为畅畅的病情,自己一定要戳穿她!

畅畅趴在苏清柔怀抱里闹了一会儿,突然就听见了苏清柔肚子里一声咕噜声,苏清柔条件反射的吸了吸肚子,然后在畅畅天真无邪的目光里臊红了一张脸。

“妈妈,你还没吃早饭呀!”畅畅咯咯的笑着,一边说还一边摸了摸苏清柔空空如也的肚子。

苏清柔破有一些尴尬,她讪讪的回答道,“昨天有些累,今天起晚了。”

畅畅坐在苏清柔怀里,眼睛转了转,突然叫道,“妈妈,我们带你去吃早饭吧。”

苏清柔笑了笑,“不用出去啦,在家里对付吃一口就可以的,反正也只是一顿早饭。”

本来苏清柔以为自己说完,封聿景就该识相的带着畅畅离开好让自己吃饭的,却没想到畅畅一脸严肃的说道,“妈妈你这样不对的,早饭是一天里最重要的一顿饭,如果吃不好的话身体也不会健康的。”

封聿景,“……”对于一个经常挑食不喜欢吃饭的宝宝来说,他真好意思这样教育别人吗?

苏清柔有些哭笑不得的摸了摸畅畅嫩滑的小脸蛋,“你怎么懂这么多呀。”

畅畅听了这话努了努鼻子骄傲的说道,“妈妈,我懂的可多了。”

这厢苏清柔正在心里想着怎么把这件事情搪塞过去,那边畅畅就已经扑腾一下从苏清柔怀里跳到了地上,一边拽着苏清柔的手一边往门外走过去。

苏清柔还想说些什么来拒绝,封聿景却突然开口,“孩子想做什么,你就让他做吧。”

虽然自己心里很不情愿畅畅和苏清柔凑的太近,但是为了畅畅的身体,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

畅畅将败家这一个特殊技能发挥的非常完善,只是一顿早餐而已,他就执拗的带着楚宁来到了一家名字叫做如意楼的酒店。

苏清柔有些眼晕的说道,“畅畅,只是一顿早餐,不用来这样的地方。”

“这是一家专门做早餐的酒店。”畅畅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爸爸有的时候就带我来这里吃早餐。”

苏清柔抽了抽嘴角,自己终于知道畅畅一掷千金的气魄从哪里来的了,原来是子承父业。

进了酒店,畅畅轻车熟路的带她来到了封聿景专门留下来的包厢,人小鬼大的翻着菜单,足足点满了整整一桌子的菜品。

苏清柔头疼的看着一桌子各式各样的早点,又看了看畅畅充满希冀的目光,也就皮笑肉不笑的拿起了筷子吃了起来。

“妈妈。”苏清柔饿的狠了,正吃的起劲儿,突然听到畅畅叫她的声音,就抬起了头。

只见畅畅拿着一块硕大的糕点笑盈盈的看着苏清柔,“妈妈,这个很好吃,你尝尝!”

苏清柔不忍心拒绝畅畅的好意,于是也就笑着接了过来,却没想到面临的是接踵而来的各种美食,苏清柔欲哭无泪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早知道就说自己吃过饭了啊……

封聿景坐在一旁冷冷的观望着一切,畅畅往苏清柔盘子里夹菜那笨拙的动作深深的刻在他的脑海里,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殷勤的对过自己,苏清柔她一个半路杀出的程咬金凭什么!

“畅畅。”封聿景开口说道,“坐好,不要歪歪扭扭的,小心掉下去。”

“好吧。”畅畅扁了扁嘴巴,有些不情愿的坐了下去,但很快的就又夹起一只水晶虾放在苏清柔的碗里,“妈妈,你再吃吃这个。畅畅最喜欢吃这里的水晶虾了。”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