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都市小说言情小说武侠小说玄幻小说总裁小说耽美小说校园小说科幻小说历史小说

(陈半夏小说)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完整版免费阅读

2019-08-05 10:25:36来源:ysg作者:陈半夏

陈半夏最新小说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大结局全文阅读,主角为苏清柔封聿景,《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文中的故事精彩绝伦,引人入胜,强烈推荐。陈半夏最新小说章节试读:怀胎八个月,苏清柔以为她可以为纪宸生下一个可爱宝宝,一场意外,让她陡然知道腹中孩子其实是……五年后,她强势回归只为报仇雪恨。为此,她主动接近了顶级富豪封聿景,想要借助封聿景的手来报仇。封聿景宠她如命,真情换真心。

(陈半夏小说)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完整版免费阅读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免费在线阅读

第十一章

比赛已经完成,基本上所有的模特都在后台。这时听着林小婉的话,某些人便忍不住跟着笑出了声。

就在刚刚,她们还有些危机感,可是苏清柔这么一来,说不得她们马上就可以少一个对手了。

苏清柔表情不变,拉着小男孩的手说,“林小姐,衣服破了我也想不到。不过林小姐你知道得这么清楚,看来你也很关注我嘛?”

“苏清柔你……”

苏清柔打断她的话,又说,“不管你如何说,比赛都要进行。待会就是评委评分环节,我入不入流你马上就能知道了!”

“哼!”林小婉气得甩手,扬声道,“那就等着看啊!”

说不过人,林小婉灰溜溜的走开,余下的模特不想让风波波及自身,无意识的远离了苏清柔。

苏清柔乐的清净,拉着仍旧红着眼的小孩子回到自己的换衣室。

一走进去,林茵便迎了上来。她是苏清柔的经纪人,又是闺蜜的身份。按理说,今天一整天应该都是待在苏清柔身边的,可是今天林茵家里有事,现在才忙完急匆匆的赶过来。

“清柔,刚才的事你不要操心,舞台上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说不定因为你的应变能力评委们还要给你多加几分呢。你还是……”

林茵话音一顿,咦了声,“这小孩谁啊?怎么跟在你身边?”

苏清柔对着她解释了几句,“这孩子刚才得罪了一个模特,被推到了。”

“什么?!”林茵眼神变得怜惜,这般可爱粉雕玉琢的孩子,竟然还有人下的去手?

苏清柔摇头苦笑,她刚才几句话就听出来,小男孩是由于自己的原因才遭了这番罪的。

“对了,茵茵,你不是带着糖吗?快拿颗出来!”苏清柔忽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道。林茵有轻微的低血糖,包里时常带着一些奶味甜味十足的糖果。

她又有着吃货属性,这些糖果的味道即使是不爱吃糖的苏清柔都赞不绝口。

小男孩眼前一亮,嘴也不撅了,眼巴巴的盯着林茵的包。

垂涎的眼神把苏清柔逗笑,“别馋,只能给你吃一颗,小孩子不能多吃糖。”

剥开糖纸,将糖果给了小男孩。苏清柔便急忙忙的换了身小礼服,衣服刚换好,就有人来催了。

“诸位,还有三分钟就上台了。”

“茵茵,你帮忙看着孩子啊,我先去台上了!”招呼了一声,苏清柔便快步朝外而去。

林茵哎了声,半晌才反应过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小男孩,“这谁家的孩子?!”

--

“杨姐,那边……”宋问词欲言又止,含蓄的对着她失笑。

杨佳丽失笑,“放心,刚刚台上的情况你不是也看着吗?没事的,就算她侥幸入了围,名次也不会太高。”

宋问词家世卓越,杨佳丽即使是这场比赛名义上的负责人,也乐的给她卖一个好。只是她有些想不通,堂堂大公司的千金,又有名又有钱,何苦针对一个平民小模特?

“那就好。”宋问词松了口气,她是绝对不能容忍苏清柔这个女人爬到她的头上的!

“马上要评分了,你快些上台吧。”杨佳丽提醒。

不多时,加宽了的T台上就俏生生站着49名佳人,个个姣美动人。

“下面有请各位评委给我们的一号模特评分。”主持人拿起话筒,大屏幕上回放着一号模特的走秀时的情景。

一号表现的不咸不淡,没出任何差错,却也没什么出彩的地方。

评委们给的分数不算高,一号模特的眼神黯淡下来。

接下来又是2号,3号。

苏清柔压轴出场,自然就排在了最后。轮到她的时候,有个评委很快的表示了自己的厌恶,空白的牌子上写着一个加大的零分!

苏清柔瞳孔一缩,心跳忍不住慢了半拍。最糟糕的情况还是发生了啊。

气氛有些僵硬,主持人连忙打着原场,“呵呵……咱们方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嫉恶如仇啊。下面让我们有请秦老师来给我们的选手评分。”

所幸接下来的评委称赞了苏清柔的临场反应,却又避讳她是否故意,给的分数不算很高,但是比之大多数人却是高多了。

苏清柔舒出一口气,心跳渐缓。

分评了出来,六个评委还有着凭借个人喜好给模特加分的环节。

评委都是国际上著名的模特,眼光自然都有着异于常人的地方。

苏清柔的心又提了起来。

“呵呵……”轻微的嗤笑声从耳边响起,宋问词呵气如兰,“苏清柔,我看你是没什么戏了。”

“我看不一定哦!”苏清柔将视线从评委身上移开,淡淡的瞥向身边,“宋小姐,加分环节还没完成呢。”

“那祝你……好运?”宋问词挑了挑眉,她的分数遥遥领先,自然乐的自在。讽刺的斜了眼苏清柔,她道,“某些人啊,一直信誓旦旦说要得冠军,结果能不能参加下一次比赛都不知道。”

苏清柔手指捏紧,深深地看了一眼宋问词,“多亏了宋小姐。”

她眼中的深意让宋问词一惊,愕然想道,难道苏清柔知道她的裙子是她搞得鬼了?!

慌乱了一瞬她就淡定下来,就算苏清柔清楚也做不了什么。谁叫她现在不是苏氏地产的千金了呢?

“好了,评委匿名加分已经完成,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各位选手的分数。排在第一名的是……”

主持人拖长了声线,吊足了味道才慢悠悠道,“是我们人成T台小天鹅的宋问词,宋小姐!”

宋问词曼妙的移动步伐,接过话筒躬身道谢。

很快第二名,第三名也陆续的被提名出来。

这种情况下,苏清柔即使是心理素质再好,也忍不住开始紧张了起来。

“第九名赵丽赵小姐……”

“第十名林小婉林小姐……”

主持人的声音依旧甜美,苏清柔却听得周身一冷。她有些不敢相信,凭借自己的实力,竟然是连区区第十名都不能排的上吗?

她恍惚的看向台上,正巧对上了一双如同鹰隼的寒冷眸光。

第十二章

那眸光像一把锋利的剑,让人害怕,让人不安。

封聿景在盯着她!

一瞬间,眼眸的寒光像是一种魔力,唤醒了她深藏在脑海里的记忆。斑驳的记忆涌入苏清柔的大脑,模糊的,清楚地,快乐的,痛苦的。

有些事,她已淡忘,可有些事,她永世难忘!

五年了,时间冲淡了记忆,却让仇恨愈久弥深。

几天前,和他谈判交锋时遇到过这种极具杀伤力的眼神,可是,模糊的记忆却在暗示她,这双眼睛,她一定在五年前就见过。

在哪里见过?想不起来了啊。

苏清柔打了个寒颤,匆忙避开了台下的寒眸。她闭上眼,深吸一口气,从回忆中醒来。

主持人的声音还在耳边萦绕,“第十名林小婉林小姐……”

从第一名到第十名,几分钟而已,苏清柔却感觉自己过了一个世纪。

苏清柔内心紧张,精神高度集中,怎么可能呢?除了最后的意外,她自认为表现优异,进入前十名更是志在必得!

没希望了,第十名都已经宣布了。

苏清柔长吁一声,望着主持人的方向,她开始怀疑是不是宋问词又从中作梗了,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会没有进入决赛。

“第十名……”主持人在停顿了片刻后,竟又重新念了起来。

主持人真有意思,第十名要宣布两遍?

台下有人开始四目相对,显然是对主持人的做法有所疑惑。

“第十名苏清柔苏小姐……”

苏清柔瞪大了双眼,望着台下骚乱的人群。是自己听错了?还是更改了比赛结果?

意料之外的宣读让会场里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主持人话音刚落,台下便有人窃窃私语,左右讨论。

“怎么回事儿?”

“临时更改结果吗?”

“制造话题,想炒作吧,啧啧啧。”

这么重大的一场比赛,结果岂能如儿戏,说改就改。这样的突发事件自然会引起媒体的广泛关注。台下媒体区的记者拿着摄像机疯狂拍摄,似乎是找到了明天头条的首选话题。

主持人立即咳了一声,做好继续讲话的准备,“本次比赛,林小姐和苏小姐并列第十名,恭喜林小姐和苏小姐。”

台下的“暴乱”立即被热烈的掌声代替,媒体区的记者也没了斗志,抬起摄像机又放了下来。

“下面有请Dolly杨为林小姐和苏小姐颁奖。”主持人的声音铿锵激昂,响彻整个会场,台下的掌声震耳欲聋。

台上正在按比赛流程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未能进入前十名的模特则在后台等待卸妆,换装。

“下面有请苏清柔小姐发表获奖感言。”主持人甜美的声音穿过空气进入苏清柔的耳朵。

苏清柔回过神来,接过话筒,向前走了一步,“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主办方,谢谢评委,我会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带来更精彩的表现。”

说完话后,苏清柔对着观众和评委鞠了一躬。

“下面有请主办方代表杨佳丽杨小姐致辞。”主持人有点疲惫了,她的声音不再慷慨激昂。

苏清柔对其他人的获奖感言以及致辞都不感兴趣,但出于礼节,还是认真的听了下去。

“苏清柔苏小姐……”

啊?苏清柔扭头转向发言区。

杨佳丽没有点评其他入选的选手而是直接来点评她,这让苏清柔觉得有点小小的诧异。

“苏清柔苏小姐,我们这次的比赛是严肃而隆重的。也请参赛人员重视!不要拿一些不入流的手段来博取热点,炒作自己。”杨佳丽一脸鄙夷,台下有几个评委点了头。

他们都认为苏清柔刚才在场上的意外,是她人为制造出来炒作她自己的。

苏清柔这才意识到,原来杨佳丽是在点名批评她。

经历了那么多,苏清柔早已成了铜身铁臂,练就了一身百毒不侵的本领,再恶毒的词汇在她耳朵里也不过是一推废话。

苏清柔内心毫无波澜,脸上还是挂着微笑。

她不得不强大起来,眼前的一切都是考验,要想复仇,必须这样。这次的比赛一定要拿到冠军,一定要打败宋问词。

苏清柔握紧了拳头,眼神坚定。

杨佳丽滔滔不绝地讲了五分钟,大都是些客套话。

她一向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

终于轮到主持人谢幕了。

“感谢赞助商对本活动的大力支持,感谢媒体朋友对本次比赛的关注,我们下次比赛不见不散。”主持人一口气说完整句话。接着,整个会场人群涣散。

苏清柔右手拿着奖杯,左手拎着裙摆,小心翼翼地挪动着。突然,眼前闪过一个黑影,原来有人拦在了她的面前。

“用身体换来的比赛名额感觉怎么样?”

苏清柔抬头,正对上一双凛冽的寒眸。

是封聿景!

原来他是来嘲笑她的。

这些话语从他肖薄的嘴唇中轻轻飘出,却重重地打在她的心上。

苏清柔定在原地,微笑,沉默。

她在尽力地表现自己的无所谓,那种云淡风轻的态度是维护尊严的最后一道防线。

“嗤,”封聿景抬眼,“我还以为你有多大能耐呢?也不过是个并列第十名。”

封聿景是个成熟的男人。

他很清楚,苏清柔刚才在台上的惊艳表现,让他的心在某一刹那间悸动了。

可他又深刻的明白,高高在上的他被苏清柔这样恶毒喜欢算计的女人给影响了是一件多么可耻的事情。

所以,他来鄙视她,奚落她,用他的行动告诉来告诉他自己。

他看不上苏清柔!

苏清柔并不想在这嘈杂的环境中听他侮辱自己。她怕自己会忍不住还嘴,到时候得罪了他,又是个麻烦事。

“谢谢封先生对我名次的关注,下次我会更努力的。您还有事儿吗?没有我就先走了。”苏清柔歪着头,轻声道。

又是这样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

封聿景眉心轻轻一拧。

第十三章

“我很是感谢您提供的比赛资格。”苏清柔微笑着说。

封聿景哂笑,低头弹了弹领带,扭头离开了。

苏清柔望着他远离的背影,内心十分低落,尽管她嘴角保持着微笑,但眼神已是恍惚涣散。

明明说过要变得强大,可还是做不到。

会场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回后台的路很短,她却不知走了多久才回到了后台。

苏清柔慢慢地靠在化妆镜旁,思绪杂乱。后台的模特和工作人员都在互相交流,可是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清柔,你没事吧?”林茵眨了下眼,轻声问道。

苏清柔回过神来,刚要开口说话,便再次感受的到一股被人拉扯了一下。

原来那个小孩还没离开。他的左手依旧抱着一只粉色米奇,右手又紧抓着苏清柔裙摆。

苏清柔欠身弯下腰,目光对视着小孩,慢慢地说道:“小朋友,你妈妈还没有来接你吗?”

小孩一声不吭,一双大眼巴巴地看着苏清柔。一旁的林茵也低着头注视着小男孩。小男孩为什么不回答呀?

苏清柔无奈地摇摇头,用力抱起小男孩,再次将他安置在凳子上,小男孩依旧坐姿标准,不哭不闹,可爱乖巧。

“我还好,只是最后一场出现了一点意外。”苏清柔看着林茵,目光闪躲。话了又添了句:“没事儿的。”

这么短的时间内,她兴奋过,紧张过,惊恐过,失落过。任谁都没法表现的像个无事人一样。可是,她害怕好朋友为自己担心啊。

“不管结果如何,我说过,我都会跟你一起庆祝的。放心,有我在呢。” 林茵挑了挑眉,目光坚定。

“谢谢你,林——”

“我是不是说过,这次的比赛很正规,某些人不要耍些不入流的小——把——戏——!”林小婉故意拉长话音,眼睛左右飘闪,趾高气昂地走到苏清柔和林茵面前。

苏清柔的话淹没在林小婉阴阳怪气地讽刺中。她抬起头,挺起胸,双目毫不畏惧,态度不卑不亢地说道:“恭喜你!”

“我告诉你,我——”林小婉睁大了双眼,难以置信地望了望四周,想要说些什么又咽了回去。

林小婉没想到苏清柔会恭喜她,她难道要对苏清柔说谢谢吗?她可是来嘲笑她的!苏清柔不按套路出牌,林小婉顿时傻了眼。

“你还有事吗?我要去换衣服了。”苏清柔侧了一下身,示意林小婉离开。

“我当然有事,我要好好欣赏我的奖杯啊!”林小婉一脸得意,头一扭,身一转,大摇大摆地向前走去,脚下的高跟鞋恨不得把地板踩穿。

林茵看到苏清柔脸色变沉,眼光变得暗淡,连忙走上前去安慰苏清柔。

“清柔,一定是有人故意把你衣服结扣剪断,有人想看你出丑。”

“结扣肯定有人动过手脚。”苏清柔肯定的说。

可是,会是谁呢?

林小婉吗?有证据吗?还是先帮小孩找找家人吧。

苏清柔看着林茵关切的眸子,点了下头,然后拎着要换的衣服前往换衣间。

刚走两步,身后传来稚嫩的童声。

“妈妈,等等我,我跟你一起。”一直坐在凳子上的小孩砰地一声从凳子上跳下来,张着双臂,快速跑到苏清柔身边。

苏清柔回过头来,弯下腰,牵住他的小手,小手松软,湿漉漉的,显然小男孩有点热。苏清柔要去换衣服,怎能带着小孩去呢?只能继续拜托林茵看着他了。

苏清柔半蹲着,帮小孩拉了拉身上的西服。小孩笑了,一排整齐的皓齿,一双水汪汪的眼睛,那笑容明媚灿烂。

她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小孩的头,轻声道:“小朋友,你先跟那位阿姨呆在这儿,我一会儿就回来找你们,好不好?”

说完话,苏清柔刚要转身离开。

“不好,不好,我要跟妈妈在一起。”小男孩摇了摇头,一下子抱住苏清柔的腿。

小孩用尽了全力抱紧苏清柔的腿。

苏清柔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后背,说:“你看,阿姨这身衣服,没法跟你一起出去玩。阿姨要去换衣服啦。”

她的声音柔和的像一滩水,这水流进孩子的心里,能平复孩子的哭闹。

小孩的双臂慢慢地放松了,仰起头,粉扑扑的脸颊,一双大眼睛望向苏清柔,略带哭腔地说:“那我们拉钩钩,一会儿,你一定要来找我们。”

他伸出右手小拇指要和苏清柔拉钩,苏清柔也伸出右手配合他。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是小狗。”小孩的童声和苏清柔的细语消失在嘈杂的后台,小孩也再次露出了他那招牌式的微笑。

突然间,苏清柔觉得这个小孩很像一个人,好熟悉的面孔。

是谁?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小孩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这句话可真对啊。

拉完勾,苏清柔连忙赶往换衣间。

小孩还在原地眼巴巴地等着她。

苏清柔刚到门口,便遇见了宋问词。

真是冤家路窄!

“你可真有本事,都快被踢出局了,还能并列第十名。”宋问词手里拎着礼服,肩膀靠着门框,眼睛斜睨。

“我说过,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咱们要骑驴看账本——走着瞧!”苏清柔挺直了腰,抬起了头,一字一句地说。

“我送你的礼服怎么样,穿着舒服吗?”

“多亏了你帮我制造机会,否则我怎么能在舞台上大显身手啊。”

果然是宋问词搞的鬼,当初就是她从中作祟,使苏清柔失去了比赛的资格,这一次她居然故技重施!

“你开心就好,”宋问词向前一步,凑到苏清柔耳旁,低声道,“以后这样的机会多的是。”

“谢谢你哦,劳你费心了。”苏清柔扭头,抬眼,对上她鄙夷傲慢的双目。

宋问词说话阴阳怪气,苏清柔只能见招拆招。

苏清柔早就看透了她这样的人,宋问词欺软怕硬,只有你比她强大了,她才能学会闭嘴。

“呵呵呵,不聊了,纪宸还在等着我呢。”说完翻了个白眼,露出微笑。

她是在向苏清柔炫耀自己的幸福,是在宣示自己的胜利。她想激怒苏清柔。

可惜,苏清柔已经学会了克制,她明白,复仇之路必须从长计议。

过去就是因为她的轻率,才使得他们的奸计得逞。

父亲的离世,腹中胎儿的夭折,与这对狗男女脱不了干系!

苏清柔握紧了拳头,指甲已嵌入肉里。

这就是恨之入骨吧。

宋问词踩着高跟鞋离开了,苏清柔内心恢复了平静。

十分钟不到,苏清柔就回来了,模特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换装快是基本功。苏清柔回来时,台上正在给冠军颁奖。后台依稀能听到主持人甜美的声音。

小孩一股脑扑到苏清柔怀里:“妈妈,回来啦。”

“乖,坐在这里啊。”苏清柔再次把小孩安置在凳子上。

林茵开始帮苏清柔整理头发:“梳好头,我们就回家吧。”

“嗯。一会儿,我们先帮这个孩子找找家人。”苏清柔看了看乖巧的男孩。

正当三人要离开后台时,一个穿着拼接碎花短裙,带着墨镜的女子向后台走来,停在苏清柔和林茵身边,说道:“请问,你们认识苏清柔小姐吗?”

苏清柔和林茵互相看了下彼此,两人都是满脸问号。

“你好,我就是苏清柔。”苏清柔礼貌地伸出右手,手指纤细,骨节分明。

陌生女子摘下墨镜,微笑,颔首。

“你好,我是Dolly杨的助理,Linda。”

苏清柔反应过来,打量着眼前这个叫Linda的女子,干练、精明、礼貌,苏清柔在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子的感觉……

“Dolly杨对苏小姐今天的表现印象深刻。” Linda从手提包中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苏清柔,“或许以后有合作的机会,这是我的名片。”

“谢谢!”

苏清柔伸出双手接过名片,认真地浏览过名片,随即将名片放入化妆桌上的包包中,嘴角露出微微的笑容,仿若春天的繁花,灿烂的让人移不开眼。

Linda转身走出化妆间,高跟鞋触及地面的清脆声响随着她的渐行渐远消失在空气中。

“哇!刚刚真的是Dolly杨的助理吗?”一群小模特停下忙碌,望着离去的粉红色背影,转回头不可思议地看着苏清柔。

“清柔真的好厉害啊,连Linda姐都来找她了!”

“天啊!不愧是Dolly杨,连身边的助理都那么有气质。”

“我就觉得咱们清柔不一般呢……”

这些小模特各个见风使舵,嘴上刁难人的功夫不低,同样巴结人的功夫也是厉害得很!

苏清柔也若有所思地看着Linda的背影,如果以后能够与Dolly杨合作,那她的复仇之路也将会更加平坦,至少,不会再仅仅依靠封聿景了。

“不好了,清柔,小男孩怎么了?好像过敏了。”小男孩面部泛白,喘着粗气,肌肉痉挛。

苏清柔听到林茵的话,回过神来,连忙蹲下来,把小男孩搂在怀里。

“妈……妈”小男孩望着苏清柔,吃力地喃喃着,“我……要妈……妈。”

苏清柔眼里泛着泪花,心软下来了,要是她的那个孩子还在人间,是否在受苦受难的时候也会这样叫着妈妈吧。

“林茵,快,快叫救护车!”苏清柔声音嘶哑,短促而有力。

还没等林茵掏出手机,就看到一群人匆忙赶过来。

“小少爷,小少爷……”为首的老妇急促地朝着男孩大喊,沙哑的喊叫声响彻走廊,佳丽们纷纷猜测男孩的身份,各个都面面相觑。

“我就离开一会儿,小少爷怎么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你们给他吃了什么?”老妇紧紧盯着苏清柔,浑浊的双眼充满愤恨,颤抖的双手一把抢过小男孩。

“就是吃了点糖果……”林茵径直回答道。

“啊?”老妇瞪大了双眼,半张着嘴。

“你是他什么人啊?”林茵问道。

“我是封先生家的保姆,这是封先生的小公子,少爷他,对糖果过敏!”

封先生,封聿景!

苏清柔脑海中不由地想起封聿景那张阴鸷俊美的脸。

这时候,一个黑影撞了下苏清柔,黑影抱过小男孩,厌恶地瞪了一眼苏清柔,“你真是一个狠毒而有心机的女人,先是耍手段调查我的行踪,设计陷害我,现在又来接近我的孩子。”

封聿景阴狠的话语从肖薄的双唇中飘出,字字穿透苏清柔的心脏。

“我不知道他不能吃……”

“畅畅要是有什么事,我让你陪葬。”苏清柔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封聿景愤怒地威胁。

原来,这个小男孩是封聿景的儿子,叫畅畅。

苏清柔呆站在原地,看到孩子这个样子,心里也很难受。她静静地看着封聿景抱着孩子离开后台。

畅畅要是有什么事,我让你陪葬……

封聿景清冽阴狠的声音,撞击着她的耳膜。

苏清柔扯着嘴角苦笑,封聿景这一次很愤怒!

“清柔,没关系的,这个不怪咱们,咱们又不知道这个小男孩对糖果过敏。”林茵轻轻安慰着苏清柔。

第十五章

第二天,苏清柔还在睡梦中,便接到林茵的电话。

“清柔,你还在睡觉啊,你千万别出来,你家已经被记者--------喂,喂,能听到吗?

林茵盯着黑了屏的手机,高声大喊:“我的清柔,大难临头了,还睡得着啊!”

被电话吵醒的苏清柔揉揉惺忪的双眼,掀开被子,坐在床上回味梦境。突然,她意识到刚才接了个电话,对方话没说完,自己就给挂了。于是苏清柔就翻看通话记录,又给林茵回了个电话。

“喂,林茵,你刚才在电话里想说什么啊?”苏清柔一边打电话一边找鞋穿。

“你现在千万别出门,你家已经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了。我正在去你家的路上,顺便给你带点吃的。”

“什么?怎么会这样?”苏清柔瞪大了双眼。

“你自己去网上看看吧,现在你被骂的狗血淋头啊。再生气也别摔手机哦。”林茵交代完便挂了电话。

苏清柔立即打开电脑,点进微博,进入热搜页面。

“我怎么会又上热搜了呢?”苏清柔一脸疑惑,昨天因为比赛的缘故她才上过微博,但那时微博上骂她的人已经很多了,她经历过太多的事情,这种事便也不再多放在心里。

这次上微博热搜,又是怎么了?

苏清柔点进自己的热搜话题:

“苏清柔心机女,想靠炒作上位,恶心。。。”

“苏清柔炒作,心机婊!”

“苏清柔滚出娱乐圈!”

“我跟你们说,我和苏清柔是同学,你们不知道她大学时有多sao,一女踏N船,和许多男人有不正当的关系。后面更是耍尽手段gouyin上了纪宸。好在老天是公平的,苏家后面破产了,苏清柔听说也葬身火海了,纪宸这才脱离了这个恶魔女人。但也不知怎么的,这个女人现在居然又冒出来了……真是奇怪了……她怎么还有脸活着……”

“楼上说的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苏清柔这个女人也太不要脸了!那现在没钱没势的她还能来参加比赛,看来楼主说的没错,苏清柔这个女人现在真的是出来卖的!”

苏清柔一刷新页面就有许许多多恶毒的评论涌入她的视线。这下评论污秽不堪,极尽侮辱。即便是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看着这些评论,苏清柔还是有些气愤。

怀着气愤的心情她往下拉了拉页面,评论区里居然还有人爆料说她gouyin了封聿景。

她也的确是和封聿景有关系,苏清柔不否认这件事情。但这本应该是他们之间的秘密,现在竟然被人拿到网路上爆料,她有些担心封聿景会误以为这些都是她自导自演。

还有畅畅的事,也不知道这孩子现在到底恢复了没有?

心里斟酌了再三,苏清柔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打了荣登酒店2888室的电话。电话响了没有几声,就被接通了。

“喂……”只是简单的一个音节,却也是喑哑磁性,极具诱惑力。

是封聿景,苏清柔心轻轻一抖。

“那个,我,我想问你畅畅他现在怎么样了?还有今天微博热搜,给你解释一下,今天的热搜,我也是-------”

苏清柔本来想好了措辞,可不知怎么的一想到电话那头的男人,她整颗心莫名的就悸动起来。

“嗤!”电话那头又传来一阵低低的嗤笑声。

“以前的事情发生就发生了,以后你不要再和我们扯上关系了。”近乎冷酷的声音落下后,电话那头的封聿景直接挂掉了电话。

苏清柔拿着手机坐在床上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苏清柔回过神来,原来是林茵的电话。

“喂,林茵?”苏清柔立即接了电话。

“喂,清柔,我现在到你家门外了,中午记者少一点,一会儿我扮作娱乐记者走到你家门口,你开门,我溜进去。”林茵左手拎满了袋子,泡面,香肠,饼干,牛奶应有尽有。

“嗯,谢谢你,林茵。”苏清柔心情十分低落,从床上起来给林茵开了门。林茵见她脸色略显苍白,以为她正因为网上被黑的事情在难过。

林茵便上前贴心的安慰她,“清柔,没事啦。现在当红的明星花旦哪个不是这样被黑过来的。没人黑你,那证明你没有价值。现在这么多人黑你,表示也有这么多人在关注你,黑粉也是粉嘛。”

苏清柔本来是因为被封聿景挂了电话而有些不开心的。现在被林茵这么一说,注意力倒是转移了。和林茵去了厨房,两人开心的做起饭来。

另一头,宋问词不停地刷着微博,时不时地会心一笑。

她让人在网上发布了头条文章,立即引起广泛关注,现在的苏清柔被黑的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问词姐,你怎么用你的大号点赞了一条骂苏清柔的微博啊?赶快取消呀!”旁边的一个助理一边递奶茶一边焦急的提醒宋问词。

“啊,我点赞了吗?”宋问词立即进入微博查看。原来她真的是不小心在一条骂苏清柔的微博下点了赞。

她现在可是炙手可热的当红模特,要是被外界的人知道她点赞了一条语言极为污秽的评论,这有损她的形象。

再说了,她一个顶级的当红模特竟然“关心”起苏清柔这种十八线小模特的新闻,这不是自贬身价了吗?

宋问词赶紧又取消了对那条微博的点赞

不过早有反应快的网友将那条点赞的微博截屏了。宋问词到底是在模特圈里呼风唤雨的人,这种情况她以前经历多了。一个命令下去,她又让助理匿名在网上发帖子,说苏清柔觉得宋问词抢了纪宸,便仗着她有后台,在比赛的那天故意在后台各种为难宋问词。

宋问词也是被她欺负多了才“不小心”手滑点了一条辱骂苏清柔的微博的。

这帖子一发出来,宋问词的粉丝们都沸腾了。他们怎么能容忍苏清柔这样一个卑劣的小模特欺负他们的偶像。

一时间苏清柔的微博下又有几万人留言骂她。

苏清柔已经被黑的不能再黑了。

宋问词很得意,晚上回家还让佣人特地煮了一顿美味的大餐。其间,纪宸眉头有愁绪萦绕过,“我听说畅畅昨天进了医院,苏清柔那里你暂时把注意力放一放,什么时候去看看畅畅吧。畅畅的妈妈离开前不是让我们要多关注畅畅吗?“

《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闪婚密令总裁用心不良》即可哦!

相关文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85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85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