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薄如年温宁)全文阅读-只道无情似有情免费阅读

(薄如年温宁)全文阅读-只道无情似有情免费阅读

2019-06-21 11:13:34作者:四月轻风

(薄如年温宁)全文阅读,只道无情似有情四月轻风章节免费在线阅读,这里小编带来作者四月轻风写的完本只道无情似有情薄如年温宁免费阅读。薄如年从火海里抱出那一堆焦尸,胸前刻着的那个薄字灼伤他眼。泣不成声,只有一腔悔恨。她没了亲人,没了爱人,没了孩子,却还是逃不脱那宿命。一场大火,是她的救赎。一场大火,是他

(薄如年温宁)全文阅读-只道无情似有情免费阅读

只道无情似有情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只道无情似有情》第6章 赶尽杀绝,温府大火

什么?薄如年激动的撇下温婉的手,用力极大,差一点让温婉滚下床,阴鹜着眸子:敢逃。

周身戾气让温婉都害怕。

最后,看都没看温婉一眼,只嘱咐着:好生伺候小姐,若有差池,绝不姑息。

温婉坐起身来,阴毒的抓紧床单,她恶狠狠说着:告诉林申,绝不能让温宁活着回来。

梅香被温婉眼中的杀气给吓着,立即低头应声,出了房间。

薄如年来到后门,瞧见后门青石板让的血迹,脚底无力,顺着血迹,他们来到大街上。

看着这方向,薄如年心里已经有了猜想,冷哼声,如今的温府,再也护不住你了,温宁。

这时,天边一处火光。

暗卫面上一惊,上前:主子,好像是温府。

听到温府两字,薄如年脚下一颤,心里慌乱,根本顾不得什么,飞奔骑马,朝温府奔去。

温府不远处,小云看着大火,她呆滞,不动了。

温宁拉着小云的衣角,疑惑:小云,到了吗?

怎么没有让人开门呢?

父亲,女儿回来了,自从薄母死后,她就被薄如年囚禁了,别说回温府,就算房间门都极少出去。

嘴角一勾,正准备出声时,却听到惨叫声划过黑夜,像是从府中传出来的,她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她沙哑着音色:小云,是府中出事了吗?

小云捂住嘴巴,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她扯了一个谎:夫人,时辰已晚,想必老爷已经睡了,不如,我们先回去,明早再来。

虽然小云的声音很温和,温宁却听出什么不对劲。

这时,不知谁喊了一句:走水了,温府走水了。

瞬间,温宁没了力气,摔倒在地,耳边是那声声惨叫声,她哭喊着:父亲,父亲,救救我父亲,救救我父亲。

不要,不要。

她从地上爬起来,眼前一片黑暗,她凭着感觉想要冲进温府。

小云却拉住她,恳求着:夫人,别去,火太大了。

进去只有一死。

温宁死死挣扎着,她释然一笑:就算死,我也要跟父亲死在一起。

父亲,母亲,孩子,都死了,她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义。

那扑面而来的灼热感,她也能感觉出来,火势有多大。

突然,温宁挣脱掉小云的手,顺着那灼热感狂奔,父亲,母亲,对不起,我该听您们的话,如果,听您们的话,不嫁给薄如年,您们们都还在我的身边,我还能承欢膝下。

近了,近了,她都能感觉火烧伤她的衣服。

身后是小云的嘶吼声:夫人,你快回来,快回来。

温宁。

她似乎又听到那熟悉的戾力声,只是这一次,有些害怕。

忽想到这,她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薄如年,不可能害怕的。

呯旁边的大门已经烧落,差一点打在她的身后,她并不害怕,依旧朝火中走着。

忽腕上一紧,耳边传来暴怒:温宁,没有我的允许,你敢死,我不准。

《只道无情似有情》第7章 救下温婉,低声威胁

那真切的触感,暴怒的声音,让温宁反应过来,薄如年来了。

她笑了,笑得讽刺:薄如年,你不是恨我吗?现在我死了,不正合你与温婉的意吗?

薄如年被温宁的话给噎住,是啊,他是恨温宁背叛,恨温府杀了母亲,更恨她为了旁人下毒害他,导致婉儿误中毒瞎眼。

可是当真看到她冲用火海那瞬间,他害怕了,他怕失去她。

突然被自己的想法给惊讶,他摇头,不,不,他只是不想让她轻易死去,他的恨意还未消退,仅此而已。

温宁奋力挣扎,冷漠诉说:你放开我,我要去陪我父亲,母亲。还有她的孩子。

火势越来越大,再不离开,就晚了。

薄如年大怒,拽着温宁,阴声警告:想死,别那么容易,温宁,我说过,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此时,另一扇大门落下,正好落在温宁头上,薄如年眼里一紧,将温宁护在怀中。

呯一身闷响,打在薄如年身上。

暗卫赶了过来,看到被要被大火吞噬的两人,飞身上前。

薄如年将温宁交给暗卫,命令:带她走。

此时,他背上已经被烧伤了,他痛得眉头一蹙,暗卫本想说什么,可是触及到薄如年那冰冷的目光,应声逃出火海。

薄如年踢飞身上的门板,也逃出大火。

逃出来时,背上的衣服已经烧烂,贴在伤口上,衣角也被烧得不成样。

薄如年看到温宁手上的衣服已经烧烂,却并无大碍,暗松了一口气。

放开我,放开。

大火越烧越旺,温宁被小云死死拉住,府中早已经没了惨叫声,只听到呯一声巨响。

温府没了,数百条性命,也全部烧毁了。

温宁知道那一声巨响,意味着什么,她身子一颤,嘶吼着:父亲。

下身伤口再次被撕裂开,血一下就涌了出来,地上淌了一地的血,温宁伤心欲绝,喉咙腥甜,吐了一口鲜血,晕倒过去。

温宁不知睡了多久,她只知道她不想醒,可耳边总是有人吵闹不行,她俏眉蹙了蹙。

一群庸医,只会说并无大碍,怎么人还没醒。

为首的是李大夫,他看着盛怒的薄如年,拱了拱手:二爷,是夫人,不想醒过来。

最后那句话,让薄如年眸中幽深,他挥了挥手,示意大夫们离开。

床榻边,他冷哼声,暗暗警告:温宁,别以为这样睡着,就可能逃避一切,温府没了,难道你连小云的命也不想保了吗?

不。

床榻上的人儿终于动了,温宁蒙着白布的眼,流下血泪,她绝望出声:薄如年,温府没了,孩子没了,你的仇也报了,为什么?为什么不肯放过我。

薄如年讨厌这样的温宁,就像一个没有生气的木偶人般,他很很擒住那双惨白唇瓣,粗鲁,戾力。

温宁一想到死去的孩子,她就厌恶薄如年,狠狠咬着薄如年的薄唇,直到嘴里充斥血腥味,薄如年也未松开温宁。

《只道无情似有情》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只道无情似有情》即可哦,想看更多章节关注V信公众号:金鹿小说!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