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 危情边缘最新章节-醉我作品

危情边缘最新章节-醉我作品

2019-06-17 14:57:18作者:醉我

危情边缘最新章节在线阅读,危情边缘是由作者醉我写的一部都市小说,小说危情边缘安语陈伟全文阅读目录在线阅读醉我作品。老婆早上穿着黑色丝袜出门,晚上下班回家却没有穿丝袜,膝盖上还有青色印记,陈伟疑心顿起,开始偷偷跟踪,却发现......

危情边缘最新章节-醉我作品

危情边缘精彩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危情边缘》第一章黑色丝袜不见了

今天老婆安语一回家,陈伟就发现她很不对劲,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直到他的目光从安语的翘臀往下看的时候,看到那两条嫩白光滑的大长腿,他才意识到,安语早上出门穿的那双黑色丝袜不见了!

这条丝袜是上个月陈伟去香港出差的时候买的,好几百元一双,今天早上安语第一次穿,怎么回到家里丝袜就不见了?

陈伟愤怒的看着安语,安语换好了拖鞋,醉眼迷离的看着陈伟:老公,你怎么了?怎么这么看着我?

你又去喝酒了?陈伟心中不悦,哪个男人愿意看到自己的老婆每天醉汹汹的回来。

我这工作,你也知道,没办法的,少不了应酬!安语是一家上市公司项目部的职员,公司最近有个很大的收购项目正在进行,安语肤白貌美,一米七二的个头,进这家公司以前,做过模特,是公司项目部,乃至整个上市公司的一枝花,项目部的领导,每次出去,都少不了带着安语去撑门面。

安语看到陈伟不悦,赶忙展开了温柔攻势,她柔滑-嫩白的小手轻轻的抚摸着陈伟那张帅气的脸:亲爱的,你生气了,我答应你以后再也不去喝酒应酬了还不行吗?

陈伟看着那张娇艳如花的脸,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道:我问你,我在香港给你买的那双黑色丝袜在哪里?我今天早上亲眼看到你穿上丝袜去上班的!

你说丝袜呀!不好意思呀!老公,我不小心把丝袜刮破了,就顺手扔了。安语说话的时候,脸上划过了一丝不为人察觉的慌张,但还是被陈伟捕捉到了。

安语今晚喝了很多酒,感觉到一阵眩晕,柔软的身体靠在陈伟的身上,连站都站不稳了。

扔了?新买的好几百块的丝袜,穿了一次就扔了?安语的公司,陈伟去过很多次,办公设施相当好,安语的丝袜在哪里刮破的?陈伟疑窦丛生。

安语看到陈伟依然阴沉着脸,笑魇如花的看着陈伟,如藕般白嫩的胳膊圈着陈伟的脖子,撒着娇说道:老公,不要生气了嘛?我也知道那双丝袜很贵,可我真的是不小心刮破的,我也心疼了很久才扔掉的。

那我问你,你的丝袜在哪里划破的?陈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安语。

公司今天有个办公室装修,把一些建筑垃圾放在了走廊里,我经过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丝袜就挂破了。安语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说道。

陈伟将信将疑,扶着安语去了房间。

安语坐在床上,搂着陈伟的脖子,在陈伟的脸上亲了一口,柔情似水的说道:好了,老公,你不要生气了,我今天太累了,你抱我去浴缸洗澡好不好?安语说着,嘴巴凑到了陈伟的耳边,轻咬些陈伟的耳垂说道:今晚我们洗鸳鸯浴,好不好?

陈伟看着性感妖娆的妻子,一扫心中的不快,可能真是自己多想了,以前每次安语想要了,就会轻咬她的耳垂,陈伟一把抱起了安语,朝着卫生间走去了......

周末的阳光明媚,林然一大早就起床了,女儿小雨要去参加兴趣班,她要送女儿过去。小雨磨磨蹭蹭的走到了车边,林然拉开了车门,催促着女儿上车,小雨爬上了车,林然正要关门,猛然间看到后排坐垫的缝隙里好像有东西,她伸手去拉,居然拉出了两条黑色的丝袜,其中一条丝袜,很明显被划破了。

林然一时之间傻在了那里,她做梦也想不到,在自己家的车上,居然会出现别的女人的丝袜,她很少穿丝袜。

林然气得浑身发抖,手颤抖着拿出了手机,打给了还在睡懒觉的老公陆峰:陆峰,你给我下来,到车子跟前来,马上!

一向温柔贤惠的林然,狂怒的心好像被撕裂了一般痛,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深爱的丈夫,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来。

陆峰穿着睡衣,揉着惺忪的睡眼下楼走到了车子跟前:老婆,怎么了?昨晚上喝多了,让我多睡一会也不行吗?

林然心中的怒火在升腾,昨天车子是陆峰开的,今天丝袜就出现在了这里。

老婆!你怎么了?陆峰伸手去拉林然,却被林然用力的甩开了,愤怒的用手指着后排座椅上的黑色丝袜:我问你,这双黑色丝袜是谁的?

陆峰朝着后排座椅看去,当他看到那双黑色丝袜的时候,顿时傻眼了......

金色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落在了大床上,陈伟拥着酣睡正香的安语,安语总喜欢抱着陈伟睡觉,不仅如此,香唇还要贴着陈伟的脸才能安然睡去。

陈伟醒来了,在美艳妻子的脸上亲了一口,轻轻的从安语的身边爬了起来,昨天晚上也不知道怎么了?两个人都兴趣盎然,折腾到两点多才睡去。

陈伟从床上下来,光着脚往外面走,腰酸背痛的,刚要出门的瞬间,他猛然间看到了妻子大腿上有两个青色的印记,而那两个印记居然在膝盖上,难道这两个印记是她昨天回家的时候就带回来的?

《危情边缘》第二章膝盖上的青色印记

陈伟看着安语膝盖上那两个青色的印记发呆,他很清楚要怎么样做才能造成那样的印记,昨天晚上安语虽然醉的厉害,可陈伟是清醒的,陈伟清楚的记得这不可能是昨晚留下来的,陈伟不敢再去想下去了。

陈伟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思绪,陈伟难以想象,温柔贤惠的妻子会变成那样的人。

难道?安语她?

陈伟天生不是个多疑的人,他跟安语认识以来,他们之间一直都非常的信任对方,甚至连对方的手机都不曾翻看过,可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却让陈伟第一次感到了莫名的恐慌,老婆安语长得非常的漂亮,面容精致,每次跟安语上街出门,回头率百分百,以前陈伟引以为傲,安语是他的老婆,他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合法拥有安语的男人,他也很自信,一米八五的个头,脸庞帅气阳光,他又酷爱健身,倒三角的身材,六块腹肌让安语很迷恋,一直以来,他都明显的感觉到,安语非常的爱他,甚至很依赖他,在陈伟的跟前,安语一直是个温柔似水,小鸟依人的小女人。尽管他们已经结婚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依然好像热恋的时候一样甜蜜,所以陈伟从来没有怀疑过安语,可是现在,陈伟的心却变得非常的不安了。

陈伟看着依然在甜蜜梦乡的娇妻,目光落在了安语放在床头柜的手机上,他第一次有了查看安语手机的冲动,他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是还是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床前,伸手刚要去拿安语的手机,猛然间他的胳膊被安语拉住了,陈伟吓了一跳,刚想说什么,安语把他拉到了床上。

陈伟躺在床上,眼前却不时的晃动着安语膝盖上那两个青色的印记,以前安语膝盖上也曾有过那样的印记。可是,现在安语却带着这样的印记回家了

安语,你膝盖上的青色印记是怎么回事?陈伟实在忍不住了,还是问出了口。

安语起身看了看,用手一摸,还很痛:昨天不是经过那堆建筑垃圾吗?丝袜被划破了,我脚下不稳,被绊倒了,膝盖到现在还疼呢?老公,你帮我抹点红花油吧!

绊倒了?陈伟心中狐疑,可还是起身去外面拿了红花油进来,倒了红花油,轻轻的抹在了安语的膝盖上,难道真的是自己误会安语了?

老公,你饿不饿?我去给你做早餐吧!安语用手抚摸着陈伟那张帅气的脸庞,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着,眼睛里满是柔情蜜意,好像永远也看不够陈伟一样。

陈伟点点头,昨晚上折腾一晚上,陈伟还真有些饿了。

安语从床边拿了陈伟的白色衬衫套上,从卧室里往外走,陈伟斜靠在床上,看着妻子的背影,陈伟的心,再次变得不安起来了。一直以来,安语都不到追求者,就算是结婚了,还是经常会遭遇那些狂蜂浪蝶的骚扰,这年头,有个漂亮老婆,既怕贼偷也怕贼惦记,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觊觎安语的美色。

陈伟靠在床上发呆,安语的解释还算合理,难道真是自己想多了吗?

一直以来,在陈伟的心里,安语都是一个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贤妻,要说安语会有外心,陈伟以前还真不相信,但是那青色的印记,还有那只穿过一次就莫名失踪的黑色丝袜,却不时的萦绕在陈伟的心头!

陈伟起身到了外面,厨房里,穿着他的衬衫的安语正在忙碌着,慵懒的周末,安语总喜欢穿的这么随意。

陈伟走到了厨房里,从安语的身后拥着她,双手伸到了前面,轻轻的抱住了安语纤细的腰,轻吻着安语嫩滑的脸庞,动情的说道:老婆,我爱你!

安语笑着回吻了一下陈伟:亲爱的,别闹,蛋要煎糊了!

陈伟不舍的松开了手,他第一次如此害怕失去安语,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但愿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

早餐很丰盛,玉米牛奶汁,紫薯牛奶,丝瓜炒蛋,油炸金黄馒头,心形煎蛋。安语很喜欢下厨,就算是早餐,她也兴致很高,陈伟以前觉得自己很幸福,能够娶到安语这么漂亮能干的女人做老婆,每次朋友来家里做客,都说陈伟好福气。

陈伟吃的很香,早就把那些不快的事情抛之脑后了,陈伟希望以后能够一直跟安语这么幸福的生活下去。

吃完早餐,安语洗澡了,她有早上洗澡的习惯,陈伟收拾完厨房,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刚想在沙发上坐下来,卧室里,安语的手机响了起来。

陈伟走进了卧室里,电话是一个叫皮特的男人打来的,安语的朋友,陈伟大多都认识,没有一个叫做皮特的,难道是单位的同事。

陈伟拿着手机到了外面,听到卫生间,安语还在洗澡,肯定没法接电话,陈伟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电话。

喂,你好!

电话那边的人听到是陈伟的声音,沉默了片刻,说了声不好意思打错了,就把电话挂断了。

陈伟拿着电话,愣愣的看着手机上的那个号码,这个号码是存在安语的手机里的,安语肯定是认识这个人的,为什么自己接听电话,对方就说打错了。

陈伟呆呆的站在那里,安语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清水出芙蓉,安语看起来是那么的性感动人,她擦着头发,笑着问道:亲爱的,你怎么了?

你公司有没有一个叫做皮特的?陈伟说完,紧张的看着安语,期待着安语的回答。

《危情边缘》第三章安语骗了他

安语走到了陈伟的跟前,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这么问?

安语这才看清楚,陈伟手里拿着她的手机,脸上滑过了一道慌乱的神情,转瞬即逝。

是不是公司来电话了?

你公司有叫皮特的吗?陈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安语问道。

陈伟觉得不是自己多疑,实在是这个电话太奇怪了,明明这个叫皮特的人的号码存在安语的通讯录里,那个人却说打错了。

有呀!是不是皮特打电话来了,他是我们公司的新同事,海归博士,刚来公司,很多事情都不熟悉,可能是问我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吧!安语笑着解释道,她的表情显得很不自然。

刚才他打电话过来,一听是我接的,为什么会说打错了?

可能他觉得大周末的打扰我们不好意思吧!皮特在国外呆的时间长了,这方面比较在意,不像我们公司的领导,周末加班觉得天经地义的事情。我已经好几个周末没有正常休息了。安语发着牢骚。

陈伟半信半疑的把手机递还给了安语,安语说的可能是实情,他也有去国外留学回来的同学,那些同学确实很有时间观念,也很在意私人时间。

安语进了房间,吹干了头发,换上了一条性感的碎花短裙,这是陈伟上次出差的时候,给安语买的,安语穿着看起来非常的漂亮。

你不给你同事回个电话吗?陈伟提醒道。

我这就给他回电话,老公,你帮我到鞋柜找一下上周去商场买的那双细跟的高跟鞋!

陈伟朝着鞋柜跟前走去,隐隐约约听到安语正在打电话,陈伟心中一阵释然,找到了那双高跟鞋,安语喜欢穿高跟鞋,喜欢到痴迷的程度,鞋柜里大多都是她的高跟鞋。

陈伟拿着高跟鞋,来到了卧室里,放在了地上,安语坐在床边打电话,陈伟蹲下身子,轻轻的抬起了安语的长腿,给安语穿高跟鞋,安语的脚很小巧很漂亮,脚趾甲上涂抹着红色的指甲油,看着非常的性感。

好了,皮特,工作的事情,我们上班再说吧!安语说着挂了电话。

陈伟已经给安语穿好了鞋子,安语站了起来,来到了客厅里,原地转了一个圈,艳若桃花,对着陈伟妩媚的一笑:老公,怎么样?

陈伟看着面前美得让人发颤的娇妻,心中却有种奇怪的感觉在涌动,遗失的黑色丝袜,膝盖上的青色印记,奇怪的同事电话,一直萦绕在陈伟的心头,安语说的都是真的吗?这一切真的是自己神经过敏了吗?不知道为什么,陈伟的心里总是觉得非常的不安。

陈伟情不自禁的走了过去,揽住了安语的细腰,安语轻轻的靠在陈伟的怀里,一脸幸福:老公,你对我真好,这条裙子要两千多呢?你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给我买了。

陈伟在这方面从来不吝啬,对于安语,他从来都是千依百顺的。

安语的手机响了起来,小姐妹今天约了她逛街,连续几个星期周末加班,安语已经很久没有出去了。

安语轻轻的在陈伟的脸上亲了一口,拎起了包,朝着外面走去,陈伟送到了门口,安语一边往外走,一边还不忘叮嘱陈伟记得中午吃饭,一般安语跟小姐妹出去,中午肯定都在外面吃了,陈伟的胃不好,安语是怕陈伟又吃泡面,所以才再三叮嘱。

安语走了,陈伟走到了冰箱跟前,打开了冰箱,里面是安语为陈伟中午准备的爱心便当,他只需要中午饿的时候,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就好了,陈伟的嘴角泛起了淡淡的笑容,安语还是一如既往的关心他,这让陈伟的心里感到暖暖的。

上午有球赛,开始还有些时间,他就下楼去菜场买了些菜回来,晚上安语回家在家做饭吃。

看完球赛已经中午了,陈伟在微波炉里热了一下便当,拿出来吃了,吃完饭,没事干,把客厅收拾了一下,有了困意,就在房间里午睡,可能是太累了,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的。

安语回来的时候已经下午四点多了,陈伟听到开门声就醒来了。

安语手里拎着袋子,满面春风的站在客厅里,今天和小姐妹逛了一天,买了几件换季的衣服,也给陈伟买了几件。

安语把陈伟从床上拉了起来,让陈伟试试合身不合身?

陈伟揉着惺忪的眼睛,在安语的强逼下,试了衣服,非常的合身,陈伟的尺寸一直都在安语的心里,所以基本买回来的衣服都很合适。

安语把衣服放好,从房间里出来,到了厨房,系上围裙,就开始做饭了,厨房的案板上,响起了有节奏的切菜声。

陈伟到卫生间里洗了一把脸,伸伸懒腰,感觉浑身使不完的劲,安语做饭还需要一些时间,他就来到了客厅里,打开了瑜伽垫子,开始做俯卧撑和仰卧起坐,陈伟一天能做一两百个俯卧撑,单手都能做五十多个。

陈伟一直都喜欢运动和健身,所以他的体型一直保持的很好。

晚饭做好了,四菜一汤,一荤三素,陈伟大快朵颐,安语的厨艺非常的好,陈伟吃的津津有味,安语不时的给陈伟夹菜,陈伟被幸福包裹着,一想到这两天对安语的怀疑,陈伟心里还有些自责,这么好的老婆,自己就不应该胡乱猜疑。

吃完饭,收拾好一切。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安语靠在陈伟的身上,陈伟把瓜子剥开了,放在手掌心,凑够了十几颗了,安语就会一次性全拿过去塞进嘴里,看到安语有滋有味连声说好吃的时候,陈伟的心里就好像蜜在流动一样,真希望一直都能这么幸福下去。

陈伟和安语追完了电视剧,陈伟冲完澡,来到了卧室里,安语去洗澡了,陈伟一个人躺在床上,伸手去床头拿杂志,却看到安语正在充电的手机。

陈伟愣了愣,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安语的手机,安语的手机一直没有密码,陈伟打开了通话记录,看到了几个跟小姐妹的通话记录,往下翻,就看到了早上那个叫皮特的打来的电话,猛然间,陈伟意识到了什么?早上安语不是给皮特回了一个电话吗?可是为什么通话记录里和皮特只有一条通话记录,而且这条通话记录是皮特打过来,他接的那个电话。

难道安语根本没有给皮特回电话?

安语骗了他!

《危情边缘》第四章安语可能出轨了!

陈伟不断的翻看着所有的通话记录,除了那条打过来的电话,安语确实没有给皮特打过电话。

难道是安语删除了通话记录?不对呀!如果是安语删除了,为什么打过来的电话没有删除?

安语早上明明当着他的面给皮特回了电话,难道?

陈伟心中一阵凛然,难道安语根本就没有给皮特回电话?

安语为什么不回电话?为什么要撒谎?如果是普通同事,回个电话应该很正常呀!安语是不是在隐瞒什么呀?

陈伟的思绪再次回到了昨天晚上安语醉汹汹回来的时候,黑色丝袜不见了,膝盖上有了青色的印记,皮特这个莫名其妙的电话。

陈伟一向逻辑思维能力还算可以,平时就喜欢看侦探小说,这三件事情联系在一起,陈伟得出了一个可怕的结论:安语可能出轨了!

这是陈伟从来不敢去想,也从来不会去想的问题。安语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再也清楚不过了,安语对他的温柔体贴不是假的!安语对他的柔情蜜意不是假的!安语很爱他,这是不争的事实,一个女人出轨的前提条件就是不爱了,可安语依然像以前那么爱他!

陈伟用手机存下了那个叫做皮特的男人的电话号码,他很想知道皮特跟安语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陈伟的脑袋有些乱,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安语洗完澡了。

陈伟赶忙放下了手机,熄屏,在床上重新躺好,假装拿着杂志看。

安语走了进来,解开了浴巾,完美的身躯呈现在了陈伟的跟前,那是一具美得让人发颤的身躯,陈伟实在不愿意把出轨这样的字眼与心爱的妻子联系到一起。

安语撒谎了,她为什么不回那个电话,皮特又为什么要说打错了?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秘密呢?

安语来到床边,拿着吹风机吹头发,她是个很爱干净的女人,夏天的时候,每天都要早晚洗一次澡,她的皮肤很好,天生丽质说的就是她这样的女人,她不像其他女人一样很注重保养,她的护肤品用的也是很一般的牌子,她甚至很少敷面膜,可皮肤还是让人嫉妒的好,陈伟说她的皮肤吹弹可破,嫩滑的好像剥壳的鸡蛋一样,最让人不解的是,她非常喜欢吃辣,不过再怎么吃辣,脸上也不长痘痘。

安语吹干了头发,上了床,钻进了陈伟的怀里,安语每天都要被陈伟抱着才能安然入睡,她喜欢这么被陈伟抱着,很有安全感。

老公,看什么?安语从陈伟的臂弯里钻了进来,脸贴着陈伟的脸,吐气如兰,陈伟一阵恍惚,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可人儿,心情非常的复杂。

安语眨巴着美目,目光在杂志上扫来扫去,可能是白天逛街累了,不一会儿,就在陈伟的怀里睡着了。

陈伟放下了手中的杂志,从安语的脑袋下面抽出了胳膊,胳膊已经有些麻了,他把空调被轻轻的盖在了安语的身躯上,安语恬静的睡去了,脸上还浮现出了淡淡的笑容。

陈伟看着身旁的安语,他到现在依然不敢相信安语有外遇了,可是,安语对他撒谎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皮特是谁?他为什么打电话过来?又为什么挂断电话?安语又为什么不回电话?他们两个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陈伟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刚要起身去客厅,却安语轻轻的搂住了,小嘴贴在陈伟的脸上,轻轻的好像小鱼的嘴巴一样蠕动着,安语每天都要这样被陈伟楼抱着才会睡得安稳。

陈伟实在无法把怀抱里的可人儿与那个出轨的女人联系在一起,可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却不由得他不去多想,陈伟心乱如麻,安语难道真的有外遇了吗?

天快亮的时候,陈伟才迷迷糊糊的睡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安语已经做好了早餐,叫他起床了。

陈伟揉揉惺忪的眼睛,安语站在床边拉陈伟起床。

好了,别闹了,再不起床就要迟到了。安语娇嗔道。

陈伟从床上站起来,去卫生间洗漱完毕,两个人一起吃完了早餐,回到了房间里,床上放着陈伟今天要穿的衣服,叠的整整齐齐的放在那里,陈伟会心的一笑,安语总是这么细心体贴,他的衣服从来都是安语洗好熨好了,对他的生活照顾的无微不至,这也就是陈伟从来没有怀疑过安语的原因,一个女人如果有了外心,怎么可能对自己的老公这么好?

尽管如此,皮特那个奇怪的电话却一直萦绕在陈伟的心头,困扰着陈伟。

老公,晚上我做饭,如果你回来的早,就去买点菜。安语说着话,她坐在床边,从衣柜里取了一条肉色的丝袜穿上。

陈伟看到安语穿丝袜,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双莫名失踪的黑色丝袜。那双丝袜真的像安语说的那样是划破了扔掉了吗?陈伟不想去多想,可是他的眼前还是浮现出了一个让他不敢去想的场景。不会的,安语不是那样的人。

老公,你听到了吗?安语看到陈伟看着她发呆,用手轻轻的推了推陈伟问道。

陈伟这才回过神来,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安语穿好了高跟鞋,虽然平时上班安语穿的很正式,但是同样的衣服穿在安语的身上总是显得那么的性感动人。

安语走到了门口,刚要出门,又好像记起了什么,走到了陈伟的跟前,圈着陈伟的脖子,在陈伟的脸上亲了一口:老公,我上班了!

陈伟目送着安语离去,心里却有种奇异的感觉在涌动。

安语的公司离的比较远,坐地铁要将近一个多小时,陈伟开车,所以不急着出门。

陈伟拿出了手机,犹豫了一下,还是给在移动公司上班的大学同学打了一个电话:老同学,帮我查一个电话号码!

《危情边缘》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危情边缘》即可哦~~亲,不要忘记关注公众号:荧光文学哦!

Copyright © 2019-2020 www.mm85.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猫咪文学网 版权所有

 

猫咪文学网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