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最新小说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许清颜季凉城精彩在线阅读

  • 时间:
  •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作者七月
  •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小说源于:WXB

七月最新小说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许清颜季凉城精彩在线阅读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小说在线阅读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全文免费阅读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第7章 第几条船

季凉城看着许清颜现在那一副小可怜样,心底原就没平息下去的火,重新被勾起来。

并且这一次,他的火气,远是之前的数十倍。

他冷然的勾唇,正要开口,不曾想,被围困在桌角的小女人,居然对他暗示性的摇了摇头。

她不要他管她的闲事。

男人的眉心落锁,他死盯着她,像是,要透过她的眼睛,钻入她的灵魂。

他搞不懂,他愿意给她出头,她到底还有什么好忍的。

他的女人,要论欺负,只有他自己欺负的份,旁的人,谁敢动她,他必要那人付出惨重的代价。

许清颜瞧着季凉城眼睛里积聚的火气越燃越旺,她知道,她现在的选择这是又一次触怒了他。

可……他来给她出这个头,她想想,还是觉得不要。

她告诉自己,辛蕊这事只要忍忍,忍忍就好了。

现在让季凉城给她出头,保不准以后会不会有什么她预想不到的麻烦。

他们两人既然一直是地下关系,她现在又知道他有未婚妻,那么,就让他们的关系一直保密下去。

这样,对谁都好。

“许清颜,你这是什么眼神?我跟你说话呢,你敢分心?”

辛蕊瞧出许清颜在走神,她咋咋呼呼的拔高了音量,大概是因为对许清颜动手,许清颜没有半点反抗,她愈发放肆的又抬手推了许清颜一把。

突来的外力推搡,许清颜没有准备。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脚下一软,失了平衡,人就趔趄着摔到地上。

许清颜的手肘,重重的磕到大理石地面。

“唔。”

撞击的疼,让她止不住低呼出声。

“辛蕊,你手是不是下的太重了?”

怎么说也是同班同学,季秋用手碰了碰辛蕊的胳膊,小声跟她说着。

辛蕊对许清颜现在的惨状起初有些惊讶,但很快,她又开始不以为然。

她用鼻子不屑的哼了一声,“许清颜,你装白莲都装到我面前来了?你恶不恶心?你这是要碰瓷我,是么?”

“切。”

她嗤笑起来,捏在手心的电话重新被她举起来,“我现在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装呗,我把你的惨样发下来,等会就发在学校论坛。”

“我可告诉你啊,一码归一码,曝光你的丑态和曝光你是被男人包的婊.子,这是两码事。”

辛蕊半蹲下身,像是怕许清颜不懂,她很好心的对她解释,“我呢,还是很诚信的,我说了不会对外讲你被人包,那就不会讲,所以,你还是应该感激我的,对吧?”

季凉城站在许清颜的包围圈外,眼见着许清颜被欺负的从软柿子都要变成柿子泥。

他抬脚,黑色的皮鞋顺势踹上了辛蕊的屁.股。

打女人,跟女人动手,他是完全不屑的。

可面对辛蕊,他忍不下去。

索性,他用这样的方式,先给她点教训。

一个大男人的背后一脚,让辛蕊根本收不住力。

她惨叫一声,根本等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人就啪嚓一下在地上摔了个狗啃屎。

辛蕊是脑门着地,强烈的撞击,让她眼冒金星,整个人都晕了。

她趴在地上,好一会都站不起来。

许清颜有点呆,她看了看辛蕊,又看了看季凉城,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站在边上,一直围着辛蕊的两个女生到了这会,终于发现季凉城的存在。

场面,一时间有些僵滞。

季凉城冷漠的从两个女生中间走过去,他高大欣长的身形在许清颜面前站定,他微弯了下腰,伸手一带,霸道强势的将许清颜从地上拽到怀里。

许清颜偎靠在他胸前,她知道,她想隐藏的事情,到底还是没能藏住。

可考虑到他的性子,外加上,她清楚,他的初衷是护着她,看不得她被欺负。

她心里的那些埋怨,也就没了。

季凉城框着许清颜的人,他扯起她的胳膊,看的仔细。

方才那一跤,让她右手手肘有了一块淤青。

滔天的怒火,在他胸口积聚。

躺在地上半天的辛蕊,这会也在另外两个女生的搀扶下,从地上爬起来。

辛蕊的眼睛通红,脸色气的青白。

从小到大,她就没受过这么大的委屈,没受过这么大的侮辱。

“你知道我是谁么?敢在我背后偷袭我?”

她将炮火齐齐冲向季凉城,说话时,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她是真的要气死了,委屈死了。

季凉城听着辛蕊的叫嚣,侧脸向她看过去,眼底闪过一片阴寒。

辛蕊看到季凉城的脸愣了一秒,她总觉得,她好像在哪见过他,但受到侮辱的焦躁,让她根本静下心去思想什么。

她只想发泄,只想挽回她丢掉的面子。

“我知道了,你是许清颜的姘头?呵,那你是她第几条船?还是说,你是她用从老男人那里骗来的钱,在外头包养的鸭子?”

“呵,是后者吧?就你动手打女人的素质,你能是个什么好货?”

辛蕊难听的话,一句跟着一句。

许清颜咽咽口水,她看着辛蕊扭曲的脸,又看看季凉城冷到结冰的表情,打了个寒颤,她忽然不确定,她是不是应该同情辛蕊几秒钟。

但她知道,辛蕊这是找死,送人头了。

季凉城听着辛蕊的话,舌头抵在腮帮上,气的笑了。

辛蕊不明所以,她心里的火,还烧的旺盛,可突然看到季凉城笑,她的羞愤像是被人抄了底。

莫名的少去大半,甚至,那些个丢脸,愤懑,好像也可以变得无所谓。

这男人实在是太好看了,从长相到穿着,从气质到身材,他无一不是极品中的极品。

辛蕊突然很好奇,许清颜她到底是哪里找到的这种极品鸭。

若是可以,她也想包他看看。

有了这样的念头,辛蕊的心境,一再的发生变化。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第8章 他的身份

她突然很没脑子的扬起手,将刚刚一直捏着的烟盒举到季凉城面前。

因为跌到,人会不自觉的用力。

本该方方正正的盒子,有了很难看的折痕,盒身瘪下去,看起来皱巴巴的。

“这烟,你没抽过吧?你要抽抽看么?”

辛蕊这话一出,在场的几个女孩全都一愣。

在这当中,其实也包括辛蕊自己。

她后悔的咬住下唇,暗骂自己的无脑。

可她后悔的点,并不是做出原谅季凉城,做出对他示好的举动。

她是觉得,让他抽一个老男人剩下的烟,这件事似乎有点折辱了他。

她别扭的收回手,心里做着新的计较。

她想包下他,认真的,但这话她现在没法当着自己这两个朋友,还有许清颜的面讲。

在她现下的认知里,季凉城就是个鸭子,她和他玩玩可以,认真是不可能的,她要嫁的人,还是纪言。

心里权衡一番,辛蕊重新拿出要计较的姿态,“算了,我今天心情好不跟你计较,但你的联系方式要留给我。”

辛蕊深吸一口气,开始用力的卖弄她的小聪明,“我要是之后身体有什么不适,我得找你,你必须负起应该担负的责任。”

辛蕊身后的两个女孩错愕的对视一眼,他们对这事不是完全没有感知,可他们完全不敢相信脑子里的那个猜测。

季凉城墨色的黑眸散出彻骨的寒凉,很好,他真是多少年没有这么动过气了。

辛蕊,她能把他的火拱上一个又一个顶峰,她也是好本事。

许清颜有点尴尬的转过脸,偷看季凉城的神情。

好冷,他身上现在爆发出来的低气压,都快把她冻成冰块了。

她眼见着他气的不行,柔柔软软的手掌伸出来,拉扯他胳膊上的衬衫。

讲真的,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她继续这么冷眼静观事态发展,也是不合适。

“别气了,不值得。”

感受到许清颜的小动作,男人的视线扫过来。

他用大手将她的小手包裹住,在她手背上安抚的拍了拍,捏了捏。

许清颜的心,仍然悬着。

她警惕的盯着他每一丝变化,忽的,抱着她的男人将她推到边上。

季凉城迈着大步,目标明确的向辛蕊走过去。

“你干嘛?”

辛蕊看着自己动着心思的男人向自己走过来,虽然有危机感,但她还是站在原地没动。

季凉城快速出手,辛蕊手心里的电话失了掌控。

“你拿我电话做什么?”

不切实际的希望落空,她急了。

季凉城仿若未闻,一转手,“啪嗒”,小巧的粉色女士手机被他丢进了餐桌上的水杯。

“你好大的胆子,我好心好意放你一马,你居然蹬鼻子上脸。”

辛蕊抬脚往季凉城身边冲,乱七八糟旖旎的想法退散,她现在有的全部都是心疼。

这支电话,是她在家里磨了小一年时间,才求到毛爷爷买下来的。

要是就这么报废了,她哭都找不着地方。

男人的手臂阻拦的横在餐桌前,辛蕊被挡住,她快疯了。

“你放我过去,你知道我那手机多少钱?”

辛蕊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时间拖得越长,手机报废的几率越大。

“脏,滚远点。”

季凉城被辛蕊闹得烦,他稍抬了下手,嫌恶的将辛蕊往后推。

因为存了怕她再黏上来的戒备,他多使了点力道。

辛蕊一个趔趄,重新重重的跌到地上。

许清颜觉得现在的场面滑稽极了,她很想笑,一个憋不住,真的就笑出了声音。

季凉城侧头对许清颜扫了一眼,看见她笑,他的情绪稍有一丝缓和。

但很快他的视线移走,重新对上辛蕊。

接二连三的狼狈,让辛蕊已经懵了。

不过同时,她也彻底炸了。

她愤怒的抓抓头发,眼睛里冒火,作势便想要直接跟季凉城掐架。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季凉城开口了,“我回答下你的问题,男人的绅士是要分情况的。”

辛蕊拉着脸,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死盯着季凉城。

季凉城身上由内自外迸发出来的气场,十分吓人。

他散淡的声音,在短暂的语顿后继续,“你在我眼里不是女人,只是一个找死的人。”

辛蕊的脸子变了变,她不否认,她有一瞬间被震住了。

很快她再度变得不以为然,鸭子而已,拿女人钱的小白脸,呵,装牛逼的样子,别说还真挺像那么回事。

辛蕊难得在怒火中烧时,还转了下脑子,她想到最能侮辱他的法子了。

她低头翻出钱夹,用两根手指夹出一张银行卡。

什么叫做在作死的边缘来回试探。

辛蕊就是非常标杆式的真实写照。

许清颜看着辛蕊的动作,嘴角一通猛抽。

“季总。”

一阵明显的脚步声响起来,季凉城冷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辛蕊,没动。

许清颜顺着声音,她看到林易熟悉的脸,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黑色制服的男人。

一再变化的状况,让辛蕊和她的同伴反应不及。

“这是要给我的?”

季凉城阴冷的开口,伸手从辛蕊手上拿过银行卡,他又笑了,笑容里没有丁点温度。

他突然微倾了下身,压着调子,“我很期待,明天看到你和你爹妈在街上讨饭的样子。”

辛蕊的银行卡被季凉城反手塞到许清颜手心,他裹挟着她从乱局中离开。

辛蕊后知后觉,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她变得紧张。

“等等,你等等。”

她急火火的开口,想叫住季凉城,想追上去。

可没等她实际迈出步子,就直接被几个保镖死死的拦住,她能做的,只是呆呆的看着许清颜一脸小女人姿态的随着冷脸的男人离开。

第9章开始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第9章 一再施压

餐厅外,许清颜低头看着手心里放着的银行卡,又扭脸看了看季凉城。

“季凉城,这个给我做什么?”

“拿着,明天报仇。”

季凉城说的意味深长,许清颜眨眨眼睛,脑子里存在的问号,并没有因此消减。

刚刚季凉城在最后和辛蕊说的话她没听到,所以在这件事上,前后她串联不起来。

许清颜拧着眉,想着不管怎么说,先把卡凑合收了,低头一看,手上空荡荡的,肩膀上也什么都没背,人在当场就傻了。

她猛地站住脚,心口狂跳。

顾不得什么其他,也没心思去考虑季凉城,她转过身,撒腿往回跑。

她现在想的,全部都是她的手包。

当然,包其实不是重点,重点是那里面放着的东西。

她心里很恼,尽管在她真的有很想将那个包扔了,但到底这个决定,她还没下,再说,扔也不是这个扔法。

这要是被谁捡了去,那可怎么办好?

“颜颜。”

男人寡淡凉薄的调子,在许清颜身后幽幽响起。

许清颜听见了,她脚下稍顿了一秒,“我包落下了,我得去拿。”

“一个包丢就丢了,我给你买新的,嗯?”

这并不是新旧的问题。

她不想浪费时间解释,抬脚继续跑起来。

在她身后的男人,脸色有一瞬间的可怕。

季凉城邪肆的扬了扬唇角,动作自然的从林易手上接过小巧的女士手包。

伸出手指,在手包上玩味的摸了摸。

他黑色的瞳仁里,翻涌着汹涌的波涛。

林易有点不太懂的看着季凉城,搞不清他这一波操作是什么意思。

按理,他应该叫住她的。

许清颜白跑一趟,不过几分钟,她以为不会丢的。

可事实上,她在之前呆过的位子里里外外,前前后后翻腾了好久,始终一无所获。

不死心的,她还去到前台,想问问看有没有服务员捡着,结果……依旧让她失望。

包丢了,她心里忐忑,却不得不正式的面对这个问题。

辛蕊拿走了么?

很不美丽的猜测,让许清颜的心像是硬生生的被人用手攥住。

她心思沉重的走回去,两腮因为想着心事,一鼓一鼓的。

“许小姐。”

许清颜耷拉着脑袋,听着林易的声音,慢慢抬头。

在她和季凉城分开的位置,现在已经没了季凉城的身影。

她咬咬下唇,“他呢?”

林易的表情凝滞一秒,很快变得公事公办,让人看不出一点错漏,“公司有事,季总先回去了,这是您的包。”

许清颜已经费了很大的心力去接受手包丢失的事实,眼下,峰回路转,她以为遗失的包,这会又再度出现在她眼前。

她没法说清这种复杂的感觉,但她很确定,她没有喜悦。

她觉得老天有点太捉弄她了,她都有在想,既然丢了,那就干脆这么着。

刚好,她也不用为了这事纠结,她就权当这是上天的意思。

结果,呵,心理建树做了那么多,现在全白费了。

许清颜迟迟没接,林易思维活络,他以为许清颜在这件事上有所察觉,细心的继续发声。

季凉城在这件事上对他没有任何交代,他现在做的,全部出于他单方面的揣测。

“这是刚刚保镖送过来的,可能您回去的时候,跟他错过了。”

许清颜小扇子一样的睫毛颤了下,她知道林易是误会她多了心。

天知道,她现在压根没有想那些的心思。

她默默的伸出左手,五根指头很紧的抓住手包。

“我送您回去。”

林易又上前一步,低声提议。

“好。”

--

公寓里,清清冷冷。

许清颜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将手包里存放着那两件东西拿出来。

她快步进入卧室,眼睛在房间里四下扫了一圈。

最终,视线聚焦在她的梳妆台。

她和季凉城一直同房睡着,真要谈藏个什么东西,不大容易。

许清颜心慌的拿出首饰盒,拉开盒体上的最末一处抽屉。

分明房间,乃至于整个公寓,就只有她自己。

可最贼心虚的,她就是有种甩脱不掉的紧张感。

她将药瓶和针孔摄影机都塞进抽屉最里端,又不大放心的拿了些耳环,项链,一股脑的堆在抽屉边上。

做好这一切,她怦怦乱跳的心,安了一点。

“嗡嗡。”

震动的手机,又吓的许清颜不轻。

她白了下脸,在意识到只是电话响后,伸手抚了抚胸口。

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她很熟悉。

许家的座机。

许清颜心里清楚,眼下小一天的时间都快过去了,她还没能解决许家项目的事,许父许母该是都沉不住气了。

她有心不接,但到底挨不过她自己心里那关。

许家虽然没有对她多好,但曾经也是好过,而且养恩终究比生恩大。

同一出生就将她丢掉的亲生父母比,许家对她,算好的了。

许清颜垂着眼睛,默默的想着,将电话拿到耳边,按下接听。

“颜颜,项目的事,怎么样了?”

没有意外,许母开门见山说的果然就是项目的事。

许清颜回想着季凉城在办公室跟她说的话,她犹豫的缓声开口。

“季凉城他说停掉项目是因为项目本身有问题,要你们自己找他聊。”

“他知道项目有问题?”

许母的声音变得紧张,许清颜一听这话,心脏急速下沉。

“妈,你和爸真的在项目上动手脚了?那是要出人命的大事,钱不是这么赚的。”

许母对许清颜的劝告好像没听到,“颜颜,你给我抓紧了,这几天必须把那事解决了,尽快给我消息。”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了,许清颜听着耳边传来的忙音咬住下唇,就着号码重新回拨。

她很紧张,大是大非面前,她还不糊涂。

“还打过来做什么?有这时间,抓紧做我让你做的事。”

许母那边接通,劈头盖脸对许清颜就是不耐烦的责问,丝毫不给许清颜说话的机会,她在那头又一次终止了通话。第9章结束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第10章 醉酒

许清颜背脊挺直的站在卧室,她捏着电话,好久都没动一下,她的心愈发沉了。

她很清楚,许家的事,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

或许,家里现在这样给她施压,还不惜使用阴毒的手段,也有这方面因素。

他们想要的,越来越多,变得越来越贪心了。

她烦恼的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头发,手指勾带中,把头皮带的很疼。

可置身在当下的乱局,她真的不知道她到底该怎么做。

晚九点。

许清颜第N次翻看手机,季凉城一直没有动静,放在以前,这个时间他若是不回来,至少他会给她消息,知会她一声。

但在今天……

许清颜心事重重的呼了口气,她耐不住这种看似没有止境的等待,抬手按下季凉城的电话。

“许小姐。”

意料之外,电话那端出现的是林易的声音。

许清颜愣了下,将电话从耳朵边移开,眼睛确认的重新看了看屏幕上显示的名字。

这是季凉城的电话,没错的。

“许小姐?”

林易没等到许清颜的动静,追问的开口。

“嗯,是我。”

许清颜在电话这端点头,然后沉默。

她是想问,季凉城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电话现在不是他自己接。

不过,她相信这些不用她再多细问,林易那边也会主动跟她说。

至少现在的他,显现出来的,就是这种意向。

“许小姐,今天可能需要您备一些解酒汤,季总今天有个应酬,他喝多了。”

喝多了?

许清颜愣住,这种事在季凉城身上是很少见的。

以他的身份,地位,但凡他不愿意的事,谁敢让他做?

“许小姐,你在听么?”

“好,我知道了,那你们还要多久回来?”

许清颜从沙发上站起来,下厨她是会的,只是不太精。

平日里她的吃食,都由陈姨在做。

陈姨不在这住,她主要负责她的午餐和晚餐。

至于早餐,说出来也许不会有人信,但事实上,的的确确都是季凉城每天亲手在做。

他大多数会西式的,比较简单,面包夹片,牛奶,火腿。

偶尔,他有兴致,又或者时间充裕,他会做中式的,熬粥和小菜。

真的赶时间,来不及做什么的话,他会让林易买好双人份的早餐,再给他们送过来。

现在要她动手下厨,她最先考虑的是要怎么做,然后便是食材。

她快速用手机百度了下,再拉开冰箱柜门,解酒汤的食材,非常残酷的,冰箱里一样没有。

她憋了瘪嘴,不想再耽搁时间,转身蹬蹬蹬跑上楼,快速换了件衣服。

超市离这不远,她抢些时间,应该可以赶在季凉城回来之前把解酒汤做好。

许清颜掐着手机,确认的又看了遍时间。

现在距离林易说的回来时间,大概还有四十多分钟。

风风火火的买好东西,电梯里,许清颜意外的跟林易和季凉城撞了个正着。

他们提前了。

彼时,这是许清颜脑子里闪过的唯一念头。

“许小姐。”

林易看着许清颜手里拎着的白色塑料袋,脸上闪过一抹错愕。

季凉城的人,脸色发白。

他看起来是有意识的,大概是累了,眼睛阖在一起。

身体大半靠在林易身上,借着力。

“你们回来的比我想的早了,家里食材不够。”

许清颜淡淡的开腔解释,右手又往前举了下,同林易做着展示。

林易没说什么,以他一个季凉城特助的身份,他本身就不可能说的太多。

“季总今晚可能要靠你多照顾了。”

“唔,我应该的。”

许清颜应的自然,电梯到了,她走在前面快着手脚用钥匙开门。

“林易,你把他扶到沙发上,其余的我自己可以。”

季凉城始终不说话,他极静的听着许清颜和林易的对话,在听到小女人说到那句应该,菲薄凉漠的唇瓣上扬起一个讽刺入骨的弧度。

应该?

她若心里真的能有这种自觉,那就好了。

他想,在这件事情上,她还有极大的进步空间。

她还没有完全意识到,她到底是谁的人,是属于谁的,她应该对谁保有绝对的忠诚。

她的那个家庭,呵,她若真的还要去相信,那么她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愚蠢的人。

玄关处,门板关合的声音响起来。

林易走了。

许清颜将手上买的食材搁在厨房,洗洗手,很快折回到季凉城身边。

“季凉城。”

她试探的小声叫他。

“那我帮你松下衣服?”

小女人舔舔唇,得不到他回应,只能自己做主。

她靠近他,一条腿半跪到沙发上。

男人脖颈间本就被扯的松垮的领带被她抽出去,衬衫顶端的扣子,也被她小心的连着解了四五颗。

他蜜色的肌肤和着线条好看的锁骨齐露出来,结合他现在微醺的样子,让他看起来特别的野性。

许清颜心思有点飘,她没法否认,这一瞬,她被男人的颜值倾倒。

七月的《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就可以了哦~

千亿谋婚:季少宠妻微微甜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