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染最新小说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沈蔷淮安南精彩在线阅读

  • 时间:
  •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作者染染
  •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小说源于:WXB

染染最新小说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沈蔷淮安南精彩在线阅读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小说在线阅读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全文免费阅读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第7章 死了

第二天,沈蔷刚下楼就看见淮安南才从外面回来。

他的薄唇微抿着,表情有些意味不明,看着她淡淡道:“沈蔷,你爸死了。”

你爸死了?!

沈蔷顿时犹如五雷轰顶,她踉跄了下才扶住身体不让自己跌倒。

她猛地扑上淮安南,她抓着他的衣袖颤抖着声音问:“你说什么?”

淮安南犹豫片刻才说:“你父亲死在了监狱里了。”

沈蔷只觉得脑子一阵剧痛,痛的仿佛是被几百斤的大锤生生砸下,砸的她耳边嗡嗡作响,根本听不清眼前人说的话。

淮安南也在沉默,就在他开始调查沈父的时候,也就死了,这死的未免也太巧了,他不得不有些疑惑。

可沈蔷却不管其中的弯弯道道,她只知道她的爸爸死了,她爸爸本来关在牢里好好的,身体也很硬朗,怎么会突然死!

脑海里某个可怕的念头一闪而过,她猛地抬头看向淮安南,脸上是满满的惊恐。

她指着他的眼睛,身体不可抑止的开始颤抖,声嘶力竭的大吼:“是你,凶手是你对不对!你为了报仇,所以杀了我爸,对不对!”

淮安南脸色瞬间一沉,她竟然认为是他杀了她爸,怎么可能,他要动手早就动手了。

沈蔷却在不断的后退,边退边凄厉的质问:“为什么!我那样都求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你这个恶魔!”

“你会遭报应的!”

淮安南的脸色逐渐的变黑了,他一步步的逼近她。

恐惧袭上了沈蔷的大脑,她一把抄起身边的花瓶朝他扔去。

却被淮安南准确的接住,然后抓住她挣扎的双手,咬牙道:“我说了,我没有!”

沈蔷决绝的甩开了他的手,大叫道:“骗子!你还我爸!”

说着说着,她的眼泪瞬间决堤,怎么办,她最爱的人杀了她唯一的亲人,她该怎么办?

淮安南腾地一下火气也就上来了,扬起手就给了她一巴掌:“你听清楚,我要杀他早就动手了,还需要等他在监狱里吗!”

她捂着自己的耳朵,眼泪不停的滑落,脑海里只剩下他的那句‘你爸死了’。

似是想到什么,她一把抓着他的手,急切的问:“我爸的尸体在哪?”

“太平间。”

淮安南蹲下身,看着早已经跌坐在地上的沈蔷,冷嗤一声:“不就是死了个爸吗,至于这样要死要活吗?”

沈蔷一双眼霎时间黯淡无光,她颤抖着双手指着他:“你……”

话还没有说完,就气的直接晕倒在地。

淮安南皱了皱眉,推了推倒她:“起来,别跟我装柔弱。”

沈蔷还是一动不动。

难道真的晕过去了?

他冷嗤一声,就为了那么杀人犯要死要活的,真的是可笑的“父女情深”呢!

医院。

淮安南脸色阴沉的站在病床前,回想着医生刚刚说过的话,沈蔷居然在这个时候怀孕了!

这个孩子是谁的他都能想到,算算日子,正是她和那男人行苟且之事的时候!

这个女人,竟敢明目张胆的给他戴绿帽子!第7章结束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第8章 流掉

他越想脸色越难看,看着床上还在安睡的她,怒不可遏的给了她一巴掌。

沈蔷只觉得右脸一阵钝痛,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的就是淮安南那张布满阴鸷的脸。

她无意识的呢喃了一句:“你怎么在这里?”

谁知他再度扬手又给了她一巴掌,嘴里狠狠的骂道:“不知廉耻的贱人!”

她捂着脸,不明所以的盯着他:“怎么,杀了我爸,还想杀了我?”

淮安南只觉胸口翻腾着怒火,他捏着沈蔷的下颌:“贱人!你肚子里的野种是谁的!”

听到这句话,沈蔷整个人都僵硬了,她竟然有了孩子,她盼了那么久的和安南的孩子。

可是,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

它,不该来……

她抚摸着平坦的小腹,眼里的酸涩挡都挡不住。

淮安南见她低着头沉默,怒火终于压制不住了,他掐着她的脖子,逼近她:“怎么,你还想把这个野种生下来?”

沈蔷垂眸,偏了偏头:“不用你说,我也不会把他生下来的。”

淮安南冷冷的看着她,这才松开手:“你知道就好。”

沈蔷不再说话,她不想解释,也不能留下杀父仇人的孩子,可他竟然说这是个贱种,这样想着她的眼泪再度滑落。

此时淮安南接到一个电话,神色突然一变,转身快步出了病房。

沈蔷确认他已经了,于是翻身下床。

辗转终于找到了医生,她摸摸自己的小腹:“医生,这个孩子,我不要。”

医生诧异的看了她一眼,才拧着眉道:“沈小姐,你的体质本就不易怀孕,要是流掉这个孩子,你以后可能都不能怀上。你真的想彻底失去当一个母亲的资格吗?”

医生的话如同当头棒喝,砸的沈蔷一阵头晕眼花。

她浑浑噩噩的回了病房,抚摸着小腹苦涩一笑,看来这个孩子,她不能留也得留了。

可是淮安南那里怎么办……

门突然被推开了,沈蔷的心里一紧。

许依自顾自的走进来。

看着躺在床上的沈蔷,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狠毒,冷嗤道:“赶紧起来,南让我带你去流产。”

沈蔷听着她的话,身躯顿时有些颤抖:“你说什么?”

许依双手抱胸,脸上浮起一抹恶毒的笑:“我说什么,我说,淮安南要我带你去流——产——!”

“流产”这两个字,她说的格外的重。

沈蔷捂着脸,不可置信的摇着头:“这不可能!”

淮安南竟然真的要流掉她的孩子,他竟然这么狠心。

她一把扯着许依的手臂,指甲深深扣紧她的皮肉,眼里满是绝望:“我不信!你让他亲自来!”

许依痛的脸色一变,飞快的抽出手,报复似的扇了她一巴掌,骂道:“南的事情很多的,没时间来处理你这点小事。至于你肚子里这个孽种,南说了今天无论如何都要流掉。”

她看着神情有些呆愣的沈蔷,干脆硬拽着她从床上起来,然后朝身后的人使了个眼色。

顿时几个护士立马摁住了她,她看着蜂拥而至的护士不断的挣扎着,却还是被强行的拖往了手术室。

她看着针上滋滋的冒出来的药水,惊恐的大喊起来:“不要流了我的孩子!求你们了!不要!”

第9章开始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第9章 杀了我

可手术室却仿佛没有一个人听见她的话一样,冷漠的做着准备工作。

一种彻骨的寒冷从脚底生气,沈蔷冷的浑身颤抖。

当药水缓缓流进她的身体里,她的眼前涌上一丝怨恨,一滴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落,她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自己在病房里了。

她颤颤巍巍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那里空空的,冰凉一片。

她躺在冰冷的病床上,忍了很久的泪水忽然间倾盆而出,脑海里浮现着她爸爸慈祥的脸庞和一个小小的在哭的婴儿,他们都永远离开她了。

她最爱的人杀了她最亲的人,她该怎么办。

许依刚到门口就看见病床上凄惨的沈蔷,心中涌上了一丝得意。

她垂眸看着手中的一叠资料,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

沈蔷见来的人是许依,迅速将眼泪擦干净,然后愤恨的盯着她。

许依对她的眼神也不恼,她将手中拿着的文件袋往她的床上一扔:“不是想知道你爸是怎么死的吗?先看看这个。”

沈蔷震惊的看着她,立马从床上打开文件袋仔细翻动着。

那里面是她父亲在监狱里的所有资料。

原来每一次她去监狱看她父亲后,淮安南也去看了他。

最重要的是,她父亲死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还是他!

她一边哭一边继续往下看着,后面她父亲的死亡体检报告,上面写了证实他杀。

她吃惊而悲痛的捂着嘴,心下一阵阵的痛,果然,她父亲果然是被人杀死的。

她握着文件的手开始颤抖,她闭了闭眼睛,继续往下看,那是一份报告。

她爸爸身上五处指纹都是淮安南的,只有一处是她留下的。

看到这里,她突然没有了继续往下看文件的勇气了,事情已经很明朗了,真的是淮安南杀了她爸爸。

她握紧了那份资料,沉声问:“你怎么会有这份资料?”

许依在一旁冷嗤道:“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肯定是真的。”

“啊!!”沈蔷捂着头大声的喊叫着,脸上眼泪纵横,狼狈极了。

淮安南刚进来就看见她不断大叫的样子,他皱了皱眉,她这又是发什么疯。

沈蔷见他进来,猛地扑了上去,淮安南一个不察竟被她扑倒,脖子也被她死死掐住。

她的眼睛通红,红的像是要滴出血,“你这个杀人凶手!!你还我的孩子,还我爸爸!”

每说一句话,她手上就用力一分。

淮安南只感觉脖子都要被她掐紫了,双手一个用力,翻身脱离了她的控制。

他的脸上此刻阴云密布,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够了!”

沈蔷的脸上浮现一丝苦笑:“我当初真是瞎了眼会看上你!”

她一边笑着一边流泪,她不该爱上他的,他是个彻头彻尾狠心的人。

淮安南的心有些抽.动,可他强压下那点不适,沉声道:“我从来就没有让你爱上我。”

沈蔷跌坐在床上,是啊,从来都是她的一厢情愿。

她的一厢情愿害死爸爸,害死了尚未出世的孩子,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她闭了闭眼,平静而绝望的说:“那你干脆也杀了我吧。”

淮南安一怔,正想说些什么,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他看了看号码,走出病房接起。

“淮总,沈董的死有线索了。”第9章结束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第10章 大火

他拧着眉:“我马上回来。”

挂断电话后,他的脸瞬间沉了下来,沈父的死查了这么久才有点眉目,看样子做这件事的人很谨慎。

这样想着,他赶紧离开了医院。

沈蔷看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捂着头,眼泪瞬间从她眼角不断滑落。

她从床头拿过医生开的镇静药,仰头吞下,她现在只能靠些药物才能让自己放松睡着了。

之后的半个月淮安南都没来过医院。

沈蔷也不想知道他去哪里了。

谁知这天,她又接到了许依的电话,约她见面,说还有些关于她父亲的资料没给她。

她想了想还是去了。

晚上九点,咖啡厅的顾客也都走了,她等了很久许依才来,将手中的资料给了她就走了。

她也没在意,开始翻起资料。

正当她看的入神的时候,突然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

她抬头看去望去,竟然是厨房起火了,火势迅速蔓延到了前厅。

偌大的咖啡厅不知什么时候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她快步向门口跑去,用力的想要打开门,才发现门不知何时竟已经被从外面锁上,她根本出不去。

火势越烧越猛,她被烟雾熏得呛红了眼,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而那熊熊大火到处乱窜,吞噬着所有的一切。

突然,沈蔷竟然在一片烟雾中看见了本该走了的许依。

她来不及多想,拉着她朝火势比较小的地方跑去。

而许依看着身前的人,差点咬碎了一口银牙。

那群蠢货,火都不会放,竟然把她也关在了里面!

突然门外响起砸门的声音,似乎是救火的人来了。

两人同时心下一松。

就在这时,许依捂着鼻子,趁着沈蔷不注意,猛地将她往后面推了一把。

她都已经放火了,沈蔷不死她今天所做的一切全都白费了!

沈蔷睁大了眼睛看着她,这一瞬间她忽然就懂了,火是许依放的,她想烧死她。

门开了,淮安南飞快的冲了进来,他听说沈蔷被困在这里马不停蹄的就来了。

滚滚浓烟从咖啡厅里不断的涌入,淮安南用湿手巾捂着鼻子耐心的找着,可火势越来越大,突然一双手臂抓住了他。

他低头看去,竟然是许依!

许依可怜兮兮的拉住了他:“救我……”

而沈蔷已经被浓烟熏得奄奄一息,她用尽了全身力气喊着:“安南,就我……”

淮安南猛地一僵,看着她惨白的脸,正想过去却被听许依惨叫一声,竟然晕了过去。

淮安南的脚步再次停住,他看着沈蔷,神情很是复杂,很快沉声道:“等我!”

说完,一把抱起脚边的许依,快步跑了出去。

可沈蔷什么也听不见了,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抱着许依出去了,只觉得胸中一通,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淮安南,我真的好恨,你为什么从来都不信我?

这一生,就当我瞎了眼,蒙了心,爱错了人。

我沈蔷发誓,从今往后,上穷碧落下黄泉,再也不要跟你再见!

猛地,有什么东西轰然落了下来,重重砸在了她的头上,顿时鲜血直流。

这一片,再无生息。

染染的《既已缘浅,何必情深》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既已缘浅,何必情深》就可以了哦~

既已缘浅,何必情深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