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女神》大结局在线阅读-姜莫寒

  • 时间:
  • 天降女神作者姜莫寒
  • 天降女神小说源于:ZW

《天降女神》大结局在线阅读-姜莫寒

天降女神小说在线阅读

陈曦姜莫寒天降女神全文免费阅读

《天降女神》第十章网吧包夜

玉兰KTV,包房...

里面坐着一群男子,其中有两位是陈曦的老熟人了,乐哥以及田青,虽说光头乐只是个发布兼职的小商贩,但在堕落街还是有些门道,不然以他的处事方式,克扣前来兼职人的钱,早就臭名昭著,没人来他这儿接兼职。

桌上摆着几瓶啤酒,光头乐跟田青碰了碰杯。

光头乐笑呵呵的望着田青:"你说这小子的女朋友真有那么漂亮?"

田青哈哈一笑:"那必须的,算不上顶级美女,但比那些站街女强的不知多少倍,乐哥,想好待会儿怎么操作了?"

光头乐的眼中露出一丝淫光,而后望了望自己高昂的小弟与田青又是对视一笑:"搞得我现在喝酒的心情都没了,就等那妞过来。"

"那乐哥等会儿怎么处理陈曦那小子?"

田青问道。

"哼,一个穷酸学生竟敢得罪我?怕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若是等会儿他乖乖就范,说不定我还能让他免受皮肉之苦,妈了个巴子。"

说到陈曦,乐哥就是一阵的怒火,在大庭广众之下居然敢让他颜面扫地,真是不知道乐哥的威名?不过花二百五可以上这么一个美女,想想还是值得。

"嘿嘿,乐哥,那等会儿爽完了,是不是可以..."

田青挑了挑眉,一脸奸笑道。

光头乐看了眼田青,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他就是喜欢田青这股色迷迷的眼神经儿,做事也相当的利索:"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包房中灯光照的五颜六色,夹杂着活跃的气氛,一群男子兴致都油然而起,等待陈曦带着他女朋友出现,突然间,包房的门杯推开,光头乐舔了舔舌尖,好戏就要登场了。

不过等到门口人影闪现时,他却愣了。

连忙起身掏出烟,一脸殷勤道:"刀疤爷,你怎么来了?"

来人脸上有着一条刀疤,眨眼一看还有些瘆人,面对光头乐的殷勤,他并未做任何的表示,而是冷冷的回道:"光头乐,听说有一个大学生得罪了你?"

光头乐一听这一件小事怎么连刀疤爷都惊动了?

不过他还是道:"是有这么一回事,今天就是让他来赔罪的,听我小弟说他女朋友课带劲了,等会儿刀疤哥要不要一起?"

"哦。"

刀疤爷语调向上,像是有点兴趣:"你哪位小弟讲的?"

"我,我讲的。"

田青连忙从沙发上走了过来,他不认识刀疤爷,但见光头乐都如此的放低身段,那就足以说明他比光头乐更厉害,他向来察言观色,这样巴结大佬的机会肯定不会放过。

"就是你啊。"

刀疤爷冷冷一笑,将刚才的调侃收了起来:"有人出钱,让我买你两的一条腿,那就不好意思了。"

说完刀疤爷根本不给田青两人反抗的机会,直接让人将其抬了出去,包房内还有几个男子,但都在刀疤爷的威严下不敢动弹,只敢老老实实的待在包房里。

刚才还在谈用怎样的姿势,但现在...

刀疤爷看着伏在地上痛声大叫的两人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位爷也是你们敢惹的?

想到这儿,刀疤爷都是一阵后怕。

今天下午一位年轻人提着满满装有十万元的钞票放在他的桌上,让他出手,那可是十万现金,他就敢如此莽撞的递在眼前。

说实话,他动过歪念头,但是他放弃了...

因为他看到了年轻人食指上的徽章。

要说这枚徽章,他也是机缘巧合下见到的,那是一个不堪回首的画面,他脸上的这道刀疤就是如此来的,拜那个人所赐。

为何不敢复仇?

笑话,当时的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只在脸上留着刀疤,未丢掉性命就已经很不错了。

上一次见戴着这枚徽章的人,就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光头乐和田青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陈曦会有如此厉害的背景,厉害到连这么一位大佬都会害怕的地步。

......

刚回到寝室就看到朱苏木和秦风收拾东西准备出去。

"这么晚了还要出去?"

陈曦问道。

"四儿,你回来了?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朱苏木回了句:"老三的爸妈来T市了,刚才老三打电话让我们出去吃夜宵,顺便见见他的爸妈。"

陈曦一听,笑起来了:"苏木,你看我们要不要带点东西过去?第一次见老三爸妈总得有点仪式,不能让他爸妈觉得我们不礼貌吧。"

朱苏木道:"还用你说,早就买好了。"说着他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礼物,一个不锈钢保温杯,另一个是一件T市特有的丝巾,都不是什么贵重的物品,但也是作为老三朋友的一份心意。

陈曦一下子脸红了起来,敢情就他没准备东西?

但秦风却道:"这两样东西是用我们三人的名义送,四儿不要觉得尴尬,你那点钱留着以后娶XF儿,许盈盈的事,苏木都跟我讲了,妈的,真不是个东西,枉费你对她那么好,居然分手还要倒打一耙。"

"现在说这些做什么?"

朱苏木道:"赶紧的,总不能让长辈等我们晚辈吧。"

说着三人就出了寝室...

老三叫胡晓生,名字很文艺,家里挺有钱的,他爸是在县城里当官的,据说官还不小,妈是做生意,不过他也很争气,成绩一直在班级前列,虽有钱却从未见过他大手大脚的花费,反倒是朱苏木这个夜店小王子,时不时就去酒吧走一遭。

平时寝室就有个笑柄...

大手大脚朱苏木,没钱。

朴素大气胡晓生,有钱

横批:更穷陈曦

吃夜宵的地方是在肯德基,这个时候也就肯德基和路边小摊没关门。

初次见胡晓生的爸妈,还多有些不适应。

缩手缩脚的将礼物递给他爸妈.

"你们来就来,还买什么礼物?"

胡晓生立即不乐意了。

"又不是什么贵重礼物,只是孝敬一下长辈。"

"那可不,我爸妈来了你还不得大鱼大肉伺候着?"

朱苏木道。

这话一出,餐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就连一直板着脸的胡爸也露出了笑意。

"叔,你们来T市是来玩的吗?要不要我给你们做做攻略?在这方面我还是挺在行的。"

朱苏木嘿嘿一笑。

胡妈连忙摆手,道:"我们就是来看看晓生的,明天就回县城。"

"这么急?既然来了就好好玩几天。"

胡晓生眉头微皱,这大半夜的赶过来,明天又要回去?

"你看你同学都来了,还不快去点餐?准备饿着?"胡爸怒斥一声。

胡晓生立即跑去前台,看来胡爸在家里的威严很大啊!三人心中想着。

"你们都是晓生的好朋友吧。"

胡妈突然开口问道。

"嗯,我们都是一个寝室的,平时有什么事儿都是相互照应,关系很好。"

秦风道。

"那就好,那就好。"

胡妈松了口气:"以后咱晓生可能就要麻烦你们了,可能我们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再来T市看他。"

说到这,胡爸的眼神也黯淡了几分。

陈曦三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看这神色有些不对劲啊,怎么有种托付老三后半生的感觉?

胡晓生点了很多东西,一直吃到深夜。

送胡晓生爸妈回到宾馆后,陈曦三人找了个网吧。

便宜,经济又实惠。

刷身份证,上机...

坐在位置上,朱苏木皱着眉头问道:"老三爸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啊?"

"他爸妈不讲,我们也不好问。"

秦风道。

"长辈的事儿我们管不了,但老三这个兄弟我们还是能管的。"朱苏木道:"先打游戏,四儿,快点,就等你上号了。"

"嗯,来了。"

陈曦发了一条信息出去之后连忙上号。

 

 

第二天一早,三人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寝室,一直睡到中午才恢复点精气神,果然大三的老狗比不上刚进大学那会儿,老了,不服输不行啊!

刚想出去吃饭时,朱苏木就接到一个电话,一下子就来了精神,陈曦和秦风看到这副模样不用想都知道是谁的电话,林暮月。

"喂,月月,想我了吗?"

话之恶心,语气之猥琐,陈曦听了就想吐。

"谁想你了,中午我请客,把你们寝室的人全带上。"

林暮月的声音很好听,就如她的人一般。

"好嘞。"

说完便挂了电话,一脸得意的望着陈曦二人:"月月今天请客,让我这个高富帅带上你们这些穷屌丝。"

"呕!"

"你们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从我的姿态中看不出来高富帅的模样?"

朱苏木很是自恋的摆了个POSS。

"还真TM没看出来..."

"滚滚滚。"

"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免得到时见面尴尬。"

陈曦回了句。

"一起去,你不去的话,那我也不去了,反正就是吃顿饭又不干别的。"

朱苏木将手搭在陈曦身上,一阵的软磨硬泡才让陈曦答应了下来。

吃饭的地方是在学校周围的一家小餐馆里。

此刻桌子上已经坐满了,除了朱苏木等男生外还有一个来自其他学院的男生,他坐在许盈盈的身旁,脸上布满笑意,实则心中很是不屑,这些穷鬼有什么资格跟他一起吃饭?

朱苏木一脸的不悦...

秦风也是脸色暗沉。

反观是林暮月一个寝室的女生聊的很起劲,不停的在耳边嘀咕,打量着许盈盈身旁的男生,徐强。

徐强长的又帅又高而且听闻家里也很有钱,哪里是一个小小的陈曦可以相提并论的,这就是传说中的柳暗花明又一村?错过了陈曦这样一个屌丝,迎来徐强这样的高富帅,真是羡慕不已啊。

"盈盈,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徐强啊?这么帅,还不跟我们介绍介绍?"

其中一个女生很不识趣的笑道。

此话一出,朱苏木和秦风的脸色就更加难看了。

许盈盈一脸的娇羞之色,慢吞吞道:"认识的有段时间了,他听说陈曦劈腿了,一直来安慰我,所以就成为了好朋友,今天带他过来吃饭,暮月你不会不高兴吧?"

"暮月怎么会不高兴,你能够从陈曦的阴影下走出来她作为好闺蜜还不是求之不得,幸好陈曦没来,不然的话看到已经度过失恋期,还认识高富帅的你还不得气死。"

"就是,居然还去傍富婆,真不知道那老女人眼睛多瞎才会看得上陈曦这么一个屌丝。"

朱苏木忍不住了:"别瞎口胡说,四儿才没傍富婆。"

"哼,那你的意思是盈盈出轨了?"

林暮月冷笑一番。

"那绝对不可能,我跟盈盈在一起的时候,她哭的稀里哗啦,每次一谈起陈曦眼眶就微微红起,现在经过我的照顾才稍微有些好转,不是我说,你们也太袒护陈曦了吧,做错了事情就要承认,难道陈曦做了杀人放火的事情,你们还要袒护他?这要是在古代,可是要行连带责任的。"

一旁一直微笑待人的徐强突然出声。

"就是,你们也离陈曦远点,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句话应该早就学过,小心让陈曦把你们带进沟里。"

"嗯嗯,别的不说,就单说穷吧,盈盈跟着他多委屈,吃不能吃好的,穿不能穿好的,甚至有些时候还要受委屈,这么一个男人有什么用?你们再看看徐强,简直就是富二代中的表率,要什么有什么,绝对不会亏待盈盈的,盈盈,到时候你们两成了可是别忘了我们姐妹哦。"

虽然许盈盈没有明说,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徐强对她有意思,女人在经历过挫折之后得到一个男人的关怀最容易动心,许盈盈能够带徐强来吃饭,跟舍友见面,显而易见是有那方面的打算。

朱苏木现在后悔了,不该带陈曦来这儿吃饭,听到这些话,看到这样的场面怕他会受到刺激。

不过就在这时,门口陈曦甩了甩水走了进来。

进门时他突然尿急,让朱苏木和秦风先去,自己则是上了个厕所。

还未进门,陈曦的脸色就直接垮了下来,刚刚的话一字不漏的传在了他的耳里。

许盈盈跟着他受了委屈?

呵呵!

那我受的委屈呢?

他拉了跟椅子就这样坐了下来。

议论声伴随着陈曦的到来停止了下来,一时间餐桌上鸦雀无声,不过那些女生的眼神却很有意思,望了望陈曦后又将目光瞥向徐强,真是不能相提并论的两人。

单从衣服来看,一个满身的地摊货,另一个则是各种名牌加身,穷人和富人的差距一下子就明显了。

就算不是陈曦劈腿,那又如何?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跟着你陈曦过不好日子,省吃俭用,还不如找个疼自己的富二代。

许盈盈做戏做的挺全套,从陈曦进门开始,她的头就一直放的很低,像是随时都会哭出来的模样。

陈曦见状心中却是冷笑不已,这么会演,真想把你包装成明星。

随着服务员将菜上了餐桌,气氛才缓暖了几分,刚刚的几个女生又开始了小声的嘀咕。

"服务员,再拿个碗筷。"

朱苏木喊道。

"就这样将就吃吧,不用拿碗筷,这儿,刚刚多出来的一双筷子。"

一位女生直接扔了双筷子在陈曦的面前。

"贺敏,不要太过份了。"

秦风怒道。

"怎么过份了?今天是暮月请吃饭,本来就没给他准备位置,没想到还真来了,再说餐位费不要钱啊?能够来混顿饭吃就不错了,你看看你们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带个人,再看看人家徐强,还给我们带了奶茶。"

贺敏说着还摇了摇手中的奶茶杯,似是很自豪的模样。

"就这样吧!"

陈曦拦下了正要发怒的秦风,而朱苏木这个好好先生也是尽可能的活跃气氛,但似乎并没人买他的帐,让他一时间也尴尬无比。

这顿饭可谓是憋屈无比。

贺敏算是拜金女中的典型,不过却高不行低不就,人长的就属于普通货色,却白日做梦想要个高富帅。

"还真的吃得下?真是屌丝中的极品。"

贺敏讽刺道。

"贺敏,过份了..."

就连林暮月也有些看不下去,出声阻拦道,她今天请吃饭本身只是想让朱苏木他们看清许盈盈过的很好,然后将所见所闻带给陈曦,好让陈曦能够回心转意,毕竟三年的感情不是说散就能散的。

一时走错了路,并不代表不可挽回。

但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她没想到陈曦会来,也没想到许盈盈会将徐强带过来...

算了,静观其变吧!

林暮月心中感叹道。

陈曦缓缓的抬起了头,先是望了眼偷笑的徐强,而后又将其余人的神色尽收眼底,用了个微笑的表情回道:"你们慢慢吃,我先走了。"

陈曦离开了。

"四儿..."

朱苏木和秦风连忙追了出来。

"我们跟你一起走,妈的,这饭吃的太没尊严了,她贺敏算什么玩意儿,不就是一个拜金女,老子可是听说她是公交车,给钱就能上。"

朱苏木左右为难,毕竟这场饭局是林暮月组织的,他要是跟陈曦一起走了,那不好跟林暮月交代啊。

"我走了,贺敏应该就不会再乱讲了,不是还有林暮月在嘛,她为人很好肯定会阻止贺敏,你们就别跟我一起走了,刚好心烦我一个人出去走走。"陈曦劝了好大一会儿,才让朱苏木,秦风喊了回去,自己则是转身离开。

他苦笑了一番:"原来还可以这么颠倒黑白。"

穷就连吃饭的资格都没有了吗?

他并不伤心,因为许盈盈不值得他再为之心疼。

更别提贺敏了,她说的话就当是放屁,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就行了。

"陈曦?"

突然在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陈曦转过身来,是陆悦,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女生:"悦姐。"

"昨晚做的怎么样?没给我惹事吧,吃饭没?咱们一起吃?"

"好啊!"

陈曦点头,正愁不知道在哪去吃饭呢!

 

 

《天降女神》第十二章静夏秋风

陆悦长的并不好看,脸上没有一丝化妆品的痕迹,这让她的脸显得有些黝黑,甚至于比某些男生的脸还要稍黑一点,她并不注意打扮,用她的话来讲,大学是来学习东西的地方而不是打情骂俏谈情说爱的场所。

对于这点陈曦只能呵呵一笑,并不能苟同。

陆悦点了两个菜,一荤一素。

这算的上是稀罕事,以前陈曦也与她吃过饭,每次都是一个盖饭,今儿个怎么就变成点菜了?

陈曦打趣道:"悦姐,是不是发工资了?"

陆悦直接狠狠一瞪:"没发工资,今天心情好所以请你吃点菜。"

"有什么事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

陈曦笑着问道,不过也有一丝疑惑,平时见到她总是板着张脸,像是谁欠她钱,今天是什么事情居然会让她觉得高兴,陆悦属于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别看她凶神恶煞,一副骂街婆的模样,实则内心善良的很。

有次在她手上做兼职,由于天气燥热又加上得了热感冒直接昏了过去,当时在场的人都急的跳起来,唯独陆悦好似波澜不惊,直接二话不说背在身上,奔向医院,而且医药费都是她垫付的,本身陈曦是想将医药费给她的,结果陆悦直接回了句:"在我手里做兼职,出了事算我的。"

让陈曦直接没了脾气...

这姐们儿是认定的。

"我找到了实习的地方,是咱们T市的含光集团。"

陆悦说出这话时,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这还是陈曦第一次看到她笑,不过一听到实习的地方,陈曦顿时就乐了,捂着嘴偷笑,这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悦姐跑到自己的地方去实习。

"你笑什么?再笑给我滚蛋,一副奸笑奸笑的,看着就像个屌丝。"陆悦又恢复了脸色,语气冷淡。

"不笑了,不笑了,吃饭。"

陈曦连忙闭上了嘴。

在饭桌上,两人聊了很起劲,陆悦的脸上也渐渐的多了几分笑意,脸颊处露出两个小酒窝,还是挺好看的嘛,只要稍加打扮,肯定不会比其他女生差。

这个时候从门口走进来三名女生,看样子是过来吃饭的,不过现在是用餐高峰期,每张桌子上都坐满了人,正当她们准备离开时,其中一位女生却是将目光放在了陈曦这桌,连忙将旁边的另一个女生拉住:"那不是陆悦吗?"

"咦,还真是,这个男人婆居然还有人敢跟她一起吃饭,正好我有点事要找她,走,我们就去那桌坐。"

她们走到桌前,其中一名女生喊道:"这不是咱们班长吗?这旁边没有座位了,介不介意我们过来拼个桌。"

"看你说的,咱们班长肯定不会介意。"

说着便自顾自的拉了跟椅子坐了下来。

陈曦诧异的看了眼三人,穿着风格都差不多,超短裤加T恤,脸上涂的胭脂粉沫让整个脸都呈现出一种苍白,不用猜就知道,用手一抹,再在裤子上一擦,顿时黑裤子都能变白。

他能够感受到陆悦似乎并不待见这三名女生,刚听到声音时就将眉头高高皱起,脸色有些许的难看。

"你是叫陈曦吧?"

其中一位女生突然惊讶道:"我看过你的照片,没想到本人比照片长的还挫,听说徐少爷抢了你女朋友?现在居然来泡咱们班长了?"

"还真是冤家路窄啊。"

另一名女生露出了鄙夷的目光:"约会就吃这个吗?看来你也穷的不行啊,怪不得女朋友要跟徐少爷跑。"

陈曦眉头也微微皱起,这都能遇到认识他的人?

"怎么说话的,既然我们来拼桌就要拿出点诚意嘛,班长要不跟我们吃一点?顺便让我们聊聊补助金的事儿..."

最后说话的女生叫赵依依,在班上成绩,作风都不算好,这学期她申请补助金却没有杯陆悦通过,作为一班之长,她有义务做到每个人都公平,只有符合条件的人才会报给辅导员。

"陈曦,吃饱了没,吃饱了就赶紧走。"

陆悦放下了筷子,没有吃饭的欲望。

陈曦本还没怎么吃饱,这才吃了一小点,但见这样的情形也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我还没说让你离开。"

赵依依突然横在两人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赵依依,你想干什么?"

陆悦冷声道。

"把补助金的事儿给我说清楚了就让你们走。"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你还不符合资格。"

当陆悦讲话说出口时,凌空而来的却是一个巴掌,'啪'的一声拍的非常的响,整个餐馆的人都望了过来,其中有两名服务员严正以待,稍有异常,马上前去拉架。

"老娘说有资格便是有资格,你不过是班导的一个狗腿子罢了,让你将申请表交上去怎么就这么多废话?"

赵依依看着听文弱的,没想到却如此的霸道,刚刚那一巴掌直接将陆悦的头发凌乱,披头散发的陆悦呆呆的站在那儿,眼神恶狠狠的盯着赵依依。

"你再看信不信将你的眼睛挖出来?狗腿子。"

"果然是什么样的人配什么人,你陆悦也就配和这样垃圾的人在一起。"

"一个是丑八怪,另一个穷的女朋友跟别人跑,真是不是一路人不走一条河啊!"

赤果果的嘲讽...

陈曦的拳头微微握紧了几分,这一巴掌不轻,而且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扇在陆悦的脸上,就算是欺负人也不带这样的,正当他准备发飙时,却被陆悦拦了下来,还是那副板着的面孔,摇了摇头示意陈曦不要冲动。

陆悦用手摸了摸杯打的面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静道:"我们可以走了吧。"

如此的冷静就连赵依依三人都是为之一愣,不过还未等她们反应过来,陆悦已经拉着陈曦走出了餐馆,走到一小会儿时她松开了陈曦的手,茫然的在路边走着,穿过一片树林,来到一条清静的小河边,她再也忍不住,双臂交错,抱着自己的肩膀,满头秀发宛如珠帘一般的散落下来,放声大肆的哭了,泪水伴着她的面孔,哗啦啦的流了下来,将木凳都沾湿了。

任何人落得这样的羞辱,都不会好受,更何况还是一名女子。

陈曦待在一旁,束手无措,有些不知道怎么去安慰眼前的陆悦。

风吹散着陆悦的发丝,一缕一缕的就像水中的波澜。

"悦姐。"

陈曦小声的喊道。

陆悦猛地抬了头,用右手将脸上的泪痕擦去,笑着道:"没事儿,就这样哭一下就好了。"

不知为何,看到陆悦这带着泪水的笑,陈曦的心突然就痛了起来,仿佛感同身受,他想起知晓许莹莹背叛自己的那一天,就是这样笑的,比哭还难看。

"每次受了委屈,我都喜欢来这里放肆的哭上一会儿,这里没人打扰,不用在意别人看我的眼光,只需要安安静静的流会儿泪就行了,然后告诉自己,一定要努力,只有努力了才会有更好的生活,所以我拼命的想要将事情做好,不管有多累,但总有些人会找我的茬,让我难堪,我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陆悦说着说着,突然眼睛一红,泪水又流了下来。

陈曦鼻头微酸,她经历这样的事情不止一两次,朋友如此,那个不幸的家庭也如此,走向前,用手拍着陆悦的肩膀:"努力总会有好的收获,悦姐,只有真正让自己强大起来才会让人仰视,你是一个强大的人,在我接触这么多的女生当中没人比你更坚强,有位伟人不是说过?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只要跨过这道坎,你就会变得更加的强大。"

陆悦微微抬起了头,一双泪眼无神的盯着陈曦。

"如果你需要我帮你报复,你就回句话,我立马叫人将她们揍一顿,揍成猪头,再拿来红烧。"

"还不解气的话,红烧之后扔给狗吃。"

陈曦义愤填膺的说道,认真的一批。

陆悦见状,突然扑哧一下笑了起来:"就你还叫人,别被她们揍成猪头然后红烧了。"

"嘿嘿,悦姐其实你笑起来很好看的,多笑笑就多给自己一点对生活的希望。"陈曦道。

"我需要你来教导?"

陆悦又恢复了板脸:"兼职我是没准备做了,以后有困难记得来含光集团找姐。"

"那必须的。"

 

关于陈曦姜莫寒的小说《天降女神》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天降女神》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天降女神同类型小说

《梅府有女初成妃》大结局在线阅读-梅开芍

梅开芍写的《梅府有女初成妃》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梅府有女初成妃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梅开芍他们的最后会如何,《梅府有女初成妃》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母亲被害,府权被夺,武气被废,人被毒傻,常遭欺凌……篡位成功的继母与女儿居然还灌药把她送到了青楼,就在这一刻,女刑警穿越附身了,顺手抓了个三皇子降温……

小说名称:梅府有女初成妃

以吻封缄终生为祭袁东晋陈眠-以吻封缄终生为祭免费阅读全文

以吻封缄终生为祭(袁东晋陈眠)小说全文免费看,以吻封缄终生为祭袁东晋陈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主角袁东晋陈眠的小说是作者乔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以吻封缄终生为祭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同一家医院里,她被送进抢救室终是失去了孩子,他却陪着他的旧爱在保胎。他说:“陈眠,等她生下孩子,我送她离开,不

小说名称:以吻封缄终生为祭

《我居然有生死薄》全文,扫尘居小说,扫尘居

扫尘居的小说风格,王隐坤曲彤雨是本文主角,我居然有生死薄精彩内容值得推荐,我居然有生死薄小说在线试读精彩内容欣赏:当入赘废婿有了生死薄之后,一切都将发生转变。沧海一条虫,天地不能容。他朝化蛟龙,遨游天地中。

小说名称:我居然有生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