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苏南栀季寒轩)小说无广告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全文在线阅读

  • 时间:
  •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作者雁喜
  •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小说源于:zsy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苏南栀季寒轩)小说无广告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全文在线阅读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小说在线阅读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全文免费阅读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第十五章 给林总敬酒

她目光流转,喉头微动,牵扯出声,“那我这衣服也是”

方姨看着她的样子,不禁暗暗叹了口气,摇头,“是昨晚少爷叫我上来帮您换的。”

“哦,这样啊。

”苏南栀听着心里松了口气,却又有点失落。

“谢谢你,方姨”她笑了笑。

方姨对她还是不错的,她在这别墅三年,也就方姨能偶尔跟她说说话。

喝了几口汤,她感觉自己昏昏沉沉,睡意又上来了,合上眼,立马又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朦胧中,她听到了电话铃声。

在床头摸着手机,她迷迷糊糊的接了电话,电话那头是季寒轩冷冷的声音。

“想要钱,晚上八点,帝豪酒店3066。

”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他说的很快,她还有点昏沉,但是她还是很清楚的听到了电话的内容,他说给她钱,却让她去酒店。

窗外暮色渐浓。

不明白季寒轩的用意,她也本能的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沉默了半晌,她还是决定去一趟,就当她是为了钱。

掀开薄毯,她准备起床,刚下地,她就感觉一阵头晕目眩,手扶了扶脑袋,额头上滚烫的热度传来。

没有管太多,待晕眩的状况好点之后,她起身到衣柜里寻了套简单的衣裙,又匆匆化了个淡妆,就出门了。

帝豪酒店位于最繁华的市中心,是全市最高档的酒店。

她开着自己的车到达帝豪的时候,泊车的服务生轻蔑的瞄了她一眼,因为她的车很普通,车头还有凹陷的痕迹,是上次去医院的时候路上撞的,因为一连串的变故,加上没有钱,她也懒得去管。

跨步走进帝豪酒店,简单询问过前台之后,她很快就找到了3066房间。

她看着烫金的门牌号,迟疑了两秒,敲响了门。

不多时,门开了,是季寒轩的助理小宁。

“夫人,您来了”小宁看见她,脸色有些惶乱,话语间带着些迟疑。

“嗯,他在里面吗?”她有些疑惑的看着小宁,问道。

“季总在里面,不过”小宁挠挠头,显得很为难的样子。

“不过,里面还有别人。”

别人?看着他磨磨唧唧的样子她有些不耐烦,直接自己走了进去。

欧式风格的豪华套房里,白色大理石的方桌上,赫然坐着两个人,季寒轩,和上次在公司对她动手动脚的的肥胖男人。

她停住脚步,两个人听到动静都看向自己。

季寒轩坐在皮质沙发椅上,双眸深沉如寒潭。

旁边那个肥胖的男人看见自己露出猥琐的笑容,眯着眼睛,目光直挺挺的在她身上流连。

安静诡异的氛围,她心中有什么念头闪过,让她心口一窒,不敢在想下去。

“大美女可算来了,上次匆匆一面,没来得及问你叫什么。

”那男人眼神火热,拍拍自己旁边的沙发,对她说:“来,坐这。”

她没动,只感觉一阵恶心,头部又隐隐有晕眩的感觉。

她看向季寒轩,他表情淡漠,好像事不关己。

“给林总敬酒。

”季寒轩见冷漠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给她判了死刑。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第十六章 季寒轩,不要留我在这

她的猛地抽痛一下,他给她钱,原来是让她来做这个,那在绯色的时候又何必带她回来。

可是妈妈的病确实不能再等了,答应医院的一个星期,也只剩下一天了,这几天酒店赚的钱,还是远远不够。

“好。

”她答了一声,声音微弱的她自己都听不真切。

走上前,拿起桌上放着的红酒,倒了一杯,侧身在林总身边坐下,“林总,敬你一杯。”

“哎呀,你这一杯我是受不起啊,我刚才那么热情邀请你,你可是没理我呢。

”林总忽然生冷起来,不接她的酒,好像在为她的怠慢不满,眼神却暗示性的瞥了她一眼。

她心中苦笑,眼神飘向旁边的季寒轩,他淡漠的脸上不见丝毫情绪,她神色一暗,“林总,是我怠慢了,我自罚一杯。

”说着将手里的酒一饮而尽。

林总见她这幅姿态,脸上神色和缓,“这才对嘛,不过一杯可不够,你要多喝几杯”

苏南栀再次被灌醉了。

昨晚在绯色季寒轩看着她被灌醉,今天又是同样的场景。

她头脑发胀,胃里又升起火辣辣的刺痛感,模糊的视线中,她想看清季寒轩的神色,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看不清。

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酒了,白色的桌子上,横横竖竖的躺着一堆酒瓶,红色黄色的酒液交织在一起。

林总肥厚的手掌搭在自己的腰上,炙热的温度透过她薄薄的衣服渗入她的皮肤,让她感觉一阵恶寒抽搐,她挣扎着想推开,但是她浑身无力,打在林总身上的手,像是在给他挠痒痒,反而弄的林总心神激荡。

林总埋首在她脖颈边,深吸一口气,神情痴迷,“苏小姐,你真香啊,好想知道你身上所有的地方是不是都是这么香。”

她一阵战栗,脊背像是有千根芒刺,浑身忍不住颤抖。

“嘿嘿,苏小姐,看你好像醉了,不如我扶你去床上休息吧。

”林总搂着苏南栀,眼睛贪婪的盯着她身上隆起的部位。

“不,我不去。

”她有气无力的说着,身体在不停的挣扎,双手死死的抵住林总的手,不让他把自己扶起来。

眼神飘向季寒轩,希望从他淡漠的脸上找到些什么。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季寒轩却忽然开口。

她心头猛地一震,心底涌上了绝望。

她看向他,他的脸上仍旧是化不开的冷漠。

不,季寒轩,不要留我在这,求你她看着他,内心在嘶吟,蒙着水汽的双眸仿佛在乞求他,带她走。

“季总,您要留下夫苏小姐不管吗?”小宁担忧的说道。

季寒轩冰冷的眼眸看不出波澜,高大的身形孑立,没有看苏南栀一眼,决然离去。

偌大的套房只剩苏南栀和虎视眈眈的林总。

“苏小姐,你看你都没有力气了,我怎么忍心看着你再喝。

”林总掰开她抵抗的手,一把把她从椅子上扶了起来,“乖,你只要乖乖躺在舒适的大床上,我就不让你喝酒了。

”林总在她耳边阴阳怪气的说着,眼神中冒着猛兽般的精光。

“你滚开,不要碰我。

”她颤颤巍巍的拿起桌上的酒瓶,用力砸破瓶底,将断裂的那面对着他。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第十七章 夫人她会死的

林总此时兽欲几近癫狂,眯眯的眼睛竟然开始发红,他猛地挥手,一把打掉了她手里的酒瓶,酒瓶狠狠摔在桌上,滚动破碎的声音响起,一桌的酒瓶受到冲击全都摔倒破碎,玻璃碎渣溅落一地,殷红的液体就像血液般四溅开来。

林总愠怒,眼睛赤红而扭曲:“好哇,既然你这么喜欢喝酒,我不成全你,岂不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了?”

林总一把抓起苏南栀,把她的身体狠狠按在满是玻璃碎片和酒液的白色方桌上,对着桌上的一大滩酒液把她的脸使劲的按了下去。

她的身体传来一阵钝痛,然后冰凉的玻璃片划破她的肌肤,刺进她的肉里,密密麻麻的痛感,就像无数的毒蛇在啃食她的身体,吸食血液,血流到白色的桌上,和酒融在一起,深深浅浅的红色像精心调制的彩画。

“喝呀,苏小姐,我们的游戏还没结束”林总阴邪的声音,仿佛阴沟里的邪鬼。

她完全无法挣扎,体温仿佛在随着血液流失,双眼变得浑浊,嘴唇轻轻蠕动着发出轻微的声音:“季寒轩季寒轩”

“哈哈哈哈,不用叫了,他已经把你卖给我了,让你舒舒服服躺在床上你不干,我只好在这里做了。

”林总欣赏着她恐惧又绝望的样子,笑的疯狂又得意,眼神一暗,就去撕扯她的衣裙。

车上,季寒轩面色如冰,抽着烟,一语不发。

小宁坐在驾驶座上,却迟迟不发动。

“开车。

”季寒轩冷声道。

“季总,您不能把苏小姐丢在那里”

“开车。”

“林总是什么人您很清楚,他玩过多少”

“杜小宁!”

“夫人她会死的!”

“开车!”

小宁气急,一拳锤在方向盘上,不再看他,发动引擎,离开了帝豪酒店。

车内气氛凝重的像结了冰,男人一根一根抽着烟,车内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

车子刚拐过一个路口,突然一道冷冽的声音打破了车内的凝滞。

“回去!”

“季总,你……”

小宁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一股强大霸道的力量丢在一边。

季寒轩竟然在公路上抢过他的方向盘,车身猛转,流线型的跑车犹如离弦之箭,往相反的方向疾驰而去。

林总在扯苏南栀衣服的时候,她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个翻身竟然推开了林总,林总肥胖的身躯,一下子摔在了椅子上。

林总眼里燃起熊熊怒火,表情扭曲而狰狞,朝她怒吼,“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

”然后起身向她扑去。

她赶忙退后,握起桌上的玻璃碎片,死死抵着自己的喉咙,“离我远些,不然,我死了,你脱不了关系。”

林总扭曲的脸上,诡异的一笑,毫不在意,细小的眼睛死盯着她,“你放心,以前的那些女人,她们每一个都是这么说的,呵呵呵呵,可我现在还是好好的。”

这个人是个变态,苏南栀头皮发麻,内心的恐惧似乎能化成实质,她死死着玻璃片,锋利的断面在她的脖颈划出一条血线,她也完全没有感觉。

林总向她步步逼近,她一直往后退,直到推到墙角再无路可退。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第十八章 季寒轩,求你最后一件事

“逃不掉的,苏小姐,你还有什么遗言吗?”林总笑着逼近她。

“滚开,你给我滚开”她口中喃喃的念着,绝望,不甘,最后都化作泪珠流在脸上。

季寒轩踹开套房门的时候,入目是一片狼藉,酒杯酒瓶碎了一地,地面上到处殷红的液体。

苏南栀瑟缩在角落,浑身是血,手里还死死掐着一块碎玻璃,脖颈上几条刺目的血痕。

脸上的血液眼泪凝结成块,眸子空洞而绝望。

“季寒轩?”林总看到季寒轩浑身发着冷意踹门而入时,脸色一变。

“你来得正好,你送来的这个女人倔得很,真是扫兴啊。

”林总神色具敛,不满的说道。

季寒轩丝毫没有理会林总,目光直直看着苏南栀,走上前。

她看到季寒轩,原本绝望空洞的脸,瞬间起了波澜,像是受了惊发狂的小兽。

把手里的玻璃碎片又朝自己紧了紧,沙哑的声音嘶吼道:“不要过来,不要,离我远些。”

季寒轩脸色阴沉,不理会她,继续向前。

看到季寒轩不断靠近的脚步,她更加惊慌,这一刻真的不想见到他,她声嘶力竭的吼道:“季寒轩,你站住。”

他闻声一顿。

苏南栀眼泪簌簌地落下,看着他的眼神凄然。

嘶哑的声音,像是在对他说,又像是在自语。

“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她说,“季寒轩……你说的没错,是我贱,我一直都不配。

”不配妄想拥有你一刻的在意。

她的眸子里有泪光在打转,目光在季寒轩身上,却又好像飘到了回忆的虚空,脸上出奇的平静,像是没有灵魂的空壳。

季寒轩寒眸微眯,看着她的眼神逐渐阴沉。

自己三年里无数次的幻想被他掐灭,可在她绝望时,他又给了她一丝希望,然后再将她狠狠推向深渊,让她带着更大的绝望,逃无生天。

这个人多残忍啊,可更残忍的是,直到此刻,她还觉得自己很爱很爱他,爱到窒息,无法挣脱。

“季寒轩……我知道错了,是我妄想,我不配……”她重复着话语怔怔说着,身子往后倒去,砸在身后的墙壁上,触动身上的伤口,渗出的血液在她浅色的衣裙上迅速蔓延,可她丝毫不觉得痛,她只觉得心累,累到任何表情都做不出来。

季寒轩不语,只是死盯着她,“闹够了?”寒眸微眯,语气淡漠,脚步再度向她靠近。

感受到季寒轩的靠近,她又好像生出了力气,整个人都不安的颤抖起来,将身体紧缩,把手里的碎片又掐紧了些,朝他嘶声低喝:“你别过来,你不就是想我死吗?”

“季寒轩,我不爱了,再也……不爱了。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却又被狠狠扎了一下,疼的心口发闷,身子支持不住滑了下来,竟开始低低抽泣。

季寒轩看着面前失魂落魄的女人,脸色更阴沉了几分,仍旧是那冷冷的声音:“过来。”

她惨然一笑,他永远只会这样冷冷的看着自己。

眼中划过一丝决绝,她嘶哑的嗓音缓缓说道:“季寒轩,也许当年,你就不该救我,我应该死在那个雨夜。”

季寒轩眸中一沉,那年……雨夜?一抹画面闪过,但是转瞬即逝。

苏南栀眼中划过一滴泪,又握了握手中的玻璃残片:“季寒轩,求你,最后一件事,救救我妈妈,我的命,你想要,我给你。

”。

她突然凄美一笑,然后对着自己的脖子狠狠地划了下去。

 

雁喜的《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就可以了哦~

季先生你用套路套自己?同类型小说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西瓜不甜小说全文阅读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是西瓜不甜倾心创作的小说,在这里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阅读:口蜜腹剑的亲妹妹把她拐到游轮上拍卖,为逃脱,她主动献吻战少。“这是我的初吻,你要负责。”自此,她抱上海城最尊贵男人的大腿,狐假虎威。彻查爷爷死因,打脸渣妹,解开身世之谜……心一点点沦陷,真相却猝不及防被揭开。“宋依依,这辈子除非死亡,否则你休想离开我!”

小说名称: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时桑榆)小说无广告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在线阅读

时桑榆的小说是《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本文作者是陆声声,文章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权倾京城的大佬,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四年;上流圈子都知道时桑榆不知廉耻,与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清。时桑榆最出名的是不知好歹,荣宠之时,她仍流连于各色男人之间。所有人都等着她失宠出丑,然而。大佬却对她宠爱更甚。五年之后,时桑榆被男人抵在墙角,她冷笑:“大佬,我们早就分手了。”墙角一个软萌的小团子撇嘴:“麻麻,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小说名称: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

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无广告 我家老婆有点凶全文在线阅读

凌呈羡任苒的小说是《我家老婆有点凶》,本文作者是顾小易,文章我家老婆有点凶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人人都知凌呈羡对任苒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他荒唐到能在婚礼上故意缺席,让她受尽耻笑,却也能深情到拒绝一切诱惑,非她不可。“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么样?”“很痛快,但远远不够。”她现在终于可以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

小说名称:我家老婆有点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