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如珍如宝-白浅浅谢锡安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 时间:
  • 爱你如珍如宝作者清风徐来
  • 爱你如珍如宝小说源于:zd

爱你如珍如宝-白浅浅谢锡安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爱你如珍如宝小说在线阅读

白浅浅谢锡安爱你如珍如宝全文免费阅读

《爱你如珍如宝》第11章 弟弟醒了

医院。

无暇顾及谢锡安的挑衅短信,白浅浅迫切的在病房外面等待医生复查出来。

“护士小姐,我弟弟的情况怎么样了?”白浅浅握住白衣天使的手眼里满是焦急。

白衣天使冲白浅浅微微一笑。

“白小姐,你放心吧,病人的病情有了好转,我相信不久就会醒过来的。我去开药,你弟弟还需要挂水。”

护士的话如强心针一般赋予白浅浅无穷的力量。

弟弟的病情能有转机是白浅浅做梦都渴望的事情,白浅浅只求他能够醒来,快点醒过来。

失去他和妈妈的话,白浅浅也活不下去。

白浅浅激动的摇晃天使的手腕,“谢谢,真的谢谢你们,麻烦你了。”

“白小姐,你不要激动,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去忙,你现在可以进去探望病人。”

天使离开病房,白浅浅进入病房看弟弟。

他安静的躺在病床上,面部依然带着呼吸氧气罩,眉头皱起面色蜡黄,看见他这个样子,白浅浅的心如刀绞般痛楚。

若上天将一切的痛转移到她这个做姐姐的身上该有多好。

不要再让她的亲人遭受这般的痛苦好么?

白浅浅合十双手替弟弟祈祷着,希望奇迹能够出现。

弟弟的手背粗糙干燥有了裂痕,白浅浅握紧他的大手泪珠簌簌的滑落,眼泪滴在他粗壮的大手上,散开氤氲一片。

“弟弟,你听见我在喊你么?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白浅浅撕心裂肺歇斯底里呐喊着。

弟弟醒来是第一步,这艰难的一步对于他和白浅浅还有整个破碎的家来说是尤为重要。

历史性的时刻何时能到来,白浅浅没有底。

半响。

弟弟依然没有丝毫的反应,白浅浅知道自己是自作多情想多了。

他的伤情不轻,需要多日的修养和恢复,哪有这么快就恢复过来的。

“弟弟,你在这里好好养着,姐姐可以等你苏醒过来,你相信我。我不会丢弃你不管的。”白浅浅望着他憔悴的面庞呢喃着。

抹了一把眼泪。

白浅浅起身打算离开病房去给弟弟打饭,手里的钱所剩无几,所有的积蓄和借来的钱都用在弟弟治病上面。

计划好所有的开支,给弟弟喂饭,她宁愿自己挨饿。

打饭回来,白浅浅将保温盒放置在病床边将盖子打开想托起他沉重的身体,往嘴里喂饭。

余光扫了一眼弟弟的大手,白浅浅怀疑是昨晚没有睡好出现了幻觉。

白浅浅努力睁开眼睛晃了晃神儿,刚才不会是弟弟的手指动了一下?

“是错觉……”

将保温盒里的粥弄到碗里,端起勺子准备往他嘴巴里喂饭。

弟弟的手指头突然膝跳反射弹了一下,白浅浅吓了一跳,瞬间将手里握着的勺子扔在地面上。

不会错的。

他醒了,他的手指头有了反应。

弟弟的意识恢复,这是一个好兆头。

白浅浅冲出病房大门,冲护士休息室喊了一声,“护士!护士!医生,我弟弟他……手指动了!”

惊天动地泣鬼神的呼喊声惊扰了中午在休息室里的护士。

一秒钟后,白衣天使再次出现在弟弟的病房,手里拿着诡异的仪器检查他的身体。

之后,面色没多大差别转头冲白浅浅微笑,“白小姐,恭喜你,你弟弟有了反应,意识也有了反射弧,已经醒了。”

已经醒了?

是她的祈祷感动了天地。

谢谢老天爷的眷顾,弟弟终于醒过来这对白浅浅来说是莫大的欣慰。

“谢谢你,护士小姐,我想问一下,大概多久可以恢复,最快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呢?”白浅浅迫不及待。

“大概还要几天的时间,这得看病人的实际情况了,你也不要太着急,完全恢复还需要病人和病人家属的极力配合。”

这都是废话。

白浅浅要的是确切的离开医院的时间。

谢锡安给白浅浅的宽限期只有三天时间,如今两天已经溜走,剩下的一天她不知道如何面对。

“几天?”白浅浅差点瘫倒在地。

白浅浅恨不得立马带着弟弟逃出医院的束缚。

以谢锡安的做事风格,不会轻易饶了她,说好给白浅浅三天的宽限期,绝对不会出尔反尔。

弟弟还在医院,白浅浅不可能一个人逃到天涯海角猫到地缝里。

怎么办?

“是的。白小姐?还有其他问题要咨询么?”护士小姐见白浅浅发呆,大声唤她。

“哦,没有了,谢谢你。”

硬着头皮撑过这几天,大不了找个地方跑路躲过谢锡安的穷追猛打。

想好了,就这么定。

弟弟的事情搞定,白浅浅马不停蹄赶往面试的公司,昨天收到几家小公司的面试邮件。

不尽快找到合适的工作,她和家人的生计都是问题。

天空不作美,一家公司嫌白浅浅经验不足,另一家公司嫌弃白浅浅家境不好,大公司不要白浅浅,小公司挑三拣四的不肯收留她。

天呐。

真的要断了白浅浅的后路让她走投无路么?

算了,大公司小企业白浅浅也不指望能够找到工作。

目标转移到其他的地方,眼光只能是放低了。

以白浅浅现在的身份和生活情况,也只能是在服务行业找份临时工干一干。

奔波一整天,终于有一家新开张的酒店愿意收留她,早起晚睡的日子就此开始。

酒店经理见白浅浅可怜,让她直接上岗。

时间就是金钱,白浅浅不能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直接开工是最好不过。

“谢谢经理,我一定会努力去做的。”白浅浅卑躬屈膝向经理打包票。

为了钱,白浅浅豁出去了。

希望倚靠打几份兼职工能够解决生计和其他的实际问题,在厨房洗碗的时候,白浅浅魂不附体。

二百万?

这嫖资算是白浅浅白拿呢?还是她所有的财富?

怎么到了谢锡安的嘴巴里如同是白浅浅欠他一样,不对,三天期限对白浅浅来说就是个陷阱。

到时候白浅浅怎么可能会乖乖的联系那个无耻之徒。

实际上,白浅浅不愿赖账,只是现在实际情况在此,她只能厚着脸皮替自己找个理由开脱掉二百万的人情费。

睡了就是睡了。

明目张胆厚颜无耻要买断白浅浅的人生?她不服天不服地。

谢锡安!

你这个无耻的家伙。

尽管放马过来。

《爱你如珍如宝》第12章 谢少爷有请

腰酸背痛。

昨晚加了夜班,身体支撑不住,凌晨回到家一直躺倒这个时候。

伸了一个慵懒的懒腰,肚子里什么东西也没有,白浅浅抓起床头的闹钟看了一眼。时钟指向九点。

“饿死了……”

白浅浅急需进食补充能量,做了夜班的人能量消耗得多。

穿着拖鞋冲到厨房,打开冰箱的门,冰箱里只有麦片面包和牛奶,白浅浅长叹一口气,只有先吃这些东西填饱肚皮再说。

懒得做简单的热汤面条充饥。

悲催的生活。

也难为小米为了白浅浅还要承担生活的压力,多了她这张嘴巴,小米的生活质量被降低了几个点位。

啃着麦片面包,打开电视机随便扫了一眼放松下绷紧的神经。

“弟弟出院后,怎么办呢?”白浅浅在思索一个难题。

弟弟一旦出院,住处是个问题。

老妈精神失常在乡下的舅母家,弟弟白浅浅是一定要带着的,而小米已经被白浅浅这个黏人鬼缠的无可奈何。

再给小米增添额外的负担的话,是不是有点太过分?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怎么办?

只有到时候再做打算,走一步算一步,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

白浅浅也是心大得无敌,先填饱肚子再想其他烦心的问题也不迟。

这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没看手机屏幕,放下手里的牛奶瓶子,直接抓起手机放在耳边,“喂?哪位?”

绝对是失策。

不想听见的声音从听筒那头传过来,吓得白浅浅胆战心惊。

“我的号码你没存么?”谢锡安冷厉的声线划破耳膜。

他的号码,白浅浅还真没存在手机里。

昨天还想着将这个讨厌的号码删除掉,永久从生命中去除,忙累了也就忘了。

白浅浅后悔的狠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该死的!忘了将他加入黑名单……”

“你说什么?黑名单?”

声音不是很大,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竟然听到了白浅浅的歇斯底里。

“不是……你……有事?”白浅浅装聋作哑。

不小心接通了电话,只有跟谢锡安装傻企图混过去。

谢锡安明显不吃白浅浅这一套,生冷的语气穿透耳膜,质问道,“白浅浅小姐,你还真能跟我装傻啊?三天的期限已到,今天是什么日子你该不会忘了。”

她当然还记得。

只是……

只是装傻而已……

白浅浅就是要赖皮装作没有这档子事情发生过,量他谢锡安也做不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现在,一无所有只剩下单薄的一条命。

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白浅浅是开水烫死鱼,就是不给他翻身。

况且,那嫖资白浅浅也没打算不还给他这个霸道的总裁,只是,目前情况特殊,需要慢慢积攒够资金周转一下。

“什么日子?我真记不清了。”

只有继续装傻。

“记不清?白浅浅,别怪我没提醒你,你食言是要付出代价的,是你亲自来玫瑰湾找我呢,还是需要我派人去接你,你自己看着办。”

哎呀。

威胁她?

她就不信邪,不去见他又能怎么着。

量他也没这个胆量绑架良家妇女!

“谢锡安,我告诉你,我不会去你那里,那笔钱,我没说不还你,不过我需要时间慢慢分期还……你想找小姐,去酒店,找我干嘛?”

白浅浅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想女人想疯了的家伙,跟他纠缠一次,他真当她是酒楼的风尘女陪睡一生一世么?

“你……白浅浅,我是给你脸,你不要是不是?”谢锡安怒火上头。

怪白浅浅情急之下激怒这个债主。

是人情债,还是契约债。

连白浅浅自己都分不清楚,有种感觉,一旦被他纠缠住,白浅浅的一生会彻底陷入无尽的深渊和漩涡之中。

“我就是不要脸,你当我是陪睡女啊?说去就去?你能把我怎么样!”

硬骨头一个。

顾不上那么多,厚着脸皮跟谢锡安吵翻天。

或许,这个以暴制暴以毒攻毒的举措会救白浅浅一命,白浅她可不想去玫瑰湾自投罗网。

女人到处都是。

他谢锡安是鬼迷心窍还是吃错药了,非要缠着白浅浅这样一个无家可归一毛不拔的平凡女人干嘛?

真是匪夷所思。

“好!白浅浅,你可要想好了,你要对你说的话负责!”

噗通一声电话断线。

哎呀。

谢锡安竟然被白浅浅气得无话可说,主动挂断电话,这是她始料未及的事情。

原本白浅浅打算和他在电话里大战个几百回合,用她三寸不烂之舌击败这个要买断她一生的好色之徒。

现在看来。

不必要耗费白浅浅的唇舌,精力和体力和他大战一场。

“负责?该负责的是你还是我?”冲着嘀声作响的手机骂了一通,刚才吓得一身冷汗,白浅浅瞬间体力不支瘫倒在沙发上。

和人打嘴架也是极为耗费体力的活。

长舒了一口气,这一关白浅浅希望是暂时混过去。

晚上还要上夜班,其他的顾不上,白浅浅先小睡一会儿,眼皮沉得要命,电视开着迷糊糊进入了梦乡。

“咚咚咚——”

铿锵有力的敲门声回荡在耳边,惊醒白浅浅的美梦。

“谁啊?”

睁开惺忪的睡眼,白浅浅还没睡够,冲门口喊了一声无人应答。

奇怪。

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小米这里,莫非是小米提前下班回家取东西?

小米总是丢三落四,忘了带钥匙。

穿上拖鞋白浅浅急忙走到门口推开门,不开门不要紧,一开门瞬间傻了眼。

清一色的黑衣制服的高挑身影矗立在门口,犀利的眼睛盯着白浅浅一个人瞧不停。

“你们……”

妈呀。

看这个阵仗就不一般,小心脏砰砰直跳。

没等白浅浅的话说完,其中一个冷面冷言道,“这是小米家么?”

“是啊,你们找她有什么事情?”

他们是来找小米的,白浅浅放松了警惕。

“我们不找小米,找你。”

找她?

来不及追问对方找她什么事情,黑衣人冲进屋子架着白浅浅的胳膊就往外拖。

“喂!你们要干嘛,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放开我!”白浅浅大喊大叫。

死命在黑衣人怀里挣扎,冷面就是不理会白浅浅的叫嚣。

“谢少爷请你过去。”

《爱你如珍如宝》第13章 食言的后果

谢少爷?

该不会是谢锡安那个混蛋?

“大哥,你放了我,我跟你无冤无仇的,干嘛要这样嘛,要不然我要喊救命了。”

看出来,一个人不是这群人的对手。

改换小女生求饶的招数,希望他们能够有一点同情心放了她这个无辜的人。

“少爷的命令,我们做不了这个主,白小姐最好是乖乖的听话。”黑衣人警告。

乖乖听话?

听话是傻瓜,被谢锡安派来的人抓去,她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束手就擒不是她的原则。

死命在黑衣人手里挣扎,没办法只有喊救命,“救命啊!绑架了!”

黑衣人见白浅浅呼喊不停,伸手从兜里掏出洁白的手帕抬手捂住她的口鼻。

“安静点!”

浓重的化学药水的味道刺鼻,不知不觉白浅浅眼前模糊一片头晕目眩。

手帕上有迷药?

这帮混蛋,都是谢锡安的走狗,万一她有什么事情,绝对不会饶过他们。

最后一丝的力气和理智,白浅浅张开洁白的大口冲着黑衣人的手腕狠狠的咬下去,在迷药发作之前,她一定要挣脱。

“哎呦!臭婆娘,竟敢咬我!”黑衣人手部吃痛大叫一声。

她以为会逃脱,身后只留下电视机嗡嗡作响的声音。

另一个黑衣人提醒道,“先不要动她,万一谢少爷怪罪下来不好办,带她上车。”

迷糊中。

被几个人架上了黑色的加长商务车,努力睁开眼皮却失去知觉。

头痛欲裂。

睁开朦胧的眼睛,黑乎乎一片。

“这是哪里……”白浅浅摸着疼痛的后脑勺呢喃一句。

谢锡安真的不会放过她。

这些黑衣人竟然将她带到这种阴暗潮湿的地方,环顾四周,察觉到身在一间地下室里。

该死的。

二百万嫖资她又没说不还。

干嘛要这么对她,买断她的一生和身体有那么好玩?

“少爷!”

这时候,门口有动静。

“嗯,人在里面么?”谢锡安的声音。

“是,只不过一直昏迷不醒,迷药的药力没过。”

听见谢锡安的声音,心里有些打怵,他究竟要做什么,白浅浅猜不透。

正琢磨着。

地下室的门开了一条缝隙,顺着缝隙投射进来一丝丝的光线,短时间适应不了亮度,白浅浅眯着眼睛看不清门口的人影。

一个高挑的倒影冲着白浅浅所在的位置徐徐走来。

手脚被这些人捆绑起来无法动弹,白浅浅想要大喊救命,才意识到嘴巴被异物堵住无法发声。

“呜呜呜——”

奋力的挣扎和呼喊,只有呜呜的声音回荡在空气之中。

“醒了?”

一丝冷漠而得意的声线划破地下室的静谧,白浅浅抬眸瞪着高挑的身形丝毫不畏惧。

“呜呜——”

白浅浅想要臭骂一顿这个无耻和变态的家伙。

有话好好说,将她绑架到这里来干什么,他喜欢刺激的游戏是么?

谢锡安抬手扶了扶无框眼睛,比女人还要精致的轮廓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哎呦,说不出话了?电话里不是嚣张得很嘛!想骂我?”嘴角勾勒一抹得意。

谢锡安见白浅浅这副可怜相,心里乐开了花。

这就是她食言要付出的代价?

白浅浅不明白他为什么非要盯着她一个女人不放,那晚的事情只是她一时冲动,为了报复老公赵强,风花雪月一夜过后彼此互不相欠。

隔日醒来。

只当路人不好么?

更何况,他和白浅浅不是同一路的人,级别不同,身份不同,家室不同,白浅浅想不到有共通之处。

唯独这个霸道的总裁吃腥的吃够了,非要尝尝毫无滋味的鱼肉味道。

有钱人的想法猜不透。

大鱼大肉吃惯了,喜欢吃素。

“呜呜——”

要不是嘴巴被异物堵住,白浅浅非要吐他一口吐沫。

谢锡安似乎是听懂了白浅浅呜呜的意思,饶有兴致的抬手替她将嘴巴里的异物一把摘了出来。

“好了,你想骂什么,尽情的骂,我听着。”谢锡安得意洋洋。

奇葩。

听说过有人喜欢吃肉,有人喜欢美女,没见过喜欢挨女人骂的。

不管三七二十一。

先图个嘴巴痛快再说,心里的忐忑暂时放在一边,“谢锡安,你到底要怎么样!我说了,那笔钱我会还你的,我现在没有,我能怎么办。”

想臭骂他一顿,话说出口又认怂。

也是服了她自己。

谢锡安猛然伸手钳住白浅浅的下巴,鼻翼贴近她的面部,冷峻的深眸泛起波澜,嘴角勾起一抹戏谑,“我不要钱……”

不要钱?

难道他大发慈悲,放她一马?

嫖资不要了?

以他的做事风格不会如此,还是白浅浅耳鸣听错了。

“那你想要怎么样?”白浅浅大义凛然。

必须要问清楚,谢锡安想要的是什么东西,欠人情应该还,她是知晓的,总不会一直逃避。

谢锡安生冷道,“我要你的人!”

搞什么!

谈判不到一句话的功夫,又开始不正经的攻势,本小姐不吃他这一套。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故意刁难我!女人遍地都是,堂堂谢家的大少爷,美女大把的跟在你屁股后面,请你饶了我这个小麻雀,行不?”

他是吃不到葡萄觉得葡萄酸。

吃了一回,还想着下一回。

白浅浅就如同那酸溜溜的葡萄,有什么好吃的,非要盯着她不放。

谢锡安的口味还真是重的可以。

“强词夺理?本少爷想要得到的东西还没有失手过,三天期限已经破了例,白浅浅,你不要不识趣。”

买断还有逼迫的?

天理何在啊。

这个霸道的家伙,非要她的身体不说,还要霸占她的人生?

白浅浅实在是不理解他的肮脏龌龊无厘头的想法。

“我就是不识趣,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白浅浅别过头去不理会他的傲慢。

谢锡安的家底雄厚,不会因为这么一点钱对白浅浅如何。

看他还有什么能耐治理她的倔脾气。

本小姐就是死活不从。

一生的幸福和尊严一旦被他买下,她岂不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他要白浅浅东白浅浅不能往西,要白浅浅下水白浅浅不能爬上岸。

那种生活不是白浅浅所追求的,即便是人生的岔路口遇到了一个渣男赵强。

白浅浅不信,命运如此跟她开玩笑。

《爱你如珍如宝》第14章 结婚协议书

“嘴硬!”

谢锡安冷哼一声,根本不在乎白浅浅自顾自在椅子上折腾没完。

他冲身后的手下摆手,黑衣人乖乖的从黑色的包里掏出什么东西来。

似乎是一份铅印的文件合同。

未看清楚具体是什么,谢锡安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文件甩在白浅浅的脸蛋,“诺,不要食言,在上面签字,我想要得到的从来不会落空。”

“结婚协议书?”

瞄了一眼他手里的合同,第一页明晃晃的几个大字刺瞎白浅浅的双眼。

这家伙是动真格的了?

真的要和她登记结婚?

看来真的不是开玩笑,白浅浅目瞪口呆,不相信这是事实。

结婚还要逼迫的,她也真是服了。

“在我做出出格的行为之前,你最好乖乖的在上面签字画押,否则的话,白浅浅,白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明目张胆的威胁!

白浅浅才不会怕这个霸道的家伙,猜测他只是凭借堂堂谢氏家族的财力实力吓唬她,她不会上当。

有骨气的扭过头,白浅浅保持烈女风范,嘴硬道,“我就是不从,你怎么着吧?”

“好!你有种!”

倔脾气的话语刺激霸道总裁的神经,谢锡安瞬间被白浅浅激怒。

糟糕透顶。

白浅浅情绪也不是太好,谢锡安平静的眼眸里泛滥火焰一般的光晕,火山即将爆发。

“给她解开!”

谢锡安冷冰冰的吩咐手下将绳子给白浅浅解开,白浅浅的胳膊获得了短暂的自由和释放。

“怎么,你后悔了?想通了,那我就告辞了。”

白浅浅握住吃痛的手腕,笑嘻嘻的冲谢锡安调皮一句。

看他的意思,是要放白浅浅走的意思。

跟她这个身份地位不同的女人计较,也没什么意思。

没成想,白浅浅所期待的都是幻想,谢锡安根本无意要放她离开,他扼住白浅浅的手腕恶狠狠的警告道,“想走?没那么容易。”

手腕再一次被他生冷的手心抓得死死的,白浅浅无法动弹。

“疼!你干什么?放开!”

谢锡安无时间搭理白浅浅的叫嚣。

生硬的掰开白浅浅的手指,抛给身后的手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白浅浅吓坏了。

难道他对她动用刑法不成?

天呐。

该死的,这个家伙是疯了,白浅浅只知道他们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莫非要用刀切她的手指不成?

手废了,她还干什么活。

不能干活挣钱,她的弟弟和家人指望她养活,她这一辈子不就是成了一个废物了么。

“老板,给你。”

还好,白浅浅猜错了,黑衣人递给这个混蛋的是一个红色的印泥盒子。

“把白浅浅手拿过来!”

她挣扎不停,扭动着身体,奋力的将手指从他的手心里挣脱出去。

男人的力道不轻,白浅浅根本无法逃脱他的大手和蛮力。

手指生生的被这个家伙按在了协议书最后一页的底部位置,妈呀,这是要真的逼她在上面画押的节奏。

白浅浅不肯从。

谢锡安牟足了劲儿动用武力让白浅浅就范。

“你个混蛋,我不要!”

白浅浅俯身低头张开小口照着谢锡安的肩膀和胳膊大口的咬了一口。

“哎呦——”

一声鬼叫。

谢锡安胳膊吃痛,失去了少爷的尊严,在手下面前失了态。

这一回,少爷的颜面都扫地了,白浅浅悻悻的得意,这回,看他还嚣张个屁。

好景不长。

白浅浅的惊人之举,激怒了谢大总裁。

他猛然一发力,伸出坚实有力的臂膀一把揽住白浅浅的腰身,用胳膊死死的缠绕白浅浅的身体,遏制住她的手指。

最终,白浅浅还是敌不过他,手指按上了红色的印尼,在协议书上按下了红色的指纹印记。

“啊!”

白浅浅大叫一声,觉得天塌了下来。

这份协议书仿佛是白浅浅的卖身契一般,买走了她的自由和一生的幸福。

得逞之后,谢锡安霸道的盯着白浅浅瞧。

满肚子火气,白浅浅一把将这个家伙推开,怒视着这个人渣,他真是不要脸,无耻之极。

“怎么?生气了?”

一抹得意在他俊朗的面庞上划过,这回他得意了,他满意了。

气不打一处来。

这是抢劫,明晃晃的抢劫。

“你……”白浅浅无言以对。

谢锡安这么做无疑是抢夺了白浅浅的人身自由,她不会屈从于他霸道的行径,抬手气愤的给了他一巴掌。

顾不上严重的后果,先泄愤再说。

出乎意料,满以为他会回手反击给白浅浅一拳,她也认了。

冲动是魔鬼,白浅浅是知道的。

这么多人,她怎么能够抵抗得了,认命了,先解气再说。

深邃的眼眸泛滥丝丝玩味,他抹了抹嘴角的血迹,戏谑道,“你什么你,你想要说什么,我满足你的愿望。”

“什么?你真以为我会服从你么?”白浅浅不屑瞪他一眼。

要死就死吧。

事已至此,家人出事,丈夫出轨,无路可退,白浅浅也认了。

倔强的回答令谢锡安很吃惊,或许没有女人敢对他这么凶,换一种说法,他根本未遇到过白浅浅这种不识好歹的女人。

能够做他谢锡安的情人也好,老婆也罢,抑或是肉体精神上的寄托……

想想也是恶心的要命。

“白浅浅,要是其他女人对我动手,你觉得我会放过她么?”谢锡安冷厉的双眸冒火。

不会。

白浅浅知道这种女人的结局绝对不是一般的惨烈。

事已至此,冲动的打了他一巴掌,白浅浅只能是自求多福。

下意识的小退了一步,此刻,白浅浅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或者趁机逃出这个暗黑的地下室和谢锡安的魔爪。

“我知道,你不会,那又怎样,我就是不从。”

倔强劲儿一上来,九头牛拉不回来。

无计可施,白浅浅只有耍赖。

谢锡安暂时未动手,冷冷一句,“一百万还我,再说其他的。”

一百万?

嫖资算是白浅浅的,他还要一百万,这不是强词夺理么。

“什么一百万,我听不懂你的意思,协议书不算数,你究竟想要干嘛。”

《爱你如珍如宝》第15章 禁闭

“我要干嘛,我跟你说得明明白白,你是故意和我装傻?”

谢锡安提醒她,一百万白浅浅无力还他。

哪里冒出来一百万的巨资,生活落魄无能力支撑下去,谢锡安是利用这个逼白浅浅就范嘛。

该怎么办?

白浅浅无计可施。

算了,逃命是第一位的。

想罢,白浅浅不顾门口有保镖便冲了出去,谢锡安没有拦着白浅浅,门口的两人,迅速的拦住她,将她架了回去。

“啊——你们放开我!”白浅浅冲他们大喊。

腿脚不老实的挣扎,又是踢又是踹的。

两人的力道很大,白浅浅根本执拗不过这两个人的力气。

无奈,梨花带雨的没哭出来,没过一分钟便被这两个家伙给拦了回来。

谢锡安俯身瞪着白浅浅,“你不愿意?”

就是不愿意。

这还用说么。

他是自作多情,以为谢总裁的夫人是任何一个女人瞻仰的目标嘛。

白浅浅可不愿意跟在他的身后当牛做马,白浅浅冷冰冰的瞪着这个嚣张霸道的总裁,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呸!谁稀罕!”

冲动是魔鬼。

白浅浅得承认这一点。

这一闹腾瞬间气炸了谢锡安,原本好声好气的和白浅浅商量登记的事宜,白浅浅不识好歹。

谢锡安抹了抹脸蛋上的恶心吐沫,冷冷的怒视白浅浅一眼。

“白浅浅!你……敬酒不吃吃罚酒!”

不吃他这一套怎么着吧?

事已至此,白浅浅只有硬着头皮应对,没钱是真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抱着必死的决心,不是成仙,就是成人。

“你想怎么样,随你便,我没有在协议书上签字,我就不承认,看你能怎么着。”

耍赖皮的本事白浅浅是有的。

反正,只是按了一个手印而已,又没有她的大名在上面。

什么也不怕。

这下激怒了得意的霸道总裁,他气愤的抬手甩了一巴掌给白浅浅。

脸部火辣辣的疼痛,灼烧起来冒了烟,这家伙竟然真的肯出手打老娘!

面部吃痛,白浅浅怒目圆睁瞪着这个霸道不羁的总裁,想要张口伤人,又胆小的将话语咽回了肚子里。

若是激怒他,不知道接下来他会对她做出什么样的事情。

“谢少,这女人怎么办?”手下问道。

“先关着,让她反省一下再说。”

气头上的谢锡安冷冷的来了一句,好好的心情都被白浅浅发疯的脾气不识好歹的扰乱。

这一刻,无心思再和白浅浅纠缠就此罢休。

关她禁闭?

这是绑架不是过家家,白浅浅才不愿意服从他的命令,她要出去寻找自己的自由。

话音刚落,白浅浅的腿脚还不老实,挣脱两人的束缚又冲向门口。

这一回,谢锡安亲自动手将白浅浅抱了回来。

“谢锡安,你干嘛,你放我下来。”

白浅浅不依不饶的大喊大叫。

这家伙就是不放,手下看大事不妙,不敢耽误老板的好事,灰溜溜的溜出了地下室。

“白浅浅,你就这么看不上我?”

狠力的将白浅浅摔在冰冷的板凳上,谢锡安的眼眸中充斥愤怒的火苗。

说不上来看得上还是看得上。

彼此的相遇就是一个错误,只是一夜的激情罢了,干嘛要这么认真。

白浅浅不理解他脑袋里怎么想的。

白他一眼,“不是看不上,是十分厌恶你,你这回了解了么?谢大少爷。”

只是因为他是谢聘婷的小舅子,白浅浅才故意引诱他和他上床,以此报复她那个不要脸的老公赵强,他倒是自作多情要和她登记。

口无遮拦,不管不顾说出这些话。

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谢锡安怒视白浅浅,面部铁青,“好,你在这里好好考虑,本少爷没时间和你闲聊,考虑好了我再来。”

考虑?

她不需要考虑。

不愿意就是不愿意,结婚还有勉强和逼迫的?

这是不可理喻。

随后,谢锡安离开地下室,冲上去想再次逃脱,地下室的门砰的一声在外边反锁上。

“喂!你们给我开门,你们这是绑架勒索,我要报警!”

任由白浅浅怎么呼喊,都无人回应。

天杀的。

竟然将她关在这个鬼地方,如果她能逃出去的话,一定不会让他们好受。

是白浅浅自己嘴硬,心中这么想,却无计可施。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地下室里的光线愈加的黑暗。

好在,腕表还在,瞄了一眼时钟的指针,已经进入傍晚时分。

“该死的,还不出现,快饿死了。”

折腾一整天,好好的在家里,被他们带到这个鬼地方来,门也没锁,不知道小米会不会四处找她。

电话落在家里,现在想逃也联系不到家人。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脑海中只有逃跑和怎么办几个字,再无其他。

这时候,地下室的门锁忽然有了动静,白浅浅吓得一激灵,瞬间从椅子上直起身体。

“谁!”

不问也知道,是那两个该死的走狗。

“白小姐,少爷吩咐我们给你送饭,他想要我们问问你想好没有,想好了可以跟我们去见他。”

霸道的家伙。

还真有办法,以为她真的会怕他这一招么?她才不会屈服。

“我不要出去,饭菜你留下就行。”

先填饱肚皮再说,一天未吃饭,上了一晚上的夜班累成狗,还要被这个人渣折磨。

不过想想,今晚的夜班无人替班,白浅浅又要面对被辞退的命运。

该死的。

害她失去了工作,这是故意要她不好过。

“那你好好想想,想通了叫我们。”手下倒是衷心,转达少爷的命令利索的离开。

地下室的门再一次被关闭,暗黑一片,头顶的小灯泡照射着白浅浅瘦小的身形。

盯着刚才手下拿进来的保温盒,泪花涌入眼眶。

弟弟还在医院里等她,有大堆的事情要等着她去做,小米可能四处找她的下落,以为白浅浅又跑到哪里闲逛。

“该死的,本小姐先吃饱喝足再找你算账。”

关于白浅浅谢锡安的小说《爱你如珍如宝》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爱你如珍如宝》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爱你如珍如宝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