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白歌月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 时间:
  •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作者顾夕熙
  •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小说源于:zd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白歌月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小说在线阅读

白歌月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第11章 惩罚,谁还来?

恶善堂内阴气森森,几位族长言语愤怒激烈,一时间,白歌月在这白家成为众矢之的!

白经烨方正的面皮上闪过一丝冷意,随即拿过黑鞭,啪!的一声,恶善堂内鞭声阵阵,好不慎人!

“歌月,你是二叔看着长大的,若你认罪,而是便只罚你三鞭,若你不知悔改……”白经烨双目阴冷,哪里有往日的一丝温和和慈善?

白歌月不退反进,仰头,嘴角依旧带着邪笑:“二叔,看来你是真的老了,耳朵不好使了。”

白经烨面色难看至极。

“爹!白歌月如此不识好歹!便成全她!”白梦月咬着牙盯着白歌月,那眸子就像是啐了毒!

“如此,二叔为了白家名声不得不为了。”

白歌月直盯盯的望着白经烨那虚伪的面孔,都有些佩服白经烨的演技了。

黑鞭倒刺泛着寒光,森森恐吓,被白经烨甩动,带着罡气劈向白歌月!

白歌月站在原地,不动不躲,众人跟皆以为她是被是吓傻了,众人眼中满是嘲弄和鄙夷。

就在鞭子快要打到白歌月的胸前时,只见白歌月身体猛动,以一种极快的身法,避开白经烨的鞭子,继而,她身体一个旋转,以一种极诡异的脚法来到白经烨身前。

就在白经烨未来得及反应时,这觉手腕一麻,紧接着鞭柄已然被白歌月握在手中。

白经烨瞳孔骤缩,盯着白歌月的双目满是震惊和不可置信!

“来人!快将白歌月抓住!”王氏惊声道。

紧接着,堂内武者守卫和婆子朝着白歌月扑过来。

白歌月黑眸闪过一道邪光,道:“真是不长记性啊。”

旋即,白歌月猛的夺过白经烨手中的鞭子,飞快转身,只听啪啪啪!鞭声震天,哀嚎遍地!

转眼间,就见那扑过来的守卫和婆子被白歌月手中的鞭子给打的浑身是伤,摔倒在地!

黑鞭倒刺根根可入骨,痛苦不堪!

堂内众人皆变色,猛的起身,盯着白歌月的目光满是惊骇。

啪嗒!

白歌月用鞭柄在掌心敲打了一下,抬眼,黑眸如剑射向几位族长:“方才是让我跪下受罚的?站出来。”

“……”

几名族长齐齐咽了口口水,面色惊骇的白歌月,哪有人敢站出来。

“你,你不是白歌月!”白经烨沉着脸盯着白歌月,冷声斥道。

白歌月自小就是性格懦弱的废物!现在的人根本不是白歌月!

白歌月转身,目光邪肆的看向白经烨,幽幽道:“二叔,我看你不止耳朵有问题,就连脑子也有问题呢。”

“你……”白经烨气的面色难看至极。

“还有谁想让我受罚的,站出来。”白歌月把玩儿着黑鞭,唇角一抹邪笑,觉着这扁嘴使着甚是趁手,正好她也没有什么兵器,就它了。

恶善堂内鸦雀无声,无人敢说一句话,他们都被白歌月方才的举动给吓到了。

“既然无人说话,那大家都散了吧。”白歌月邪笑一声,目光过过白经烨,落在白梦月和王氏身上,眸光深了深。

吓的白梦月和王氏母女二人紧紧抱着彼此,目露害怕愤懑。

白歌月笑容更加邪肆,转身缓步离开。

“……白歌月!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这里是白家,是恶善堂!而我,是你的长辈,是你的二叔!是白家家主!你如此做便不怕遭天谴?”白经烨盯着白歌月的背影,咬牙恨声道。

白歌月脚下一停,并不转身,只把玩儿着黑鞭,幽幽道:“这里是白家,而我是白家嫡长女,在白家除却爷爷,无人可以动我,动我者。”

白歌月转身,黑眸直盯盯的盯着白经烨,起唇:“死!”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第12章 她是个疯子

白歌月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恶善堂。

堂内没了那嚣张狠戾的戾气,众人才回过神。

“疯子,她是个疯子……”白梦月盯着白歌月的目中露出惊恐,咬牙恨声道。

几位白家族长亦是面色难看,想到方才他们几人竟是被一个黄毛丫头吓的浑身哆嗦,就羞愧愤怒不已!

“……真是太不像话了!家主!白歌月如此不将白家家法放在眼中,又做下此等龌蹉下贱之事!该是将她逐出白家!”

“对!将白歌月逐出白家!”

几位白家族长义愤填膺的说道,此时的他们脸上都是愤怒,似已经忘了方才白歌月带给他们的巨大恐惧和惊骇。

白经烨面色难看,望着白歌月离开的方向。

若是可以,他自然恨不得将白歌月逐出白家,但是,白老头子曾明确表达过,在白家,除却他无人能动白歌月!更无权将白歌月随意处置逐出白家!

想到那个老头子,白经烨的面容就愈加扭曲!

……

咕噜咕噜。

不远处传来一道急促木轮声,白歌月脚下一停,转身看去,只见不远处一个年约十五的小厮推着一个坐在木质轮椅上的男子快步赶来。

因为那男子走的急,脚下的路又是碎石子铺就的小路,所以轮椅也很是颠簸,坐在轮椅上的人就更不必说。

白歌月看到那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年约三十左右,五官俊美,却带着一丝虚弱之态,仔细看去,只见这男子容颜虽好,但皮肤却透着一种病态的苍白。

待男子的目光看到白歌月后,先是愣了愣,眉宇间的那焦急和担忧瞬时松了松。

而在同一时间,白歌月脑海中出现提示音:“叮叮叮!毒素提示,毒素提示!”

白歌月知道这套医疗系统在有毒素接近自己时会提示,若要知道具体毒素,必要接触目标。

所以,白歌月沉默的望了一眼这男子,而后抬脚朝着男子走去。

跟在白歌月身后的几名丫鬟看到白歌月的举动,登时停在原地,眼中闪过一丝不可思议。

不止他们,就连坐在轮椅上的白经画看到白歌月朝着他走来,他那双漂亮却微微阴郁的眼眸也露出震惊。

白歌月走近白经画,而后蹲下身体,伸手搭在白经画的手腕上。

“蚀骨草,毒素潜伏十年,侵入血脉,初期令人腹泻不止,高热不断,中期,双脚失去知觉延续至双腿,晚期,浑身血管堵塞,不得动弹,毒素发作,生疼至死,属七级毒素,服解毒丹配以金针渡穴,换血可解。”

白经画反应过来后,猛的将自己的手抽走,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以往,白歌月别说拉他的手,就连看他一眼都会觉得晦气不悦。

白歌月感受到白经画的情绪,她看了一眼白经画额头的汗水,而后站起身,垂眸望着白经画,道:“我没事。”顿了顿,白歌月又道;“三叔。”

白经画双目睁圆,像是看着怪物一般的看着白歌月,震惊当场。

白歌月叹了声,走到白经画身后,对那一脸震惊的小斯道:“我送三叔回去。”声音不容置喙。

小厮一脸警惕的瞪着白歌月,嘴里啊啊的,显是个哑巴。

他怕白歌月伤害白经画,可在接触到歌月的眼神时,他竟是有些惧意,不自觉得便松了手。

白歌月推着轮椅往回走,脚步一停,又道:“不要跟来。”是对身后丫鬟说的。

待白歌月渐渐走远,只见几名丫鬟满脸不可置信。

“……小姐真的变了许多,以往她是从来不会接近三爷的。”

几名丫鬟说了几句,目光忽然转向秋香,春雨神色一沉,看着秋香道:“秋香,你方才为何那样说!你是要害小姐吗?”

秋香脸色一白,结结巴巴道:“不,不是的,我只是在替小姐求情……”秋香心中苦不堪言,早知道白歌月如今如此可怕,她是死也不敢公然说那些话的!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第13章 该羞愧自尽!

白经画乃白府三爷,在记忆中,这位白家三爷白经画小时便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传说中他三岁便可读四书五经,且过目不忘,有着极大的本领,且天生生有灵根,年纪轻轻便已是三阶灵者,前途不可限量!

但这些惹人艳羡和嫉妒的才能却在白经画十六岁那年戛然而止。

原因无他,十六岁那年的一天,白经画为了哄白歌月高兴,上树掏鸟窝,谁知他竟从树上给摔下来,至此双腿残废!

至此,白经画从白家的天子骄子变成了废物!

白歌月嘴唇紧抿,思绪从记忆中出来。

她垂眸望着神情紧绷,身体僵硬坐在轮椅上的男子,黑眸深了深。

据她记忆,在她自出生后,爹娘便经常出征,一直照顾她陪伴她的出去也爷爷,便是白经画。

可以说,白经画就如白歌月的父亲一般,照顾她慢慢长大,对她更是宠溺非常!

而自从白经画残废之后,便被有心人说成是不祥之人,而白歌月渐渐长大后,因为身边人挑唆,也如此认为,从此远离白经画。

但白歌月感觉的出来,在原主儿心中还是放心不下白经画。

但那又如何?白歌月远离白经画,认为白经画乃是不祥之人,便是懦弱,无能!

什么摔断了腿,简直可笑,一个三阶灵者会轻易摔断腿么?

白经画的双腿不过是因为他身中了慢性毒!而当初为白经画看病的大夫,想来也是被人安排的。

“经画苑”乃是白经画所住的院子,白歌月脚下一停,就听白经画用僵硬且平淡的声音道;“歌月,你,你走吧,我可以自己进去。”

白歌月感觉自己心底微微一颤,鼻子有些酸涩,她愣了愣,这并不是她的情绪,想来,是原主还残存的一丝执念吧。

白歌月垂首,看着白经画,说道:“三叔,我送你进去。”

白经画神情有些紧绷,静默一瞬,只听白经画僵硬着道:“……好。”

咕噜咕噜,轮椅碾过虽是铺就的道路,发出一阵阵声响。

进得内院,却见院内竟是一个伺候的人都没有,白歌月眉宇紧蹙,眼底闪过冷光。

就在这时,不远处的榕树下传来几声调笑声。

白歌月扬眉,推着白经画走过去。

许是因为他们嘲弄的笑声太大,并未听见身后有人走来。

“真是没有看出来,咱们那位大小姐口味居然这么重,找奴隶……啧啧啧,真是下贱!”

四名坐在石桌旁,喝着茶说道着闲话,言语极为恶毒。

“呸!她是什么大小姐!从今以后,白府的大小姐只有梦月小姐,那个不要脸的下贱货怕是早已羞愧自尽!”

“对!对!那白歌月长得丑!根本不配当大小姐!更不配嫁给战神王爷!如今她若有自知之明,就该羞愧自尽!”

“可是我听说她今天好像回来了?”

几人静了静,一名小厮狠狠啐了口道:“我听前院的小梅说那荡妇回来就被二老爷给带到恶善堂了!那可是恶善堂!那可是开门必见血的地方!我要是她,我就直接撞死在恶善堂内!也省的侮了白家名声!”

几人附和点头。

“白歌月那个荡妇死了,白经画这个废物时日也快了!哼!我真是受够了这里,每天伺候一个瘸子废物,你们不知道,每次我看到那瘸子爬着上轮椅,我就恶心……”

“切!还还不好说,等那荡妇死了,咱们就弄点好东西,让白经画尝一尝,不就……嘿……”

只见这一脸阴笑的小厮还在阴笑,脖子间忽然缠上一条满是倒刺的黑鞭,紧接着,不及众人反应,那黑鞭猛的一甩。

咔擦!

这小厮头和身体瞬间奋分离,鲜血四溅,好不凄惨!

“啊啊啊!”

众人面色惊恐而呆滞,惊声惨叫,尤其那丫鬟的鲜血好喷溅到了这些人身上,脸上。

啪!

黒鞭猛抽,响声震天!

“你们要弄点什么给我三叔尝一尝?嗯?”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第14章 不敬,尸首分家

本是春末夏初的时节,天气正是回暖的时候,然,此时站在院中的几人只觉冷气遍布四肢百骸,尤其还有人在他们买年前脑袋和身体搬了家,鲜血四溅!

白歌月一双黑眸幽深恐怖有带着一丝漫不经心,而在白歌月身旁的白经画却已是面色铁青,震怒不已。

噗通!噗通!

剩余三人脸色煞白,双腿一软,便跪在地上。

“小姐饶命,三爷饶命……”几人颤声说道。

白歌月不看他们,而是转眸看向白经画道:“三叔,怎么处置他们?”

白经画铁青着脸,扣在轮椅背看上的双手青筋暴突,他是知道这些伺候自己的丫鬟小厮极不愿留在这里的,是以,平日里他们极为松散,有时候还会故意刁难他。

但这些白经画都忍了,他知道这白府中的丫鬟小厮攀比心理,知道让他们伺候自己一个废人么有任何前途,他心中虽然不难受也有怒,但也都默默忍受了。

可今天他们竟然如此污蔑白歌月,竟然如此污蔑自己一手照顾着长大的歌月!

“仗毙!”

白歌月听后微微一愣,而白经画周身散发出的强烈怒意,白歌月也感觉的一清二楚。

白经画是真心疼爱白歌月,将白歌月当做自己的孩子一般疼爱,是以这几人方才的话已是触了白经画的底线。

白歌月嘴唇微弯,点头道:“好。”

恰巧这时,那方才推轮椅的小厮蹬蹬蹬跑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一名身材壮硕的粗使婆子。

当他们看到院内情景,据是一惊,这四名丫鬟小厮平日里不尽心伺候他们是知道的。

白歌月推着轮椅,对着那丫鬟小厮道:“将他们拖出去仗毙。”

言罢,白歌月推着轮椅朝着屋内走去。

小厮秋儿和王妈对视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一抹震惊和不解,不过,在看向那些跪在地上哭喊的丫鬟小厮,只见秋儿露出解气之色!

这些人,他早就想教训了!

院外那些人的叫喊声很快便消失,白歌月推着白经画进入无奈,看着陈设简单的屋内,如此看去,这哪里像堂堂定国将军白府白三爷的住处?

“……歌月,三叔相信你。”

正在白歌月蹙眉沉思之际,耳边忽然传来白经画的声音。

白歌月垂眸,就见白经画那双温润的双眸温暖,信任,温声道;“歌月,你放心,你受的委屈和屈辱,三叔总会给你讨回来的。”

这个人,身中剧毒,双腿残疾,被整个白府视为不详之人,就连原主儿也远离他,然而在她受到委屈时,白经画却依旧相信她,还说要为她讨回公道。

心中某一处似是被触动一般,有些疼有些酸有些暖。

白歌月蹲下身,抬眼看着白经画,出声问道;“三叔,这些年我做了许多错事,你还愿意相信我?”

白经画紧绷的唇角弯了弯,抬手摸了摸白歌月的头发,温声道:“我的歌儿我当然相信。”

做完,白经画手臂一僵,这动作是他在白歌月小时经常做的,然在自己残疾之后,白歌月便极厌恶自己碰她。

就在白经画要收回时时,一双纤细白嫩的手,握住白经画的手,神色认真,道:“我也会保护三叔!”

不知为何,白经画只觉有些酸涩,笑了笑,声音有些涩:“乖。”

说完,白经画忽然想到什么,忙问道:“歌儿,你去了恶善堂,可曾受了委屈?”

白歌月笑了笑,蜡黄的小脸上闪过一丝调皮之色:“他们奈何不了我。”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第15章 佳婿?不过一个薄情之徒

白经画看着白歌月面上笑容,心底更疼,只觉白歌月这是强颜欢笑。

“歌儿,三叔听闻圣上下旨退了婚……你莫难过,三叔明日便奏请求见圣上,求他收回旨意。”

名声毁去,被退婚,骄傲如白歌月,怎能受得了?

天溪国三皇子容成,亦是天溪国战无不胜的常胜将军,战神王爷。

三年前天溪国边疆大乱,然白老将军驻扎西疆,无暇顾及边疆战事。

三皇子容成主动请缨,前去边疆平定战乱,以一月时间,将对方的十几万敌兵逼退至千里,至此,三皇子容成的战绩传回天溪国,圣上大喜,封容成为定王,更被天溪国百姓称为战神王爷!

又因容成面若冠玉,极为俊美,更成为天溪国众多少女怀春倾慕的对象,当然,这些人中就包括白府的几名小姐,其中当属白歌月最为痴情。

彼时,白歌月原主便请求同样大战胜利归来的白老将军,求他请圣上赐婚她于容成,白老将军最为疼爱白歌月,当下便同意下来,赐婚就这么成了。

白歌月从回忆中抽离,听到白经画的话,她眨了眨眼睛,而后道:“三叔,我不难过。”

白经画自是不相信的,他迟疑片刻,伸手抚了抚白歌月的头发,温声道:“如今爹不在府中,三叔还在,我虽是废人,但若请求面见圣上还是可以的,咱们白家并非普通府邸,再者,圣上虽为国君,此事做的实在不地道。”

白歌月看出白经画是真心疼爱白歌月,可惜,她的芯子已经换了,对那劳什子战神王爷,完全没有兴趣,更何况……

“三叔,我已经知晓了,这婚约乃是容成主动求退,现在的婚约亦是他主动求娶,如此一个薄情寡义,见异思迁的男子,非我白歌月所喜!”

是的,如白歌月所说,当她归来都城时,听到外界传闻的那些事情,就算传的离谱,但皇族之事,百姓又怎敢随意妄言。

战神王爷?众人的梦中佳婿?不过一个薄情之徒,白歌月出事,他便立即请旨退婚又赐婚,可见他对白歌月的厌恶程度。

白经画听到白歌月这番话,心中着实有些震惊。

他观白歌月神色认真,竟是没有一丝说笑之意,眼中更是没有一丝难过和忍耐,显然是真心。

“歌儿,你真的……”

“是!”白歌月重重点头道:“三叔,这一次的事情,让我明白许多,如今我看清楚我身边的人哪些是人,哪些是鬼,我又该珍惜谁。”

“歌儿,你长大了,这样很好。”白经画许久不曾同白歌月说这么长时间的话,如今听着白歌月的话,白经画只觉高兴,更高兴于白歌月能看清自己的心。

白歌月笑着道:“三叔,如今的我不会让任何欺辱,欺骗,亦不会再让三叔受到任何委屈!”

白经画摸了摸白歌月的头,唇边扬起一丝缥缈的笑容,自是没有当真,但他心中却极为感动。

白歌月的双手抚在白经画的双腿,一脸自信,温声道:“三叔,我会治好你的腿!”

不待白经画惊讶问话,白歌月便唤来秋儿等人,吩咐一通,几人听得一脸懵,待白歌月说完,又见白歌月转身看着白经画道:“三叔,等我回来!”

说完,白歌月离开院子,秋儿等人看了一眼白歌月离开的方向,又看向白经画,王妈迟疑道:“三爷,小姐她……”

白经画目露慈爱和欣慰,道:“由着她吧。”

关于白歌月的小说《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狂凤重生:傲娇邪王请自重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