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风景-林辛言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 时间:
  • 你是我的风景作者招财进宝
  • 你是我的风景小说源于:zd

你是我的风景-林辛言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你是我的风景小说在线阅读

林辛言你是我的风景全文免费阅读

《你是我的风景》第11章,别被外表骗了

当时明明对她满意的,林辛言皱眉,难道是人家找到更合适的了。

这么一想,林辛言也没那么难以接受了。

晚上。

宗景灏回来就把自己关进了书房,似乎是工作上的事情。

下午林辛言在于妈那里打听到宗景灏喜欢吃的菜色,亲自准备了晚饭。

于妈笑着,“这才是作为一个妻子该做的。”

林辛言低着头笑笑,如果不是有求于人,她不会主动讨好他。

于妈叹了口气,“夫人很早就去世了,老爷娶了二房,少爷很少回去,别看他冷冰冰的,其实很重感情。”

林辛言也不说话,就静静的听着。

“那位白小姐,小时候救过少爷,后来长大,就一直跟着少爷,少爷以前也不喜欢她,自从那趟出差回来,对她的态度就改变了,不过你不用在意,反正你才是正经的主子。”于妈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林辛言低头苦笑,他和谁好,她还真无法说什么。

虽是夫妻的关系,但是彼此那么的陌生。

这段婚姻,她看的明白。

林辛言往书房看了一眼,想到早上白竹微煮的黑咖啡,于是问道,“于妈,咖啡豆在哪里,我想给他煮壶咖啡。”

于妈一听,她这是上心了,于是拿出咖啡豆给她,还告诉她,“糖和奶都不要加,少爷不喜欢甜味的东西。”

林辛言点头,很快煮好一壶咖啡,她倒入精致的咖啡杯,亲自端进去。

书房内宗景灏正在打电话,脸色显得有些暴躁,“人事部怎么回事?招聘个翻译这么难吗?”

他懂得语言不少,但是A国这门语言,他真不会,因为不流通,而且这个项目是新拓展的,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言语不通,叫他如何处理?

“告诉人事部经理,一天,我给他一天的时间,如果还找不到人,就让他收拾铺盖走人!”

咚咚——

宗景灏在气头上,忽然有敲门声,语气也没压,冷冷的道,“进来!”

林辛言心里咯噔一下子,这人在生气?

但是已经敲了门,就算他在生气,硬着头皮也得进来。

林辛言脸上努力扬着笑,“我给你煮了杯咖啡。”

宗景灏的目光从她的脸上,慢慢移到她手里的咖啡,微微眯起眼眸,早上还避他如蛇蝎。

这会儿,却主动来给他送咖啡?

呵,这女人还真善变!

宗景灏撂下手机,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她表演,他倒想看看这个女人想干什么!

“不知道合不合你的习惯。”林辛言将咖啡放在桌前。

宗景灏没动,身子放的越发松,慵懒的靠着椅背。

林辛言献媚道,“你尝尝?”

宗景灏眉毛一挑,心里明白了,她的转变可能是因为什么。

嘲讽道,“忽然献殷勤,是想问我浅水湾地皮的事情?”

林辛言一愣,不曾想,他这么快就联想到。

忽然,宗景灏一把扼制住林辛言的下巴,“这就是林家,不顾我是个瘸子,也要把你嫁进来的原因?”

他的手指很有力,林辛言感觉到了强烈的痛感。

她张了张口,想要解释。

可是怎么解释?

说,她是被抛弃的那一个?

他会信吗?

“我不是——”

“出去!”宗景灏甩开她。

林辛言被甩的仓促,胳膊不小心碰翻了咖啡,黑色的液体浸湿桌子上的文件,宗景灏的脸色彻底沉了下来。

林辛言不曾想会搞成这样,连忙去擦。

宗景灏将文件拿开,凌厉无比的呵斥,“让你出去听不见?!”

他反感,这种攀附人的嘴脸!

林辛言只能离开。

“等等,这些东西拿出去!”宗景灏看着烦。

林辛言将咖啡杯拿出去。

晚饭时,宗景灏吃完就回了房间。

林辛言默默的叹了口气,这个人的个性这么烂,想要靠近有些难。

更别说拿到地皮,在林国安那里挣到主动权。

林辛言洗了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从床上起来。

想到给宗景灏送咖啡时,泼到文件上的咖啡,内心有些抱歉。

想弥补,所以去了他的书房。

她打开灯,湿了的文件还放在桌子上,当时她主意到文件是A国的字迹。

被咖啡浸湿的地方,有些已经快要看不清楚了。

她找来干净的纸张,将文件上的字抄写了下来,林辛言知道这个国家的字,用度并不广泛,算是为了道歉,用了国内的语言翻译写出来,方便他看。

十来张的文件内容,翻译,并且抄写下来已经下半夜三点了。

她放下笔,揉了揉,酸痛的手腕,将文件按照顺序订好,放在书桌上,然后回房间睡觉。

宗景灏早上起来吃饭时,林辛言没起,昨晚睡的太晚,加上她怀孕也有些嗜睡,早上就没醒来。

宗景灏皱眉,“她没起?”

于妈低眸,“没有,你们是夫妻,竟然问我这个外人。”

宗景灏怎么会听不明白,于妈的意思。

“算了。”宗景灏不擅长解释,即使是这个照顾他从小到大的于妈,也是一样。

“少爷,我知道您和林小姐没感情,但这是夫人在世时,为你定下的婚事,而且我看她也挺在意你的,昨天中午一回来,就打听你爱吃什么菜,昨晚的饭菜都是她做的,还亲自给你煮咖啡。”

她忽然献殷勤,不就是为了给林家得到浅水湾的那块地吗?

在意他?

宗景灏觉得可笑。

他回头看着于妈,“别被她的外表给骗了。”

《你是我的风景》第12章,以后叫哥哥

她是个什么样的女人,他最清楚!

想到昨晚被咖啡弄湿的文件,他去了书房,得拿回公司,让人重新打印一份。

一进门,宗景灏就发现书桌被动过。

这地方除了陈妈,关劲,就连白竹微都没有进过。

是谁?

那个女人偷偷潜入他的书房了?

他跨步走到桌前,发现上面放着一份手写翻译文件,他伸手拿起来,娟秀的字迹,很是工整。

他蹙起眉心,这是那个女人写的?

她会A国言语?

宗景灏有些不敢相信。

就在他放下文件,想要找那个女人问清楚时,文件里掉出一张便签,上面写着;抱歉没经过你的同意,就私自进了你的书房,只是昨晚因为我,才会把你的文件弄湿,所以,我想尽我自己的能力,帮你修复回去,A国的言语不是很好学,我私自翻译成了中文,方便你看,算是我弄湿你的文件的补偿。

——林辛言

宗景灏捏着那张便签,再看看那十张翻译好的文件内容,全部手写,私自进入他书房的怒气消了些。

他盯着那娟秀的字迹,忽然对这个女人有些好奇。

她竟然会这么冷门的言语。

宗景灏放下便签,拿着文件去公司。

林辛言起来时已经中午了,于妈给她准备好了饭菜,她有些不好意思,自己起的太晚。

于妈笑着,“这里,平时很冷清,少爷从来不睡懒觉,你住进来以后,这里似乎有些人气了。”

林辛言笑笑,“那位白小姐,以前不经常来吗?”

于妈神色一梗,这是吃醋了?

林辛言真没别的意思,就是随口问的,问过之后就后悔了。

“也不经常,以前少爷对她也冷——”于妈也奇怪,怎么出了趟差,对她的态度就改变了呢?

这些年都没爱上她,怎么几天就爱了呢?

于妈百思不得其解。

林辛言想,都说女人的心思摸不透,男人的心思也一样吧。

特别是宗景灏那样的男人。

那个工作泡汤了,林辛言可不想这么游手好闲下去,她得有稳定的工作,妈妈的东西暂时肯定是要不回来了。

手里也没剩下多少钱,她住在这里倒是不用什么钱,但是妈妈那里得用。

吃好饭,她就出了门。

像她这样没有学历,没有工作经验的人,找工作真的很难。

四处碰壁之后,林辛言只能找些低端的工作。

一家高档的餐厅,招服务员。

这个不需要学历,只要她够机灵,反应快就可以,现在她得保证自己手里有钱,所以就进去应聘。

林辛言除了学历没拿下来,她是上过大学的,言谈举止,都很有逻辑性,反应也快。

饭店经理让她明天可以过来上班。

好歹是有工作了,林辛言心情也好了些,从饭店出来,独自一个人漫步在路边。

夕阳西下,残阳在天边留下一抹红,红通通的光,映照着街道,林辛言的身影被拉出一道长长的影子。

她独自一个人,显得有几分孤寂。

“辛言。”

闻声林辛言扭头看向声音来源处,何瑞泽从马路对面跑过来。

“我还以为我看花眼了。”他笑着。

“何医生。”林辛言也很惊讶,又一次见到他,“你怎么还在国内?”

他看着林辛言,欲言又止,“我回来工作了。”

林辛言想到那天在医院,院长都亲自挖他了,心里明白。

“那家医院给你的待遇很不错吧?”林辛言有些羡慕的说。

因为照顾妈妈,她的毕业证没有拿到,现在找工作,真的很难。

何瑞泽温和的笑笑,“是不错。”

如果不是她不回去了,待遇再好他也不会选择留在国内。

国内,有太多他不愿意想起的人和事。

林辛言抬头看看天,天又要黑了,回来快两个月了。

现在,她竟有几分迷茫与无措。

想要夺回那些属于她们的东西,谈何容易?

何瑞泽感受到她的情绪,伸手将她凌乱的发丝别到耳后,“你有什么困难,告诉我。”

以前他已经帮助自己很多了,林辛言笑着摇头。

和她相处的时间不短,这个小女孩的心思,他总是知道些,宁愿自己苦,也不愿意欠别人。

“你太倔强了。”

倔强的让人心疼。

林辛言抿了抿唇,不是不愿欠,欠了她怕还不起。

她一穷二白。

“天都快黑了,何医生不回家吗?”林辛言问。

以前林辛言总是这么称呼他的,总是何医生这样叫他。

“言言。”何瑞泽看着她,“以后不要叫我何医生了好吗?”

他认真的看着林辛言,“叫名字,叫哥哥都行,认识那么久,你总是叫我何医生,显得太生疏,你说呢?”

林辛言想了想,他比自己大,以前像是大哥哥一样照顾她,“那叫哥哥?”

“诶。”何瑞泽趁着机会,和她亲近,伸手抱住她,闷笑,“以后就叫哥哥。”

“啊灏,那个是林小姐吗?”

开车的宗景灏并没注意到路边上的人,白竹微这么一提醒,他的目光朝着这边看过来——

《你是我的风景》第13章,她会A国言语

林辛言浑身一僵,怎么也没想到何瑞泽忽然会抱住自己。

等回过神来,挣了挣身子。

从宗景灏这个角度看过去,倒有几分撒娇的推攘。

眉头不由的紧皱。

白竹微貌似无意的说,“没想到,她竟然有男朋友了。”

宗景灏莫名的心情烦闷。

油门踩到底,疾驰而去。

白竹微抿着唇,“你生气了?”

宗景灏冷笑一声,“我为何生气?”

她连孕都怀过,肯定是有男人的!

知道她有男人和看见感觉不一样,莫名的不爽而已!

很快车子停在了白竹微的住处,她没有立刻下车,而是看着宗景灏,“你不上去坐坐吗?”

似是怕他拒绝,白竹微连忙补充道,“阿灏,我准备了你爱吃的——”

“竹微。”宗景灏打断她,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心思有些乱,伸手顺顺她的头发,“今天我就不上去了,你早点休息。”

“可——”白竹微终究是没说出口,乖巧的下了车,“你开车慢点。”

宗景灏轻嗯了一声,便将车子开了出去。

几乎是一路极速,回到家的时候林辛言还没回来。

他解着衬衫的扣子,“她什么时候出去的?”

“中午。”于妈接过他手里的外套,“现在要吃晚饭吗?”

“等一会儿。”现在他没胃口。

衬衫的扣子也解了两粒,明明不勒人,但是他就觉得闷。

这种奇怪的感觉,令他很不舒服!

他推开书房的门,林辛言留给他的便签还放在书桌上,他拿起来,冷冷的笑了一声,“一边在我面前,演苦肉计,一边和男人厮混,林辛言,你真是好样的!”

便签在他手中褶皱成一团。

林辛言打车回来的,何瑞泽要送她,她并不想让何瑞泽知道她和宗景灏的关系,便拒绝了。

家里只有于妈,林辛言以为宗景灏还没回来,心情也放松了不少。

于妈见林辛言心情好,问道,“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

其实没有,林辛言笑笑,“就是觉得他不在,我自由些。”

于妈,“……”

“你的意思,我是多余的?”他修长的身形,斜靠在书房的门旁,慵懒的倚着,漫不经心又透着一丝嘲讽。

这声音——

林辛言僵硬的转身,就看见倚在门旁的男人,样子阴气沉沉的。

他,他怎么在家?

回来没看见他在,林辛言本能的以为他没在,所以,说话才没考虑太多。

“我——”林辛言刚想解释,宗景灏便越过她朝餐厅走去,叫于妈开饭。

林辛言坐到餐桌前,几次张口欲解释,都没找到解释的说辞。

宗景灏从始至终没看她一眼,只是在吃好饭时,说道,“你跟我进来一趟。”

林辛言放下筷子,跟着他进了书房。

宗景灏坐在书桌前,将她翻译的那份文件撂在桌子上,淡淡的睨她,“你会A国语言?”

林辛言坦然的点了点头。

这倒让宗景灏奇怪了,“为什么会学这门语言,它在国际上并不流通。”

提到那个她生活了八年的地方,内心有太多太多的伤痛。

只是,这些伤痛,没有人能够体会,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段时间的狼狈与不堪。

她并不想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

脸上扯着似是很轻松的笑,“喜欢就学了。”

宗景灏蹙起眉心,她看似掩盖很好的情绪,眼底快速消失的悲痛,并没逃出他得眼睛。

她到底在隐藏什么,掩饰什么?

“你过来。”他沉声。

林辛言心里抵触,这个男人的性格她摸不透,但是现在她又不得不和他周旋。

轻轻的挪动脚步走过来。

宗景灏将一份文件放到她面前,“既然你会,这份文件,你翻译好给我。”

林辛言低头,发现文件夹右上角,印着万越集团的字样。

昨晚她只顾着翻译文件,没注意右上角的印记。

不由的抬起头,“你们没招到翻译吗?”

宗景灏微挑着眉梢。

林辛言拿过文件,低声道,“我去你公司应聘过翻译这个工作,一开始对我还挺满意,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又说我不合适。”

“有这事?”他的每个字,每个表情,都发人深省,藏着令人琢磨不透的深意。

林辛言嗯了一声,她没必要说谎。

“这文件我可以帮你翻译,但是——”林辛言不是贪心,想要从中某得好处,只是现在她一无所有,只能自不量力。

宗景灏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不等她开口,就给她打了预防针,“如果你要说浅水湾的地皮,我不能答应,你们林氏没那个能力吃下来。”

林辛言刚刚的确是想说这个的,但是绝对不是放给林国安,而是想让他给自己,那样自己就有了筹码,和林国安谈交易。

现在明显他拒绝。

一份翻译,换地皮明显不可能。

“你给我钱吧。”既然暂时不能要回妈妈的嫁妆,那就先赚点钱,保证妈妈的生活,以后还有宝宝,她需要赚很多很多的钱,来保证她们的生活。

林辛言翻了翻文件,有二十多页,“一张一百,我也不宰你。”

宗景灏,“……”

林家这么缺钱?

这个女人的行为,怎么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宗景灏没说话,林辛言以为他不愿意,“这真不贵了,如果你闲贵,我再……少一点点?”

“不用,就按照你说的。”

“那行。”林辛言拿起文件,从桌子上站起来,“这些我一时也弄不好,我拿到回房间,翻译好给你送过来。”

“等等。”

“嗯?”

林辛言疑惑的看着他。

他目光沉沉,似是警告,“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

《你是我的风景》第14章,不了解她了

“什么事情?”林辛言困惑。

宗景灏从椅子上站起来,逆着灯火辉煌而来,他的脚步迈得稳又缓,最后站定在林辛言跟前,居高临下,“和我还是夫妻关系间,不要随便和别的男人亲亲我我。”

不管是什么原因结婚,绝对不能婚姻期间给他带绿帽子!

这是他的底线,更是男人的尊严!

林辛言半天没反应过来,她和谁亲亲我我了?

她本能的反驳,“那你不是和别的女人在这里过夜吗?是不是我也要以妻子的身份要求你?”

宗景灏的眉头皱的越发深,“我没和她睡一起。”

林辛言愣了一下,昨晚明明白竹微留在这里过夜的。

没睡,谁信?

等等睡没睡,关她什么事情呢?

宗景灏的脸色变了又变,他在干什么?

林辛言没想和他闹僵,语气软了下来,“我会尽量按照你的要求做,那我……”

她晃了晃手中的文件,意思很明确。

宗景灏淡淡的嗯了一声,腔调里多了一丝恼怒,不是恼怒林辛言,而是恼怒他自己!

自己如何,为什么要给她解释?!

疯了!

这种反常的行为,让他很不适应!

甚至反感!

林辛言因为应聘成功了餐厅里的工作,所以想要早点完成这些需要翻译的文件。

到夜里十二点的时候,她也只完成了一半,已经很困了。

为了提神,她拿着文件到客厅,这个时间整个别墅都静悄悄的,宗景灏和于妈应该都睡熟了。

她把文件放在茶几上,到厨房倒了杯温水喝,放下杯子,回到客厅坐到地毯上,趴在茶几上继续翻译。

宗景灏口渴,半夜下来倒水,看见林辛言还在翻译文件,眉头微微蹙起来。

但却没出声,林辛言发现他,也没主动打招呼。

宗景灏习惯了家里没有外人,看到桌子上放的有水,拿起来便喝了。

“那个——”

林辛言想要提醒,那个是她用过的杯子,奈何,宗景灏已经用了,她余下的话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了。

宗景灏看了她一眼,似乎领略了她的欲言又止,目光定格在她的面孔数秒,旋即低下头,借着白荧荧的灯光,他发现杯口有一抹半重叠浅浅的唇印。

一半是他刚刚喝过水的位置。

很明显他刚刚下嘴的地方,是有人用过的,结合刚刚林辛言的反应,心里可以肯定是她。

林辛言低着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发生。

只是脸,莫名的有些发热。

他们很陌生,共用一个杯子,实在是太过亲密的行为。

虽说他是无意,但是林辛言依旧觉得难为情。

宗景灏动了动唇,舌尖划过下唇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思,干脆对着杯口将剩下的水,灌下去。

他放下空杯子,走过来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已经一点,“还不睡?”

林辛言耷拉着脑袋,头也不敢抬,“我还不困。”

宗景灏沉默着看了她两秒,转身上楼。

走到楼梯口时忽然想到她说去公司应聘过,但是没被录取,这点很让他奇怪,他回到房间拿起手机,给关劲去了一通电话。

夜里关劲睡的迷迷糊糊的,被电话吵醒了,心情很不好,带着气,抓过床头柜上的手机,胸腔里已经酝酿好了骂人的话,等到看清,手机上显示的名字,瞬间就怂了,揉了下眼睛,接起电话,“宗总。”

“你去查一下,人事部那边,为何拒招应聘翻译。”

“啊?”关劲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那边就已经挂了电话。

他看着手机,这大半夜的,打电话来就是为了一件这么小的事情?

关劲的脸都快扭曲了。

这不是扰人清梦吗?

他也就自己发发牢骚,却不敢怠慢。

隔日,于妈起来,发现林辛言趴在桌子上睡的觉,她跟前放的那一堆纸,她也看不懂,但是知道可能是工作上的事情,心里叹了口气,“工作也不用这么拼命吧,觉都不睡了。”

不理解归不理解,于妈还是到屋里去拿毯子给她盖上。

这个时候宗景灏从楼上下来,看见于妈正在给林辛言盖毯子,眼角的细纹拉深,多了丝,岁月沉下来的气度。

他走过来,弯身拿起她翻译的文件,22张的文件,她手写翻译完。

这些弄完,恐怕天都快亮了,这个女人一夜没睡?

宗景灏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

于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能说什么好。

转身去厨房准备早餐。

林辛言醒来时,宗景灏已经在吃早饭,她揉了揉眼睛双手撑着桌面想要起来,发现双腿麻木了。

她缓了好一会儿,才能走路。

她去浴室洗漱,顺便洗了个澡,让自己有精神。

林辛言穿戴好走出来,将翻译好的文件放到宗景灏跟前,“已经好了。”

她坐回位置上吃饭,想了一下说道,“如果你方便,就把钱给我吧。”

林辛言怕他忘记了。

宗景灏放下咖啡杯,看了她两秒,“我没有带现金的习惯,晚点你去公司找我。”

说完他起身。

林辛言喝了口牛奶,没去纠结,左右他认账就行。

林辛言这么拼命的把文件弄好,是不想耽搁今天的工作。

宗景灏出门没多久,林辛言也出了门。

餐厅里有统一着装,林辛言换上白色衬衫,黑色马甲,领口蝴蝶结,下身包臀裙,露着两条笔直细长的腿。

靠窗的位置,白竹微心情尤其的好,今天宗景灏主动约她出来吃饭。

虽然宗景灏承认两人关系,也说会娶她,可是从来没主动约过她,几乎都是她在主动。

“阿灏——”

“我听说,林辛言应聘翻译,是你不让录取的?”他一早进公司,关劲就和他说了。

应聘的事,是白竹微从中作梗。

白竹微的双手遽然攥紧,这事儿他怎么知道的?

宗景灏背靠椅背,窗外的阳光很暖,洒落在他身上,他慵懒的支着下颔,目光深幽透着探究。

对于这个从小救过他,又做了他解药的善良女人,此刻,他不了解了。

《你是我的风景》第15章,那孩子是你的?

白竹微压着内心的慌乱,微微低着眼眸,浅浅的闪着水光,“她和你朝夕相处,如果再进公司做翻译,只会离你更加的近,我害怕,害怕你们会相处久了,生出感情。”

既然已经瞒不住,便不去隐瞒,并且大方的说出来,打消宗景灏的怀疑,她这样不过是怕失去他而已。

她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你认识我,不是一天两天,很清楚我对你的感情——”

白竹微继续忍着泪,“我太害怕会失去你,所以——才会在看见她去公司应聘,自作主张。”

宗景灏眉心紧皱,“我和你说过,一个月后,我们会离婚。”

白竹微知道啊,如果不知道林辛言是那晚的女孩,她也愿意等,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个月,可是现在她不能等了。

她绝对不能让她离宗景灏太近!

不能!

“林辛言,这是二号桌的,你端过去。”

林辛言应声,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今天来上班,又一直站着,下腹隐隐有坠痛感。

她捧着托盘朝着二号位置走去,还没走到位置,林辛言就看见白竹微,她对面——

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她的脚步迟疑了一下,很短暂,这是她的工作,躲是躲不掉的。

她脸上保持着标准的笑容,“这是您点的餐。”

林辛言弯着身子,将托盘里的菜端出来。

当她把碟子放到宗景灏面前时,她的手腕忽然被攥住,“你在干什么?”

他的声音微冷,带着质问。

目光在她身上停留,白色的衬衫,黑色的马甲,只能裹住臀部的短裙,露着一双细白笔直的双腿。

视线在她的双腿上停留几秒,神色愈发阴沉。

她这是什么打扮?露给谁看?

她是已婚女人,来这地方做什么?

林辛言脸上始终保持着笑容,“我在工作。”

宗景灏眉头紧皱隐隐约约的泛着怒气,从昨天翻译文件问他要钱,现在还做这种工作,林家真落败到这种地步了?

“麻烦你放开我好吗?”林辛言不觉得有什么,她靠自己的双手赚钱。

白竹微去握宗景灏的手,“啊灏,很多人看着呢,有什么事情,我们出去说。”

宗景灏和林辛言的婚姻,没有人知道,白竹微并不想宗景灏把这件事情挑明。

宗景灏注视着林辛言,很久,才压下那股无名的火气,放开了她,“我不希望你在这里上班。”

林辛言只觉得下腹的坠痛感越发的猛烈,额头上不觉中,已经渗出细细的汗珠,她想解释,可是体力有些不支,没吭声拿着托盘就走了。

放下盘子她走进洗手间,这种感觉让她害怕,还好,没有见红。

她从隔间里出来,站在洗手池边洗手,她低着头,摸着腹部,“宝宝听话点。”

妈咪需要赚钱,有了钱才能照顾好妈妈和肚子里的孩子。

白竹微走进来,刚好听见她那句话,目光定格在她的腹部,脸色不由得煞白。

林辛言看见她脸色苍白,解释道,“这不是宗景灏的,你用不着脸色这么难看。”

说完林辛言打起精神,越过她,走出洗手间。

“你的孩子,两个月了?”白竹微转过身。

林辛言的脚步一顿,回过头,“你怎么知道?”

“我,我看着你的肚子猜的。”白竹微强撑着。

她,她竟然怀孕了?

宗景灏的?!

果然,果然这个女人不能留!

这一刻,白竹微疯狂的想要除掉这个女人,让她彻底消失在宗景灏的世界里!

林辛言走出洗手间,就被宗景灏抓着手腕,拉出餐厅。

她本来就不舒服,被宗景灏强行拉走,她只觉得缓解的疼痛,又厉害了。

“你放开我!”本想呵斥,但是力气不够,少了气势。

宗景灏一路将她拽到路边,才放开她,严声厉色,“你缺钱可以和我说,用不着在我面前装可怜!”

他不信,林家落魄到这个地步了,林国安前两天还带着妻子女儿去奢侈品店消费,这会儿,她竟然来餐厅当服务员?

林辛言靠着路边的广告牌,不然她会支撑不住,她努力的让自己镇静,“我和宗先生虽是夫妻,但是你我都懂,我们不过是交易,各取所需的交易,我干什么,宗先生不必如此恼怒。”

“既然你是我的妻子,做这种工作,就是丢我的脸!”宗景灏对这个女人百思不得其解,她的行为,总是让人看不透。

林辛言抿着唇,默默的忍受着疼痛。

就在她要快撑不住的时候,何瑞泽快速的朝这边跑过来,“言言,我来这找你,没想到真找——你不舒服吗?”

作为一个心理医生,对人的身体形态观察的都很细微,虽然林辛言在极力忍耐,他还是发现了她的不适。

从那天和她分开后,他就去了她的住处找庄子衿,从庄子衿嘴里知道了林辛言所有的事情,包括她肚子里的孩子怎么有的。

他心里说不出什么感觉,总之不好受。

她遇到那样的困难,为什么不去找他?!

他想来找她,但是不知道她的住处,就来昨天他们碰见的地方碰运气,没想到真的被他找到了。

林辛言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下腹的疼痛令她心慌,她一把抓住何瑞泽的手臂,“麻烦你,送我去一下医院。”

何瑞泽往她下腹看了一眼,弯身想要去抱她时,肩膀上忽然落下来一道重力。

他转头。

只见宗景灏脸色阴沉,“她是我的妻子。”

语气不轻不重,却震慑十足!

似是在警告,那是他的妻子,别人不能碰!

何瑞泽笑了,笑的嘲讽,“你们是夫妻?”

不等宗景灏有反应,他继续说道,“你们不过是交易,你不会娶一个肚子里有孩子的女人。”

宗景灏的眼睛一眯,危险的气息扑面而来,“那孩子是你的?”

关于林辛言的小说《你是我的风景》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你是我的风景》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你是我的风景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