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穆宁凤慕南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 时间:
  •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作者三七七七
  •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源于:zd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穆宁凤慕南小说大结局是怎么样的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小说在线阅读

穆宁凤慕南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全文免费阅读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第11章 许你前程似锦,此生无忧

宁王的意思,慕五德就是抽废一张脸也不敢不从,倒是苦了慕南,想了一天也没整明白穆宁的意思。

夜幕降临,她翻上了宁王府的墙头,无论穆宁此举到底是什么意思,至少表面看起来是在帮她,所以她决定,去致谢的同时顺便道个歉,再顺便讨个饶。

轻车熟路的避开王府侍卫后,她找了一圈,终于在王府花园找到了被星影推着不知是赏花还是赏月的人。

星影原本也十分疑惑,不知道自家主子坐在花园里望天是什么意思,直到他看见那骑在墙上的身影,才如醍醐灌顶般清醒过来。

修羽说的是对的!

宁王府地气儿好,花儿也开的比别的地方早,身着紫衫的人坐在月下,月光为他镀了一层泛着寒意的银纱,宛如天人。

慕南吞了口口水,差点被这美色所惑,夜里的风夹着花草香,迎面而来让她清醒了不少。

翻下墙头后,慕南远远的行了个礼,“王爷万安。”

“慕小姐,您…您往前走走……”星影见状,忍不住提醒道。

“这次翻进本王府邸,是为何?”穆宁看着她,缓缓张口。

“我是来道谢的。”慕南连忙又行了个礼,“还有……来道歉。”

穆宁不禁挑眉,“道歉?”

“我那日真是被人骗进来的,我本想抓了那算命的来你跟前对峙,但是那算命的可能算出他有血光之灾,跑了。”慕南说完瞄了眼那人的脸色,见他不像生气的样子后,心中的石头才落地。

“过来。”穆宁勾了勾手指。

慕南见状,连忙起身,提起裙角就跑了过去。

“诶,慕小姐,小心地上有木桩!”看到她的动作,星影连忙出声提醒。

他的提醒还是有用的,他若不提醒,慕南肯定会被那只露了一小节的木桩绊到地上然后磕掉门牙,他一提醒,慕南下意识的弹跳,直接骑到了穆宁的脖子上。

她带来的冲力轮椅受不住,带着两人躺到了地上。

随着布料撕裂的声音响起,王府里的下人包括星影都移开了眼睛。

感受到嘴上温热的触感后,慕南慌忙抬起脑袋,看了看手上抓着的布料,还有她身下之人裸露在外的肩膀上那带血的爪痕,趁着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起身就跑。

跑出王府后她弯儿都没拐,直奔城门而去。

……

“你这伤怎么来的?”

“也没见你有女人啊?”

“宠幸的侍女还是?”

宁王府内,一个穿着浅绿衣衫的男子边处理穆宁身上伤口边忍着笑问道。

穆宁坐在椅子上,面色暗沉,他看了眼肩上的抓痕,眯了眯眸子,“不是一直很想看我的剑出鞘么?你且看着本王如何剁了她的爪子。”

“咦——”

青衫男子搓了搓双臂,“你可拉倒吧,还动剑呢,她没把你脖子给你坐折了就算你三生有幸。

“许从安,你最好给我闭嘴。”穆宁的呼吸立刻重了几个度,脑海中莫名其妙的涌现出了那夜在沐房的情景,以及嘴角残留的温软触感。

许从安笑着摇了摇头,“为何不杀了她?如此大费周章,怕是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她身后有江湖的势力,似是还有一股朝廷的势力,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大费周章。”穆宁连忙挥去脑中的画面,闭眼道。

“坐山观虎斗倒是不错。”许从安轻轻颔首,“你藏了这么些年,如今得以歇一歇喘口气儿,自然是好。”

他的人晚了一步,当星影和修羽带人出城搜寻时,慕南已经跑了一夜。

慕南深知现在早已不是道不道歉的问题了,而是她还想不想活的问题。

所以她连口气都不敢喘,一路逃亡,路上买了一柄剑和一匹马,跑了两天才敢去吃碗面,吃完后因为身上没带钱,还被店家的狗追了两里地,好不容易甩掉狗,刚准备找棵大树躺上眯一会儿,就被离她越来越近的厮杀声吵了起来。

她左眼控制不住的跳了一下,顿时觉得此地不宜久留,从树上跳下就准备离开,也就这会儿功夫,那厮杀声就到跟前儿了。

是两拨人。

一拨带着黑色的鬼面具,另一拨则护着一辆马车。

鬼面人手中的弯刀不仅带着寒意,似乎还泛着幽蓝的光泽,像是淬了毒,而护着马车的人明显脸色发白,身上都带着伤,都在强撑着。

当看到马车上的族徽后,慕南不禁啧了一声,竟与她同姓。

虽有缘分,但慕南并不打算掺和这件事,她自己就是被人追杀亡命天涯的人,哪里还有工夫去管别人的事。

走了没多远,慕南勒住了缰绳,脑海中全都是她临走前看到的从马车里探出来的人影,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

“罢了罢了!”

她终究败给了自己的良心,策马而回。

慕南赶回去时,马车旁只剩了两个面色发青的人,她策马而来,冲散了准备攻向马车的鬼面人。

“住手!”

她翻身下马,待马儿跑开后,举起手中长剑,眉眼弯弯,似是含笑,“一群人欺负一老翁,可还要脸?”

“你若是过路人,就趁早离去,我们不伤你。”鬼面人的首领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其声宛如破锣一般难听,而且漏风。

“不巧,我可不是路过。”慕南拿着剑鞘敲了敲马车上的族徽,“我姓慕。”

为首之人听到她的话明显愣住了,接着看向身边的人,“怎么回事,不是说此行万无一失吗?”

“我也不知道啊,许是情报有误,亦或是……慕家有诈!”那人的声音同样如敲打的破锣一般刺耳难听。

趁此时机,慕南挽剑成花,所到之处猩红怦溅,解决掉其中两人后,她举剑至眉眼处,还想再战,却不料那鬼面首领大手一挥,竟放烟走了。

“慕家有诈,撤!”

慕南怎会去追,她自己刚才也是虚张声势,有威慑之意。

确定地上的人都了无生息后,她跳上马车,将马车赶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

“出来吧。”

她在马车上的窗子旁敲了敲,没过多久,一个白了头发的老人探出了身子。

那老者落地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方才开口,“你是我慕家人?”

“此慕非彼慕,同姓而已。”慕南说话的同时也在打量他,这老头儿年纪虽长,身子骨看着却不虚,身上还带着一股寻常人不曾有的上位者气息,她不禁啧了一声,“你什么身份啊?这么多人要你的命。”

“诶。”那老者挥了挥手,“这个不重要,倒是姑娘,你可愿送我回家?”

慕南咧嘴一笑,“不愿意。”

“你别急着拒绝老朽啊。”老头有些急眼,“你送我回家,我许你前程似锦,黄金千两,此生无忧。”

“妥了。”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第12章 咱们也算老相识,你让我摸摸

“你家在哪儿啊?”

“京城。”

“……”

没问这句话之前,慕南打死都想不到竟然会在这种偏僻的地方捡到一个家在京城的老头儿。

“我问你一件事儿。”赶路前,她抓着缰绳,怀着忐忑掀开了身后的马车帘子。

“你之前说给我黄金千两……”

老头两眼一瞪,“我像是缺这么点钱的人吗?”

“不是,黄金不黄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能让我余生无忧吗?”虽然看着他的模样也像是有权有势的人物,但她怕压不住穆宁那尊大佛。

“在整个儿宁国,即使在西北,老子不让你死,就没人敢收你的命。”老头瞪着眼睛吹了下胡子。

“得嘞!”

慕南眉眼一弯,扬起手中马鞭,拉着老头儿,照着京城的方向,奔驰而去。

……

“王爷!王爷!”

修羽一个飞扑跪了下来,“王爷,人找着了。”

“在何处?”

随着夹在指尖的棋子跌落,穆宁缓缓抬眸。

他一定要亲手砍掉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的爪子,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慕、慕家。”修羽顿了一下,伸手指向另一个方向,“那个慕家。”

看着头顶的将军府这三个大字,慕南悬着的心彻底着地了,那老头儿没骗她。

“爹!”

看着身上沾血的老头儿,年过五十的将军跪在地上老泪纵横。

穆宁带人赶来时看到的也是这样一幅场景,不过当他看到老者时,立刻拱了拱手,掩去身上怒气,“老师。”

听到他对老者的称呼,慕南意外的同时,脸上的笑容逐渐变态,她竟然救了一直处心积虑要杀她的人的老师……

问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

“你快起来,跪在这里像什么样子。”老头踹了一脚跪在地上的儿子,随后才笑道,“宁小子来了?”

“来、了……”穆宁看着那站在慕老将军身边笑的宛如狐狸的女子,心中那口气怎么也顺不上来。

慕老将军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人,连连点头,“想老头子我这次能活着到京城,都是多亏了这女娃娃啊。”

穆宁有些意外,“老师何出此言?”

……

在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慕将军立刻派人抬了千两黄金。

慕南吞了口口水,晃了下脑袋,就在众人以为她是不要的时候,她开口了,“能给我换成票子么?这太重了,我拿不了。”

“咳咳——”

穆宁刚喝进嘴里的茶又吐了回去,他放下茶盏,擦了擦嘴角的水渍,不可思议瞪了下眼睛。

慕将军也愣了一下,立刻挥了挥手,“还不快去。”

下人们看着好不容抬进来的黄金,面如死灰。

将银票裹在包袱里系在身上后,慕南冲一直死死盯着自己的人笑了笑,“老将军,你说过要护我此生无忧的,你可要说话算话。”

“自然,老夫一言九鼎,万金不换。”慕老将军拍了下桌子,起身道。

“那就好,告辞。”

慕南拱拱手,背着银票就走了。

穆宁只觉得心口有点疼,他想砍想了一个多月人,忽然就成了他老师的救命恩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他若是砍了慕南,就是不孝,若是不砍,他真真儿难受。

穆宁捏了捏眉心,除了心口有点疼之外,头也有点发懵。

慕南回了慕家,此时的她觉得一切都十分顺眼,就连慕五德那张老脸,她看着都有些亲切。

院子还跟以前一样,破破烂烂四面透风,不用再担忧自己的生死,慕南的心境变了,眼神也变了。

她不再觉得这个世界如她前世一般,是一场只关乎生死的游戏,而是自己可以真真正正的,握着自己的命,想怎么活就怎么活。

她收拾了一下刚准备翻出去找家酒楼一醉方休,就被府上急匆匆前来传信的下人叫住了。

“小姐,您快去前厅吧!”下人跑了一头的汗。

此时的天边已经只余夕阳了,慕南急着出去,略有不耐,“什么事?”

“宁、宁王殿下来了……”下人指着前厅的方向,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清楚。

即便如此慕南也猜到了他的意思。

虽然杀不了她,但不证明穆宁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慕南想的极为明白,事情都已经这样了,再坏能坏到哪儿去?

到了前厅后,也不问安,一屁股坐到了穆宁身边,慕五德夫妇见状脸都绿了。

“宁王殿下怎的来了?”

慕南嬉皮笑脸的在他身边坐下,漂亮的桃花眼飘了一圈儿,落到了他肩头,别的不说,这穆宁生的实在好看,她上一世见过的美男不少,但像穆宁这样的,真的仅他一人而已。

感受到她的视线,穆宁眼角一跳,忍无可忍的从牙缝儿里挤出了一句话,“本王替老师来给你送东西。”

慕南不好色,但这样的美色放在眼前,上头!真的太上头了!

她红着脸往他跟前凑了凑,小声道,“宁王殿下,咱们是打过交道的人,算是老相识,不如我将老将军的东西转赠与你,你让我摸摸你的脸如何?”

色字头上一把刀她慕南并非不知晓,她只是忽然想起那日在国公府与司南星下的赌注,司南星说了,她要是敢摸穆宁的脸,就把那柄玄铁铸的剑给她。

“摸摸?”

咬出这两个字后,耳尖通红的穆宁直接抽出了手上的剑,他从未见过如此胆大包天敢调戏他的女子。

慕南也并非不怕他,特别是当看到他手中的剑后,当即与他拉开了距离。

厅中红烛轻闪,剑锋凌厉,两人对峙着,气氛僵到了极点。

正当慕南开始认真思考自己是跟他交手还是逃走时,星影急冲冲的跑了进来,“王爷,出事了……”

穆宁脸上杀意去的极快,快到慕南都有些忍不住怀疑他要杀自己时是不是在演戏的程度。

“走。”穆宁没再看她,收了剑就让人推他离开了。

慕五德夫妇白着脸跪在地上,“恭送宁王。”

慕南也没在慕家多留,背上将军府给的银票,骑马赶向了自己的别院,无论穆宁是不是真的想杀她,她都必须尽快从慕家脱离出去。

否则,按照慕五德的性格,卖女儿的这种勾当,他肯定做的出来。

别院所在之处比较偏僻,十分冷清,慕南最喜欢的是,能将自己的宝贝埋到自己的土里。

埋好银票后,慕南还没来得及擦擦汗,她的墙就被炸开了。

紧接着一道浑身是血的身影摔在了她身前。

将匕首握在手心后,慕南小心走了过去,当看清那人的面容后,不禁惊呼了一声,“穆宁?”

忽然,一道寒光从她身后劈了过来,慕南侧身躲开的同时将那人踢到了一边,却不料引来了更多手持弯刀的黑衣人,阴恻恻的盯着她。

无奈之下,慕南夺了那人的剑,冲了上去,出手狠辣,剑剑生花。

“妈的!我就来埋点钱,你们就炸了我的家?”慕南眉眼冷峻,宛如死神般,将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到了这些人身上。

原本‘昏迷’的穆宁在看到她执剑杀敌的模样后,若有所思的闭上了眼睛。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第13章 我能救他

“慕小姐?”

看到在人群中厮杀的人,三道身影同时愣在了原地。

其中一人抓住还往下滴血的剑,看向同样惊讶的星影和修羽,“这他娘就是你们说的扛不起刀的慕家小姐?”

修羽也呆呆的看向星影,半张着嘴,“你不是说那两次是有人帮她她才侥幸逃脱的吗?”

星影敛下眸中神色,强压心中震惊,推了他一把,“你去看看王爷如何了?这节骨眼儿上不能出差错。”

“是。”修羽又看了眼浸染血光宛如罗刹的身影,收剑走向倒在地上的人。

他背对着人,挡住了穆宁的脸,“王爷。”

听到他的声音后,穆宁才缓缓睁眼,声音低而沉缓。

“如何?”

修羽点了点头,“一切都在按照王爷的计划进行。”

“只是慕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他有些担忧的往后看了一眼,“不知是否会坏了王爷的大计。”

“这些都是死士,不留活口便无事。”

穆宁说完闭上了眼睛,慕南到底是谁的人他不清楚,但老师如今护着他,他就不能行不义之事。

身上的伤口遇到冷冽的空气传来灼痛感,他眉梢微不可及的动了一下,为了让那人中计,他以身涉险,故意接了炸药。

嘶——

还挺疼。

“王爷!”

“王爷你醒醒!”

“王爷!”

修羽的嘶喊声响起,星影跟身边的人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速战速决。”

随着最后一个人倒在剑下,慕南转身看向了站着的人。

星影等人心中不约而同的咯噔一声,纷纷移开视线,做望天状。

“你们怎么在这里?”

慕南杀红了眼,极其不爽他们炸毁了自己的墙。

星影上前一步,收剑抱拳,“多谢慕小姐出手相助。”

“你们跟踪我?”

寒月如钩,高高挂着,月光倾洒在女子身上,为她镀了一层银光,她缓缓抬头,眼睛因为血丝的缘故的微微泛红。

星影的心顿时紧了一下,他往身后看了一眼,众人立刻移开视线,谁都不愿上前,他只能硬着头皮开口。

“并非如此……”

看着他吞吞吐吐的模样,高束着头发的男子翻了个白眼,往前走了一步,“恕我冒昧,慕小姐,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和宴!”

星影拦下他,“不得对慕小姐无礼。”

和宴不耐烦的将他推开,再度问道,“我是个粗人,若有冒犯的地方小姐请恕罪,只是,小姐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为何在这里?”慕南捏紧手中的刀柄,看了眼身后被炸裂的墙,眼神如利刃般飘向他。

……

“慕小姐慕小姐!”

“慕小姐,他打小脑子便不好。”

“您别跟他一般见识!”

修羽上前一步,挡住趴在地上的人,“他平常一直在西北,不会说人话,慕小姐你大人有大量,饶他一回。”

“今日弄坏了慕小姐的墙,是我们的疏忽。”星影也适时开口,“如今这处怕是不安全了,慕小姐不如先随我们回王府,待到修补好围墙,属下再将您送回来。”

慕南透过人群看了眼被人抱着的穆宁,拒绝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直到众人离开,趴在地上的人才动了动手指,咳出一口血来。

宁王府的灯彻夜不灭,许从安带人候在门口,带有宁王府标徽的马车一出现,他立刻迎了上去。

“如何?”

“一切都在计划中,只是,王爷以身涉险,接了那人的炸药。”星影脸色黢黑,“许公子,王爷可会有事?”

许从安神色骤变。

穆宁怕不是疯了!那是炸药啊,轻则断筋断骨,重则肉身不保。

“不好说,抬进去。”

宁王府乱做一团,慕南站在廊下,想了许久,一脚踹开了紧闭的房门。

唰——

门开的一瞬间,数十柄利刃对准了她的喉咙,慕南瞳孔都没缩一下,冷静开口。

“我能救他。”

星影从一侧走出,面若寒冰,“慕小姐,宁王府此刻怕是招待不了您了,属下差人送您回慕家。”

“我能救他。”

冷静的声音响起,慕南又重复了一句。

“慕小姐……”

“让她进来。”

听到声音,星影当即抬手,所有人没有一丝犹豫,退到了两侧。

慕南走进去,熟悉的血腥味儿扑面而来,她走向床榻,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熟悉的伤口。

炸弹爆炸所致的伤,上一辈子的记忆涌上心头,是刻入骨髓的熟悉感。

“你出去吧。”她褪掉外衫,挽起袖口,淡淡开口。

看都没看那坐在床边的人。

“慕小姐,他内伤极为严重,不如……”

“出去。”慕南关上窗子,拉下床幔。

许从安本还想说些什么,但当他看到她眼中的清冷后,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修羽不是说,那慕家小姐很好色吗?

穆宁这副样子动不了,不会失身吧?

带着三分担忧七分好奇,他走出了屋子。

待到人都离开后,慕南抓起桌上的剑,掀开了床幔。

穆宁是清醒的,至少在他被打晕前是这样的没错。

他运筹帷幄,所有的事情都在掌控之中。

只是他千算万算,唯独没有算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被人当头敲晕。

慕南看着双眼紧闭宛如尸体一般的人,深吸了一口气,她不得不小心一些。

衣物沾血的女子立于床前,伸出的手掌迸发出蓝色的幽光,那光宛如被赋予了生命一般,柔和的融进了男子的身体。

或许旁人看不到,但慕南视线接触的地方,有一块蓝屏,上面呈现着一张人体图,人体图上很多地方都泛着深浅不一的红色。

那是穆宁受伤的地方。

慕南伸出手指在蓝屏上飞快的滑动着,随着她指尖的动作,无数道密密麻麻的蓝光钻进了男子的躯体,很快,人体图上的红色部位便逐渐恢复了正常。

这就是她最大的秘密,一百二十八位顶级科学家研发出的科研成果,一颗本该跟着她消失在火山的芯片。

这颗芯片蕴含了人类史上最高的科技,只要宿主还有一口气在,它就能将宿主的身体修复,但是过程很慢,跟宿主用它来为别人治疗是两个极端。

这颗芯片的存在本就是逆天而为,慕南只修复了他体内在这个时代无法修复的伤,肉眼可触及的伤口她留了下来,以免惹人生疑。

自然,她也不是为了报复才弄断他小腿的。

嗯……是意外。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第14章 传言

“许公子,可是王爷的伤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星影站在床边,看着那自从慕南离开后就坐在床边沉思的人,有些担忧。

许从安的医术天下扬名,素有阎王让人三更死,他能留人到五更的盛名在世间流传。

星影扭了下脖子,并非是不信许从安的本事,他只是好奇为什么打慕南走后,他就一直这样。

“她真的是那慕家小姐?”许从安眼中的疑虑愈发浓重。

星影颔首。

“啧。”许从安摇了摇头,“那倒是奇了。”

穆宁身上的伤他并非没有办法,只是要花费极大的功夫,有的药甚至天下都难以寻及,这慕南竟然一夜间就恢复了他身体的机能。

而且……

他分明记得穆宁的腿没断啊?

慕南坐着宁王府的马车回了慕家,她本想自己回去,但修羽说什么也不乐意,定要亲自将她送回去。

宁王府离慕家有些距离,路远不说她也累了,就没拒绝。

宁王送慕家小姐回府的消息一溜烟儿的功夫传遍了整个儿京城。

且你添油我加醋的传的愈发厉害,甚至还有说书人编造了关于他们的故事,一个版本比一个版本扯淡。

甚至都传到了宫中。

……

御花园内风景如画,两道身影对坐亭中,亭中的女子虽上了年纪,但细白的脸上丝毫不显岁月流逝的痕迹。

两人就着亭外的风景,用着桌上的瓜果茶点,细声说着体己话儿。

“姐姐可听说了,宁儿似乎有了中意的女子。”穿着湖蓝色华服的女子捻起一颗酸杏,笑道。

着凤袍的女子举手抬足间都带着不可冒犯的雍容华贵,她点点头,“来时听宫人嚼了两句嘴。”

“据说京中传的沸沸扬扬,不像空穴来风。”女子说完招了招手,“我也说不明白,让浮萍来说。”

一小宫女见状,连忙跪了下来,“皇后娘娘,德妃娘娘,奴婢只听外头的人说,宁王殿下与慕大小姐一见钟情,至于是真是假,奴婢不知道。”

闻言,皇后笑着抬了抬手,小宫女退下后,她才开口,“若是宁儿真得了可心的人,也是件好事,本宫就不必日日操着这份心了。”

“那姐姐可要寻了机会说与皇上听?”德妃托着腮帮子,笑眯眯的将蜜饯含进入嘴里。

“这件事还要宁儿自己跟皇上说。”皇后说完,宠溺的点了下她的鼻尖。

……

许是碍于外面的流言,慕五德受不住压力给她了一处新院子让她住,还给她配了丫鬟小厮,供她平时差遣。

“爹!凭什么把那个院子给她!你不是说,等过些日子让我住的吗?”慕一茉在得知此事后,闹腾了一宿。

李秀兰也趁机往上浇油,“老爷,你之前是说过要将这个院子给茉儿和子光住的。”

“是啊爹!你现在一点都疼我了,什么东西都仅着她,我这般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啊,不如死了算了。”

慕南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来来回回不过还是那几句话,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我之前的院子住惯了,不想挪动,谁想要就给谁吧。”

不是她脾气好,而是没必要,她不想在这些事上费神。

慕南本来之前想从慕家脱离出去后闯荡江湖,看看封建王朝下的山河,不过现在她改主意了。

她想试一试,用芯片治疗司南星的顽疾,不为别的,只因他帮过她。

只是现下司南星在水南,她唯有留在京城等他回来。

穆宁睁开眼,看着熟悉的床帐,唤了一声。

“王爷醒了?”

星影听到声音后,让侍女拉开了床帐,午日的阳光照进来,穆宁有些不适应的眨了下眼。

腿上的异样令他皱了下眉,“怎么回事?”

“慕小姐救了您。”星影如实禀报。

“本王自然知晓。”

星影看上去确实什么都不知道,穆宁捏了下拳头,很快就想通了其中的关卡。

他自然清楚自己的腿有没有受伤,许从安怕麻烦不会这么做,只有那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告诉慕五德,本王身子不适,让慕南过来伺候。”

听明白后,慕五德的老脸控制不住的抽了一下。

“大人稍候,我这就去叫那不孝女。”

“这倒不必劳烦慕家主了。”想着自家王爷的意思,星影咧了咧嘴角,轻车熟路的摸到了慕南的院子。

回暖的天气,女子穿了一袭薄衫,挽着袖子在院子里的两棵大柳树上扎秋千。

星影深吸了一口气,搓了搓手掌。

他家王爷说了,不必过问慕小姐的意思,直接打晕扛过去。

“把那根绳子递给我。”

慕南伸出手。

“是。”

星影下意识捡起地上的绳子,递过去之后才恍然回神。

“慕小姐你……”

慕南早在他进入院子时就发觉有人了,尤其是他身上那股子冷香,跟穆宁房中的味道一模一样。

“来的正好,去帮我把那边的绳子系上。”

慕南跳下凳子,拍了拍手心的灰。

星影系好绳子后,有些踌躇的朝她走过去,“慕小姐,我家王爷……”

“你家王爷好了,让你来谢我是不是?”慕南剥着手中的橘子,一副了然的样子。

星影抽了下嘴角,别的不说,单凭这一点,她跟他们家王爷真心相配。

趁慕南在剥橘子没有防备,他上前一步,微微低头。

“得罪了。”

话音一落,举手劈向她后颈。

啪——

橘子在脸上炸开,汁水怦溅,星影眨了眨眼,感受着清冽香甜的橘子味儿从他脸上四溢蔓延。

慕南一只手抓着他的胳膊,另一只手上的橘子皮还没来得及丢。

漂亮的桃花眼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不明白是谁给他的勇气让他敢当着她的面袭击她。

她张了张嘴,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后颈便传来了难以言喻的酸痛。

“你妹……”

麻溜的将人扛到肩上后,和宴撮了下鼻尖,“让你带个人,磨磨唧唧的。”

星影抬手捏掉脸上的橘子,冷漠的眼神中附带了一丝同情。

“你先回吧。”擦掉脸上的橘子汁儿,星影沉了沉眼睛,他要找仵作,验尸。

十个仵作忙活了一天,给他了同样的答复,那些死士的致命伤并非来自铜钱和银针。

也就是说,那些人出手前,这些死士就折在了慕南手下。

星影看着仵作呈上来的状纸,不知为何,心中竟恍然生出了一股子寒意。

和宴……身子骨挺好的,十天半个月的应该死不了吧?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第15章 正经人家的小姐

太阳西沉,天空中的深蓝逐渐转为暗夜的颜色,宁王府内灯火通明,祥和一片。

床上的人皱了皱眉,缓缓睁眼。

脖子上传来的酸痛让她不得已吸了口凉气,慕南看着正上方银色的床幔,皱了皱眉。

房中冷香浮动,她直起腰身坐起来,看到了坐在轩窗下的人。

紫色的华服外罩着一层银色的纱衫,墨色的长发高高束着,烛光下映着近乎完美的面容。

压下心中翻涌的惊艳感,慕南揭衣而起,两步走到了他身边,怒火从烧。

“醒了?”

影子倾斜而下遮住了光,穆宁将视线从书卷上移开,长眉轻挑。

“我救了你,你就是这般报答我的?”慕南压住心中不悦,皱眉问道。

她不信星影敢将昨晚的事瞒下。

“本王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所有牵扯进来的人都活不了。”

穆宁看了她一眼,放下了手中的书。

慕南一时间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举起手又放下,无可奈何的坐到一边,拉下小脸,“话是这样说,但是你想监视我,下一道口谕不就行了,我也不敢违抗,你将我绑来,很疼知不知道。”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模样,穆宁扬了下嘴角,“你懂医术,本王的伤也是经你医治的,让御医来也不方便。”

“所以,本王伤好之前,你就留在宁王府伺候。”

慕南有些控制不住的捏紧了拳头,不敢置信的从牙缝儿里挤出一句话,“你说什么?”

“留下侍疾。”穆宁语调轻快,可见心情不错。

“我身份虽不尊贵,好歹也是正经人家的小姐,又不是什么侍女奴婢,凭什么就要无故来伺候你。”

慕南被气的有点发晕,“你脑袋被敲傻了吧?”

听到这句话,穆宁好看的凤眼眯了眯,“这个敲字用的十分好。”

慕南心中咯噔一响,连忙扭头,誓不搭腔。

“正经人家的小姐?”穆宁起身,两步来到她面前,白皙修长的手指捏住了她的下巴,“正经人家的小姐可武不动大刀。”

“正经人家的小姐可没有胆子敢打晕本王。”

闻言,慕南咻的睁大了眼睛,“你果然是装的。”

“这是灭九族的死罪。”烛光下,穆宁缓缓勾唇,眸中映射出如狐狸般的奸诈。

“你还是想杀我?”慕南不禁笑了一下,心中生出一股无由头的恼火,早知如此,她就该袖手旁观,看他垂死病榻。

穆宁收回手指,背过身去,“本王暂无此意,不过,若是本王重伤不愈,第一个陪葬的就是你。”

烛光照着他的身影,宛如落下凡尘的谪仙般,清冷而不识人间烟火。

慕南心中极其难受,穆宁嘴上说的好听,她若是猜不出他的言下之意,算两辈子白活。

这穆宁分明是个小心眼儿,记仇,就因为她救他时敲晕了他,他就要把她绑在身边折磨。

接下来的几日证实了她的猜测,穆宁就是毫不遮掩明目张胆的公报私仇。

直接让慕南替代了照顾他起居的侍女,什么活计全都由她来做。

慕南不是那身娇体弱的大小姐,上辈子枪林弹雨的都咬牙挺了下来,眼下这些活计倒算不上什么。

端茶倒水且不说,沐浴更衣也不提,但是穆宁竟然想让她去捞昨儿个被他扔进湖里的扳指。

呵,她被气笑了。

慕南看了眼头顶的天,蔚蓝一片,云彩白的耀眼,带着花香的空气十分清新,她平复了下心间的躁动,微笑着端了盏茶,抬手扣到了穆宁头上。

微黄的茶汤顺脸而下,黄绿卷曲的茶叶还冒着热气儿,这是极好的茶,由西北上贡的秋黄,甘香无比,因成熟的季节特殊,又极挑地气,还挑环境,生长在缺乏雨水的大漠,所以一年下来也得不了多少。

以至于这会儿穆宁的整颗脑袋都茶香四溢。

随着茶盏落地后的响声,目睹了全过程的侍女哗啦跪了一片,动作整齐划一,像是受过训练。

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慕南能感觉到他挺生气的。

于是边捏他头上的茶叶边念叨,“士可杀不可辱,你不要太过分了。”

穆宁冷漠的看了她一眼,举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茶水,“本王赏你个体面的死法。”

“白绫价贵,鸩酒如何?”

慕南其实扣完就后悔了,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双膝一软,抱住了他的腿,“士不可杀,可辱。”

穆宁敲了敲轮椅上竹制的扶手,看着她的样子,勉强压下心中想笑的冲动,又瞥了她一眼。

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若是换做旁人,指不定死了多少回了,但是对于慕南……

他自我安慰的垂下眼睑,许是因为老师的缘故吧。

星影的步子停在了门外,因为厅中的气氛实在太诡异了,尤其是他家王爷身上的水渍,还有那跪在他家主子身边的人及瑟瑟发抖的侍女们。

他收回脚步,站在厅外禀报道,“王爷,瑞王,贤王,郁小侯爷,白家二小姐和林家大小姐来了。”

“带去前厅。”

穆宁说完抓住衣领将她提了起来,“本王还以为你有怎样的铮铮傲骨,当真是让本王大开眼界。”

“人活在世,难免有些忍辱负重的时候。”慕南说完弯起了眉眼,笑的明艳。

“你心胸倒宽广。”穆宁上下扫了她一眼,轻啧。

慕南连忙摆手,“不不不,我心胸一点都不宽广,不知宁王殿下可听说过一句话?”

“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慕南说着,脸上的笑愈发灿烂,“我不光是女子,还是个地地道道的小人。”

“将来若我得势,所有踩过我的人,都别想好过。”

说完,她手腕轻抬,一把握住了轮椅。

不知为何,听完她的话,穆宁心中竟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他微微拧眉,操控轮椅转过去,看向她晶亮的眸子,语气微凝,“本王现在就可以杀了你。”

慕南再度抓住轮椅,一把将他转了过去,交给了门外的星影,“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是小人,你是君子,方才那页已经翻篇了,你房中的花该换了,我去花园给你摘一些!”

说完,也不管穆宁如何,她咧嘴一笑,提脚便溜。

关于穆宁凤慕南的小说《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麻烦让让:本王悍妻很善妒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