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念昔凌墨寒小说大结局 总裁别太坏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时间:
  • 总裁别太坏作者念兮兮
  • 总裁别太坏小说源于:ysg

萧念昔凌墨寒小说大结局 总裁别太坏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总裁别太坏小说在线阅读

总裁别太坏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别太坏》第七章

此刻的场景令她想起以前在狗血爱情剧里看到的场景,丈夫出轨,妻子发现他衬衫上的唇印,头发,还有香水味。

她甚至不由自主地闻了闻他的衬衫,除了浓浓的酒味,根本没有香水味……

萧念昔!怎么可以疑神疑鬼!你才结婚第二天,就成了怨妇了?!

她抱着他的衣服,又在心里对自己鄙夷道。

爱他,就该相信他!

想到这,心里也就舒畅多了。

浴室里,许北黙用冷水冲刷着那叫嚣的渴望,心里不禁因为轻易被她勾起的渴望而气愤。

……

时光如梭,一转眼,三个月过去。这三个月里,萧念昔的内心一直是忐忑的。

得到爸爸的信任,掌握公司大权的他似乎很忙,忙得似乎已经忘记了她这个妻子。

他被她抱起,温热的奶香味传来,随即,玻璃杯的边缘触碰上她的唇。

她乖乖地张口,喝光玻璃杯里的牛奶,心里因为他的体贴而温暖。

然而,她并未察觉到许北黙嘴角那抹复杂的笑。

原来这牛奶里被放了biyunyao!她还傻乎乎地以为他是温柔体贴的。

喝吧,喝了,你就怀不上我的孩子了!

许北黙在心里狠戾地说道,心口募得一恸!脑海里竟然在勾勒着他和她的孩子的面容……

“啪——”倏地,手里的玻璃杯被他发狠地摔落在地上,同时,他脑海里不该有的画面也被震碎!

他许北黙怎么可能稀罕萧念昔生的孩子?!

“哥——你怎么了——”他为什么又突然发火?!她无力地心酸地说道。

“我去书房处理文件!”低沉如王者不容人反驳的声音响起,他甚至没向她多解释一句,已经披上睡袍,离开卧室。

“就不能陪我到天明吗?”空寂的房间里,她心酸地说道。

萧念昔,他很忙的!要帮爸爸打理公司……她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心酸地闭上眼睛。

……

偌大的舞蹈教室里,女孩姣好的身段,优雅如白天鹅般在光滑的地面上舞蹈……

此时另一个女孩走进来,嘴角擎着恶毒的笑,手里的美工刀轻轻一划,右手臂上的珍珠手链瞬间崩断。

“啪啪啪啪——”一颗颗珍珠滚落在原木地板上,然后是萧念昔那吃痛的尖叫声,整个人直直地倒下……

? 害萧念昔受伤的女孩,正是那个婚纱店店员安安。托许北黙的关系,如今,她和萧念昔在同一个大学同一个系里读书。

看到萧念昔摔倒,安安嘴角扬起一抹得意的笑,随即,假装焦急地尖叫一声跑上前,扶住萧念昔。

没错,她就是故意的,故意让她脚踝受伤,这样,一方面可以接近她,另一方面,只要萧念昔的脚受伤就没法用参加芭蕾舞大赛了,那样,她就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

她想要得到的,没有什么不可以!况且,谁叫萧念昔抢了她最心爱的阿默哥!

“来人啊,有人摔倒了!快叫救护车啊!”安安将萧念昔扶起,不停地喊道。

萧念昔因为脚踝那剧烈的灼痛,脸色惨白,大颗大颗的汗滴从额头落下,不停地倒抽冷气。

怎么办?她这个周末还要参加市大学生芭蕾舞大赛呢!这个比赛对她来说,很重要!

……

许北黙在得知萧念昔脚踝受伤的消息时,正在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吩咐助理代他去了医院。

只是向来沉着冷静的他,在会议上却频频开小差,脑子里总是会蹦出萧念昔那张苍白无助的脸……

“萧小姐,您的脚踝受伤严重,有骨裂的现象,需要留院观察一星期,另外,三个月内不能跳舞,至于以后能不能跳舞,还需进一步观察!”检查室里,她独自一个人面对医生的报告。

“不!医生,请你帮我抓紧治疗,好不好?我,我这个周末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比赛啊!”轮椅上,她凄楚地对医生说道。

“萧小姐,您冷静点——”医生只能无奈地摇头劝她。

……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萧念昔,对不起!”见萧念昔被推出来,安安立即上前,对满脸泪水的萧念昔不停地说道。

萧念昔看向她,细眉微蹙,这个女孩好像在哪里见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求你原谅我,好不好?”安安红着眼眶,蹲在萧念昔的面前,不停地说道。

“我没有怪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谢谢你送我来医院!”没有责备她,反而感激她送她来医院,安安在心里冷冷地嘲笑。

之后,安安还告诉萧念昔她是那个婚纱店店员,不过在萧念昔面前发誓,她没有对婚纱动手脚。

安安还帮萧念昔推去了病房。

“对了,你的家人呢?他们怎么还没来看你?”不一会,安安已经和萧念昔成为了朋友,安安故意问道。

真没想到,一个千金大小姐受伤了,竟然没一个人过来看望她。

萧念昔,你真是悲哀呢!

安安的话,正戳中了萧念昔的痛处。

“他们都很忙——”她淡笑着回答,嘴角的笑容却是那样凄楚。

就算是出生豪门又怎样?她算起来不过是萧家的私生女,六岁才到萧家。

即使她的小妈陆雪蔓这些年都未曾为萧家生下一男半女,她这个私生女也并未得到多少宠爱。

“他们都很忙。”她只能这样对安安回答,任由心口的酸涩不断翻搅。其实,爸爸,小妈不能来看她,她不介意,她最介意的还是许北黙。

看着她那一脸落寞的样子,一旁的安安微微得意地勾起嘴角,就在此时,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许北黙怎么也没想到竟然在萧念昔的病房里看到,安安!

“哥——”见到许北黙进来,萧念昔激动地喊道,所有的心酸仿佛一下子都消融了,变成了温热的感动的暖流,包裹着她的心脏。

安安见到许北黙,那双丹凤眸里,立即迸发出火花来,甚至忍不住要冲上前,抱住他,但,她明显地察觉到了许北黙深眸里的危险眸光!

该死的萧念昔,究竟使了什么手段,让许北黙这么在意她?!

安安在心里十分嫉妒地想到,恨不得将身手病床上的人,千刀万剐!

许北黙不动声色地上前,走到萧念昔的病床前,剑眉紧蹙地看着她那缠着绷带的脚踝,“怎么回事?!”语气里略带责备。

 

《总裁别太坏》第八章

“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的珍珠手链断了,她被绊倒了……”没容萧念昔回答,安安立即低垂着头,充满愧疚地对许北黙说道。

许北黙抬首,蹙眉看着安安,“你是谁?”他冷声问道,一脸怒意。

“哥!她叫安安,是她送我来医院的,她是无心的——”萧念昔见许北黙的脸色不好看,立即拉住他的胳膊为安安打圆场。

安安鼻头泛着酸,为许北黙的“假装不识”而觉得心酸!明明她和许北黙本该是一对的,却被萧念昔拆散了!越想心里越不甘,对萧念昔的恨意也就更深!

不过萧念昔的解释又令安安觉得,她实在太傻,太蠢,被她和许北黙这么骗着,都没有一点怀疑呢!

许北黙却因为萧念昔的解释,心口突生起一股愧疚来。

想必,她脚踝的伤也是安安故意害的吧?

他记得她这周末还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芭蕾舞比赛……不过那股愧疚被他狠狠地压了下去!

“哦?”许北黙似信不信地答应道,没再看安安一眼。

“念昔,天晚了,我该回去了,再次为今天的事情向你抱歉,我改天再来看你——”安安知道,自己再多呆在这里,肯定会引起许北黙的怀疑,眼珠子一转,得体地说道。

“嗯,好!对了,哥,麻烦你帮我送一下安安好吗?”萧念昔再次感激地看着安安,拍了拍许北黙的胳膊,说道。

嘴角那澄澈的笑容,宛若盛开的莲花。

许北黙自然是答应了,同安安一道出了病房,刚出病房,安安便牵住了他的手!

“阿默哥——啊——”安安刚要开口,许北黙用力一扯,将她拽进了偏僻的角落里。柔若无骨的娇躯顺势倚靠进他的怀里,胸前那高耸的浑圆在他胸口上下左右磨蹭。

令安安挫败的是,几乎每次她使出浑身解数来诱惑他,他都一副坐怀不乱的样子。就像现在,许北黙的手冷硬地推开她的触碰。

“安安!够了!”冷冽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许北黙瞪视着安安。

“阿默哥——你又怀疑是我害她的,对不对?”没容许北黙质问,安安倒是聪明地先开口,一脸的无辜与委屈,身子甚至向后退了一步。

“安安,我告诉你,就算我再恨她,再讨厌她,你也不可以伤害她一根汗毛!”除了他,没人可以伤害她!没有!

许北黙瞪视着安安,再无法抑制心口的那抹恼怒,厉声道。

安安被他的吼声给惊愕住,怔怔地看着许北黙,心,一片片地被撕裂,扔进冰窟……

他爱萧念昔?!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真的是爱萧念昔的!这样的认知令她心口对萧念昔的愤恨愈加深了几分!

“许北黙,别忘了,她是你的仇人!仇人!你也答应过妈妈,会照顾我一辈子的!”泪水扑簌地坠落,安安冲着许北黙大声嘶吼,随即,在周围护士的目光下,跑着离开……

她是你的仇人!

她是你的仇人!

她是你的仇人!

……………………

这句话,像是魔咒,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地回旋,一声一声,更震颤着他的心脏,某个位置,如撕裂般地抽搐,疼痛难忍。

他倚靠在冰冷的墙壁上,垂立在裤缝边的双拳,紧紧握起,指节泛白。

像是在隐忍一种剧痛!

爱与恨,在他的心脏两边不停地撕扯。多想回到很多年前,他的心里只有爱没有恨的时候。

那时的他和她,是幸福的。

“哥哥,永远不要丢下我,好不好?”

“傻瓜,我怎么会丢下你——”

遥远的声音在脑海里不断地回旋,心口的疼痛又深了几分。

推开病房的门,看到她正在抚摸着缠着纱布的脚踝,发呆。

那样的姿势,落寞而忧伤,敛去心口那莫名的心疼,他只当那是曾经的残余。

“哥——”见许北黙进来,她立即敛去脸上的那抹哀伤,换上乐观的笑。

看着她红着眼眶却还强扯着笑容的样子,许北黙心口有着说不出的滋味,“想吃什么,我叫人送来!”他在她的病床边坐下,轻拂上她的脚踝,剑眉紧紧蹙起。

“想吃臭豆腐,可不可以啊?”看到他的关心,心情豁然明亮了起来,她冲着他,撒娇道。

只是一句话,便勾起了两人的共有回忆。

三湾桥下的臭豆腐,两人都记得。那是一个很遥远的回忆。

许北黙是被萧念昔屡次“逼迫”下,才爱上臭豆腐的。不然,一向洁癖的他,哪会喜欢吃那臭烘烘的玩意儿。

“哥!你记不记得,有次我们两偷吃臭豆腐,被小妈发现,罚我们站在雪地里两个小时呢!”此刻,病房里弥漫着臭豆腐那臭烘烘的味道。

然而,这样的味道在萧念昔闻起来却是代表着一种相依为命的幸福和温暖。

许北黙拿着纸巾,为她擦了擦嘴角沾上的浆汁,“那次还不都怪你,硬是要把一份臭豆腐带回家!”宠溺地刮了刮她的鼻梁,他淡笑道。

那时的她才十来岁吧,是个小馋猫,吃了一份臭豆腐还要带一份回家,说是留着饿了再吃。那陆雪蔓是什么人啊,养尊处优的阔太太,哪容得了家里有这样在她看来粗鄙低俗的味道。

萧念昔撒娇般地撇撇嘴,“那次你把你的大衣外套给我穿,自己却被冻感冒了——”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眶开始泛红。

脑海里不禁回忆起那年的冰天雪地里,两人被罚在雪地里站立,他见她冻得发抖,将羽绒大衣外套让给了她……

看着她那红红的眼眶,许北黙也不禁回忆起那些年,心口狠狠地震颤了下。

“别多想了!去洗澡!”强抑制心口的那股悸动,许北黙咳嗽了声,僵硬道。那眉宇间纠结着淡淡的细纹。

他一定是大脑发热了,听说她想吃臭豆腐,竟然亲自过去买了几份回来,刚刚还陪她吃个不亦乐乎!

他想他真是疯了!

动作粗鲁却没有弄疼她,抱着她直奔VIP病房的浴室。

“人家只是觉得那时候好幸福嘛!”双臂环着他的脖子,她红着脸说道。

“这么说来,你是在怪我没给你,性福了?”许北黙抱着她已经来到了浴缸边。

边放热水,边在她的耳畔邪恶地说道。

 

《总裁别太坏》第九章

“哥!你什么意思?!”过了好几秒,她才反应过来,拍着他的胸膛,羞恼道。

“我是你的妻子,对不对?我们是真的是夫妻了,对不对?”倏地,她却落了泪,看着镜子里,他们亲密,她对他裸裎相见的样子。

连日来的不安,终于问出了口。

许北黙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心口撕裂般地疼了疼,难道是他这些天来露出什么破绽了?

“我只知道,现在,你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即使知道迟早有天会离婚,会抛弃她,但此刻,就让他沉沦吧!

心,因为他刚刚说的话,更加悸动起来。

他说,她是他的妻子,他的女人!那么,不是她一个人在做梦。

爱,深深的爱,早已刻骨铭心!

可是,母亲惨死的画面却又如魔,在他的脑海里不断叫嚣,似乎在嘲讽他此刻的不孝!

“你睡吧,我还有公事要处理!”他没看她一眼,沉声说完,此刻仿佛变了一个人。

“真的很忙吗?”他又恢复成了那冷漠冰冷的样子,令她不安的心又躁动起来,她凄楚地问道。

“是!”不忍看她落寞的样子,他冷硬道,不过,他也确实很忙,等不及看到萧家落败的样子!说完,他丢下她一个人在这冷清的病房里,无情离开……

长夜漫漫,她毫无睡意。

清冷的月光透射进来,洒落在她孤单的身影上,更显清冷,孤寂。

脚踝处传来的丝丝抽疼,提醒她比赛的破碎。

萧念昔!你怎么会这么倒霉呢?!

拿起电话,给远在美国的骆七染打了个电话。

“念念!你这个笨蛋,我怀疑就是那个女生故意的!你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我帮你调查去!”电话里,慕七七在听到萧念昔的陈述后,气不打一处来,气愤地说道。

“七七!她真的是无心的!还送我来医院了呢!你放心吧!”萧念昔连忙安抚她,也在心里气恼自己刚刚一时冲动说漏了嘴,竟然告诉七七她受伤……

“你这个傻瓜,就是菩萨心肠,对谁都没坏心,没防备!念念,我告诉你,这年头,好人没好报!你给我防着点!”慕七七在电话里又是劈头盖脸地说道。

甚至还叫她防着许北黙!

最后萧念昔只能一个劲地说,好,叫她放心!

……

因为念昔脚踝受伤,第二天学校的领导,老师,同学代表都来看望了她,不管他们是因为她的家世背景,还是其它,她都感激他们。

因为,至少他们肯来看她。

不像她的家人还有最亲密的丈夫,丢下她一个人在医院不管。

不过,下午的时候,陆雪蔓还是姗姗来迟了。

“呦,我们家小公主这脚踝受伤了,这病房怎么这么冷清啊?阿默呢?这小子,妻子都受伤住院了,还在外花天酒地的,真不像话!”陆雪蔓才进病房,看着孤伶伶坐在病床上看书的萧念昔,酸酸地说道。

这话任谁都能听得出里面的讽刺。

萧念昔也没气恼,这么多年了,被小妈教训惯了,习以为常了。也没在意她说许北黙,只当她是撒谎。

“小妈,您请坐!念念脚踝受伤了,不能下床,您见谅!”萧念昔看着陆雪蔓不卑不吭地说,那张澄澈的小脸上,也没有不恭敬的神情。

完美地令陆雪蔓挑剔不到任何毛病,心里也就更气。

“陈妈!还不快把鸡汤端给小姐!”陆雪蔓在一旁的皮质沙发上坐下,扬声对着佣人陈妈吩咐道。

“是,太太!”陈妈不敢怠慢地为萧念昔盛了碗老鸡汤。

“谢谢陈妈!”萧念昔端着一碗香浓的鸡汤,感激道。

年过四十的陈妈看着萧念昔,脸上稍稍流露出一丝愧意,尤其是看着念昔喝汤时,额间的皱纹也就更深了。

仿佛那碗汤里被下了药般。

而一旁的陆雪蔓看着萧念昔喝下汤后,嘴角明显地染上得意的笑。

喝吧,喝吧,既然她这辈子注定没法生育,那么萧念昔这小贱人也别想生!

这样,萧家的财产起码能够少分一份出去!

 

《总裁别太坏》第十章

“谢谢小妈”喝完鸡汤,她没忘感谢陆雪蔓。

“既然你喜欢,那我以后每天都叫陈妈送汤给你喝……”陆雪蔓边说着,边看了看她新涂的天鹅绒指甲油,似笑非笑。

“嗯!”她笑着点头,她这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为了一家和睦,宁愿自己忍气吞声也不会和陆雪蔓争吵。

“陈妈,我们回去,晚了牌局可是教人笑话了!”今天的目的已经达成,陆雪蔓拿起她的名贵起身,扬声说道。

“小妈,那念念不送了,您慢走!”

陆雪蔓看也没看她一眼,径直朝着病房走去——

“念念我——”

“啊——”

“太太——”

谁知陆雪蔓才走到门口,被刚进门的安安撞个正着,整个人差点倒下,还好陈妈及时稳住了她。

“对,对不起!”安安低垂着头,不停地对陆雪蔓说道。

“哪来的野丫头?!走路不长眼啊!”陆雪蔓看着自己新买的限量版皮靴被踩脏,气愤地,嫌恶地吼道。

“小妈!她是我的朋友!”病床上的萧念昔焦急地说道,生怕小妈生气,也更怕安安吃亏!

安安的手提包也被撞掉,她捡起地上散落的杂种,抬首对上陆雪蔓那张刻薄的脸,这个中年女人她是认识的!

“是你先撞到我的,好不好?!”安安大脑一转,对陆雪蔓厉声道。

陈妈在一旁不敢吱声,萧念昔坐在床上心急如焚,生怕她们两人会吵起来。

“你——”陆雪蔓才要开口咒骂,见有几位医生护士朝这边走来,她还是选择维护自己的贵妇形象,“什么样的人,交什么样的朋友,陈妈,我们走——”

高昂着下巴,陆雪蔓目中无人地离开。

“你——”安安一脸气愤地瞪视着陆雪蔓的背影,想说什么,又没说,进了萧念昔的病房。

“安安,对不起!”见安安进来,萧念昔连忙说道。

“那个女人是谁啊?那么不可一世的样子!”安安明知故问地问道,将手里的包包和杂志放在桌上。

“她是我的小妈,你别介意!我代她向你道歉!”念昔生怕安安心里受气,又说道。

“念念!我怎么会介意呢!”安安看了眼萧念昔,笑着说道,右手不知不觉地来到桌子上,微微一扯。

“啪——”桌上的杂志掉落,像是提前翻好的一样,展开的一页正是许北黙的花边新闻!

萧念昔呆愣着看着杂志上,他和别的女人亲吻的画面,一颗心,就如十八岁生日那晚般撕裂般地疼!

《风流许少撇下新婚娇妻,夜店寻欢》斗大的标题如一把尖锐的匕首,狠狠地刺进她的心脏,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绞痛,在滴血。

“啊——”见她看到了那篇八卦报道,安安才作势要捡起地上的杂志!

他说有公事处理,很忙,原来,是去夜店了!难怪小妈会那样说!萧念昔,你怎么这么傻,结婚之前他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清楚吗?!

可是,他出国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啊!心在滴血,如被绞碎了般!

“念念——这,这是——”安安捡起杂志,看着杂志上许北黙的照片,皱着眉小声道,装作很惊讶又很为难的样子。

萧念昔从撕心裂肺的痛苦中回神,看向安安,僵硬地笑了笑。

“我没看错吧?真的是,你的丈夫?”不忘往她伤口上撒盐,安安又惊讶地说道,只见萧念昔的脸色更加惨白起来。

“丈夫”两个再深深地在她那千疮百孔的心脏上刺了一刀!

“他其实只是逢场作戏,我习惯了,只要他对我是真心的就好!”她苍白地笑了,看着安安仿佛真的很相信许北黙般,说道。

家丑不可外扬,她又怎会在朋友面前表现出痛苦来,所有的苦,只能往自己的肚子里咽。

萧念昔的话显然令安安心口胀满了气愤,没想到萧念昔这么信任许北黙,她都这么挑拨了,她竟然不生气,不去找许北黙理论!

“哦……”她只能讪笑着点头。

安安在萧念昔病房里整整一天,其间,她没忘再次在萧念昔的伤口上撒盐,竟然在病房里跳起芭蕾舞来,还叫萧念昔指导……

……

深夜,许北黙带着一身酒气悄悄地进入了她的病房。

今晚的月光十分皎洁明亮,从窗帘的缝隙见透射进来,正好洒落在她的身上。

那清冷的月光令她看起来更显孤寂。

心口突生起一抹怜惜,迈开步子,悄声走到她的床畔。

伸手为她拉上滑落的被子,嘴角不禁扬了扬,有宠溺的痕迹。

但在看到她手腕上的红痕时,嘴角的笑痕消失,俊逸的脸庞染上一层冰霜来!

那是今晚她自己洗澡时,不小心摔倒,造成的!

“嘶——”他的触碰,令浅眠的她吃痛地醒来,睁开双眸对上的是幽暗里,那张再熟悉不过的脸!

他怎么会突然来了?!三天没来,他怎么就突然出现了?!他的手还握着她的手腕!

她本能地抽回手,受伤的神色在小脸上一闪而逝,厌恶他的触碰,厌恶他身上的酒气!更厌恶他的虚情假意!

见她明显地闪躲,冷淡的样子,许北黙气恼地打开台灯,“怎么不让护工帮你洗澡?!”,开口就是一道厉声质问!

尽管他三天没来看她,她的一举一动,他是了如指掌的!

明明知道自己没法自理洗澡,竟然也不叫护工,还逞能自己洗!把手腕摔伤了! 

“因为我不习惯!你走,我要睡觉了!”生平,第一次,她冲着他大吼一声,说完,扯起薄被蒙住了头!

她是个人,有血有肉,有感情,有思想的人!不是个圣人!

不可能三番四次看到他出去风流而自欺欺人地装作不知!

许北黙因为她的吼叫,微微呆愣了下,没想到一向乖巧的她,竟然会冲着自己大吼!

“萧念昔!”他大步上前,一把扯起她的被子,厉声吼道。

“你走啊!去找别的女人去啊!去啊!许北黙!我们离婚!你也不用勉强和我在一起!”她气急地坐起身,高昂着下巴,冲着他,大吼。

一颗心在狠狠地颤抖,“离婚”两个字,就如一把尖刀剜痛她的心脏,她也才意识到,那两个字是从她自己口中说出来了的!

她竟然会主动说出那两个字呢……

念兮兮的《总裁别太坏》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总裁别太坏》就可以了哦~

总裁别太坏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