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在线阅读-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苏绵陆瑾年小说

  • 时间:
  •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作者阿年
  •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小说源于:zsy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在线阅读-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苏绵陆瑾年小说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小说在线阅读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全文免费阅读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第九章 股份变更

苏绵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她瞳孔瞪大,清亮杏眸里仅有的冷静一瞬间破裂开来。

---------------------------------

没等苏绵喘息,季依依一脸嚣张的笑着道,“你还不知道吧?齐铭其实在追你之前,是我男朋友,还是我让他去追你的呢!”她扬着下颚,得意的对苏绵道,“知道为什么我让他去追你吗?”

苏绵浑身冰冷,脑后粘稠温热的液体顺着她的头发滴落在洁白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微弱而又刺耳的‘吧唧’声。

季依依说的话,分开一字一字她都懂,可合在一起的意思,她怎么听不懂呢?

大学四年,江齐铭苦追了她三年。

大二那年,她来大姨妈腹痛不止,半夜江齐铭排水管道爬到五楼给她送红糖,止疼药。

半夜窗户响,她打开窗,看见江齐铭露出一个脑袋,傻呵呵的说给她送红糖的时候,心都快吓得不跳了。

当时,她就想,一个男人能把她的姨妈痛看的比命还重,应该是真心爱她的,面上虽然不显,一颗心却早就已经感动了。

大三那年,她想吃林南街云阿婆家的臭豆腐,江齐铭逃课越过半座城去给她买,抄小巷走近路,被疯狗给咬了,因为想要她能快些吃上臭豆腐,江齐铭硬是忍着疼,先把臭豆腐给她送到教室,才去打狂犬疫苗……

大四那年,她爸妈意外出车祸去世,她一夜之间失去双亲,孤苦无依,崩溃到不知所措,是江齐铭一直陪在她身边,照顾她,帮她料理爸妈的后事,帮她处理公司繁杂的事务。

苏绵眼眶微微泛红,有晶莹的泪珠覆在瞳孔上打转,难道那三年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吗?男人演起感情戏都这么拼的吗?

看见苏绵眼眶里面的泪珠,季依依心里觉得痛快极了,从小到大只有她仰视羡慕苏绵的份,小时候,苏绵是小公主,住着她梦里才能见到的公主房,玩着她在电视上才见过的芭比娃娃。

稍稍长大一些,因为苏绵是苏家的大小姐,便受尽宠爱,连学校老师都厚此薄彼,对她柔声细语。

而她季依依,就只能像个灰姑娘一样,在一旁衬托着她的出色,做一块灰蒙蒙的背景布。

这些都没关系,可是……

季依依嘴角浮现一抹嫉恨的冷笑,苏绵已经拥有的够多了,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跟她抢那个人的,不该玷污她生命里的光。

那双因为开了眼角而显得异常大的眼睛里划过一抹扭曲的快意,她在心里暗暗道,等着吧,苏绵,你很快就会一无所有的!

收起心思,季依依走到苏绵跟前,似乎嫌苏绵受到的打击还不够,她笑着道,“表姐你还真是自作多情了,齐铭从始至终爱的只有我一个,虽然你这张脸长得还算是不错,但是……男人可不喜欢躺在床上的木头。”

她凑到苏绵面前,啧啧两声,附到苏绵耳边一副十分可惜的样子,轻声道,“你这张脸再好看,又有什么用?女人啊,还是要靠下面那张嘴!”

说完,她转过身,捂着嘴轻笑起来,声音又娇又媚,宛如靡靡之音。

苏绵浑身发抖,脑后隐隐作痛,一双手紧攥成拳,青筋兀现。

同床共枕两年的未婚夫是别人的情人,她心里好恨,恨自己瞎了眼睛怎么就没看出来江齐铭那张斯文的面皮之下包藏祸心!虽然她早就知道江齐铭在外面跟别的女人睡过,可因为她觉得自己性冷淡,忍了也认了。

但是她没想到事实真相会如此的不堪……

苏绵眸中的泪光已经消失不见了,她抬眸冷冷的看着江齐铭,道,“用三四年的时间感情去做一场戏,江齐铭,你行!我苏绵佩服之至,奥斯卡小金人应该给你颁一座,不然真是埋没了你的演技!”

江齐铭脸上却没有一丝愧疚,在他看来,付出了四年的时间和精力,现在收货的成果是成正比的,而他现在已经得到了想要的,自然没有必要再跟一个性冷淡的女人做戏下去。

他慢条斯理的将领带系上,看了一眼苏绵狼狈的样子,眸子里划过不屑,“半月后的婚礼我会如期举行,不过新娘不是你,而是依依。”

他顿了顿又道,“董事会那边早就对你心生不满,你的能力根本不足以胜任苏氏集团董事长一职,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如果你还想要一份体面的话,明日就将自辞信送到公司董事会。”

“滚,你们两个赶紧滚出我家……”苏绵抬手怒不可遏指向两人,杏眸一瞬间被手指间的血色填满,话未说完,她脑中一阵眩晕,眼前一黑,便再无意识了。

陆氏大厦顶楼办公室内,陆瑾年俊美的脸上有一抹阴郁,修长的五指转动着钢笔,深邃的桃花眸叫人看不透情绪。

“总裁,已经查出来了。

”一个精干的西装男敲门得到允许后,进入了办公室,恭敬的朝陆瑾年汇报道,“苏小姐昨天是在家中受伤的,我动用了一些小手段,查到了苏小姐昨日苏小姐家中发生的事情。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第十章 算计

陆瑾年转笔的动作一停,好看的眉眼冷厉了几分,示意男子继续说。

“苏小姐的未婚夫江齐铭与苏小姐的表妹季依依在家中,被苏小姐捉奸在床,季依依用玻璃相框砸了苏小姐的头部,才致使苏小姐受伤昏迷。

我还查出,江齐铭用了手段骗了苏小姐,他已经成为苏氏集团最大的股东,今日便要在董事会上辞退苏小姐董事长一职,变更董事长。”

陆瑾年听完,身上的气压又低了几分。

沈云是从美国的时候便跟在他身旁做事的,依照他这几年跟在总裁身边的经验,总裁现在的心情应当十分不好。

“之前让你收购苏氏残股的事情怎么样了?现在我手上有苏氏多少股份?”陆瑾年眯着桃花眸,缓缓出声道。

“如果预算上过世的苏先生遗嘱中留给您的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您手上有苏氏集团百分之四十的股份。

”沈云道。

陆瑾年唇角扬起一抹阴佞的弧度,“很好,将股份文件整理好,送到我办公室来。”

“我这就去办。

”沈云恭敬应声,退出了办公室。

金发碧眼,身着白衬衣包臀裙难掩魔鬼身材的美人孟佳慧端着咖啡,进了沈云的办公室。

她亦是在美国时便跟在陆瑾年身边的助理,中美混血,天使的面孔,魔鬼的身材便是形容她这样的美人。

美人常见,但是手段智慧与美貌并存,并能够在陆瑾年身边跟了四年还没有被换走的人,却不常见。

“帮你冲了一杯咖啡,不用谢。

”孟佳慧将咖啡放在桌子上,好奇的问道,“总裁又交给了你什么难完成的任务?”

沈云端起咖啡尝了一口,避而不答道,“味道不错。”

孟佳慧知道沈云的嘴巴一向严实,见问不出什么来,便大方的离开了沈云的办公室。

只是她心中却在意的很,跟在总裁身边四年,她从未在他身上见到过女人留下的痕迹,可是她今天居然在他的脖颈上看到了吻痕,这让她不得不留意起来。

眯了眯好看的碧色眼睛,她决定还是去一趟昨晚总裁留宿的酒店。

苏绵是被阳光刺醒的,她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卧室那张大床上,一把掀开被子,跳下了床。

被江齐铭和季依依睡过的床,她嫌恶心。

“小姐,你醒了?要不要吃些东西”从小照顾苏绵长大的保姆张婶听见动静忙推门走了进来,一脸关心的问道。

苏绵摸了摸头,才发现脑袋上绑了一圈绷带,她摇了摇头,“江齐铭呢?”

张婶见她脸色十分不好,以为两人吵架了,便温声道,“先生他昨天回公司后就没回来。”

苏绵一想到昨天发生的那些事情,怒意便冲上头来,江齐铭和季依依怎么可以那么无耻,居然用孩子来算计她。

苏父临终前,曾立下一道遗嘱,苏绵有孩子之后,公司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股份便会分割给苏绵的孩子继承。

在将江幼林过继到名下的时候,遗嘱这一条便生效了。

苏绵想到这一点,尖锐的指甲深陷入手心,这两人真是狼子野心,可恨她先前竟是笨的像猪一样,一点儿也没有察觉。

苏氏集团是她爸妈留给她的东西,她绝不允许就这么被那对狗男女给拿走。

她翻身下床,快速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衣服换上,准备去公司。

就在这时,苏绵的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苏眠翻出手机,见是跟在她身边的助理琳达,出声道,“是不是公司出事了?我马上就到。”

琳达在电话那头有些慌乱,“江总正在召开股东大会,会议室我进不去,我听说好像是要替换您的董事长职位。”

“我知道了。

”苏绵深吸一口气,冷静的道。

“还有,您公司的卡被停用了,今天医院打电话过来催交疗养费。

”琳达在那头道。

苏绵忍不住蹙眉,“先用我的私人银行卡,将钱汇到医院。

当年得知苏眠父母出意外的消息,苏绵奶奶经受不住打击,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同时引起多种并发症,肺部致癌,身体状况差之又差,一直住在疗养院里,每月都要支付巨额的治疗费用。

她有一张公司的卡,是专门用来交疗养费的,不用说,这张卡肯定是被江齐铭那个混蛋给停掉的。

他可真够狠的,明知道与公司账户关联的这张卡一直以来她都是用作给奶奶交疗养费的,居然一声不吭就停了,医院里花钱如流水,若是因此耽误了奶奶的治疗……

苏绵恨得直咬牙,她一路疾驰来到公司,直奔会议室。

却被站在会议室门口的江齐铭的助理张雯给拦下,“苏董,江总经理是有重要会议,您……您还是不要现在打扰……”

苏绵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她杏眸冷冷的看向张雯,“让开?身为公司董事长,什么会议我不能参加?”

张雯正不知如何阻拦的时候,一个俏丽的身影从江齐铭的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呦,我当是誰这么大脾气,原来是表姐呀。

”季依依用她那艳如豆蔻一般的指甲抚了抚耳边的发丝,继续用甜腻腻的声音道,“齐铭正忙着上任苏氏集团的董事长呢,表姐这个时候进去打搅不太好吧?”

“你是什么东西?怎么现在阿猫阿狗都配进我们苏氏集团的大门了?”苏绵杏眸冷冰冰的看着季依依,毫不留情的讽刺道。

季依依顿时气得俏脸一歪,打针过多的脸无法做出太大的表情来,紧绷绷的扯在一起,格外难看。

她冷哼一声,轻蔑的看着苏绵,“从今日起,我便是齐铭的贴身助理了,要说阿猫阿狗,被赶下董事长一职的表姐才是丧家犬不是?”

苏绵良好的修养,在这两日内,彻底被季依依和江齐铭这对渣男贱女给粉碎了,她一把推开了挡路的季依依。

季依依尖叫一声,朝地上摔去。

苏绵看也不看她一眼,便要去推会议室的门,这时候,门突然从里面打开,露出江齐铭的脸来。

季依依一看见江齐铭,马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红着眼眶朝他喊道,“齐铭,表姐好凶啊,人家不过是跟她说了一句话,她就故意将我推倒在地,摔得人家好疼啊。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第十一章 无耻

江齐铭朝苏绵皱了皱眉,冷着脸看了她一眼,快步走到季依依身旁,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季依依弱不禁风的靠在江齐铭的怀里,掉着眼泪软软的撒起娇来。

听得苏绵心里一阵反胃。

江齐铭安抚好怀中的季依依后,才嫌恶的看向苏绵,“给依依道歉。”

“如果我不呢?”苏绵扬着下颚,冷冷的看着江齐铭。

江齐铭沉着一张脸,道,“惹怒我的后果,你承担不起。”

“我苏绵还没有惹怒承担不起的人!”苏绵与其针锋相对道。

江齐铭点了点头,理了理身上的西装,又恢复了成熟稳重的样子,他朝苏眠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既然苏董来了,那咱们的会议还是继续下去吧。”

苏绵淡淡瞥了他一眼,走进了会议室。

江齐铭跟着走了进来,站在会议桌最前端的位置,开门见山的道,“苏总,你现在已经不是公司最大的持股者,我提议更换董事长,由最多持股者的我,担任董事长一职,公司的其他股东并无任何异议,所以,你以后将不再是苏氏集团的董事长了。”

虽然在来之前便猜测到了现在的场面,但是苏绵还是不肯认输,她冷冷的道,“你配吗?”

江齐铭坐在椅子上,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我持有苏氏集团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我若是不配任职,这个董事长的位子,想必公司也没有人有资格去坐了。”

苏眠死死的盯着桌面上的董事长职位变动书面文件,掀开看了一眼。

原来江齐铭早在一年前,就在收购公司零散的股份,除了从江幼林身上得来的百分之二十五,还收购了公司百分之五的散股。

他已经成为了苏氏集团最大的持股者。

苏绵收敛心神,努力克制情绪,她不想让别人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尤其是在江齐铭面前。

“我手里还有公司百分之十的股权,这意味着我还是苏氏集团一位极其重要的股东。

”苏绵又扫了一眼在座的其他股东,继续道,“何况,我们公司还有一位拥有百分之十五股权的股东并未出席这次大会,所以此次会议无效。”

坐在商务转椅上的江齐铭笑了起来,似乎是在嘲弄苏眠说出这种话来的无知。

“你说的另外一位股东,是陆氏财阀的陆总吧?不劳你操心,我一早给陆总打过电话问过了,他对此次变更董事长大会并无任何异议。”

苏眠努力粉饰太平的脸,一瞬间破碎开来,努力维持的镇定也崩开了。

小叔……陆瑾年他……他怎么可以支持江齐铭夺走苏氏集团?

如果小叔愿意支持她,他们两人的股份加在一起有二十五,只要再说服两个其他股东的支持,她就还有与江齐铭一战之力。

可现在……苏绵不禁有些心灰意冷,她仰头看着爸妈白手起家一手打下的苏氏集团,杏眸微微泛红。

难道,这苏氏集团真的要改头换姓,成为江齐铭这个败类的囊中之物了吗?

“你可真够无耻的!”苏眠再也忍不住满腔的怒火,抓起手中的文件,朝江齐铭脸上狠狠砸去。

纸页翻飞间,她看着江齐铭,终究还是仍不住红着眼眶落下泪来。

这个她曾想要共度一生的男人怎么可以这么下作!

江齐铭抬手挡住了脸,“如果苏总愿意的话,我可以出资清算了你的股份。”

清算股份?这是想将苏绵彻底赶出苏氏集团,将她家的公司彻底霸占了!

“江齐铭,你休想!我死都不会放弃手中的股权的!”说完这句话,苏绵身子一晃,只觉得眼前就一阵天旋地转,她紧紧抓住会议桌,才没有摔倒在地。

昨天受伤失血,苏绵又一直没有怎么吃过东西,这会儿怒急攻心,差点昏厥过去。

她深吸了一口气,等待着脑中的眩晕感过去。

耳边却又传来江齐铭悠悠然的声音,“麻烦苏总把董事长办公室给我腾一下,我今天就要用。

对了,你已经不是公司最大的持股者,没有权利直接调用公司资产,所以你与公司关联的账户,自今日起,全部都被停掉了。”

苏绵从未想过苏氏会变成别人的,她也不是一个对钱看的很重的人,所以这些年的分红也一直挂靠在公司的账号里,私人账户里根本没有什么钱,江齐铭是知道这一点的。

他这是想要用她奶奶的疗养费,来逼着她就范。

江齐铭看着杏眸因为沾染了怒意和泪水而泛红的苏绵,只觉得有种异样的美,让人忍不住想要犯罪,他喉结滚动,目光赤裸的盯着苏绵姣好的脸蛋和身材。

“你动怒的样子,还真是诱人,只可惜这么好看的脸蛋和身子,躺在床上却像条死鱼一样让人倒胃口!”

苏绵被这侮辱的话语气的浑身发颤。

江齐铭摘下的了那副用来伪装斯文精英的眼镜,整理了一下胸前的领带,笑着道,“公司新加了一项规定,自今日起,股东不能预支分红,有需要的话,你可以直接找公司财务,清算你的股份。”

这是要将苏绵往绝路上逼!

“江齐铭,你他妈的就是个混蛋!为了将我彻底赶出公司,你居然要拿奶奶的治疗费用来威胁我?”

苏绵再也忍不住,不管不顾的扬起手,只是巴掌还未挥出去,便被江齐铭给一把攥住,他冷笑一声,道,“没错,想让你奶奶能继续治疗,就乖乖的将你手中的股份卖给我,不然……那你就等着她老人家死在疗养院里吧。”

说完,江齐铭猛然甩开了攥着苏绵的手,力气之大,令苏绵整个人被甩了出去。

苏绵身子一趔趄,就朝地上摔去。

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会议室的门口,他身手极快的将苏绵揽入了自己的怀中,而后,站定,看向江齐铭,俊美的脸上一派冷然,缓缓出声道,“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那句抱歉是对怀中的小女人说的,而来晚了,则是对江齐铭。

 

阿年的《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就可以了哦~

浅婚蜜爱高冷总裁惹不起同类型小说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西瓜不甜小说全文阅读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是西瓜不甜倾心创作的小说,在这里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阅读:口蜜腹剑的亲妹妹把她拐到游轮上拍卖,为逃脱,她主动献吻战少。“这是我的初吻,你要负责。”自此,她抱上海城最尊贵男人的大腿,狐假虎威。彻查爷爷死因,打脸渣妹,解开身世之谜……心一点点沦陷,真相却猝不及防被揭开。“宋依依,这辈子除非死亡,否则你休想离开我!”

小说名称: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时桑榆)小说无广告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在线阅读

时桑榆的小说是《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本文作者是陆声声,文章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权倾京城的大佬,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四年;上流圈子都知道时桑榆不知廉耻,与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清。时桑榆最出名的是不知好歹,荣宠之时,她仍流连于各色男人之间。所有人都等着她失宠出丑,然而。大佬却对她宠爱更甚。五年之后,时桑榆被男人抵在墙角,她冷笑:“大佬,我们早就分手了。”墙角一个软萌的小团子撇嘴:“麻麻,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小说名称: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

我家老婆有点凶(凌呈羡任苒)小说无广告 我家老婆有点凶全文在线阅读

凌呈羡任苒的小说是《我家老婆有点凶》,本文作者是顾小易,文章我家老婆有点凶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人人都知凌呈羡对任苒有着病态的占有欲,他荒唐到能在婚礼上故意缺席,让她受尽耻笑,却也能深情到拒绝一切诱惑,非她不可。“任苒,往我心上一刀一刀割的滋味怎么样?”“很痛快,但远远不够。”她现在终于可以将那句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他,“我不像她,也不是她……”

小说名称:我家老婆有点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