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凳《大唐不良司》全章节免费阅读-烨纪青璇

  • 时间:
  • 大唐不良司作者牛凳
  • 大唐不良司小说源于:KX

牛凳《大唐不良司》全章节免费阅读-烨纪青璇

大唐不良司小说在线阅读

大唐不良司推荐章节阅读

大唐不良司全文免费阅读

《大唐不良司》第018章 神仙娶妻案

听付九讲,发生神仙娶媳妇这桩蹊跷事的这户人家,位于长安永宁坊十字大街第三曲,家主叫张初仁。

能让不良司介入,即便是小案子,那当事人也不是小户人家。这位家主张初仁,今年不到四十岁,却已经官居昭武校尉,在北衙禁军中任职。

北衙禁军乃皇帝私兵,屯驻于宫城以北,以保卫皇帝和皇家为职责,又称羽林军。

张初仁年不过四十,却能在羽林军中官居昭武校尉,堪称前途远大。

张初仁的妻子在十二年前病亡,留有一女,名幼娘。此女今年刚满十六,出落的花容月貌,亭亭玉立。

张幼娘,便是付九口中提及神仙娶媳妇一案的当事人。

一个月前,张幼娘偶感风寒,头疼不止。张初仁为女儿延请了当地名医医治,却一直不见好。

直到五日前,张初仁又请那位名医过来诊治,名医诊脉过后,欲言又止,面有难处。

张初仁比屏退了丫鬟仆役,将名医请至无人处,反复求恳,名医才道出了张幼娘的病情——张家小姐并未患病,而是害了喜。

言下之意,诊的是喜脉!

这话对张初仁而言,顿如晴天霹雳啊!因为他的女儿还待字闺中,未出阁啊!

如今,一个待字闺中的女儿,居然有了身孕了!

这…这简直就是张家的奇耻大辱啊!

张初仁气坏了,强忍着暴戾将名医送走后,马上严厉逼问起张幼娘,到底那个野男人是谁?

张幼娘闻之,亦是惊骇万分,哭哭啼啼地说父亲冤枉了她。

张初仁也知道自己的女儿自幼便乖巧,性子也是胆小怯弱,平日里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怎么可能会跟外面的野男子行苟且之事呢?

难道是名医误诊?

他偷偷将张幼娘扮作女婢的模样,带着她去了城外找了不熟的大夫帮忙诊治。但很不幸,结果都和那位名医给出的一模一样,张幼娘有身孕了!

这边是铁的事实,肚子里有货了。

那边是张幼娘哭哭啼啼,甚至以死明志,始终不承认自己和野男人有过媾和。

哭诉中,张幼娘言无不尽,甚至连做的荒唐梦都讲了出来,她说自己曾经夜梦金甲神人,并与之亲密。

张初仁闻之暗诧,难道女儿腹中的孩子是梦中那位神人的?

啪!

张初仁扇了自己一嘴巴子,怎么可能有这种事?这不是扯淡吗?

但是,接下来无论张初仁怎么威逼利诱女儿,张幼娘都再也不开口了。

张初仁总不能对身怀有孕的女儿动手吧?

他想尽了办法,就连服侍张幼娘的婢女们都逐一拷问,结果一无所获。

但总不能眼瞅着女儿的肚皮一天天大起来,然后连谁是肚子里孩子的爹都不知道吧?这事儿总要弄出个水落石出。

这种事情又不能大肆查访宣扬,报官只能是将自己的脸放在街上任人踩!以后自己还要不要在官场上立足了?张家还要不要在永宁坊立足了?

最后,张初仁实在没办法,只能将此事求到了挚友付九的头上,付家和张家乃世交,张初仁信得过。

……

付九陈述完个中详情之后,不忘叮嘱郭烨道:“事关张家的门风,也关系到张幼娘这个个未出阁少女的名节,故此案仅限本官与你们几个人知晓,尔等除了要管好自己的嘴,还要注意查案的方式,切记不可大张旗鼓闹出动静来。”

郭烨回道:“明白。”

陆广白也是轻嗯一声。

倒是李二宝,一左一右拉起郭烨和陆广白的手,道:“此案很有挑战,我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定能查出真相来!”

付九摇头道:“小子,不是‘我们’,而是郭烨和陆广白。这个案子,没你什么事。”

“凭什么啊?”李二宝一脸忿忿。

“呵呵。此案是对他们二人的考验,旁人怎能代劳?”

付九意味深长道:“要想成为真正的不良人,必是要经历一番磨砺的!”

说到这儿,付九先看看李二宝,才将目光落在郭烨脸色,道:“须知,不良司易入,不良人难当啊!”

不良司易入……说得可不就是李二宝这种靠走后门的么?

至于不良人难当?莫非又是话里有话,除了李二宝这种不良人,还有不一样的不良人?

郭烨细细琢磨着付九的这句话。

……

……

足足一炷香的光景,郭烨和陆广白齐齐出了不良司,直接就去了张府。

张初仁今日没有当值,正好在家。

郭烨见到了这位年不过四十岁的羽林军昭武校尉。

“二位,请坐!”

张初仁相貌刚毅,听郭烨二人自报家门后,也是一番彬彬有礼,并没有因为和付九的世交而怠慢了郭烨和陆广白。

但是,张初仁眉宇间的愁色,怎么也遮掩不住。

也是,谁家摊上这么一档子事,能高兴得起来?

简单寒暄了几句后,张初仁喟然一叹,道:“诶,也不是张某要逼迫幼娘交代出实情,她是我的女儿,我何曾也想让她难堪啊!但是她母亲过世的早,我夫人临死之前,拉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我,一定要将女儿好好养大成人。这些年来,我含辛茹苦将她养大,谁知还未出阁便出了这么档子奇丑之事!我必须找出那贼人来,不向幼娘就这么被人白白欺负了去!”

“张大人的心情,我等自然理解的。”

郭烨微微点头,回道:“实不相瞒,临来之前,我与小陆对这个案子也做了一些功课。”

“哦?”张初仁眼睛一亮,急急问道,“不知郭捕头可有什么发现?”

郭烨道:“只是有点小小的怀疑罢了。在这个案子里,头一个发现令嫒怀有身孕的人,就是一直给令嫒诊病的那位名医。他有理由,也有时间,和令嫒单独相处,会不会……”

“他?绝不可能!”

张初仁连连摆手,说道:“那名大夫叫卢重恩。他不仅和本官私交甚笃,决计不会干这种事。再者说了,此人与我年纪相仿,小女不过十六岁之龄,怎会看上他?若是对方用强,幼娘自会反抗,也不会怎么逼迫都不说了。还有,卢重恩还是幼娘的远房表舅,俩人沾着亲,还差着辈儿呢!不可能,决计不可能的!”

郭烨点了点头,表示了解,随后道:“这么说,可以排除这位卢姓名医之嫌疑了,那我们暂时也就没什么线索了。这样,不如让我们先见见令嫒,如何?”

“嗯……”张初仁犹豫了一下,随后叹息一声,既然请了不良司介入,家丑再不想外扬,也得硬着头皮上了,付九也答应他了,就仅限于两三个人知晓。

犹豫一下,张初仁高声道:“来人,去把幼娘叫来!”

“是的,老爷!”

门外有声音趵趵而去,可能是丫鬟去叫人了。

不大功夫,忽又有一阵踉踉跄跄,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咣当!

屋门被用力推开,有个小丫鬟冲撞进来,脚底一滑,匍匐在地,紧张万分地喊道:“老…老爷,不…不好了!小姐,小姐她……她被神仙娶走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若再敢胡说八道,本官扒了你的皮!”张初仁拍案而起,厉声大喝。

小丫鬟吓得身如抖筛,不敢抬头,伏在地上瑟瑟回道:“奴婢不敢胡说!老爷快去后宅看看吧,咱家小姐…已经…已经没气儿了!”

“啊?没气儿了?”

张初仁倏地满脸煞白,整个人晃了两晃。

“张大人小心!”

郭烨眼疾手快,赶紧上前把他扶稳了,劝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张大人,要不咱们也去后宅,看看小娘子的状况到底如何。真是没气儿了,也未必就真的没救了。”

“对对对,郭捕头说的极是,快,快,去后宅!”

张初仁感激的看了看郭烨,然后在郭烨和陆广白搀扶下直奔后宅。

“就是这里了!”

张初仁指着一道房门,双手推开,带着众人快步入内。

此时,房内。

一名身着青色嫁衣,头戴珠翠,面上敷粉,唇上丹红一片的美人,映入了大家的眼帘。

她安安静静地躺在榻上,仿若刚刚睡着。

她又好似在闭目养神,眉宇间透着欢愉,披着心爱的嫁衣,憧憬着少女梦寐以求,属于自己的婚礼。

 

《大唐不良司》第019章 名医卢重恩

“幼娘,我的幼娘啊!!!”

张初仁扑棱跪地,连跑带爬地来到榻前,摇晃了几下张幼娘的胳膊,却张幼娘不见动弹。

他又颤抖着手去探张幼娘的鼻息,唰地一下,大惊失色地缩回了手,满面烛泪地摇头哽咽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这时陆广白已经走到榻边,先是一探张幼娘的鼻息,再是摸了摸张幼娘皙白的脖颈动脉处,看着眼前花容月貌,芳华正好的少女,微微一叹息。

郭烨皱眉问道:“小陆,张幼娘是……?”

陆广白摇了摇头,低声道:“可惜,来晚了!”

“诶,张家小姐这么好的年纪,却是……咳咳,张大人,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顺便。”郭烨拱手抱拳惋惜道。

既然陆广白都宣布死亡了,那张幼娘决计是没有被救回来的可能了,对于小陆的仵作能力,郭烨还是信服的。

“小姐,小姐真的是被神仙娶走了吗?”丫鬟看着眼前床榻上的张幼娘,面润腮红,仿佛睡着了一般。若真是死了,哪有死得这般好看的?

“是,没错!”张初仁突然收声止哭,站了起来吩咐道,“你交代府里上下,小姐已经被神仙娶了妻,魂飞九天去过那缱绻日子了。”

“等等!”

郭烨疑惑地看着张初仁,问道:“什么什么被神仙娶了妻?张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初仁也看着郭烨,面色刚毅道:“本校尉就是这个意思!”

陆广白抱拳道:“张大人,本人陆广白,今为不良司不良友,昔为万年县衙首席仵作!若是信得过陆某,我愿为令嫒验尸一番,查出其真正死因,让真相大白于世!”

说着,陆广白缓缓蹲下身子,将目光全落在了平躺在床榻上的张幼娘处。

“放肆!”

锵!

宝剑出鞘之声!

张初仁一转身,将墙壁上的镇宅宝剑抽了出来,剑指陆广白,大喝道:“陆仵作安敢亵渎小女之身?”

郭烨一把将陆广白拽了起来,飞快躲开,足足隔了张初仁三五步之远。

这张初仁爱女刚逝,正是神经最脆弱和最敏~感的时候,郭烨可保不齐这厮会做出什么偏激的举动来。

“别激动,张校尉,先将宝剑放下来再说,”郭烨好言劝说道,“小陆也是想通过验尸,还死者一个真相,给令嫒一个公道啊!”

“用不着!我家幼娘没有死!”

张初仁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家幼娘是被神仙娶了妻,三魂七魄去了天上罢了!你们看看我家幼娘这个样子,像是死了的人吗?你们再看幼娘这身嫁衣,我从未替她许了亲事,家里怎会早早就准备嫁衣的?这嫁衣定是那神仙送的。郭捕头,本校尉再说一遍,我家幼娘没有死,你莫要乱说话,她只不过是被神仙娶了妻,去天上过逍遥日子去了!”

郭烨:“……”

陆广白则是不迭摇头,叹道:“疯了,真是疯了!这张初仁痛失爱女,不堪打击得了失心疯!”

“呵呵,他可没疯!”

郭烨冷笑一声,然后对着张初仁拱手道:“好吧,民不举官不究,既然张校尉这般说词,那我等就先行告退了!”

郭烨说罢,轻轻扯了一下陆广白的袖子,转身就走。

“且慢!”

张初仁突然又叫住来两人,面带歉意地说道:“本校尉刚才一时情急,拔剑威吓陆仵作,也惊吓了郭捕头,委实是失了礼数。春雨——”

张初仁冲床榻边上的丫鬟吩咐道:“你去帐房支上十两金子,谢过两位不良司的朋友!”

“二位,请跟奴婢来。”小丫鬟福了一礼,说道。

最后,郭烨真的把这十两金子给收下了。

陆广白一阵不解,郭烨说,这没办法,这十两金子若不拿走,甭想走出张家的府邸,让他张初仁能放心我们二人离去?

十两金子,就是一百贯钱,够郭烨在万年县衙当捕头那会儿两三年的俸禄了。

这是一笔巨款!

这是因为失了礼数的致歉费和让他们从不良司跑一趟的感谢费吗?

哪里有这么简单?这是封口费啊!

刚来张府那会儿,张初仁怎么说的?他压根儿就不信什么神仙娶妻的鬼扯淡啊!

现在张府突变,张幼娘死了,为什么突然改变了口风,坚决认定张幼娘就是被神仙娶了妻,不是死了呢?

其实很简单,不外乎就一句话,家丑不可外扬!尤其是他在羽林军任职,官居昭武校尉,家中女儿为出阁却有了身孕之事,不仅会有辱张家的门风,还会间接地影响了他的官途。

如今张幼娘既然死了,那只能是低调处理,将盖子捂住,用神仙娶妻的鬼扯淡去将此事敷衍了事过去。不然真的要把这个案子闹的沸沸扬扬,让外界去传张家逼死了女儿,或者说,让外人诋毁张幼娘做了丑事,羞愤自尽?

既然张幼娘已死,那张初仁就没了彻底查下去,找出那个野男人的欲望,女儿都死了,那些已经不重要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因为张幼娘之死,搞得沸沸扬扬,辱了张家的门风,毁了他张初仁的前程。

所以这十两金子,就是封口费!

有付九的世交之情,还有这十两金子的封口费,张初仁相信,郭烨和陆广白不会胡乱搞事!

郭烨也知道拿了这十两金子,张初仁才可能放他倆离开张府。张府虽然不是什么龙潭虎穴,但羽林军中昭武校尉的府邸,还能没些帮闲和护院?

没有李二宝这种武力值爆表的战斗鸡,郭烨可不敢膨胀!

收了十两金子,郭烨也没有独吞,分了四两金子给陆广白,毕竟有福一起享,贪赃一起来嘛。而且陆广白收了金子,也不能检举他不是?

至于为什么自己得了六两,理由很简单,他说刚才他拉陆广白及时,免了遭张初仁一剑,陆广白应该奖励他一两。所以他六,小陆得四。

陆广白倒也不计较,收下四两金子也不扭捏,平日里购置一些花花草草药药罐罐的,也费钱财的。

……

二人出了张宅,找人打了一番长安名医卢重恩的医馆,便朝着永乐坊而来。

卢重恩是长安的名医,就住在永乐坊,依着张初仁的话说,是他一直给张幼娘诊病,并且诊出了喜脉。纵然他没有嫌疑,但也应该知道些线索。而且死者死前,应该是接触此人的机会比较频繁。

到了卢重恩的医馆,郭烨亮出了身份。这不良司的招牌在长安城里,虽然凶名不比丽竞门,但普通人家也是挺有震慑力的。

卢重恩在医馆里的诊堂见了郭烨。

“你们问幼娘啊,唉!这孩子可怜呐!”

卢重恩跟张初仁年岁相仿,都不到四十岁。但这俩人却是完全两个类型的男人。卢重恩估计是大夫出身,颇得养生之道,看着比张初仁要年轻得多,而且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相容俊美,颇有几分女子的阴柔气质。

听郭烨讲完进入张府巨变之事,卢重恩唰地眼角泛泪,不断拿着锦帕擦拭,哽噎道:“都怪我,都怪我学艺不精啊!十二年前,卢某眼睁睁地看着她娘病死,却无回天之力。要是幼娘这孩子有婉儿教导,就不会铸成如此未婚先孕之大错,更不会有今日命陨之厄了。”

“嗯?”郭烨细听之下,问道,“卢大夫口中的婉儿,莫不是张小娘子的母亲?张校尉的亡妻?”

“没错,幼娘她娘姓卢,婉儿是她的闺名。”卢重恩道。

郭烨点点头,道:“闺名轻易不能示人,看来卢大夫和张幼娘之母,关系亲近的很呐。”

卢重恩道:“婉儿是我的表妹,我是她的表哥,关系自然亲近!”

原来是表兄妹,那知道闺名也不奇怪,背不住从小一起长大呢。

郭烨又问:“那您知不知道,张小娘子平日里除了在府邸之外,还经常会去什么地方?”

“除了家中吗?嗯……那就只有广仁寺了。”

卢重恩一提起广仁寺,面色变得有些愤恨,切齿道:“在诊出幼娘有了身孕之后,卢某也想过,此事有可能的广仁寺的贼秃干的!或者是,有人在广仁寺,得了那些贼秃的帮助,欺辱了幼娘!总而言之,肯定与那帮贼秃脱不了干系!可惜卢某素来文弱,无法打上那广仁寺教训那些贼秃,帮我家幼娘报仇。此冤屈,只能拜托二位替幼娘申诉了。”

“广仁寺?和尚?”

郭烨从卢重恩这里倒是得了有用的线索。

这时,卢重恩站起身来,说道:“二位请稍待片刻,卢某去去就回。”

卢重恩转身去了里屋,功夫不大,取来了一个锦盒。

他快速将锦盒打开,盒中有两枚金元宝,个头挺大,郭烨目测,估计每枚金元宝,足有十两之重!

“卢大夫,你这是何意?”郭烨对此有些莫名其妙。

“些须薄礼,不成敬意。”

卢重恩躬身一礼,诚恳至极道:“卢某膝下无儿无女,虽说幼娘非我闺女,我却将她当作子女看待。如果能为她报仇,别说些许钱财了,就是倾家荡产,卢某也心甘情愿啊!”

啪嚓!

卢重恩话音落罢,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谁?”

卢忠恩几步冲到门前,往外观瞧。

喵~~

一只黑猫从角落里窜了出来,随后优雅地走着猫步,浑然不惧此间诊堂的生人。

角落地上一滩的破碎瓷片,八成是这黑猫窜的用力,将花瓶窜碎在了地上,砸了个稀巴碎。

卢重恩抬脚踹了一下黑猫,呵斥道:“你这老猫,都快成精了!看哪天被人捉了去,做成猫鬼!”

“咳咳,卢大夫,猫鬼的事儿可不管乱说。”

猫鬼在女皇陛下登基后,就成了禁词,前两天纪青璇还不是一听猫鬼杀人案,整个人如临大敌?郭烨指了指卢重恩的头,提醒道:“莫要乱说话,被人胡乱传出去,传到了不该传的地方,这两个字足以要掉你的脑袋。”

卢重恩连连点头,拱手道;“明白,明白。卢某是突闻幼娘的死讯,心烦意乱,说话没过脑子,以后再也不敢胡乱说话了。”

被“猫鬼”二字一搀和,郭烨也想不出再问些什么了,便说道:“那行!暂时就跟卢大夫打听这些吧,我们还有其他公务在身,先行告辞了!”

“我送送二位。”

郭烨和陆广白在卢重恩的相送下,走出了卢家的医馆。至于卢重恩那两锭金元宝,郭烨没拿,这两锭金元宝可不比张初仁那个十两金子那么简单。这有些钱啊,不明不白的,郭烨可不能拿。不过卢重恩似乎也忘了,并未追跑出去要送金元宝。

出了医馆,郭烨和陆广白一合计,去广仁寺瞅瞅吧。这年头的和尚,花花事儿也不少,嫌疑很大。莫要忘了女皇陛下的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那些风流韵事。佛门清净地,但也有那么一小撮和尚,心里是不清净的。

喵~~

又是一声猫叫!

走在半路上,突地,一只黑猫不知从哪里跃起,落在了郭烨的肩膀上,又猛地一蹬,窜出去一丈多远。

靠!

郭烨被吓了一跳,骂道:“你这黑毛的畜生!吓唬老子,找死啊?”

“喵喵。”黑猫居然一点都不惧,反而停了下来,扭头回望着郭烨,又叫了两声。

“小样儿,还成精了,这是在挑衅老子?信不信宰了你炖一锅,给小陆补补身子!”

郭烨也被这黑毛气笑了,简直就是猫精嘛。

“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耍嘴皮子逗贫?”

陆广白翻了翻白眼,不过当他把目光落在黑毛身上时,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喂!这只黑猫看着有点眼熟啊。”

“废话,不就是刚才卢重恩家的那只黑猫吗?你说这家伙是不是成精了,这一路上跟着咱们,诶?”郭烨忽地恍然大悟,一拍额头,问道:“小陆,它是想让咱们跟上它啊!”

“没错!”陆广白也觉得这黑猫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这样。

“那还愣着干啥,快追!”郭烨急道,一把抓起陆广白的手。

陆广白一边跟着追,一边用力想从郭烨手心里抽出手来,气道:“别拉着我,我自己能跑!”

二人尾随着那黑猫穿街绕巷,不消一会儿,两人就来到一座清静的小宅院前。

吱——

宅门幽幽自开,一名三十多岁的妇人,出现在郭烨和陆广白面前。

“是你教唆得黑猫,将我二人引来此处的?”郭烨开门见山地问道。

妇人微微一福,道:“妾身拜见郭捕头,陆仵作。”

“居然知道我俩?”

郭烨和陆广白对视一眼,然后又问那妇人,“你又是何人?为何教唆黑猫引我二人来此?”

“卢重恩乃妾身的夫君。”妇人拢了拢额头的秀发,幽幽道:“广仁寺,二位就不必去了,张府的张幼娘就是卢重恩杀的!”

 

《大唐不良司》第020章 同姓不通婚

卢重恩是她的夫君?

亲自检举自己的夫君杀人?

郭烨不清楚这妇人和丈夫卢重恩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更关心张幼娘是被卢重恩谋害的,当即问道:“卢夫人,你说你夫君杀了张幼娘,可有什么证据没有?”

卢夫人又是微微一福,说道:“郭捕头,陆仵作,二位请跟妾身来。”

卢夫人领着二人进了宅门,便转身将门关上并栓好,随后引着他们到堂屋入座。

此时,一只黑猫眸子灼灼放光,静静地卧在堂屋的角落里。

“卢夫人既然能说出广仁寺,想必是在你家医馆偷听了我们与你丈夫的谈话吧?”

郭烨坐下之后,便问道:“这么说来,刚才在诊堂门外摔了花瓶的,并非是那成了精的黑猫,而是卢夫人你了?”

“正是妾身。”

卢夫人大大方方地承认,随后从袖兜中掏出来一张白笺,说道:“三日前,卢重恩在自家药铺里配了几味药,郭捕头请看。”

郭烨接过,第一时间就交给了陆广白。这种事情,小陆才是最拿手的。

陆广白接了过来,在白笺上稍微一扫,顿时面色微变,皱着眉头肃声道:“这药方上的几味药一合,可就是剧毒之药啊。”

“呵呵,什么神仙娶妻,美死那个小贱人了!”

突然,一直恬淡的卢夫人面色骤变,泛起冷笑,语调也颇为尖锐了几分,道:“张幼娘那小贱人,想来就是吃卢重恩这药方上的药,才被所谓的神仙娶走的。郭捕头在张家应是见过那贱人死时的模样了吧?是不是美艳不可方物,不像那刚死了的白脸鬼?”

这话说的过于尖酸刻薄,即便张幼娘未婚先孕,不符合当下礼制,但也不过是失节之事,算不上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吧?为何这卢夫人会突然变得这么幸灾乐祸,这么言语刻薄?

恶妇!

郭烨的心头升起一阵厌恶感。

不过破案为先,他也不跟她计较,他盯着卢夫人的眼睛,沉声问道:“如果此事属实,那你夫君卢重恩就犯下了杀人之罪。卢夫人,你亲自检举,又亲自提供了这药方,莫非今天是要……大义灭亲啊?”

大义灭亲,这在唐时可不是什么好话,更不是什么褒奖溢美之词。

朝廷律法规定:诸同居,若大功以上亲,及外祖父母、外孙,若孙之妇、夫之兄弟,及兄弟妻,有罪相为隐……皆勿论,即漏其事,及挃语消息,亦不坐……若犯谋叛以上者,不用此律。”

说得浅白一些,就是除了谋逆罪外,官府支持的是“亲亲相隐”,而不是什么“大义灭亲”。

此事只要坐实卢重恩杀了张幼娘,一旦传扬出去,卢重恩自然是受大唐律例制裁,但这位卢夫人势必会受到坊间的鄙夷和礼法的谴责!

所以,大义灭亲在唐时,根本不是什么人人称颂之事!

卢夫人却是毫无惭色,高声道:“此事的后果,妾身已经想清楚了。但是,我不在乎。我要的,就是他死!我就是要他卢重恩死!”

“这是为何?正所谓千年修得共枕眠,能够今世夫妻一场,那必是百世才能修来的缘分啊!”郭烨不明白卢夫人对丈夫的恨从哪里来,既然夫妻二十载,那不应该是相濡以沫吗?

“为何?”

突然,卢夫人的声音猛地发抖起来,情绪极其激动,“我为他卢重恩守了近二十年活寡!为什么我们成婚二十年,至今没有子嗣?就是因为他卢重恩从来就没有碰过我!他让我白活了一辈子!我恨他!我恨不得他死!”

“卢夫人莫要激动,冷静,请先冷静一下。”郭烨劝道。

“卢夫人,兴许尊夫是有什么隐疾呢?”陆广白身为仵作,自然也是半个医。

“什么隐疾?他好得很呢!就算他有龙阳之好,妾身也认了!可恨的是,可恨的是……”

卢夫人恨意冲天,双目都泛着殷红之色,恨恨道,“可恨的是在三个月前,他竟我发现,他和张府中张幼娘身边的一个婢女好上了!两个人翻云覆雨,好不快活着呢!”

“呃……”郭烨和陆广白对视一眼,这扯着扯着,都扯进人家夫妻家事去了。

郭烨细细打量过这卢夫人,如今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而且气质颇佳。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美人儿一个。既然卢重恩连婢女都能翻云覆雨,为什么结发妻子就不想碰一下呢?这正常男人不这样的啊!

“呵呵,我都知道,我统统都知道!他就是忘不了那个贱人!”

卢夫人继续自顾说道:“就算那个贱人死了十二年,他都无法忘记她,他就算是碰府中贱婢,也不愿碰我,他就是永远都忘不了那个贱人!”

“你说的这个人是谁?”郭烨当即好奇问道。

“就是张幼娘那个小贱人的娘——卢婉儿!”卢夫人说道。

“卢婉儿?张幼娘的母亲,张初仁校尉的亡妻?”

郭烨问道:“卢婉儿不是你丈夫卢重恩的表妹吗?难道他俩还有私情?”

卢夫人嗤笑一声,冷笑道:“哼,表兄妹就不能有私情吗?他俩没有成婚前就私定过终身!”

陆广白奇道:“那既然两情相悦,为何没有在一起?亲上加亲,琴瑟和鸣,不更是一桩美谈吗?”

“你……住口!”卢夫人歇斯底里骂道。

“小陆,你这是要干啥?” 郭烨扯了扯陆广白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刺激这女人了。

“卢夫人,别理小陆,他有嘴无心,”郭烨笑呵呵地道,“不过既然是私定终身,为何他俩……”

“呵呵,他俩倒是想啊!”卢夫人笑得有些渗人,“但他俩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的!同姓不通婚,礼法大过天!”

“对啊!我想起来了,他俩虽为表亲,但都姓卢,依循礼制,同姓不婚啊!”

郭烨听卢夫人这么一提,瞬间意识到,卢重恩姓卢,卢婉儿也姓卢,这同姓是不能结婚都!

因为从西周初期开始,为防止后代畸形及不育,还有政治方面的需求、主仆和尊卑有别的考虑,同一姓之男女,是不允许婚嫁的,也就是所谓的同姓不婚。

西周、先秦、两汉的伦理和法律都反对同姓通婚。到了汉代以后,姓氏不分,所以这条法律也稍稍宽松了。但是到了唐代,又开始遵循古制,施行同姓不婚,违者杖责并强行分离之。到了宋元都是依循唐礼制,同姓坚决不婚。

只要是同一个姓,不管是否有亲缘关系,都是不准成亲的!

既然卢重恩和卢婉儿是同姓,就不可能结为连里成为夫妻了。

那么,照卢夫人刚才的这番话来推断,卢婉儿和卢重恩之间的真相应该是,卢重恩和卢婉儿情投意合,却因为同姓的关系,不得不劳燕分飞,一个嫁给了张初仁,一个娶了现在的卢夫人。彼此都成婚之后,卢重恩却念念不忘卢婉儿,所以二十年来不碰卢夫人一下,让她守着活寡?

但这跟卢重恩配有毒的药方害死张幼娘有一文钱的关系?这完全就没有杀人动机好不好?再说了,他如此魂牵梦萦卢婉儿,张幼娘作为昔日恋人的女儿,他不应该是对张幼娘更好些吗?

照卢夫人这么说,卢重恩杀人的动机根本不成立!

能将两桩事儿强行扯到一起,看来卢夫人已经被妒意和恨意迷失了心智。

郭烨不再相信卢夫人的话了。

至于卢重恩为何要隐瞒他与卢婉儿当年的关系,那就跟张幼娘被害一案暂时无关了,也许卢重恩想维护卢婉儿的声誉,或者不想传扬出去破坏张初仁和卢婉儿的夫妻感情。又或者,这都是卢夫人的片面之词,捏造之词,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

不管真或假,是或不是,郭烨都觉得只要跟本案没关系,那都不重要,他也不想牵扯太多的精力去介入其他事,眼下先解决完张幼娘这桩神仙娶妻案再说其他,毕竟不良令付九给的时间也有限。

见郭烨不信,卢夫人又是赌咒又是发誓,说这有毒药方就是卢重恩配的。

陆广白又看了看白笺上的药方,发现字迹和他之前在卢重恩医馆留意到的药方字迹不一样。卢夫人解释说卢重恩向来小心谨慎,那个药方根本没有落于文字,这白笺上的字是她自己调查后自行写上去的。

连白笺上的药方都是卢夫人自己写上去的,那郭烨觉得这妇人的话根本不足以信了,完全就是被妒意和恨意迷失了,强行要让自己的丈夫卢重恩背这个锅了。

因爱生恨,素来有之。

他略微敷衍了卢夫人几句,表示会好好查卢重恩一番,便拉着陆广白告辞离开。

他觉得不能在此和这妇人继续消磨时间了,应该根据卢重恩提供的线索,去一趟广仁寺,调查一番。

离开卢夫人的小宅后,出了巷子口。

两人被一个金盔金甲之人,挡住了去路。

金甲神人?

郭烨突然想起张初仁讲过,张幼娘跟他提及,梦见金甲神人与她亲密,才有了身孕。

“靠,不会这么邪乎吧?“”

郭烨看着眼前这个金盔金甲之人,皱眉道:“你就是张幼娘梦中那个金甲神人?”

“不错,正是本神。郭烨!陆广白!本神娶妻,与你们有何关系?为何死死盯着不放,还惊扰了本神的丈人?尔等凡夫俗子……纳命来!”

言毕,他手持一柄长刀,快步往前!

长刀横扫,气势逼人,带出一阵劲风,大有要将郭烨和小陆一刀劈成两截儿之势!

郭烨又是一把拉起陆广白,尖叫一声,“靠,小陆,别杵着了,赶紧跑啊!”

郭烨和陆广白撒丫子就跑,这所谓的金甲神人虽穿了重甲,腿脚上却丝毫不慢,在后面紧追不舍。

路上的百姓见了这副架势,也吓得纷纷做着鸟兽散,一时间人流攒动。

跑了不大一会儿,郭烨和陆广白已经累得吁吁带喘,拖着疲重的身体逃进了一条逼仄的小巷子中。

郭烨稍稍停歇了一下,说道:“这家伙太能跑了,小陆,这神仙的体力就是好啊。金甲神人果然不是浪得虚名啊!”

陆广白也是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渍,翻着白眼说道:“神仙你个头,还金甲神人,要是神人,咱俩早就被劈成两截儿了。八成是有人不愿咱们查张幼娘一案。”

“特么谁啊,还扮神仙要老子的命!真比老子还会装神弄鬼的!”

郭烨话一出来,那金盔金甲之人已经举起长刀,冲入小巷中。

离他们不过五十步!

“跑!”

郭烨刚要拉起陆广白的手,却发现真倒霉,是条死巷子,前面再有十几二十步,就到头了!

靠!

“进来!”

突然,巷中有扇木门开了,原来是个小院的院门,不怎么起眼,刚才还没发现呢。

有个老者在木门里头招招手,道:“两位小哥,先进来躲上一躲!”

“谢谢老丈!”

郭烨二话不说,拉着陆广白就窜进了小门里。

嘭!

木门再次被关上。

咣咣咣!

金甲人用长刀对院门不停劈砍,薄薄的一扇木门,已经被劈凿得木屑横飞,估计坚持不了多久!

“妈的,拼了!小陆,你退一退,到我身后来,我保护你!”

郭烨将陆广白拦到自己身后,然后将手缓缓伸入怀里,屏息凝气地盯着即将被劈凿开的木门,静待着破门的那一刹!

牛凳的《大唐不良司》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大唐不良司》就可以了哦~

《大唐不良司》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大唐不良司》即可哦!

大唐不良司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