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昭我心向君归by玥儿全篇免费阅读

  • 时间:
  • 昭昭我心向君归作者玥儿
  • 昭昭我心向君归小说源于:zzy

昭昭我心向君归by玥儿全篇免费阅读

昭昭我心向君归小说在线阅读

昭昭我心向君归全文免费阅读

《昭昭我心向君归》第11章 阴谋又起

听到千禧宫,慕言枫又宠幸了乐霜儿的消息时,沈若蝶正在喝茶,愤恨得不行,竟是生生捏碎了手中的茶盏,一时之间,手掌鲜血淋漓,“她怎么敢?她怎么敢!”。

话语中戾气四溢,殿中的宫女太监都纷纷跪了下去,生怕波及自己。

掌事姑姑华月则是心疼地看着沈若蝶,这孩子从小就是她养大的,相处十来年,情分深重,知晓沈若蝶和乐霜儿之间的往事,更知晓沈若蝶对慕言枫的情意。

“娘娘不必动怒,气坏了身子,平白让那太妃看了笑话。”

这句话一下子就戳到了沈若蝶心窝里去,她深吸口气冷静下来,“把金疮药给本宫拿来!”

华月吩咐心腹去取药,并让各太监宫女全部退下,这才给沈若蝶处理伤口。

“娘娘就算不疼惜别人,也要疼惜自己,这后宫中谁也小觑不得。”

“姑姑的话本宫都懂,只是本宫不甘心,她乐霜儿到底有哪里好?!我沈若蝶到底有哪里比不上她!从小到大,只要一出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乐霜儿一个人身上,连慕哥哥也是,都是她的错!”

沈若蝶的脸上全是癫狂的神色,没有人知道,她拼命扮演过他人眼里端庄贤淑的大家小姐,也曾在夜里无数次肖想过慕言枫,更甚者,恨不得乐霜儿去死。

“娘娘如今苦尽甘来,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皇后,这大梁的后宫牢牢把握在您的手里,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教训乐霜儿,又有何难?那些宫女太监都是见风使舵额的人,又怎会为了个随时过气的太妃来得罪您呢?况且您还有昌国公府做后台,那位可是什么都没有,乐尚书再怎么疼女儿,也越不过您。”华月一边包扎伤口,一边安慰道。

“对,乐尚书”沈若蝶像是想到了什么,眼里盛满了恶意。

““姑姑,既然她乐霜儿不识好歹,那就怪不得本宫了。本宫记得尚书府还有我沈家安插的细作,这一次,她乐霜儿和乐家谁也救不了!””

……

乐霜儿在一片痛楚中醒来,她就这直愣愣的躺在床上,眼中充溢着痛苦,从之前的心痛如绞到现在,她已经完全麻木了,这宫里的水深得很,顶着个太妃的头衔,还不是任人宰割?

曾经的尚书小姐风光无限,现在却如同一个禁脔陷在这深宫之中,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她爱的人怀疑她,她信任的人背叛她。

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滚落,剔透的眸子里盛满了委屈与绝望,柳翠看着这个模样的乐霜儿,作为女子的她,也无端生出几分怜爱与同情。

“太妃,热水已经准备好了,奴婢伺候您沐浴。”

在尚书府的日子她的确很享受沐浴,然而,如今落了难,乐霜儿谁也不信,直接让人全部退下。

水温正好,有细致的宫女还往其中滴了些温养的精油,闻起来也是格外舒心静神。乐霜儿褪了衣裳,直接坐进浴桶,温暖的热水立即将她包围住。然而,这内心的坚冰怎么也融化不了。

她看着身上青紫的痕迹,又想起了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再被折磨几次,这个孩子铁定保不住,可笑的是,孩子的父亲明明是慕言枫,但是谁也不肯相信她。既然如此,她一定要养好身子,一定要将这个孩子给生下来!

乐霜儿沐浴之后,又躺回床上小憩片刻,修养身体。巧儿却突然闯了进来,哭叫声将她直接吵醒。

“哭什么,又发生什么了?”乐霜儿揉着太阳穴,试图使自己恢复清醒。

“太妃娘娘……嗝,太妃娘娘,刚才前朝传来消息,说乐尚书……乐尚书,嗝,”巧儿脸上鼻涕眼泪混做一堆,明眼人都看出了她此时的惧怕。

乐霜儿一下子就跳下来了床,拉扯着巧儿,“我爹?我爹他怎么了,你给我说清楚!”

“乐尚书他……乐尚书他”

“皇后娘娘驾到!”千禧宫门口又响起了太监尖锐的声音,沈若蝶带着一众奴婢施施然地踏进了内殿。

“哟,太妃娘娘这是怎么了,不在床上安胎,来欺负一个宫女?”沈若蝶微微笑着,眼中是遮挡不住的嘲讽。

“沈若蝶!我爹到底怎么了?是不是你做的?”可谓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要不是安儿等人押住乐霜儿,只怕是她早已经冲上去给了沈若蝶好几个巴掌。

沈若蝶“嗤嗤”的笑了起来,欣赏了乐霜儿此时的狼狈,这才悠悠地开口:

“这乐尚书真是不识好歹,已经是一品官员了,竟还想着勾搭献国。听说啊,上一次皇上出征攻打献国,这乐尚书可就提供了些情报,害得大梁的军队差一点全军覆没。啧啧,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一派忠心的乐尚书竟是个如此卑鄙的小人。”

“不可能!我不信!我爹绝对不可能卖国求荣,他已经是大梁的一品大员了,他怎么可能再干出卖国求荣的事情来!”乐霜儿一口回拒,她爹是什么样的人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如今啊,朝廷、民间都传遍了,你这句不可能又有几人会信?皇上已经在乐尚书府搜查到了通敌卖国的书信往来,你说,这通敌叛国的罪名又会处个怎样的刑罚?”乐霜儿越狼狈,沈若蝶就笑得越开心。

“皇上……皇上一定不会相信!他与我相处了七年,又怎不知我爹爹的性情!”

“人心易变,谁又知道乐尚书是怎样想的呢。况且,那字,经过验证,确实是你爹的字,就连你爹的贴身小厮都已经招认!”沈若蝶最见不得的,就是慕言枫与乐霜儿青梅竹马相处的那七年,明明她也在场,为什么最后成全额的,却是她乐霜儿!

“书信……书信,小厮。”乐霜儿神情恍惚,不能从这事中走出,嘴里却在下意识的重复着沈若蝶的话。

她突然想起来,那个小厮是昌国公,也就是沈若蝶的父亲所赠,而沈府中,也有一位可以惟妙惟肖的模仿他人字迹的能士!

乐霜儿猛地一抬头,把所有的线索全部串联了起来“是你!是你,沈若蝶!这件事是你主导的,沈若蝶,我们乐家欠你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昭昭我心向君归》第12章 小产

沈若蝶衣袖一扬,手已是狠狠地钳住了乐霜儿的下颚,涂有鲜艳丹蔻的指甲深深的陷进了乐霜儿脸颊的肉里,痛的乐霜儿忍不住痛呼,却难以挣开沈若蝶的束缚,“欠本宫什么?你乐霜儿不过是个没娘的东西,本宫挑灯夜战,苦读诗书,到最后,却输给你这个不知事的东西。京城第一才女这个位置,竟然是你!凭什么!”

乐霜儿被沈若蝶用力一甩,直接扑到了地上,旁边的侍女全都唯唯诺诺不敢发声,更不敢做出任何忤逆沈若蝶的行为。

“不,我没有,我没有……”乐霜儿忍着身上的剧痛,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乐霜儿摇着头,满脸都写满了震惊,原来这么多年,她竟然都认为她那些才华是凭空而得?

“你没有?”沈若蝶冷笑一声,站起来,高仰着头,斜眼看着在地上苦苦挣扎着的乐霜儿,冷笑道,“是你没有被先皇看中,还是没有害你的父亲锒铛入狱?”

“不是我……”乐霜儿猛地反应过来,眼神狠厉地看着沈若蝶,“是你故意害我,是你……”

“这都是你逼本宫的!”沈若蝶突然变得疯狂起来,“你为什么不安分点呢?安安分分的待在你的乐家不好吗?为什么要和我争!”

“不过到底是本宫赢了,想必现在你的父亲,已经在好好享受牢房里面的招待了!”沈若蝶看着乐霜儿痛苦的样子,眼中满是快意。

“你住口!”乐霜儿怒吼道,“我爹不可能这么做,都是你这个毒妇陷害的!”

“啪!”沈若蝶直接一巴掌扇过去,乐霜儿撑不住直接趴倒在了地上:

“毒妇?你看清楚我这一身凤袍!”

“本宫是皇后,母仪天下的皇后,皇上下旨册封的皇后!”

沈若蝶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仿佛上面有什么很脏的东西一般,直到手都变得通红之后才肯罢休。

“你看看你,不过是个太妃……”沈若蝶的眼神陡然凌厉起来,“谁给你的胆子敢这么对本宫说话!”

“你得意什么!不过是个头衔而已!”沈若蝶已经气到绝望,“阿言重情重义,他自然是知道父亲的性情的,他不会罔顾这之间的情谊的……对,只要和他解释清楚,他一定会相信父亲的!”

“阿言一定会相信父亲的……”乐霜儿喃喃道,居然撞开沈若蝶冲了出去。沈若蝶的婢女们想要拦住她却被制止了。

“去找皇上?”沈若蝶冷笑着,眼中的嘲弄根本无法掩饰,“这通敌卖国可是灭族大罪,本宫倒要看看你乐霜儿能不能给你爹求情!”

乐霜儿跌跌撞撞地冲出去,随手抓了个宫人得知慕言枫正在乾清宫议事,但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只能忍着痛向乾清宫奔去。

慕言枫看着眼前眼前的文书,一字一句都在细数乐尚书的罪证,想到自己与乐霜儿之间的种种,竟不由得从心里生出几分快意。但到底是了解乐尚书的为人,慕言枫放下笔,抬头看了眼隐在暗处的侍卫,淡淡道:

“去仔细查查,看看哪个胆子这么大,在朕眼皮子底下搞鬼!”

“是!”侍卫接过命令,转头便要离去,这时,外面却传来了嘈杂的声响,乐霜儿的哭声尤为凄厉。慕言枫自然听出了乐霜儿的声音,听到她的到来竟是有些欣喜,尽管不是为了找他。紧接着,乐霜儿便推开了房门,一时没收住脚竟是摔倒在了地上。

乐霜儿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颤抖着爬起来冲到慕言枫的面前。

“言……陛、陛下,我爹是冤枉的,他是冤枉的啊!”乐霜儿的眼泪止不住的从脸上滑落,滚烫的泪滴落在地上,却在慕言枫的心里无端泛起了一丝涟漪。一旁的侍卫早在慕言枫的示意下除了乾清宫

“……这件事朕会处理的,你莫要多管。”慕言枫看着她不相信自己,心中也不由得一阵苦涩。

“陛下……我爹真的是冤枉的,他对国家忠心耿耿,绝对不会做出叛国的事来的!”乐霜儿依旧坚持着,“陛下,我爹不会做这种事的……”

“够了!”听着乐霜儿仿佛着了魔似的喃语,慕言枫的心里逐渐升起烦躁,“到底是不是冤枉,朕自有决断。你不必说了,回去吧!”

乐霜儿却仿佛是没听懂一般,直直地给慕言枫跪下了,膝盖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乐霜儿挪到慕言枫的身边,死死的抱住了慕言枫的大腿,不肯放手。

“滚开!”慕言枫心里烦躁不已,猛地掀开了乐霜儿,冷漠的说,“后宫妇人,不得干涉朝政,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乐霜儿,你何时变得这么没规矩了?”

“既然如此,那你便跪在外面,好好想想宫里面的规矩吧!”说罢,拂袖而去。

“陛下,陛下!”乐霜儿还想追过去,却被冲进来的宫人按住,直接押到乾清宫在跪下。身旁守着两人,杜绝了乐霜儿逃跑的可能。

乐霜儿没想到最后居然是这个局面,绝望到最后,竟然笑了起来。乐霜儿放声大笑着,只是这笑声参杂了多少血泪又有几人能知?

想到以前的约定,不过短短数年,何止是物是人非啊!乐霜儿苦笑着,自己也是身不由己,奈何亲近之人背叛,又被所爱之人怀疑,慕言枫,你关心天下,关心众生,为何就不肯分我一点点温柔?

乐霜儿跪在地上,腿已经没有了知觉。艳阳天倒是带来了不可多得的美景,可到了乐霜儿这里,却是成了催命符。

乐霜儿已经听不见身旁路过的人的窃窃私语了,她已经逐渐出现耳鸣的症状了,眼前也阵阵发黑,仿佛随时都会倒下。身旁监视的宫人已经换了一波了,可乐霜儿却还是没能等来慕言枫的旨意。

突然,乐霜儿感觉腹部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痛感便如潮水一般席卷而来。在剧烈的疼痛中,乐霜儿看见了眼前出现了一个青衣少年,笑容明朗,轻声唤着她的小名。

“阿言……”乐霜儿喃喃道,身体却再也无法支撑,直直地倒了下去,一股殷红的血流,从她的大腿内侧流出,很快便积成了一滩。但乐霜儿的眼前却只有少年渐行渐远的身影,“阿言,等等我……”

《昭昭我心向君归》第13章 彻底失望

等到乐霜儿醒过来,她才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千禧宫的床上,下身剧烈的疼痛感一阵接着一阵。这里,曾经有个小生命,如今,却被他的亲生父亲间接杀死,这是莫大的悲剧!

想起往日,那些青涩却甜美的爱情还历历在目,如今却已是难觅踪迹,父亲因为奸人的陷害被打入了天牢,她却只能被迫当个看客。

“沈若蝶,你既如此心狠手辣,不念旧情,我乐霜儿一定不会放过你。”她乐霜儿自认不是什么懦夫,如今连孩子这个让她在深宫有寄托的都被人扼杀,那她势必要反抗,要咬下沈若蝶一块肉来。

“太妃娘娘,您醒了!”柳翠和巧儿端着热粥进殿,意外的发现乐霜儿已经清醒。

“嗯,巧儿,扶我起来。”乐霜儿向巧儿招招手,示意巧儿去扶她。

一番梳洗之后,乐霜儿开始食用热粥,今日的粥是红枣薏米粥,格外补气血。

“这粥是谁吩咐的?倒是有眼色。”乐霜儿知道过于的在乎那个孩子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她很快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让自己努力忽略那个孩子存在过的事实。

“这粥,是皇上特地吩咐御膳房做的,”巧儿快言快语,柳翠还没来得及阻止便说了出来,完全是在扎乐霜儿的心窝子。

“还有,还有,太妃娘娘,就连您在乾清宫昏倒,也是皇上把您给抱回来的,整个后宫的人都看见的,您是没看见他们那眼神……”

“住口!我和皇上的事由不着你来评判!”乐霜儿终于忍耐不住了,这个宫女未免太蠢了,明知道事情的经过,却还要一而再,再而三地拿慕言枫来刺激她。

“娘娘饶命,巧儿是无心之失,还请娘娘大人有大量,饶过巧儿。”柳翠见乐霜儿发怒,眼急手快地就将巧儿一把拉到地上,自己也跪下替她求饶。平日里蠢笨也就罢了,这个时候还耍些小聪明。

乐霜儿看着面前下跪的两个宫女,也不说话。只慢慢的进食,等到一碗粥到底了,这才开口:

“我这里向来不是什么好地方,不止是皇后盯着,皇上也安插了人手,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自己没个分寸,到时候,惹着了谁我也救不了你。”

“今天的事就这么揭过去,要是还有下一次,我绝不手软!把这些东西收了,自己下去吧。”

“谢太妃娘娘开恩,谢太妃娘娘开恩。”

看着两个宫女诚惶诚恐的样子,乐霜儿不禁苦笑,没想到终有一天,她居然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模样。只是时事逼人,在这深宫中,没有点能力,无辜死去是迟早的事。

那厢,沈若蝶所在的 坤宁宫来了位客人,黑衣黑帽,像极了刺客。

“父亲让你来干什么?”沈若蝶坐在偏殿的主位上,看着下面单膝下跪的黑衣人,那是昌国公府的暗卫,能力非凡,只有每一任家主才能使唤。

“二小姐,主子请您加大与皇上行房的机会,争取怀上龙胎,让您这皇后之位更加稳固。”

“还有,主子让您不必在插手乐府的事,他自有决断,否则,到时候有关沈家插手的事情暴露出来,于您,于昌国公府都不利。”黑衣人的声音仿若沙石磨砺过一般,粗糙非常。

“还有呢?”沈若蝶懒洋洋地欣赏着手上的丹蔻,鲜艳的红色如同血一般,在昏黄烛火的照射下,十分诡异。

她那个父亲看似云淡风轻,什么都不在意,实际上,对权利和利益的重视比谁都来得重。否则,她提出拿乐府做垫脚石时,又怎么会那么快就做出决定,把多年的世交情谊全部抛在脑后?呵。

“主子说,从今往后,云四就是娘娘的暗卫了,一切任娘娘差遣。”说得但是好听,但二人心知肚明,这云四就是昌国公的眼线,专门用来盯住沈若蝶的。

“呵,罢了,你就在暗处当差吧,没有我的吩咐,不许现身。”

“是,娘娘。”

沈若蝶看着云四突然消失在眼前,也不得不称赞一句好武功,虽说这人不值得托付信任,但那些危险的事情,倒用不着她出手了,又何乐而不为?至于乐霜儿,她能收拾她一次,也就能收拾她第二次。这次的事的确是她出谋划策,她倒要看看,这个乐霜儿还有什么办法能脱离,慕哥哥的心里迟早只有她一个人!

“皇上驾到!”千禧宫又迎来了皇帝,慕言枫自从乐霜儿小产晕倒后,就一直不能保持心情平静,政事处理完后,连晚膳都没用,就直接来了千禧宫。他虽然恨急了乐霜儿的作为,但不可否认,与她相处的那七年,是他最快乐的时光。

“皇上吉祥~”千禧宫的宫女太监都下跪向皇帝行礼,唯有乐霜儿不动如山,捧着一本书,连眼神也不给慕言枫一个。

慕言枫被乐霜儿的作为气极了,如今乐府被下狱,她居然还安之若素,玩些欲擒故纵的手段?

“你们都下去,留朕和太妃就行了。”慕言枫吩咐道,宫人听从皇帝的指令悉数退下。

乐霜儿这才抬头看了一眼慕言枫,她抿唇道:“皇上这是做什么,我这千禧宫可担待不起皇上这尊大佛。”

听出了乐霜儿口中的抗拒与疏离,慕言枫强硬将内心的烦躁压了下去。

“今日,是朕的过错,但是你也不该擅自闯进乾清宫,那处后宫妇人不应该入内!”

乐霜儿不由得内心一片凄楚,到了现在,他居然还在纠结乾清宫的事?他慕言枫到底有没有心?!

“皇上说的是,是我的错。”乐霜儿内心虽苦闷,但表面上仍旧不动声色。

“皇上还有什么事么?”

“那孩子,本是父皇的孩子,生下来也不甚方便,这后宫的水深得很,如今未生下来就流去,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乐霜儿似下定了什么决心,“日后,朕还你一个孩子便是。”

这不说还好,一说就捅了马蜂窝,“还?你要怎么还?我重复了多少遍,那个孩子是你的,是你的!可是你从来不曾信我!慕言枫,我恨你,我恨你!”

乐霜儿神色癫狂,不停地捶打着慕言枫,雪白的脸上全是眼泪。

慕言枫也心烦了,他本来是耐着性子跟她说,她居然还如此不讲理!

“够了,乐霜儿!”慕言枫一把拂开衣袖,也不理睬地上痛苦的乐霜儿,心情烦躁的离开了千禧宫。

《昭昭我心向君归》第14章 太后有请

慕籁天因公事被调出了京城,看似是慕言枫对他恩宠有加,兄友弟恭,但知道事情真相的人都看得出来,慕言枫这是有点膈应慕籁天了。不过碍着太后的面子,也有好几年的兄弟情分。

太后始终认为,到如今,两兄弟还不至于为了一个女人反目成仇,所以也没有管这事。不过太后倒是对乐霜儿有些不喜了,乐霜儿她像极了那个女人,先是爬上了先帝的床,后来又闹得慕言枫慕籁天两兄弟有阋墙的苗头,简直就是个祸水。

况且,她身上还背着杀害皇帝这个罪名,就算真的是被人陷害,可谁又知道?怪只能怪她段数不够。

是以,听闻乐霜儿小产后,她还有些幸灾乐祸,毕竟这孩子谁知道是哪个的种?保不准混淆了皇室血脉,但这表面的功夫该做的还是要做。

于是,等乐霜儿修养了几日后,就被太后请去了慈宁宫,连同皇后也也陪伴左右。不过鉴于乐霜儿的身体此时还十分的虚弱。于是,太后也比较体贴的让她的得力宫女必云特地带了一顶轿辇去接人。

“太妃娘娘。请上座吧。”必云是慈宁宫的一把手,虽说当今登基的皇帝的亲母不是太后,却对太后还是有几分尊敬的。是故,慈宁宫的宫人在后宫中还是比较吃香的,更何况是这位太后身边的红人?

不过,必云却没有些骄矜之意,姣好的面庞沉稳非常,似乎乐霜儿真的就是个普通的太妃。

“多谢姑姑了。”乐霜儿顺从的听着必云的话,在柳翠的搀扶下上了轿子。

“起!”抬轿的都是慈宁宫的太监,看上去柔柔弱弱,但这力气却出奇的有些大。从千禧宫到慈宁宫这将近走了有半个皇宫的距离,轿子却平稳得很。

外面的宫人不停地赶路,乐霜儿在轿中也思索着接下来的谈话。

被安抚一顿是少不了的,经过之前的一番事情,自己怎么也算是个他人眼中有些祸国的女人了。虽说这么多年了,先皇和太后之间就算没有什么感情,但要是真的提到这件事,她不被戳刀子才怪。即使事情多的真相不是这样的,但他人眼中,她的确是杀害先帝的凶手。

乐霜儿不由得苦笑,就算她现在对慕言枫已经彻底失望了,但毕竟有过那七年的情分,还不至于彻底的决裂。

泰半个时辰后,轿辇终于抵达了慈宁宫,与皇后的鸾驾同时停在了慈宁宫门口。

“太妃娘娘安康。”看着乐霜儿被搀扶下轿,沈若蝶自然而然的行了个礼,毕竟在外人眼里,乐霜儿是先皇的女人,也勉强算是她的长辈,该有的礼节也还是要有,毕竟她可是皇后,不是什么败家之犬。

“皇后娘娘请起吧,我无德无福,受不起娘娘的礼。”乐霜儿淡淡说道,她又不是什么傻瓜,人家要她死,她还要苟着任人欺负?

“太妃说的是哪里话,本宫与太妃算得上是闺中密友,难道这做了太妃后,还不能与您亲近了?”沈若蝶依旧笑眯眯的,似乎没听出乐霜儿语气中的疏离,做一副要去挽乐霜儿的样子。

乐霜儿知晓沈若蝶是想拿她当跳板,来表现他的的大度与气量,毕竟乐霜儿可是曾经的三王妃热手的人选,而这个三王爷就是如今的皇上。

乐霜儿轻轻往旁边一挪,沈若蝶就扑了个空,她眼中闪过一丝愤恨,面上却不动声色,让人看不出尴尬的情景。

必云眨眨眼,对这出闹剧不予置喙,心里却有了一把秤,不过她是太后的人,这事与她无关。

“皇后娘娘,太妃娘娘这边请吧,太后娘娘还在等着。”这话就这么简简单单,但后宫混得哪个不是精明之辈,说个话经常拐几个弯。

这中的深意谁都听得出来,这是要把皇后的位置摆高,摆在太妃的前面。虽说这太妃娘娘是如今皇上罩着的女人,但是这后宫局势变化莫测,谁又知道这今后的走向?还是扒着皇后的势力更加稳当。

这些宫女太监听得出来,乐霜儿和沈若蝶就更听得出来了,于是乎,沈若蝶面上的笑就更灿烂了。

“娘娘,皇后娘娘和太妃娘娘到了。”必云差遣了个小宫女去太后寝宫禀报此事。

“把皇后唤进来,好歹是逛商店的正宫,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太后保养得极好,本五十多岁的年纪,岁月却不显露在脸上。

“至于太妃?呵,就请她去偏殿侯着吧。”亲疏之分,高下立见。

而太后宫中的宫人都低眉顺眼的,似乎是没听见刚才说这话的居然是平素再慈祥不过的太后。

乐霜儿听到这吩咐,也没有露出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静静地坐在偏殿的座椅上喝着茶,活跃的淡定让必云走之前不由得瞧了一眼她。

乐霜儿的目光恰好与必云相撞,却只默默地垂下眼睑,必云的眼神她看得清晰。当年乐府势如中天时,她也曾随着各府夫人小姐来过这慈宁宫,只是当时的太后还不是这位她也只是个不知事的闺中小姐。如今这个地步,她还能怎么拿乔?

她看着这慈宁宫,虽然装潢的大气辉煌,却也难以掩饰背后的污浊。

在乐霜儿续了好几杯茶后,太后和沈若蝶这才相搀扶而来。

乐霜儿曾经是见过太后的,那时她坐在上座,妆容精致,也的确撑得起贵妃的雍容气度。自从先皇后去世后,先皇便没有再娶过皇后,后位高悬。这位曾经的琪贵妃也就是如今的太后,一手操纵着后宫大权。

虽然太后膝下还有个八皇子慕籁天,按理来说,她也是应该有争位的心思。然则,这位贵妃却是罪官之后,朝廷上也没有什么势力和威信,而那慕籁天也算是个木头脑袋,只对那行军布阵感兴趣,丝毫不想把心思浪费在夺位上。

故而,最后登上大宝的唯有慕言枫,而慕籁天甚至还在背后出了不少力,这才换的琪贵妃的太后之位,以及对慕籁天越矩行为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只是,别看现在太后母子的风光,这帝王最是多疑,行差踏错,便是万丈深渊。

乐霜儿在脑海中回想着这些信息,说起不受信任,行差踏错,她又何尝不是呢?

乐霜儿放下茶盏,等太后落座,这才行礼道:“请太后娘娘安,太后娘娘身体吉祥。”

玥儿的《昭昭我心向君归》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昭昭我心向君归》就可以了哦~

昭昭我心向君归同类型小说

作者叫阿霜的小说叫什么-爱未尽心微凉全文免费阅读

《爱未尽心微凉》是阿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薛凉凉徐景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孤儿,他是娱乐圈第一影视帝国的总裁。她有未婚夫,他也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她为了复仇,他为了自由,所以他们结合在一起。她要让那对贱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她也要让所有人都真正认可她。面对无数的情敌和难缠的婆家人,她用机智和成就化解。就在他们的爱情渐渐滋生时,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将他们分开,误会一重接着一重,他们还能否破镜重圆?在重重事件推进下,她也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份没那么简单

小说名称:爱未尽心微凉

完整版《都市第一巨富》在线精彩免费阅读全章节

由呆呆笨笨男精心创作主角苏牧野方佳怡的都市情感小说《都市第一巨富》,完整版《都市第一巨富》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林叶曾经有个有钱的爹,可自从他爹出事之后,他饱受人间冷暖,沦为人人嫌弃的穷人。但是生活很快就告诉他不要怕,因为他娘比他爹更有钱!

小说名称:都市第一巨富

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总裁豪门小说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全部免费阅读,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我一直想问你一句,在你眼里,是不是以为复制品都是没有心的?莫离伤心至极,望向某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她生来为复制,生死全凭他的一句话,为了活下去,她

小说名称: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