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蓝的蓝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叶澜清陆博言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
  •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作者天蓝的蓝
  •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小说源于:KX

天蓝的蓝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 叶澜清陆博言小说全文阅读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小说在线阅读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推荐章节阅读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全文免费阅读

第11章 不答应最好

两个小时过去,三盘棋也下完了。

澜清输了两局,她对输赢倒是无所谓。

不过,陆老先生却赢的不是很愉快,“小丫头,你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呢,搞的我这老头子赢的不光彩。”

澜清莞尔,“老先生说笑了,我很认真在和您对弈呢。”

陆老先生不予置否,慢吞吞的将黑棋子收回来,准备再来一局。

见她微垂眼眸,老先生寻思了一下,说道:“小丫头,你这个年纪,应该还没成婚吧?”

澜清嗯了一声,倒是没多想,伸手拿着白棋子放在某个棋盘的位置上。

陆老先生的举动和她一样,老先生一边下棋子,一边语调淡淡的说:“我那个会下棋的孙子也没成婚,

虽然三十出头,但摸着良心说,我这孙子是挺优秀的,要不,我介绍你们俩认识?”

咚一声!白棋子跌落在棋盘上,发出嗡嗡的余声。

澜清一呆,手中棋子砰然掉落,“老先生,您的意思是……”

她愕然的看着陆老先生,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陆老先生这是要给自己做媒?把自己介绍给他的孙子?

天,这都什么事儿!

陆老先生呵呵一笑,“有什么好惊讶的,我孙子未娶,你又未嫁,再说了,我看你这小丫头不错,

很符合我对未来孙媳妇的要求,既然如此,想把你娶进我陆家,做我陆家的孙媳妇,有何不可?”

符合我对未来孙媳妇的要求……这话都出来了。

澜清抚了抚额,为陆老先生直白的话感到汗颜。

“老先生,我很惶恐!”澜清抬眸,认真的看着陆老先生,“谢谢老先生的抬爱,但我只是个普通人,

能够和陆老先生您这样的人物成为君子之交,对澜清而言已经是很大的荣幸,其他的,澜清不敢奢望。”

陆老先生脸色微微一沉,这番话外音分明是在说,陆家是她叶澜清高攀不起的。

“小丫头啊,你虽然是普通人家,但你的言行举止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大家闺秀豪门千金,

我老头子并不是个莽撞的人,看人的眼光还是有的,既然这么说出口,就是在心里认可了你,有我老头子在,你还担心别人说闲话?”

澜清淡淡一笑,“老先生,婚姻是人生大事,古时候还需要媒妁之言,何况现在呢?再者,澜清求的不是大富大贵,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好个白首不相离!”陆老先生露出赞赏之色,心底里想把澜清娶进陆家做孙媳妇的念头更强烈了。

“小丫头,你该不会是担心家里人会反对吧,我之前听你说过,你跟你奶奶相依为命,你的琴棋书画也是你奶奶教的,

想必,你奶奶也是个知书达理的人,这样吧,你把她的联系方式给我,我跟她说说这事儿。”

看老先生这意思还真回事儿了。

可澜清心里却更加发慌,她忙道:“老先生,我的婚事,我奶奶做不了主,我自己做主!”

见老先生听了这话瞬间难看的脸色,澜清又道:“老先生,恕我直言,这件事您和您的孙子商量过么?

让他娶一个从没见过面的人,我想没有多少个人愿意的,先撇开我的意愿不说,您可以先询问您孙子的意思,看看他的意愿。”

陆老先生皱眉,“这哪里用问,我安排的事情他必须得听!”

澜清勉强一笑,“老先生,不如我们打个赌吧,您问问您孙儿的意愿,如果他愿意,我也同意,如果他不愿意,那老先生,请您也尊重我的意思。”

陆老先生犹豫了一下,“好!我这就打电话给问问我孙子的意见!”

澜清默默点头,心里却有些不安。

陆老先生果然是说到做到,当下就让芳姨拿了手机,当着澜清的面打电话给了陆博言。

“喂,博言,我有件事和你说……”

博言?

听到老先生嘴里蹦出来的那两个字,澜清心头一惊,震惊的瞪着陆老先生。

这陆老先生……他竟然是……陆博言的爷爷?!

知道这个事实,澜清当下就坐不住了,她腾的站起身来,张口就想跟陆老先生说:不要再跟你的孙儿说了!我认识他,而他也不会喜欢我!

但是,话到嘴边,澜清却开不了口。

她怎么能说?

如果让陆老先生知道自己认识陆博言,还跟他发生过那样的事情,而且,她还偷偷生了陆博言的孩子……

那后果……

澜清不敢再想下去,心里懊恼,暗暗骂自己蠢!

她是有多蠢,怎么会忽略了这么重要的一点?!

陆老先生也姓陆,陆博言也姓陆,而且,还有陆氏的盛世集团!

越想,澜清越觉得自己蠢到没救了,是有多迟钝,才会到现在才知道这个事实?!

正当澜清内心天人交战的时候,听到陆老先生气呼呼的对着手机吼道:“陆博言,你翅膀硬了是不是!爷爷的话你都不听了!”

听了这话,澜清却心头一松,暗自庆幸,这样最好!

不答应最好!

电话另一端。

陆博言面容沉静,丝毫不惧老爷子已经有动怒的征兆,依旧坚持着自己的观点。

“爷爷,我尊重您,但不代表您的所有安排我会照做,婚事我自己做主!”

说完,陆博言把电话挂断了。

陆老先生张口还想说什么,听到那嘟嘟声,顿时气的牙痒痒,“喂,陆博言,你这个小崽子!竟然挂我电话!”

见到老先生气的要摔手机的模样,澜清回过身来,赶紧安抚道:“老先生,您消消气,当心自个儿的身体。”

陆老先生重重的哼了一声,没好气的瞥了眼澜清,“得了,小丫头,你赢了!”

澜清回过神来,佯装淡定的点头,“老先生,您何必执着呢,到头来苦的是自己。”

“哎……”陆老先生叹了口气,“说起来,我这孙儿的性格也随了我,不容易听进别人的话,五年前他出了车祸,他母亲那时候又去世了,之后整个人就性情大变。”

“车祸……”澜清微怔,没有多想便追问:“严重么?有没有留下后遗症?”

“哎,差点没命呢。”陆老先生叹息道:“脑子撞坏了,差点成植物人,还好,最后醒过来了,就是醒了之后有些事情都记不太清。”

“不记得?”澜清面露惊诧,低声呢喃。“那就是失忆了?”

 

第12章 日久生情

陆老先生点点头,“不完全失忆,就是有些事情记不起来,医生说车祸对他脑部的什么神经损伤太严重,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澜清没有回话,呆呆看着棋盘,说不出心里什么感觉。

忘记了某些事情……原来是这样!

难怪,之前陆博言会用完全陌生的眼神看自己,是因为他忘了那些事,

“哎,可偏偏这孩子,对他母亲却印象深刻,知道他母亲去世之后,就不爱说话了,性子越来越孤僻。”陆老先生很是头疼的说。

“挺让人心疼的。”澜清说着话的时候,语气里毫不掩饰的心疼,她是真的心疼陆博言。

如果不是陆老先生无意中提起来,她都不知道,陆博言当年发生了车祸……

陆老先生忽然笑了笑,“你这丫头,都还没见到我那儿孙儿呢,我就这么说一说你就心疼了?这要是见到我那孙儿,你不得一见钟情?我跟你说,我这孙子长的挺讨喜的!”

“……老先生,您又开玩笑。”澜清窘了一下,赶紧收敛自己的情绪,暗暗恼着自己,叶澜清,你个笨蛋!

或许是因为澜清刚刚那一瞬间流露出来的心疼,让老先生重新燃起希望。

陆老先生忽然两眼发光,盯着澜清说:

“丫头,要不这样吧,我安排你到公司上班,这样你就有机会见到我孙儿,我不跟博言提这件事,你呢,就跟他朝夕相处,自然就日久生情了!”

“不,老先生,这绝对不行!”澜清想都没想就否认,她躲避陆博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这么做?

“老先生,您别开这样的玩笑了!”澜清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而且,不瞒您说,我过段日子要辞职,离开这个城市了。”

“什么,你要离开?”这下换成陆老先生大惊小怪了。

澜清点点头,搬出奶奶来做挡箭牌。“嗯,回家陪我奶奶,我奶奶她年纪大了,我想多花点时间陪陪她。”

听到澜清这话,陆老先生沉默好久,才感慨良多的说了句:“你奶奶有你这么个孙女儿,真是有福气。”

澜清张口想说点什么,却终究还是说出来。

这样沉默的坐了一会儿后,陆老先生有些烦躁的拨乱棋盘上棋子,

“罢了,不下了,你还会画画是吧,反正你这丫头都要走了,再给我露一手吧。”

澜清没有推辞,点头答应了。

刚开始的时候,澜清并不了解为什么陆老新生这么看中琴棋书画。

后来从芳姨哪里得知,原来陆老先生的夫人以前是个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而陆老新生的女儿,也就是陆博言的母亲,也是如此。

所以,也就导致陆老先生想找个也懂琴棋书画的孙媳妇儿。

……

离开沁园的时候,澜清心里并没丝毫的轻松,反而觉得沉重。

忽然之间,她很心疼陆老先生这个老人家,还有心疼陆博言……

还有的,似乎是心疼自己。

得知陆博言出国的消息是听隋风学长说的,想着他一直在国外,没有回来,澜清才安心待在这个城市。

现在,他回来了,她就想着离开。

可刚刚听陆老先生说他记不清某些事情了,澜清心里却又犹豫了。

或许,在陆博言的记忆力,她已经完全沦为陌生人,似乎,不逃避也没什么关系。

可是为什么想到这一点,心里会这么难过呢?

叶澜清啊叶澜清,你口口声声说不敢奢望,其实心里到底还是对陆博言有期盼。

 

第13章 我看起来像坏人么

苦笑了一下,澜清收回目光,对着前面的司机说道:“师傅,麻烦您,在前面路口下车就可以了。”

坐的车子是陆老先生的座驾,想到以后不会再有瓜葛,所以澜清也不希望让陆老先生知道自己住在哪儿。

她在家附近下车,然后走路回去。

走过一个路口时,心不在焉的澜清也没认真看,就这么大刺刺的往前走。

不曾想,路口暗处忽然一辆黑色车子开了过来,虽然开的慢,但还是把澜清给碰倒了。

澜清连反应都来不及,低呼一声,脚下一崴,一屁 股跌坐在地上,掌心着地,摁着地面的小沙子,生疼生疼的。

撑着手想站起身来,但却发现手有些使不上力,澜清没有来的觉得气馁,心里头竟然有种委屈的感觉,眼泪忽然间涌了上来。

就在这时候,伸手忽然有个大手伸了过来,与此同时耳畔传来男子温润的嗓音。

“你没事吧?”

闻声,澜清一怔,泪眼汪汪的抬眸看去。

却见昏暗的灯光下,一张斯文儒雅的俊脸引入眼中,伴随他温润如玉般的温柔嗓音,霎时间让澜清有些怔忪。

“我扶你起来。”

话落,男人一手抓着澜清的左手,一手揽住她的腰,将她搂了起来。

澜清回神,顿时有些窘迫。

叶澜清!你不是小姑娘了,怎么还看一个男人看得呆住,真是没志气。

想要自个儿站稳,但却发现刚刚那一跌,脚踝似乎歪倒了,站稳的时候钻心的疼,澜清咝了一声,低头去看自己的脚。

先前穿高跟鞋经常崴脚,今天穿的是帆布鞋,怎么也崴?!

“脚伤到了?”男人温润的嗓音再次响起。

澜清微怔,点了点头,“对不起啊,刚刚没仔细看。”

闻言,男人却笑了,“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是我的车把你撞伤了,我送你医院看看吧。”

“不,不用了,没事的。”说着话的同时,澜清不动声色的避开男子的搀扶,一瘸一拐的想要离开。

那男人却又再度拉住她的手,“我还是送你到医院吧,检查一下,看看伤的严不严重。”

“不,不用的,就是崴了一下,休想两天就会好了。”

“真的不用去看医生?”男人问。

“不用。”

见澜清心意已决,男人不再坚持,“那我送你回家吧,你这样子走路回去也很麻烦,如果遇到坏人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

“不用的,我……”

“是我把你撞伤了,总得给我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吧。”男人似笑非笑的说。

澜清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她现在这样走路确实不太方便。

好在,这个路口距离家里已经不是很远。

但走这短短一段路的时间里,让澜清有些不习惯的是,这个男人为了帮她省点功夫,一手搀着她的手,一手搂着她的腰。

这样的姿势对于澜清而言,太过亲密。

除了多年以前跟陆博言有过亲密的举动意外,澜清从未跟哪个男性有过这么近的距离。

不怪她不习惯。

许是感觉到她肢体的僵硬,沈嘉遇笑道:“你放松点,这么紧绷着走的更吃力,放心,我不会趁人之危。”

听他这么说,澜清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讷讷点头,没说话,试图让自己放松下来。

到了家之后,澜清本想跟他说谢谢,却不料男人抢先一步开了口,“你自己住吗?”

澜清本能的摇头,却忽然反应过来不应该透露这个消息的,她正想开口说话,但是,这男人却已经抬手敲门。

澜清无奈,讷讷低语:“我有钥匙。”

听了这话,沈嘉遇却忽然笑了,“我看你很防备,当着我的面应该不会拿钥匙出来。”

话锋一转,他笑着凑近了几分,“不过,我看起来像坏人么?”

澜清:“……”

正是无语的时候,门开了。

 

第14章 玛丽苏神剧看太多

见到门外的两人,开门的方圆瞪大眼睛,看看澜清,又看看那陌生男人,随后扯着嗓子说道:“天呐!澜清,你竟然跟我们的大boss一起回来?!”

澜清:“……”

沈嘉遇:“……”

就在三人目瞪口呆时,小正熙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边走边问:“干妈,是不是我妈妈回来了呀?!”

方圆:“……”

……

进了屋,一番询问后,澜清和沈嘉遇才明白了方圆那句话的意思。

原来,沈嘉遇是方圆的顶头大boss,方圆所在的广告公司是沈氏集团旗下的某个子公司,而沈嘉遇是沈氏集团的总裁。

沈嘉遇不认识方圆,但方圆却在每天浸泡在公司的各种关于总裁大人的各种绯闻当中,所以对沈嘉遇略知一二。

刚刚见到沈嘉遇和澜清出现在门口,她第一个反应就是,他们是一对的,他们交往了!

澜清为方圆的小心思汗颜,窘着一张脸对着沈嘉遇道谢之后,心底里只盼望他赶紧走。

沈嘉遇到也识趣,礼貌的询问几句后,便告辞离开。

送走了这尊大佛,锁好门,方圆满脸兴奋的走到澜清面前,满脸谄媚的笑容。

“我的澜清宝贝儿!你最近简直走桃花运了!个个都是优质男人啊!”

“所以呢,你又想打什么主意?”澜清没好气的问。

前车之鉴告诉澜清,方圆这个表情,肯定没安好心。

方圆嘿嘿一笑,“没有啊,就是想让你抓住机会啊!我跟你说,我们沈总在公司,在集团内部,

乃至业界,那是出了名的好名声!你刚刚也看到了,我们沈总裁……温文儒雅,翩翩君子,玉树临风,

说话声音还特别温柔,简直就是酥到一大片女孩子的心啊!这么优质的黄金单身汉,你难倒不想抓住,趁机把自己推销出去?!”

澜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看你是玛丽苏神剧看太多了,我一个当妈的人了哪里有这个心思。”

“当妈又怎样!我看刚刚沈总知道你有孩子之后,也依旧面带笑容啊,这说明他心里并没有介意这种事情!”

“人家那是礼貌!你少掺和这件事,我跟他就是萍水相逢而已,没你胡思乱想那么多。”

方圆语气冷了下来,抛出最后的炸弹:“叶澜清,碰到这么好的极品都不要,你是想让熙熙一辈子没爸爸?!”

这话说的有点重了。

澜清被震住了,呆呆看着方圆,半天没回话。

反而躲在门口偷听的小正熙怯生生的说:“圆圆阿姨,你不要逼妈妈呀,

妈妈她又不喜欢这个叔叔!没爸爸也没关系的,等我长大一点可以帮妈妈分担了。”

说着,小正熙走到澜清身旁,拉着她的手,安慰道:

“妈妈,你不要难过噢,我没有一定要爸爸,不要勉强自己噢。”

见到儿子这么懂事,澜清鼻尖一酸,忽然间有些哽咽,她点点头,将小正熙抱在了怀里,“熙熙乖!”

方圆也反应过来,意识到自己说话重了点,她郁闷的叹了口气,懊恼道:

“澜清,不是我说话太严重,是事实如此,我这都是替你着急,你是不知道,我们沈总他是真的很好……”

 

第15章 外加一个小可爱

“就算是这样,可我总不能见到一个好的就往上凑。”澜清声音低低的,有些无力的感觉。

方圆嘟囔了一声,“好吧,不说这事儿了,说你的脚吧,这么不小心,走不了路,明天怎么上班?”

“不怎么办,请假吧,正好明天整理一下稿子完成任务。”说着,澜清看看怀里的小正熙,笑着道:“熙熙,让圆圆阿姨先带你睡觉吧,妈妈现在抱不动你了。”

“好的噢!”

……

两天后

上班没多久,澜清将近期的系列采访稿子整理好,交给了主编。

浏览了一番文档后,主编笑着赞扬:“澜清,这次任务完成的非常漂亮,想不到一直不问世事的陆老先生,竟然被你给敲开了一条缝儿,看来以后这种软磨硬泡的差事都交给你比较稳妥。”

澜清苦笑,“主编,您别笑话我了,我这是脸皮厚,而且,这次也是多亏一个朋友帮忙。”

“是吗?那你得好好谢谢这位朋友!”

澜清沉默,说起来,她欠徐文宇那顿饭还没还呢。

正出神时,听到主编又说:“先前我们打算做的财经专题你还记得吧,李丽约见了几次盛世总裁,都吃了闭门羹,

人家连约见都见不上,而且,后面的几个人大boss也都见不成,我看,这个任务,我看还是要你来办。”

闻言,澜清想都没想就拒绝,“别,主编,我做不来,而且,我还想向您请两天假呢,刚好放暑假了,我把孩子带回老家先。”

“做完这期专题再走?”主编试图挽留。

澜清却态度坚决,“主编,您还是饶了我吧,李丽这个大美女兼才女上阵都不行,我就更不可能了。”

其实,不是澜清故意推这个任务。

而是任何有关陆博言的事或人,她都不能再靠近,也不想再接近。

……

晚上

澜清回到家没多久,方圆也去接了小正熙回来了。

进了家门,小家伙自顾自去玩,方圆则是走到了厨房,去跟澜清说八卦。

“叶澜清,我要隆重告诉你一件事!”方圆装模作样的说。

“又弄什么幺蛾子?”澜清头也不抬,继续切着手里的肉片。

方圆走到她耳边,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我们的沈总裁,沈氏集团的大boss跟我打听你的事儿!”

闻言,澜清一愣,转头看着方圆,“所以呢,你怎么说的?”

见到澜清神情不太友善,手里又拿着刀,方圆下意识走远了一步,脸上带着坏笑,“哎呦,你放心我绝对没卖你!”

“我才不信!”

“哎呦,我也就是说……你跟初恋情 人相爱,想结婚没结成,然后对象升天了,再然后这么多年都单着!外加一个小可爱。”

“方圆!”澜清低吼,“我看你最近快成居委会大妈了是不是,自己的事情不上心,

老是瞎掺和我的事情!你要是拿出这份心去琢磨你自己的事情,也不至于被你 妈妈逼婚。”

方圆委屈的瘪瘪嘴,

“我这不是被逼无奈么,人家是大boss,我要不是说他把我炒了怎么办?所以啊,你要原谅我!”

天蓝的蓝的《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就可以了哦~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即可哦!

情深刻骨:陆少的新欢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