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未央by千千亿全篇免费阅读

  • 时间:
  • 祸起未央作者千千亿
  • 祸起未央小说源于:zzy

祸起未央by千千亿全篇免费阅读

祸起未央小说在线阅读

祸起未央全文免费阅读

《祸起未央》第11章 真相,痛不欲生

长乐宫。

“皇上,您就不能让着臣妾一点吗?每次臣妾都输了。”李莞淸佯装撒娇地说道,将棋子扔到了桌子上面。

“清儿,你的棋艺,还需要多练练,朕已经让了你好几颗子了。”楚君琰淡淡地说道。

不知道怎么的,他居然想起了秦妙戈了。

秦妙戈的确不负京城第一才女的名号,几乎就没有她不会的,她的棋艺也是一绝。

少年时,他还是三皇子,秦妙戈还是秦家大小姐,他们两人曾经对弈了一个晚上,也未分出胜负。

李莞淸和她比起来,真的是差太多了……

正在这时候,太监着急地进来禀报,“皇上,不好了,冷宫失火了。”

“失火了就找人去灭!”楚君琰冷冷地说道。

“皇上,火势已经扑灭了,但是……但是秦妙戈她被烧死了。”

“你说什么!”楚君琰听了,立马抓住了小太监的领口,十分暴怒。

小太监吓得瑟瑟发抖,不敢讲话。

楚君琰一脚踢开了他,立马去了冷宫的方向。

“皇上……”李莞淸喊道,可是楚君琰似乎一点没有听见一样。

这时候,李莞淸身边的贴身宫女才上前,“娘娘,您放心好了,这次秦妙戈那个贱人死定了。”

李莞淸恢复了高冷的表情,眼眸里面闪过一阵狠厉,“相关人等,都给我做干净了,可别让人查出什么来。”

……

楚君琰来到冷宫,这边的人还在清理残局。

青兰在地上哭个不停,为什么失火的时候,自己不在啊,不然的话,秦妙戈也不会死!

“这是怎么回事!”楚君琰吼道。

“启禀皇上,应该是里面的烛台滚落导致的。”

“妙戈!妙戈!”楚君琰疯了一般地踢开了面前的烧得残落的木头。

“皇上,秦妙戈在那边。”小太监指了一下那边。

楚君琰看见,在那边的担架上面,盖着一张白布,他不敢相信,眼睛瞬间赤红,手指在不停地颤抖。

楚君琰拖着沉重的脚步,仿佛有千斤重一般,又好像前面是一个深渊,让他如此的恐惧和害怕。

他的手指,轻轻地掀开了白布的一角,顿时无比震惊,瞳孔不断地放大。

这是一具烧焦的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了,那些太监和宫女门,都不敢看一眼。

“不!这不是她!这一定不是她!”楚君琰一下子扔掉了白布,不断地往后退。

秦妙戈她怎么会死呢!怎么会!

“皇上,当时这间房子确定只有秦妙戈一个人在里面。”太监的意思,这就是秦妙戈无疑了。

随后,还有人从灰烬里面找到了一根簪子,青兰一看,就知道这是秦妙戈的,整个人哭的不行。

楚君琰仓皇地逃离了现场,像是受了巨大的打击一般,让他心里难以承受。

楚君琰继位以来,第一次罢朝一个月,众人不解。

……

三年后。

初春。

冰雪融化,燕子归来,杨柳依依,万物复苏的京城迎来了春天。

“皇上呢?他在哪儿?”李莞淸问。

这五年期间,她已经从贵妃晋升至了皇贵妃,距离皇后之位,只有一步之遥了。

“回皇贵妃的话,皇上在未央宫。”宫女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回答。

伺候李莞淸的人谁不知道,他们这位皇贵妃,人前善良大度,人后简直狠毒无情,不少宫女太监稍有差池,就会被她一句话给处死了。

“哼!都三年了,皇上他居然还想着那个贱女人,经常跑去未央宫一呆就是一个晚上。”李莞淸十分的不满,这么多年,自己还不如一个死人。

而此时,楚君琰在未央宫已经呆了几个时辰了。

国事和后宫的事情,让他无比的烦恼,似乎只有这里,才让他有片刻的宁静。

三年前,他就下令,未央宫成为了皇宫的禁地,谁都不能靠近一步。

而未央宫的大殿中间,放着一副棺材,里面存放的正是秦妙戈被烧焦的尸体。

秦妙戈死的时候,楚君琰在这里和她的尸骨足足呆了一个月,谁也不见。

“秦妙戈,你真是狠心,难道当年,朕真的做错了吗?”楚君琰摸着棺材,眼睛隐隐的居然有些湿意。

他围绕了棺材走了一圈,便走进了内殿。

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让人来打扫这里的,所以这里的一切,还和原来一样。

每一处都是一尘不染的,可是放在角落里面的箜篌,上面却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宫人们偷懒了!

楚君琰走过去,轻轻地擦拭了上面的灰尘,手指在琴弦上面拂过。

脑子里面,仿佛回想起了之前秦妙戈为他弹奏的时候,她的样子是多么的专注,眉目之间,满满的都是情意。

嘶——

忽然间一个不留神,琴弦居然割破了楚君琰的手指,流了血。

然后他看见,在箜篌旁边还放着一个大箱子。

他好奇地拿了出来,盒子并没有上锁,里面是一些画卷还有书籍。

他打开一幅画看了看,整个人顿时呆住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胸腔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在蠢蠢翻涌,让他难受至极。

画上面居然……居然是他!他十五岁时候的模样。

那时候他还长着一张稚嫩的脸,看起来天然无害,一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郎,面容清隽,快意潇洒地骑着马儿。

还有很多画卷,他一一打开来看,全都是他!每一张都是那么的像,那么的生动。

要么是他骑马的画面,要么是他射箭的画面,要么是他专注下棋的画面……

这一刻,楚君琰再次意识到,秦妙戈真的是一个难得的才女,她的画儿居然也这么出色!

她的身上,还有多少是他未曾发现的!

在无数的画卷下面,还有一些书籍,楚君琰看了看,都是他曾经和她吟诗作对时候写的诗词!

没想到,她全部都收集在了一起!还重新整理装订成册,一本一本的放好。

不仅仅画是如此的好,字迹清秀的她,连书法也是如此的出色。

楚君琰顿时瘫坐在地上,心里的某一处,仿佛被人掏空了一般,那个阳光明媚的京城才女,是如此的优秀,她的一颦一笑仿佛还在眼前。

他连滚带爬,失魂落魄地跑了出去,在大殿的棺材面前,楚君琰声音哽咽,“妙戈!朕做错了吗?错了吗?所以,你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朕!”

话语里面,带着无尽悔意,仿佛有千万只虫子在啃噬着他一般。

“皇上,您没错,皇上是不会错的,秦妙戈给秦家通风报信,企图谋反,她就是罪人!”李莞淸这时候进来了。

《祸起未央》第12章 侍寝,终究不是她

看到楚君琰这个样子,她心里更是恨秦妙戈,一个死人,居然惹的皇上这么的牵肠挂肚的。

“你闭嘴!谁让你进来的!皇贵妃,难道你不知道这里是禁地吗?”楚君琰厉声吼道。

李莞淸吓了一跳,她从来没有见楚君琰如此的暴怒过。

“是……是,臣妾错了。”李莞淸颤抖地低头。

正在楚君琰感觉撕心裂肺的时候,高GG来了,“皇上,三年一次的选秀,新的秀女们都已经送到了宫中了,现在等着您……您做去看看呢。”

楚君琰狠狠地瞥了一眼李莞淸,然后甩手离去了。

李莞淸赶紧追了出去,没想到,那些大臣又要送人进宫了!她绝对要去看看。

楚君琰来到大殿,这时候,秀女们已经排好了队。

李莞淸看了一下,这些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就是想要跟她抢皇上吗?她心里十分的嫉恨,可是脸上还要装作大度,面带笑意。

“皇上,充实后宫这种事情,要不就交给臣妾来吧,您今天累了,还是去歇息一下吧!”李莞淸表现得十分‘善解人意’。

上一次的选秀,也是李莞淸操持的,似乎刚才李莞淸让楚君琰生气了,楚君琰直接冷冷地回应,“怎么了?朕就不能来看看吗?”

“臣妾……臣妾没有那个意思。”李莞淸小声对说,声音里面带着一丝委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楚君琰居然一点面子也没有给她,让她这个皇贵妃在宫里以后怎么立威啊!

“皇上,这位是中书令严政之女严琴琴。”

“这位是礼部尚书李源之女,李菱悦。”

“这位是工部侍郎范俊宇之妹范西。”

高GG拿着名单,一个个的给楚君琰念,那些秀女们从楚君琰面前过了一圈,楚君琰的脸上,毫无反应。

李莞淸的心里,十分的高兴,看来,楚君琰是不会看上她们的。

到最后,他为了安抚大臣,肯定会让她随便定几个秀女入宫,这选人的权利,还不是到了她的手上。

楚君琰看着这些浓妆艳抹,花枝招展的女人,顿时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行了,都交给皇贵妃来选吧,朕乏了。”楚君琰打断了高GG的话。

李莞淸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果然,还是被她给猜中了。

楚君琰离开的时候,忽然间看见一个熟悉的影子,他立马冲了过去,抓住了女子的手,“妙戈!”

众人大惊,李莞淸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十分的震惊。

女子被楚君琰重重地捏着手腕,脸上闪过了一丝难受的表情。

“皇上,您认错人了,这位是扬州刺史于忠怀之女于妙妙。”

楚君琰冷冷地盯着于妙妙,似乎在窥探什么,想要透过她的人,看穿她身体里面的灵魂一般,让人胆战心惊。

李莞淸过来,看到于妙妙的脸,顿时吓得差点没有站稳了,幸好身边的宫女扶住了她。

“不可能……这不可能……秦妙戈已经死了……死了……”李莞淸嘴里喃喃地念叨。

贴身宫女芳竹小心地提醒,“娘娘,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奴婢参见皇上,惊扰了皇上,奴婢该死!”于妙妙跪在了地上,诚惶诚恐。

李莞淸平复了一下心情,带着笑意走了过来,“皇上,您真的认错人了,她怎么会是秦妙戈呢!”

楚君琰没有理会李莞淸,只是冷冷地开口,“扬州刺史之女于妙妙,从即日起,被封为秒贵人。”

李莞淸顿时愣怔了,这一刚来,就封为贵人,而且只是一个小小的刺史之女,这未免太不合规矩了!

“皇上……”李莞淸还想说什么,楚君琰已经离去了。

……

长乐宫。

噼里啪啦的声音传来,李莞淸将面前所有能砸的东西都给砸了。

“芳竹,查清楚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人和秦妙戈长得如此相像,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李莞淸厉声问道。

“皇贵妃,查清楚了,那的确是扬州刺史之女,年方十六,而且看她的样子,也是刚刚出闺阁的,怎么可能是死去的秦妙戈呢!”

秦妙戈今年至少也二十多了吧!

李莞淸的心里,这才放心了下来。

她今天见到于妙妙的时候,她的模样非常的稚嫩,若她是秦妙戈的话,她的皮肤她面容看起来,不会是十六岁,至少也是二十出头了。

“娘娘,皇上今天晚上召妙贵人侍寝!”这时候,有太监进来禀报。

“啊!”李莞淸嚎叫了一声,发泄着心中极度的不满,果然,楚君琰终于忍不住了。

“妙贵人!妙贵人!偏偏名字也是和秦妙戈一样,有一个妙字,皇上他把于妙妙当成了秦妙戈的替身了!”李莞淸紧紧地篡紧手指,护甲刺入了掌心的肉里面,也浑然不觉的疼。

“娘娘,或许您想多了,就算和秦妙戈长得酷似又怎样?终究她也只是一个替身,等到皇上对她腻了,到时候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

此时,龙泽殿。

楚君琰进来的时候,秦妙戈已经被送到这里了。

她一袭淡绿色轻纱长裙,面若桃花,头发紧紧用简单的发簪挽着,一头青丝如瀑,好像从天上下凡来人间懵懂的仙女一般。

眼神里面非常的纯净、清澈,充满了天真的模样。

楚君琰顿时看的入迷了,这和当初他见到的秦妙戈,不是一模一样的吗?

初识秦妙戈的时候,她的眼神就是如此的干净清澈,可是后来,这样干净清澈的眼神,充满了对他的怨恨,再也找不到了。

“皇上。”于妙妙微微作揖,低着头,有着二八年华小姑娘的羞涩。

“不用多礼,你都会一些什么才艺?”楚君琰坐到了榻上,打量着站在面前的她。

“臣妾的母亲是妾室所出,没有像姐姐她们一样多才多艺,就会弹琴。”

“你会弹箜篌吗?”

“略懂一点。”

随后,楚君琰让人拿来了箜篌,妙妙坐在凳子上面,轻轻抱着箜篌,然后弹了一曲《箜篌引》。

楚君琰望着她,眼里似乎有什么在动容一般,他的目光,紧紧地锁定在了妙妙身上。

《祸起未央》第13章 去死,秦妙戈

她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的秦妙戈,她宴会上的一曲《箜篌引》,赢得满堂喝彩,无人不称赞,如今他还能想起那个时候的她,是那么的耀眼,闪闪夺目。

一曲完毕,楚君琰忽然间回神,抓住了妙妙的手,厉声盯着她,“秦妙戈!”

“皇上……臣妾……臣妾不是秦妙戈,臣妾是妙妙……你弄疼臣妾了。”妙妙的表情十分害怕和痛苦。

“秦妙戈,朕就知道你没死,你命这么大,你怎么可能死,你不是怨恨朕吗?你现在终于出现了。”

楚君琰激动的抓住妙妙,他疯狂的样子,妙妙吓坏了。

他看到妙妙眼里的害怕紧张和胆小,他终于恢复了理智,松开了她。

妙妙一下子瘫倒在地上,整个人瑟瑟发抖。

都说伴君如伴虎,果然是这样的,她跪在楚君琰的面前,赶紧磕头,“皇上,臣妾技艺不好,惹皇上生气,求皇上处罚!”

她诚惶诚恐的样子,让楚君琰大失所望。

“行了,继续弹,不要停!”楚君琰冷漠地挥了挥手。

妙妙再次回到了位置上面,开始拨动琴弦。

她,终究不是她!

秦妙戈的眼里,只有骄傲坚韧,从来不会有胆怯的眼神。

刚才她弹的《箜篌引》,也是有人授意的吧,满朝文武以及整个后宫都知道,他这些年在思念一个人。

她的所作所为,不是想要故意引起他的主意,想要得到他的宠幸罢了。

而且,妙妙弹箜篌的技艺虽然好,但和当初的秦妙戈比起来,还是差了一大截。

秦妙戈的技艺,无人能敌。

一夜下来,妙妙不解地望着楚君琰,他不宠幸她,偏偏要她弹箜篌,真是令人奇怪。

他的眼神,竟然是如此的悲伤,感觉有些凄凉,一个帝王,竟然也有这样的时候。

天亮了。

楚君琰终于上朝去了,而妙妙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已经全部出血了,手指微微颤抖,心中很是委屈。

顶着一张秦妙戈的脸,注定是要被人攻击的。

李莞淸知道她弹了一个晚上的箜篌,手指差点废掉了,别提有多高兴了。

而其她嫔妃们,也是在偷偷的嘲笑她,昨天晚上还有人羡慕她被宠幸,今天却是这样的场景。

“替身果然就是替身,妙贵人,你以为你顶着那贱人的脸,就可以在宫里面混的风生水起吗?”李莞淸讽刺地说道。

李莞淸找了一些借口,给了妙妙几个耳光,然后惩罚了她一下才放她走。

一整天下来,妙妙遍体鳞伤。

“娘娘,奴婢就说嘛,那刚出阁的小姑娘,怎么可能是您的对手,您看,今天你给她的下马威,一定让她晚上睡不着叫了,今天晚上,皇上就没有召见她,显然是腻了。”

芳竹一边给李莞淸卸下头上的珠钗,一边巴结。

“哼!本宫捏死她,就好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看到那贱人的脸,我这心里就不好受,人都已经死了,居然出现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来,那些大臣为了讨好皇上,还真的是什么人都找的出来。”李莞淸说着,又忽然间问道:“皇上今天晚上还是去了未央宫吗?”

“恩。”芳竹小声地应了一声。

李莞淸刚才的喜悦没有了,顿时叹了一口气,“算了,左右她也是个死人,耍不了什么花样的,就让他陪一个死人吧!总比后宫那些莺莺燕燕来的好。”

芳竹伺候好了李莞淸也退下去外面守夜了。

这时候,忽然间一阵大风袭来,吹来了窗子,将里面的纱幔给卷起来了。

李莞淸一下子惊醒了,“芳竹……芳竹……”

她的目光看见窗子外面,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披着头发,两只眼睛在流红色的血。

“还我眼睛……还我眼睛……”幽幽的声音传来,李莞淸的瞳孔不断放大。

“啊!!救命啊!秦妙戈,你不要过来!不要!”李莞淸抱着被子,在床上不断地发抖。

那个白色的身影,一直盯着她,血不断地流啊流,看上去恐怖极了。

“秦妙戈你去死,你去死啊,不要过来!挖你眼睛的人不是我,是皇上……”

“娘娘……娘娘……”芳竹等人进来,看见李莞淸这副样子,顿时惊慌了。

“滚!别碰我!不要过来!”

“娘娘,是奴婢芳竹啊!”

李莞淸这才看了看,身边的人,都是自己熟悉的,她惊慌地看了看窗外,然而,这时候什么都没有。

“刚才……刚才我看见秦妙戈了,她来找我报仇,她的眼睛一直在流红色的血……”李莞淸抓着芳竹的手说。

“娘娘,您应该是做噩梦了,秦妙戈已经死了,她不可能出现的。”

“我看见了,就在窗外!”

芳竹这时候过去,将窗户给关严实了,“娘娘,都是手下的人办事不利,窗户没有关紧,今天晚上起大风了,惊扰了娘娘。”

“不行,本宫不相信会有这么凑巧的事情,说不定是妙贵人做的!立马去采薇阁!”

妙妙还在睡觉,就被人给拖出去了,她害怕地望着李莞淸,“臣妾给皇贵妃娘娘请安,不知道皇贵妃深夜到此……”

啪!

妙妙的话还没有说完,李莞淸狠狠地给了她一巴掌,“小贱人,你说,是不是你出来装鬼吓人的!”

妙妙的脸上,五个手指印立马呈现,“皇贵妃,臣妾今晚没有离开过采薇阁啊!臣妾冤枉!”

李莞淸伸手掐住了妙妙的下颌,她的护甲深深地陷入了妙妙的肉里面,扎得人非常的疼。

“冤枉?除了你还会有谁和秦妙戈长得相似!或者说,你就是秦妙戈!你别装了!”

“贵妃娘娘,臣妾不知道什么秦妙戈啊,臣妾是于妙妙。”

“秦妙戈,你以前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现在居然变得如此的卑微,你真是让本宫太看不起你了,还承认是吧,本宫对你太熟悉了,你就是秦妙戈!”不然的话,怎么偏偏出现了鬼吓她呢!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贵妃娘娘认定臣妾是秦妙戈,臣妾无言以对。”

“来人,给我打!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李莞淸重重地松开了妙妙。

《祸起未央》第14章 封后,一步之遥

然后芳竹带人,狠狠地打着妙妙的耳光,没有人敢上前为妙妙讲话,在这宫里,大家都知道李莞淸的势力。

虽然这次李莞淸带人将妙妙打了一顿,可是她隔三差五的,还是会看见秦妙戈的鬼魂,顿时,惹得宫里面的人热议。

楚君琰呆在未央宫,轻轻地抚摸着棺材,眼里尽是落寞。

“大家都说,你的鬼魂回来了,真的是你回来了吗?妙戈,为什么你回来了,不来找朕索命呢!为什么!你应该来找朕的。”楚君琰喃喃自语。

而这时候,高GG进来了。

“启禀皇上,皇贵妃又带人将妙贵人给折磨了一番。”

“那妙贵人可有什么反应?”

“妙贵人柔柔弱弱的,哪里敢反抗请皇贵妃啊,现在躺在床上起不来呢。”高GG说着,悄悄地观察了一下楚君琰的脸色。

楚君琰叹了一口气,“妙戈是不会这样的……对吗?她不是妙戈。”喃喃自语,又好像是在和棺材里面的人对话一样。

……

采薇阁。

妙妙躺在床上,身边连一个宫女也没有,大约是因为她失宠了,皇上不再召见她。

而李莞淸时不时的来欺负她,宫里面都是拜高踩低的,谁还会在乎她一个失宠落魄的人呢!对她好,就是和李莞淸作对。

她挣扎着从床上起来,准备去倒一杯水喝,采薇阁的吃食不好,她现在越来越瘦弱了。

刚刚端着茶盅,这时候,她听到外面有人在议论。

“你们听说了吗?皇贵妃马上要封后了,据说今天朝堂之上,以大将军李达为首的大臣,一直劝说皇上立后,如今皇上已经决定立后了,一个月之后,就是封后大典了。”

“对啊,我看见尚衣局的人都在紧张准备缝制封后的衣服呢!自从那位死了以后,皇上这些年对皇贵妃可好了,这立后是早晚的事情。”

“要是我能去长乐宫伺候就好了,到时候,也是皇后宫里的人了,可威风了,哪儿像现在,守着一个没有宠爱的贵人,一辈子出不了头。”

啪!

妙妙手里的茶盅,一下子落到了地上,心里面忽然间疼了一下。

……

一个月以后,就是李莞淸的封后大典了,只要完成了这个仪式,李莞淸就是真正的皇后了。

今天的她,一身华服逶迤拖地,上面用金丝线绣成的凤凰栩栩如生,展翅欲飞,头戴凤冠,鸽子蛋大的宝石在上面煜煜生辉。

“恭喜皇后娘娘,终于得偿所愿了。”芳竹一边给她整理,一边奉承。

“好了,等完成了封后大典,你们一个个的全部都有赏!”李莞淸眼里的笑意,掩盖不住。

三年了,她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来人,把那只步摇拿过来给娘娘戴上!”芳竹吩咐宫人。

啪!

忽然间,步摇落到了地上,上面用金子打造的凤凰顿时折断了一根翅膀,宫女赶紧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大胆!你居然敢损坏皇后娘娘的步摇!”

顿时,长乐宫的人齐齐跪下,诚惶诚恐,在这好日子里面,出现了这样不好的兆头,实在是该死!

宫女在地上不断地磕头求饶,额头都磕出血来了。

“来人,拉出去,杖毙!”李莞淸篡紧了手指,眼神一片狠辣。

她的心里莫名的开始有些慌张了,偏偏在这个时候,居然出现这样的情况,怕不是什么好兆头。

封后大典即将开始,满朝文武已经后宫嫔妃都已经在等待了。

李莞淸穿着一身华服,在软软的红地毯上面,慢慢地走向了楚君琰。

楚君琰向她伸出手,李莞淸的脸上,尽是幸福的笑意,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完成各种礼制以后,太监开始要宣读诏书还有颁布皇后的封印册子等等。

太监拿着圣旨,刚刚要宣读的时候,顿时,有侍卫过来禀告,“皇上,不好了,未央宫突然间失火了!”

楚君琰的神色,顿时变得慌张起来,他立马松开了李莞淸的手,直接往未央宫的方向去了。

“皇上!”李莞淸不敢相信地喊道,眼里含着泪水,头上的凤冠摇摇欲坠,她差点没有站稳。

未央宫失火,这宫里面的人自然会去救的,为什么要在封后大典弃她而去,这诏书没有宣读,封印和册子还没有授予,她就还不算是真正的皇后!

这对于李莞淸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距离她皇后之位,只有一步之遥啊!

大臣们开始放纷纷议论,可是谁也没有办法阻止楚君琰,他们都知道,楚君琰重视未央宫,把未央宫看的跟自己的命似的。

今日艳阳高空,未央宫很快被大火吞噬了,楚君琰赶到的时候,里面该烧的都已经烧得差不多了。

未央宫已成为了一片废墟,遍地狼藉。

楚君琰直接冲了进去,大殿里面的棺材已经被烧毁了,里面的画卷和书籍,都化为了一堆灰烬。

“啊!!!!”楚君琰撕心裂肺地喊叫了一声。

对于他来说仿佛晴天霹雳一般,什么都没有了!

“皇上,皇上您保重龙体啊!”高GG十分的担心。

噗!

楚君琰忽然间吐了一口血,然后晕了过去。

李莞淸的封后大典,成为了后宫的一个笑话,李莞淸颜面尽失,回去以后,将长乐宫里面能够砸的东西全部都砸了。

“娘娘,您别生气了,我相信皇上会补偿您的。”芳竹一脸愁苦。

好好的喜事儿,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皇上他人呢!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安抚本宫!”李莞淸像个疯子一样抓住芳竹问道。

“娘娘,皇上看见未央宫被毁了,顿时气得吐了一口血,现在太医院正在给皇上治疗呢!”

“毁了!毁了好啊,以后他就永远不会去那个地方了,关于秦妙戈的东西,都没了,早就该烧了,可是……可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李莞淸说着说着,忽然间又哭了起来。

未央宫大火,楚君琰大怒,将看守未央宫的侍卫和宫女们统统都处死了。

千千亿的《祸起未央》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祸起未央》就可以了哦~

祸起未央同类型小说

作者叫阿霜的小说叫什么-爱未尽心微凉全文免费阅读

《爱未尽心微凉》是阿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薛凉凉徐景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孤儿,他是娱乐圈第一影视帝国的总裁。她有未婚夫,他也有指腹为婚的未婚妻。她为了复仇,他为了自由,所以他们结合在一起。她要让那对贱人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她也要让所有人都真正认可她。面对无数的情敌和难缠的婆家人,她用机智和成就化解。就在他们的爱情渐渐滋生时,一场蓄谋已久的阴谋将他们分开,误会一重接着一重,他们还能否破镜重圆?在重重事件推进下,她也发现原来自己的身份没那么简单

小说名称:爱未尽心微凉

完整版《都市第一巨富》在线精彩免费阅读全章节

由呆呆笨笨男精心创作主角苏牧野方佳怡的都市情感小说《都市第一巨富》,完整版《都市第一巨富》在线免费阅读,精彩章节简介:林叶曾经有个有钱的爹,可自从他爹出事之后,他饱受人间冷暖,沦为人人嫌弃的穷人。但是生活很快就告诉他不要怕,因为他娘比他爹更有钱!

小说名称:都市第一巨富

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阅读,总裁豪门小说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全部免费阅读,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莫离小说在线阅读最新章节。我一直想问你一句,在你眼里,是不是以为复制品都是没有心的?莫离伤心至极,望向某个面无表情的男人。她生来为复制,生死全凭他的一句话,为了活下去,她

小说名称:勾夫三十六计冷情妖妻是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