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瑾宸唐熙月主角小说《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结局无删节-涵瑄

  • 时间:
  •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作者涵瑄
  •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小说源于:WXB

宫瑾宸唐熙月主角小说《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结局无删节-涵瑄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小说在线阅读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全文免费阅读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11章宫家的人都应该死

“我叫宫瑾煵,你可以叫我一声宫叔叔。”他带着宠溺的微笑,用手轻抚着他的小脑袋。

“宫瑾煵?你跟我爹地宫瑾宸的名字,只相差一个字,你跟我爹地有什么关系吗?”

闻言,宫瑾煵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这几年中,他有想过,这个孩子可能是宫瑾宸的,可是一直都没有听唐熙月亲口说过。

一年多前进入唐家,这个小家伙比现在矮小一点,当时他正坐在院子里,拿着画笔画着一幅漫画。

他只跟唐熙月聊了几句,完全没有机会,跟他讲一句话。

直到现在当时小家伙,冲着他回眸的天真一眼,在他的记忆里依旧如同昨天一般。

“宫瑾宸是你的爹地?谁告诉你的?”半晌,他才淡漠的询问一句。

“是啊,他是我的爹地。”小家伙见他还没有回答他,又接着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我是你爹地的亲哥哥。”

“我爹地叫宫瑾宸,自然是我妈咪告诉我的呀。”宫亦悔这才回答他的问题。

“你姓宫……为什么你叫亦悔?”宫瑾煵在问这话的时候,心里哽咽得有些难受。

明明自己有了答案,却还忍不住想要问问这个小家伙。

“因为我是我爹地的儿子,当然得跟着他姓。妈咪说以前做错了一件事,那是关于对爹地的,为了表示对爹地的歉意,她特别的后悔,就给我取了这个名字。”宫亦悔解释得特别清楚。

宫瑾煵仔细看着小家伙,他的一言一行,脸上说话的表情,都如同是宫瑾宸的翻版。若说他不是宫瑾宸的孩子,怎么可能呢?

“亦悔……”楼上唐熙月在唐嫂的搀扶下,拖着粉色的拖鞋,缓慢的下楼。

她的身上换了一套米色的家居服长裙,虽然脸上的妆,全部都洗掉了,不过她本身就长得漂亮。再加上那头有些邋遢的长发,做过精心的打理,再也不是一年前,宫瑾煵看到的那么颓废不堪了。

“妈咪。”宫亦悔跑到唐熙月的跟前,拉着她的手。“妈咪的手怎么那么凉?”

“外面在下雨,妈咪回来的时候太冷了,洗了一个热水澡,这会儿手都还有点冷呢。”她对着宝贝儿子,宠溺的说道。

“那我帮妈咪呼呼,那样就不冷了。”小家伙握着她的手,放在嘴唇边哈着热气。

唐熙月心里真是庆幸,还好有林康照顾她,不然的话,让小家伙刚刚看到她回来的一幕,肯定伤心死了。

她拉着宫亦悔走到客厅里的沙发上坐下来,直接把他搂在自己的怀里。

“你怎么来了?”唐熙月对还愣站在那里,衣服湿了一半的宫瑾煵询问道。

一年前她冷酷的将他赶走唐家,就是不希望让他,看到她变得那么颓废,仓皇度日的样子。

唐熙月见宫瑾煵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宫亦悔的脸上,这才小声的对宝贝儿子说:“你先去书房呆一会儿,妈咪等一下来陪你好吗?”

“嗯。”他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宫亦悔走后,宫瑾煵才询问她:“他真的是宫瑾宸的儿子?”

这个问题一年多前,他在发现这个孩子的时候,他就已经问过了,只是没有得到她的答案。

“除了他,你以为我还会为谁生孩子?”她抬头正视着他,哽咽的回答。“汪仁杰吗?”这个名字她是带着讽刺说出来的。

当初为了让宫瑾宸死心离开她,再也不要来找她了,她故意跟宫瑾宸最讨厌的一个男人在一起,还说她怀了汪仁杰的孩子。

那只是一个借口,一句搪塞宫瑾宸的话罢了。可是宫瑾煵他也听到过,所以才忍不住往那个男人身上去想。

“熙月,你见过他了吗?”他不在继续周旋着,孩子这个问题。“你是因为他回来了,所以今天才会离开唐家的吗?”

“是,我见过他了。”她并不否认,目光落在他的脸上,那股阴鸷之光,如同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深深的戳在他的胸膛。

他知道她恨他,确切的说,她恨整个宫家的人,除了宫瑾宸之外。如果不是宫家的人,没有好好的照顾他,保护他。当初他又怎么会出车祸,失踪了整整五年。

但凡宫家人对他好一点,压制外界的人,不许他是私生子,他也不会活得那么痛苦。

当然,她最恨的是自己。他的‘死’她一直都在自责,无休止的怨恨自己,向他的‘英灵’忏悔。

“你告诉他亦悔的事情了?想必他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吧?”她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跟宫瑾宸在一起。

宫瑾煵很期盼宫瑾宸回来,但又害怕他回来。两种心理让他十分的煎熬。

宫瑾宸回来了,唐熙月活过来了。宫瑾宸死了,唐熙月即便是活着的,那也跟‘死人’,没有什么区别。

“是,我什么都告诉他了……”唐熙月欲言又止,那正视着宫瑾煵的眸子,眼眶里包含着的泪水,刹那间滑落脸颊。“可他把我狠心的推开,他叫我唐小姐,他不认识自己有儿子。他让我……让我滚……”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你可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因为你们宫家当初让他去出差,让他‘死’在了那场车祸里。以前的宫瑾宸,因为那场车祸死了,他已经不认得我了。

你们有错,你们宫家的人都应该死。而我……我唐熙月也是将他推入地狱的魔鬼。呜……”

她趴在沙发边,纵使心里再懊悔,那也无法挽回五年前的过错。

半晌,她的情绪缓和了很多,才抬头对他说:“如果你是来看我的,那么你看到了,我还没有死。若是你来找宫瑾宸的,他不在这里。

他没有死,他好端端的活着。他心里的恨与痛,也无需我来为他抱不平。想必他自己会亲自‘处理’。”

她口中的那个‘处理’,并不是一般的处理,而是很有可能,宫瑾宸装作不认识他,他突然回到丰城,却又不回宫家,他回来报复他们的。

不管他做什么,她都会欣然接受的,因为……这是她欠他的。

“小姐,你不要太过激动了,当心自己的身体。”唐嫂上前安慰着唐熙月,又对宫瑾煵说:“三少,你还是回去吧。小姐自从生了亦悔小少爷后,身体就一直不好,你又何必非要让她伤心呢?”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12章亦悔去找爹地

宫瑾煵还想说什么,只见坐在沙发上的唐熙月,脸色显得十分苍白,病态明显,也不好再继续呆下去,这才转身离开。

唐熙月患有脑癌,宫瑾煵全然不知,毕竟宫瑾宸失踪之后,她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唐家大门。

她有病,她生了一个儿子,这都只有宅子里的人知道。而负责宅子里的佣人,全部都是唐嫂的亲信,谁也不敢轻意透露出去。

唐熙月来到书房陪宫亦悔,小家伙询问了一些,关于今天她去外面见宫瑾宸的一些事。唐熙月自然不会,全部都告诉他,只说了一些宫瑾宸,可能一时之间,还不肯原谅他的话。

宫亦悔是一个极其擅长,窥探人心思的孩子,尤其是对唐熙月,而且还特别的敏感。

对于唐熙月的话,他也只能相信一半,不信一半。

晚上用餐的时候,唐熙月比昨天吃得还要少,几乎只是喝了一些炖汤,就说自己吃饱了。

小家伙多劝两句,她就直接说在外面,吃了一些东西才回家的。

夜里宫亦悔想照顾唐熙月,所以就缠着她,要跟她一起睡觉。小女人没有拒绝,还温柔的给他讲故意。

“小白兔特别的听话,最后就跟着它的妈妈回……亦悔……”唐熙月发现怀里的小家伙,已经睡着了。这才放下手中的故事书,将搂着他身体的手抽出来,把被子盖好在他的身上。

柔和的卧室灯光中,唐熙月宠溺的打量着,安睡的小家伙,俯身轻轻的吻着他的脸颊。希望接下来的日子,不会像过去的五年,生活得那么灰暗了。

她关掉卧室里的灯,环抱着怀里的小家伙,与他一起安睡。

宫亦悔根本就没有睡觉,在唐熙月睡着后,他小心翼翼的起床。然后到旁边那个床头柜子,把其中的一个抽屉打开,拿出里面放着的一张,关于宫瑾宸的住址。

那住址是林康交给唐熙月的,她没有处理,还直接放在了抽屉中。晚上唐熙月放自己的药时,小家伙意外看到的。

小家伙盘腿坐在地上,通过窗户外面的月光,可以隐约看清楚,那住址具体的字。

宫亦悔的记忆力很好,之前还被一个家庭老师夸奖,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虽然有点太夸张了,不过他是真的厉害。

在书房里的时候,唐熙月对他说,虎毒不食子,不管怎样,就算宫瑾宸再狠心,他也不会真的不认他这个儿子。

想到这话,宫亦悔就想亲自去会一会,宫瑾宸那个爹地。如果他真的是一个绝情的男人,那么他也没有必要,让自己的妈咪去留恋。

要是像他妈咪讲的那种,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人,他就把他挽回来,让他跟他和妈咪一起居住。

宫亦悔想了一个,暂时可以不让唐熙月,知道他已经离开唐家的办法。

他写了一张纸条,大概的意思,就是他早餐只想喝牛奶,他已经自行解决了。今天会在书房里,看一本外国老师,上周给他带来的法文书籍,因为还得翻译,所以花的时间就要长一些,他不希望有人打扰。他会把门给反锁住。

早上唐熙月起床,就不见宫亦悔,只有那么一张纸条在床头。小家伙看书的时候,确实很讨厌别人打扰,这是他的一个习惯。所以唐熙月就真的以为,他是在书房里面。还吩咐佣人不要去吵闹他。

然而,这个时间段的宫亦悔,早就已经坐在出租车上,前去宫瑾宸的住处了。

背着小背包的宫亦悔,站在地址上那栋别墅的门口,抬头张望了一下。当他伸手想要按门铃的时候,突然犹豫了,还是像从唐家出来一样,直接从铁艺大门的缝隙进入就好。

铁艺大门的缝隙,一般瘦小一点的小孩儿,都能够进去。大人肯定是不行的。

在走到院子里的时候,看着那两棵腊梅花,他随手折了一枝拿在手里。蹦蹦跳跳仿佛进入自家门一样方便自如。

“嘭”的一声,院子里的一个女佣,正端一盆水打扫玻璃,突然看到个小家伙,出现在自己的眼前,惊得手中端着的盆子,直接掉在了地上。

“管……管家。”女佣惊叫一声。

“什么事大清早的嚷嚷没完?要是被少爷听到,小心你的薪水。”

“他……”女佣指着对面的小不点。

“爷爷你好。”宫亦悔礼貌的对着管家,行了行礼。

“你……你谁家的小孩儿,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居然闯进这里。走走走,赶紧跟我出去。”管家攥着宫亦悔的手臂,不悦的呵斥着。

“我是来找你家少爷的,你别拉着我,放开我……”宫亦悔可比管家的身体灵活了,他巧妙的躲开了他。转身就往别墅里面跑去。

“快,抓住他……”管家吩咐着客厅里面的佣人。

宫亦悔只是想见见宫瑾宸而已,并没有想来这里闹。可是那些佣人,却把他像过街老鼠一样赶。他为了自保,只好抓着什么东西,就朝着他们仍去。

几分钟的时间,客厅里就被弄成了一片狼藉。

宫瑾宸昨天晚上,根本就不在家。这会儿迈进客厅,里面鸡飞狗跳的一幕,令他那双深邃的眸子,顿时眯缝了起来。

“少爷……”家里的佣人齐刷刷的,全部都到他的跟前去,恭敬且又畏惧的行礼。

“少爷,这小孩儿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孩子,早上偷跑到别墅,我正命人把他赶出去呢。”管家向宫瑾宸报告。

宫亦悔站在桌子上,左手拿着一个杯子,右手拿着一个花瓶,正准备朝地上砸下去,见宫瑾宸的出现,这才忍了下来。

这小孩儿是机场里的那个孩子,是唐熙月口中讲的,他的亲生骨肉。

“全部都退下。”他冷声命令他们。

对唐熙月可以无情,可是对于一个这么小的孩子,他还没有必要,用商场上的那种手段。

宫瑾宸走到对面的沙发前,将沙发上的套子拉扯下来,上面的脏东西,随即也掉落在地。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13章你就是我爹地

他脱下身上的西装外套,仍在沙发的一边,然后优雅的坐在沙发里。

“你是来找我的?”他盯着依旧站在桌子上,还没有下来的小家伙说道。“打算一直站在桌子上跟我‘对视’吗?”

“哐铛”一声,宫亦悔将手中的东西,仍在地板上。管它是碎还是坏。然后跳下去,把地板上自己从院子里,折的那一枝腊梅花枝捡起来。

“对啊。”小家伙回答的同时,拍了拍身上的灰。

“为何来找我?是那个女人让你来找我的?”他连续问了两个问题。

“因为你是我爹地宫瑾宸,旁人还请不动我的大驾呢。我妈咪并不知道,我来这里了。所以,咱们就长话短说,也不用罗哩吧嗦的。”宫亦悔把手中的腊梅花枝,插放在地上的一个未碎的瓶子里。

小家伙的举动,让宫瑾宸不由得想起了,昨天晚上那个女人,在包间里说的,他院子里栽种的那两棵腊梅树,是特意为她而种植。

他只是在潜意识里,喜欢那种花而已。就让管家种了两棵,跟那个女人没有任何关系。

“……”宫瑾宸没有立刻接上话,而是略微显得有些疲惫的,将衬衫领口上的领带拉松,然后解开两颗衬衫扣子,让自己透透气。

忙了一夜,他这会儿有些累。

“你明明就是我的爹地,你为什么不承认?难道当年对我妈咪做出的事,你不想负责任吗?真是个负心汉。

我妈咪对你一直心心念念,你却如此辜负于她,你实在太不是男人了。”宫亦悔的言辞,听起来十分成熟,一点都不像是一个几岁的孩子,能够讲出来的。

宫瑾宸听着这话,微微蹙了蹙眉,怕是唐熙月那个女人,平日里没少教这孩子这些。

天底下有那么多男人,她又何必非要纠缠着他呢?他哪里来的,这么大的一个儿子?真当他宫瑾宸还像五年前那么好欺负吗?

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在他这里来认亲。

“第一,我不是你的爹地。第二,我也不是你口中,所指的负心汉。所以不要在我面前讲这种话。

你妈咪是谁,我压根就不认识,你是谁的儿子,我也不知道。你跟我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你以后也不要再出现到这里来了。

今天我就念你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的份上,就不对你的家长,追究私闯民宅,损坏这中财物的事。”末了,他又不悦的附加一句。“你赶紧走吧。”

“可我妈咪说了,你就是我的爹地,她不会欺骗我。在我家里到处都有你的画像,那是我和妈咪一起画出来的。

你的样子早就深深的刻在了我的脑海里,你可以不承认,但你我的身上流着同样的血,那是你永远都无法改变的。

我妈咪说之前是她对不起你。现在你对她做什么,她都无怨无悔,全当那是报应。

可就算是这样,我妈咪也对你忏悔了五年,你还想要怎样?

就连我的名字,都带着对你的悔意,你还不能满足吗?”

宫亦悔今天到这里来,并不是真的想来认亲,而是他受不了,自己的妈咪为了他,而如此的伤心难过。

但凡能够让妈咪开心,他都会尽全力去做。

“你叫什么名字?”半晌,他才问出一声。

他隐约记得那个女人,对他说过他的名字,他叫宫亦悔吧。

“我叫宫亦悔,我是跟你姓的。‘亦悔’就是心里已经知道错了,会懂得悔改的意思。”这个名字的解释,是之前唐熙月告诉他的。

小家伙讲的话,对于此时的宫瑾宸来说,没有一点感觉。只有淡淡的同情。

就好像眼前的小家伙,跟他拥有差不多的命运。他是宫家的私生子,被别人骂得臭名远扬。

而他没有爸爸,一旦在外界被曝光,即便他是唐家继承人唐熙月的儿子,那也会背负着‘私生子’的臭名。

“你妈咪可能忏悔错了人,我根本就不知道,你和她讲的那个人是谁。此‘宫瑾宸’非彼宫瑾宸。”宫瑾宸的声音放缓和了很多,深知这孩子,可能是迫切想要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所以才会如此。

他从沙发上蹭起身来,慢步走近小家伙的跟前。伸出温热的大手掌,轻抚着他脑袋上乌黑的头发。

“……”宫亦悔没有说话,本能的抬头,乌黑水灵的大眼睛,与他四目相对。

“我不是你的爹地,你找错人了。”他又低沉着嗓音,从口中对他说出一句。

这声音虽然不大,可其中的冷漠,却让小家伙的心,顿时给凉透了。

他眨巴着乌黑眼睛,豆大的泪水,悄悄的沿着眼眶流出来。即便他不用说话,光是这一抹眼神,就足以触动人的心弦。

宫亦悔四岁多,却比同年龄的孩子,还要矮小瘦弱一些,只因他是一个早产儿,再加上母亲患有严重的脑癌,能把他保住就已经算是奇迹了。

他的脸蛋因为刚刚乱砸东西,弄得有点脏。个子本就弱小的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短袖体恤,下面是蓝色的牛仔背背裤,同一双黑色的小皮鞋。一看这打扮,就是出自富家小少爷。

“你要怎样才可以承认,你是我的爹地呀?”宫亦悔一改之前,那股儿子来找老爸讨债的口吻,变得软软的。还带着伤心的哭腔,他一抿嘴唇,眼泪又流出来了。“我妈咪一直都在等你,她很想你。她为了你真的做了很多。你就不能原谅她吗?

我妈咪有很多的钱,她是唐家的继承人,你跟她在一起,一定会有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难道你假装跟我妈咪好都不行吗?

妈咪的身体不好,需要长年以药为生。我希望她未来的生活,都能够好好的。你帮帮我好不好?”

他不乞求他做自己的爹地了,只想他去陪陪自己的妈咪,让她开心一下。

“爹地是不能乱认的,而跟女人好,那也是不能乱来的。”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14章亦悔不见了

宫瑾宸蹲下身来,颀长的上身差不多跟小家伙一样高。“既然你妈咪是唐家的继承人,又还那么的有钱,她若缺男人的话,你可以利用唐家的钱,去帮你妈咪找。

我不缺钱,我也不缺女人。因为我有自己喜欢的女人。”

“呜……”小家伙这会儿直接哭出了声来。“你不仅是负心汉,你还背着妈咪在外面找女人?呜哇……”

“……”宫瑾宸感觉自己跟他,完全说不通。“我让管家送你回去。”他站起身来,耐着性子对他说道。

“那个女人是谁?她有我妈咪漂亮吗?有我妈咪对你好吗?”他吸了吸鼻子,怕被宫瑾宸这家伙赶出去,就没有机会再询问了。“我不信你有女人了。”在他没有回答之前,小家伙又附加一句。

唐熙月在他脑海里,灌输的关于爹地的一切,实在是太过美好,所以即便他现在把自己说得像个人渣,他也不会全部都相信。

“爹地,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所以才不愿意与我和妈咪相认的啊?”他攥着宫瑾宸的手,不停的摇晃。“在机场里的时候,不是我不愿意叫你,而是你对妈咪的态度,实在是太恶劣了。你怎么能骂妈咪是疯子,说我们是乞丐要饭的呢?”

宫瑾宸从西裤口袋里,拿出自己的钱包,将里面夹搭着的一张他与一个女人,极其亲密的照片给小家伙看。

“她……她就是你的那个女人吗?”宫亦悔吸着鼻子,哭得更加伤心。“你真的要为了她,不要我和妈咪了吗?”

“管家……”他大声的叫喊起来。

“少爷。”管家从外面小跑进来。

“把他送回唐家。”他冷酷的命令管家。

“我不要回去,如果你不跟我回去,我是不会回去的。我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把你带回唐家的,你应该跟我和妈咪一起居住……爹地,你不要赶我走……我是你的儿子……”

宫亦悔被管家强行抱起来,往门外走去。

“走吧,以后别来这里乱认亲,我家少爷还没有结婚呢,怎么可能跟你的妈咪生下你啊。”管家不悦的呵斥着宫亦悔。

小家伙的哭嚷声,越来越小声。最后一点都听不见。

宫瑾宸突然感觉自己的脑袋,晕得不行。手下意识的支撑在桌子上,垂头间,目光落在了,地上花瓶中,插着的那枝腊梅花上。

他本能的将花枝捡起,放在自己的鼻翼前,深深的嗅着那股幽香的味道。似乎头晕得没有刚刚厉害了。

刚一回丰城,就遇到这种麻烦鬼缠身,早知道会这样,就先让叶净临解决好这里的事,他才回来好了。

直到中午,唐熙月都没有去打扰,在书房里的宫亦悔。

唐嫂做好了午餐,唐熙月心疼那个孩子,读书太用功,就让唐嫂把他叫下楼,午饭吃了再学习。这样一来他们才发现,孩子已经不见了。

唐熙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查看了唐家的监控发现孩子,单独一个人离开了家门。她只能给林康打电话,让他安排人去找孩子。她自己也没有闲着,亲自开车出门寻找。

从出生开始,宫亦悔除了唐熙月,带他去了一趟机场,他就从来都没有迈出过唐家一步。

日常的起居用食,全部都有专人照顾,他突然一个人离开唐家,把唐熙月都快急疯了。

“小妍,亦悔有去找你吗?他离开了唐家,他不见了。”唐熙月一边开车,一边给好闺蜜许小妍打电话。“没有吗?那他能去哪里,你赶紧帮我找一下……”

与世隔绝了五年,唐熙月完全想不出,宫亦悔离开唐家会去哪里。唯一可能的是宫瑾宸的别墅。

她把车子停在宫瑾宸的别墅大门口,林康给她查到了,一个别墅里的电话号码。

“我找宫瑾宸。”电话打通时,对方接听的是一个男性的声音,但不是宫瑾宸。

“您是唐小姐吗?如果是的话,就请不要来电话了,我家少爷早有吩咐,拒绝跟你有任何的联系。”管家说完后,准备要挂电话。

“等一下。”她急切的说:“我儿子来你们这里了吗?他不见了。”

“早在两个小时之前,他就已经走了。是我送到唐家大门口的。”管家这一次说完,没有给唐熙月说话的机会,无情的挂掉了电话。

“喂……他没有回去……”她急得差点砸自己的手机,可理智告诉她,她不能这样做。要是林康和小妍找到他,给她打电话打不通就麻烦了。

她自己的儿子,她自然了解。宫亦悔既然真的来过这里,那么他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他肯定还在这附近的。

“亦悔……亦悔你在哪里?”她沿着宫瑾宸的别墅周边,一边叫喊,一边寻找着孩子的踪影。

在巷子里已经僵持了,半个多小时的宫亦悔,一直愣站在那里,面对着前面那条黑色的大野狗。

小家伙全身都脏兮兮的,手中抱着自己的小背包,吓得全身都在颤抖。

“呼哈呼哈……”那条大野狗伸长着舌头,一脸凶神恶煞的盯着宫亦悔,口中还散发着,随时都会向他,再次进攻的愤怒之音。

“你……你别过来……呜……妈咪,救救我……”小家伙不敢叫大声了,只是在嘴巴里呜咽着。

他身上的蓝色牛仔裤,已经被大野狗刚刚扑过来的时候,咬下了一块。膝盖上还在流血呢。

宫瑾宸的管家担心,他还会回去,从铁艺大门挤进去,就让佣人在门口守着。所以他只好跑到别墅的后面,想找个侧门进去。不曾想到了这里,就被野狗给盯上了。

大野狗可能与他,僵持的时间,实在是太长,已经没有耐心了。索性一步一步的朝着他迈过去。

“不要过来……你走开……救命啊……”他下意识的大叫一声。“呜……妈咪……”他吓得撕心裂肺的哭喊。“妈咪你在哪里,救救我啊……亦悔害怕……”

“汪,嗷……”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15章你居然找警察来取证

宫亦悔用手护着自己的脑袋,紧接着耳边,传来一声巨大“嘭”的一声,继而是野狗的呜鸣。

“滚开。”男人叫骂着那条野狗,快步奔跑到宫亦悔的身边,把他给抱起来。

小家伙已经吓得晕了过去。

“亦悔……孩子……”宫瑾煵大声的叫喊起来。

刚走到巷子口的唐熙月,就听到了宫瑾煵的声音。

“亦悔……”她看着他的怀里,抱着自己的儿子,小家伙的膝盖上还受伤了,担心得哭了起来。“亦悔他怎么了?”

旁边那条野狗正一拐一拐的逃离这里。

“他被野狗伤了,必需尽快送到医院里去。像那种野狗肯定是没有打疫苗的。当心孩子会被传染。”宫瑾煵急切的对她解释。

“好,送去医院……”

唐熙月奔跑到外面,把自己的车子开过来,与宫瑾煵一起将小家伙,送到附近最近的一家医院。

宫瑾煵查到宫瑾宸的地址,特意来这里找他,可是别墅的佣人,却不愿意为他开门,他和宫亦悔想到一块儿去了,想通过其他的途径进去,就在这个巷子里,意外发现了他。

医生对他的身体,进行了一些处理。还打了狂犬病的疫苗,防止疫病感染。

唐熙月守护在宫亦悔的病床边,默默的流着眼泪。虽然宫亦悔的身体,比同年龄的孩子要瘦小一些,可是像这种住院的情况,还是第一次。

看着他脸上的擦伤,以及膝盖上被野狗抓破的地方,她心疼得要死。都是她看护不利,没有提前察觉到小家伙,心里想要做的事,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单独一个人离开唐家。

“别伤心了,医生不是说,孩子只是受了惊吓,睡一觉醒来,就会没事的。”宫瑾煵站在唐熙月的身边,轻声的安慰着她。

“都是我不好,我没有照顾好亦悔,他伤成这样,我难辞其咎……我罪该万死……我害怕他受到一点的伤害,从他出生之后,就不让他离开唐家一步。可是……我这样做到底是在害他?还是在爱他啊?

他根本就不知道,外面世界的凶险。像这种大野狗的出现,他都只在书上看到过,绝对不会想到这样的事情,有一天会发生在他的身上……亦悔,妈咪对不起你……呜……”

她趴在病床边,手一直握着小家伙瘦弱的小手,哭得撕心裂肺,心里带着自责。

宫瑾煵蹲在她的身边,握着她的肩头。正视着她布满泪水的脸蛋,利用手中的纸巾温柔的为她擦拭掉。

“要是让亦悔听到你哭得如此伤心,他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他幽幽的注视着她,心底何尝不心疼她呢?可是那种心疼,他却没有勇气,对她直接表露出来。

“少爷,那个孩子就在这个病房里。”门外叶净临带着宫瑾宸一起来到医院,他为宫瑾宸打开病房的门。

病房里面的一幕,清晰的映入进来的人眼前。

唐熙月听着门口的声音,本能的转身望过去。在看到宫瑾宸的身影时,下意识的从椅子上蹭起身来,拿开宫瑾煵为她擦拭眼泪的手。

“瑾宸……”她的情绪有点激动,呼喊着他的名字。

这一瞬间,仿佛心底所有的担忧,还有心酸,都希望因为有他的出现,他能够护着他们母子,而得到安慰。

宫瑾宸一身墨色西装,颀长的身躯愣站在门口的地方,足以将外面照射进来的阳光,遮挡一大半。

光线中的他,显得格外清冷,脸色也异常的淡漠。

“看来他已经没事了。”宫瑾宸冷漠的说了一句,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瑾宸,你别走……”唐熙月跑过去,拦住他的去路。“我知道你是关心我和亦悔的,你担心他会出事,所以才特意到这里来看他的对吗?你既然那么担忧他,为何不愿意过去看看他呢?

他在巷子里遇到了一条野狗,他伤得不轻,你过去看看他好不好?”

她几乎是在乞求着他,希望他去瞧儿子一眼。

“你以为我是特意来看他的吗?”他将垂在侧身的手,插放在西裤口袋里。目光冷漠的落在小女人,那张布满泪水的脸上。“他一大清早,就闯入我的别墅,把整个客厅里都砸了。我念他是未成年的份上,姑且放过他一马,让管家把他送回唐家。

他却自己又跑回来,还想来我的别墅捣乱。却被野狗咬伤了,还真是自作自受。”他对唐熙月语落之后,又吩咐着病房外面的人。“进来吧。”

唐熙月不明白他的意思,转身只见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走了进来。

“赶紧取证。”叶净临对警察说道。

“取证?取什么证?”唐熙月微微张开嘴巴,因伤心度过,嘴唇都在颤抖。

“唐小姐是吗?宫先生说你儿子私闯民宅,最后是因为自己返回别墅,意外被野狗咬伤的,这与宫先生没有任何关系。我们警方现在取证一下。也希望日后你不要将责任,推向到宫先生的身上。”其中一名警察,公式化的对她解释。

“呵呵……”她紧紧的蹙着眉头,忍不住冷笑起来。然而,她的目光却一直定定的锁住,比她高一个个头的男人。“你是怕我讹上你吗?会通过这样的方法来敲诈你吗?”她的声音突然显得很沙哑,歇斯底里的语气,伤心到了极点。

“难道你不会吗?”宫瑾宸微微眯缝着那双深邃的眸子,对她说话带着无比的轻蔑。

“躺在那里的孩子,他是你的儿子。你竟说我会敲诈你?”她用手指着病床上的小家伙,压抑在心里的痛苦,顿时向他暴发出来。“你身为他的父亲,你来看他有什么不对吗?”

“唐家的继承人,是有妄想症吗?我从一回丰城,你就缠着我。说什么那个孩子是我的儿子,我们俩以前是恋人。

这种冠冕堂皇,只有电视剧里面,才能够写出来的狗血剧情。你用在生活之上,看来你还真是疯得不轻。”宫瑾宸对于眼前的女人,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她对他所做出来的事,实在是让他觉得恶心。

涵瑄的《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就可以了哦~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