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瑄最新小说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宫瑾宸唐熙月精彩在线阅读

  • 时间:
  •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作者涵瑄
  •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小说源于:WXB

涵瑄最新小说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宫瑾宸唐熙月精彩在线阅读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小说在线阅读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全文免费阅读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7章他早已不是曾经宫瑾宸

确切的说,刚好相反吧。”他有点不开心,并不想跟那个男人生活。

一想着他冷漠的样子,他就感到心寒,为自己的妈咪抱不平。妈咪为了等他,和他在唐家与世隔离。天天都让他画他的肖像漫画,还重复一遍又一遍的,讲着他们俩以前的故事。

他真的不觉得,那个男人有多好。

“因为妈咪爱他呀,而他也很爱妈咪。昨天的事情,我知道……”唐熙月心里有些难受,言辞都变得哽咽起来。“温热的手指,将他额前乌黑的刘海,轻轻的抚开。“他的冷漠伤害到了你,可是请你相信妈咪,他肯定不是故意的。

因为在他那里,他肯定是不知道你的存在的。不仅是他。整个丰城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你的存在。

更重要的是,当初是妈咪先伤害他在先,眼下他回来了。装作不认识我,故意对我们母子冷漠,那也是有情可原的。

答应妈咪再给他一次机会好不好?不要生你爹地的气。真的是妈咪对不起他。而不是他对不起妈咪。你四年没有得到过一天的父爱,也都是妈咪不好……”

“妈咪,你不要再说了。”小家伙心疼的打断她的话,扑进她的怀里,用双手紧紧的环抱着她的脖子。“我听你的话,我给他机会。我不生他的气,再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我一定叫他爹地。

就算他不认我,不承认我是他的孩子,我也会叫他爹地的。只要妈咪不要难过。”

“嗯……谢谢亦悔。”唐熙月听着懂事的小家伙,口中讲的这一番话,感动得眸子里,立刻泛起泪水,豆大的泪珠,沿着眼眶滑落脸颊。

唐熙月在安抚好儿子后,才准备离开去找宫瑾宸。

唐家大门口一身黑色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林康,站在银灰色的宾利车前,恭敬的等待着唐熙月。

在她上车后,他才坐入副驾驶位置吩咐司机开车。

“这是关于目前四少的住址。”林康将写着地址的单子,反手交递给唐熙月。“今日宫家发生的事,四少并没有回家。最终宫家的闹剧,也就不了了之。”他向唐熙月报告着,她想知道的一些事情。“在此之前四少一直在维城,担任帝都国际的执行总裁。至于为何四少突然回来,我还不太清楚。”

“帝都国际?那是做什么的?”

唐熙月已经五年,没有在商场上交集过了,所以对于现在的商界,具体是怎样的,是一点都不清楚。

“帝都旗下的产业很广,包括房产,地产,服装,还有旅游业,跟商场酒店之类的。实力不容小觑。

因为唐家的生意,一直都做得很保守,除了跟宾城的路总合作之外,就再也没有其他人。所以,关于帝都的执行总裁到底是谁,我之前也没有注意。

而且,帝都的管理者一直都很神秘,若不是这一次四少突然回丰城,还自报了家门,可能商场至今也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现下高贵尊荣的身份……”

一路上林康都在向她报告,关于宫瑾宸在维城的一些事。可是她听得很乏力。只因都是商界的事情。她现在只想关心他那个人。所以还没有到宫瑾宸住的地方,她就困得睡着了。

昨天晚上一夜她都没有睡好,也只有在这会儿,她感觉自己就快到他身边了,她的心才会得到一些安稳。

“小姐……”

车子停在一栋别墅的大门口,林康犹豫了好久,才准备叫唐熙月。

唐熙月从睡梦中惊醒。

“到了吗?”她感觉脑子有些晕沉,出门的时候,亦悔有担心她吃药,可她还是忘记了。

“嗯。”开着车门的林康,对着她点了点头。

她踏着粉色的高跟鞋迈下车,抬头望着对面的别墅。沿着别墅的围墙,走到大门口去。

别墅不大,只有两层楼高,其中的院子,也是属于那种精致小巧型。不过院子里面的格局,却与她心里想像中的差不多。

一阵微风吹来,淡淡的腊梅花香,沁入心脾。放眼望去,在院子中间的花围中,栽种着两棵还未全谢的腊梅花。

看着腊梅的唐熙月,心里一阵酸涩。乌黑的大眼睛里,顿时泛起了泪光,没想到在他的新房子里,还会栽种着她最喜欢的花。

林康上前按响了门铃,可是好一阵子,都不见有人前来开门。他又连续按了几下。

此时一个中年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请问你们找谁?”中年女人没有立刻为他们开门,只是礼貌的询问。

“我们找宫家的四少宫瑾宸。”林康对她说道。

“不好意思,我家少爷不在家里。请问你们是谁?如果我家少爷回来,我会告诉他一声的。”

“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回答的人是唐熙月本人。“你告诉他,他若不出来见我,我就在这里不离开。有些话我需要当面跟他讲。”

“嗯。”中年女人对她服了服身体,然后朝别墅里面走去。

她知道宫瑾宸一定在家里,只是他不愿意出来见他罢了。他还在生她的气,不愿意认她。

就好像宫老太爷在家里,闹了那样的一出,用自己的‘死’,希望引他回家,他都没有回去一样。

他不仅在生她的气,同样也在气宫家的人。但凡宫家的人,曾经对他好一点。外界也不会有宫家四少‘私生子’这个臭名。

他的生没有选择,而他的身份,他亦然没有选择。但让他生活在那个家里的人,却有义务和责任照顾他,保护他。

宫瑾宸听了佣人的报告,慢步到落地窗户前,撩起一点窗帘,通过窗户可以清晰的看到大门口,与林康愣站在一起的小女人。

别墅的院子很小,所以他卧室离大门口的距离自然很近。近得足以清楚的看到,那个女人具体的长相。

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叶净临昨天说没有查到的那个女人。

女人的打扮,还有穿着,从头到尾都是很精致的那种,与唐家千金大小姐的身份完全相符合。

可是唐熙月这个名字,昨天在机场的时候,他就已经听到过一次了。然而,那个带着孩子出现的女人,却与她判若两人。第7章结束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8章唐家大小姐还没死呢

既是唐家身份最高贵的人,为何会亲自来这里见他呢?

他放下手中握着的窗帘,回坐到刚刚那处沙发上,拿起圆形茶几上的商业报纸,查看最近丰城商场的一些动向。

不知过了多久,佣人再一次来到房间门口,恭敬的报告:“少爷,外面下雨了,可唐家那位小姐,依旧还没有离开。”

叶净临比宫瑾宸提前回到丰城,他说想要压制宫家那几位少爷,如果能够依靠唐家,可能会更快一点。

可是这样的话,他的母亲却并没有对他讲过,并且关于唐家的一个字,都未曾与他提起。

他宫瑾宸想要得到的东西,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即便是唐家,他也不稀罕。

叶净临给宫瑾宸打了一个电话,他立刻放下手中的报纸,换了一身衣服就出门。

雨中的唐熙月,终于看到了,别墅院子里的反应。

司机将车子停在了,别墅的门厅口,一身蓝色西装革履的宫瑾宸坐了进去。

“我就知道他一定在家里面。”她欣喜的对支撑着雨伞的林康说道。

“小姐,雨太大了,你去车上等吧,我去拦四少的车。”林康了解她,所以提前把肚子里的话讲了出来。

“不必。”她连看都没有看林康一眼,急切的走到门口的正中。

佣人将铁艺大门打开,黑色的迈巴赫从里面行驶出来。唐熙月张开双臂,强行挡在了门口。

司机不敢撞上去,踩了一个急刹车。

“瑾宸……你下车,我想跟你谈谈,给我几分钟时间好吗……”她冒雨奔跑过去,拍着车子后排的车窗。

“小姐,你别淋着雨了。”林康拿着雨伞为她遮挡着,天空中下着的倾盆大雨。

坐在车中的男人,满脸都是冷漠,对于敲打车窗的女人,一眼都没有瞧一下。

他冷酷的命令司机:“开车。”

“瑾宸你别走,你下车啊……我知道你恨我,你在生我的气,我求你给我几分钟时间……宫瑾宸……”她追着他的车子奔跑,大声的叫喊。

宫瑾宸的车子行驶离开别墅,小女人依旧不愿意放弃,紧跟着车子跑到马路上去。

司机通过反光镜,望向车子的后面。明知道有人在追车,可主人没有叫停,他也不敢擅自停下来。

“小姐,你别在追了,你身上的衣服全部都打湿了,跟你我回去吧。你的身体不好,你这样随时都会犯病的。”林康担心的劝说着她。

“不行,我一定要跟他说清楚。”唐熙月推开林康,跑到银灰色的宾利车前,将驾驶室里的司机拉下来,自己坐进去,开车去追宫瑾宸的车。

宫瑾宸的车子停在了,一家高级会所的大门口。门前有专人迎接他,他在与那人交谈了两句,就直径走了进去。

唐熙月把车子同样停在他的车后,重重的摔上车门,急切的奔跑到门口。

“对不起小姐,请问你有这里的会员卡吗?如果没有是……”不能进去。

“我是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她直接说出自己的名字,然后将手中价值千万的限量豪车钥匙,交到那个人的手中,强势的把他推开,踏着高跟鞋迈进去。

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这个名号已经在丰城,消失了整整五年,如今在丰城有名的不是她,而是唐家的执行总裁唐允娇。

不过门口的小厮,因为那把豪车的钥匙,却没敢去拦着她。

她向前台问到了宫瑾宸他们的包间,直接闯入进去。

包间很大,里面坐着好几个男人,而且身边还左拥右抱着女人,看样子他们聊得不错,宫瑾宸的身边虽然没有女人,但不排斥这样的聚会。

大家一致将目光,转移到门口的小女人身上。

唐熙月身上的裙子,已经湿透了,好在那雪纺纱裙是两层的,并不会走光。可惜脸上为了宫瑾宸,精心化的妆容,已经全部都花掉了。眼下只是一张素颜。

上天让她十九岁就患上脑癌,那种可怕的病魔,一直折磨着她。却还算眷顾她,让她多活了五年。不仅如此,还赐于她天使的脸颊,魔鬼的身材,即便被病魔折磨了那么久,清了清瘦一些,其他的变化都不大。

“世侄,她是你的女伴吗?怎么弄得这么狼狈?”

坐在中间的那个中年男人,盯着旁边的宫瑾宸询问。

唐熙月那双乌黑的大眼睛,泛着幽幽的泪光,一直注视着对面的宫瑾宸。在听到那个中年男人的话时,她才转移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她是认识他的,张氏的老总张小健,人如其名,在商场上的名声不太好。当然那仅仅只是唐熙月,五年前对他的看法。

现在他身边抱着两个衣着暴露的女人,想必也不过如此。

“呵呵……果然是年轻人,爱好都不同。既然是四少的女伴,那就叫过来坐坐吧。”

旁边的男人附和起来,怕是他们都忘记了,丰城还有她唐熙月这么一个人。

张小健是宫瑾宸母亲的朋友,确切的说,母亲之前欠他一个人情,现在是希望由他来还。

回维城之前,母亲有交待他见张小健一面,看在母亲的份上,他才会到这里来。不曾想会所里面是这样的情景。

张小健根本就不是在约他一个人,而是连同他的狐朋狗友,一起约了过来。

“我们去隔壁的包间,我想跟你单独谈谈,就几分钟时间。”唐熙月没有理会那些人,直径走到他的跟前,喉咙中的声音,说出来的时候,听得有些哽咽。

“世侄,看来你的女伴很开放啊?大白天的就想约你。是不是我们妨碍到你了啊?呵呵……”张小健取笑般的说道。

宫瑾宸冷着一张脸,修长的手指,端着茶几上的一个高脚杯,优雅的摇晃着里面的红酒液体。

他坐在那里是如此的清冷,周围都散发着一股生人勿扰的气息。即便是那些人,也都离他很远。

对于唐熙月话,他全程充而不闻。

“你就算再恨我,生我的气,想要判我死刑,是不是你也应该给‘犯人’一个申辩的机会?

第9章开始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9章别逼我出手打女人

我知道四少你……现在的时间宝贵,就占用你几分钟而已……”

“你这女伴的话,还真是多呢。世侄若是不想跟她磨叽,就让人把她给轰出去。”张小健一直在其中起哄。

“你跟我出去啊。”她有些受不了,迈近他一步,攥着他的手臂,歇斯底里的说道。

“……”宫瑾宸依旧没有说话,却因她突然握着他的手臂,抬头用那双阴冷的目光,冷酷的盯着她。

他的目光实在是阴鸷得吓人,视她为仇敌一般。

“女人就是话多,是聋子吗?还是想要我叫人亲自把你轰……”出去。

“哐铛”一声。

唐熙月将宫瑾宸手中,那个装有红酒的高脚杯,直接砸在了包间正中,那个宽大的长方形茶几之上。透明的玻璃渣子,溅得到处都是。其中有一片直接溅到了张小健的鼻梁上。

“啊……”张小健疼得大叫一声,下意识用手捂着自己的鼻子。

“滚!全部都给我滚出去。”唐熙月朝着他们大吼。见他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直接用手指着旁边的那个胖子。“丰城耗子街以前的混混王胖子,就你也有资格嘲笑我?怎么?现在是不是长能耐了?忘记了你姑奶奶以前,是怎么给你赏饭吃的吗?

还有你姓杜的,一个小公司的总经理,你也忘记了,当初跪在地上,求我给你们公司一条活路走了吗?

张小健!张氏的执行总裁,给你面子的尊称你一声张总,恶心你的就是‘张贱人’。即便你十个张氏,那也不即我唐家一分。”

她是忍无可忍,才会这般气急败坏的说教他们。

“你……你是谁?”王胖子没想到自己早已不是以前的王胖子,混出了个人模狗样,还有人记得以前的他。

“我是谁?你们都瞎了吗?丰城唐家唯一的继承人唐熙月,我还没死呢。”她愤怒的将满茶几上的东西,全部都掀在地上。“你们是打算明天报纸上,全部都贴着你们跟唐家作对的新闻吗?”

丰富的水果点心,全部都散落在地上。听到唐熙月的话,他们这会儿才认出她是谁。

他们自然是不希望跟唐家作对的,吓得纷纷逃出包间。

“世侄,你慢慢跟唐小姐聊,我们改天再约。”张小健临走前,还特意叮嘱他一声。

整个丰城的人,谁不知道当初唐熙月和宫瑾宸之间,发生的那点事。

他们公开秀过恩爱,正式在一起交往。不惧任何异样的目光。可最后他们还是分手了。

分手的时候闹得同样是轰轰烈烈,整个丰城的人都知道,唐熙月将宫瑾宸贬低得一文不值,那段时光可谓是宫瑾宸,最黑暗的时刻了。

唐熙月气喘吁吁,手背被玻璃划伤,她下意识的紧紧攥成拳头。忍受着眸子里的泪水,继而转身面向从头到尾,都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的宫瑾宸。

“原谅我好不好?我错了,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这五年里,我一直在自责,在忏悔。

瑾宸你给我一个机会好不好?我们重新开始,我知道你恨我,怨我,我也非常的恨自己。”唐熙月面对他的冷漠,眼眶里的泪水,再也忍不住滑落了下来。“我当初就好像是头脑发热,以为那样做是为了你好。

可真当我失去你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有多么的愚蠢。我根本就离不开你。你不在了,我的生命还有什么意外,我想过去死,可是……我若不在了,亦悔他怎么办啊……

你告诉我,你要怎样才能够原谅我。我一定会向你兑现的,只求你不要对我如此冷漠,装作不认识我好吗?瑾宸……呜……”

她头痛得厉害,双腿一软,无力的瘫坐在他跟前的地板上。那攥着他手臂的手,怎么都不愿意松开。

“唐小姐……”半晌,他才冷漠的开口,叫了她一声。

“……”她等待着听他的下文,抬头卑微的望着他。一任眼角的泪水,默默的滑落下来。

“唐家唯一的继承人唐熙月小姐?”他冷酷的喃喃着这话,然而对于她的人,她的名字,却没有丝毫印象。唯一有的就是叶净临昨天对他说的,没有查到的唐家大小姐的资料。

原来,眼前的女人就是唐家的大小姐唐熙月。

“不……不要这样,不要叫我唐熙月小姐,也不要叫我唐小姐。你应该叫我熙月,你以前从来都没有这样叫过我的。瑾宸,你不要对我如此冷酷好不好?你可以折磨我,我不在乎,只求你原谅我……”

“你是昨天在机场里的那位疯……小姐吗?”今日的她,与昨天的她,相差实在太多。

“是,昨天的人是我。你也看到了,没有你的日子,过去的五年,我都是怎样生活的。只有你的出现,我才会真正的‘活’过来。你跟我回去吧,我们一起回唐家。

我们俩的孩子亦悔在家里等着我们呢……”她吃力的站起身来,强行攥着他的手臂。

他强势的抽回自己的手,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她。她口中讲的话,他一个字都听不懂。而他也不想听懂。

回丰城之前,母亲将宫家所有人,与他的关系全部都告诉他了,包括他们的习惯,软处。可唯独对于这个女人,什么都没有说。

如果当初他有唐家唯一的继承人的支持,他又怎么会,在宫家站不稳脚跟呢?

她口中说得那么爱他,却无情的伤害他,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他都是无法接受的。

最重要的是,在他的记忆里,对她是一片空白。尽管她说得再情真意切,那也跟他没有一点关系。

“唐小姐,我不懂你在讲什么。不管以前我们俩如何,那都是以前的事。现在我们俩没有任何关系,以后你也不要再来纠缠我。”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里。

“你可以装作不认识我,可你不能连同自己的儿子都不认啊,昨天那个小孩儿,是你宫瑾宸的儿子,他叫宫亦悔。你别走……”她拦着他说什么也不让他离开,怕是他从这里迈出去,以后想这样单独的跟他说话,又得费很大的功夫了。“你跟我回去看看他好吗?你知不知道,昨天你没有认他,有多伤他幼小的心灵。第9章结束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第10章我叫宫亦悔

从他懂事开始,我就一直在跟他说,我们俩以前在一起的事情。他知道自己的爹地叫宫瑾宸,知道你是宫家的四少。你是一个好人,你是被迫离开他,而不是不愿意要他的。”

“既为唐家的继承人,身份自然是高贵矜持的。可你却未婚生子,还想强行把私生子,扣在我的头上。

什么爹地,什么孩子,跟我有何干。”他无情的甩开她的手,因为她的话,内心越发的愤怒。

“你怎么可以说亦悔是私生子呢?是……如果别人知道他的身世,肯定会这样说的。你在宫家也是私生子的身份,难道你也想让自己的亲生儿子,以后步上你的后尘……”吗?

“你给我闭嘴。”宫瑾宸阴冷的呵斥,冷酷的打断她的话。深邃的眸子里,泛着嗜血的寒光。

五年前他醒过来时,忘记了一切。母亲在他耳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丰城的人都说你是宫家的私生子,你想要摆脱那个臭名,就得自己努力得到宫家的一切,成为宫家当家作主的人。’

他讨厌听到‘私生子’这个名词,更讨厌别人用在他的身上。

“我不打女人,但你不要逼我打女人。”宫瑾宸稍微冷静了一下后,警告她一声。

“你可以打我……”她受不了眼前的男人,非要装作一幅不认识她的样子。“你打我啊,你打了我就愿意承认,你是亦悔的父亲,我随便你怎么打。”她的精神已经被逼迫到了,临近崩溃的边沿。“你到底想要我怎样?是不是看到我心痛,看到我悲伤,你的心才会释然一点呢?

你不知道我在讲什么,可你为何要在自家的别墅里,栽种腊梅花呢?你不要告诉我说,那不是因为我。”

宫瑾宸不想理会,犹如‘疯子’一样的女人。面对她他是一个字,都听不懂的。

“你别走,别走啊……”她扑向他,却被他无情的推倒在地,即便重重的摔在地上,她也依旧不懈的环抱着他的腿。“我是因为生病了,才会被迫选择跟你分手的……”

他收回自己的腿,将她一个人独自仍在包间里,绝然离开。

“宫瑾宸你为什么不愿意原谅我?我生病了,我患上了脑癌,我当初差点死掉,我生下亦悔之后,医生抢救了整整三天三夜,我才捡回一条命的……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会原谅我,相信我讲的一切呢……呜……瑾宸……”

林康通过GPS查到了,车子的所在地,他赶到这个会所,在走廊里撞见了宫瑾宸。

宫瑾宸满身都是肃杀之气,他想问他唐熙月在哪里的,只见宫瑾宸冷酷的下楼,他也没敢多问。

在敞开的一间包间门口,他找到了趴在地上,伤心欲绝的唐熙月。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他将唐熙月抱起来,她呼吸喘得厉害,似乎大脑里严重缺氧,脸色也变得紫青。

这是她患犯的前奏,好在出门的时候,唐嫂有将她的药,交到他的手中。

“小姐,你把药吃了。”他从药瓶里倒出一颗药,喂到唐熙月的口中。可在包间里他没能够找到白开水。无奈之下,只好抱唐熙月抱出包间,到楼下去找服务员。

唐熙月的病情外界的人,没有几个知道。林康身为唐家最忠诚的人,他肯定不会让别人发现。在给她喝下水后,就立刻带她回唐家。

唐熙月在受着头痛的煎熬时,宫瑾宸又何尝不是。他坐在自己的车中,双手紧紧的捧着自己的脑袋,感觉脑子痛得快要爆炸了一般。

这种疼痛折磨了宫瑾宸五年,直到现在都还没有好过。

“少爷,这是离开维城之前,夫人让我给你带的药,你把药吃了,头就不会痛了。”叶净临把药交递到宫瑾宸的手里。

他在吃下之后,过了好一阵,头痛才渐渐的减轻。

就在刚刚他上车的时候,脑子里闪过好几个画面,如同卡带的磁盘,永远都无法让他看清楚,那里面的内容是什么。

医生说那是当初,他掉进丰城大海,海中撞到了硬东西,伤到了脑子里面,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用医学来说是‘后遗症’。

“去叫张小健,把应该还的什么狗屁人情,全部都还了。以后再见时,只为陌生人。”宫瑾宸冷酷的命令着,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叶净临。

当初他掉入海中时,是张小健意外救了他,然后把他交给他的生母,作为利益的交换,所以像张小健那种人渣,才会拥有目前在丰城的地位。

宫瑾煵在唐家大门口等待,只因宫老太爷的命令,让他寻找宫瑾宸的下落。

当然,林康都能够查到宫瑾宸的住址,他是宫家的三少,又怎么会查不出来呢?

他来这里只是想看看唐熙月罢了,只有用这样的借口,他才可以见到她。

过去的五年里,他偶尔也会来这里看望,只是不是次次到来,唐熙月都会让他进门。

就像今天一样,唐熙月不在家,唐嫂做不了主。即便外面下着大雨,唐嫂也不敢随意给宫瑾煵开门,就算是认识的熟人,她也不会让人轻意进去。

林康的汽车唐家的大门,有自动识别车牌的功能,他直接就将车子开了进去。

宫瑾煵担心大门会快速的关上,立刻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推开车门冒雨跑进唐家。

为了不让唐熙月淋到雨,林康把车子停在门厅的下面,然后把她从车中跑出来,到别墅二楼属于她的房间。

“小姐这是怎么了?”唐嫂见唐熙月衣裙湿透,担忧的询问道。

“给小姐找身干净的衣服,帮她洗个热水澡吧。”林康把唐熙月抱回卧室,就立刻出去了。

宫亦悔听佣人说林康带着妈咪回家,他仍下手中的书,就前来找她。

“妈咪……妈咪不是回来了吗?她在哪里……”宫亦悔一边奔跑,一边大声的嚷嚷,身后还有女佣紧跟着他。“啊……”在客厅的门口时,他撞在了一堵肉墙上。

来人本能的将他抱着,他才没有摔倒在地。

“你是谁啊?”小家伙抬起脑袋,一双乌黑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

“你是……”宫瑾煵蹲在地上,同样用好奇的目光看着小家伙。

不过在他的心里,已经有底了。他知道他是谁,只是小家伙太小,可能不记得他了。

他有多久没有来唐家了?算算时间大概有一年多了吧。

“我叫宫亦悔。”因为考虑到他能顺利的进入唐家,他才会告诉他,关于自己的名字。“你是谁?”

涵瑄的《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就可以了哦~

天才萌宝:傲娇爹地太难追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