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墨沉许星眠主角小说《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结局无删节-云川

  • 时间:
  •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作者云川
  •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小说源于:WXB

封墨沉许星眠主角小说《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结局无删节-云川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小说在线阅读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全文免费阅读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11章 母亲的死因

吃饭的时候,许星眠几乎没怎么说话。

她跟这些人都不熟,只是偶尔跟封墨沉说两句。

饭局结束后,封墨沉跟苏明玦道过别后,便带着许星眠上车回家。

在他们走后,苏明玦看了一眼苏筠,道:“这下你可以死心了吧。”

作为兄长,他是知道苏筠喜欢封墨沉的事情。

可封墨沉明显只将她当做妹妹。

“死心?”

苏筠扬唇淡笑了一下:“我要的东西,至今还没人能从我手中夺走!”

刚才吃饭的过程中,苏筠也看出来,封墨沉跟许星眠两个人之间,分明是没多深感情的。

她虽然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会结婚,不过她认为自己的胜算还是有的。

“你还想做什么?”苏明玦微微皱眉,“你别做什么太过火的事情。”

“放心吧,我有分寸。”苏筠眼眸微眯。

苏明玦知道自己这个妹妹一向主意大,便也没再多说什么。

……

封墨沉与许星眠这边。

许星眠犹豫片刻后,还是开口道:“你大哥今天来公司找过我。”

她不知道封千屹来有什么目的,还是跟封墨沉说清楚的好。

“封千屹?”

果然,封墨沉在听到这句话后,眉心微蹙起来:“他找你做什么?”

许星眠轻轻摇摇头:“他没有说,不过,我总觉得有些不太舒服。”

“你尽量少跟他接触。”

封墨沉语气很低:“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

许星眠倒没想到他会这么形容自己的大哥。

不过一想到封千屹身上那令人压抑的气息,也点了点头。

她着实不太喜欢封千屹。

“沈砚安被人保释出来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

封墨沉看了她一眼,道:“想不想知道是谁做的?”

“算了吧。”

听到沈砚安的名字,许星眠的脸上浮起了一抹冷淡讥讽的神情来:“我了解沈砚安,他既然出来了,肯定会来找我。”

即便现在不知道他怎么出来的,那么在不久的将来,她也一定会知道。

封墨沉挑了挑眉,轻笑了声,没再说话。

不过这件事,许星眠倒是预测的很准。

沈砚安被保释出来的第五天,他出现在了公司。

许星眠虽然已经将公司卖给了封墨沉,但她依然留在公司继续上班。

这天中午,她正在处理着公事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抹骚动。

“您不能进去,沈先生……”

随着助理着急的声音,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

许星眠抬头望去,正好就看见沈砚安一瘸一拐,拖着一条打了石膏的腿走进来。

几天不见,他已经憔悴的不成样了。

但脸上那抹阴狠毒辣倒是一点没变。

“许星眠,我杀了你!”

他怒吼着,朝许星眠冲过来。

许星眠随手拿起桌上的烟灰缸,小脸一冷:“来啊,你今天敢动我一下,我废了你另外一条腿!”

沈砚安听见这话,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竟硬生生停在了半道。

“许星眠!!”他一字一句,咬着牙,满脸暴戾。

“沈砚安,你也就这点怂胆了!”许星眠眼底划过一抹讥讽,“早听说你被人捞出来了,你捡了一条命,不夹起尾巴做人,还敢来我面前叫嚣?”

若非杀人犯法,许星眠早将他碎尸万段了!

“我草!!”沈砚安满脸的狰狞暴怒,一双手更是握的“咯吱”响,偏偏也不敢上前对许星眠做什么。

要不是背后那人说了,不能暴露他的身份,沈砚安只恨不得此时就将许星眠碾死!

可他偏偏忍不下这口气,他不痛快,也要叫许星眠不舒服!

沈砚安突然狞笑起来:“许星眠,你知道我跟你妹妹在一起多久了吗?”

“我管你跟她在一起多久?”

许星眠满脸上下都写着不耐烦:“沈砚安,你现在赶紧给我滚出去,别让我叫保安把你拖出去!”

可沈砚安却好似没听见她这话一样,自顾自的说:“你肯定不知道,你母亲当初是怎么死的吧。”

“你说什么?!”

许星眠浑身一震,随后脸上缓缓浮起一抹似笑非笑,嗓音逐渐凉薄:“沈砚安,你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母亲怎么死的?”

在许星眠记忆中,她母亲去世的时候,她不过才五六岁。

母亲一直身体不好,整日喝药,可也不见病情好转,最后在她五岁左右撒手人寰。

她以为母亲是因病而亡,可现在沈砚安的话,却让她浑身上下血液仿佛倒流,眼眶更是瞬间变得赤红!

“你妈是被毒死的!”

沈砚安一脸得意大笑起来:“你不知道吧?这些都是许露西跟我说的,当初她们母女为了顺利回到许家,所以你爸在你妈喝的药里下了慢性毒药!”

“你胡说!”

因为不相信,许星眠的声调又急又高,连语气都变得凌厉几分。

她一个箭步走到沈砚安的面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沈砚安,你这都是胡说八道!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现在不是嫁给封墨沉了吗?”沈砚安被她抓的有些站不稳,但还是维持着脸上的冷笑,“你不信,可以自己去查,看看我是不是在说假话!”

许星眠喘着粗气,将沈砚安推开,趔趄着后退了两步,脸蛋变得苍白。

她一直都知道,许渊对母亲变了心。

但她从来没想过,母亲的死,竟然也是许渊一手造成的!

这么多年,许渊跟许露西母女,竟还心安理得的住在那个家里!

许星眠想到这里,忽的笑了,笑颜如花,可她的眼眸,却阴冷的吓人。

沈砚安原以为可以看到她暴跳如雷的样子,却没想到许星眠是这样一幅表情。

他愣了一下:“你笑什么?”

她那笑容,骇人的很。

“沈砚安,你可以滚了。”

许星眠抬眸,静静地看向他:“在我把你丢出去之前,你最好麻利的滚出去。”

饶是沈砚安,此时也被这眼神看的后背一凉。

他今天来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没必要再待下去,说不定许星眠真的会做出什么来。

沈砚安转身慢慢走了出去。

等他出去后,许星眠才拿起自己的手机,拨通了许渊的电话。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12章 封家家宴

在许渊接通电话之前,许星眠的心中,都还有一丝侥幸。

她想,沈砚安说的那些,一定都是假的。

只要许渊否认,她就会相信。

“你又要做什么?”

电话接通,许渊的声音满是不耐烦与厌恶。

许星眠咬住嘴唇,目光又冰又冷:“我妈的死因,是什么?”

那头的许渊静默了一下,仿佛是没想到她会突然提起已经逝世的人。

“好端端的,你问这个做什么?”

许渊的语气有些不高兴了:“许星眠,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纠结这些?”

“死的人是我妈,是你的前妻!”

许星眠垂在腿侧的那只手静静握住,指甲几乎嵌进肉里,可她仿佛没感觉到疼痛一般。

“我妈是不是你们下毒毒死的!”

“你……你……怎么知道的?”

突然被戳穿,许渊下意识开口掩盖:“够了,许星眠,你脑子一天到晚的在想些什么?我怎么可能会下毒毒你妈?”

“那你告诉我她到底是怎么死的?”许星眠一双眼睛泛起了红,“你不说也没关系。但你知道,我迟早会查到的。等我查到的那一天,我会让你们整个许家,替她陪葬!”

大概是扯上了许家的缘故,许渊终于慌乱起来:“你想做什么?我警告你,你要是敢对许家不利,我不会放过你的!”

“容我提醒你一句。”许星眠胸口起伏的厉害,勉强咬牙切齿的出声,“许家如今发展到现在,靠的是我母亲当初从顾家带出来的那些财产。她既然可以帮你做到这一步,我也可以全部收回!”

说完,许星眠便直接将电话挂断了!

她双手紧握成拳,脸上又冷又怒。

许星眠原本没想对许家动手。

她恨得是许露西跟沈砚安两个人而已。

可是如今既然知道了母亲死亡的真相,便再也顾不得自己也姓许的事实!

她原想给许渊一个机会的,但现在,是许渊自己不要这个机会的!

想到这里,许星眠拿起手机,找到了在联系人列表最后一个名字,拨了出去。

***

封氏企业,总裁办公室。

江南敲门进去的时候,封墨沉正在看着文件。

“总裁,刚才许小姐那边人传来了消息。”江南低声道,“沈砚安去找过她了。”

封墨沉眉心微微一攒:“然后呢?”

“被许小姐轰出去了。”江南道,“但是听说,沈砚安跟许小姐说了什么。他走以后,许小姐一直在办公室里,没出来过。”

听到这里,封墨沉手上动作停顿了下来,吩咐道:“把人带来,我要知道他们说了什么。”

不管沈砚安说了什么,看来是让许星眠不高兴了吧。

江南点点头,又道:“老宅那边打过电话,说让您晚上回家吃饭,带上许小姐。”

封墨沉原本没想这么快就带许星眠回封家去的,他想给许星眠一个缓冲的时间。

但现在既然许星眠心情不好,他也得想办法让她开心起来才行。

如此想着,封墨沉已经完全忘了不久前两人还在闹脾气的事情。

他拿手机给许星眠打了个电话。

而许星眠这边。

她正靠在椅子上,想着怎么才能将许家彻底整垮。

突然电话响了起来。

她拿过手机一看,是封墨沉打来的电话。

犹豫了一下,许星眠还是接了。

“有什么事吗?”她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跟正常的没什么两样。

“晚上跟我一起回封家吃个饭吧。”封墨沉清淡的嗓音透过听筒,缓缓飘进许星眠的耳中,“家里人想见见你。”

“见我?”许星眠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尖。

她虽然知道这一关是躲不掉的,但也没想到会这么快啊。

封墨沉“嗯”了一声:“你要是不想去,我帮你推掉。”

“别!”

许星眠赶紧道:“我去,晚上几点钟?”

封家人提出要见她,她拒绝像什么话?

封墨沉:“六点吧。到时候我直接过去公司接你。”

许星眠原本想着自己下班后,先回去换身衣服,起码得给人家留个好印象。

可是转念一想,她是什么人,封家恐怕早就将她调查个底朝天了,她面子上再怎么伪装都是没用的。

许星眠心里叹了口气:“好吧。”

封墨沉听出她语气里的泄气:“怎么?回封家让你压力这么大?”

在他眼里,封家还比不上一个许星眠重要。

“没没没。”

许星眠忙答:“那晚上你来接我吧,我手头有事,先挂了啊。”

封墨沉都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电话就直接挂断了。

许星眠心里乱糟糟的。

不久前才处理了沈砚安跟许家的事情,她一颗心都还没平复下来呢,又得立马想着晚上怎么应付封家的人了。

她对封家那些人都不太了解,想来想去,还是去微博上搜索了一下封夫人的微博。

许星眠跟封墨沉结婚的消息,就是封夫人发布到晚上的,所以要找到她的账号并不难。

封夫人几乎每天都会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生活,粉丝众多,倒也有趣。

许星眠觉得,这位封夫人应该不会为难她吧。

……

晚上六点半,车子停到了封家老宅的门口。

许星眠跟封墨沉一道下了车,她原以为这是一场家宴,可是下了车,才发现门口竟然还停着其他的车子。

“今晚有很多人吗?”许星眠揪着封墨沉的衣袖,小声问,“怎么这么多车?”

封墨沉扫了那些车子一眼,顺势握住许星眠微凉的手,慢悠悠的说:“走吧,进去看看,他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大概是因为紧张,许星眠都没注意到封墨沉的这个动作。

他们刚走到门口,便看见封千屹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的脸上还带着笑呢,瞧见两人来了,笑容更深了。

“墨沉,你们来了。”

“你在这里做什么?”

封墨沉眉眼微凉,语气毫不客气:“早知不是家宴,我就不过来了。”

他的话让封千屹脸上的笑容微微一顿,除此之外,却也没有旁的什么情绪:“本来也不是什么家宴,苏家兄妹过来了。”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13章 鸿门宴

听见苏筠来了,许星眠眉尖微微一蹙,很快又松开了。

尽管跟苏筠只见过一面,但许星眠知道,她们之间的战役,已经打响了。

封墨沉没理会封千屹,直接牵着许星眠朝里面走。

经过封千屹身边的时候,许星眠明显感觉到封千屹看了自己一眼。

许星眠还没想明白封千屹这是什么意思的时候,就看见一对上了年纪的夫妇走了过来。

那中年男人穿着舒适的家居服,头发微白,但脸上的神情却不怒自威,而他身边的妇人则是穿着一条深色雪纺长裙,脖子上戴了条祖母绿宝石项链,气质高贵。

这便是封墨沉的父母了吧。

许星眠正想着,便听见封墨沉出声:“爸,妈,这是许星眠。”

许星眠赶紧打招呼。

“你就是星眠。”封墨沉的母亲云湘走过来,拉着许星眠的手,脸上是满意的表情,“这臭小子实在太委屈你了,结婚竟连婚礼也不办。”

许星眠都没想到云湘居然这么和蔼可亲,有些受宠若惊:“我们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

“来,进来坐吧。”云湘拉着许星眠朝里面走。

进入客厅时,许星眠一眼便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苏明玦跟苏筠。

“许姐姐,你来了。”苏筠完全一副自来熟的模样,“都等你好久了。”

许星眠礼貌的冲她笑了笑。

封墨沉则是看了眼苏明玦,淡淡道:“你们怎么来了?”

“来得巧,不知道今天是你们回来的日子。”苏明玦神情平静,“早知道,就改天再跟苏筠过来拜见叔叔阿姨了。”

封青云叫着两个男人去书房谈工作的事情,客厅顿时只剩下三个女人了。

云湘对许星眠的态度十分热情,跟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苏筠喝了口茶,目光柔柔看向许星眠:“听说,许姐姐前不久因为债务问题被调查来着,现在已经解决了吗?”

许星眠眉心微动,看了她一眼。

这苏筠,诚心的想给她找难受的吧。

许星眠扬唇,微微一笑:“前段时间的确是有些债务问题,不过现在已经全部解决了。苏小姐对我的事情倒是挺关注的,你这刚回来一天,就知道那么多事了。”

苏筠看了云湘一眼,见她只是悠闲地喝着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毕竟是墨沉哥结婚,我跟墨沉哥从小青梅竹马,关心他也是正常的。”

苏筠轻笑了声,说:“许姐姐,你不会介意的吧?”

正常情况下,是个人都会顺着苏筠的话说。

这毕竟是封家,不好驳人面子。

可偏偏,许星眠就不是那会顺坡下驴的人。

“要是我说,我介意呢?”

许星眠眼尾一挑,淡淡看着苏筠:“苏小姐好歹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知道什么叫分寸吗?你跟封墨沉关系再好,如今他也是结了婚的男人,你既不是他爹妈,又不是他兄弟姐妹,调查我?凭什么?”

许星眠的话让苏筠脸色一变。

连一直在看戏没说话的云湘都忍不住抬眼看了看她。

这许星眠,倒是跟她了解到的不太一样。

“许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筠勉强勾了勾唇角,“你是说,我不该管这件事,应该跟墨沉哥划清界限吗?”

“不然呢?”

许星眠双手环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封墨沉跟我结了婚,偏巧我又是个心思狭隘的人,我可不喜欢自己丈夫身边,有那么多莺莺燕燕。”

在今天之前,许星眠都还活的畏手畏脚。

可在知道自己母亲怎么死的以后,她终于明白,与其束手束脚让人以为你好欺负,不如先让这些想欺负她的人知道。

要想欺负她,自己也得掉层皮!

苏筠原以为这许星眠只是个被许家散养的女儿,再加上不久前她还依靠着封墨沉的力量从拘留所里出来,想来不是个有脑子的主。

可怎么这会儿许星眠却好似变了个人似的?

苏筠咬了咬嘴唇,面上浮起一抹委屈来:“许姐姐,你误会了。我从来没想过要跟墨沉哥有个什么,只是作为朋友……”

“是不是朋友,你自己心里清楚。”

许星眠直接打断她的话:“还有,苏小姐,我跟你可没那么熟,你一口一个许姐姐的叫,难道还真想跟我共侍一夫不成?”

苏筠还想说什么,一边的云湘开了口:“饭菜该好了吧。”

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息,瞬间被打破了。

许星眠抿唇,没有再说话。

在此之前,她原以为云湘跟其他豪门中人是不同的,可是现在看看,云湘只不过是比其他人手段更高明一些。

云湘也并非是支持封墨沉跟许星眠在一起。

这恰恰相反。

她是最不同意的人,她用了最聪明的一个办法。

将许星眠与封墨沉结婚的消息放上微博,公众于世,她将许星眠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若非因为她是封墨沉的母亲,许星眠早就坐不住了。

这个念头刚划过脑海,她的身后便传来了封墨沉的声音:

“许星眠。”

许星眠听见这声音,心中微微一颤,而后转过头,看见封墨沉不知何时已经从楼上下来了。

他脸色阴恻恻的,刚才她们几个之间的对话,也不知听了多少。

“墨沉哥……”

苏筠站起身,刚要说话,就被封墨沉一记冰冷的眼神瞪了回去。

许星眠没出声,她以为封墨沉脸色不好看,是因为自己说的那些话。

哪知,封墨沉径直走到她的面前,对她伸出手:“还坐在这里做什么?让人请你走吗?”

许星眠一怔,诧异地看着他。

封墨沉见他没动,直接伸手将她拉起来,没再松开。

“我还以为你真的是想见见她。”

封墨沉抬眸看向依旧一脸风轻云淡的云湘。

“你在指责我?”云湘放下手中的茶碗,看了一眼封墨沉。

封墨沉没再说话,而是牵着一脸懵逼的许星眠转身朝外面走。

一直到走出老宅,上了车后,许星眠的心中都是懵的。

“我们就这么走了?”她看着脸色阴霾的封墨沉,讷讷问。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14章 整垮许家

封墨沉掀了下眼皮,看她:“不然,你还想留下来跟他们一起吃顿饭?”

许星眠立马摇头:“我再蠢也看得出来这是顿鸿门宴啊。”

从一开始跟封墨沉领证结婚的时候,她就知道,封家人不可能就这么同意她进门的。

好在,她自己本来也没奢望什么。

“以后封家这些人,你若不想见,可以直接拒绝。”封墨沉微微凝眉,说道。

他当然知道云湘是想让他娶苏筠。

苏筠不管是家世条件,还是其他方面,都比许星眠要强太多。

“我知道。”许星眠笑了一下。

她可不会给自己找不痛快,既然封家人不喜欢她,她也不会上赶着往前凑的。

原本车里还是一副很严肃的气息,突然封墨沉话锋一转,脸上浮起抹戏谑的表情来:“刚才,你当着她们俩面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

他原本是在书房跟封青云谈公司的事情,却突然感觉到楼下有些不对劲,这才下楼来,听见了许星眠说的那一席话。

“我倒不知道,原来你对我的感情这么深。”

封墨沉身体微微靠向她,深邃细长的眼眸瞧着她,目光十分炙热。

许星眠被他看的面上一热:“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你的妻子,我要是不那么说,她们会怀疑的。”

“就只是这样?”封墨沉挑挑眉,“你就没有其他什么的想法?”

“没有!”

似是为了掩饰一样的,许星眠的语气很坚定。

“你不是说过,我们之间,只是形婚。”她在心里深吸了一口气,面上佯装镇定。

形婚……

封墨沉一滞。

他怎么觉得,这是自己给自己挖的一个坑呢?

他有些气恼,恼自己当时为了不让许星眠察觉出一切,而随口说出来的一句话。

……

许星眠见过封家人的事情,楚玥也在两人见面时知晓了。

楚玥一向最瞧不起这些身世显赫之人的偏见,听了许星眠的话以后,也是气得小脸一红:

“你说这些有钱人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他们是不是都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天仙才配得上自己的儿子?”

“谁知道呢。”

许星眠喝了口咖啡,淡淡地说:“不过,我跟封墨沉之间,如果没有这次的事情,本来也是没有任何交集的,他们会反对,也不奇怪。”

“我看倒是不一定。”楚玥轻哼一声,“你这么优秀,封墨沉能娶了你,才是他的福分。”

许星眠笑了笑,刚要说什么,突然手机又响了起来。

看见上面的名字,她脸上的笑容逐渐加深。

电话接通,许星眠的嗓音变得轻快些:“你回国了?”

“刚下飞机,见个面吧。”电话那头男人的声音里虽带着一些玩世不恭的意味,却又让人不得不对他信服。

许星眠说了个地址,随后才将电话挂断。

“我去见个人,先走了。”她对楚玥道。

楚玥眼睛一瞪:“喂,你今天不是出来陪我的吗?哪有中途放人鸽子的!”

“这件事很重要,等以后有空我再请你吃饭。”

许星眠付了咖啡钱,对楚玥这么歉意的说了一句,而后便起身离开了咖啡厅。

她直接去了见面的那个地址,刚到没一会儿,温子骞便来了。

温子骞是许星眠多年的至交好友,一直在国外,这次要不是许星眠打电话请他回来,他怕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国呢。

“说吧,急匆匆的叫我回来,什么事?”

温子骞落座,便一脸无奈的问道:“要借钱吗?”

前不久许星眠的金融危机闹得沸沸扬扬,就连温子骞都知道了。

“当然不是。”许星眠忍不住想翻白眼,“许氏企业,你知道吧。”

温子骞微微眯眼:“我要是没记错的话,那不是你家的企业?”

“我家?呵……”

许星眠掀了掀唇角,露出抹嘲讽的弧度来:“我要你整垮许家,让他们永远都不能翻身!”

现在只要一想到许渊当初用那么狠毒的伎俩害死了自己的母亲,许星眠就恨不得让他立马下去给母亲磕头认错!

“你有病吧?”温子骞有些看不懂许星眠这操作,“你闲的没事要整垮自家企业做什么?”

“我自有我的原因。”许星眠不愿多说,“你只说愿不愿意帮吧。”

“我要不愿意帮,还回来这一趟做什么。”

温子骞对她翻了个白眼:“看来你对这许家仇恨值很高啊。”

“等一切结束后,我会告诉你我的原因。”许星眠眸中有一抹恨意划过。

“在那之前,你不如先告诉我,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吧。”

温子骞拿出手机,翻出上面自己从微博上保存下来的结婚证照片:“你真的结婚了?这不是P的吧?”

“真结了。”许星眠没告诉他背后的原因,只道,“要是有机会,介绍你们认识。”

“行。”

温子骞也没再多说什么,他站起身,打了个哈欠,满脸疲惫:“我回酒店了,你有事再给我打电话吧。”

许星眠点点头,目送着他离开。

一想到许家当初所做的事情,许星眠就无法忍住心中的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将许家那些人撕碎!

许星眠一脸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下去。

然而就在她起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见许露西跟封千屹走了进来。

两人有说有笑的,俨然像是一副情侣的模样。

看到他们,纵使是许星眠,也都愣了片刻。

许露西怎么会跟封千屹在一起?

她跟沈砚安不是情侣吗?

还没想明白之际,许露西也看见了她。

“许星眠?”

许露西倒是没多少惊讶,反而在看见许星眠的时候,还跟封千屹更加的亲密了。

“早知道你在这儿,我就不来了。”许露西满脸嫌恶的表情。

封千屹则是面带微笑,冲许星眠微微点了点头:“弟妹,真巧啊。”

许星眠握住双拳,冷眼看着这两个人:“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看见他们俩站一块,许星眠只觉得扎眼。

她突然替沈砚安感觉悲哀起来。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第15章 跟封墨沉离婚

“我们什么关系,不需要跟你解释。”

许露西扬起头,一副高傲的模样:“许星眠,别以为只有你才有资格嫁进豪门。”

封千屹微眯了眼,没说话。

“是嘛。”许星眠眼眸略深,缓缓道,“这样看来,你跟沈砚安,算是一拍两散了。”

听到沈砚安的名字,许露西的脸色微微一变,她看了一眼封千屹,生怕他误会一般。

见他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这才放下心来,然后转头瞪向许星眠:

“你可不要含血喷人,我跟沈砚安,什么关系都没有!”

许星眠懒得跟她纠缠下去,不打算再说什么,她抬脚准备离开。

可在经过许露西身边的时候,她分明听见许露西压低了声音对她恶狠狠说了一句:“许星眠,你要是敢破坏我的婚事,我就杀了你!”

杀了她?

许星眠忽然嗤笑了一声,停下脚步,看向许露西。

许露西原本以为她是要走了,所以才敢这么放一句狠话的。

却没想到许星眠竟然就这么停了下来!

“封大少爷是准备跟许露西结婚吗?”

在许露西担忧惊恐的目光中,许星眠看着封千屹,一字一句淡淡问。

“许星眠!”

许露西急忙开口,想要打断她,可话没说完,就听见身边的封千屹开口说:

“我跟许小姐只是朋友。”

听见这句话,许露西的背脊微微一颤,却是不敢再说什么了。

而许星眠则是微微一笑:“这样啊,看来是我误会了。不过还是奉劝你,要真想跟许露西做朋友,不如先调查清楚她是什么人,免得被人背后捅一刀。”

说完,许星眠便转身,大步离开。

等到她走以后,封千屹才从许露西的手中抽走了手臂,几步走到了刚才许星眠坐过的地方。

那上面还残留着许星眠的体温。

封千屹伸手拿起面前喝过的杯子,一双狭长的眼眸里满是趣味。

许露西就站在封千屹的旁边,连坐竟都不敢坐下。

“封少爷,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跟刚才还嚣张跋扈的模样完全不同,此时的许露西完全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

“先看看她想做什么吧。”

封千屹把玩着手中的杯子,淡淡一笑。

许星眠还跟三年前一样。

天真,愚蠢!

……

离开那家咖啡厅以后,许星眠原本是打算回梨园的。

但是刚坐上车,手机就响了起来。

那是个陌生号码,她犹豫片刻,还是将电话接通了。

“是星眠吧。”

电话里传来云湘的声音,尽管许星眠只跟她见过一次面,但还是听了出来。

许星眠抿了抿嘴唇,方才张口:“您找我,有什么事?”

前不久在封家发生的事情,许星眠还记在心里,没有忘掉。

“有空吗?”云湘笑意传来,“想请你吃个饭,上次在封家,你们夫妻俩饭没吃就走了,给我个机会,怎么样?”

云湘再有什么不对,她始终是许星眠的婆婆,作为婆婆,她想见许星眠,许星眠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您说个地址吧。”许星眠最终妥协。

挂了电话后,许星眠让司机改道去了云香居。

那是云湘自己开的店,也是用她名字谐音开得店,生意好的不得了。

许星眠以前跟楚玥去过几次,从没见到过云湘,如今却要跟云湘在那里见面。

她怕那又是一道鸿门宴。

在快到之前,许星眠想着给封墨沉打个电话,但是在拨出去之前,她又锁了屏。

封墨沉跟云湘,毕竟是母子,他们两个要是因为许星眠变得水火不容,这让她心中会过意不去的。

所以思来想去,许星眠最终还是自己去赴了约。

到了云香居,许星眠一进去便有人引着她去了云湘所在的包间。

“来了。”

云湘见她进来,朝她招招手,满脸的笑意:“快过来坐。”

她一副热情款待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来之前在封家的脸色。

不过之前在封家,的确也一直都是苏筠在说,她从未开口说过许星眠的半分不是。

“伯母。”许星眠微垂下眼眸,打招呼。

“还叫什么伯母啊?”云湘无奈道,“你跟墨沉已经结了婚,该随着他叫我妈的。”

这要是之前,许星眠或许就叫了。

可是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云湘是不同意他们俩在一起的,这句“妈”,许星眠是无论如何都叫不出口的。

“先坐吧。”云湘招呼她坐下,“点了些菜,也不知道你的口味是什么,要是嫌不好吃,一会儿再重新点过。”

许星眠不太明白云湘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

她也不屑于跟云湘演戏。

许星眠双手置于腿上,抬眸静静望着云湘:“您叫我过来,有什么目的,就直接说吧。”

云湘正在喝茶,听见这话,看了她一眼,笑了:“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怎么也算是婆媳,叫你过来吃顿饭,还得要目的?”

她虽已上了年纪,可五官轮廓却是好看的紧,年轻时候怕也是俏美人。

“您不同意我跟封墨沉结婚。”许星眠直接点入正题,“上次在封家的时候,我就知道了。那次,苏家兄妹在那里,也并非是偶然。”

云湘看着她那惹人烦的眉眼,带着异样的坚定冷韧,像极了一个人。

半晌,云湘脸上的笑容终于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漠然:“你倒是聪明,不过你也不算聪明,否则,你怎么敢跟我儿子结婚?”

许是被许星眠知道了自己心中所想一般,云湘也懒得再伪装什么了。

“您想让我跟封墨沉离婚?”

许星眠看着她,神情冷静:“可这话,您该跟封墨沉说。”

在她没还完封墨沉的那些钱前,她不会主动跟封墨沉提起离婚。

“这么说,你是拒绝我了?”

云湘唇角微勾,浮起一抹冷淡:“许星眠,你要知道,得罪我,是什么下场。”

许星眠笑了一声:“我还是那句话,如果您劝得动封墨沉跟我提离婚,我会立马同意。”

说完这话,许星眠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如果没什么其他事的话,我先离开了。”

云川的《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就可以了哦~

豪门烈爱:甜妻,劫个婚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