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玥柳最新小说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顾昭云战连决精彩在线阅读

  • 时间:
  •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作者白玥柳
  •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源于:WXB

白玥柳最新小说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顾昭云战连决精彩在线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7章 怒极

顾城并无什么情绪地问了一句,顾凌燕却是吓得一抖。

“爹爹无需担心,”顾昭云温和道,“也不要责怪妹妹,女孩子到了这个年纪,若是遇到好儿郎,免不了会动心。昭儿倒是觉得,妹妹和那位公子般配得很。”

一字一句无不是为顾凌燕着想。

林氏听得脸色复杂,忙插话道:“昭云说笑了,凌燕才几岁,哪里懂什么情情爱爱。”

“懂不懂也不是旁人说了算的,”顾昭云干脆给她碗里又夹了一筷子菜,“那日我见妹妹与那位公子在一处,相谈甚欢,光是看着便觉是一对天造的璧人。”

明明语气温和,嘴角带笑,顾凌燕却是越听,脸色越难看。

顾城把两个女儿来回看了一遍,摸着下巴上的短胡须似乎在思索什么。

半晌,他道:“说了这么多,凌燕中意的那位公子,到底是个什么人家?”

顾昭云几乎是不假思索,丝毫不给那母女二人说话的机会:“是新科状元,高航。”

“高航。”顾城反复念着这个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没有!”

隐忍许久的顾凌燕终于沉默不下去了。

“姐姐许是误会了什么,我与高状元并无任何关系。那日我与他一处,只不过是有一首诗词不懂,向他请教了一番而已。”

顾昭云几乎要被她逗笑了。果然人一急,什么荒唐的话都说得出来。

她不慌不忙将手伸向腰间,取了一件东西出来,放在桌上。

众人皆看过去,只见是一枚精致的吊坠,通透的白玉上缀着一颗碧绿翡翠,墨色穗子编成精致的结,看上去昂贵而独特。

这是。

林氏才觉眼熟,顾凌燕便一眼看出了这是何物,登时大惊失色。

“这正是皇上亲赐给高状元的坠子,玉夕在妹妹门口拾到,又寻不见妹妹,便先叫我收起来了。”

顾昭云一边说着,一边似笑非笑看着顾凌燕。

她故意让她提心吊胆,却又始终留有一丝余地,不把真相说出来。

事实上那枚坠子,是她方才在二人行欢的床上发现的。

事发突然,那两个人狼狈收场逃走,她不过叫玉夕轻轻翻了一下被子,便有这宝贝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这一世,似乎老天终于站在她这一边了。

面对这坠子,顾凌燕早已说不出话来了。它让她想起方才床上的事,一想起便愤恨不已,恨不得手刃这个此时洋洋得意,胜券在握的女人。

不该这样啊。

那个温顺乖觉唯唯诺诺的顾昭云,缘何忽然性情大变,变得让她感到恐惧,让她生出支配不得的无力感。

可她此刻什么也不敢说,只能偷偷去看父亲的表情。

顾城此刻盯着那枚吊坠,神情早已阴鸷下来。

男子的吊坠出现在女子闺房门口,不消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就在林氏还试图说什么时,他忽然重重拍了一下桌子,吓得候在一旁的几个家仆登时纷纷低着头跪了下来。

“成何体统!”

顾凌燕慌忙起身,也颤巍巍跪在了一旁。

“爹,我。我。”

她还能说什么替自己争辩呢,方才她和高航在床上那副样子,可是被府上那些俾仆们看了个遍。

事到如今,林氏恨恨地瞪了一眼顾昭云,也跪了下来搂着顾凌燕,开口便是一通指控。

“老爷,凌燕还小,她什么都不懂啊!这一切,都是您这个好女儿设计陷害的!”

她指向顾昭云,眼中杀意难掩。

然而顾城却头都不回,又是重重一掌拍在桌面上。

“昭儿是什么样的人,我难道不知道吗?做了如此不体面之事,竟还想着诬陷别人?!”话音未落,便将一个白瓷碗狠狠摔在了地上,当啷一声脆响。

父亲生这么大的气,其实在顾昭云意料之中。虽知道父亲奔波劳累,好不容易回到家中,发这么大的脾气她实在心疼。

可回想前世,也是父亲归家这般情形,她隐忍谦让,尽量让父亲开心,林氏母女二人却是暗地里先说起了她的不是,害她与父亲生出嫌隙。

她若不先下手,历史便要重演。

她决不允许。

“爹爹莫要生气。”

顾昭云上前安抚着父亲。

“事已至此,气也无用。昭儿倒觉得,那高状元也并非不可靠,不如择日与他见上一面,谈妥了,便将妹妹嫁与他,也算是成人之美了。”

顾凌燕瞪大了眼睛,频频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爹爹,应该嫁给高航的是姐姐!”

“妹妹!”顾昭云厉声打断她,随即却又温软下来,“姐姐知道,高状元有妻一事让你心中不服,放心,你好歹也是大将军的女儿,无论如何。”

“那姓高的竟已有妻室?”

顾城仿佛听到了什么天大的丑闻,气的整个人后退两步。顾昭云忙上前扶着他。

“来人,取我的剑来,看我不宰了那个姓高的!”

地上跪着的母女二人早已吓得抱作一团,不知如何是好。

“爹!”顾昭云强拉着父亲重新坐下来。

“您别生气,这件事可以圆满解决的,您别气坏了身子。”

“圆满?怎么个圆满法?我堂堂顾城的女儿去给别人做妾就是圆满吗?”

战场上骁勇善战的大将军,此刻却被一点家事气得几乎口不择言。

“来人,去沏一壶热茶来。”顾昭云吩咐一旁跪着的下人。

几个下人像是听到了赦令,低着头逃也似的离开了。

这才终于像是尘埃落定,在场的人都没了话。顾昭云替父亲顺着气,道:“爹爹莫要生气,昭儿有办法。”

顾城克制着怒气,转头看着她:“什么办法?”

“妹妹若执意嫁高航,遂了她的意便是。那高状元虽有妻子,可妹妹嫁过去了,也未必要做妾。只消昭儿去和他说两句,叫妹妹和他妻子平起平坐便是。”

顾城陷入了沉思。

堂堂大将军的女儿嫁给当今新科状元,其实不算一件坏事,甚至可说是一桩美谈。他气得是小妾这个名分。若能解决这一件,倒也无需再说什么了。

毕竟她已失身于高航,还能说什么。第7章结束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8章 择吉日成婚

“爹爹,现在最紧要的,便是您和高航见一面。”顾昭云道,“见一面,探探他的意思,若他同意,一切好说,若不同意,这种始乱终弃之人,杀了也无妨。”

一个咬牙切齿的杀字,吓得地上的两个双双煞白了脸。

然而顾城也正有此意,当下便点头应了,又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一眼顾凌燕,甩手回房了。

他一走,母女二人紧绷的身子也瞬间瘫软下来。林氏恨恨地看向顾昭云,顾昭云回之以一抹冷笑。

“怎么,我这么处理不好么?”她在二人面前缓缓蹲下来,“难不成要告诉爹爹实情?你们猜,他若知道了真相,会怎么处置你们,还有姓高的?”

“你这个贱人!”顾凌燕抡起巴掌便朝顾昭云脸上扇过去。

方到半空里,便被顾昭云拦下,反给了她一巴掌。

“什么东西!”她凑近顾凌燕那张精致的巴掌小脸,眸中闪着寒光,“我替你找了个好归宿,你该好好感谢我才是。”

说罢,甩开顾凌燕的手站起来,对下人道:“收拾收拾,给老爷去放洗澡水。”

下人应声,她便再不逗留,大步离开。

身后那两道怨毒的目光,她全然视为无物。

这一番风波之后,方过两日便有人去了高航府上,将他带去了将军府。

顾城威严坐在会客厅中,将进门行礼的高航视若无物。

“小生高航见过顾将军。”高航恭恭敬敬地行礼,“小生自幼便听闻将军战无不胜,威严四方,今日得见,实属荣幸之至。”

他面上看似平静,实则内心却并不踏实。此番顾城忽然召见他,究竟为了什么,他也不是不知。一个不小心,兴许会丢掉半条性命。

见顾城半晌不理他,高航又转向当家主母林氏作揖。

林氏对他也是恨得牙痒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毁了她女儿的清白,亦毁了她的大计。

还是顾昭云终于说了句话。

“高公子,坐下说。再这么站下去,茶要凉了。”

即便心中对这女人十分不爽,也不得不听话乖乖入了客座。

顾城此刻才冷哼一声,看向高航,眼中怒气难掩。高航心虚不已,只得低头抿茶掩饰慌张。

“想必高公子一定知道,我们顾家今日见你是为了什么。”顾昭云道。

纤细漂亮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打,周身气场是一派掌控全局的淡定自若。

高航几乎是下意识便看了顾凌燕一眼。后者低垂着头,一言不发。他又看向顾昭云,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和不解。

这根本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顾昭云。

本来自己的计划只差一步了,只要和顾昭云成了亲,他离飞黄腾达也就不远了。可事实却是一切都背离了他当初的期望。

究竟哪里出了差错,他又实在想不明白。

如今顾昭云这么一问,他也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

半晌,只得自认倒霉,又从座上起身,走到厅中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小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大错,今日前来,早就做好了领罚的准备。无论将军如何惩治小生,小生都是罪有应得。”

“哼!”顾城嘲讽地冷哼一声,“领罚?你可知本将军今日叫你来,是叫你领死的!”

高航只得把头埋得更深,言辞更加恳切。

“小生的确该死,若是死能解将军心头之恨,还二小姐清白,小生定当以死谢罪!”

顾昭云眸中寒光一闪。她早听出了此人言外之意。

听上去似乎诚恳得很,实则根本就是有恃无恐。就算他死了,二小姐的清白又怎能还得了?

此人极其精明,定早已想到最坏的结局不过打他一顿,叫他娶了顾凌燕罢了。若是他死了,顾凌燕这辈子哪里还能嫁的体面?

既然如此,那便遂了你的愿。

顾昭云轻轻抿了一嘴茶,道:“高公子,听你的意思,是宁愿死也不对凌燕负责了?”

高航恶狠狠瞪着地面半晌,才抬起头来,早已转换了一副恳切的模样:“非也。能娶二小姐,高某荣幸之至,只怕是高某没有那个福分。”

顾凌燕抬头朝他望了一眼,眸中满是嫌恶与委屈。

“即是如此,”顾昭云站起身来,踱步至厅中,对着顾城微微欠身,“父亲,高公子的心意我们已经明白了。为今之计,便只有将凌燕许给他,方不会遭人非议了。”

顾城闭着眼睛深吸一口气,才强压下心中怒火。

“你家中已有妻室?”他问道。

高航忙答:“不敢隐瞒将军,有。”罢了便又伏在地上满口罪该万死。

“无耻之徒!”顾城握起茶杯狠狠摔了过去。

这一砸准头极好,命中高航额角,登时便裂开了口子,渗出了血来。

可这何以能让他解气,杀惯了暴徒的大将军此时恨不能把那厅中跪着的人大卸八块。

“父亲。”

顾昭云的喊声让他回过神来。

“姓高的,”顾城道,“本将军若将女儿许配给你,你给她什么名分?”

高航当即举手发誓:“小生在此向将军起誓,二小姐嫁过来后,小生定以发妻之礼相待!”

顾昭云冷眼看着高航跪在那里,假模假样的起誓。

“二小姐嫁过来后,小生定以发妻之礼相待,不让她受半分委屈。”

咬文嚼字,可不愧是状元郎。

顾昭云在心底嗤笑,这人光说发妻之礼,却丝毫不提及发妻名分。顾城征战沙场,武力上几乎无人可敌,但他不拘小节,亦粗心大意,自然没有发现高航措辞上的漏洞。

若顾昭云此时拆穿,高航定免不了被教训一通。

但她选择了闭口不言。

她有她的计划。

顾城就这么被糊弄了过去。他沉默了半晌,终于恨恨地吐出一句话。

“择吉日成婚。”

这于顾凌燕来说无异于当头棒喝,高航走后她独自在房中大发脾气,将家具杂物摔得一片狼藉,而后又痛哭一场。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她会被顾昭云搞到如今这么窘迫狼狈的局面。

林氏在外面敲了半天门,她才终于肯来开门。只见一张小脸上满是泪痕,妆花得不成样子,两只大眼睛亦是红红的盛满了眼泪。

第9章开始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9章 我带你去

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逗要心疼一番,可下一刻那张樱桃小嘴便说出了世上最恶毒的话。

“我要她死,我要顾昭云死!”

林氏慌忙将她推进房中,关上了房门。

“事情已经变成这样了,你哭有什么用?”她把女儿摁在床上坐下来,嘴上开导着,自己也长长叹了口气。

“难道就这么算了嘛?”顾凌燕任由眼泪啪嗒啪嗒打湿衣襟,“娘,我要嫁给战连决,我是要嫁给战连决的呀!高航不过是个废物,嫁给他有什么用?”

“他是笨了点,但废物倒还不至于。”林氏若有所思道。

顾凌燕感觉到了什么,泪眼婆娑看着林氏:“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氏道:“那高航好歹也是个新科状元,只要他有野心,你从内帮扶着点,将来的前途说不准更好。不能嫁给战连决,嫁给那小子,倒也算是殊途同归,不过前期艰苦了些罢。”

说罢她安慰性拍了拍女儿的肩膀:“好凌燕,你这么聪明,偶尔帮他出出主意,夫妻同心,等将来飞黄腾达了,还不是一样?”

她知道女儿听进去了。

顾凌燕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可过了一会儿,仍然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将被子的一角当做了仇人搬揉搓着。

“娘,你说的倒也不错,可女儿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战连决本来是我的啊!那个贱人!”

“好啦,”林氏拉过她的手拍了拍,“认命吧,还能怎么样?怪就怪我们娘俩没个火眼金睛,看不穿那个贱人的伪装。还以为她不过是只兔子,谁承想皮下根本是只狼!”

那边一对母女诉尽了恶毒的话,这边顾昭云就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玉夕担心道:“小姐可别是染了风寒,不如我们早些回去吧。”

“无妨,”顾昭云笑笑,“今天我高兴,咱们再买些物件回去。这喜事在即,总得事无巨细都备好了才行。”

二人下午便一道出门来,已经购置了不少物件,此时已近天黑,顾昭云却是意犹未尽,总想再逛一会儿。

“小姐,天黑了风有些大,您若还想逛,不如咱们回去披件衣服出来再出来?”

顾昭云一时有些哭笑不得:“好玉夕,我哪儿有那么柔弱?”

岂止话音未落,便又一深色长袍覆在了她身上。

“玉夕说得有错么?”自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顾昭云微微一愣,还未转身却已猜到来人是谁。

“世子殿下?”玉夕惊得忙退向一边俯身行礼。

不待顾昭云转身去看,战连决已经绕到了她身前,细致地替她将长袍系好。

这男人站在眼前,微低着头模样认真,刀削般的轮廓竟让顾昭云一时移不开眼。

“好了。”半晌,战连决松开手道。

顾昭云这才回过神来,掩饰性地后退一步,轻咳了两声。

战连决皱起眉头来:“又是打喷嚏又是咳嗽,你莫不是真的染了风寒?”

“没有。”顾昭云否认得干脆,随即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闲来无事到处走走罢了,”战连决扬起了那一抹标志性地微笑,看上去很欠打,“没想到就在此处和小姐偶遇了。”

“这可真是缘分!”一直跟在战连决身边那小厮见风使舵,机灵得很。

玉夕闻言,也道:“是啊小姐,没想到能在这里碰上世子殿下。”

顾昭云不动声色,战连决轻笑一声,看向了玉夕怀中的杂物件。

“这是买了些何物?”

玉夕道:“回世子殿下,都是些平日里需要的杂物,还有下个月婚宴上能用到的细碎。”

“婚宴?”战连决皱起眉头,下意识看向了顾昭云。

他只觉心中发紧,生怕接下来听到自己并不想听到的话。

顾昭云似乎早就做好了解释的准备,从容地看着他:“下月七日,顾凌燕和高航成亲。”

吁。

战连决感到自己松了口气,而后一身轻松,作揖道:“恭喜。”

“恭喜什么?”顾昭云毫不客气地问。

是恭喜那二人成亲,还是恭喜她计胜一筹,不仅全身而退还将了别人一军?

不过她也没打算让战连决回答,问罢便欠身道:“世子,我还有些东西要买,就先行一步了。”

战连决嬉笑道:“天色尚早,何必先行一步,我也正闲得慌,倒不如同行。”

“同行?”顾昭云看向他。

“想必小姐很少夜里出来走动,”战连决道,“我知道一处夜市,珍稀玩意儿应有尽有,想要什么,都能在那儿找到,而且许多江湖艺人都兴在那儿摆摊子,可热闹得很。怎么样,要不要去?”

夜市?

顾昭云身为将军府的大小姐,礼数多得很,且前世的话乖巧听话,白天都不多在市井走动,更不用说见什么夜市了。

听战连决这么一说,她又怎能不心动。

“我带你去。”

那人忽然抓起了她的手腕。

顾昭云能感觉到自己的脉搏在他手心里跳动。

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那人拉着走了一路,来到了他口中的夜市。

此时天色还未黑尽,方染了一些墨色。夜市上已经摆了不少摊位,可明显还不到热闹的时候。

“看来咱们来早了。”战连决道,说罢转身。他的视线先是落在顾昭云脸上,随即又看向自己拉着顾昭云的那只手。

仿佛才惊觉过来自己拉了人家一路,他松了手,又干笑两声。

顾昭云看着他脸上那即便刻意掩饰也还是流露出来的得逞的奸笑,心中没好气,却又不便说什么,只好四下看了看还未成形的夜市。

“既然来了,那先四处看看有什么能用到的东西吧。”她道,说罢便顾自往前走了。

玉夕赶忙朝战连决草草行了一礼,跟了上去。

随行的小厮试探着问道:“少爷,不如我帮两位姐姐拿着东西?”

战连决一听,便忍不住朝他竖起了大拇指。

这小家伙着实机灵得很,不愧是他战连决的跟班。

“去。”战连决扬起下巴知会一声,那小厮便颠颠儿跑去了。

顾昭云沿路四处走瞧着,果然这夜市之中杂物种类繁多,无奇不有,尽管摊位还未摆全,却已经叫她有些挑花了眼。

“姑娘,看看这簪花吧!”第9章结束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第10章 对峙

一道苍老的声音自路边传来。

顾昭云看过去,只见是一个小小的首饰摊位,铺在地面的白布上陈列了各色的簪花,远瞧着十分好看,走近了看,好看更甚。

她小心蹲在白布前,从头将这些簪花瞧了个遍。

“小姐,”玉夕道,“这些簪花好看是好看,不过都是些低廉材料制的,与您不般配。”

她说话间,顾昭云早已捏起一朵来,在头上比划着。摊主是位眉目慈善的老妇人,见状便忙举了一面铜镜在顾昭云面前。

“小姐戴了十分好看,”老妇人笑道,“不过老婆子觉得,还是这朵更适合小姐。”

说着,她从一众簪花之中挑选了一枚出来,递给顾昭云。

但见那是一枚紫色半透明珠花簪,两片嫩绿的细叶衬在底部,稍一转动便在灯火映衬下流光溢彩。

“老婆子替小姐戴上试试?”老妇人小心问道。

顾昭云没有答话,轻轻往前凑了凑身子。老妇便将珠花插在她发间,又稍作调整。

“小姐您看。”她重新举起铜镜。

顾昭云看着镜中的自己,她稍一转头,那珠花便在灯火映衬下流光溢彩。

她本便极为漂亮,多了这一枚小巧点缀,更显明艳动人。

连玉夕都摸摸下巴,点头道:“的确挺好看的,不过这也是因为我家小姐长得好看,才让那簪花沾了光。”

“是是是。”老妇人笑着点头应她。

“老人家,我头上这只,还有那只,”顾昭云指着白布上另一枚红色的绢花,“这两只都帮我包起来吧。”

“好,好。这就帮小姐包。”老妇人手脚麻利地将两只簪花分开.包好,又装在一起。

玉夕会意地从钱袋里取钱,另一双手却先她一步将银子付给了老妇人。

顾昭云看过去,是战连决身边的小厮。

那小厮嘻嘻笑弯了一双眼睛:“两位姐姐,有我家少爷在,怎么能让你们付钱呢。”

顾昭云看过去,战连决正在另一个摊位前摆弄着一只灯笼。

她方收回视线去,战连决便向她又瞧了过去。

那枚簪花闪着细碎的光,却仍挡不住主人自身的光彩。

一想到她有一天会是自己的妻子,战连决便觉心尖都在轻颤。

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敲锣打鼓声,惊得四个人齐齐看了过去。

只见一伙穿着古怪奇异的人扛着鼓架着锣涌进细长的街道,吹拉唱跳间便把行人挤散,生生划了一块专属区域出来。

顾昭云才站起身来,便被战连决握住手腕,拉到了一旁。

她抬头看向那人,对方却又做出一副顺手而已的神色来。

四个人被挤在人群之外,玉夕跟随小姐这么多年也是大门不出,从未见过如此大的阵仗,好奇地伸长了脖子问:“这是些什么人?他们要干什么?”

战连决道:“这是杂技班子来表演了。这些人个个身怀绝技,有趣得很。”

玉夕双眼放光看着顾昭云:“小姐,你想不想去瞧瞧?”

事实上,想。

可人群已经围了里三层外三层,他们要挤进去,着实有些困难。

一旁的战连决似乎早便看穿了她的心思,勾起嘴角道:“我有办法。”

不待顾昭云问什么,他便已经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你这是……”

“上来,站在我肩膀上,就可以看到了。”战连决道。

什么?

顾昭云愣在原地,以为自己听错了。

可那人分明就蹲在他面前,双臂撑开已经做好了护着她的打算。

战连决忽然朝那小厮道:“段林?”

那叫段林的小厮聪明得很,一听便会意,忙把手中的包裹甩到背上,也学着战连决的样子蹲在了玉夕面前。

“姐姐,你也踩在我肩膀上,和你家主子姐姐一块儿看。”

玉夕也愣了。她有些不知如何是好地看向顾昭云。

两个人面面相觑一番,段林提醒道:“好姐姐们,你们若是再不动,表演就要结束了。”

“可你们呢?”顾昭云问。

“我们日日来,早看腻烦了。快,我扶着,不会摔到你。”

战连决朝顾昭云伸出手去。

她哪里是怕摔,她只是……

不想了,不想了。

玉夕眼看着自家主子有了动作,也忙扶着段林的肩膀踩了上去。

不消一会儿,两个人站得高高的,终于看到了人群之内的光景。

不知何时天已经完全暗了下来。那一伙耍杂技的点着冲天的火把,在人群围成的一圈空地中大展拳脚。少年和少女搭档着钻火圈,吞长剑,老妇和老汉在一旁耍花枪助阵。

当真是叫人看得眼花缭乱。

这一派热闹非凡的市井之相,烟火气十足,叫人能真切地感觉到活着。

顾昭云眼中看着他们,不知为何有想要落泪的冲动。

许是庆幸自己重活一世,才得以看到这般景象?

“怎么样,好看吗?”

脚下忽然传来声音。

顾昭云这才想起,她还踩在一个人的肩膀上。

一时想要慰问一番,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点了点头,道:“这些人很厉害。”

地上的人似乎笑了,只听他道:“你若喜欢,往后常带你来。”

你若喜欢,往后常常带你来。

就像是两个将长相厮守之人中的一个在理所当然地许诺。

但事实似乎也是如此。她和战连决本便有婚约,且他的心意,她也不是不知。

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很快便会成亲,而后长相厮守。

有一天她要叫他一声夫君。

越想下去,顾昭云只觉耳根子越烫。此刻她又万分庆幸战连决看不见她的样子。

一轮表演完毕,杂耍班子的人开始举着空碗沿边转,有人往其中扔些铜钱碎银,也有人摆摆手离场。

顾昭云也不好再站下去,费了一番周折下来,对战连决道了声谢。又见他肩上隐约两个鞋印,终于还是过意不去,伸手替他拍了拍肩膀。

战连决本来嘴角还挂着一丝笑,此刻不由有些凝固。顾昭云动作轻微,可衣袖轻摆间却是阵阵女儿香萦绕他鼻尖。

心尖微颤。

“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顾昭云道。

战连决回过神来,也点点头:“不早了,”忽然回过神来又道,“我送你。”

“不必,王府和将军府可是并不顺路。”顾昭云轻笑道。

白玥柳的《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就可以了哦~

锦绣嫡女:狂妃不好惹同类型小说

(顾七月宇文铭)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免费阅读(苏迷凉小说全本资源)无广告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的小说,是作者苏迷凉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本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原主被害致死,下一秒天医神针传人从坟墓中爬起,红衣沾身,心似冷铁!一家子极品亲戚?无妨!一根银针下去,保准听话!容颜被毁,手指被断不能行医修炼?简单!修复焕颜,重塑筋骨,闪瞎众人的狗眼!未婚被退亲,贵公子不敢上门提亲,婚事受阻?没事!她自由惯了,正好守家坐镇,众妖退却!虐渣溜狗,日子过得那叫一个爽!只是被一泼皮无赖缠上,天天想圆房该怎

小说名称:毒医娘子:夫君让我扎一下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