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精彩小说完整版 叶天

  • 时间:
  • 大魔王作者笑轻尘
  • 大魔王小说源于:zd

《大魔王》精彩小说完整版 叶天

大魔王小说在线阅读

叶天大魔王全文免费阅读

《大魔王》第19章麻雀变凤凰

“皇……皇上……”羞得玉颊通红的瑾妃象征性的推拒着,在床上除了那事儿,能商量出什么?

现在是大白天也就罢了,偏还扯上一个喜儿进来,想起昨夜皇上说的什么双飞,就羞得她得脸颊通红,心头砰砰乱跳。

叶天可是多面手,在床上忙得不可开交的同时,也说出心中的打算,这个打算也是他在金鸾殿主持朝政的时候灵机一动想出来的赚钱小招儿。

当然,瑾妃多少要受些委屈,而喜儿则是一下飞上了玉枝头,麻雀变成了凤凰。

皇上,真的变了,除了还是那般好se荒唐之外,已经变得圣明了,这大周有希望了。

瑾妃心中异常欢喜,与喜儿极尽温柔,把皇上服侍得爽歪歪。

侍在外间的内侍监首席大总管苏子伦听到里边的种种声浪,不禁摇头苦笑,要说皇上变了?似乎真的有点儿变了,可这好se荒yin的本性可是半点没变呐,而且还变本加厉,这大白天的就那啥,而且,好象还加上一个喜儿,一龙二凤,当真是荒唐之至。

他连忙叫手下小太监拿笔来记录,皇上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宠幸妃子或宫娥,都要详细记录下来,好知道她们能不能怀上龙种,这是宫里传下来的规矩,一点都不能坏了,可皇上却不当一回事。

皇上在里边跟瑾妃、喜儿胡天胡帝,荒唐胡闹也就罢了,竟然在激战正酣的时候下了一道令他一时间有点反应不过来的圣命,愣是让他傻呆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文武百官们刚出皇宫,才回家没多久,鹰派大臣要给即将出征的武功侯常青山常侯爷饯行,鸽派大臣也要给即将前往金国,与鞑子和变的内阁首辅张廷登张阁饯行,不想,宫里突然传来消息,皇上册封喜儿为昭容,在皇宫为喜昭容设宴庆贺。

据内部挺可靠的消息,喜昭容极得皇上宠爱,此次专门为她庆贺的喜宴,连最受皇上宠爱的丽妃都没资格,颇受冷落的瑾妃更不用说了。

皇上单单为一个突然册封的昭容举办庆宴,这在大周叶氏皇朝史上,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呐。

喜儿只是瑾妃的贴身侍女,也不知她使了什么招儿,媚惑住皇上,麻雀一下子变成了凤凰,身价暴涨,一飞冲天。

那些心思玲珑的大臣们一下子都愣住了,皇上此举,摆明了非常宠爱喜昭容呐,丽妃恐怕要失宠了,这后宫目前还没册封东宫娘娘呐,皇上此举,莫非是在暗示,要立喜昭容为皇后?

喜昭容只是一个婢女,身份低下,依着规矩是不能立为皇后的,但要改变喜昭容的身份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让喜昭容认内阁首辅张阁老或武功侯常侯爷为义父,这身份地位不就变得高贵了么?

原本不是很复杂的事儿,却让这帮心思玲珑的大臣们想得非常的复杂起来。

不管喜昭容将来能不能入主东宫,反正她极得皇上宠爱,这马屁当然要拍,而且要大大的拍。

于是乎,这帮心思玲珑的大臣们在打听到了喜昭容特别喜爱真金白银之后,他们在张阁老或常侯爷的饯行宴上匆匆喝了一口水酒,拍了一下马屁,便携带各种各样的礼物进宫,为喜昭容祝贺。

一进到宫里,大臣们都傻眼了,宽敞豪华的大殿内摆满酒席,看似很隆重,但全是清一色的一素二萦,外加两色点心,再就是水酒、茶水与水果了。

这……这未免太寒酸了吧?皇上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大多的大臣心里纳闷异常,聪明的联想到皇上这两天的不一样感觉到了什么,这天,恐怕真的要变了。

喜昭容一身盛妆,千娇百媚,她陪坐在皇上身边,频频与大臣们敬酒,接受大臣们的道贺。

这年头是以酒代水解渴,男男女女都会喝酒,只是酒量的高低而已,女人嘛,酒量不高,浅偿一点点,做个样子就行,偏偏喜昭容的敬酒,皇上全替她干了。

当初集三千宠爱于一身的丽妃都没有这等殊荣,足见皇上对喜昭容的宠爱。

大臣们都在揣测皇上的心思,皇上此举,是不是在释放某种信号?是不是要让我们支持他册立喜昭容为后?

这年代的酒,与后世相比,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叶天酒量再好,在大臣们的车轮战下也难以支撑,很快就醉了,由宫女扶进内宫休息,独留下喜昭容代为主持宴席。

这又是一大破例,曾经集后宫三千宠爱于一身的丽妃都没有如此殊容呐,心思玲珑的大臣们越发坚定,皇上是有意册立喜昭容为后呐。

未来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这马屁不仅要拍,而且要狠狠的,重重的拍,于是乎,待皇上离席之后,一众大臣呼啦的起身离席,争先恐后的潮向喜昭容,歌功颂德,令人恶心反胃的马屁话扑天盖地,各种贺礼也争先恐后的呈上来。

喜昭容坦然受之,侍立一旁的宫女小太监一一接过大臣们递上来的贺礼,然后捧着贺礼转入内宫。

乾清宫内,满脸笑容的叶天双手垫头,躺靠在绵软软绵被堆在,几个小宫女小太监在忙着清点那些贺礼。

不是价值不菲的古玩字画,就是金银珠宝首饰,这些大臣出手可真是大方,送得最多的是内阁首辅张廷登张阁老,他那份礼,折合起来可有十万两银子呢。

当然了,也有一些清廉的没有送礼,只是口头上道贺,送礼的名单上没有他们的名字,其实也不怪他们吝啬,要他们拿出几百两银子很难,就算拿出来了也上不了台面,倒不如不送。

礼金很快就统计出来了,折合近七十万两白银,那份送礼名单,叶天收了起来。

大臣们送完贺礼,宴席很快便散,容光满面的喜昭容刚一进来,便被叶天一把搂住。

“喜儿,你可为朕立了大功了,朕要好好奖赏你。”叶天吃吃低笑,只玩了这么一小招儿,便净赚近七十万两银子,要是再来那么几次,嘿嘿。

“皇上……”喜儿羞得缩进他的怀里,皇上所谓的奖赏,自然就是那么一回事儿了……

《大魔王》第20章新宠旧人

兵部尚书府,书房。

兵部尚书大人、独孤世家家主的独孤晋负手站立窗前,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

端坐一旁的独孤夫人黎氏慈爱的轻抚着自已的女儿,也就是当今的瑾妃,瑾妃俏面羞红,似乎因为刚才说了什么而显得神态忸怩。

黎氏嗔道:“乖女呀,人伦大事,这有什么好害羞?这是好事呢,至少,皇上宠幸了你,早点怀上龙种,生下皇子,东宫便是你的了。”

她旋即叹了口气,“爹娘都担心你在宫里过得不快乐呢,唉,这昏……皇上也真是的……”

身为母亲,又怎不疼自已的亲生骨肉?何况,瑾妃不仅乖巧,更温宛贤惠,知书达理,更让她宠爱,谁想宝贝女儿嫁进宫中好几年,竟然还是处子之身?

昏君当真是昏庸无道之极,若不是看在宝贝女儿的面子上,她便咒骂出声了。

玉颊满是羞赧红云的瑾妃螓首低垂,低声道:“母亲,皇上对瑾儿很好。”

她知道母亲顾及她的面子,昏君这两字没骂出口,不过说实话,大病之前的皇上,确确实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大昏君,但愿他能象现在这样圣明,大周国必重现昔日的辉煌。

黎氏冷笑道:“对你好?哼,他眼里只有那个狐媚子……”

话说出口,心中似乎想到了什么,俏面倏地一变,望向自已的丈夫,怔道:“老爷,皇上……”

她出身书香门第世家,嫁给独孤晋之前可是皇城公认的大才女,才思敏捷,兰心惠质,独孤晋为一家之主,有不少头痛的问题还是经她指点方才拨云见日。

独孤晋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皇上,似乎真的有些变了。

夫妻俩灵犀相通,有些话不必直接说出来,彼此都能心神领会。

瑾妃满头雾水,怔道:“父亲,母亲,你们在打什么哑迷?”

独孤晋笑了,怜爱的看着女儿,“我马上去吩咐下人筹集五百万两现银,朝人带进宫。”

瑾妃惊喜道:“爹真好。”

她本意只是想替皇上开口借三百万两银子,没想到父亲会全力支持,开口就是五百万两,别看独孤世家家大业大,但每天的开支可不小,要马上拿出三百万两现银还是有点困难的。

黎氏牵着女儿的手,慈爱的笑道:“傻丫头,你爹还不是为了你,为了咱独孤世家?”

只听女儿回来所说的,还有朝堂上的一些事儿,综和起来,夫妻似乎感觉,皇上大病一场之后,整个人似乎有些变了,虽然有些事儿极荒唐,不过,不再似从前那般昏庸无能。

皇上虽然没有向独孤晋开口借银,但由瑾妃开口,也等于就是皇上的意思了,三百万,可不是小数目,就当是试探吧。

这个试探的代价可是很大,不过,钱财只是身外物,没有了还可以赚回来,家族长盛不衰才是最关键。

如果皇上拿这些银子来挥霍,独孤晋从此死心,独孤家族就要为了家族的长远利益重新考虑了。

如果银子是用到该用的地方,独孤晋会很高兴,这等于是皇上承了独孤世家一个天大的人情,同时也是为了女儿能够入主东宫所做的庞大投资吧。

当五百万现银清点入库的时候,叶天乐疯了,当场搂着瑾妃,狠狠的奖励了一次又一次,顺带着连喜儿又重新奖励了一次,那个桃花帐内啥的就不细述了。

有了独孤世家借过来的五百万两现银,叶天的底气足了,他精神抖擞的上朝,金口一开,二百万划拨镇阳险关,全力支持武功侯常青镇守镇阳险关,一百万划拨北方灾区,全力赈灾,一百万划拨各地边军的粮草军饷,一百万留存国库备用,要开支的地方可多着呢,这一百万两银根本就不够塞牙缝。

“独孤爱卿,这些饷银摊派下去,你好为朕好好把关,谁敢贪没,中饱私囊,不管多大的官,朕抄他全家,诛他九族!”

“臣,遵旨。”独孤晋悄悄松了一大口气,五百万两银子,皇上如此分派,确实是用到了刀刃上,他之前还担心皇上象征性的给武功侯和北方灾区拨发那么几十万两,剩下的拿来挥霍一空呢。

皇上,真的变了!这天,他这宝押对了,独孤世家即将跃居三大世家之首,嘿嘿。

叶天重提出巡北方灾区,监督赈的钦差大臣一事,一众大臣又相互喷了起来,一下子举荐出五六位大臣。

这一次的钦差大臣与以往的不一样,是带点风险,不过,只要小心翼翼,还是一趟肥差的,几派的大臣都举荐自已的人,一时间又是大打口水仗。

我叉,难道派个钦差大臣就这么难?

满头黑线的叶天又被大打口水仗的大臣们弄得头大如斗,干脆大袖一甩,退朝!

才出金鸾殿,妖媚入骨的声音便自一侧传来,“皇上……”

叶天打了个哆嗦,看着满脸幽怨神态的丽妃,他干笑几声,“呃,朕……”

放了美人的鸽子,让美人独守空帷,罪过啊。

他笑眯眯的握着丽妃白晰光滑的纤手儿,“爱妃,朕……朕马上补偿。”

“去补偿瑾妃罢,臣妾才不稀罕。”丽妃冷哼一声,甩脱他的手,扭动诱人犯罪的丰臀,迎风摆柳的离去。

一二一二……好有节奏感啊,真他X的勾魂!

咕的一声,叶天狠狠的咽下一口口水,连忙跟上去,“爱妃,爱妃,朕给你赔个不是,呵呵。”

他听得出丽妃埋怨的语气里充满了撒娇,要是不跟上去,才会被她真正的埋怨死呢,女人嘛,不管古代现代,都爱撒娇,如果不明白其中的意思,那就杯具了。

丽妃回到承德宫,趴伏在床沿嘤嘤抽泣,薄如蝉翼的红色轻纱里清晰可见白晰如玉的丰润香肩在抽动,似乎哭得挺“伤心”的。

“爱妃。”叶天凑过去,想要搂住她动人的小蛮腰,哪知丽妃纤腰一扭,滚到了床上,避开了他的搂抱。

“皇上有了新宠,就忘了丽奴,丽奴不想苟活人世了。”卷缩在锦被堆中的丽妃泪眼汪汪,梨花带雨,分外惹人娇怜。

叶天当然明白她多半是撒娇,不过能演得如此逼真,如果进军好莱坞,绝对影后呐。

“爱妃,朕这不是来陪你了嘛。”叶天笑呵呵的爬上床,嗯,当然是有点迫不急待。

还好,勾人魂魄力的小美人儿这一次好象慢了半拍,总算被他抓住,搂在怀里,不过,丽妃似乎越想越伤心,卷缩在他怀里轻声抽泣,叶天就算是兽血沸腾,剑指南天,虫子上脑,在这时候也只有强行忍耐住,搂着她低声哄逗。

这种时候,确实不好那啥,还是先哄美人儿破涕为笑再说。

《大魔王》第21章哥震惊了

叶天不得不承认,丽妃很会把握住男人的心理,直至他答应从现在起,半步也不离开承德宫,丽妃才破涕为笑。

丽妃身边的两个小宫女很是善解人意,不用丽妃吩咐,她俩往来穿梭,在宽敞华丽的寝室内摆设一小桌酒席。

叶天搂着妖媚入骨的丽妃端坐厚厚的锦垫上,边喝着酒,吃着水果点心,边欣赏舞姬动人的歌舞。

这个国度的风气有点类似乎古华夏的大唐,颇为开放,着装上更不用说了,女性一束抹胸半遮峰峦,雪白深沟勾人魂魄,夏天只是外罩一袭薄纱,玲珑曲线毕露,很容易诱人犯罪。

当然,见多了就习惯,象叶天这种才刚刚来到蛮荒大陆没几天,荷尔蒙分泌过多的异类,很容易就虫子上脑。

那几个舞姬的姿容身材都是上上之选,粉色抹胸,透明的薄纱裙,诱人犯罪的曲线毕露无疑,她们舒展如藕粉臂,扭动纤腰,舞姿柔美,又极易诱人犯罪,整个宽敞华丽的寝宫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绮旎春光。

酒喝足了,充满绮旎春光的艳舞也欣赏够了,虫子充滞大脑的叶天又不老实了,搂着柔媚入骨的丽妃就想上下其手,肆意妄为。

“皇上,臣妾为你舞一曲。”丽妃咯咯荡笑着飘离他的怀抱,复又给他抛了一记勾魂夺魄的媚眼儿。

如此勾人魂魄的媚眼儿,哥全身发热啊……

虽有宫女持扇站在身后轻扇,可虫子上脑的叶天浑身兽血沸腾,全身都在冒汗,他一把没抓住丽妃,只好无奈的端坐着看她为自已献上的歌舞。

丽妃的身体韧性惊人,职业体操运动员才能够做出来的高难度动作对她而言简直是小儿科,她仿佛是天生的舞者,舞姿优美绮旎,撩人心扉,勾人魂魄。

丽妃似乎要为他展尽自已所学的舞曲,跳了一曲又一曲,而叶天喝了一杯又一杯的凉茶。

冰镇酸梅汤本是解暑降火,可到了叶天的肚子里却如火上浇油,令他体内兽血汹涌澎湃,眼睛充血发红,脑门青筋凸现。

呃,这汤喝多了,小水库自然满了。

朕要嘘嘘!

叶天站起身,对俏立身后的小宫女道:“朕要解手。”

“奴婢伺候皇上。”小宫女连忙跪下服侍。

叶天瞪大了眼睛,嘴巴张得老大,整个人当场就被震惊得傻呆了。

老天爷啊,只有在倭寇极其BT的A片里才有的BT情节竟然活生生的发生在眼前,而他就是那个男主角,这也太BT太荒yin太雷人了……

也许是吓傻了,也许是小水库蓄洪太多,他打了个哆嗦,水闸竟然自动开启了……

重新坐下的叶天不安的扭动着屁股,刚才那事儿实在太……太那啥了,哥再好se,也还没有BT到这程度啊……

不过,那视觉感官上太那啥了,难怪那死鬼皇帝独宠丽妃,象瑾妃这等祸国殃民的顶极美女都不屑一顾,就算是他,也甘愿死在丽妃的肚皮上啊。

刚才的极度刺激,反倒让叶天的火气降了不少,不过,锦垫虽然软绵绵的,但这么端坐着,时间久了也让他感觉不舒服,他干脆爬到丽妃那张华丽的大床上,靠躺在绵被堆上欣赏丽妃的妙曼动人的舞姿,这样子可舒服多了。

接下来嘛,献了一曲又一曲的丽妃跳得香汗淋漓,当然得去淋浴。

叶天很想跟去,一起来个鸳鸯戏水,丽妃打死也不肯,叶天只要等她淋浴完后自个儿泡温澡,当然,身边还有两个千娇百媚的小宫女服侍着。

这澡可是洗了N久,直洗得叶天手脚发软,才由那两个俏面上仍残留着浓浓春情的小宫女搀扶着回来。

连续征战,铁打的人也撑不住啊,叶天躺在丽妃那张香喷喷,软绵绵的豪华大床上,等着搂抱美人入睡呢。

谁想,丽妃跳了一阵子的舞,感觉肚子饿了,她要亲自下厨,替皇上熬一碗参汤。

这会儿天都暗下来了,等到汤熬好了,困得眼皮睁不开的叶天早呼呼大睡,雷打不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迷迷糊糊中感觉怀中多了一具滑腻温软的胴体。

叶天睁开眼睛,四周一片漆黑,只隐隐看到自已怀中多了一具白晰的胴体,触感爽歪歪。

他记起这里是承德宫,怀中之人自然是妖媚勾魂的丽妃了,休息了一阵,体力早就恢复,搂着丽妃光滑如丝缎的温软胴体,想起她柔媚入骨的声音,叶天再次恢复雄风。

他纵情驰骋,宫纱帐幔伴随着柔媚入骨的销魂呻吟声有节奏的颤动着,越好激起叶天的雄风与兽性,美中不足的是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无法欣赏到丽妃此时荡人心魄的神态。

一夜数度疯狂,等到叶天醒来时,本能伸手乱摸,却发觉枕边人已不在,他坐起身,透过重重宫纱,依稀看到丽妃端坐梳妆台前,一个宫女正替她梳理满头亮泽的秀发。

叶天爬下床,一个宫女连忙过来服侍他更衣。

服侍他更衣的宫女叫小晴,也就是昨天用嘴替他那啥的俏丽小宫女,替丽妃梳妆的宫女叫小华,她俩都是丽妃的贴身侍女,乖巧伶俐,善解人意,确实很讨人喜欢。

叶天还要上朝,他洗漱之后匆匆吃完早餐,逗了丽妃几句,便在一群甲士、宫女小太监的簇拥下上朝。

今天讨论的仍旧是钦差大臣的事儿,结果仍象昨天一样,很快就又演变成了口水仗。

叶天满头黑线,我叉,就这么一件小事儿,扯上几天都扯不完?不过,他感觉身子酸软,困得直想睡觉,无心听这帮混帐扯皮打口水仗,他干脆退朝,回去睡个回笼觉。

他自认本钱挺足的,而且曾把瑾妃与喜儿杀得讨饶不已,谁想在承德宫住了一晚,领教到了丽妃的厉害,这会哪还敢去承德宫,他移驾乾清宫,直接躺倒在瑾妃的床上呼呼。

醒来的时候已近傍晚,瑾妃主仆服侍他用餐,叶天吃得倒是挺开心,只不过,心里老有事儿卡在嗓子眼上。

瑾妃以为他挂念的是镇阳险关的战事与北方灾区的事,连连柔声安慰,她又怎知皇上心里想的说是一些荒唐透顶的龌龊事儿。

《大魔王》第22章 大盗

叶天不是有心事,而是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尽是些荒唐透顶的龌龊事儿。

他感觉自已的本钱挺雄厚的,又仗着年青,把瑾妃与喜儿杀得讨饶不已,谁想强中更有强中手,丽妃的功夫厉害得让他的自信心尽失。

昨夜与丽妃盘肠激战,数度销魂,结果都是他丢盔弃甲,一败涂地,虽然爽得直翻白眼儿,但对男人来说,实在很没面子。

丽妃能集后宫三千宠爱于一身,确实不盖的,连他都觉得,如果让他选择,他宁愿选择丽妃侍寝,死在她的肚皮上也心甘情愿。

不过,丽妃的功夫让他又迷恋又怕怕,单单一个丽妃已经让他大感吃不消,还说什么天下美女尽收后宫,雨露均沾,让她们都xing福快乐?丢大发了……

吃药?那简直是杀,逞一时之勇,后半生就惨了,哎,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什么《黄帝内经》、《御女心经》、《霸王诀》、《房中术》之类的房中秘术?就算是采阴补阳之类的邪术也行啊。

心灵上有点创伤的叶天胡思乱想,强笑着哄了瑾妃与喜儿几句,闷闷不乐的离开乾清宫。

圣驾一动,龙虎禁卫、宫中甲士、宫女小太监自然跟了一大群,专门服侍皇上的内侍监首席大总管苏子伦自然也随身跟着。

叶天在皇家御花园内转了两圈,两名贴身护卫的龙虎禁卫与苏子伦拉后几步跟随,那些宫中甲士把守四周,宫女小太监则留在外边听候圣命。

皇家园林,栽种的全是奇花异草,花香扑鼻,中人欲醉。

叶天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哪有心情欣赏什么鲜花,唔,鲜花,等等,他脑中灵光一闪,随即下了一道古怪的圣命,通令全国,缉捕采花大盗,谁能活捉到一个,押送皇城,官升三级,赏银十万!

他心里可是打着如意算盘,武侠小说里的采花大盗们都会一些采阴补阳的邪门之术,只要逮到一个,严刑逼供,让他们老老实实的交出心法,然后自已再练,嘿嘿。

这世上什么都有可能,自个就穿越了,牧淳风也实实在在的露了一手真功夫,所以,他相信啥都有可能。

对于这道古怪的圣命,已经领教过的苏子伦仍是愣了那么数息的时间才反应过来,皇上这是怎么啦?怎么突然对那些专坏女性名节的江湖淫贼、采花大盗如此深恶痛绝?

天威难测,圣命不可违,一向最擅长揣测皇上心思的苏子伦一时间也无法揣测出皇上这葫芦卖的什么药,不过,他知道,这道圣命一下,那些江湖淫贼、采花大盗们要哭爹喊娘了。

果不其然,这道圣命一出,海捕公文以八百里加急的速度传遍大周所有角落,各洲府县镇的衙役捕快们都忙乱起来,天天找寻抓捕江湖淫盗、采花大盗,官升三级,赏银十万两呐,逮到一个就大发了。

别说官府了,就连整个平静了多年的江湖也都轰动起来,那些江湖一二流高手好手们、名门正派、绿林道、黑白道可谓是高手尽出,三五成群的组成捕猎队,抓捕江湖淫贼、采花大盗,好进京领赏。

一时间,那些江湖淫贼、采花大盗成了比国宝大熊猫还要国宝的珍稀动物,他们连咒骂皇帝的时间都没有,如同丧家之犬东躲西藏,亡命天涯,有些被捕猎队追得走投无路的只有抹脖子喝毒药,有的挥刀自宫,依返佛门寻个藏身救命之所。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果然,天还没有完全放亮,就有小太监来禀报:有人逮到了一个采花大盗,正在外边候着,听候传召。

叶天精神大振,赤条条的从瑾妃的大床上跳起来,顾不得让喜儿伺候,匆匆穿了衣服鞋子,带人去审讯捕获的采花大盗。

御书房里,心情激动的叶天端坐椅子上,两名龙虎禁卫站在身后,内侍监首席大总管苏子伦站在一旁,随后是牧淳风等几个秘密禁卫,全身上下一身黑色衣裤,面色惨白无血,浑身直打哆嗦的采花大盗跪在地上。

也活该这家伙倒霉,正在皇城里作案,当时圣命才传出宫里,还没有下发到刑部,牧淳风奉命秘密召集失散民间的禁卫,所能召集到的秘密禁卫大半已来到皇城,少数人因路途遥远,正在全速赶来,他本是进宫禀报,刚好听闻此消息,立时退出皇宫。

蒙皇上看重,重新启用秘密禁卫,一心想要报答圣恩,急于表现的牧淳风自然想做出几件让皇上龙颜大悦的事儿来,眼前就是机会,他回到禁卫的秘密集结地,吩咐了一通,这些秘密禁卫全体出动,刚巧逮到了这个倒霉鬼。

“谁是用刑高手?”叶天笑眯眯的看着那面无人色的采花贼,他本想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可想想,这一招未必能够吓得住人。

采花贼被十来双怪眼瞪着,早吓得面无人色,浑身直打哆嗦,听到用刑两字,更是吓得”妈呀”一声惨叫,瘫软在地上,他拼命的叩头,“皇上饶命,皇上饶命啊,草民什么都招,什么都招啊,皇上饶命啊……”

叶天乐了,这一招还真管用呐,他嘿嘿笑道:“算你识务。”

几个想要表现的禁卫无奈的叹了口气,我XX的,这混蛋真没种,不会先充下好汉,让哥几个用下酷刑,在皇上面前表现表现啊?

叶天笑眯眯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采花贼忙回答道:“回……皇上话……草民柳怀春……”

叶天点了点头,“柳怀春,朕问你,你可曾学过……呃,那个……什么采阴补阳的房中之术?”

苏子伦、牧淳风等一众秘密禁卫全都张大了嘴巴,大眼瞪小眼,皇上问这个干嘛?

苏子伦毕竟服侍了三代君王,最擅长的就是揣测君心,他先是愣了一下,昏花老眼一转,似乎明白了皇上的用意,他压低声音道:“皇上,先帝传下来的帝王秘录就有记载有此类奇术的修练方法。”

关于叶天的小说《大魔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大魔王》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大魔王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