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浩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近身高手》

  • 时间:
  • 近身高手作者巅峰的神
  • 近身高手小说源于:zd

沈浩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近身高手》

近身高手小说在线阅读

沈浩近身高手全文免费阅读

《近身高手》第23章 局长亲临

唐凯,比沈浩早八个月进入二中的插班生,以至于既近视又矮小的他坐在了教室最后一排,他成绩不差,模拟考试名次稳定在全班前二十,只要高考时正常发挥,冲击国内一流大学,十拿九稳。

八个月来,这平时不爱说话,没有朋友的瘦小男生留给老师同学的唯一印象,腼腆,爱脸红。

这样的男生,往往胆小怕事,被王志强骂不还口打不还手似乎印证这点,此时挺身而出陪沈浩共患难,出乎老师同学的意料。

“我一个人的事儿,你别跟着起哄。”沈浩的意思很明确,无论发生什么,想一个人扛,不愿善良到有些懦弱的同桌跟着倒霉。

进派出所那种地方,可不是多个人陪着就多一份安全,除非这人背景不俗,但沈浩没法把貌似习惯了逆来顺受的唐凯意淫成刻意低调的强大存在。

“我不是起哄。”唐凯凝视沈浩,表情认真。

带队闯入教室的警官见状,心中冷笑,这时候还敢讲哥们儿义气,要么傻,要么不知天高地厚,他毫不犹豫吩咐下属,将两人一并带走。

俩小屁孩能折腾出啥幺蛾子?

众目睽睽,沈浩唐凯被几名警察带出教室。

讲台上的英语老师回过神,询问前排几个学生,弄明白来龙去脉,惋惜叹气,高考将至,俩学生要真出点事,可能影响一生。

因沈浩犯事而心情大好的陈博睿,不动声色瞥了眼魂不守舍的何媛,琢磨该不该落井下石。

他具备这个能力。

因为他老爸是市局一把手。

不必通过他老爸亲自操作,只需向那些常来家里聆听教诲的市局骨干委婉表露一下所思所想足矣。

这便是权势的魅力。

几个同样惦记何媛且嫉妒沈浩的小男生不如陈博睿这么深沉、想这么多,都幸灾乐祸,断定沈浩凶多吉少。

长街之上,两辆警车呼啸疾驰,二中对面临街的KFC二楼落地窗边,王志强揉捏着盛满可乐的纸杯,凝望远去的警车,笑意狰狞。

“王少,哥们儿办事能力不差吧?”坐王志强对面的年轻男人得意洋洋问,这小子姓张,叫张亮,经营一家洗浴中心以及一家规模不小的台球厅,貌似年轻有为,熟悉他的人,都清楚他纯粹靠在大南街派出所当所长的姐夫起家。

有好姐夫帮衬、袒护,张亮混的自然不差,十三太保就跟着他混吃混喝,昨晚砍人,今天派出所抓人,全是他为讨好王志强而施展的手段。

王志强冲张亮竖起大拇指,道:“张哥你牛,这份情,我记心里了,不知道能不能让那小子坐三五年牢?”

“小事一桩,包在我身上。”一心想通过王志强抱住王力大腿的张亮拍着胸脯保证,信心十足。

姓沈的小子功夫是好,身手是厉害,一挑十几游刃有余,可对上国家暴力机关,只是身手好,有个屁用。

权势,金钱,才是这个社会的万能通行证。

“那就麻烦张哥了。”王志强喜形于色,虽然一直摸不准自己的牛叉老爹为什么忌惮沈浩,但无论如何不信曾经的穷小子能在短短数年飞黄腾达、黑白通吃。

张亮不以为然摆着手,踩个草根高中生,有啥麻烦的。

警车一路鸣警笛,疾驰返回大南街派出所,一沈浩唐凯被带上二楼,分开关入相邻的两个房间。

沈浩第一次进“局子”,坦然自若,仿佛是这里的常客,亡命境外那些年,啥场面没遇到过?

小小派出所,在他心中属实没啥分量,并非他藐视法律,是他有过太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彪悍经历,不过这牲口此时也在为如何出去发愁犯难,思来想去,除了杀出去,似乎没别的办法。

还是太弱。

自保都不易。

何谈只手遮天翻云覆雨。

被铐在暖气管上的沈浩俊脸泛起一抹满含自嘲意味的苦笑。

“呦,你小子还能笑出来?”办公桌后负责讯问的中年警察看傻逼似的看了眼沈浩,慢条斯理拔烟,点燃,从警十多年,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愣头青他见多了,现在笑,一会儿就得哭。

沈浩无所畏惧凝视对方,既来之,则安之,正好见识见识普通人不愿轻易踏足的地方到底多么凶险。

“你涉嫌故意伤人……”

“我是正当防卫,当时教室里有几十人目睹了整个过程。”

沈浩的辩解惹得中年警察猛地拍桌子,声色俱厉道:“你犯没犯法,怎么定性,我说了算!”

“你说了算?”沈浩冷笑反问。

中年警察眯眼,神情更为阴戾,意识到沈浩不好对付,朝抱着膀子倚门站立的年轻下属使眼色。

年轻警察心领神会,亮出精致的警用电击器。

沈浩看着逼近的警察,当然清楚接下来将发生什么,而隔壁房间,替沈浩据理力争的唐凯已被踹倒在地,蜷缩着身体,呕出尚未消化的早餐残渣。

做这种违法的事,那动手的人极为从容,毫无压力。

监控室内,所长杨瑞龙凝视充斥暴力的监控画面,淡淡说了句“完事儿了把这两个房间的监控记录删掉。”

杨瑞龙叮嘱下属转身离开,类似戏码,隔三差五上演,他没兴趣从头看到尾,也不担心出岔子。

俩高中生能翻天不成?

这是他的地盘,上头又有人罩着,怕个鸟……

政府大楼市长办公室,市长唐逸靠住转椅,揉捏太阳穴,刚刚结束的常委会使他筋疲力尽。

谭书记处处掣肘。

下边人阳奉阴违。

他这个市长当的束手束脚,上任快一年,倾尽各种资源、人脉,仅仅推动腾飞路两侧棚户区的拆迁改造。

“该怎么破局”有着远大抱负的唐逸闭眼呢喃,沉思许久,毫无头绪,拉开抽屉取出手机,想给老领导打电话,取取经,却先瞧见一条未读短信,点开看完,微微皱眉,而后用座机联系市局副局长高健。

二十分钟后,高健亲自赶到大南街派出所,这个能力极强的昔日缉毒英雄,被谭书记当年空降到市局的亲信陈志刚死死压制,郁郁不得志,直至唐逸到来,才看到继续进步的希望。

甭管高健在市局高层所面对的形势有多不利,做为实打实的正处级干部,突然来大南街派出所,派出所的人无比忐忑。

高健道明来意,所长杨瑞龙懵了。

“高局您先进接待室喝杯茶,我这就去把您找的人带过来。”诚惶诚恐的杨瑞龙仍绞尽脑汁争取补救的机会。

“茶不用喝了,我瞧瞧你们怎么办案。”高健瞧出杨瑞龙心怀鬼胎,快步上楼,去审讯室。

杨瑞龙暗自叫苦不迭,硬着头皮为高健带路。

高健出现在唐凯身边时,唐凯已处于半昏迷状态,打人的人则捏着伪造的口供记录不知所措。

隔壁房间,不知高健到来的俩警察同样不知所措,试过各种手段,沈浩仍像没事人,冲他俩冷笑,笑容饱含戏谑和鄙夷。

年轻警察瞥了眼手中没电的电击器,狠狠咬牙,伸手撕扯沈浩上衣,不信邪的他想瞧瞧沈浩拥有怎样彪悍的身躯,居然这么抗打,拽开沈浩衣领瞬间,几道狰狞伤疤映入眼底,他不禁倒吸凉气,僵立在原地。

换一般人,这全是致命的伤。

尤其两处像被子弹洞穿留下的疤痕,临近心脏。

年轻警察怔怔盯着小他七八岁的沈浩,不明白一个高中生经历过什么,能落这么多触目惊心的疤痕。

蓬!

门被踹开。

打断年轻警察纷乱思绪。

穿着笔挺警服的高健阴沉着脸走入,肩章上的亮银色橄榄枝和一颗四角星花成为他身份的象征。

三级警监。

市局寥寥数人够资格佩戴。

在这小小的派出所内,高健绝对是令人不敢直视的强大存在。

原本端坐办公桌后的中年警察,手忙脚乱掐灭刚点燃只抽两口的中华烟,提心吊胆站起来,有些恍惚,有些茫然。

“你是沈浩?”高健问沈浩。

“是”沈浩答话的同时根据派出所几个警察流露出来的忐忑与不安,断定来人多半有利于自己。

要不要趁机喊冤……想不动手就脱困的沈浩为此纠结时,高健已开口:“你的情况我已经弄清楚,没事儿了。”

沈浩错愕,从小习惯命运女神雪上加霜的蹂躏,有点难以适应想啥来啥的好运降临,很意外,很费解。

杨瑞龙亲手为沈浩打开手铐,低三下四道歉。

沈浩跟随震慑着整个派出所的高健,稀里糊涂走出这栋三层小楼,得知唐凯被送往医院救治,顾不得多想多问,跑到路边拦了辆出租车。

驻足派出所门口的高健,冷冷环顾以杨瑞龙为首的一群警察,撂下狠话“你们这些害群之马,国法党纪难容!”

杨瑞龙低着头,冷汗淋漓,哪想得到收拾俩高中生竟惊动高健,待高健乘车离开,问身边人审讯室监控记录删掉没,此人哭丧着脸,弱弱道:“没来得及删,高局的秘书带人闯入监控室,取走了硬盘。”

杨瑞龙闻言,差点急晕过去。

高健没回市局,径直去市政府,向唐逸汇报情况,他深知急于扎稳脚跟的唐市长早想插手公安系统,今天这事,歪打正着,可能是个突破口。

省人民医院。

沈浩坐在病床边,听医生说打点滴的唐凯只是遭受电击而昏迷,稍稍放心,继续琢磨为何有人及时解救他俩。

不可能是巧合。

更不可能是鬼使神差。

沈浩百思不得其解,一瓶点滴渐渐输完,而医院大楼外,轻车简从的唐市长带着秘书由高健陪同,低调现身。

《近身高手》第24章 定力太差

唐市长低调现身时,唐凯幽幽转醒,发现自己在医院,又见沈浩安然无恙陪坐床边,心里踏实了。

“感觉怎么样?”沈浩关切问,当今社会,共富贵不易,共患难更不易,关键时刻,向来腼腆不惹事的唐凯毅然决然站出来,沈浩为之感动,这样的同桌,绝对能当兄弟处。

“感觉还好,身上有点疼,有点饿。”

经历这么多事,唐凯也已把沈浩视为唯一的朋友,不再像最初认识时那般腼腆扭捏,有啥说啥。

“你躺着,我出去给你买点吃的。”沈浩说完,起身离开,乘电梯下楼,而另一部电梯上升到唐凯病房所在楼层停住,电梯门自动打开,刻意戴上墨镜遮挡面目的唐市长由秘书和穿便装的高健陪着走出,最终进入唐凯的病房。

唐凯看着推门而入的唐市长失声轻唤:“爸。”

“我这市长当的不称职,才让你遇上今天这种事,该向你检讨。”唐逸说着话走到床边坐下,看着无言以对的儿子,满心歉疚,六年前,病危的妻子颤巍巍握住他手,反复叮嘱照顾好儿子,可六年来,他给予儿子的关爱属实太少太少。

他自认是合格的党员,是为官一任造福一方的公仆,但绝不是合格的丈夫、父亲,他长叹一声,认认真真跟儿子说对不起。

唐凯摇头,热泪盈眶。

唐逸自责道:“你是好儿子,我不是好父亲。”

唐凯抹掉溢出眼角的泪,道:“爸,别说这些,我和奶奶都理解你。”

“理解就好,可惜你妈”唐逸追忆往事,黯然叹息,若非他当年疏忽,一心持家的妻子怎能将小病拖成绝症。

唐凯忙出言安慰。

原本疏离的父子情经过一番交谈,悄然弥合。

十几分钟后,唐逸走出病房,为人父的慈爱瞬间荡然无存,只剩上位者的威严,对等在门外的高健道:“是时候拔除公安系统的一些毒瘤,以正风气,还西京五百万市民一个朗朗乾坤。”

高健深以为然点头,一腔热血沸腾。

唐逸如此决定,绝非为儿子出气,公报私仇,他必须打一场翻身仗,挺直腰板才能做更多事。

三个男人离开不足五分钟,沈浩拎着盒饭返回病房。

“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我不挑食……”

沈浩唐凯相视一笑,有那么点惺惺相惜的意思,塑料袋里不只有盒饭,还有可乐和灌装啤酒,摆满可移动的医用小餐板。

“你可乐,我啤酒,咱俩来碰一下,我为有你这样的兄弟感到荣幸。”沈浩把拉开拉环的可乐递给唐凯,自己有开了罐啤酒。

“荣幸的是我,上学以来,只有你这么看得起我,老话说士为知己者死,我愿意为视我为兄弟的人两肋插刀。”唐凯吐露心声。

沈浩为唐凯这番话叫声好,两人手中的易拉罐碰在一起。

唐凯喝了口可乐,兴致勃勃道:“老话还说英雄惜英雄,不知道以后咱俩能不能成英雄。”

沈浩笑道:“英雄,舍身成仁,不划算。”

“那你想做啥?”唐凯诧异问。

“你呢?”沈浩不答反问。

“我”唐凯沉吟着摇摇头,赧然道:“没想过。”

“做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能让父母欣慰,给子女荣耀,活的有价值。”沈浩说完,一口气饮尽易拉罐里的啤酒。

唐凯瞅着豪迈不羁的同桌,深受触动。

对于今天的事,唐凯守口如瓶,所以沈浩无论如何想不通高健怎会及时出面,索性不想,填饱肚子给何媛打电话报平安。

沈浩唐凯安然无恙的消息由此传遍高三一班,起初没人信,第二天大早,唐凯沈浩先后进入教室,人们才不得不信。

王志强很快获悉此事,吃惊不已,随后又发生一连串事情连续冲击这犊子的心理承受极限。

杨瑞龙倒了。

张亮涉黑涉黄被抓。

十三太保跟着倒霉,除了被沈浩打伤住院的,全进去了。

自命不凡的王志强彻底傻眼,想到沈浩,至于唐凯,被他忽略不计,他眼中的唐凯不过是个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废物。

他不信沈浩有这么大能量,可事实摆在面前,找不出不信的理由,越发觉得沈浩高深莫测,有些怕了。

怕接下来倒霉的是他!

这天,下午课外活动时,奋进班和特进班经常打篮球的几个男生在篮球场上相遇,你来我往,难分高下,吸引不少人围观。

旁观的王志强心痒难耐,暂时抛开烦恼,把他们班一个球技很棒的男生替换下去,一上场就咋咋呼呼,喊这个,骂那个,搞得沈浩他们班几个男生束手束脚,生怕得罪这位二中一哥。

恰巧在校园漫步的沈浩何媛也被篮球场这边的热闹吸引,并肩走过来,挤到人圈最里层观战。

何媛看到吆五喝六的王志强,满心厌恶。

沈浩察觉己方五人因王志强的存在畏畏缩缩,索性撸起袖子上场,认识沈浩的人觉得好戏即将上演,为之一振,兴奋呼喊。

王志强瞧清楚上来的是沈浩,先一愣,随即胆怯、心虚,不差的球技仅发挥出两三成,好似梦游。

越玩越顺手的沈浩在对方篮下接球后,顺势背身灌篮,动作霸气,姿势漂亮,引爆全场,胆大的女生扯开嗓子喊酷。

何媛笑面如花,哪个女生不希望心爱的男人万众瞩目、出类拔萃。

王志强听着周围人为沈浩呐喊助威,看着何媛凝视沈浩时显露的痴迷与温柔,相当的郁闷,不愿再做沈浩的陪衬,低着头,往场外走。

“你等等!”沈浩喊住王志强。

“干嘛?”王志强故作淡定问,然而发僵的面部表情无法掩盖他内心的忐忑和不安,令明眼人唏嘘感慨不已。

沈浩把手中的篮球扔给别人,缓步走向王志强,数以百计围观男女顿时屏气凝神,等着瞧热闹。

王志强看着沈浩逼近,手足无措。

沈浩走到王志强面前,拍着这犊子肩膀,笑意深沉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最近的事儿是你捣鬼,警告你,再有一次,后果很严重,如果不信,你可以试试。”

威胁。

赤裸裸的威胁。

王志强愣没敢吭声,灰溜溜离开。

沈浩感觉出王志强真怂了,嘴角勾起一抹深沉笑意,虽然王志强是个草包,但被草包惦记一辈子也闹心,能彻底解决这点隐患,最好不过。

六班的人随着王志强走光,这场球没法继续玩,人们陆续散去,一个带点弥勒佛那种喜感的胖男生径直走向沈浩何媛。

“赵小宝,你该减肥了。”眼尖的何媛笑着调侃胖男生。

错愕一下下的沈浩恍然大悟,赵小宝,初中同学,爱做小买卖那位,不禁笑道:“确实比初中那会儿胖不少,生意做的咋样?”

“马马虎虎……”赵小宝憨笑回答。

“哪是马马虎虎,咱们学校后门那条街上最火的网吧和宾馆就他开的,每天爆满。”何媛向沈浩揭赵小宝的底。

“小宝,你行啊!”沈浩发自肺腑赞叹,没想到当年小打小闹的赵小宝高中尚未毕业就事业有成。

赵小宝忙谦虚道:“一般一般……”

“你这要算混的一般,二中这么多只懂啃书本找出路的书呆子又算啥?”沈浩真心欣赏赵小宝。

赵小宝被沈浩夸的有些不好意思,讪讪挠头,憨态可掬,不过不等于他人憨厚傻气,没一颗玲珑心,哪来今天的成就。

老同学重逢,其乐融融。

三人边走边聊,直至上课铃响起,匆匆约定明天一起吃顿饭……

入夜,二中几栋教学楼灯火通明,每天的晚自习上到十点,恨不能榨干所有学生的所有精力脑力。

代表繁忙一天结束的铃声响彻教学楼,埋头苦学的男女都松口气,无精打采收拾纸笔书本。

沈浩等何媛收拾好起身往外走,嘱咐外伤还没好利索的唐凯骑车慢点,懒得拎沉重的书包,两手空空闪人。

陈博睿看着何媛沈浩一前一后离开,没任何表情波动,仿佛已麻木,大南街派出所刑讯事件波及面不断扩大,他那执掌市局的老爸已牵涉其中,一家人提心吊胆,他哪有心情争风吃醋。

况且大南街刑讯事件主角恰恰是沈浩唐凯,脑子好使的陈博睿不认为这是巧合,沈浩唐凯之间,必有一人是这场风波的触发点,他觉得始终看不透的沈浩嫌疑最大,以至于心生忌惮,不敢再释放敌意。

楼道里,何媛纤纤玉指摆弄衣角,故意磨磨蹭蹭等沈浩,听着熟悉脚步声接近,眉开眼笑转脸。

回眸一笑百媚生。

六宫粉黛无颜色。

沈浩近距离领略何媛的美,血脉贲张,兴许太久没碰女人,身体有些情不自禁,不禁尴尬。

何媛瞅着神色不自然的沈浩,诧异问:“怎么啦?”

“我我得先去趟卫生间,你在楼门口等我。”沈浩假装尿急,去卫生间,重新系裤子,尽量避免出现尴尬。

定力太差。

沈浩苦笑着快步走出教学楼,送何媛回家。

何媛母亲为方便陪读,租住的小区距二中非常近,步走五分钟,对何媛而言,这五分钟是每天最美妙的时光,幽长的小街上,昏黄的灯光中,任由沈浩搂着她纤细腰肢,轻声慢语。

沈浩也颇为享受。

两人不知不觉走入小区,到了单元门前。

“记得想我。”何媛撒娇叮嘱,恋恋不舍脱离沈浩臂弯,沈浩情难自已,又把这妮子搂入怀中,狂吻。

何媛终于体会到深吻的滋味,欲罢不能,甚至感觉到沈浩身体的反应,顿时意乱情迷。

不远处,一拎着水果的中年妇女瞥见正激烈拥吻的沈浩何媛,一下愣住,她……是何媛的母亲,王梅。

关于沈浩的小说《近身高手》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近身高手》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近身高手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