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以沫宫抉小说大结局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时间:
  • 摄政王爷太腹黑作者风与自然
  •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源于:ysg

宫以沫宫抉小说大结局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在线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七章

这并不是适合女子练的功法,但是当时她一眼相中,只为师傅在演练时,那份行云流水,韵律天然。

而它也有一个平和的名字——风与自然

上一世,她练此功,却怎么都不得奥义,那时候她太浮躁,只觉得空间在手,天大地大,哪里都去得。

但是最后却落得一世苍碌,英年惨死的下场,这不是她最开始想要的生活……

她想要高山纵歌,停舟垂钓,行侠仗义,快意江湖的生活,这一世……这一世,她一定要苦练武功,做一个随心所欲的人!

她以后要打得宫抉满地找牙!

日子一天天过去,宫以沫白天争分夺秒的练功,晚上就去找食物,只是每一次都下意识的绕过小宫抉所在的地方,之前所做的已经仁至义尽,不报仇已经是她仁义,她不会在插手了。

转眼,两个月过去了。

最近因为吃好喝好,内功又有所成,宫以沫的脸上总算有肉了,褪去病黄,露出属于这个年纪的莹白色,不知道是不是遗传了那位雪妃,她的皮肤非常的好,白皙清透,宛如冰肌玉骨,让人见之难忘。

这是上一世所没有的,原来她所修炼的这门功法,乃是一位化境强者勘破自然律动得来,若是能得其奥义,每上一个台阶就有易经伐髓的功效,上一世她一生浮躁,未能勘破,没想到这一世年纪轻轻就有所得,也算因祸得福了。

拍了拍自己水嫩嫩的脸,宫以沫美滋滋的想!

她所在的冷秋苑送饭越来越敷衍了,八成以为她已经死了,又没有人敢进来看,送饭也就听之任之了,却没想到,这两天,那个小窗口倒是又有人送吃的来了。

她日前练完功后扒开一看,竟然还是白嫩的包子,还真是不可思议,冷宫的人善心大发了?

这天,那个送饭的人很久都没有来,正当宫以沫以为他不会来,准备自己去找吃的的时候,那扇小窗突然被打开了,宫以沫有点意外,连着三天都来送饭,也不知道是谁这么良善。

却见一只瘦弱的爪子,抓着一个油纸包,小心翼翼的放在的窗口,他似乎颇有几分恋恋不舍,却还是狠心放下就走了,走之前还轻轻的关好了小窗。

宫以沫心里诧异,跑去打开一看,倒是吃了一惊,没想到竟然是一只完好的大鸡腿!还是热的,可见并不是放在食盒,而是被来人放在了怀里。

宫以沫一时间颇为感动,看着倒是个不大的孩子,许是新进宫太监吧,她倒是想看看是谁,就为了他这份善心,以后能报答一二。

想着,翻墙就出去了。

如今她翻墙不可谓不轻松,与两个月之前简直是天壤之别,她一出去就看到一个小身影一瘸一拐的离开,她连忙追了过去,却不想他就住在自己隔壁的院子,荒芜了好多年的寒春苑。

宫以沫蹲在宫墙的角落,被一颗大树的树冠遮挡着往下看去……越看越觉得熟悉。

只见那个男孩进入院子后,用一个破盆里的水清理自己,他满身的赃污,而且脸上还有新添的淤青,但是他擦得那么认真,显然是一个爱干净的孩子。

宫以沫细看一眼,微微心惊!

是他,他怎么住到自己隔壁来了?她患了痨病的事传得沸沸扬扬,他不怕么?

不过两个月不见,小宫抉比之前更瘦了,简直就是皮包骨,衬得那双墨玉般的大眼睛更加大,乍一看上去十分吓人,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滚了一圈,身上脏兮兮的,和当初那个一看就很自律的孩子比起来简直不是一个人。

他的手和脚好像都受了伤,小手十分费力的脱下了外衣,露出了袖子短了大半截的中衣,和瘦的惊人却满是伤痕的两条细嫩手臂。

他摸出了一件洁白的衣服来套上,宫以沫一看就知道是那件浴袍,被他剪去了一截,正好可以当外袍来穿。

换好了衣服,他才拿出一个小小的纸包来,小大人般皱着眉头,想必里面是些食物。

看到这些,宫以沫心里颇不是滋味,一个小男孩要在这样的冷宫生存太不容易了,也不知道方才是不是他给自己送的吃的。

正当宫以沫想下去一问究竟的时候,有几个人由远而近,宫以沫再一次藏起身形,静静看了起来。

来人直接一脚踹开了院门,不等小宫抉有所反应,对方已经一把将他拎了起来,那大太监年纪不小,常年下力颇有些力气,一手就勒得小宫抉喘不过气来,小胳膊小腿在空中虚蹬,他咬牙道。

“……放肆!”

他的话让来的四个太监哈哈大笑,其中一人尖着嗓子道,“你们听听,他还当自己是皇子呢,说咱们放肆!”

这时另一个小太监也捡起了掉在地上的油纸包,怪声怪气的笑道,“当时我就觉得奇怪,咱们怎么打他都护着胸口,回去一看发现果不其然少了一只鸡腿,想必之前的包子也是你偷的了,没想到啊,皇子皇孙也会偷东西!”

说着,将纸包撕扯开来,却是一些剩饭剩菜撒了一地!

几个人看了面面相觑,怎么可能呢?他们分明见他偷了鸡腿!八成是已经吃了!所以他们依旧凶狠恶煞,还将地上的油纸包踩了又踩!

“人家说龙生龙,凤生凤,这好好的龙崽子竟做这等老鼠行径,你们说怎么办?”掐着宫抉的大太监不怀好意的说。

立马就有人附和,“嘻嘻,要么把鸡腿交出来!要么……殿下是不是很饿?不若将这地上的饭菜都吃了!咱们就不追究了!”

小宫抉像一块破布一样被丢在地上,不住的咳,看着步步紧逼的几个宫人,他眼中满是倔强而惊恐,他不明白,明明来的时候已经被痛打了一顿,为什么还要找上门来?

而这时,宫以沫如何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没想到这几日竟是他在给自己送饭……宫以沫顿时觉得很不是滋味。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八章

她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下定决心不再来往,却不想对方小小年纪却知恩图报,明明弱小得不堪一击,却还想着照顾她……

这时,她眼尖的看到为首的大太监朝另一个人使了个眼色,那小太监点点头,手心翻转间,多了一枚银针!

之前在厨房,众目睽睽下他们不好做什么,但是现在,只要给他扎上一针就可以了。

这可是上头,才废了大力气得来的新药,中毒者半月后才暴毙而亡!谁也查不到是谁指使的。

看着几人不怀好意的靠近,小宫抉强忍着不露出惧意,小身子却在往后缩,他才六岁,缩起来是那样小小的一团,却要独自面对这么多大人的迫害。

那小太监看了眼他警惕的样子大笑,“怕什么!吃啊!你一定很饿吧?还是吃了鸡腿,就吃不下了?”

暗中拿着银针的小太监说着目露凶光上前一步,“既然如此,我帮你吐出来吧!”

说着就是一脚踢在了小孩的腹部,这一下踹得极重!小孩细弱的啊了一声,整个人瞬间缩成了虾米状,冷汗一下就流了下来!这还不够,小太监伸手向他抓去,指尖,正是那枚银针!

方才那一脚已经叫宫以沫怒火中烧!她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恶毒至此!

手中石子射出,一下就打落了他手里的银针!

“啊!”小太监惨叫一声捂着手,脸色一变,“是谁!”

而四周静悄悄的,没人应答。

院子里一阵寒风袭来,莫名叫人一哆嗦!想到隔壁就是据说无人收尸的病痨公主,几个太监脸色都变得十分不好看!

这时大太监狠一咬牙,“我倒要看看是何人装神弄鬼!”说着,再次伸手朝小宫抉抓去!

这时,一道石子再次射来,带着杀气,直接射中了他的太阳穴!因为速度太快,旁人只看到原本凶神恶煞的大太监莫名栽倒,等到他们去推时,才发现,这人竟然睁着眼睛就断了气!

“有鬼啊!”

有人惨叫一声连滚带爬的跑了,剩下两人也怕,但是更怕不好交代,硬是拖着大太监的尸体慌忙离开,留下一个小孩子在那低咳不止。

破败的寒春苑一下就安静了下来。

小宫抉也很害怕,他挣扎着坐了起来,脸上是因为疼痛却无暇拭去的冷汗,一双大眼警惕的看着四周,一手更是牢牢抓着袖内锋利的石块!

见许久都没有人,小身子才微微放松,心想对方不管是人是鬼,总之是在帮他,也没什么可怕的。

摸了摸早已空空如也的肚子,他看着地上被糟蹋的食物,眼里满是挣扎。

他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之前他身受重伤,隔天就听那些宫人惊慌失措的说有人得了痨病,他仔细听才知道是那位皇姐,心里惊讶万分。

同时,十分伤心内疚。

他那皇姐身体一看就弱得很,是不是因为来看他,淋了雨才导致病情加重呢?

但因为她住的冷秋苑已经锁了,他不知道实情,又因为重伤,两个月都没能去看看。

这段时间他过的很惨,因为不能动,那些宫人更加肆无忌惮,每天送来的饭菜少得可怜,才让他的伤足足拖了两月才好,而一好,他便去找了总管太监,要求搬到冷秋苑旁边的寒春苑去。

他虽然小,但是知道对方一定会答应的,他们巴不得自己死,如今自己自请搬到一个痨病身边,他们没道理阻止,果真在那老太监不怀好意的冷笑下,小宫抉孤身一人住到了十几年没人住过的寒春苑,而住过来之后,宫人就再也没来送过饭了……

所有人都认为宫以沫死了,但是小男孩却觉得她只是病了,会好的,而那些宫人为了针对他,都以害怕为由拒绝过来送饭,小宫抉急了,无奈之下才想到了去偷食物。

在他看来,人病了,要吃些好东西,当初他生病,母妃就是这样做的。

所以,才一再铤而走险。

他人小,又瘦弱,每次都不敢多拿,今天,他看到那一盘大鸡腿狠狠的咽了咽口水,却怕拿多了被发现,只拿了一只,不想还是被人抓到,暴打了一顿!

好在他一直护着胸口,那鸡腿才没事……

放下油纸包的时候他多摸了一下,还是热的。

只是……小宫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他也很饿。

没关系,他是大人了,不比皇姐生病,他一两顿不吃没关系……

小手抬了抬,身上钻心的疼痛让他小脸一阵扭曲。

看着地上被糟蹋的食物,他眼中闪过一丝可惜,心里却更加怨恨起来,等他长大了,他一定会让那些欺负了他的人好看!

宫以沫一直在一边看着,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走出去,但是看到小男孩咬咬牙伸手去捡地上的油纸包时,她还是没忍心,一下走了出来!

小男孩被人抓到现行,一阵错愕,手闪电般收了回去,脸涨得通红!

心里是害怕憎恶和悲哀……他是皇子!他刚刚竟然想吃地上被人踩过的东西……

而等看清是谁,他一阵惊喜!两月不见,他这位皇姐气色好了不少!看来是好全了!

随即,他脸上一白,大眼中受伤的神色一闪而过。

若是早好了,为何这段时间都不来看他?果然是怕被他连累么……

宫以沫一眼就知道他没想好事,走过去坐在了他旁边,翻了个白眼,手猛地一拍他后脑勺!

看着小宫抉一脸委屈的捂着头,用一双墨玉般的大眼控诉她时,宫以沫才满意的点点头!小孩就应该有小孩的样子,脑子转的那么快让她情何以堪?

“算你小子有良心,先前我病好,但饿的不行,要不是你这两天送吃的,我也没那么快好全。”

她放缓语气,第一次如此和颜悦色的说。

她的话给了小宫抉这段时间行为的充分肯定,到底还是年纪小,他闻言双眼一亮,真的是因为他,皇姐才好的这么快吗?

宫以沫肯定的点点头,从衣襟里翻出包着鸡腿的油纸包,嘻嘻一笑,“这也是你给我的吧?好久没吃过肉了,我们来一起吃!”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九章

小宫抉一双大眼直直盯着隐约散发着肉香的纸包,小嘴还在逞强,“我……已经吃过了……啊!皇姐!”

吃过了还捡地上的东西吃?当她傻?

宫以沫果断给了他一个爆栗,看着他再一次抱着头稚嫩的叫着皇姐,心里十分受用,“小孩子要诚实一点,他们是不是打你了?痛不痛?”

小宫抉本来想说不痛,但是却见对面的小女孩瞪着眼睛严厉的看着他,到嘴边的话咽了下去,闷闷的说了一句,“……痛。”

怎么会不痛?只是挨打的次数太多,他已经变得很能忍了。

宫以沫眼中闪过一丝不忍,他如今是那样的小,却隐忍而懂事,这样的孩子还真的是让人无法讨厌……

想着,她三两下将油纸包打开,油纸剥落,那股香味更加清晰了,小宫抉不觉吸了好几次鼻子。

他那么瘦,完全看不出一点可爱,更看不出日后的风采,甚至当那双大的可怕的眼睛看过来时,还有几分吓人。

也不知这两个月又经历了什么,一下瘦了那么多,却还担心她没有吃的。

宫以沫越看越是不忍,强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咧着一口白牙道,“我们一起吃!你要是说一个不字,我可就走了!”言语间的威胁将小宫抉所有的话都堵了回去。

宫以沫满意他的乖巧,点点头。

好在这鸡腿还挺大的,宫以沫撕了一块,已经凉了,直接塞到了小宫抉嘴里,“吃!”

“唔……”

小宫抉拿眼睛看她,吃也不是,吐也不是,皇姐身体刚好,正是需要吃肉的时候……正想着,宫以沫又撕了一块塞在他嘴里,打断了他的思绪。

“吃饭的时候不许想东想西!”

小宫抉下意识的点头,见一只鸡腿一下没了一半,忙含糊不清道,“你…也吃。”

宫以沫露齿一笑,“好!我也吃!”

说着,小小的撕了一点含在嘴里……这鸡腿盐油放的太重,看着漂亮吃着却十分腻人,若是平日,她根本不看在眼里。

但看到一边的小宫抉眯着眼似一脸满足的鼓动着腮帮子,她心里一酸,发狠般一口将剩下的肉全咬进嘴里,口齿不清神情凶狠道,“走!姐带你下馆子去!”

夜黑风高……

宫以沫和宫抉两个小小的身影趴在屋顶,看着眼前一溜宫女端着食盒走进一间灯火通明的屋子,两小只纷纷咽了咽口水。

这里据说住着一位周嫔,年纪有点大了,如今并不受宠,但是如今是太平盛世,后宫的待遇相当不错,就说这餐食,嫔的位分每日光肉就有六斤,想想她一个要保持身材的女人哪里吃得下?

此时,餐盒一一摆在了铜鎏金的八仙桌上,散发着诱人的香气,而女主人正在揽镜自照,捧着脸,本来还好好的,却突然一下摔了铜镜!

看着周嫔发怒,屋子里的人纷纷跪了下来,这位主子脾气不好,她们也不敢触其逆鳞。

“都是一帮废物!说了我要的是闻香阁的胭脂,这买来的却是什么东西!见我不受宠,你们就这样敷衍我?!”

一个年约双十的女子张着猩红的唇在那发怒,不过骂着骂着,最后却自己扑在梳妆台上哭了起来。

入宫五年,她已经是无人问津的旧人了,别说那盛宠不衰的龙贵妃,柳贤妃,就连去年新入宫的丽嫔地位都在她之上,这后宫三万,帝王那点宠爱是怎么分都不够的。

趴在屋顶上的宫以沫看了唏嘘不已,她觉得这周嫔已经非常漂亮了,没想到也是个守活寡的,也不知该怎样的天仙,才能得到宫晟也就是煜晟帝的宠爱了。

她小声对宫抉道,“看到没有,宫晟祸害了多少女人,你我的母妃也是其中之一,你长大了,可不能这样!”

她可是知道后来的大摄政王宫抉,后宫也不可小觑,虽然他对苏妙兰痴心不二,但是其后宫的女人各个天姿国色,也没空着。

看着眼前小小的人儿,此时他趴在屋顶上,因为身上痛一动都不敢动,明明十分乖巧又可怜,本着能教就教的原则,宫以沫严肃的说道。

听到宫以沫这么说,才六岁的小宫抉羞红了脸,嘟囔道,“我以后才不会如此呢!”

当年母妃受宠时,一个月也才两三日侍寝的光景,他才不要像父皇一样有那么多女人呢!

想到父皇,小宫抉的眼睛暗淡了一瞬,不仅女人多,父皇更是有二十几位皇子,怕是早就不记得他了。

如今身边的人都离他远远的,只当他是个祸害,小宫抉暗暗用眼睛去瞟身边“深不可测”的皇姐,心里微微失落,如今他唯一的念想,只是希望皇姐能留下,不要再让他一个人。

小宫抉的回答宫以沫还是不满意,正色道,“好男人这一辈子是只会娶一个女人的,别说什么侧妃妾室,应当一生一世一双人!”

小宫抉瞪着眼睛十分不解,“闲农商户亦能娶妻纳妾……为何要只娶一个女人?”

宫以沫翻了个白眼,“你看看她。”

小宫抉乖乖下看,那个周嫔发了一会脾气正在那哭,哭声婉转,旁人却无法劝阻,在这样寂静的宫廷,颇有几分凄凉。

“你再想想你母妃!”

小宫抉不由想到当初母妃挑灯夜读时那一声声长叹,傍晚时,她总是会若有若无的看向殿外,却时常等不到通传太监的身影,隐有失落。

见他想的认真,墨玉般的大眼睛里多了几分悲哀,宫以沫叹了口气,摸着他的头缓缓开口。

“为了一时的欢愉,日后你的身边会出现多少如你母妃一样不开心的女人呢?她们不开心,你与她们相处也不会快活。”

见小男孩若有所思,宫以沫坏笑着再下一剂猛药,“你想想,若是父皇就你母妃一人,你母妃该有多幸福,而你……也不会落到如此下场。”

她轻声的一句话,让小宫抉的眼中登时充满冷意!他捏着小拳头,稚嫩的童声坚定的一字一句道,“好,我以后会只娶一人,再也不要有人像母妃那般了!”

宫以沫笑眯了眼睛,“孺子可教也。”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章

她笑起来的时候非常漂亮,此时月光洒下来,照亮了宫以沫莹白的脸和明亮的双眼,夜风撩动她细长的发丝,又带来阵阵花香,此情此景,让屋顶上的小宫抉一下忘了言语。

他日后会只娶一人的,但是他又有几分庆幸父皇有其他女人,正因为他有别人,他才能有这样一位皇姐,漂亮的皇姐。

这时一阵尖锐的声音传来,原来这位周嫔用餐时也要梳妆,而一个胆战心惊的宫人上前,因为太害怕,一不小心就弄疼了她,被她推倒在地,眼里满是扭曲的愤怒!

“放肆!连你也不把我放在眼里是不是?”

“娘娘赎罪,娘娘赎罪!奴婢不是故意的!”

一个穿着宫人服的小女孩连连磕头,很快额头就见了血。

见她犯错,有的宫人不忍心的别过头去,无人敢替她求请,在后宫,怜悯是最没必要的东西。

砰砰磕头的声音还在继续,在这样的寂寞又冷清的后宫,虐杀人似乎也成了一件让人快活的事情,那周嫔居高临下的看着匐匍在脚下惶恐不已的小宫女,漂亮的眼中闪烁着莫名的冷光,突然冷笑道。

“还愣着干嘛!这丫头连梳子都拿不好,还要这双手何用?拖出去……斩了这双手!”

小宫女吓白了脸,不住的颤抖!“求娘娘饶命!娘娘饶命啊!!”

“饶命?”见小宫女面如死灰的被拖走,周嫔的心情一下愉悦了许多,“这后宫本就是吃人的地方,怪只怪你命贱!没能做这人上之人。”

而看到这一幕,宫以沫灵光一闪,她恰好想找一个人来照顾宫抉,这胆小的宫女正是合适!想到此她翻身就想下去,却被宫抉一下拽住了!

“皇姐,你做什么?”他神情怯怯的,奇怪的看着她。

宫以沫将手抽回,急急道,“当然是救人啊!”

小宫抉神情有一瞬间惊异,以为宫以沫心软,神情古怪的迟疑着开口。

“皇姐,宫里的主子对犯了错了宫人本就予有生杀大权,惩罚下人,本就是上位者的权利……”你管不过来的。

这段话还是当初父皇说的,他记得很清楚,所有人对父皇又敬又怕,他说这话时无人敢抬头,因为他是所有人的上位者!

宫以沫本来急着救人,但听到这话时却停下动作,十分复杂的看了小宫抉一眼,原本她也并不是圣母之人,但却突然怀疑,是不是这后宫的人都是这样,小小年纪便能冷血旁观接受这些规则。

月光下,她小脸绷的紧紧的,这样的严肃让小宫抉暗暗心悸,不敢再开口。

片刻后,宫以沫指着小宫女被拖走的方向,声音平静而缓慢,“如此说来你我也是上位者……”

风扬起她的衣袍,宫抉看不清她的神情,但她的声音却一字一句,清晰的传来。

“就让我来告诉你好了——真正的上位者手中最大的权利,不是惩戒,而是宽恕。”

“只有拥有不惧任何后果的实力,才能去宽恕他人,这,才是上位者。”

说完她翻身离去,全然不顾留在屋顶的小宫抉心里是多么的惊涛骇浪!

他小时候接受的是最正统的皇子教育,他见多了上人惩罚下人,那诸多的刑罚多的让人数不过来。

看多了后他只觉得应该,并不会有一丝怜悯,就比如说日前如果救他的不是皇姐而是任何一宫女,他会感谢却不会感恩,因为宫人救主人,本就是理所当然。

但这时,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几声惨叫,小人儿睁着亮得惊人的墨玉眼喃喃自语。

“不是惩戒,而是……宽恕?”

宽恕那些人?

救下了小宫女后,她并没有感恩戴德,而是跪在地上吓得直哭!她躲过了这一次,被娘娘知道了,下次等待她的就不是斩手这样的惩罚了。

宫以沫被她哭的心烦,抓着她的手摇了摇,“别哭了,我问你,想不想活?”

小姑娘看着比她还要小只到她腰部的宫以沫哭的更凶了,“我想活啊……娘娘不会放过我的!”

宫以沫被她哭的心烦,再一次伸手让她闭嘴,郁闷的开口,“想活就不许哭了!这里是后宫总管女官的院子,你进去求她,说明原委,然后自请调到冷宫去照顾几年前打入冷宫的公主,如果公主已死,你说愿意去给她收尸,她会同意的!”

对外旁人只当她得了痨病,现在因为宫抉的原因,连给她送饭都有人借口不去,长此以往,若是让人知道堂堂公主是饿死的,他们这些人也逃不了干系,如今那公主只怕已经死了,有人愿意当替死鬼,不愁他们不答应。

小宫女眨着泪眼细声道,“真的可以吗?”只要她去冷宫就能逃过砍手,周嫔会放过她?

宫以沫肯定的点点头,“去吧。”

如今死马当活马医,小宫女也不敢耽搁,跌跌撞撞的跑去求见,而看着她的背影,宫以沫微微叹气,一个不受宠的嫔妃根本不敢得罪有实权的女官,而且知道这小宫女要去当替死鬼,她只怕高兴都来不及,倒是自己,虽然救了人,心情却十分惆怅。

果不其然,趴在屋顶上的宫以沫见管事姑姑闻言一脸惊喜,心知这事成了,便飞身去找宫抉了,如今她略有身手,但是也只敢在这外围活动,皇宫内院高手重重,她如今还不敢去晃悠,回到周嫔的院子顺手去偷了一些存粮,这才找到了宫抉。

见她回来,小宫抉大松了一口气,虽然皇姐很厉害,可是他还是会担心她出什么事,一去不返……在经历了那么多背叛之后,他只有皇姐一个亲人了……

他鼻子一动,却见宫以沫拿来了一整只烧鸡!宫抉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听使唤了,但是他真的饿了很久了!

宫以沫一笑,坐在他身边,十分豪气的撕了一只腿给他,“吃吧!”

小宫抉闻言双眼,双眼一亮,连忙接过!但是毕竟出身优良,即便是饿得很的,他还是小口小口的吃着,一双漂亮的眼睛满足的眯了起来。

他这样乖巧,听话也懂事,真的很难和后世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变-tai联系起来,见他瘦得心惊,也不知他那位母妃知道了,该有多么心疼。

风与自然的《摄政王爷太腹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摄政王爷太腹黑》就可以了哦~

摄政王爷太腹黑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