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政王爷太腹黑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摄政王爷太腹黑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 时间:
  • 摄政王爷太腹黑作者风与自然
  •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源于:ysg

摄政王爷太腹黑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摄政王爷太腹黑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在线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一章

一边想着,一边投喂小男孩,宫以沫自己倒是没吃几口,她忽然开口道。

“多吃一点,你太瘦了。”随即想到什么又说,“方才那宫人我救下了,你太小了,以后就让她去照顾你。”

原本以为小人儿听了会高兴,谁知他突然抬头看着宫以沫,那双漂亮的眼睛满是受伤,他放下吃了一半的鸡腿,手紧紧的捏着,半响才小心谨慎的说。

“我已经长大了,不需要别人照顾了。”

这两个月他自己也活过来了,虽然辛苦,但不算什么的。

宫以沫皱眉,“那怎么行,这事你得听我的!”难不成他一个小孩子,以后还要那样自己洗衣服偷东西吃?

她的话让小宫抉更是悲伤,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几乎要哭出来了,他下意识的揪着自己的衣服,“皇姐……我很乖的,吃得很少,我……我也长大了,不会麻烦人的!”

说完,他突然一把抓住宫以沫的袖子,睁着那双漂亮的眼睛,如小兽一般低声哀求……

“皇姐,皇姐,我什么都会做,也绝对听你的话!日后也不会拖累你的,你,不要不要我……”

他的话让宫以沫一惊,小孩子的感官果然敏锐,她原本已经决定不再插手,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小宫抉察觉了。

看着他瘦的惊人的手抓着自己的袖子,这只手白天还给她送过吃的,这心,就怎么都狠不下来。

他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还要时时防备别人的暗害,在冷宫之中可谓步步惊心,虽然自己就算不管,他也不会死,但是难道她要看着一个孩子每天这样辛苦度日而听之任之吗?

宫抉十三岁离开冷宫,这短短的一句话,包含了多少血泪,她曾经不清楚,但是看着这个瘦小的孩子怯怯的哀求她,如此真实。

小男孩大概也是第一次求人,浑身都绷的紧紧的,生怕她拒绝,一错不错的看着她。

他第一次那么希望有一个人能陪在自己身边,即便她什么都不做都好。他长大了,可以自己去找吃的了,冷宫的日子那么长那么冷,他只想有一个人能陪着他,让他看一眼就好。

宫以沫的小脸上,浮现了一抹极其不相称的无奈,苍天呐,为什么要将她生的如此心善美好?

想不通……

她突然抬手给了对方一个爆栗,好没气道,“还不给我赶紧吃!吃的那么少什么时候才能长肉?”

小宫抉不顾头疼,敏锐的感觉到宫以沫态度的回暖,他连忙得寸进尺的去拉宫以沫的手,小心翼翼的求证,“皇姐不会不要我的对不对?”

宫以沫朝天翻了个白眼,“是啦是啦!我还等着把你养大,跟着你过好日子呢!”

本来就是这么一说,但是越想宫以沫越觉得可行,如果她能放下仇恨和宫抉好好相处,这样从小长大的情分未必比不上日后对苏妙兰的男女之情。

宫抉日后可是这大煜王朝的第一人,手握重兵,连做了五六年的摄政王,后来在她的帮助下登基的宫澈都不能奈何对方,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抱紧了这根大腿,她日后岂不是能横着走?!

越想越觉得是个好主意,反正她现在还小,无处可去,倒不如在这冷宫,先和未来的大摄政王打好关系……

小宫抉原本听得宫以沫的话喜不自胜,却被宫以沫的眼神盯得头皮发麻,他这位皇姐似乎在算计什么,一副待价而沽的模样,但是他却很高兴自己有被对方看重的价值!

还真是乖巧啊,那双眼睛透着一股聪明劲,好好养养,以后指不定就是一正直强大的好摄政王了,而不是能治小儿夜啼的煞神!

宫以沫摸了摸他的头,心想,反正已经决定养大了他,如果日后他还是向着那苏妙兰,她怎么给他养大的,就怎么打断他的腿!

宫以沫目露凶光却还是笑眯眯的看着宫抉,越看越满意,可怜的小宫抉缩了缩脖子,皇姐的表情好可怕,他以后绝对什么都听皇姐的,绝对不敢违背!

商量完人生大事,两小只又继续开始吃肉了,因为心里轻松,胃口都挺不错,一只三四斤的烤鸡愣是全部吃完了,宫以沫感叹,这时候要是有一瓶可乐就好了。

吃完后两人就坐在屋顶上看星星,全然不顾这是别人的地盘。

晚上的皇宫还是很漂亮的,越往中心越璀璨的宫灯,月辉下飞起的屋檐,层层叠叠的屋瓦,恢弘的建筑群让身在其中的两人根本看不到边际。

宫抉从没觉得这个住了六年的地方是如此的壮观,他看了一会,只觉得心里格外的安宁。

在皇姐身边,就好像在母妃身边一般,整个人都感觉到放松自在,小宫抉侧过头去看宫以沫,只见对方微微探起身子,似十分好奇的左顾右盼,肤如月华,那双眼睛更是亮的像星子一般!

雪妃去世的时候他还小,却也听过她的盛名,能被父皇那样疼宠的女人,她的女儿合该如此漂亮。

只是后来她死了,后宫的人就再也不曾提过她的名字,所以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这位皇姐叫什么呢。

“皇姐。”

宫以沫回头,以眼神询问。

她的表情永远是那么生动,宫抉觉得她回眸过来的瞬间,表情已经变了好几次,不知道心里那种微微发热的感觉是什么,他只觉得在对方太过漂亮的眼睛下难以抬头,遂低着头,小声的说,“皇姐,我,我单名抉,还无字,皇姐你叫什么?”

宫以沫一愣,当初她取名时,闹得整个后宫沸沸扬扬,居然还有人不知道她的名字?

但一想到她入冷宫时宫抉才两岁,雪妃死了,更不会有人在他面前提起自己,不知道也很正常。

想到这不免有些唏嘘,想当初,她的名字,可是那位至高无上的帝王强势宣告的爱啊!更是后宫三万女子心里的一根刺,而如今却更像一个笑话,人死如灯灭,就连这个名字也好像染上了尘埃,再也找不回当初的光彩。

“宫以沫。”

小宫抉抬头,只看得到小女孩的侧脸微抬,看着皇宫灯火最亮的地方,神情肃穆的再一次重复。

“我,叫宫以沫。”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二章

不知为何,那语气中的坚定让小宫抉微微神往,宫以沫,相濡以沫,那本是形容两鱼将死,嘴对嘴,为活命而互相濡沫。但是用在人身上,即便是死也要相依,是多么让人动容的一件事。

他托着腮看着宫以沫的侧脸暗暗的想,就好像他现在和皇姐,是不是就算相濡以沫?

宫以沫……

真是个好名字。

他不曾想过,这个名字会像这样的月夜般在他身上留下深深的烙印,是一辈子都不能忘怀的记忆,雪妃的死让这个名字蒙尘,而在小宫抉这,这个名字又产生了别样的意义,重新赋予了光彩。

清早练完了武功,宫以沫苦着脸坐在院子里,哭笑不得。

方才她心血来潮收拾了一下空间里的东西,这个空间本就十分鸡肋,没有灵泉灵土也就算了,还不能装活物,这一点让她最为恼火,偏偏上一世她穿越的时间非常不凑巧,空间并没有装太多有用的东西。

穿越前她爱旅游,空间里多是一些野外用品,和生活必须品,空间也不大,就二三十个立方而已。

然而穿越前,她受朋友所托去搬家,偏偏他朋友是个书痴,家里全部都是书籍,而原本说好她只是帮忙,对方却临时有事走了,就换成她一个人搬家了,他搬家偏偏就叫了一辆车,装了些家电衣物后就塞不下了,为了偷懒,宫以沫就将所有的书都装到了空间里,将空间塞得满满当当的,却不想搬家的货车在路上发生了车祸,自己就穿过来了,所以除了一些野外用品药物之类,她的空间都是书!全都是书!!

上一世的时候在云顶山拜师学艺,闲暇时倒是看了不少书,只是后来下山,为了宫澈,有一次偷偷替他偷运兵器,将空间的书都搬了出来,后来王府大火,书籍付之一炬,她还可惜了一阵,没想到重生归来,这些书也都回来了,宫以沫撇撇嘴,如果早知道会穿越,她一定要去整几把枪来才好!

不过这些书大多很实用,他那朋友什么方面都有爱好,多才多艺,存书自然就杂,也多亏了这些书,她上辈子才能帮宫澈良多,但是正是因为她将太过超前的科技搬到的这个时空,造成了不少惨剧,宫以沫眼神一暗,歇了心思。

如今她比较头疼的一件事,就是教育小孩,这个时空的字她上辈子倒是学会了,但是其他方面学的就十分有限,因为她一向看不上这里落后的文明,也不知道这里教小孩都教些什么。

算了,就先从认字开始吧!

这时传来一阵敲门声,宫以沫一挥手,院子里散了一地的东西统统消失,宫以沫直接跳出了宫墙,落在了来人面前,把眼前的小宫女吓了一跳。

这小宫女正是当时救下的那个,她来了以后,宫以沫直接让她去照顾小宫抉,有事就过来敲门,这小宫女胆子小,也不敢违背,所以就留在了宫抉身边,名叫馨儿。

馨儿只有十五岁,而且天生胆小,先前看到那位传说中的病痨公主,就是救了她的那个小女孩,把她吓了一跳,但相处了一段时间,看到这位公主高来高去,她也就习以为常了,皇子皇女,本就是不同的,而且就算她说出去,也没人会信,索性踏踏实实留下来,看公主这样有本事,听公主的话,以后未必没有出头之日。

“公主……”她可怜兮兮的开口,手指无意识搅着身上的素色宫装,一副很好欺负的模样,泪眼婆娑,“奴婢去拿饭食,又被他们赶回来……”她头越来越低,越说越觉得自己没用,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但对方不给,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宫以沫听了到不觉得有什么,冷宫那些人本来就是这样的,以欺负那些曾经的人上人为乐。

不听话是么?她最喜欢的就是不听话的人了!

小姑娘露齿一笑,吓得馨儿头都不敢抬,“我可是饿了,既然老是要不来,那我们就去……讲讲道理!”

“皇姐这是要去哪?”

养了几天,小宫抉气色好了不少,此时他穿着合身的衣服,人虽然还是很瘦,但是那与生俱来的气质仍在,而且褪去之前的警惕谨慎和老成,他此时才多了一些孩子的天真模样,宫以沫点点头,心想着以后养肥了,还是一枚嫩包子呢!

“没事,我带馨儿去认认人,很快就回来!”

心知皇姐是为了自己去找冷宫那群人的麻烦,他身为皇子,怎么能事事劳烦姐姐?故而眨着眼睛,一脸严肃道,“我也要去。”

宫以沫摇摇头。

宫抉人在冷宫,还三天两头有人来暗杀他,可见上面有人忌惮他皇子的身份,既然如此,风头就让她一个人出吧,反正决定养成他了,在他还小的时候,她会不遗余力的挡在他面前的。

想想还真是大无畏,她都要被自己的母性光辉感动了!

短短的时间,宫以沫在宫抉心里已经有了权威,姐姐说不能去,那是肯定没有反对的余地的, 所以即便不情愿,宫抉还是回去练习日前姐姐教的大字,一种累赘般的无力感让小宫抉用树枝写字的时候,将树枝都按断了!

皇姐明明比他大不了多少,却事事保护他,他什么时候才能长成像父皇一样的人?到时候,他绝对不许再有人伤皇姐一根毫毛!

等宫以沫去到冷宫宫人的住处时,他们已经用了膳,这一点叫宫以沫十分火大!她一脚踢开了院门,七八个宫人愣愣的看着宫以沫,眼神颇为不善。

“哟!这不是公主殿下嘛,瞧这模样,竟是痊愈了,当真是有福之人。”

说这话的事冷宫的管事嬷嬷,姓许,她如今年事已高,再没什么机会攀高枝了,所以看人的眼神十分阴沉,说话也是要笑不笑的模样。

宫以沫也不喜欢拐弯抹角,咧齿一笑,活脱脱一个可爱女娃,似乎刚刚踹门的不是她。

“许嬷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本公主还没用膳,你们就吃完了,要知道父皇将我打入冷宫,可没说废除我公主地位,你们这样做,可是大不敬!”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三章

一边的宫人闻言纷纷面露不屑,打入冷宫等于终生监禁,一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圣颜,他们就算大不敬,苛刻了主子,又有谁知道?

许嬷嬷更是冷笑,她死死的盯着宫以沫小小的身影,眼里是凛冽的寒光!“公主真是好大的架子啊!只可惜,嬷嬷也不是吓大的!你方才踢坏了院门,这笔账您说该怎么算?”

如果真是孩子,看到她这凶神恶煞的模样,此时也应该吓退了,但是宫以沫是何许人?她笑嘻嘻的站在那,一点都不怕对方的眼刀子。

“嬷嬷,你这样,就真的不怕我宫以沫有翻身的一天吗?”

小小的孩子,声音明显还稚嫩,但举止稳重又十分大气,已有公主风范。

许嬷嬷还没说话,宫以沫又笑,“我大煜王朝威名赫赫,其座下称臣小国无数,父皇没有废除我公主位分,指不定日后外国求娶,父皇为彰显大国胸襟,令我和亲了呢?”

说着她笑得更甜,“到时如父皇得知,我身在冷宫受戒,却连吃食都被苛刻,也不知会不会为我出头。”

她的话让在场的宫人纷纷变色,主要是历来打入冷宫的就这么一位公主,他们不觉就用对待后妃和皇子的方式去对待她,不想对方日后还真有可以翻身的机会。

毕竟如果真的要和亲,后宫娘娘多有不愿,想来想去,还真就只有这位公主最合适。

许嬷嬷的脸几经变化,暗骂一声,脸上才露出一个讨好的笑来。

“公主说的是哪里话,咱们这些做奴婢的哪有那个胆子?只是日前公主病情骇人,无宫人敢靠近才怠慢了,如今公主既然好了,嬷嬷自然会让他们好生侍奉,断不叫他们偷懒!”

说完,两人对视间,已达成无声的协议,宫以沫看着她眨了眨眼,这才甜甜一笑。

“如此,倒是我冤枉嬷嬷了,还请嬷嬷动作快点,本公主饿了,人小,可经不起饿!”

说完,带着早就腿软的馨儿扬长而去,许嬷嬷声色阴沉的看着她的背影,心里愤愤,满是不甘。

“当真是祸害遗千年,没想到缠绵病榻四年都能好,来福,你向上头汇报这小丫头的异常,日后吃用不许苛刻,准时送过去!”

她的话让宫人纷纷点头,那个叫来福的,更是领命出去了。

宫以沫回来不久,就有宫人送来了三菜一汤,虽然已经凉了,总比之前剩饭剩菜好得多,于是她翻墙将宫抉带了过来,让馨儿给他讲讲之前发生的事。

宫抉一边用筷子戳着面前的米饭,神情微冷,哼道,“这样的宫人跟他们讲什么道理,该直接让他们知道厉害,若是不服,便打到他服气为止!”

一边喝汤的宫以沫一口汤险些喷出来,原来这孩子这么小就已经形成这样的观念了,她反手一筷子敲到对方头上,双目圆瞪!

“逞一时之气有什么用,现在我们人小势微,就得低调知道不?低调!”她大声喊着低调,眼珠子一转,又贼兮兮压低声音道,“过早的暴露底牌没有好处,咱们要做的是,不出手稳坐闲台,一出手则斩草除根!知道了吗?”

宫抉捂着头一脸崇拜,“知道了。”还是皇姐厉害,也是,跟那些人计较没什么意思,等他长大了,必然要将那些幕后之人斩草除根!

越想越觉得自己弱小,宫抉坚定道,“皇姐,我想学武!”

这一点倒是让宫以沫有些迟疑。

当初宫抉就是因为武功远胜过她,她才落得那样的下场,所以宫以沫心里倒是有些惧怕,毕竟宫抉是天生习武的好苗子,她心里总有几分不安。

但小宫抉不知道,他越想越觉得可行,直接拽着宫以沫的袖子,软糯撒娇道,“皇姐……你就答应了吧,我不怕吃苦,等我习武后,我必不让任何人再动你分毫!”

他眼里的坚决让宫以沫微微动容,她摸了摸对方的头……眼前的小孩分明百分百把她作为唯一信赖的对象,若是这样的感情日后都会产生变化,她宫以沫也认了。

“好,我教你。”

宫抉雀跃出声!看着他总算有了一个六岁孩童的烂漫模样,宫以沫微微一笑,同样稚嫩的脸上,是让人无法怀疑的自信,“我不仅要让你变成武林高手,我还要让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握无上皇权。”

她缓缓的话不仅惊呆了馨儿,就连宫抉的小脸都变得严肃起来。

宫以沫托腮打量着眼前的小孩,声音轻柔而缓慢道,“你想要的,皇姐都会给你,如今我只问你一句。”

虽然她语气那么温和,但是宫抉却听出了她声音中前所未有的认真。

“日后你可会负我?”

宫以沫俏皮的眨着眼,觉得自己找一个年仅六岁的孩子所要承诺实在是有些幼稚。

谁知宫抉却严肃了表情,他认认真真的看着宫以沫,眼中闪烁着奇艺的光,片刻后才坚定的缓缓说道。

“宫家列祖列宗在上!第三代第九子宫抉,在此立誓!此生绝不会做任何伤害宫以沫之事,如违此言,天诛地灭,死后灵魂不入宗嗣,人神共弃!”

稚嫩的声音在空旷的冷秋苑回荡,飘向天空后恰逢阴转天晴,道道金光洒下,透过窗户落在宫抉身上,似乎形成了层层光圈束缚,让他整个人都泛起光来。

宫以沫瞪大了双眼惊呆了,她实在没想到年纪小小的宫抉会说出这样的话,心里的震撼无可附加。

她激动的一拍对方的肩膀,豪气万千道,“好,以后有我宫以沫一份就有你宫抉一份!咱们日后就是亲姐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看到皇姐小脸上满是红晕,小宫抉的心情也十分欢快,在这样一个空荡的冷苑里,小小的两个人,像大人一样互相许诺着,展望着未来。

这一幕化为了极其深刻的记忆,印在了馨儿的脑海中,她突然觉得,跟着这两位主子,也不算太坏。

三年时间一晃而过,如今宫以沫十岁,宫抉九岁。

九岁的宫抉已经长成了一个萌出血的小正太!这几年吃好喝好,宫以沫还时常出去带些战利品回来打牙祭,日子不要太滋润。

终于,在宫以沫不遗余力的投喂下,小宫抉已经长得玉雪可爱,精致无双了,当初的瘦弱再也不见,那双漂亮冷清的眉眼更是为这张小脸,增色不少!

宫以沫最喜欢捏着对方脸上的嫩肉来感叹自己的不容易,宫抉这小子吃肉不长,还是她填鸭一般才喂出一些婴儿肥来,过程十分艰辛。

也不知这三年来哪里出现了错误,小宫抉变成了眉眼清冷的老成脸,当然……在宫以沫面前还是实打实的小妖孽,而宫以沫……

小宫抉冷着脸进了冷秋苑,看着日上三竿还未起床的某人,原本板着的脸变得无奈,最后幽幽的叹了口气。

为什么他的皇姐如此贪睡,就好像睡不醒一样,完全颠覆了曾经她在他心里干练的形象。

“皇姐……”

他叫了一声,而被窝里的女孩只是翻了个身,露出睡得微熏的小脸,整床被子被她搅成圆筒抱住,一副没听到的模样。

但是宫抉却是知道皇姐最近武功又上一层,耳目更胜从前了。

这样日日不用早膳怎么行?

宫抉将手里的盘子放到一边,伸手去拉宫以沫的被子,谁知对方死死抱住!睁开一双睡眼迷蒙的眼睛,委屈的嘟囔着,“还没到中午,让我再睡一会嘛……”

肤白胜雪的小脸上,一点红唇就这样嘟着,看得宫抉莫名就有将那点红唇咬掉的冲动,他残忍的摇头,晃掉那些念头。

“你昨天说今天教我两门新课,生物和地理,不能耍赖!”

说到这个宫以沫只想仰天长叹,宫抉这斯智商爆表!很多东西教一遍就会不说,还会举一反三,宫以沫觉得,她脑袋里那点存货,很快就会告罄了!

她眯着眼打量了对方一眼,宫抉似乎刚刚沐浴,也是,他每日早起练功两个时辰,从未一天中断,再这样下去,他不出几年就要超过自己了!

越想越觉得气闷,人比人气死人,她一个重生的,还赶不上一个本土的!但……有什么关系呢?

宫以沫得意的想,如此出色的小孩还不是什么都听她的?那她还那么勤奋做什么,手有大腿,心里不慌!

于是趁宫抉一个愣神,她把被子一抽,当做没听到,继续翻身睡大觉!

宫抉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再次无奈的叹了口气,冷清的眉眼闪过一丝逗趣,“既然如此,别怪我心狠手辣!”

十分霸气的说完,宫抉踢掉鞋子一下钻进被窝,属于宫以沫的味道扑面而来,让他微微眯眼,但手却已经十分不老实的放到宫以沫腰间,宫以沫如触电般缩成一团,又笑又骂!

“宫小抉!反了你了!竟然敢咯我,你死定了!”

要说宫以沫怕什么,那就是极其怕痒了,脚丫子,咯吱窝,脖子,腰,大腿,甚至膝盖窝都是致命的地方!偏偏宫抉不怕痒,或者说十分能忍,所以每一次都是以宫以沫求饶而告终。

但这一次可不一样,前天,她的内功刚刚突破风与自然第三重,压制宫抉这个才第二重的小子,可谓举手之劳,不一会,她就用绝对的内力压制将宫抉扑倒!整个人跨坐在他身上,笑得十分嘚瑟!

“哈哈哈,宫小抉,你也有今天!”

宫抉两只手都被宫以沫压着,动弹不得,玉脸一下涨得通红,太慢了,他还要更加努力才行!他不要被皇姐压倒!

宫以沫双手十分迅速的将宫抉两只手,用泄力的方式绑在头顶,笑得十分欠揍。

她眯着眼,脸上是运动后未散的微红,水嫩嫩的,看上去十分可人,宫抉就是被这模样迷住了,直到脸上的痛意传来,他才清醒对方又在捏他的脸!该死的,他迟早要把这婴儿肥练下去!

“皇姐……”他语气十分无奈,“都快午时了,你先把早膳用了。”

说着,他用眼神示意带来的盘子,但宫以沫才醒,肚子根本不饿,反而不知从哪摸出一根羽毛,笑嘻嘻道,“少转移话题,我今天非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不怕痒!”

说着,用羽毛在宫抉的脖子上飞快的滑动!虽有点痒,但是宫抉完全能忍,更加无奈。

“皇姐……别这样。”

见脖子不行,宫以沫皱了皱眉,又一把抓起对方的脚,一只漂亮的小脚丫如白玉一般,还真不似男人的脚。

其实宫抉要反抗的话,如今并不是挣脱不了,但是之前宫以沫被他挠得恨了,现在想报复也就由她了,还想着要不要挣扎一下满足她的恶趣味。

见脚丫子都不怕痒,宫以沫气馁了,嘟着嘴戳着他的胸口,“哼,不怕痒的人不疼媳妇,你以后一定是个渣男!”

这控诉就太无理取闹了吧,宫抉无以辩驳,眉头微皱着,却见宫以沫转颜坏笑!

“那就试试这里吧!”

说着,宫以沫竟然一下扯开了他的衣服!胸前一凉,让宫抉立马板起脸,“皇姐!别闹了……”

“闹?”

宫以沫才不怕事大呢,她看着宫抉的小身板,啧啧有声,“不错嘛,小小年纪肌肉还挺漂亮的!”只是他身上还有一些旧伤留下的疤痕,可以看出当年曾受到怎样的对待。

在对方chiluo裸的眼神下,宫抉脸再次变红,却瞥见宫以沫眼中一闪而过的不忍,心知是胸前的疤痕刺了她的眼,心里一动,连忙温声哄道,“都过去,已经不痛了。”

他这幅小大人的模样叫宫以沫噗嗤一笑,哎呦,真是个懂事的小东西,快让姐姐好好疼爱一番吧!

她眼珠子溜溜的转,手一下伸到对方衣服里面,在他腰间故意挠痒起来!

肌肤相亲让宫抉如触电一般缩了xiashen子,见对方怕痒,宫以沫更加肆无忌惮,而危险的神情在宫抉眼中一闪而过,只见他一下挣开了绑在手上的腰带,在宫以沫猝不及防之下翻身做主,反压在了她身上,但看到宫以沫根本不怕,反而咯咯直笑的模样,宫抉眼里是深深的无奈和纵容。

他伸手去勾对方的发,叹息道,“皇姐,你真是太不听话了。”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五章

宫以沫笑嘻嘻道,“你要是敢挠我痒痒,我就把你的寒春苑拆了,让你无处可去!”

感受着腿间她身上传来的炽热温度,宫抉眯了眯眼,微微笑道,“如此,我只好与姐姐挤睡一床了,皇姐可要收留我。”

谁知宫以沫完全不怕,“来啊,我正闲抱着被子没有手感!”

她这番直接到让宫抉没法再接,他虽然多智近妖,但毕竟年纪小,做不到宫以沫这么厚脸皮。

如此打闹了一阵,宫以沫起来的时候又是中午了,对此宫抉十分无奈,偏偏又耐她不何。

见她洗脸,只是胡乱的用水扑了扑,晶莹的水珠从她白嫩的脸上滑下,当真是肤如凝脂,小丫头渐渐长成,已经能看出日后的模样了。

不等宫抉回过神,宫以沫又见院子里的苹果熟了,还没吃饭就闹着上去摘果子,她的笑声,和馨儿细声细气的劝阻,是这冷宫里最活跃的风景,在院子练字的宫抉摇了摇头,似乎想不受打扰的在用膳前写完这一篇字,但嘴角却难以自抑的翘了起来,有时候他会想,如果当初他没有遇到宫以沫,在这冷宫里,他或许会活下来,但是又会变成怎样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遇到她之前,宫抉觉得这世间所有人都欠他的,他以后得势了一定要叫那些人血债血偿,而那样暴戾的情绪在遇到她之后似乎就被雪藏了。

她喜欢他什么模样,那么他就会变成什么模样的人,如果她不喜欢他身上充满戾气的一面,那就舍弃好了,就这么简单。

宫抉心里平静,写下最后一个字。

只可惜,平静的日子并不能长久,宫抉不知道因为即将到来的亲人,危险,也渐渐逼近。

他这一生注定要走的,是那条充满血腥和杀戮的道路,只是若此路有宫以沫同行,他会将所有的一切,当做风景。

“娘娘,相爷令人传来口信,说镇西王派其子李长风来贺太后寿辰,如今已经在路上了。”

一位头顶云鬓,身披凤袍的高贵女子,斜倚在凤榻上闭目养神,听到身边心腹大宫女的声音,她缓缓的睁开眼,睁眼的瞬间,冷光一闪而过。

“这些年这位镇西王也算有心了,先后派了那么多人都被本宫拦下,若不是镇西王不能回京,如今来的,就不是他儿子了。”

一边的大宫女不敢接话,皇后想到什么,又道,“冷宫那孩子如何了?”

这么多年也没传来那孩子的死讯,想必就算活着,也是畏畏缩缩的可怜虫一个,如今倒是派的上用场。

大宫女迟疑了片刻才道,“几年前冷宫那位小公主醒来后,嚣张跋扈之极,而且据说还抓了九殿下做佣人,不少人听到那小公主对九殿下非打即骂,常常能看到九殿下满身伤痕的样子,那冷宫又无人敢管,估摸着过得不好。”

殊不知这是宫以沫为了训练宫抉的实战技巧,打来故意给人看的。

皇后闻言掩唇冷冷的笑了几声,一双描得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差点忘了雪妃那孩子了,如今这两孩子一个狂妄无脑,一个庸碌无为,倒是还有几分利用价值。”

“只是这镇西王之子要来,贤妃怕是坐不住了,也不知那孩子能不能逃过此劫。”

说是这么说,但是皇后眼中的寒意凛然,哪有丝毫怜悯,只怕想利用这小皇子的死,去算计柳贤妃了,大宫女看了一眼便低下头,不敢再看。

如今这后宫,最受宠的当属柳贤妃了。

此时柳贤妃也知道了这消息,秀眉微颦,许久才道,“那孩子真可怜,竟然被小公主折磨而死,可惜了镇西王,一生都不曾见过这外孙一眼。”

说着,示意派她手下第一高手亲去,以确保万无一失。

座下的人连忙领命去了,没想到柳贤妃竟然如此谨慎,也是,她若是不谨慎,也爬不到这个位置。

是夜,宫以沫正在教宫抉念书,因为白天起得晚,宫以沫成了十足的夜猫子,经常半夜三更才睡,而且越到晚上精神越好,宫抉也只能一道陪着她。

这三年来,宫抉时常有一种被醍醐灌顶的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皇姐会知道那么多,但是他敢肯定,皇姐教他的这些,即便是书院最博学的太傅都不会。

他不会去问皇姐为什么会知道,或许她根本就不是凡人呢。

看时间已经晚了,宫以沫也准备放人去休息,偏偏宫抉还神采奕奕,馨儿则端了一些喜饼进来,当做宵夜。

“这饼哪来的?”宫以沫叼了一块在嘴里,含糊的问。

馨儿小声的笑笑,“听说是宫里新晋的丽嫔生子,她是圣上的亲表妹,从小感情就好,而且马上就是太后寿辰,双喜临门,故而圣上龙颜大悦,赏赐如水般赐下,这不,连咱冷宫都有分赏。”

馨儿如今说话还是细声细气,但是在冷宫里人缘还不错,不少人想通过她知道宫以沫和宫抉的消息,她也乐得反打听一些好回来说给宫以沫听。

听到父皇又有了孩子,宫抉的神情有些低沉,他在这里生死不知,而那边却花团锦簇,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

宫以沫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笑道,“看开一点吧,这个孩子还指不定是个好的呢!”

宫以沫不是一个会诅咒别人的人,宫抉不由抬头看她。

宫以沫叹了口气道,“丽嫔是圣上的表妹,也就是近亲,而近亲结婚生下的孩子,很可能有先天性残疾。”

她的话让宫抉微微一愣,这时馨儿也插嘴道,“竟是如此?入宫前待我极好的婶子生下了一痴儿,她正是她夫君的表亲呢”说着,似想到了什么,神情颇不忍心。

宫抉这才皱眉,“也就是说,若是近亲结合,便不能要孩子。”他对宫以沫的话是百分百信服的,但是想到了什么,他又问,“那若是不要孩子呢?”

宫以沫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何必那么麻烦,天下女子何其多,难道非要选择近亲不成。”

她的话让宫抉内心一震,看着近在咫尺的笑颜,宫抉莫名想到若偏偏非近亲不可呢?

风与自然的《摄政王爷太腹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摄政王爷太腹黑》就可以了哦~

摄政王爷太腹黑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