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自然-《摄政王爷太腹黑》宫以沫宫抉最新小说在线阅读

  • 时间:
  • 摄政王爷太腹黑作者风与自然
  •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源于:ysg

风与自然-《摄政王爷太腹黑》宫以沫宫抉最新小说在线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小说在线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全文免费阅读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六章

此时他衣襟散开,如墨的发丝散了一肩,那锁骨白皙精致,随意看来的冷清模样霎是撩人,好一个小妖孽!如今只是年岁还小,等长大了,还不知怎样祸害人呢。

宫以沫笑嘻嘻道,“你要是敢挠我痒痒,我就把你的寒春苑拆了,让你无处可去!”

感受着腿间她身上传来的炽热温度,宫抉眯了眯眼,微微笑道,“如此,我只好与姐姐挤睡一床了,皇姐可要收留我。”

谁知宫以沫完全不怕,“来啊,我正闲抱着被子没有手感!”

她这番直接到让宫抉没法再接,他虽然多智近妖,但毕竟年纪小,做不到宫以沫这么厚脸皮。

如此打闹了一阵,宫以沫起来的时候又是中午了,对此宫抉十分无奈,偏偏又耐她不何。

见她洗脸,只是胡乱的用水扑了扑,晶莹的水珠从她白嫩的脸上滑下,当真是肤如凝脂,小丫头渐渐长成,已经能看出日后的模样了。

不等宫抉回过神,宫以沫又见院子里的苹果熟了,还没吃饭就闹着上去摘果子,她的笑声,和馨儿细声细气的劝阻,是这冷宫里最活跃的风景,在院子练字的宫抉摇了摇头,似乎想不受打扰的在用膳前写完这一篇字,但嘴角却难以自抑的翘了起来,有时候他会想,如果当初他没有遇到宫以沫,在这冷宫里,他或许会活下来,但是又会变成怎样一个冷血无情的人?

遇到她之前,宫抉觉得这世间所有人都欠他的,他以后得势了一定要叫那些人血债血偿,而那样暴戾的情绪在遇到她之后似乎就被雪藏了。

她喜欢他什么模样,那么他就会变成什么模样的人,如果她不喜欢他身上充满戾气的一面,那就舍弃好了,就这么简单。

宫抉心里平静,写下最后一个字。

只可惜,平静的日子并不能长久,宫抉不知道因为即将到来的亲人,危险,也渐渐逼近。

他这一生注定要走的,是那条充满血腥和杀戮的道路,只是若此路有宫以沫同行,他会将所有的一切,当做风景。

“娘娘,相爷令人传来口信,说镇西王派其子李长风来贺太后寿辰,如今已经在路上了。”

一位头顶云鬓,身披凤袍的高贵女子,斜倚在凤榻上闭目养神,听到身边心腹大宫女的声音,她缓缓的睁开眼,睁眼的瞬间,冷光一闪而过。

“这些年这位镇西王也算有心了,先后派了那么多人都被本宫拦下,若不是镇西王不能回京,如今来的,就不是他儿子了。”

一边的大宫女不敢接话,皇后想到什么,又道,“冷宫那孩子如何了?”

这么多年也没传来那孩子的死讯,想必就算活着,也是畏畏缩缩的可怜虫一个,如今倒是派的上用场。

大宫女迟疑了片刻才道,“几年前冷宫那位小公主醒来后,嚣张跋扈之极,而且据说还抓了九殿下做佣人,不少人听到那小公主对九殿下非打即骂,常常能看到九殿下满身伤痕的样子,那冷宫又无人敢管,估摸着过得不好。”

殊不知这是宫以沫为了训练宫抉的实战技巧,打来故意给人看的。

皇后闻言掩唇冷冷的笑了几声,一双描得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差点忘了雪妃那孩子了,如今这两孩子一个狂妄无脑,一个庸碌无为,倒是还有几分利用价值。”

“只是这镇西王之子要来,贤妃怕是坐不住了,也不知那孩子能不能逃过此劫。”

说是这么说,但是皇后眼中的寒意凛然,哪有丝毫怜悯,只怕想利用这小皇子的死,去算计柳贤妃了,大宫女看了一眼便低下头,不敢再看。

如今这后宫,最受宠的当属柳贤妃了。

此时柳贤妃也知道了这消息,秀眉微颦,许久才道,“那孩子真可怜,竟然被小公主折磨而死,可惜了镇西王,一生都不曾见过这外孙一眼。”

说着,示意派她手下第一高手亲去,以确保万无一失。

座下的人连忙领命去了,没想到柳贤妃竟然如此谨慎,也是,她若是不谨慎,也爬不到这个位置。

是夜,宫以沫正在教宫抉念书,因为白天起得晚,宫以沫成了十足的夜猫子,经常半夜三更才睡,而且越到晚上精神越好,宫抉也只能一道陪着她。

这三年来,宫抉时常有一种被醍醐灌顶的感觉,他不知道为什么皇姐会知道那么多,但是他敢肯定,皇姐教他的这些,即便是书院最博学的太傅都不会。

他不会去问皇姐为什么会知道,或许她根本就不是凡人呢。

看时间已经晚了,宫以沫也准备放人去休息,偏偏宫抉还神采奕奕,馨儿则端了一些喜饼进来,当做宵夜。

“这饼哪来的?”宫以沫叼了一块在嘴里,含糊的问。

馨儿小声的笑笑,“听说是宫里新晋的丽嫔生子,她是圣上的亲表妹,从小感情就好,而且马上就是太后寿辰,双喜临门,故而圣上龙颜大悦,赏赐如水般赐下,这不,连咱冷宫都有分赏。”

馨儿如今说话还是细声细气,但是在冷宫里人缘还不错,不少人想通过她知道宫以沫和宫抉的消息,她也乐得反打听一些好回来说给宫以沫听。

听到父皇又有了孩子,宫抉的神情有些低沉,他在这里生死不知,而那边却花团锦簇,孩子一个接一个的生。

宫以沫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笑道,“看开一点吧,这个孩子还指不定是个好的呢!”

宫以沫不是一个会诅咒别人的人,宫抉不由抬头看她。

宫以沫叹了口气道,“丽嫔是圣上的表妹,也就是近亲,而近亲结婚生下的孩子,很可能有先天性残疾。”

她的话让宫抉微微一愣,这时馨儿也插嘴道,“竟是如此?入宫前待我极好的婶子生下了一痴儿,她正是她夫君的表亲呢……”说着,似想到了什么,神情颇不忍心。

宫抉这才皱眉,“也就是说,若是近亲结合,便不能要孩子。”他对宫以沫的话是百分百信服的,但是想到了什么,他又问,“那若是不要孩子呢?”

宫以沫笑着拍了拍他的肩,“何必那么麻烦,天下女子何其多,难道非要选择近亲不成。”

她的话让宫抉内心一震,看着近在咫尺的笑颜,宫抉莫名想到……若偏偏非近亲不可呢?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七章

进到昭阳殿要过三重宫关,寒月关,潜龙关,和泽天关!

此时他才越过宫内河到达寒月关时,那边的丝竹之声,已隐隐传来。

他直直向着那个方向奔跑,他跑的那样急,那样急,甚至肺部都生出烈火灼烧之感,心里还在催促自己,快一点……再快一点!

一阵寒风呼啸而起,天上却飘下丝丝绒绒的雨来笼罩了这片天空,整个皇宫是那么大而恢弘,在黑暗和宫灯下显得肃穆而冷漠。

而宫抉身在其中,如叶奔走,生死竞速。

但是,他又被拦住了。

这一次拦住他的似与方才一样,是宫内侍卫,但是从他们冷静的眼神中,宫抉暗暗警惕,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侍卫!

“皇后有旨,非召而入者,杀无赦!”

冷冷的三个字让宫抉眼中闪过一道戾气!皇后,没想到她竟然拦着自己!而这些人受到皇后指使,必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对方足足有十五人,而且训练有素,对付一小孩足以!

但是宫抉不是一般的孩子,他看着面前的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没有说一个字,他只是举起了手中的剑,剑身微颤,仿佛对即将饮血,十分期待。

来吧,他会杀掉所有阻碍他的人!

小时候冷宫无人看管的那两年,让他的性格变得孤傲而狠厉!若能杀敌八百,他不介意自损一千!

就是这股狠劲,短兵相接,缠斗之下,十几人的精锐队伍一时间竟无一人能近其身!

侍卫暗暗心急,因为他们同时也得了柳贤妃的密令,必要在此斩杀九皇子!

宫抉原本想小心应对,但只要一想到远在冷宫的宫以沫会有危险,他便如发了狂一般,根本控制不了自己!

他的剑用的越来越得心应手,招式也越来越狠辣!那划破血肉的感觉,丝丝缠绕,实在是让人着迷。

缠斗间,他冷眼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方向,墨眼中闪过一丝叫人心惊的寒意!

凭什么,同为皇子,他们可以在金銮大殿内谈笑风生,而他与皇姐却只能缩在冷宫一角!什么都要靠自己去抢夺,凭什么!

此时他墨发飞扬,一身白衣染上无数血痕,远远看来,如盛开的花一般,原本应如观音童子般漂亮的仙童,此时一双墨玉眼中满是血丝与杀气,宛如煞神一般!

一刀斩下,腥热的血喷洒了他白玉般的半张脸,他原本紧抿的唇,无端露出一抹笑来。

如果这就是他要走的路,为了皇姐,他一定会走下去!

终有一天,不论是皇后,还是皇子,甚至是帝王,惩戒还是宽恕,都在他一念之间!

馨儿躲在床底下,暂时没人想到她,反而逃过一劫。

时人根本不看重下人的性命,更不要说用她来威胁宫以沫了,此时冷秋苑内已经一片狼藉,来的四人已死了三人,他们的打斗也从屋内,渐渐到了院子里。

宫以沫手中的长剑挽了一个剑花,看上去似乎从容不迫,嘴边更是没心没肺的笑着,还有工夫挖苦对方。

“看你自作主张的样子,想必在你主人面前十分受重用,只可惜,你主人知道你这么弱么,杀个孩子还要找帮手。”

如今来的四个黑衣人只剩下他一个,但是他丝毫不惧,估摸着时间,其他人应该快到了,到时候他就先杀了这个公主,再去杀那个逃走的皇子!

他并不担心宫抉逃走,皇宫若是那么好闯皇帝早就死了千百回了,兴许不用他动手,小皇子自己就死在了后宫那些人手里。

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柳墨没来由的生出一丝敬佩,此时对方浑身是血却与他侃侃而谈,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罢了。

听到由远而近细碎的脚步声,柳墨叹息一声,冷笑道,“看来是我的人先到了,你今天注定要死在这里。”

不一会儿一支十二人的小队慢慢从黑夜中走出来,隐在柳墨身后,即便看不到柳墨的脸,也听得出他的得意。

“还想等小皇子给你搬救兵?简直痴心妄想,或许在皇帝还不知道的时候,他就被人杀死在三重关了,现在……估计已经死了吧!”

如果真是这样,你们也太小看那位皇帝了。

宫以沫看着眼前新出现,目露杀气的黑衣人,有些疲惫的笑笑,“是么,那就看看,是你们先杀了我,还是他先带人来救我吧!”

柳墨双眼一眯!“杀!”

——

一刻钟后,整个寒月关已经除了宫抉无一人站起,天空飘下细细密密的雨丝,混着血水,染红了宫内河。

不该如此的,整个皇宫内院有护卫五千,还不算御龙卫与暗卫,但此时竟然由着他杀了这些人也无人来阻止。

宫抉心里明了,双眼如电一般射向昭阳殿,但才迈出一步,便整个人单膝跪下,窄剑撑地!

浑身的伤痛和空虚感揭示着他已经力竭,但是一想到留在冷宫的宫以沫,宫抉咬牙站了起来,墨发一缕缕粘在额前,乱发中,是他亮的惊人的墨眼!

他,一定要面见父皇!

过了寒月关之后,他浴血般撑过了潜龙关,最后到了泽天关时,小小的身影,已经完全是一个血人了。

此时他傲然倔强的挺立着,憎恨的看着阻拦他去路的人。

为什么要拦着他?为什么?!

那是一位须发皆白的宦官,宫抉记得他,皇帝身边的第一人,常喜。

此时他一脸严肃的叹息一声,再开口就好像再哄一个不听话的孩子般,“问九殿下安,不知九殿下非召自闯,是为何由?”

宫抉轻轻一甩窄剑,暗红色的血珠溅在地上!他全凭一口气才站在这里,已经是强弩之末,此时他赤红着眼,沙哑着声音道,“我急欲求见父皇!望公公通传!”

他恳切的望着常喜,他已经没有时间了,希望对方能放过他!他相信他能走到这,一定是父皇示意的结果,如此,父皇应该要见他才对!

谁知常喜摇了摇头,叹息道,“请九殿下回冷宫,圣上有旨,今日乃普天同庆之日,便赦免殿下闯宫死罪,如有下次,定斩不饶。”

定斩不饶!

这四个字,被注入了内力在泽天关环绕,好似一道高墙狠狠压下,让人心生绝望。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八章

宫抉双眼几乎要淌出血来!

他死死的,死死的盯着常喜,滔天的愤怒和不甘,几乎要将他淹没!

这就是他心里还偶有憧憬的父皇,一面为新生儿庆生,一面却对另一个儿子说定斩不饶!天家无情,善变无义!

既然如此,他为何还要自己走到这一步?戏耍么!

听着耳边已经十分清晰的奏乐,宫抉闭了闭眼,再睁眼时,他眼中再无一丝痛楚,只有杀机! 就算是死!他也要见到皇帝!他就不相信,皇帝会忍受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杀他的儿女!

常喜没有想到宫抉此时还有力气,他自己是练武之人,更是大内第一高手,如何看不出宫抉此时已经是强弩之末,见对方射来的窄剑,常喜拂尘一甩,道。

“殿下,您不是奴才对手,还请自去吧!”

但是已经陷入某种疯魔境界的宫抉根本听不见!他脑海里只有杀!杀杀!!只要他杀了足够多的人,皇帝自然会出来见他!哪怕是出来处死他!

风与自然原本是极其平和的功法,但是宫抉越用越是杀气四溢!四肢传来酸酸麻麻的钝痛,不知是雨水还是血水迷糊了他的眼睛……手里的剑越发沉重,每一下挥动如负重如山,这样的时候,他心里却空荡荡的,好似缺了一块。

他还真是没用,他还是拖累了他最不想拖累的人!他就连搬救兵这样简单的事都做不到,他有何脸目留在皇姐身边?这一次他被皇姐保护,若下一次,下下次呢?

一想到日后宫以沫会因为他的原因再一次陷入危机,宫抉根本不能原谅自己!到底如何才能变强?他要变强,变得更强!

他有要保护的人啊!

好似凭空一股气注入丹田,宫抉感觉到全身一阵轻松,竟然在这样的时刻突破了!而原本只是应付的常喜奇怪的“咦”了一声,就是这一个愣神,却被宫抉一剑划破手臂!他愣愣的,十几年了,他都差点忘记受伤是什么滋味了。

而宫抉并不满足刺伤对方,他要做的,是杀了这个人!!

这时,一道浑厚的大笑声传来,常喜立刻挡下一招退到十几米之后,低眉顺眼的跪下来,高呼,“恭迎陛下!”

陛下,父皇?

宫抉感觉心里突然空空如也……神情恍然。

昭阳殿的奏乐,因为宫门大开,清晰的飘了出来,这时宫抉身子一晃,险些跪倒,他强撑着睁大眼去看,只见由远而近的宫灯明灭晃眼,光影交错间,一群人向他走来,而最前方那大步且行的男子头顶金冠,身上那金光闪闪的龙袍在灯火的映照下煜煜生辉!

似玩够了,宫晟大步走到殿前,此时他携其他宫眷大臣高站在台阶之上,而宫抉只身站在台阶下,一方是花团锦簇,富贵荣华,一方寒风萧索,伤痕累累。

“你,就是朕的第九子?”

宫晟似一下没想起这个孩子叫什么,冷笑道,“你打伤侍卫,强闯禁宫,难道……不怕死么?”

他的笑,以及站在他身后那些云鬓高耸的妃嫔,皇子,公主高傲的看过来的眼神,无端让宫抉感受到屈辱!

小而淡薄的身子挺立在寒风中,他的手都在颤抖!

那暗含讽刺和不怀好意的眼神啊……宫抉再次闭了闭眼,他要忍!他孤身在这皇宫中,哪怕是为了皇姐,他也要忍!!

想着,他身子一软,单膝跪地,头却高高的扬起,沙哑着声音,直盯着那个明黄的身影大声恳求道,“求父皇救救皇姐,冷宫遭杀手行刺,皇姐危在旦夕,求父皇救命!”

他没有为自己辩驳一下,口口声声都是让皇帝救命。

宫抉是那样的骄傲倔强,他即便单膝跪下,也不愿低下那高傲的头来。

皇帝一时好笑的看着他,倒真是铮铮傲骨啊,只可惜,这皇宫最不需要这些东西,所以他眼含怜悯,并没有说话。

属于帝王的威压冰冷的蔓延着,即便看不清他的神情,宫抉却感觉到他的嘲讽。皇帝用那样至高无上的态度俯视着他,仿佛在看一只蝼蚁,还是只妄想侵犯皇权的蝼蚁。

宫抉似听到有女声在嘲笑。

仿佛福至心灵,这一瞬间, 他,明白了。

宫抉丝毫迟疑都没有,连忙一撩衣摆终于双膝跪了下来,并以头抢地!

“求父皇救救皇姐!”

他的头磕在面前的台阶上,声音之响,即便是台阶之上的皇帝都听得一清二楚!

他每磕一次头,便高喊一声,求父皇救命!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悲拗,宛如字字泣血!旁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知道他磕得那么用力。

很快,额头便磕出血来,他也浑然不觉。

没有关系的,真的都没关系,他见到皇帝了,他只要求他就好了,事关皇姐生死,不要说只是不要尊严磕头,就算将他浑身傲骨统统折断趴在地上恳求,都没有关系!

看着自己的孩子在台阶下飞快的磕头,生生恳求,饶是宫晟铁石心肠也微微动容起来,之前因为宫抉杀人的不快也渐渐消散,他甚至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孩子,让他这样不要命的求助。

宫晟微微眯眼,终于开口,“哦?朕竟然还有个女儿在冷宫?……叫什么名字?”

他语气缓慢而可恨,宫抉一听愣住了,他不再磕头,而是直起身来,血顺着脸颊直流而下,而他放在一侧的手紧握成拳,看着高高在上的皇帝,那神情那样深而复杂,声音都因为心寒而战栗起来。

“父皇,当年您赐皇姐名为‘以沫’取自愿与雪妃相濡以沫之意,如今雪妃娘娘才去世七年,您便连这个名字都忘干净了么?!”

他强烈不甘,讽刺而愤怒的话让宫晟的笑缓缓僵在脸上,一时间神色严肃之极,而一边的皇后更是目露杀机,眼中是无法掩盖的嫉妒!

一代帝王,与其他人相濡以沫,那置她这皇后于何地?

良久,宫晟才轻笑了一下,“有趣,有趣,说来朕还真想知道,到底是谁,敢在朕眼皮子底下刺杀朕的孩子。”

说着,冷厉的目光射向常喜,“备轿,朕要亲自去冷宫!至于其他人……也随朕去看看吧!”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十九

他的话让宫抉徒然一松,几乎昏迷,但他想回到宫以沫身边,他得要这些人快一点,他甚至不能先行。

皇权的压制和冷酷再一次给宫抉留下了深刻的影响,看着那些神情略有不满的贵人们不得不领命上轿,宫抉不明白,为什么要带着他们一起。

好在常喜的动作十分快,而且抬轿子的都是御龙卫,他们轻功前行,倒是让部分女眷好一阵惊呼!

雨,突然瓢泼而下……

冷宫许嬷嬷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爬了起来!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贵人一声不吭的到冷宫来?为什么没人通知她?!

此时骤雨已停,整个冷宫滴滴答答显得那样阴暗潮湿,每一个角落仿佛腐朽发霉,气味十分难闻。

而许嬷嬷颤颤巍巍的匍匐在帝王脚步,任积水打湿衣衫也一动不动,皇帝却看都不看她一眼,由人带路,径直走向冷秋苑。

血,已经开始凝固了。

众人的脚刚随着灯火踏进院子,各种压抑的呼声便此起彼伏,很多人脸色都变得难看至极!

只见不大的院子里此时躺了七八个黑衣人,腥气挥散不去,血色浑和了雨水,乍一看地上,暗浊得仿佛是血池一般!而在院子正中,一个小女孩坐在一方石台上,突然出现的明亮让她身子微微一动,而她的脚下,正是奄奄一息的柳墨!

方才远远听到御驾亲临通传声,柳墨神情一变,终于慌了!

他没想到皇帝居然来了,还来的这么快!于是他不甘心的让其他的手下撤退,自己断后,最后他看着宫以沫,是难以压制的愤怒!

如此机会!他居然没有杀得了她!

不甘的他一剑朝宫以沫肩膀刺去,本想趁着她躲避,快速离开的,谁知原本身受重伤宫以沫听到脚步声后竟然不躲不闪,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她一把丢掉自己的剑,任由对方的剑刺入肩膀,她一声不吭,一手抓住对方刺入肩胛的剑身,另一只手生生的插进柳墨的腹部!硬是将他留了下来!

说得简单,但实则凶狠至极!只要宫抉再晚来一瞬,活下来的就不会是她。

见柳墨倒下,她鲜血淋漓的手一把拔出插在自己肩头的剑,身形一晃,坐在了石台上,这才有了众人进来看到的一幕。

此情此景让柳贤妃失声尖叫起来,一双大眼瞬间濡湿!她怨恨的看了宫以沫一眼,那眼中的怨毒,一下就被宫以沫捕捉了,她低低的笑出声来。

“皇姐!”

宫抉刚想上前却被常喜一把拦下,一溜明亮的宫灯下,宫以沫长发披散,冰雪般的侧脸低垂着,浑身是血,衬着阴雨连绵,和一地死尸,她忽然抬头一笑,却让在场的人发自内心的战栗和胆寒!

这时,她踢了脚边人一脚,“看,都来了,你的主人可在里面?”

柳墨虚弱的抬眼看了一眼人群,沉痛的不肯开口。

后宫本就是皇后的职责,她一眼就发现柳贤妃表情不对,连忙开口,“此人就是行刺之人?公主快将他交给母后,母后必然还你一个公道!”

她说得大义凛然,心里却飞快的算计着,是不是可以利用这个刺客,让柳贤妃吃个大亏?

而她的话音刚落,那边柳贤妃就急了,软软的扑倒在皇帝怀里,娇声道,“陛下,公主竟一人杀了这么多刺客,她不会是妖孽吧?陛下,我害怕!”

若是以往,皇帝必然要安抚一二,将对方抓起来,可是他同样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眼前这个年纪小小,孤身一人坐在血肉之间的小女孩,真的是雪莲的孩子么?

宫以沫抬头与他对视,嘴边的笑比他更加漫不尽心。

她又踢了柳墨一脚,“皇帝在此,难道你不想说什么么?”

这时,柳墨吐出一口血水,“你最好杀了我,否则你会后悔的!”

皇后一听急了,“公主还是将犯人交给母后,母后一定会问出谁是幕后主使者!”

柳墨闻言冷笑,一边柳贤妃却柔柔弱弱道,“皇后娘娘还真是急切呢,臣妾倒觉得,公主突然身怀武功,比杀手更值得怀疑!”

这时皇帝才回过神般,缓缓开口,“来人,将罪犯拿下!严刑审问!”

这时宫以沫小手微抬,“不用麻烦了。”

说着她手里的长剑轻鸣,一剑刺下,一股鲜血瞬间溅了她一脸!她胡乱的抹了把脸,麻木的抬头看向众人。

这一眼,竟将不少女眷吓得连连尖叫,更有甚者直接昏迷了过去。

她不管皇后和贤妃脸色多难看,只是眨着眼看着皇帝,语气讨好,“父皇,此人要杀我,我亲自斩杀他,不过分吧?”

旁人皆倒抽一口冷气,小小年纪就如此杀人不眨眼……众人看这位公主的神情立马变得忌惮和恐惧起来!

就连宫晟都良久没能说话,越看越觉得这个小女孩没有半点雪妃的影子……倒是有点像他。

此时所有或怨毒、或猜忌、或忌惮害怕的眼神,尽数落在剑尖染血的宫以沫身上,她感受到了,竟仰着头扬着下巴一一瞪了回去,可能是是她此时的模样太过残暴可怕,视线所及之处竟无一人敢与之对视,她这才满不在乎对宫抉的方向一笑,只是她现在满脸是血,一笑更为狰狞,必然在其他所有人心里,留下的抹不去的阴影。

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做,只有宫抉看出了她的用意,只觉得胸口似裂开了一般,火烧般的疼!

终于,他一把挣脱了常喜,大步走出人群,挡在了宫以沫面前!

宫以沫皱眉,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严厉!

“给我退下!”

宫抉却冷着脸摇头,“我不走!”

他将所有虎视眈眈的眼神看在眼里,他知道,今晚的事已经掩盖不了了,所以皇姐是故意的,她想将所有人的视线都锁定在她身上!所以她嚣张狂傲,甚至御前杀人!

宫抉分明看到皇姐的手因脱力而颤抖!她远没有她表现的那么轻松,她满身是血,可能大部分都是她自己的!可即便如此,她还在一心为自己谋划。

这个认知让他心痛如绞!

 

《摄政王爷太腹黑》第二十章

宫以沫心里很清楚,宫抉既然能见到皇帝,皇帝又这么快赶来了这里,那么肯定不会要了她的命,既然如此,她不如做出头的那个,所以,她冷冷的盯着宫抉的后背。

“走开!”

而宫抉小而染血的身影,前所未有的强硬的站在她跟前,连头都没有回。

“皇姐,我不会离开的!”

这样对持而冰冷的夜,宫抉的举动没来由的让身心俱疲的宫以沫微微一暖,嘴动了动,却一时说不出话来。

就在宫以沫想怎么撇开宫抉的时候,皇后一声怒喝!

“来人啊,将七公主抓起来!御前杀人,乃是重罪!切不可饶!”宫以沫排行第七,她自己第一次知道。

宫抉闻言,双眼森寒朝皇后看去,恰时柳贤妃在皇帝怀里按着额头柔柔弱弱道,“今晚本是大喜的日子,九殿下却杀到内宫血流成河,真是大不吉啊。”

“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不严惩,难以服众。”人群中某大臣的声音。

“小小年纪武功如此高强,十分可疑……”

“如此心狠手辣,此时不除,将来必危害社稷!”

……

皇帝身后二十几人,此时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危言耸听的话不要钱的往那两个孩子身上丢!宫抉听着那些闪躲又恶毒的话,身子都在颤抖!明明他们只为自保,却有这么多人恨不得置他们于死地永不翻身!为什么!

他无端觉得冷,一双眼更是将这些人的脸,牢牢的记在了心里!这些暗杀他的,恶意中伤的,想伤害皇姐的人!所有的人!他统统不会放过!

还有这天地!

这天地,根本不像皇姐说的那样温暖美好,它肮脏而混乱!唯有杀戮!才能洗清!

所有的负面情绪宛如要爆发一般,让宫抉体内的杀气如岩浆沸腾,但一切的恶,却在宫以沫拉扯他袖子的瞬间烟消云散,这时宫晟才缓缓开口,果然他一开口,便无人敢做主叫嚣了。

“冷宫掌事何在?”

许嬷嬷心知大祸临头,飞快的跪倒在宫晟面前。

宫晟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朕的孩子,无端被行刺,你看顾冷宫不利,来人,就地杖毙!”

他低沉的声音一落,立马就有人堵了许嬷嬷的嘴在众人面前行刑,她浑身被绑着架在侍卫搬来的长凳上,很快便响起一声声打击在肉上的闷声。

几棍下去,许嬷嬷竟然就被打得鲜血淋漓,她嘴巴被堵住,发出野兽般的呜咽声,双眼怨毒的睁得老大,没一会就死了!

这一幕让所有人心颤,根本没心思去想皇帝这一举动是什么意思,新鲜的血气让挤了三四十人的院子一下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闭上嘴,包括躲在皇帝怀里的柳贤妃,也僵直了身子,不敢再说话。

“至于你……”

不知为何,宫晟发现,自己严厉的足以让所有大臣害怕的眼神,对上小女孩那双暗含狡黠明了的双眼时,便有几分气弱。

他重新虎目一瞪!

“至于你,御前杀人,乃是死罪!令人强闯禁宫,亦是死罪!你有什么话说!”

闻言,宫抉愤怒到整个人都在颤抖!而感受到宫抉即将爆发,宫以沫一惊,连忙反手一拉,一把将宫抉小小的身子紧紧按在怀里,才抬头直面帝王笑道。

“父皇此言差矣,父皇威名赫赫!武艺高强天下第一!身为父皇的女儿,外敌来犯时,我一不柔弱,二未逃避,而是手刃了对方!全了父皇一世威名!何错之有?”

她张扬锐利的眼神一扫全场。

“至于叫人强闯禁宫……”宫以沫停顿,突然咳出一丝血来!手却将浑身僵硬的宫抉搂得更紧!

片刻后,她才又抬眸笑道,“有人在您的眼皮子底下杀您的儿女,视皇权与您为无物,女儿不忍父皇被奸人蒙蔽,冒死觐见,又有何错?”

宫晟被她伶牙俐齿气笑了,刚想反驳,可是看着眼前两个浑身是血的孩子依偎在一起,却向他据理力争,他这语气……怎么都严厉不起来。

“如此说来,你说朕该怎么做?”

他,无往不胜的天下共主,此时竟然去询问一个小女孩的意见。

宫以沫双眼骤亮的看过来,原本虚以逞强的声音立刻变得中气十足,“我认为父皇应该赏赐我!”

她的话让在场的人一阵唏嘘,但宫以沫不怕,她在赌!赌宫晟方才杀鸡儆猴,是站在她这边的!

而被她抱住的宫抉,整个口鼻都磕在宫以沫潺潺流血的肩膀上,腥锈弥漫……她似乎感觉不到痛,全身心都在为他们争取生机,而那温热的血流进宫抉的嘴里,他第一次无声的哭了!

当初母妃去世时,他年纪太小不曾哭,打入冷宫,境遇从天落地,饱受欺凌时也没有哭,他时刻记得自己是皇子,有必须遵守的体面和尊严,可是现在,他堂堂皇子,被仅大他一岁的皇姐牢牢护在怀里时,他哭了,他是如此的弱小无用!带来的,也只有杀戮横祸!

皇姐总说他还小,总是理所当然的护着他,从不抱怨,却忘了她自己也是孩子啊!那么多血,甚至打湿了他的衣襟,她痛不痛?痛不痛?!

见宫晟没有说话,皇后急了,“简直是强词夺理!陛下,若是真的放过她,日后难以以法服众啊!”

她的话掐着重心,再次让宫晟皱眉。

这时宫以沫已经觉得头脑发晕了,所有的痛处都慢慢麻痹,她知道是失血过多的后果。

但还是强撑着嗤笑道。

“王法?父皇……您就是王法啊!”

这嚣张跋扈的话还没让大臣反驳,宫以沫就接着说道了,她看着宫晟,满眼都是认真!

“作为王朝最上等的存在,您制定的王法本就是用来约束其他人的!如果这里面还包括了您,那天子与庶民还有什么区别?制定规则的人,本就是高于王法的存在,您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公正最随心所欲的人,您的意志胜过一切!”

一番话可谓惊世骇俗!她长长的歇了口气,终于虚弱又委屈的说了一句。

“您就说吧,现在,您愿不愿意赏我?”

风与自然的《摄政王爷太腹黑》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摄政王爷太腹黑》就可以了哦~

摄政王爷太腹黑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