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不如你》-沈钰纪以容完结版小说(三月开)

  • 时间:
  • 夜色不如你作者三月开
  • 夜色不如你小说源于:WXB

《夜色不如你》-沈钰纪以容完结版小说(三月开)

夜色不如你小说在线阅读

夜色不如你全文免费阅读

《夜色不如你》第16章 告白

三人转过头,看向说话的人。是一个漂亮的的女人,一身知性的打扮,显得很优雅。

纪以容认识,使南哲的校董赵溪。原来沈钰是南哲校董的儿子,怪不得学校的老师拿他没办法。

“赵董。”纪以容礼貌的打招呼。

赵溪看向纪以容,猜到可能是南哲的学生,笑眯眯的点点头。

“赵董,我们有事就先走了。”

“嗯,好。”

纪以容拉着李偲郁向出口走去。

边走还可以听见李偲郁叽叽喳喳的声音。

“容容,我们找个地方玩吧,我在网上查了c市好玩的地方,我们一起去吧。”

“好。”男孩低沉的声音带了些宠溺,好像女孩提出什么要求他都会说好。

沈钰看着两人走远,眼底蒙了一片什么,情绪有些低落。

“怎么,喜欢人家?”赵溪看自家儿子一副被抛弃的模样,开口戏谑的问道。

沈钰一惊,连忙否认,“妈你说什么呢。”他又不是基佬,怎么可能喜欢男的。

“那你一副被抛弃的样子,巴不得跟人家走的模样。”

“哪有,才没有。”他只是在发呆,发呆好不好。

“小姑娘是挺漂亮的,就是矮了点。”赵溪语气有些惋惜。

沈钰一愣,原来两人说的不是同一个人。

“就是,那么矮。”不知道纪以容看中了她什么。

不仅矮,还喜欢叽叽喳喳的,不觉得闹腾吗。

赵溪:怎么刚才还一副娇羞的否认,现在就开始说人家坏话。

“傻儿子,这样怎么追人,要不要妈教你几招。”赵溪觉得儿子太傻,她的帮帮忙。

“不用。”语气里满是嫌弃,沈钰抓过他妈的行李箱转身走了。

赵溪笑了挑挑眉,到时追不到可别来求她。

李偲郁在C市玩了两天,才回家。

离开的时候依依不舍的,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以伶,我不想走,要不我不上学了吧。”两个人相处的时候,她还是喜欢叫她以伶。

“好了,你可以随时过来找我。”纪以容拍了拍她的肩。

李偲郁伸手抱住纪以容不撒手,哼哼唧唧的。像只粘人的小奶狗。

“你以后男朋友可怎么受得了你,这么爱撒娇。”说这话的纪以容笑的满脸的的宠溺无奈。放开她,伸手摸摸她的小脑袋瓜。

“爱我就得包容我的一切呀。”

看着纪以容一脸的无奈,李偲郁开口说道。

“我以后一定要找个跟以伶一样温柔的人。”会摸她的头,会一脸宠溺的看着她,会容她所有的小脾气,会用那种无奈却又宠溺无奈的语气问她以后怎么办。

纪以容轻笑了起来,语气温柔“好,会的,那个人会出现的。”

李偲郁听见纪以容温柔的说,开玩笑的撒娇的开口。

“以伶,你当男孩子太帅了,都要把我掰弯了。”一脸的小花痴像。

“傻子,快回去了,待会儿赶不上登机了。”纪以容修长的手指弹了一下李偲郁的脑袋。

“好吧,那我走了,要记得想我。”李偲郁摆摆手,朝着登机口走去。

“记得告诉江轩继,不来送我,警告一次,下次我们就友尽,哼。”

一副小傲娇生气的小模样。

“好,话一定带到。”

纪以容看着一步三回头的李偲郁,朝她摆摆手。

偲郁,会的,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会包容你,爱护你,似你如宝,你永远值得最好的人。

因为你值得更好的。

也愿你永远这样的无忧无虑,永远不会有人让你伤心。

星期一,上午,纪以容上完语文课有些困,趴下来准备补会儿觉。

刚趴下就听见林玉雪叫她。

纪以容抬头,李玉雪示意门口有人找她。

“容神,门口有美女找你。”容神是跟着九班的那几个人叫的,一班的听见了觉得

挺合适就跟着叫。

纪以容抬头看去,一个女生站在门口,似乎在等她。

她起身向门口走去。班上本来就在看热闹的人开始起哄。

纪以容在门口站住,挂上招牌笑容。

“同学,有事吗?”

女生穿着南哲高一年级的校服,脸上化着淡淡的妆,看着她,小脸微红。

在听见她叫她同学时。脸上闪过一丝难过,但是一闪而过,纪以容没有看见。

“纪同学你好,我是高一五班的南映雪。”女生自我介绍,顿时一班起哄的声音就更大了。

纪以容回头看了一眼,淡淡的一眼,班级就安静下来了,可见平时积威甚重。

南映雪,五班班花呢,成绩好,长相好,品行好。

女生见她回头警告一班的人,脸又红了红,接着大胆告白道。

“我喜欢你。”同时递出了自己的礼物。

这样的举动可以说很大胆了,女孩子脸皮薄,一般都是写情书偷偷塞在纪以容抽屉里,当面告白的不是没有,但是少。

女孩告白完后,有些紧张,一双杏眼直直的盯着纪以容,眼底的忐忑一览无余。

纪以容倒是没什么反应,她可以说是从小被告白到大。

一班有男生起哄,“答应她,答应她。”

女生就不愿意了,帅哥应该资源共享,怎么可以想独占,就算要谈恋爱,也应该一班内部消化,不应该被其他班给抢了。

纪以容倒是从容不迫的开口拒绝了。

“谢谢你的喜欢,不过我现阶段没有打算早恋。”

身后围观的女生心里狂叫,嗷嗷嗷,连拒绝人都这么温柔,果然真男神。

女孩眼里闪过失望,但并不气馁。笑了笑,眼睛弯的像月牙儿。

纪以容愣了一下,因为她的这个笑容很像一个人,像偲郁。

“没事,就知道你不会答应。学霸都是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女孩开玩笑的说。

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轻松了很多。

“那你能收下这个礼物吗?我做了很久。”

这种时候,收下礼物,就相当于给了别人希望,纪以容当然不会收。

“这个就算了吧,这种东西应该给自己喜欢的人。”纪以容在这方面从来不脱离带水。

南映雪见她拒绝,只好收回,逼得太紧也不好。

“我们能做朋友吗?”她打算迂回一点,先从朋友做起。

《夜色不如你》第17章 戴了个绿帽

这个要求不过分,纪以容不好拒绝。

“当然可以。”

女孩笑了起来。

“我可以叫你以容吗?”

“嗯。”

“以容,那我先走了。”

“再见。”

女孩笑着拜拜。

纪以容转身回到班,班上的人都用暧昧的眼光看着她。

这么告白的人,能和纪以容说这么多,并交上朋友的也就南映雪了。怎么看两人都是可能在未来有点可能的。

南映雪走到楼梯口,几个陪她来的女生纷纷围了上来。

南映雪看向一班的方向。门口已经没有纪以容的身影了。

其中一个女生问道。

“映雪,怎么样了。”

想起男孩温文尔雅的笑,南映雪勾起嘴角,势在必得。

南映雪低下头。

虽然你现在不认得我了,但是你总会是我的。

下午放学,纪以容像往常一样朝着四班走去。

其实纪以容每次都是到四班后,和沈钰各干各的,相当于她换了个地方学习。

沈钰不想学,她也不会强迫他学习。学习这种东西是自觉来的,不是逼来的。

来到四班,人已经走完了,只有沈钰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打游戏。

往常看见纪以容来,他都会笑嘻嘻的凑上来,今天的他就瞥了她一眼,就继续打游戏,好像没看见她一样。

纪以容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他又在作什么妖,没有理他。她巴不得他不来烦她。

纪以容走到平时做的位置,开始做作业。

两人都没有说话。

纪以容: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沈钰:哼,今天你不跟我说话,我也不会说,谁先说话谁是狗。

今天气氛格外安静,直到纪以容做完作业,收拾东西准备走。

沈钰见她收拾东西,也开始屁颠颠的收拾东西。

他又不喜欢学习,回家也不会带书,所以几下子就收拾好了。

然后装作一副不耐烦的模样等在门口。

纪以容走出门,沈钰关门锁门都乒乒乓乓的,好像心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生气一样。

纪以容才不理他,公主病犯了吧。

两人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一路无言。平时都是沈钰叽叽喳喳的,纪以容心情好了才应两句,现在话痨在生气中,纪以容更是不可能先说话。

沈钰本来以为看他生气了。纪以容会先开口调节气氛,但是并没有。沈钰憋了一肚子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

学校可以说是一个八卦传播最快的地方,学生们长期枯燥的学习,就喜欢找一点八卦来调节调节,而且传的一个比一个精彩。

特别是那种关于学生中谁和谁又谈恋爱,谁谁谁有分手了,都值得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所以,今天五班班花告白一班学神校草的绯闻传遍了整个南哲。各种版本,越传越变味,最后传到沈钰的耳朵里就变成:五班班花告白一班学神校草,校草家里不同意早恋,两人说好要一起为未来努力,考进同一所大学,现在是恋人未满状态。

沈钰听见的时候人都快炸了,好像自己被戴了绿帽子一样。但是不知道怎么这么生气,想了很久,终于找到理由,纪以容有女朋友,却又答应别人,他很生气,替那个女孩生气。还有一方面就是因为八卦女主角是南映雪。

南映雪他见过几面,都是在他们兄弟的聚会上,作为他兄弟李明霖的女朋友身份。他当时找纪以容的麻烦也是因为她。

这事说来就话长,但简单来说,就是南映雪劈腿,告诉李明霖她喜欢上别人了,那个人就是纪以容,他看兄弟痛苦,决定去把那个奸......不对,是纪以容拉出来打一顿,为兄弟出出气。后来被纪以容一顿打给收拾服帖了。

沈钰觉得自己憋的好难受,但是不能说话。

“沈钰。”两人刚走出校门,就听见一声吊儿郎当的声音。

沈钰还在纠结要不要先说话,当小狗,所以现在被人打断,有些不爽的朝来人看去。

七八个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的杀马特非主流站在不远处。

看样子,来者不善。

“认识。”纪以容挑眉看向他。

沈钰点点头,面上装的挺好,心里倒是先乐开了。

是他先跟我说话的,不是我先说的话。

沈钰装作镇定的对纪以容说道。

“不认识,一群傻*。”

他还得好好感谢这群人,给了他台阶下。

“你先走吧,我有事跟他们谈。”沈钰想先支走纪以容,免得受牵连。

纪以容一看那群人就不像是来谈心的,而且他们人多,沈钰一个人根本打不过。

但是她又不想惹麻烦。

啧,真是麻烦。

纪以容抬步向前走去。

沈钰见她都不迟疑就走,心里嘿了声,让你走还真走,这么没义气的。

但是看着纪以容走的方向,竟是朝着那几人走去的。

“纪以容,你干嘛,我让你走。”沈钰跑上前抓住她。虽然他是不怕那几个孙子,但是不想连累他。

手中的小手有些软,好似没有骨头,沈钰忍不住捏了捏。

纪以容:......

说话就说话,做什么耍流氓。

看着纪以容看着他的怪异眼神,沈钰干咳了一声,自动松开了她的手。

“你自己先回去吧,这是我的事,跟你没关系。”沈钰觉得自己这话说的挺男人的。

纪以容却不想理他,他们好歹认识,她不可能不管他。

再说,这几个人看着可不好说话。

几个小流氓看他们推来推去,跟拍电影一样。

“干什么,上演兄弟情给谁看,都一起。”

几人推推搡搡的来到一个封闭的小巷子。

“你们这群孙子,到底想干嘛。”

纪以容觉得沈钰傻,还没开打,干嘛把人给得罪死了。

“沈钰你不是很牛吗?抢老子女人。”领头的金毛开口道。

沈钰一听这话,慌了,连忙转身跟纪以容解释道。

“我才没有抢他的女人,那个女的又不好看,化了妆都遮不住丑。”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小,完全没有顾忌那个金毛的面子。

纪以容在一边,不知道作何反应。你对我解释什么,跟人金毛说呀,你抢的是人家的女人,又不是我的。

《夜色不如你》第18章 偷偷关心

你这不仅给人戴绿帽子,还侮辱人家的审美。

一边的金毛有些生气,给他戴绿帽子,带完还嫌帽子丑。叔可忍,婶都不能忍。

“上。”金毛一声令下,纪以容就看见一群非主流头发朝他们冲了过来。

尽管不想打架,但是天都被沈钰聊死了,不打就得挨打。

纪以容一脚踹人翻一个,转头看向沈钰,嘴角勾起好看的笑。

“一人四个。”

沈钰觉得纪以容笑的他有点晕。

“好。”傻乎乎的。

学校不远处的小巷子,夜风呼呼的吹。

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几个人,呻吟声此起彼伏。

沈钰踩在金毛的身上,有些得意的问道。

“怎么样,孙子服不服。”

纪以容小小的翻了个白眼,抬手看了看表,耽搁了半个小时,回去该晚了。

“走了,很迟了。”纪以容不耐烦的叫沈钰,抓着地上的书包率先走了。

“今天小爷回去了,不服下次再来南哲找我,小爷绝对奉陪。”说完就急急忙忙赶上纪以容。

小跑跟上纪以容,沈钰笑眯眯开口。

“想不到你这么能打呀,看着跟白斩鸡一样,原来打架这么厉害。”

刚才打架的动作利落干脆,帅呆了。

纪以容翻翻白眼,刚想说话就见身后一个人影朝他们扑了过来。

来不及多想,纪以容抓住沈钰往自己这边带,伸腿一脚朝那人踢了过去,但是由于那个人离得近,虽然被踹了一脚,手中的木棍却朝着纪以容砸了下来,一下子打中纪以容的手臂。

纪以容感觉手臂被打的麻了一下,她痛得往后退了一步,退进了沈钰的怀里。

沈钰只觉得怀里的人有些软,还带点花香,但他顾不了这么多,忙伸手抱住她。

“你怎么样?”

沈钰气的好像把人拖过来打一顿,妈的,垃圾,搞背后偷袭。

“混蛋,找死呀!”

纪以容按住自己的手臂,见沈钰气的急,好像被打的人是他一样。

“没事,只是砸了一下,缓缓就好。”

“要不要去医院?”

“不用,没事。”去一趟医院,回家就更迟了。

感觉到沈钰抱着她,纪以容不太自在,推开他。

沈钰见她推开他,还以为是把他抱痛了。

“怎么,碰到你伤口了?”

“没有,回去吧。晚了。”

沈钰恨恨的瞪了金毛一眼,意思让他等着。

金毛:哭唧唧,瞪我干嘛,我很疼,这一脚踹的他感觉自己的胸都快碎了,呜呜呜。

沈钰想着过明天来收拾他,转身伸手揽住纪以容,小心避开伤口。

纪以容从三年前以男孩子的身份生活后,就不喜欢与人挨得近,这样很没有安全感,主要是怕身份暴露,随着年纪的增长,身体的特征也越来越明显,纪以容就更不喜欢别人的靠近。

“你别挨得那么近,我没事。”纪以容挣开沈钰的怀抱。

“怎么没事,你把衣服脱了,我看看。”沈钰拉扯纪以容的衣服。

第十八章:偷偷摸摸

纪以容大惊,连忙拍开他的手,害怕他下一秒就扒她衣服。

“没事,不用看了。”

“我看一眼才放心,怎么说你也是为我受的伤。”沈钰坚持要看一眼。

“我又没有事我自己不知道吗?说了没事。”纪以容有些恼了,但是沈钰情商低的愣是没听懂。

“我就看看,都是男的你怕什么。”

“说了不用就是不用。”

“看看我放心。

“沈钰。”纪以容大叫。

“说了不用,听不懂吗?”纪以容语气很凶,脸上满是不耐烦。

沈钰被吼的委屈的像个小XF,抿着嘴不说话了。

纪以容吼完掉头就走,沈钰默默跟上。

直到小区门口,纪以容话都没说,径直走了。

沈钰看着她头也不回地走,委屈巴巴。

他不是关心他吗?这么凶干嘛。

第二天上课,四班。

沈钰坐在座位上,手里捏着一管药膏,有些纠结着要不要送到一班去。

纠结了好久,烦躁的把药膏扔进了抽屉,送个屁呀送,没见着人家昨天那么凶,说不定人家根本就不领情,才不要热脸贴人家冷屁股。

第二节课下课铃响起,到了做早操的时间了。

“钰哥,走吧。”

“不去。”沈钰面无表情。

“为什么。”黎真疑惑。

“不舒服,你给我跟老班请个假。”

“怎么说。”

“就说我肚子疼。”

沈钰站在门口看了看,一班教室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他悄悄的走进去,才想起,他好像不知道纪以容坐哪儿。

只得一个位子一个位子的找。

终于,在一本书上看到了他的名字。

嗯,字写得很好看。

他把药膏放到纪以容的桌子上。

额,这太明显了。

沈钰又把药膏放到抽屉里,想想还是觉得不行,藏太好了,万一看不见怎么办。

想想把药膏放到抽屉外面,从抽屉里露出大半。

满意的点点头,嗯,这样就好了。

对了,他记得......

沈钰翻了翻他同桌的名字。

李玉雪,果然,这小子的同桌是个女的。

切,沈钰在心里嗤了声。

连同桌都是女的,花花公子。

早操完。

‘花花公子’纪以容回到教室。

桌子上的书有些乱乱的摆在一起。

她有强迫症,什么东西都喜欢摆的整整齐齐的。

旁边比她回来早点的李玉雪看她盯着书桌皱着眉,以为她因为书桌乱不高兴了。

“刚才林尘他们在这儿打闹,不小心碰到了。”

纪以容点点头,没说什么,伸手整理起来。

可能是那几人打闹动作太大,她连书桌里的东西都掉了一些出来。

她伸手把东西放好,整理的时候,发现了地上有一支药膏。

她捡起来,不知道是谁的,问了问周围的人,都说不知道,她就拿去扔了。

刚坐下,就想起老杨让她课间把作业交过去。

纪以容起身抱着作业本出来教师门。

交了作业,走过八班门口,就被人叫住。

“以容。”纪以容回过头,就看见了江轩继。

“怎么了。”

江轩继扔了个东西过来,纪以容接过一看,是一个盒子装的药膏。

《夜色不如你》第19章 打架

顿时明白,刚才在操场碰到江轩继,闲聊两句,江轩继就几次看见纪以容摸手臂,一问才知道她受伤了。

“偲郁那天回B市可是千叮咛万嘱咐的,要是照顾不好你,下次她来A市估计要找我拼命了。”江轩继开玩笑的调侃说。

纪以容本来想拒绝的话都到了嘴边,被他开玩笑的口气给憋了回去。

她微笑着说道:“好,为了你的人生安全,我就收了。”

聊了一会儿,纪以容就准备回教室了,两人挥手告别。

这幅微笑告别的样子落到沈钰眼中就完全变了样了。

说来也巧,江轩继在五班,四班隔壁。

江轩继长得好,一转到南哲就小有名气,沈钰见过几次,本来也没有放在心上,现在看他跟纪以容很熟的样子,心里不舒服了。

纪以容什么时候对人笑的那么好看了,这小子才转过来几天,就跟纪以容玩的这么好,他对他都没笑这么甜过。

还接受了那个小子给的东西。

她来交作业,按理说也应该回过教室了,难道没看见他给他的药。

不可能呀,他放的也算是一般明显吧,怎么还接受别人的药。

哼,想不到你是这么吃着碗里看着锅里的人。

所以药他到底看见没,好想去一班看看。

但是......

身后的黎真看着沈钰一副小XF受气的模样看着门口,但是沈钰一个人堵在门口,他什么也看不见,不知道沈钰看到了什么。

“钰哥,你怎么?”

沈钰转身进了教室,一句话也没说。

黎真探出头看了看,走廊什么也没有呀。

看钰哥那个模样,是看上哪个姑娘,怎么一副吃醋样,好像抓住出轨丈夫,但是又顾忌不敢说的小XF模样。

钰哥恋爱了?

惊悚,钰哥眼光高,说过自己理想的XF必须是个美貌无比的小仙女,性格得是温柔似水,他说东不敢说西的。

其实黎真觉得说白了就是沈钰颜控。

所以,最近南哲有仙女降临吗?

下午放学,纪以容照例来到九班。

沈钰看见她来,憋了一下午的话终于憋不住了。

“咳,你的手怎么样了?”装作不经意的样子问道。

其实他更想问他有没有看到他给他送的药膏。

“嗯,没事,好多了。”纪以容走到座位坐下,不在意的答。

“哦,那就好。”所以你有没有用我给你买的药呢。

沈钰装作不经意的继续问。

“好这么快呀,是不是涂了药。”

“嗯。”

“用的什么药,好这么快。”

“一个朋友给的。”

朋友?说谁?我,还是五班那个小子。

“哪个朋友呀?”

纪以容不耐烦了。

“我要不要交代交代我今天吃了什么,干了什么呀。”

“如果你想说我也可以听着。”沈钰愣是没听出来纪以容的嘲讽,傻狍子一样的接话。

“呵。”纪以容冷笑。

“这么喜欢刨根究底,你的理想是当狗仔吧。”纪以容嘲讽。

“我就问问怎么了。”沈钰听出来了,纪以容在讽刺他呢。

纪以容看他摆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忍了忍,耐着性子回答。

纪以容不想理他了。

“所以到底是谁呀?”

纪以容忍了忍,她觉得她不回答这个问题,沈钰能追着问她一年。

“五班的朋友,说了你也不认识。”

一说到五班,沈钰就知道了。

“江轩继吧,谁不认识了。”语气里颇有些不屑。

纪以容一听他说出江轩继的名字,就觉得不好,提醒他.

“沈钰,你整我行,但是你别去整轩继。”语气严肃。她怕他被玩儿死,江轩继有多坏她和偲郁跟他从小一起长大最清楚不过。

表面看着乖乖的,心肠可黑着呢,江轩继就属于里人格腹黑变态的一类人。

沈钰一听,顿时有些生气了。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坏?再说我什么时候整你了。”眼框都气的微红。

“难道要我一件件说,我每天给你‘补习’到这么晚,你什么时候玩够呀,钰哥。”最后一个‘钰哥’说得阴阳怪气的。

沈钰表示很生气,虽然他说着要整他,但是从来没有真的干过。

“玩够了,以后不用你‘补习’了。”说完,转身就走出教室。

他再理纪以容就是狗。

纪以容看着面前的十几个人,面无表情的问道。

“你们想干嘛。”

领头的少年笑了一下,纪以容见过他,在沈钰身边。

她已经几天没在学校见过沈钰,自从他们上次在九班教室不欢而散后。

所以,这是打算秋后算账。

“不干嘛,就是看不惯你。”

“沈钰叫你来的。”纪以容觉得不是他,所以问出口。

“不关钰哥的事,是我看不惯你。”少年开口,英俊的脸上带着显而易见厌恶。

虽然心里明白不是沈钰,但是听见男孩亲口说出来,纪以容还是松了口气。

“那我是做了什么让你看不惯。”纪以容觉得自己好像没怎么见过他吧,怎么就惹到他了。

纪以容边扯着话题,一边用手机求救。

虽然她能打,但是一个人单挑十几个人,不吃亏挂点彩才怪。

也怪她,不习惯上下学让梁叔接送,现在连个求助的人都没有。

这个时候,只能期望轩继还没走了。

纪以容拿着手机悄悄的拨了出去。

沈钰走进包厢,一屁股坐进来沙发。

黎真正拿着话筒鬼哭狼嚎,沈钰听的一阵烦,反手捡了个东西朝着他扔去。

把黎真砸的闭了嘴,看沈钰不开心,把话筒塞到旁边人手上,走到沈钰身边嬉皮笑脸的问道。

“钰哥这是怎么了,不开心,来,吃根香蕉,消消气。”伸手在果盘里捡了根香蕉递给了沈钰。

沈钰一把拍开,“滚。”

这几天他一直开心不起来,心里老是想起纪以容那天面无表情问他什么时候玩够的样子。

TMD,烦。

黎真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沈钰为了谁,除了纪以容,黎真还没有看过沈钰为了谁这样。

“钰哥,别烦,明霖给你报仇去了,看不把那个小子揍到他妈都不认识。”

“谁?”纪以容从沙发上弹起来,原本不耐烦的表情都变了。第19章结束

三月开的《夜色不如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夜色不如你》就可以了哦~

夜色不如你同类型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

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by盛初九免费在线阅读

盛初九的小说是豪门前妻惹不得,豪门前妻惹不得里面的主角是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免费在线阅读,来开始节选试读吧: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她,反而是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她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束这段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功晋升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可是谁知道她竟然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于是求婚,再婚,一气呵成。一夜间,她从弃妇摇身成了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于是被捧着,宠着,疼着,闪瞎一干狗眼。但老公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司北辰,我要退货!”

小说名称:豪门前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