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洛落最新小说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沐依依厉睿丞精彩在线阅读

  • 时间:
  •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作者心洛落
  •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小说源于:WXB

心洛落最新小说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沐依依厉睿丞精彩在线阅读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小说在线阅读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全文免费阅读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第7章 他,中意她

那张皮肤粗糙、满是雀斑的脸顿时暴露在众人的目光下。

“陆爷爷好,厉少好。”沐依依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红唇微微扬起,对他们扯出了一抹还算乖巧的笑意。

那双被特制镜片缩小了好几倍的眼睛,再这么眯着笑,就像是没睡醒似的。

只是,她唇边的那抹笑意,在看清沙发对面那个俊美矜贵的男人时,顿时凝固!

那个男人,竟然就是那天晚上被她睡过的男人!她怎么会这么倒霉,转了一圈又撞上了他!要是被他认出自己的声音来,一定会把她碎尸万段!

不作死就不会死。早知道她就不逃婚了,老老实实地嫁进厉家,还不至于死得那么难看!

沐依依的心不受控制地狂跳。

一秒钟过去了、两秒钟过去了……

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甚至已经开始想着遗书要写些什么内容……

但对面那个男人只是优雅地端起茶盏轻抿着,脸上的表情依旧漠然,对她的声音毫无反应。

沐依依几乎要跳出嗓子眼的心顿时落回原处,暗暗舒了一口气:看来,他不记得自己的声音了。

这一边,厉家那群保镖在看清她的真容时,齐刷刷倒抽了一口冷气,在心里默默为自家少主点了一根蜡烛。

像是厉少这么尊贵的男人,即使传闻中他喜好男风,也不可能会娶这么丑的女人吧。

厉老爷子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即使沐依依的长相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但他依旧神态自若地冲她点点头:“看着是个乖巧的孩子。”

而厉睿丞脸上的表情也没什么变化,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深邃的眼眸中闪过令人捉摸不透的情绪。

他对女人向来没有兴趣,那个女人长得如何,他一点也不在意,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娶她。

今天之所以来这里,只是给爷爷一个面子。

毕竟,连面都没见过就直接拒绝上一辈定下的婚约,有些不合礼数,而爷爷偏偏又是个最讲究礼数的人。

对于众人的反应,沐依依非常满意。

她想着,这厉家一老一少回去之后,一定是要悔婚的。只是现在碍着沐家人都在,不好说出这么失礼的话来。

坐在陈如身旁的陈思媛,温柔低垂着的眉眼中掠过一抹幸灾乐祸的神色。

之前她早已听闻厉家大少长相俊美,今天一见她才发现,他长得比传闻中还要好看许多。

虽然这厉少喜欢的是男人,但让那个贱丫头嫁给这么好看的男人,再加上厉家还这么有钱有势,她心里还是不舒坦。

陈如心中的想法和陈思媛一样,趁着气氛尴尬之际,她又对沐依依说:“依依,你坐到厉少那边去,陪他聊聊天,两人多交流交流感情。”

要让厉家人近距离看看贱丫头那张丑陋不堪的脸,这样他们一定会更加反感她。

沐依依倒是很乐意这么做,她站起身朝着厉睿丞的方向走了过去,一举一动倒还算淑女。

只是因为她平常很少穿高跟鞋,而今天被佣人们逼着穿上了一双十厘米的白色恨天高,鞋跟还特别细。

走到厉睿丞面前的时候,她一个没站稳,纤细的腿颤了颤,朝着他的身上倒了下去……

感受到她柔软馨香的身子躺在自己怀里,厉睿丞那双毫无温度的瞳孔瞬间收紧,眼眸深处涌起一阵狂风骤雨!

就在那一刻,他改变主意了!

他,要她。

沐依依落入了男人坚硬有力的怀抱里,她下意识地抬眸一看,对上了一双深沉的眼,几乎挪不开视线。

浓密的睫毛,深邃的双眼皮,带着欧式的贵气。眼眸幽深,就像是月夜下的千年古潭,此刻正波光微动,泛着清寒。

他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颊,带着薄荷香气,温热清冽。

沐依依的脸烧得厉害,心跳再次失控,脑海里不自觉浮现出那个疯狂的夜晚……

她突然想到一个很关键的问题。

他不是喜欢男人吗,为什么那天晚上会对她这个女人的碰触起反应?

大概是因为,当时他处于昏迷不醒的状态,只是身体上单纯地起了生理反应而已?

“沐小姐,你还好吧。”男人低哑魅惑的声线,打断了她的思绪。

看似关切的话语,但语气极淡。

“我没事,谢谢你。”沐依依重新站直身子,提着裙摆在他身旁坐下,心里为自己方才的失态懊恼不已。

她到底在做什么,竟然研究起他的性取向问题?

难道他不是基佬的话,她就要嫁给他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但下一秒,她就听到身旁那个男人幽幽开口,嗓音优雅迷人:“虽然只是第一次见面,不过……我对沐小姐非常满意,希望能尽快履行婚约。”

“你……你说什么?”沐依依难以置信地偏过头看他。

因为太震惊了,她整个脑子都是空白的,尾音有些颤抖,。

她原本想靠这张脸吓到他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不止是她,在场所有人都非常震惊。

尤其是陈如和陈思媛这对母女。

原本,她们可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情,满心期待这场见面的。甚至为了烘托沐依依的丑,母女俩特地精心打扮了一番。

没想到,高高在上的厉家大少竟然说,他对那个贱丫头非常满意?

这句话,就像是一盆冷水从她们头顶浇下!

沐盛的心思则跟她们不同:原本他还担心沐依依外形不佳,厉家人会悔婚,没想到事情竟然这么顺利。攀上厉家,以后在生意场上必定如虎添翼,对他来说有百利而无一害。

“能让厉少满意,真是我们家依依的福气。”沐盛眸光微动,笑着看向厉睿丞和厉老爷子,“依依这孩子一定是太高兴了,瞧把她激动得。”

只是一句话,就掩盖了沐依依方才的失态,还给足了厉家面子。

沐依依垂下眼眸,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那个尊贵无比、俊美无双的男人愿意娶她,还这么迫不及待?这根本不合常理!

在某个瞬间,她的心狠狠地咯噔了一下!

一定是因为,他刚刚早就认出她的声音了。

但这个男人沉静内敛、深不可测,再加上有沐家人在场,所以他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而现在,他要以履行婚约的名义顺理成章地把她带走,实际上是要软禁她,再狠狠地折磨她!

她一向是个很惜命的人。

虽然,保全苏氏集团很重要,但怎么也比不上她的小命重要!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第8章 姐妹恩怨

“谢谢厉少的厚爱,只是我年纪还小,今年刚上大一……”沐依依隐藏在镜片后的眸光闪了闪,“目前还是以学业为重,结婚的事情能不能等到毕业后再说?”

她神情认真,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俨然乖巧恬静的资优生。

事实上,她的成绩差得可以,就跟她那张脸一样惨不忍睹。

“那就先订婚。”这一次说话的是厉老爷子,浑厚的嗓音掷地有声,带着不容置喙的威严。

沐依依猛地一怔,心中郁结!

如果说这个厉家大少要娶她是另有目的,那这厉老爷子也老眼昏花了吗?他就不怕她这副尊容把厉家后代的基因带歪吗!

她自然不知道厉老爷子的心思。

一直以来,厉睿丞的性取向问题像是一块巨石压在老爷子的心上,每每想起便寝食难安。

他只求自家孙子能带个女人回家,不管长相如何家境如何,是个女的、活的就行!

难得厉睿丞对一个女人这么感兴趣,又恰好是婚约对象,他自然乐见其成。

至于后代基因,反正厉家有的是钱,现在医美技术又这么发达,别说是整容,就是换个头都行。

就在众人震惊不已之际,厉老爷子沉吟片刻,又补充道:“为了让两个孩子多培养培养感情,找个时间让依依搬去睿丞那里,反正早晚是要结婚的。”

厉睿丞眸光微动:“今晚我就让人把云都布置一下,明天接沐小姐过去。”

云都是他的私人庄园,他向来喜欢清静,平常只是偶尔回厉家老宅陪陪长辈,其余大部分时间都住在那里。

这句话,无异于在沐依依的脑海里投下了一颗深水鱼雷!

她怔怔地看着自己身旁那个男人,耳边一阵轰鸣。

他也刚好看向她,波澜不惊的眼眸闪过幽暗的光,一直紧抿的嘴角勾起兴味的弧度。那神情,就像是猎人布下陷阱,静静地等待着猎物落网。

等到沐依依再去细看的时候,他又恢复了先前那一张漠然的脸,不带任何情绪。

沐依依越发不安了起来,空气中像是有一张无形的巨网朝她落下,她却无力挣扎。

她刚刚因为逃婚被抓回来,这会沐家大宅里里外外都已加强警戒,就连一只苍蝇都逃不出去。

婚约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厉老爷子因为解开了多年的心结,心情非常不错,在沐家多坐了一会。

沐盛和陈如小心翼翼地伺候着,直到傍晚时分才率领一众佣人将厉家人送走。

回到屋里,沐盛意气风发,连带着对待沐依依的态度也和蔼了许多。

“依依,这些天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先去洗个澡,晚上我让厨师给你做你最喜欢的法式大餐。”

“谢谢爸爸。”沐依依淡淡地应着,转身上了楼。

虽然她是个天生吃货,可一想到自己的小命还捏在那个男人手里,她根本提不起食欲。

洗完澡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她依旧神情恍惚,迎面撞上了一个男人的胸膛。

“依依。”清朗好听的声音,一如记忆中那般,低低地叫着她的名字。

穿着驼色长风衣的韩奕站在她面前,他身材修长、斯文俊秀,压低的嗓音难掩急切:“听说你要嫁给厉睿丞……”

“这好像不关你的事吧。”沐依依不去看他,强忍住心痛的感觉,绕过他往前走。

曾经,他是她最亲近的人。

但,只是曾经。

韩奕一把扣住她的手腕,痛苦隐忍的低喃从喉咙间溢出:“我知道,你不是自愿的,我可以带你走!”

“带我走?”沐依依像是听到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抬眸看向他,清澈的目光泛起水雾,“以我准妹夫的身份?”

韩奕抓着她的力道又加重了几分:“相信我!我喜欢的人一直都是你……”

沐依依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喜欢我?喜欢到……跟我的继妹滚到床上去了?”

“我……”韩奕的眸光闪了闪,欲言又止,“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亦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我找你很久了。”陈思媛不知何时出现在走廊一端,正姿态优雅地朝着他们走来,目光不动声色地落在韩奕的手上。

沐依依这个贱人!

当年的附中校花,如今变成这副丑样,还痴心妄想要跟她抢男人?

她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察觉到陈思媛的目光,韩奕下意识地松开沐依依,转而对她低柔解释道:“依依马上要离开沐家了,我只是跟她叙叙旧。”

“恩,你们从小一起长大,我理解你的心情。其实,我也舍不得姐姐。”陈思媛很大度地笑了笑,上前拉住他的手,十指紧扣,“爸爸妈妈都在楼下等我们开饭了,不过我还有几句话想跟姐姐说,亦哥哥你先下去吧。”

韩奕走了之后,陈思媛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神情怨毒:“沐依依,我跟亦哥哥感情好得很,你趁早死了这条心吧!他跟你认识了十几年,却从来没有碰过你,而对我……他每天晚上都要不够……”

说到这一句,她带上了几分娇羞,但更多的是炫耀的姿态。

沐依依的拳头不自觉握紧,死死地咬住下唇。

脑海里,浮现出一年前她收到的那个激情视频。每想到一次,她的心就痛一次!

“姐姐,我可是好心提醒你。妹妹的男朋友,再怎么样也是要避嫌的。更何况,你马上要嫁给厉少了。”看着她隐忍的样子,陈思媛满意地轻笑一声道,“虽然,大家都知道厉少喜欢的是男人,可你也不能因为耐不住寂寞,坏了厉家的声誉。其实,我也挺同情你的,要守一辈子活寡……”

“既然你对韩奕这么有信心,又跑来警告我做什么?”沐依依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嘴角扬起一抹挑衅的弧度,“刚才,可是他主动来找我的。是你没看好你的男人,只能怪你自己没本事!”

最后一句话,是当年陈思媛抢走了韩奕之后,对她说过的话。

现在,她原封不动地奉还给她!

“呵,他主动找你?就凭你这张脸?”陈思媛不屑冷哼,“你少自以为是了!我告诉你,不管沐家的一切,还是男人,你都抢不过我!”

就在这时,楼梯处响起了一阵脚步声,紧接着韩奕温润的声音传来:“思媛、依依,你们好了没有?沐伯伯让你们快点下去。”

陈思媛脸上顿时漾起甜美的笑容,声音也跟之前判若两人:“知道了,就来了。”

说完,她丢下沐依依,朝着韩奕的方向跑了过去。

韩奕就站在楼梯口,伸手揽住她的肩膀。

陈思媛依偎在他怀里,回头瞥了沐依依一眼,眼神里满是得意。

沐依依还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前一秒还口口声声说喜欢她,下一秒钟就跟陈思媛搂搂抱抱。

青梅竹马十几年的情谊,抵不过陈思媛几个月的诱惑。

那个曾经许诺过要守护她一辈子的少年,已经是记忆中的风景。

下一秒,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是韩奕发来的:【帝京高速是去厉家的必经之路,明天我会让人在最后一个休息区接应你。依依,我知道你恨我,但算我求你,不要用一辈子的幸福跟我置气。】

视线有一瞬间的模糊,沐依依对着手机屏幕看了很久,缓缓抬手,回复了一个字:【好。】

无论如何,这是她最后的机会。

第9章开始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第9章 会夺回属于她的一切

吃晚饭的时候,沐依依心不在焉,没吃什么。

餐桌上,不时传来陈思媛娇柔的声音,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

“亦哥哥,人家想吃虾,可是不想剥皮怎么办。”

“亦哥哥,我想吃鱼,可是刺好多怎么办。”

韩奕一一满足她的要求,替她把虾剥好,鱼肉挑刺,放进她的碗里。

陈思媛一边吃着,一边抬眸冲他笑,两人一片浓情蜜意。

眼角余光,偷偷看向沐依依的方向,见她味同嚼蜡的样子,陈思媛不由得更得意了起来。

呵,她就是要让那贱丫头看看,韩奕有多宠着她!

陈如看着韩奕对陈思媛这么好,心里也是满意到不行,再看看沐依依,又觉得解气极了。

当初,韩奕和沐依依还是青梅竹马的时候,她就看出陈思媛对这个男孩子很感兴趣,于是就把自己勾搭男人的手段传授了一些给她。

不愧是她的女儿,只是稍微点拨一下,不到两个月,陈思媛就把韩奕抢了过来。

当然陈如看中的,还有韩奕的家世。韩氏电子的继承人,虽然比不上厉家那样的顶级富豪,但比沐家还是要高出几个等级的。

沐盛夹了一只法式大虾,放进沐依依的盘子里,以慈父关心的口吻说道:“依依,明天就要去厉家了。以后,记得要常回来看看。”

“谢谢爸爸。”沐依依弯了弯唇角,将那只大虾送到嘴边咬了一口,欲言又止,“爸爸……今天思媛借我的那件紫色礼服有点旧了,也不太合身,我想明天换一件新的。毕竟是第一次去去厉家,要隆重一点才是,也显得我们沐家比较重视。”

沐盛沉吟片刻之后,点点头:“现在去定做礼服也来不及了,这样,一会吃完饭,你再去思媛衣柜里挑一件你喜欢的。”

沐依依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立刻说道:“我看妹妹有一件新买的白色礼服特别漂亮,据说那个系列礼服的设计师深受各国皇室成员的青睐,要不就那件吧。”

今天她去陈思媛衣帽间借衣服的时候,陈思媛就拿着这件白色礼服炫耀了半天,说是沐盛花了大价钱特地去国外定制的,作为她即将到来的18岁生日礼物。

做了这么多年姐妹,她很了解陈思媛爱慕虚荣的性格。那些奢华的衣服和首饰对她来说,简直就是她的第二条命。

果然,陈思媛原本得意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温婉淑女的形象差点没维持住。

但碍于韩奕在场,她只是楚楚可怜地看着陈如求助。

陈如当即就用那种看似商量的口气对沐依依说:“依依,为什么非得是那件?你明明知道,那是爸爸送给思媛的生日礼物。”

说完,她又看了沐盛一眼,让他知道沐依依是故意的。

“陈姨,你不是说过,您特别为我着想,特别希望我能抓住这次机会嫁进厉家吗?”沐依依依旧是笑着的,很无辜的样子,“厉家是什么身份,我穿得太寒碜,会让他们家的人看不起的,连带着也看不起我们沐家。”

沐盛斟酌了一下,想着昨天那厉家大少分明说过对沐依依很满意。要是这个大女儿能在厉家站得住脚,将来给苏氏集团带来的长远利益可不是一点半点。

他向来是个把利益摆在第一位的人,于是便对陈思媛说:“思媛,你就先把这件礼服送给你姐姐,等过些日子再去给你定做一件新的就是了。”

沐依依满意地看着陈思媛那张惨白的脸,又说:“这身上,也总得带点首饰什么的,否则显得太空了。”

沐盛觉得也是,对陈思媛吩咐道:“把你最贵的那套首饰拿出来给你姐姐戴着,就是那一套在南非买的钻饰。”

陈思媛听到这句话,脸色又白了几分,隐忍地握紧拳头,修剪漂亮的指甲陷进了肉里。

该死的沐依依,过去从来都是她抢她东西,什么时候轮到那个贱丫头反过来抢她的东西了!

但面上,她特别乖巧懂事地点了点头:“好的,爸爸。姐姐的事,就是我的事。”

只是到底还是不爽,一下子没了食欲,也没心情对着韩奕发嗲了。

陈如脸色也是难看得很,压抑着没有发作。

沐依依把她们的神情都看在眼里,突然就有了食欲,大快朵颐了起来。

镜片之后的眼睛里,闪过一道暗光:呵,陈思媛。你不是说,我什么都抢不过你吗?现在,我就抢给你看!而且,这还只是刚开始而已!

过去,是她太傻了,就明着跟她们闹,反而让沐盛觉得她不懂事。

吃了那么多亏,她的智商也该上线了!

吃过晚饭,沐依依想着第二天的逃婚计划,早早就上床养精蓄锐。

睡了一半感觉口渴,她下楼去厨房倒水。经过沐盛卧室门口,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是陈如的声音,好像有点激动的样子。

沐依依很是见陈如这么失控,平常大多数时候,这个女人都是很能装的,就差没直接在自己脸上写上“圣母”两个字了。

她悄悄走近门边,里面的声音越发清晰了起来:“你怎么能把思媛的生日礼物,还有她最昂贵的那套钻饰,拿去给依依!你这么做,对思媛公平吗?她也是你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偏心!”

沐依依整个人变得僵硬,全身血液都冻结了。

耳朵,还在嗡嗡嗡地响着。如果可以,她真希望刚才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陈如竟然说,陈思媛是沐盛的亲生女儿!她明明是当初陈如嫁进沐家时,带过来的拖油瓶啊!

怪不得一直以来,沐盛对陈思媛比对她要疼爱许多。

这么多年来沐依依怎么也想不通的问题,现在终于有了答案!

沐盛有些不耐烦地低吼:“不就是一套礼服和钻饰吗!我不也说了,过段时间就给她买新的吗!”

陈如还在不依不饶:“不是这个问题!你这么做,伤了思媛的心!”

一想到沐依依那个小贱人今晚在餐桌上得意洋洋的样子,她就恨不得上去撕烂她的脸!

沐盛更恼火了:“你怎么这么不明事理?依依马上就要跟厉少订婚了,我这么做不也是为了苏氏集团的将来,为了这个家吗!”

当初对他主动投怀送抱的女人不计其数,他最后还是娶了陈如,不仅仅是因为她给自己生了一个女儿,还因为她比较听话,总是一副温柔的样子。

陈思媛也在房间里,见父母吵了起来,很乖巧地出来劝道:“爸爸妈妈,你们不要为了我吵架了。其实,我真的一点也不在意,这么多年……我都已经习惯了。”

说到最后一句,她垂下眼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但隐忍着没哭。

陈如见自己女儿这样,情绪更控制不住了。为了坐上沐家女主人的位置,她低眉顺眼隐忍得够久了,总有爆发的时候!

“你看看,思媛这孩子,多懂事,总是这么为你着想!”陈如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

“当初,你为了当你的豪门女婿,不能给我们名分。思媛从小就被人嘲笑是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十几年来,我们母女俩受了多少委屈,你知道吗!直到现在,她还是只能跟着我姓,你为了你的地位,你的声誉,都不敢认她!”

沐盛被她这么一说,也有点愧疚。

他对陈思媛格外地疼爱,就是为了弥补一直以来亏欠她的父爱。

“妈妈,你别说了,爸爸也是有苦衷的。”陈思媛上前拉住了陈如的手,又劝道,“现在苏氏企业,还有30%的股份在姐姐手里,而且那些老股东都是苏家的亲信……”

陈如也知道,要是沐盛出来承认陈思媛的身份,就是昭告天下自己婚内出轨了。这会严重影响到他在公司里的威信,也不不利于他管理公司。

可是她还是气不过啊!

沐盛见这个小女儿这么替自己着想,一时间也有点感动,脑子一热就承诺道:“思媛,爸爸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你放心,将来爸爸一定把财产都留给你。”

陈如已经受够“将来”这两个字了。

当初沐盛承诺她,将来会娶她进门,她一等就是十几年!

她只想要快点兑现,不想要再这么遥遥无期地等下去了!

“好,既然你这么想,不如就把现在依依手上的股份,转到思媛名下,当做补给她的生日礼物!”陈如想了想,说道,“之前你不也说了,等到依依18岁,就让她把股权转给你吗?”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第10章 打扮一下,还是很漂亮的

沐盛沉默着,没有立刻表态。

陈思媛见状,很善解人意地说:“妈妈,我们都是一家人,股份在谁手上都一样,还不都是为了公司的发展考虑。”

陈如拍了拍她的手背,叹了一口气,很是心疼:“思媛,你这傻孩子,总是这么不争不抢……”

沐盛被这母女俩闹得有些心烦意乱,再加上自己确实是亏欠了她们,便摆摆手道:“好了,我这就去找依依说这件事情。不过为了方便管理公司,我只能转15%股份到思媛名下。”

拥有30%的股份,就拥有一定的话语权,可以左右他的决策。

他是个很多疑的人,就算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他也要防着。

门外的沐依依听到这句话,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带着几分嘲讽。

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她算是看透了!

她前些日子刚过了18岁生日,而妈妈立下的遗嘱里提到过,等她满18周岁就可以继承属于她的那部分股权。

而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把妈妈的财产转到小三女儿的名下!

……

沐依依转身回到房间里,没过多久,沐盛就上来找她了。

“依依,你在里面吗?爸爸有些话想跟你说。”

刚才,也多亏陈如点醒了他。虽然他一直以来都有这个打算,但也没找到合适的机会开口。

而今天,是个还算不错的时机。

“爸爸,我还没睡,您进来吧。”沐依依装出一副很乖巧的样子,光着脚跳下床,给他开了门。

沐盛随着她走了进去,在她床边坐下,目光落在她光着的脚上,关心道:“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穿个拖鞋再去开门。”

“没事,房间里有暖气呢。”沐依依假装亲昵地抱住他的手臂,“还是爸爸最关心我了。”

沐盛笑了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她:“依依,这是爸爸的一点心意,你带在身上,也许会有用得到的地方。”

沐依依开心接过,嘴角弯了弯:“谢谢爸爸。”

沐盛眼眸微动:“最近公司资金紧张,暂时只能给你两万块。等你正式出嫁那天,爸爸会再给你一笔丰厚的嫁妆。”

“恩。”一抹暗光从沐依依眼底掠过。

资金紧张?陈如和陈思媛那身行头,又是用什么钱买的?两万块,恐怕连她们开销的零头都不到。

在国外的那些年,沐盛定期都会给她打钱,但数额都不高,勉强只够她的生活费。

为此,他还语重心长地教育她说,即使有钱也不能乱花,他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挥霍无度的骄纵千金。

那时候,她还对他的话深信不疑。

现在想想,自己是真傻。

“依依。”像是察觉到她的想法,沐盛又压低声音解释道,“我知道,你也许会觉得爸爸对思媛比对你更好,但那只是表面现象。就因为你是我的亲生女儿,而她不是,我才更要在外人面前表现出对她更关爱一点。爸爸的苦衷,你理解吗?”

见他言辞恳切,沐依依只觉得可笑至极,表面上还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知道了。”

沐盛又顺势从口袋里拿出一份协议递到她面前,推心置腹道:“这里是一份股权转让协议。你嫁到厉家之后,这些财产就要白白被厉家分走一半。为了稳妥起见,不如现在转让给爸爸,也便于我管理公司,毕竟我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

沐依依只是瞥了一眼,便把协议推到一边,淡笑着说:“爸爸您多虑了,以厉少的身价,又怎么看得上我手上这么一点小小的股份?而且您也说了,我们是一家人,那股份在我手上和在您手上又有什么区别?您在公司里所有的决策,我一定会举双手双脚赞成的。”

沐盛脸上慈爱的笑意有些僵硬,但很快便恢复了平常的神色,不动声色地收起协议:“你说得也有道理,这件事情以后再说。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

“晚安,爸爸。”沐依依笑得单纯清澈。

“晚安。”沐盛摸了摸她的头,起身离开。

只是在关上房门的那个瞬间,眼神变得阴鸷。

沐依依手上握着的那30%的股份,就像是一根鱼刺梗在他喉咙里。他一定会想办法,把那些股份弄到手!

总有一天,他会让“苏氏集团”,变成“沐氏集团”!

第二天一大早,厉家的人就来了。

沐依依没想到,厉睿丞会亲自来接自己。毕竟厉家家大业大,他应该有很多公务需要处理。

一辆黑色布加迪威龙在沐家大门前停下,流畅的线条,鲜亮的车身,在阳光下闪着耀眼的光,仿佛在彰显着主人的尊贵身份。

沐依依知道这款车型,全世界只有三辆,价值6000多万,随便一个零件都足够普通老百姓家好几年的生活开销。

之前在国外的时候,她见过一辆,是在“那个人”的手里。没想到,今天她有幸又见到了第二辆。

看来,厉家在S国的地位,确实是如日中天、堪比王室。

穿着黑色西服,戴着白色手套的司机下车,毕恭毕敬地为沐依依打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沐小姐,请上车。”

车门缓缓开启,厉睿丞就坐在后排的右边位置,一身质感精致的黑色衬衫,袖子挽到手肘的位置,露出一截修长劲瘦的手臂。

优雅完美的侧影沐浴在冬日清晨金色的阳光下,透着清冷寡淡的气质,那种高级感就像是电影海报里的画面。

沐依依暗暗攥紧裙摆,朝着他一步、一步地走去。

明明那个男人的周身洒满了阳光,可她却觉得自己在走向黑暗的地狱。

她身上穿着从陈思媛那里抢来的那件白色小礼服,非常有名的Princess系列,高贵中带着一丝小清新。

沐依依的身材曼妙婀娜,那件礼服就像是专门为她定制的一般,包裹着她完美的曲线。原本那一头黑色长直发发尾烫了一点卷曲的弧度,微微内扣,看起来俏丽可人——当然,前提是忽略她那张不忍直视的脸。

一直靠在车窗边看风景的厉睿丞突然缓缓转过头来,视线落在朝着他走来的少女身上,沉静的眼睛泛起一抹幽暗不明的光。

坐在副驾座的顾桓察觉到了自家boss的视线,顿时觉得整个世界都玄幻了!

这是他跟在厉睿丞身边这么久,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看一个女人,这么目不转睛、毫不掩饰。

于是,他昧着良心说了一句:“沐小姐打扮一下,也还是很漂亮的。”

“恩。”向来惜字如金的厉睿丞,淡淡地应了一声。

他的语调波澜不惊,却在顾桓心中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只觉一阵恶寒。

天,一向对女人没兴趣的厉少,竟然会夸一个女人漂亮?还是一个丑得惊心动魄的女人!

难怪那么多环肥燕瘦的美女主动投怀送抱,他都无动于衷,原来是因为眼光异于常人……

昨天他听说厉少要跟一个丑女订婚的时候,还私下里想着这事是不是另有隐情。

可现在看来,没有隐情。所以,是真爱?

沐依依察觉到了厉睿丞朝着自己看来的视线,她的脚步顿了顿,继续挺直腰杆往前走。

这个家伙,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没见过美女啊?

沐依依向来是个不能吃亏的主,于是也跟着狠狠地瞪了回去!

哼,确认过眼神,是个变态的老男人!

在她坐进车里的那一刻,厉睿丞不动声色地移开了目光。他重新看向窗外,嘴角弯起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带着几分玩味。

因为想着很快就能逃离他的魔爪了,所以这会沐依依底气足了,胆子也肥了,理直气壮地问道:“厉少,请问您刚刚为什么一直盯着我看?”

心洛落的《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就可以了哦~

娇妻超萌:厉少花式宠同类型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

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by盛初九免费在线阅读

盛初九的小说是豪门前妻惹不得,豪门前妻惹不得里面的主角是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免费在线阅读,来开始节选试读吧: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她,反而是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她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束这段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功晋升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可是谁知道她竟然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于是求婚,再婚,一气呵成。一夜间,她从弃妇摇身成了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于是被捧着,宠着,疼着,闪瞎一干狗眼。但老公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司北辰,我要退货!”

小说名称:豪门前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