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灵凤牧南斋完结版小说(呼叫皮皮汐)

  • 时间:
  •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作者呼叫皮皮汐
  •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小说源于:WXB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灵凤牧南斋完结版小说(呼叫皮皮汐)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小说在线阅读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全文免费阅读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第16章 洛陵?

而牧南斋的这话说出去之后,只见牧许元一副傲娇的样子,却是有几分唯唯诺诺的低垂下了脑袋。

虽说牧南斋一向不受父君的喜爱,但是或许也就是因此,几个哥哥姐姐对她都是倍加宠爱的。虽然说平日里大家都很忙,但是忙归忙,陪伴她的时间还是不少的。其他人先不说,牧许元倒是唯一一个不务正业的,也就是因此,陪伴她的时光也是最多的。

牧许元的脾性,牧南斋也是清楚的厉害。说到底,其实她这三哥也就是因为太在意她了,吃醋的方式……

有几分的特别,还有几分的偏激。

她也没打算真要拿自己的四哥怎么样的,于是,最终也只能是唉声叹气的微微叹息了一口气,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的拍了拍牧许元的肩膀,“四哥,你也不要太在意了,易洛陵也是性情中人,我觉得呀,你们定能好好相处的。”

“哦,我听柒柒的。”虽然说话是这么说,但是他也不过就只是这么说上一句话罢了,心里面却是不屑一顾的厉害。

和一个凡人相处?这事情若是一旦传到了天界,指不定是之前被他欺负过的那些人都要由这件事情笑掉大牙。这种掉面子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得出来?

他微微撇了撇嘴,心里头不满的厉害。但是此时柒柒正在气头上,他若是不顺着柒柒的意思,只怕是柒柒要闹他个百八十来次才是。再加上牧合欢离开之前说的那番话,也算是在一定的程度上压了压牧许元幼稚爱玩的心性。所以,他这会的一言一行还是顺着柒柒的意思的。

见着牧许元居然一反常态,就这般答应了下来,牧南斋便没有再顾及他,而是看向了易洛陵。眸子里怕是他从来想也不敢想的温柔——

只怕是牧南斋都不知道,自己看着易洛陵的眼神,什么时候便多了几分的……呵护?

“好。”闻言,易洛陵微微一笑,看向牧南斋的眼眸之中满是宠溺的笑意,随后,他这才紧接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也听柒柒的。”

想来,就算是机智如易洛陵,也不知道他这宠溺的笑容之间,到底有几分是真情,有几分是假意。

“行了行了,虚伪,太虚伪了,我都看不下去了,你这样让我怎么和你‘好好’交流?真是烦人。”一看到易洛陵端着这幅架子说话,牧许元就已然是看不顺眼的厉害。

或许,许多年后,一切也正是迎了牧许元所说的这句话了吧。

自己家四哥如此,牧南斋的秀眉微微蹙了起来,无论是神情还是言语之中都有几分的不满之意,“四哥,你刚才也说了要和他好好相处的。你就是这般和人家好好相处的吗?你显然就是想把我哄住,支开,然后欺负他是吧?”

“柒柒……”牧许元显然是有几分心虚,毕竟刚才牧南斋所说的话可谓是正中他的心思,他刚才那般说话的时候,不仅是因为自己的心性压下了几分,而且也是因为如此。

看着牧南斋怒目圆睁,显然是对他不满的厉害,牧许元有几分纠结,但是还是理不直气也壮的说了起来:“谁叫这个凡人不知天高地厚的厉害。他刚刚居然叫你柒柒,柒柒是他叫的吗?”

“你唤得,他怎么唤不得?”牧南斋的表现可以说是十分护犊子了,而且,被她保护的“犊子”,竟然还是易洛陵,“行了,这也是第二次说这件事情了,分明就是你对不起人家,你对人家的态度能不能放好一些?”

其实,刚才若是牧许元还想着私下里给易洛陵使上些什么绊子,那么这一次,他可是被牧南斋说了第二次了。他倒是只是太过于在乎柒柒了,倒也不是蠢笨之人,况且,牧合欢也已经说过了,现在已经没有什么机会了。

他牧许元倒是看不惯这个易洛陵,但是也不想因为这个凡人而损坏了他和牧南斋兄妹之间的关系。

这般想着,转而,牧许元的两颗大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面上的表情也一瞬间的由盛气凌人变成了……奇奇怪怪的样子,赶紧过去,离近了易洛陵,这才和牧南斋表示起来:“柒柒,你看,我们两个相处的多好啊。”

牧许元的这幅模样可谓是逗的牧南斋直笑个不停,自己这四哥,也当真是别扭的厉害。

而此番牧南斋也知道,自己家四哥就算心里再不舒服,再怎么看易洛陵不顺眼,在接受到自己这似有若无的警告以后,都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了。于是,牧南斋也算是放下了心思,“算了算了,你们不给我打起来就不错了。而且啊,易公子如今也算是大病初愈的伤残人士,四哥你一向瞧不起这种乘人之危的事情,对不对?”

“本殿才不稀罕乘人之危呢!他一个凡人的命,本殿大恩大德留下就是了!”听着牧南斋这般说,虽然有几分激将法的意思,但是牧许元还是赶紧亮出了自己的态度来,诺大的眼睛直勾勾的凶恶的盯着易洛陵,恶狠狠的说道:“行啦,你安全啦!”

“易公子,你不要太过在意,我家四哥就是这幅刀子嘴豆腐心的脾性。”牧南斋又在易洛陵面前说起来了牧许元的好话。毕竟牧许元可是自己的亲哥哥,就算是做了错事,她也是不大想自己的四哥在别人眼里留下不大好的印象。

虽然……

虽然天界的很多人都已经被牧许元留下了一种,可圈可点的印象了。或许是又爱又恨。

“柒柒不必如此生疏,在我养伤的时候,我都是要在不归山住着的,而且,柒柒已经是我两次的救命恩人。几日相处以来,也还算得融洽,唤我洛陵就好。”易洛陵原本想着起身抱拳,但是思忖了一下,他这才叫牧南斋不要同他生疏,怎么自己就先生疏起来了。于是只得作罢。

从易洛陵所说的话当中,牧南斋却难免有些心虚起来。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第17章 这……是什么感觉

心虚的倒也不是别的,就是,自己的四哥这般对待易洛陵,虽然说这不等同于她,但是她还是把这份过错移到自己身上一部分的。

可是,就算易洛陵的伤养好了,易洛陵也出不了不归山了……

从一开始,牧南斋“捡”到易洛陵的时候,就已然给易洛陵施下了禁咒,除非有灵兽相陪,不然易洛陵这辈子,走出不归山都是痴心妄想了。其实,当时是为了保护自己这不归山,但是却忽略了易洛陵,他应当也是有父母家室的人,说不准还有孩子,若是他不回去,家里人又该如何着急。若是家中只有他一个儿子,家中人又该如何活下去。

虽然说牧南斋从未去过凡界,但是从哥哥姐姐们的讲述之中,也是对凡界了解了很多的。

不知道为什么,牧南斋一想到易洛陵可能已经有了家室,说不准孩子都有了,心下莫名的有几分难受。

这般,大概就是因此,牧南斋难免有了几分的心虚,也就对于易洛陵这不算是很过分的要求,微微点了点头,或许,让他在不归山上过的舒心一些,也算是对待他的补偿吧。

“洛陵,那你好好歇息。”

“诶,等一下。”易洛陵却是突然在牧南斋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一手轻轻触碰到了牧南斋的软软的小手。本想着留下牧南斋的,没想到居然出了这等的意外。

感觉到了指尖传来的温暖的触感,易洛陵慌忙收回了自己的大掌,脸上尽然是羞赧之色。

“喂喂!你这个凡人!你是不是过分了!我都答应不动你了,你怎么这么……”牧许元一看到这个凡人居然同自家小妹有了身体接触,整个人都不大好了,脸色立刻沉了下来,却是憋了许久的时间才憋出来接下来的话:“越距!简直是不成体统。”

牧南斋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待在这不归山,自己倒却是不知情为何物,也从未触碰过除了自家哥哥以外的异性,这般一个触碰,牧南斋却是一下子怔愣在原地,怔愣了几个慌神的时间。只感觉有一道子电流从头到尾的贯穿了自己的全身上下,自己仿若是傻了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直到牧许元气的脸色通红的时候,居然还憋出了一句成语的时候,牧南斋这才回过神来,装作无事发生一般的无事人:“哎呀,四哥,就这么点小事,你居然还反应这么夸张,你都活了七千多岁了,怎么还是这么不稳重。这可是我近一千年来听到的你说出来唯一一次逻辑顺利的成语。”

“柒柒!”牧许元倒是有几分恼羞成怒了,“你怎么在一个凡人面前就这么揭短!哼,不和你玩了!”

自己这四哥呀,活了七千多岁了,还是这么幼稚。

在听到七千多岁的时候,易洛陵的身子显然僵硬了一瞬,自己早就已经知道她们绝非凡人,不然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来到不归山。但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也是灵兽修炼而成的人形。如今,牧南斋的几句无心之话,倒是一下子说出了七千多岁……

七千多岁?!这简直像是个爆炸一般的消息跳到了易洛陵的脑海之中,然后,“嘭”的一声,连带着自己的脑浆都炸出来了。从古到今,自己的认知仿若重新刷新了一般。

“怎么了?”牧南斋敏锐的察觉到了易洛陵的神情变化,虽然说她倒是挠破脑袋也想不出来易洛陵的脑海里现在到底在想着什么,为什么反应会这么的强烈,但是她还是耐着性子的询问了起来。

听到牧南斋的问话,易洛陵这才反应过来,慌忙说道:“没有没有,那个,在下无意冒犯。”

“我知道,不关你的事。”牧南斋倒是大气的挥了挥手,表示自己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可是,一旦想到那温暖的触碰,牧南斋还是难免有几分的心念一动。

见着自己一向刁蛮的七妹居然丝毫不处分这个凡夫俗子的冒犯行为,叫牧许元不由得有几分的目瞪口呆的,但是也只是“你你你”了半天之后,所有的话语都被牧南斋一个杏目圆瞪给瞪了回去,硬生生的打碎和牙吞下肚。

“易洛……嗯……洛陵,你方才拦下我,是要做什么?有什么事情吗?”看着自己的四哥吃瘪的样子,牧南斋这才悠悠然转过了脑袋,眉梢眼角难免带了几分浅浅的笑意。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在牧南斋转过头来的那一瞬间,易洛陵还是被她脸上的浅浅的笑意给迷了住,霎时间觉得倾国倾城倒也不过如此。牧南斋简直可以称得上是美若天仙……不,她本就是天仙。

“喂,你怎么又在发呆,快点回神!”牧南斋虽然说对待易洛陵的时候,脾性还算是有耐性。但是在她看来,也不过就是因为那一丝一毫的愧疚罢了。易洛陵在和自己说话的时候,三番五次的走神,这倒叫牧南斋不满起来。

这幅光景叫牧许元看了去,自然不会少上他的几句话,在旁边嘟嘟囔囔起来:“这种凡人呢,都眼界浅的很,在看到你的时候发呆,是觉得你美,他在看到三姐的时候也发呆了呢!”

在听到牧许元的第一句话的时候,牧南斋不由得陷入了深思,觉得我美吗?虽然说牧南斋很是自信,而且自己鲜少的几次回到天界的时候,天界的人无一不在夸她,可是她还是莫名的觉得不够纯粹。但是在听到后半句话的时候,自己却是又觉得这些凡人真是敷衍起来。

“你胡说!”易洛陵却是涨红着脸,第一时间反驳了回去,“我只有看到柒柒的时候,才会发呆,柒柒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孩子!”

柒柒是我见过最好看的女孩子……

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倒是叫牧南斋有几分的怔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虽然说她倒是被人夸得也不在少数,可是她为什么……感觉就是很不一样呢?

大抵,凡人的看法,在她看来是最纯粹的吧?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第18章 彼此

三个人终究也只是又闹了一会,牧南斋这才缓过了方才因为那句话而给她带来的震撼。

见着牧南斋已经有几分钟的时间没有说话,牧许元心下还心觉着柒柒对于这件事的态度已经无所谓了,那么就是他自己来做,于是,牧许元又刻意摆出了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对着易洛陵挥舞着拳头,怒道:“你是不是觊觎我七妹!看我不打死你!”

“我,我……”半晌,易洛陵都是小心翼翼的看着牧南斋,并没有应答牧许元所说的话。

“好了,别闹了。”牧南斋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易洛陵,缓缓问道:“那你之前要说的,到底是什么?”

其实,牧南斋的心里也是一个小小的好奇宝宝呢。

“也没什么的。”易洛陵闻言,这才又一次重新的绽放出了笑意,他在自己的衣衫揣了几揣,这才揣出来了一朵小草,轻轻的窝在手中。

看着牧南斋好奇的朝着这边的方向俯身看过来,易洛陵的嘴角噙着微微的笑意,这才缓缓的张开了自己的一双大掌,“你看,这是天元草,我把它送给你,以表我的小小心意。不知道三殿下心下如何作想?”

易洛陵并没有直接说出来这个事情的开始都是因为牧许元为了为难他,而叫他去取这株天元草,而是压低了声音瞥了牧许元一眼,低沉的这么说道。

其实,从某种程度上讲,易洛陵的这般作为,也算是卖了牧许元一个人情。

易洛陵张手的一瞬间,天元草闪耀着极为耀眼的光芒,却是在几秒钟的时间之后,竟然奄奄一息了起来。

“这……”易洛陵原本想着用这株天元草来取得牧南斋的欢心,但是眼前的这般光景却是他万万不曾想到的。

到底也是不知道牧南斋到底猜出了易洛陵的心思了没,反正,她低低的掩面笑出了声来,随后,就在易洛陵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这才悠悠然的开了口。

“无妨。”牧南斋这般说道,眼睛微微眯了起来,随即,只听得一个响指打响。随着响指的声音落下,眼前的这株天元草也活泛了起来。

见状,牧南斋再次开口,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为了给易洛陵解释。

“不归山的万物都是有灵气的,植物若是在新的地方没能生根发芽,是不可能活下去的。我方才使用了术法,这才勉强叫它起死回生。既然这是你送给我的,那么万万不能是这般枯萎的模样。”

牧南斋的这番话,一瞬间浇灭了易洛陵本来想要偷偷拿几株植物回去的想法。

牧南斋的言语说的倒是还算是霸道,她说完之后,这才拿起了易洛陵大掌之中已然起死回生的天元草,凑近了来,慢慢吸了一口,随后这才满意的把它随意的种在了易洛陵的山洞里的一处。

“你先帮我保管着,这株天元草再缓缓生长起来,再用。”

“好……”易洛陵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声“咕噜噜……”的声音响起,易洛陵的脸色瞬间尴尬了下来。

牧许元一听到这个声音,猛地狂笑了起来,笑声在山洞里面传来传去,甚至回音都极为响亮,“哈哈哈,凡人果真是凡人。”

这叫易洛陵原本就尴尬的面色更加尴尬了几分,显得一副猪肝色的样子。

牧南斋倒是强忍着这才忍住了自己想笑的意味,随意的施展了一招术法,随着一声标志性的打响指的声音落下,竟然是变出了满汉全席。

“我忘记了,凡人同我们是不同的,你是需要吃饭喝水的,好了,这般就够了,你先慢慢吃着。”牧南斋一边说着,一边站起了身子,正准备走出山洞:“我一直也没见着三姐,你先吃着,你们聊着,我去寻一下三姐。”

听着牧南斋说要去寻找三姐牧合欢,牧许元一瞬间便慌乱了心神,慌忙说道:“柒柒,别去!”

易洛陵也想起了之前牧许元所说的,三殿下已经回了天庭,他心下到也不像是牧许元有这么多的考量,于是直接说道:“柒柒,你就在这里陪我们待着吧,不然去找小松鼠耍耍也算的,三殿下已经离开了。”

“离开了?去哪里了?”这话从易洛陵口中说出来,牧南斋就再也忍不了自己的心思了,她杏眸圆瞪的看着他们二人:“哟,三姐不告而辞,就连普普通通的一个凡人易洛陵都知道,我还不知道,是不是?”

顿了几刻,再看着牧许元低垂着眼眸,显然是想着怎么说话怎么解释,她不屑一顾的冷哼一声:“四哥,你不打算解释一下么?”

“天庭事物繁忙,我倒是可有可无,可是你知道的,你三姐能力出众,自然是少不了她。”牧许元虽然面上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心里面早已经冷汗岑岑。

虽然说,父君的生辰宴已经瞒骗了柒柒四次了,但是牧许元还是做不到轻车熟路。

打架玩弄恶作剧等的事情,牧许元可算是精通的很,但是欺瞒别人的事情,不得不说,平日里,牧许元都是不屑于做的。所以,偶尔的骗一次柒柒,他都觉得难以接受。

以往有大姐二哥,或许是三姐,老四老五的帮衬,牧许元倒是也没觉得压力太大,但是这一次,他是自己一个人,自然有几分的紧张。

“是么?”牧南斋冷哼一声,周围的空气都有几分冷冻下来,牧许元和牧南斋都是灵凤,这一些的气温变化自然是对他们没有什么感触,但是易洛陵可就不太好了,他整个人就连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但是牧南斋和牧许元之间的气氛显然不大对劲,他也不敢说些什么话。

“我怎么记得,这会,该是父君的一万岁生辰了?怎么?这一次如此盛大,他又没有邀请我?你们也打算对我欺着瞒着?”

“柒柒,我没想到,你居然知道父君的生辰。”

这二人,都不过是,心下都有彼此,却一个比一个硬气罢了。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第19章 露馅

“我就说你和三姐怎么会无缘无故地跑来看我,原来是因为这个啊。”牧南斋自嘲一笑。

她本想咋牧许元一下,没成想还真让自己给猜对了。

“柒柒,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你听四哥跟你解释。”牧许元慌了神。

他知道牧南斋素来聪慧,心思也很是细腻敏感,三姐走的突然了些,她就全都猜出来了。

牧南斋眉眼轻垂,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茫茫大海上一根无所依靠的浮木,看起来甚是悲凉。

“你们是想带我回去吗?他都已经将我关在这里几千年不闻不问了,又何必让我去参加他的生辰呢!”

牧许元的心倏地揪紧,他有些手忙脚乱地解释道:“柒柒,四哥不是有意骗你的,你莫要激动,别哭,四哥什么都依你。”

牧南斋抬眼看着牧许元,眼中皆是泪水,她已经好久不曾听到父君这两个字了,自打她被关在这里开始,她就再也没了父君,再也不是天界的七公主!

易洛陵在一旁听的暗暗心惊,他看着牧南斋满是泪痕的小脸,心中像是被一把刀看了一样,疼得厉害,难怪这个小姑娘会一直呆在这里呢,原来她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关在这里了,每日看着一成不变的风景,就这么过了几千年,那还是怎样的绝望啊。

“不想回去咱就不回去了,四哥压根也不想回去,咱们就呆在这不归山,哪里也不去。”牧许元轻轻抱着牧南斋。

怀里那个娇小的丫头咬着唇,倔强的模样让牧许元一阵心疼。

这么多年来,柒柒在第一年的时候还会挣扎一下,可后来她就认命了,不哭也不闹,那样子看着甚是揪心。

他们这几个兄弟姐妹中,柒柒是最让人心疼的,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可还是被他们的父君不管不顾地关在了这里。

看着小丫头没了生气的样子,牧许元心中的怒火腾升,他衣袖一挥,“去他的生辰,凭什么柒柒在这里受罪,他就能在天界办那劳什子生辰,看老子不给他全砸了!”

牧许元说着就撸起了袖子要走,牧南斋却突然伸手抱住了牧许元,紧的他都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咳咳,柒柒,你先松开点儿,我快喘不过气了。”牧许元脸都憋红了,只能提醒牧南斋。

“我没事儿了,都过去几千年了,我早忘了。”牧南斋逞强道。

易洛陵在一旁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可是听着兄妹二人的话,他也忍不住有了自己的一番思量。

牧许元则是小心翼翼地看着她,“那柒柒你是同意去了吗?”

尽管他不想让柒柒去,可是谁让合欢那家伙一定要让他劝着些呢,他现在心里恨不得将他们父君给揍成猪不成,这老头就是会没事儿找事儿,就不能消停两天。

之前他们劝着他,不让他把柒柒关在这里,可人家根本就不听,关了就又后悔了,现在又想挽回柒柒了,哪能有那么好的事情啊。

“那老头想让你回去,我们偏不回去,就呆在这不归山里,看他能奈我们何。”牧许元牵着牧南斋的手就朝外面走去。

他可没忘记那个凡人还在这里,有什么事儿他也不会真当着那个凡人的面说。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一出山洞,牧许元便叹了口气。

“四哥,是出什么事情了吗?”牧南斋敏锐地察觉到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仰着小脸看着她的四哥。

牧许元揉了揉牧南斋的头,满是宠溺,“柒柒,四哥不想逼你,只是三姐回去的真正原因,其实是因为母后的身子又不好了,你也知道,从生下你后,母后的身子就一直不好,后来……”

剩下的话他没有说出口,因为这对柒柒来说是一件极其残忍的事情,就算是考虑到母后的身子,他也绝对不能说。

“因为我在娘胎里便开始吸取母后身上的灵力,差点儿害得母后死掉,所以父君才会不喜欢我,将我关在这里,大概我从一开始就不该被生下来吧……”

牧南斋的眼中带着看尽世间后的悲凉与绝望,她又何尝不知道呢,一心疼爱自己的母后因为她差点儿死掉,这一切都是她该受的,可是她又怨,她明明什么都不知情,却要背负这么多,若是有的选择,她一定会牺牲自己,不让母后收到一丁点儿的伤害。

“其实他根本不需要将我关在这里,只要将我驱逐出天界,我保证不会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抬眼看着被晚霞染红的天,眼中也被染成了血色。

牧许元自知说出来便是这样的结果,可他若是不说,柒柒又怎么会答应他去天界呢。

那个老头着实可恶,知道柒柒听闻是他的生辰一定不会回去,就想了这么一招,借着母后的名义招柒柒回天界,他可真行啊。

“生辰宴定在什么时候?”牧南斋平静地问了这么一句,她的语气平常到好似在问“你今天吃的什么”一样轻松随意。

牧许元的喉头一哽,艰难地说道,“半个月后。”

看吧,那人为了让柒柒回去,连时间都定的这么恰好,要是他和三姐没成功,只怕那人还会叫别的兄弟姐妹来吧。

“也是时候该回去了。”牧南斋蓦然开口,神色很是平淡。

过了这么多年,恨也好,怨也罢,都早已在她心中腐烂变质了。

她迈着步子,向着远处走去,牧许元抬步就要跟上去。

“四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先回去吧。”

看吧,她果然不痛了,连说话都能这么从容,那些受过的苦,她早就忘了。

牧南斋在心中如是这般的安慰着自己,可她的眼角却在不知不觉中濡湿了。

牧许元瞧着自家小妹这般模样,脚下就像是绑了一座山一般,无论如何也迈不出一步。

他每每讨论到父君时,总会为柒柒抱不平,可他的心,到底还是偏向父君的,不然也不会和合欢一起来劝柒柒了。第19章结束

呼叫皮皮汐的《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就可以了哦~

吾皇陛下:凤妻不好惹同类型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

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by盛初九免费在线阅读

盛初九的小说是豪门前妻惹不得,豪门前妻惹不得里面的主角是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免费在线阅读,来开始节选试读吧: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她,反而是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她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束这段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功晋升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可是谁知道她竟然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于是求婚,再婚,一气呵成。一夜间,她从弃妇摇身成了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于是被捧着,宠着,疼着,闪瞎一干狗眼。但老公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司北辰,我要退货!”

小说名称:豪门前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