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盛世女匪 小鱼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
  • 盛世女匪作者一点点
  • 盛世女匪小说源于:KX

一点点盛世女匪 小鱼小说全文阅读

盛世女匪小说在线阅读

盛世女匪推荐章节阅读

盛世女匪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劫票燕归庄

“三弟,怎么回事。”朱陵甫道。

朱陵川再次看了看外面,已经完全没了动静,刚才这人的轻功绝不在自己之下,故意让自己听到动静,只怕是为了这张纸。

朱陵川道:“有人送来了一个条子。说是湄山匪首湄小鱼说明日咱们定会带出真的铁风,打算午时在菜市口劫人。不知此事真假?”

朱陵甫接过来一看,只见右下角一个梅花印记,顿时心情大好。“可信,可信。此人是父亲生前安插在湄山的眼线,这梅花印记就是他的证明。”

“既然他武艺如此高强,何必不直接抓了那湄小鱼呢?”

朱陵甫叹了口气:“三弟有所不知,此人虽是眼线,却不听我们号令,只送消息罢了。就是我,也不知他是何人啊!”

朱陵川不紧感叹自己父亲当年的本事。“二哥,三弟有一计不知当讲不当讲?”

朱陵甫忙道:“三弟快讲。”

朱陵川眼睛转了转,道:“既然湄小鱼笃定咱们会带出真的铁风,不如咱们给她来个金蝉脱壳?”朱陵川凑道朱陵甫的耳边,将自己的计划详细说了一遍。

朱陵甫想了想,一拍桌子道:“好!好!明日叫啸天把铁卫都带去,务必将湄小鱼捉拿归案!”

“等等,二哥。铁卫都带出去,那府里……”

朱陵甫笑道:“无妨,不过一时半刻而已,府里不会出事的!三弟,明日可就看你的了!一定要将那白风寨主捉拿归案!”

朱陵川将纸条放在蜡烛上点燃,纸条冒出了两条青烟……

第二日一早,天忽然淅淅沥沥下起了雨。隐龙城各个铁匠铺门口都安插了燕归庄铁卫,一旦有可疑者便立刻抓捕。湄小鱼自然猜得到燕归庄会搞这些幺蛾子,早就叮嘱兄弟们只许去黑市买。只是黑市售价十分昂贵,已达到一般铁匠铺的十倍。这叫湄小鱼心疼不已,发誓定要从燕归庄身上捞回来。

不多时,各个弟兄便重新在破庙集合完毕,他们有人用矛、有人用剑、有人用刀,所有的兵器都是亮亮的,散发着寒森森的光。当然,还有用以伪装的物品,有人是一捆柴火,也有人一匹布,还有人装作杂耍的掩人耳目。

“寨主,咱们什么时候去?”

湄小鱼淡淡道:“兄弟们可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

湄小鱼见弟兄们一个个跃跃欲试,心想时机到了。“好!走之前,本寨主还有一条命令:从现在开始,谁擅自脱离队伍的,死!同伴留不住人的,亦死!”

“我们听从寨主号令!”

湄小鱼站到台阶上,居高临下道:“张老大,你跟雷老五去马市购二十八匹骏马,两个时辰后务必赶到城外柳林坡接应!白三炮,你去棺材铺买两副棺材还有板车丧衣灵幡等物,在燕归庄后门街口接应!其他人,随我去燕归庄!”

湄小鱼这样安排也有深意,一来张老大为人圆滑,排他去可以省下不少银子,加上有忠厚的雷老五帮忙,二十八匹马定然可以弄到,二来众目睽睽那个内鬼也没机会脱离队伍。这样一来,她就能尽量让分流出去的人最少。

众人虽不明白湄小鱼此举何意,但是她此刻的威严让他们斗志昂扬,就算此刻去上刀山下火海,他们也愿意跟着湄小鱼去。只有一人,混迹在人群中忧心忡忡。他瘦瘦高高,长相十分不起眼,此时他就算再有心去燕归庄报信,众目睽睽之下他也走不了了。况且湄小鱼的“禁止擅自脱离队伍”更断绝了他的后路。

众人化整为零地因入人群之中,虽分散,却各自不出兄弟的视野。白风寨不同于一般的山匪,他们劫人更多讲究技巧,要的就是人不知鬼不觉。因此,伪装他们都很在行。

“公子,今日还要不要茶叶蛋啊?”

路过燕归庄门口,湄小鱼跟小红二人便被那个卖茶叶蛋的认了出来。燕归庄大门紧闭着,三三两两“路过”的人顿时放慢了步伐,都有意无意地看向卖茶叶蛋的。

湄小鱼咳了一声,“路人”顿时全部恢复正常。

湄小鱼坐下,给卖茶叶蛋的比了个“三十”的手势。卖茶叶蛋的小贩心领神会,忙动手盛起了茶叶蛋。

“大哥,这燕归庄今日倒无人吊唁?”

小贩道:“大清早就出了殡了,哪里还有人来。这会儿关着门,也不知道干嘛呢。”

湄小鱼瞄了眼燕归庄道:“真奇怪了,我还没听过大清早出殡的。”

“可不是么。人家出殡都要风光给人看,就他家,不声不响的。公子,你这茶叶蛋在这吃啊,还是要带走啊!”

湄小鱼道:“带走。”

小红忙赶上来帮湄小鱼拿好茶叶蛋。

临走,湄小鱼忽然想起什么来,对小贩道:“对了大哥,你这有生鸡蛋吗?”

小贩一愣,道:“有啊,你要这玩意儿干什么?”

“这个……”

小贩也是有点眼力见的,见她吞吞吐吐不肯说,忙道:“公子想要几个?”

“一个便好。”

这是给那个内鬼准备的,一个就足够。

“好嘞!公子买了我这么些个茶叶蛋,这个生鸡蛋啊,就送给公子!”

小贩从车里掏出了个生鸡蛋给了小红。

“那就多谢大哥了!”

湄小鱼带着小红往后门那个小树林去,兄弟们已经走在了她们前面。

小红抱着几十个茶叶蛋,还拿着个生鸡蛋,不解道:“寨主,您要生鸡蛋干嘛啊?”

湄小鱼笑了笑:“一会儿就知道了。”

二人赶到小树林的时候,弟兄们已经排好了方方正正的队伍。因为下过雨,地上很是潮湿,光线也很阴暗。也正因为这样,这个小树林反而没有人过来了。

“兄弟们,今日之事十分凶险,大家都给我提起精神!燕归庄到菜市口路程不到半个时辰,大家务必速战速决,动静也要尽量小。肉票不必多,但必要是那朱陵甫的家眷。大家听到没有!”

“是!”

“王春,你去燕归庄门口看着,一旦囚车出府,速速发来信号。”

“是!”王春领命而去。

湄小鱼叫小红把茶叶蛋分给大家吃。离中午还有段时间,大家忙着准备东西,大部分都还没吃早饭。

 

 

第十二章 劫票燕归庄(二)

湄小鱼看了眼那个瘦瘦高高的山匪,他正跟大家一样正吃着茶叶蛋,只是他吃得比别人很是慢。

湄小鱼眼睛眯了眯,走过去道:“你怎么看起来有心事啊?”

瘦高男人停下动作,淡淡道:“寨主,属下只是有些担心。”他并没有说下去,他在等湄小鱼发问。

湄小鱼扯了扯嘴角,她才不会问他在担心什么呢!

“无事。时间反正还早,咱们玩个游戏放松一下。”湄小鱼指着瘦高男人跟他身边二人道:“你们三人出列。”

三人应声而出。其他人顿时停下动作,静静地看着湄小鱼。

湄小鱼走到瘦高男人身前,对着他神秘一笑,一伸手便扯下来他的腰带。他顿时上衣大开,露出了里衣。

弟兄们顿时错愕之声不绝,他们寨主,还真不是一般女人!

瘦高男人惊恐道:“寨主,您这是?”

湄小鱼忙道:“大家别误会,咱们只是玩一个游戏。咱们来比一比,谁捆人的技术更高超!有没有人敢来跟本寨主比一比啊!”

众人这才明白,被远上去的人是用来捆的……

“我们来跟寨主比试!”人群中二人站了出来,他们两人是一对儿双胞胎兄弟。

“好!”湄小鱼试了试腰带的韧性,这条腰带让她十分满意。“那我们就开始吧!”

瘦高男人微微皱眉,他虽然有自信以自己的轻功昨日之事不会被人发现,但是现在湄小鱼选中他真的不是巧合么?

稍时,三人都已经捆绑好,双胞胎兄弟因为捆的是自己的弟兄,都没下死手。反倒是瘦高男人,已经被湄小鱼五花大绑,双手双脚被捆了不说,还被捆到了一起,期间湄小鱼还借了好几根腰带,就是现在用刀划拉,都得好一会儿。他此刻肚子着地,看起来狼狈不堪。

众人咽了口唾沫,幸好被湄小鱼捆的不是自己啊,这也太……

双胞胎兄弟忙道:“寨主,我们认输。”

湄小鱼没有理会他们,蹲下身在瘦高男人的手臂上和腿上摸着。

众人屏住呼吸,他们寨主这是在干嘛。可是他们又想,被湄小鱼这么一个美人摸着,也算是福气呢!

湄小鱼从瘦高男人袖子里摸出了一把匕首扔在地上,命人道:“把他给我吊起来!”

瘦高男人号道:“慢着,寨主为何吊我!”

湄小鱼冷冷一笑:“待会儿就知道了。”

底下人虽然不解,但还是听从湄小鱼,拿来一根十分粗的绳子将瘦高男人吊了起来。“哗啦啦”树上的雨水顿时掉了瘦高男人一身。

湄小鱼双手环胸,抬头看着瘦高男人荡秋千。“你说说看,你昨天半夜都干什么了?”

瘦高男人眼珠转了转,莫不是他通风报信被湄小鱼知道了!不可能啊!

“寨主,昨晚我跟弟兄们一起在城隍庙睡了一晚上啊!”

“没了?”

“没了!我刘大对天发誓,昨晚上没出过城隍庙一步!”瘦高男人信誓旦旦道。

“呵呵……”湄小鱼笑了笑,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笑意,只让人觉得森森寒气。

众人站在一旁不敢发一语,此等场景他们在前两年寨主之争时见过,后来跟湄小鱼争位的人被扔下了悬崖。当时的湄小鱼也是这种表情。

“刘大,你叫刘大是么。”

“是!”瘦高男人额头上渗出了汗水,手脚也被吊得有些发麻了。

“我看你是姓朱吧!昨晚上你明明去燕归庄报了信,我在屋顶上看得清清楚楚,你还想抵赖!”

“我没有啊,寨主!”刘大“情真意切”哭喊道。

湄小鱼皱了皱眉,他的声音太大,恐怕会引来燕归庄的人。“小红,把生鸡蛋给他塞上。”

湄小鱼淡淡道:“我相信我看到的。”又转向其他人道:“兄弟们,你们一定奇怪我为何把刘大吊起来。因为在燕归庄时,本寨主被内鬼出卖,差点被抓。昨晚又亲眼看见了内鬼去燕归庄禀报咱们的行踪。这也就是我为何今日把大家带到了这里,而不是去劫法场!因为燕归庄已知晓咱们的计划,法场就是地狱!”

“杀了刘大!”

“对,杀了他!”

……

湄小鱼挥手让大家安静下来。“我湄小鱼不喜欢杀人,白风寨轻易也不杀人。今日咱们就将他吊在这里,是生是死就看他造化。”

这时小红对着刘大气愤道:“那就太便宜他了。”说着,小红走到一旁,捡了好几个宽大的树枝,挡在了刘大面前。这样一看还以为是乱木丛,这里又湿又暗的,轻易不会有人来。

底下有人夸道:“小红姑娘干得漂亮!”

小红朝着刘大“呸”了一声,接着道:“叫他阻碍咱们救铁大哥呢!”

说起铁风,底下弟兄顿时有人问道:“寨主,铁风在法场,万一咱们绑票的事没及时通知到朱陵甫,铁风他……”

湄小鱼抬手道:“大家稍安勿躁。一来那日我在燕归庄大牢见到了一个与铁风十分相像的赝品,燕归庄不会让我们轻易得手,所以我估计今日去的必然是他,二来就算铁风真去了,只要咱们动作快,定然可以在午时之前搞定,燕归庄便不敢再动铁风!”

众人听完顿时低呼:“寨主英明!”

一个时辰后,燕归庄前门一只不起眼的灰色孔明灯缓缓升起。后门竹林,湄小鱼率领白风寨的人整装待发。

“小红,你去前门望风。”湄小鱼淡淡道。一进去说不定就有血腥,小红年纪还小,见多了不好。

“哦……”小红见状也不敢说什么,不情不愿地走了。

他们猫着腰缓缓靠近后门,一人趴在门上听了会儿,回头对湄小鱼轻声道:“寨主,没人。”

湄小鱼点了点头。那人便将一把薄匕首轻声插入门中。随着门栓“咯咯”的声音,后门顿时大开。

“大家动作要快!”

弟兄们顿时鱼贯而入,最后一人进去后,忙又把门关好。

这时,看守后门的下人一边系着裤腰带,一边从茅厕出来。看到如此多的山匪顿时惊道:“你们是什么人!”

 

 

第十三章 劫票燕归庄(三)

一人发现他忙跑过去,从腰间拿出一块浸了百花软筋散的手帕往他脸上一捂,他便晕了过去。

“寨主,要不要……”那人做了个割喉的手势。

湄小鱼摇了摇头:“捆了扔角落吧。”

燕归庄铁卫果然一个都不见,只是下人众多,湄小鱼的人一开始见一个药翻一个,很快浸了百花软筋散的帕子就告罄了。后来便二人一起,一个堵嘴,一个捆人,虽速度慢了些,倒也没引起什么大动静。

“寨主,下人们捆得差不多了。我打听清楚了,朱老大的老婆孩子住在东院,朱老二的老婆住在南院。”

湄小鱼心想:朱陵川啊朱陵川,叫你设陷阱坑我,叫你燕归庄受点苦也应该的!

“进!”

湄小鱼一脚踢开南院大门,里头顿时乱成一团。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几个丫鬟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笤帚,拖把对着湄小鱼等人。

湄小鱼微微一笑:“白风寨来此一游。”

话音刚落,几个弟兄顿时上前打落了丫鬟们手中的“武器”。围着她们猥琐地笑着,却不上前。

“寨主,这几个丫鬟长得不错,要不咱们带回去,给兄弟们开开荤?”

丫鬟里有人听到这已经哭了起来。

这时只见一个老头从房门里出来,一看这架势,急忙又闪进了门里。

湄小鱼忙道:“你们几个把她们捆了,其他人跟我进来!”

湄小鱼怕朱陵甫的老婆跑了,忙带人冲进房门去。一进门只闻见一股浓郁的药味,差点把他们熏了出来。

刚靠近屏风,只见那个胖老头满面笑容地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白,头上带了个点缀着花花绿绿绒球的帽子,浓密的白胡子白头发让他看起来活脱脱一个圣诞老人。

他对着湄小鱼哈腰道:“姑娘,我们夫人……”

一人上前喝道:“什么姑娘!这是我们寨主!”

湄小鱼抬手让他回去,淡淡道:“让他说。”

老头继续道:“我们夫人身体弱,经不起你们折腾,你们要人质啊,就把我老头子带回去就行了。”

后面弟兄道:“带你个糟老头子有什么用!”

老头生气道:“这位兄弟,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休隐怎么说跟老太爷也是八拜之交,怎么就没用呢!再说我们夫人可是朝廷的郡主,绑了她……”

这时,有人匆匆跑进来报道:“白大哥在正门外了。”

他说完又有人来报道:“寨主,朱老大跟朱小姐已经绑好!朱老大的老婆孩子回娘家了,兄弟们……”

休隐见状忙道:“大人的大哥四妹在你们手上,我老头也在你们手上,就对那铁大王一人,够了够了!”

湄小鱼闻着满屋子药味,可想而知朱夫人的病应该是很重了,若是死在半路恐怕白风寨从此跟燕归庄就是生死之仇。

“叫白三炮把东西带进来。”湄小鱼话音落下,一人便要出门去。“慢着!”湄小鱼急忙叫住他。“换一身皮再去开门。”

那人立刻会意,换了燕归庄下人衣服去开门,门外路人就不会怀疑了。“是!我立刻去。”

湄小鱼看着屏风后面眯了眯眼,接着便绕到屏风后面。只见淡蓝色的绣床上,一个女人正沉沉睡着。她眉头微蹙,双唇苍白,看来休隐并未说谎。湄小鱼的视线落在她头上一支玉钗上,病中还带着它,说明这对她该是十分重要了。

湄小鱼拔下玉钗,在一旁的书桌上拿了纸笔,写下“湄小鱼到此一游”,接着包上了玉钗。

湄小鱼走出去,只见休隐已经被五花大绑了。

“寨主,里头那个……”

湄小鱼摇了摇头:“不必了。现在什么时辰?”

“寨主,距离午时还有小半个时辰了。”弟兄们顿时有些紧张起来。

湄小鱼心中也是有些发虚,但是她是寨主,必须从容不迫。“弓箭手。”

一个背着弓箭的人从人群中出来,“寨主。”

湄小鱼把包着玉钗的纸条交给他。“速度要快。”

“是!”

湄小鱼又道:“棺材里垫上棉被,装人!门外那几个丫鬟么……一起带回去吧!”

湄小鱼虽不想做拐卖妇女的事情,但是兄弟们跟着她出生入死,不给点甜头实在说不过去。

“是!”底下的人急忙出去装人。休隐还在碎碎念着“棺材不吉利”什么的,被塞了个布条之后就不出声了……

湄小鱼看了一眼床上的朱夫人,默默关上门。

那厢菜市口,燕归庄的铁卫将行刑之地围得像铁桶一般。围观的群众里三圈外三圈,叽叽喳喳非在说着白风寨的事情。

“听说这个是白风寨的山匪头?”

“不是不是,听宋文说呀,寨主是个女的!”

“如今女的也能当山匪了不成?”

“怎么不行,她还是寨主呐!”

……

朱陵甫坐在台子上,对站在一旁的朱陵川道:“三弟,要看午时就到了,那群山匪怎么……”

朱陵川看了看高升的日头,道:“二哥,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啊。”

“不对?”朱陵甫皱眉,他也感觉隐隐的哪里有问题。

忽然,“咻!”地一声,利箭划破长空。大家的注意力顿时都集中到了声音上面。朱陵川飞身而起,从空中将这支箭接了下来。只见箭上绑了一张纸跟一根玉钗。

“二哥。”朱陵川将箭递给朱陵甫。

朱陵甫一看,大惊!“不好!快快回府!”

朱陵川忙拿过纸一看,只见几个字跃然纸上“湄小鱼到此一游”。

“二哥,我先行带一对铁卫回去,或许可以截住他们。”

朱陵甫急得满头大汗:“好!快去传令,立刻关闭城门,所有人不得出城!”

一个铁卫立刻翻上骏马,疾驰而去。

朱陵甫本打算也收拾人马立刻回府,可是底下一大堆百姓正看着他们。若是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向百姓表明他燕归庄怕了白风寨,可是若斩了“铁风”,也不是个事……

朱陵甫咬了咬牙,大声道:“大家安静。今日我燕归庄被白风寨洗劫,他们掳走了我朱陵甫的家眷,但是,我要告诉大家,就算这样,我燕归庄也不会屈服于那帮山匪!来人!”

几个铁卫应声上了断头台。

“用白布将人贩围起来,即刻行刑!”

朱陵甫一声令下,铁卫顿时用白布将“铁风”团团围起。众人只见布里铁卫手起刀落,白布上顿时一片血迹。

“好!好!好!”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

朱陵甫忙叫铁卫把尸体包一包,急急忙忙带着众人回府去……

 

 

第十四章 压寨夫君

燕归庄,朱陵川带人找遍了全府也没发现白风寨人的踪迹。正在解救全府上下的下人时,朱陵甫回来了。

朱陵甫一回来就急急忙忙冲向南院,然而南院大门紧闭。“砰!”他一脚踢开门,门里却是一个丫鬟都没有,笤帚、拖把扔了一地。

“宵云!”

朱陵甫喊着推开门,他的手在颤抖,他真怕一开门,出现什么他接受不了的场景。

屏风后有人道:“甫哥?是你么?”

朱陵甫听见妻子的声音,心下一喜。忙冲到屏风后面,只见妻子正半坐在床上,忙扶她睡下。“别乱动,快躺好。”

“甫哥,外头怎么这么吵,发生什么事情了?”

朱陵甫皱眉道:“他们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他们?他们是谁?”

朱陵甫忙道:“没什么没什么。”心想那湄小鱼还算有点良心,若是宵云受到惊吓,病可就不好治了。

“对了,我的丫头们怎么一个都不见了。还有休隐,他也不见了。”朱宵云说着摸了摸头,惊道:“我的簪子!”

朱陵甫忙把玉钗给她插上:“你看,不是在这里么。”

“嗯。这是我们燕归庄世代传家的,可是不能丢了,以后还要给咱们女儿呢。”朱宵云道,说起女儿,她便心下有些愧疚。嫁过来两年,却是病了一年半,这样下去何时才能给燕归庄添个一男半女。“甫哥,你……”

“好了。”朱陵甫打断她,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要劝自己纳妾。“你好好休息,我还有事要处理。”

朱宵云笑了笑,道:“知道了。”

朱陵甫安抚好妻子便出了门,发现铁卫首领吴啸天已经等在院子里了。

“回大人,白风寨共劫了八人。大公子跟四小姐都被带走了,还有休隐跟夫人那里的五个丫头。他们从后门进入,见人便用迷药。地牢我去看过了,人还在。”

朱陵甫皱眉道:“看来他们是打算用大哥他们来换人了。”

吴啸天道:“我已经让人去支援三公子了。”

“不知道他们带着那么多人如何做到掩人耳目……”

这时,有两个铁卫押着门口卖茶叶蛋的进来了。

小贩一见朱陵甫忙跪下号道:“朱大人呐,这事真的很小人无关,小人只是个卖茶叶蛋的啊!”

吴啸天喝道:“没说跟你有关,你急什么。快把你看到的都说出来。”

小贩看了看吴啸天,又看了看朱陵甫,发现他们确实没有杀他的意思,忙道:“小人只看见三个人带着五六个棺材进了府,是府里的人开的门,接着就有一个丧葬队伍带着棺材出来了。小人知道的就这些!”

吴啸天道:“他们定然是把人藏到了棺材里!扮成送葬的,刚好掩人耳目!”

朱陵甫道:“你带人骑快马出去,告诉三弟,务必检查所有丧葬队伍!”

“是!”

那厢湄小鱼等人已经出了城。她告诉守门的,棺材里都是得疫病而死的人,守门的二话不说就放走了他们。湄小鱼等人不知道,就在他们出了城后,隐龙城就封了城。

“哒哒哒……”马蹄声向着湄山奔驰而去!

跑了半刻钟,忽然有人喊道:“寨主,后面似乎有人追来了!”

“驾!”湄小鱼快马加鞭,“大家快走,定是燕归庄的人追来了!”

然而因着有些马坐了人质,跑得便慢了。

又半刻钟后……

“寨主,他们追上来了!”

湄小鱼心知她的这些马脚力定然是赶不上燕归庄的马,若是这么被赶上了,大家三三两两的很容易被各个击破。

“吁!”湄小鱼停下马,“大家到我后面去,注意保护好人质!”

那厢朱陵川带着一对人马追了过来,他早就想会会白风寨,见识下湄小鱼究竟是何等人物。这时见前面人马停了下来,便道:“大家小心有诈!”

两对人马在湄山山路上相逢,山路刚好并排容纳三匹马,若是在这里开打,两房人马必然都施展不开。纵然铁卫再厉害,在人家的地盘上为未必讨得了好。

这边湄小鱼领头,张老大、雷老五、白三炮在后面护着。那边朱陵川一马当先,身后留出一马的空挡来。他看着湄小鱼,这个一身白色的清秀少年看起来更像个文弱书生,怎么看都跟山匪搭不上边,竟然他就是白风寨寨主。

湄小鱼笑道:“三爷这么快就认不出小鱼了么!”

“小鱼!”朱陵川一惊,再看前面这个少年,那一双璀璨的眸子提醒他,这就是昨日的婢女“梅小鱼”!只是昨日的楚楚可怜,今日却变成了隐隐的霸气。

湄小鱼看着他错愕的眼神,心中暗笑,骑着马向前踱了两步,淡淡道::“朱陵川,我知道你来是干什么的。你也看见了,人在我们手里,这个地方么,你也抢不过去。你这么聪明,应当知道该怎么办的。”

朱陵川眯了眯眼,看向湄小鱼身后,果然,燕归庄的人都在马上,可是他二嫂却是不在。他淡淡道:“湄小鱼,你可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么?”

“后果?哈哈……”湄小鱼仰头大笑起来,笑了一会儿忽然收住,严肃道:“朱陵川,你明知我的目的,就不要揣着明白当糊涂了!今日要么让我们走,要么。”湄小鱼眼神凶狠起来:“就鱼死网破!”

“是!是!是!”湄小鱼身后的山匪举起武器响应。

朱陵川没想到湄山山匪如此训练有素,心里看湄小鱼也是不敢小觑。他心知湄小鱼是在赌他不敢不管人质的安危跟他们拼。

“湄寨主,你看你抓的不是老头就是女人,连我痴傻的大哥就抓了来。你作为湄山第一匪,这么做是不是不大光明磊落。”

湄小鱼回头看了看那些人质,抓的时候没注意,现在一看还真都是弱势群体……

她淡淡道:“不知朱三爷有何高见。”

朱陵川道:“你抓这些人不过是为了交换那个叫铁风的山匪罢了。你放了他们,我当你的人质。”

湄小鱼笑道:“朱三爷好算计啊,一人换二人。况且你朱三爷武功高强,我白风寨庙小,可容不得你。”

这时,身后有人道:“寨主,那朱小三长得不错,不如让他一起回去给您当个压寨夫君如何!”

 

 

第十五章 玉佩

湄小鱼看朱陵川的脸越来越黑,玩心顿起,笑道:“三爷这可是听清楚了?”

朱陵川忍住怒气,道:“我二嫂重病,必须要休隐回去医治。如若因此伤了我二嫂性命……湄寨主,你应该知道我二嫂身份吧。”

湄小鱼皱了皱眉,他二嫂是朝廷的郡主。“我不信偌大个隐龙城找不出一个大夫!”

朱陵川道:“可是像休隐这般的神医,天下只有一个!”

“寨主,不如把这个老头放回去,让那朱陵川过来!”张老大凑上来在湄小鱼耳边轻声道。

湄小鱼看了看马上的朱陵川,他竟也在看她。四目相对,湄小鱼忙把视线移开。

朱陵川道:“湄寨主可决定了?”

湄小鱼道:“休隐老头可以还给你们,不过么,你必须来当我的压寨夫君。”湄小鱼嘴角微挑,邪邪笑着。“你可愿意?”

“我……”朱陵川气结。

湄小鱼继续道:“你看我白风寨跟你燕归庄的人都在,答应了可不能反悔。我给你一炷香的时间考虑。”

“寨主。”张老大道:“听说燕归庄男子娶妻都有信物为证……”

湄小鱼抬手让他不必说了。“什么信物不信物的,人家可还没决定呢。”

对面铁卫中骚动起来,若是他们的三爷当真当了白风寨的压寨夫君,可谓是燕归庄的奇耻大辱啊!

一炷香的时间匆匆而过,湄小鱼淡淡道:“时间到了。三爷,名声跟你嫂子的命选哪个你可得想好了。”

朱陵川一咬牙,将随身的玉佩扔了过去。湄小鱼接住一看,不禁“咦”了一声,这块玉佩竟然跟小红在山道里捡到的是同一个。难道那次人质出逃,是朱陵川策划的!

朱陵川道:“这便是我娶妻的凭证。本是一对,另外一块失了。燕归庄上下都认得,现在你可愿意放人了!”

“这么说,你愿意了……”湄小鱼淡淡道。她本想让他为难一下,没想到这么快他就答应了!猫捉老鼠,好玩的就在一跑一追之间,如今到手了却是了然无趣。

铁卫气愤道:“我们三爷已经答应,你们该放人了!”

张老大等人回喝道:“我们寨主自有公断!你们急什么!”

湄小鱼掏出怀里的玉佩,将两个玉佩并排拿着,对朱陵川道:“你看。”

朱陵川惊道:“怎么会在你那里!”

湄小鱼将自己的那个扔给他,笑道:“看来你我缘分不浅啊。这玉佩么,还是一人一个的好。”

身后的人起哄道:“姑爷!你还不快过来!”

铁卫们心下着急,但是他们所受的训练不允许他们违逆朱陵川的决定。眼看着朱陵川一步一步走近湄小鱼,他们只能急得团团转。

“慢着!”湄小鱼制止朱陵川。众人以为湄小鱼反悔呢,只见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白色青花瓷瓶,扔给朱陵川。“这里面是一半的量,只会让你全身无力。吃了吧。”

“百花软筋散。”朱陵川笑了笑,一饮而尽。

湄小鱼见状,便也叫人把休隐带了过来,给他松了绑。待朱陵川被张老大等人控制住时,湄小鱼才让休隐走向了铁卫。

“驾!”

两房人马顿时调头而去。

这日下午,两个消息传遍了整个隐龙城。一是朱陵甫不惧山匪威胁,冒着家人被撕票的危险,砍了山匪头领的头,二是朱陵川为了换回给嫂子治病的大夫,不惜自己当人质。一时间,隐龙城人对燕归庄可谓是交口称赞,燕归庄的德行甚至很快传到了周围的府衙。

“真不要脸!”湄小鱼在山寨听说了这个消息拍案而起。这时已是傍晚,白风寨还正在开寨务大会,四大长老,各分寨隐寨头领都聚集在总寨大堂议事。

“那隐龙城燕归庄实在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竟然对他们三爷入赘我白风寨只字不提。”

“是啊是啊!寨主,咱们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底下众人本也在为此事不服,见到湄小鱼也怒了,不禁都随声附和。

湄小鱼挥手让大家安静下来,淡淡道:“此事我自有计较。今日找大家过来主要有两件事情。这第一件事情么,来人!把人质都带上来!”

张老大等人把朱陵川、朱雪翎以及那五个丫鬟押了上来。朱陵川吃了百花软筋散,竟还能自己走路,要是一般人能保持清醒就不错了,这不禁让众人刮目相看。朱雪翎依旧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受到这等惊吓面色更是苍白。而那五个丫鬟早已哭成一团。

湄小鱼看了朱陵川一眼,随即移开视线淡淡道:“大家说该怎么处置他们。”

山匪们见朱雪翎花容月貌,不禁吞起了口水。有人道:“寨主,既然这朱小三已经当了您的压寨夫君,不如把这朱四小姐也配了咱们山寨的吧。”

朱雪翎一听就要晕过去,朱陵川忙扶住她。“湄小鱼,我四妹冰清玉洁,你莫要坏她清誉。”

随即便有人把朱陵川踢倒在地上,又把朱雪翎拉到一旁扔在地上。喝道:“你以为你是谁!竟敢直呼我们寨主大名!”

朱陵川此时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但他怎么也是世家出生,便挣扎着站起来,对湄小鱼道:“湄寨主,求你当过我四妹。”

湄小鱼本想看看他还能怎么样,便作冷眼旁观状。但底下的人不老实,有的已经开始忍不住在朱雪翎身上揩油了。可怜朱雪翎一个大小姐,碰到此种状况倒也没被吓哭。

湄小鱼淡淡道:“既然我夫君都开口了,那我这小姑子么……是要用来换铁风首领的。”湄小鱼故意顿了顿,底下的人听到“小姑子”三个字,顿时明白了湄小鱼的意思。寨主的小姑子,那是可以乱动的?!不是不给寨主面子了么……

有人大胆道:“寨主,您这两年都不许咱们兄弟下山劫掠,咱们兄弟中没老婆的都许久没开荤了!寨主您可得为兄弟们考虑考虑啊!”

不能瞄着朱四小姐,山匪们都把视线落到了那五个丫鬟身上。虽然她们不如朱四小姐花容月貌,至少也是清秀可爱。

 

一点点的《盛世女匪》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盛世女匪》就可以了哦~

《盛世女匪》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盛世女匪》即可哦!

盛世女匪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