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椒小炒肉穿越之传奇女医 寒玉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
  • 穿越之传奇女医作者彩椒小炒肉
  • 穿越之传奇女医小说源于:KX

彩椒小炒肉穿越之传奇女医 寒玉小说全文阅读

穿越之传奇女医小说在线阅读

穿越之传奇女医推荐章节阅读

穿越之传奇女医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不敢置信

青帝也高高坐着,半眯着眼睛,任由底下人吵的脸红脖子粗。等他们一个个的都吵累了,没人说话了,皇帝这才慢悠悠地来上一句,“都吵完了吗?”

朝臣们一听,瞬间气氛就不对了,刚才还火药味十足,热闹得不得了,顷刻之间空气就冷得让人汗毛倒立。

“朕考虑过了,凌国虽然势强,可我青国的子民个个也都不是软柿子,可以由得人欺负到头上来的。”

青帝颇有威严的扫视下面的人,“朕决定,发兵五十万,让天下人看看,我青国的威名!”

“可是皇上,国库已经……”

“国库不够的,从朕的私库里拿。”青帝目光有如实质,直直地射向那人,“徐爱卿,可还有问题?”

青帝就这么跟他说了两句话,他都已经是冷汗不止,哪还敢再和皇帝唱反调,只得不停地擦着冷汗,讪讪地回答到,“回皇上,没……没有了。”

“退——朝——”

二皇子得意的看向大皇子,随后大摇大摆的离开大殿。

大皇子看到二皇子那副张狂样子,怒骂到,“小人得志!”

朝堂之上风起云涌,后宫里也并不平静——

“各位妹妹,今日召集大家前来,究竟所为何事,想必大家都已经有所耳闻了。如今国家有难,皇上以身作则,从私库中拨出银两用于支付军费和购买粮食,我们女子虽然不能像男儿那般上阵杀敌,可我们既然是皇上的妻妾,就应当做万民之表率,本宫提议,后宫之中位居正三品及以上的后妃,每月分例减半,所有妃嫔,例菜也根据分位高低酌情减少,尽量减少开支,为江山社稷做一份贡献。”

“姐姐,听说皇后最近正在大肆削减宫中的用度开支呢。”

“是啊,为了这事儿,好些人怨声载道的。”寒玉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姐姐,那我们……”十一皇子朝她递了一个眼神,再配合上那前半句话,寒玉也猜到他想要干什么。

虽然寒玉也很想趁这个机会给皇后添堵,甚至制造些麻烦,但毕竟国难当头,越是这种时刻,大后方就越不能出现什么乱子。虽然很不甘心放过这样送上门的机会,但寒玉依旧朝着十一皇子摇了摇头。

“我们只管做好分内的事就足够了,以前做什么,现在还做什么。”看出他的不甘心,也知道他心急为母亲报仇,寒玉握紧了他的手,“国事为重!”

后宫许多嫔妃因为骤然间少了许多份例,而感到不适应,却因为皇后一早就降过旨,并且为做表率,皇后自己每顿饭也只有三菜一汤而已。于是那些人虽然心里觉得不满,也不敢说出来。

而就在后宫众人因为夏日暑热,食欲不振,偏偏又削减了份例,菜式不及以前新鲜有花样让人胃口大开而迅速消瘦的时候,前朝却因为皇上的鼓励,五十万大军在一个月内就征集完毕,已经出发迅速前往边关。

就在五十万援军披星戴月赶路前去的时候,边关的两方人马已经开始交战。

“启禀皇上,威武大将军首战失利,目前据守燕平关不出!”

“威武将军在边疆镇守多年,经验老道,这次会战又是在青国的燕平关前,按理来说,凌国的士兵经过长途跋涉,肯定是疲惫不堪,远不及我们青国的士兵,韬光养晦、严阵以待,边关军队占据人和与地利,怎么反倒还会输了呢?”寒玉听到九皇子带来的消息,喃喃道。

见寒玉面露不解,九皇子解释道。“据说,是这一次凌国的将军里,有一位武艺高强的少年将军,因为以前从未听说过,再加上他人也年轻,威武大将军一时轻敌,不慎被他所伤。”

“不只如此,”五皇子的声音响起,寒玉一惊,不知什么时候四皇子和五皇子都站在了院门口,方才她和九皇子的对话,也不知道他们听进去了多少。

“没想到阿玉一届女流,竟然能这么清楚的分析大局,实在叫我等男儿汗颜呐。”仿佛就是为了回答寒玉的疑惑似的,五皇子继续说到。

“呵,难不成五皇子觉得,女流之辈,不应该懂得这些吗?”寒玉学着五皇子说笑一般的语气,还击。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没想到阿玉你比起一般女子来更加关心国事,而且慧眼如炬,让人颇为意外啊!”

“五皇子说笑了,寒玉哪有这么厉害啊,都是听九皇子说起罢。”寒玉脸不红心不跳的撒着谎,并且毫无愧疚感的舀了九皇子做挡箭牌。

当事人九皇子则是继续把玩着自己的箫,全当自己没听见。

“原来寒玉这么关心国事啊。”五皇子的笑着说,眼底划过一道精光。

“这是自然,如今国难当头,相信哪怕是升斗小民,也一定会时刻忧心于边关战局的。”

寒玉满意的看着五皇子脸上瞬间僵掉的表情,脸上笑意更深。

她没想到这个五皇子这么难缠,每一句话都在试探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一般。所以她故意在话里布下陷阱,想要套出她知道多少,却没想到所有陷阱都被他完美躲过!于是她又故意说一些话迷惑五皇子,让他自以为套出了自己的底细,却在最后话锋一转只说自己不过是和那些市井小民一样,忧心边关将士而已。

“对了五哥,刚刚你说不只如此,是什么意思啊?”不忍再看自家五哥被寒玉忽悠着玩儿,九皇子转移话题。

“这位少年将军还放话说,要用阵法,在五日之内,破了燕平关。”

此话一出,寒玉和九皇子皆是齐齐看向五皇子,摆明了是不敢置信。

五天以内拿下燕平关?这么大的口气?寒玉心中倒是对这位少年将军勾起了好奇心,迫切的想知道,这位少年将军究竟是何许人也,又打算用什么样的阵法拿下燕平关。

——

 

第十二章朝堂争执

朝堂上,一些沉不住气的朝臣因为威武大将军燕平关首战失利而议论纷纷,一部分大臣认为威武大将军久经沙场,此次失利并不算什么,顶多是那黄毛小子走了狗屎运。另一些大臣则认为,首战失利,必军心不稳,再加上将军年事已高,带兵打仗也会力不从心,那少年将军口气如此之大,想必定有些本事。

?“上朝——”高公公的声音响起,原本嘈杂的朝堂立刻沉寂下来。

?“各位爱卿,对前方战事有何看法。”青帝脸上并未看得出有什么表情。

?“启禀父皇,儿臣认为,威武大将军此次首战失利实属失职,威武大将军常年驻守边关且朝廷供应粮草充足,此次战役我们本应处在有利地位,但威武大将军却首战失利,实在是有罪。”大皇子上前一步,振振有词。

?“父皇,儿臣认为,威武大将军此次确实首战失利,延误了军机,但威武大将军常年驻守边关久经沙场,一个黄毛小子恐怕还不至于能与将军抗衡,希望父皇能让将军戴罪立功,在此后的战役中将军定会力挫敌方士气。”二皇子看了一眼身边的大皇子,转眼又注视着青帝。

?“二皇子此言差矣,凌国军队经过长途跋涉来到我国边境,本就筋疲力尽,威武大将军却不能先发制人,恐是是年事已高,力不从心。父皇,儿臣以为应另选有堪担大任的人担任将军一职,以显君威。”大皇子自信满满地看着青帝。

?“启禀父皇,战事刚开便要替换将军一职,恐怕将士们议论纷纷,军心难固啊,若只因一战便降了将军的职,怕是不仅会伤了将军的心,更会伤了前方众多将士的心啊!”二皇子言语激昂。

?话毕,朝堂的大臣们便又开始乱了起来,那诚惶诚恐的样子甚是好笑,而青帝脸上却还是没有什么神情。

?“启禀皇上,老臣愿带兵前往沙溪关。”九皇子的亲娘舅霍将军的声音响起后,朝堂上乱哄哄的声音立刻消失了,大家都面面相觑的看着皇帝。

?“沙溪关?”青帝饶有兴趣地问。

?“是的,燕平关之后就是沙溪关,若臣带兵前往沙溪,对前方战事都是百利而无一害啊,一来有援军在后方的支援,前方士气必会大振,二来若威武大将军未能守住燕平关,臣领兵在沙溪关巩固军防也能阻挡凌国军队,为我国争取时间。”宁将军有条不紊的说着。

?青帝脸上露出一抹悦色,“爱卿所言极是,深得朕心,高公公,传朕旨意,封霍将军为震凌大将军,穆先生为军师,率领十万精兵即刻前往沙溪关,支援前军,命威武大将军戴罪立功,定要守住边疆要塞。”

?“谢皇上!”

?“吾皇圣明。”

?????????????????

?凌烟阁内。

?茶香满屋,寒玉正在为连顺泡茶,“姐姐,那个少年将军好大的口气,竟说能五日破我燕平关,姐姐认为如何?”寒玉眉头虽未舒展,但嘴边却露出一丝笑意。

?“果然这香气是从凌烟阁传出来的,阿玉这是又研究出了新茶品了吗?我可是闻着香气就来了啊。”九皇子不见其人先闻其声。

?“五皇兄,九皇兄,你们又来我这蹭茶了啊!”连顺故意装出一副不愿意的样子,小孩子心性还真是不好改啊。

?“哎呦,老十一这就错了,蹭茶怎么能少了你六哥啊,对不对呀,五哥,九弟。”

?“哈哈哈!”兄弟几个一起笑了起来,连焕更是紧盯着寒玉,不由得笑意更深了。

?寒玉听到连焕的声音,心里一紧。

?“十一弟可是越发怕我们来喝茶了,真是越长越小气啊”九皇子打趣说。

?“唉,一群做哥哥的,整天往弟弟这里蹭茶喝,居然还理直气壮,算了,阿玉,烦呢再泡上几杯,就算满足一下他们了吧!”连顺眉毛一挑,淘气的说道。

?寒玉转身去取茶杯。

?“方才好像听见十一弟在和寒玉说前方的战事?”五皇子问道。

?“哦,是的,五哥,只是因为此事宫中议论纷纷,我和寒玉闲来无事,也想学着皇兄们忧心一下国事,只是,我们却并没有什么结论。”连顺也愈加学会了怎么说起话来显得云淡风轻了。

?“十一弟不用担心,今天朝堂上父皇已准奏我舅舅带领十万精兵前往沙溪关,为威武大将军做后盾,威武大将军老当益壮,定能守我河山,即便不敌,我舅舅骁勇善战,也定能在后方拦下凌军。”九皇子宽慰的说。

?“原来是这样,相信霍大人定不会辜负圣意。”连顺心情似乎爽朗起来了。

?寒玉取杯回来,正好听到九皇子的那番话,心里也是一悦。连焕注视着寒玉走进来。

?“终于可以喝到阿玉泡的新茶了。”九皇子打趣地说。

?温杯,投茶,倒水,出汤。动作依然是那样行云流水般流畅。一会,杯中便钻出丝丝清香。

?连焕的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寒玉。寒玉将茶杯递到五皇子,九皇子的手上,当寒玉把杯子递到连焕手上时,连焕却有意地握住了寒玉的手,寒玉先是一惊,随即就抽出自己的手,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地向连顺走去。

?但这一切却没有逃过五皇子的眼睛,但他并没有挑明,而是很有深意的看了看寒玉,继而低头喝茶。九皇子倒是像是什么也没有察觉到,自顾自的喝着茶,只是在一个不注意的瞬间抬头看了一眼寒玉。

?“各位皇兄,味道如何啊?”连顺打破了沉寂。

?“自然是超凡脱俗,余香绕口哇!”九皇子很是附和的说道。

?“十一弟还真是有福气啊,能得到这么一位妙佳人在身旁,若是你皇兄我身边也有这么一位像寒玉一般的。。。。。。”

?“你休想!”五皇子话还没说完,便被连顺和连焕两人齐齐打断。

?五皇子故作惊讶的看着连焕,连顺也惊讶的看着六皇兄,“皇兄,这好像不关皇兄的事吧?”

?“五皇子,我虽只是个泡茶宫女,可是也不是随便就能要走的,我可是很贵的哦!”寒玉看出了五皇子的试探之意,故意开玩笑似的说着。

?“那是自然。”寒玉看得出,五皇子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她总是不能猜到五皇子心中到底有什么算盘。

?“五哥,六哥,九弟,先生有事情找我们,要我们过去一下。”七皇子一进门便大声叫喊道。

?“茶还没喝够呢。”九皇子佯装抱怨道。

?“那我们就走吧,九弟,六弟。”五皇子说道。

?五皇子和九皇子起身便要走,六皇子也起身,只是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连焕并没有与他们一起前行,九皇子发现六哥并未跟上便问道:“六哥怎么不走?”

??“五哥,九弟先行一步吧,我一会儿就到。”连焕表情很是随意。

?“那六弟一会就快些来吧!”五皇子的眼睛像是深不可测一样。然后转身就和九皇子一起走了。

??????????????????????

?寒玉收拾完茶具之后刚走到门口,便看到连焕站在那里。见寒玉出来,连焕慢慢走到她跟前,见寒玉不说话,拉起寒玉便跑了起来。

?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棵玉兰树下,寒玉环着玉兰树走了一圈,连焕跟上她,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的脸,寒玉当然感觉到了那炙热的目光,但她也并不躲避。还未等她停下来,连焕便一把把她拥入怀中,紧紧地,愈来愈紧,丝毫没有放松的意思。寒玉也并不动,任凭他抱着,她沉溺在他温暖的怀抱中,像一只乖巧的猫一样,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像是时间静止一般。

?“阿玉,你最近似乎在躲着我?”良久,连焕才慢慢放下怀抱,无比温柔的说话。

?寒玉从怀抱中抽出,迎上连焕的目光,“现在我还并不想让宫里的其他人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寒玉说这句话时面无表情。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因为我们的身份吗?”连焕不平静了。

?“我从来没有把你们当做皇子,把自己当做奴婢来看。”寒玉坚定地看着连焕说道。

?“那到底是为什么?”连焕似乎有些烦躁了,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会因为一个女人变成这样。以前皇子的身份总是让他有天生的优越感,但此时,他像是放下了以前他从来都放不下的架子。

?“因为我还有事情没有完成,而且我必须去做,我不想因为和你的关系成为宫中人的眼中钉,不想招惹不必要的麻烦,”寒玉解释道。

?“到底是什么事情?”连焕连连问道。

?“连焕,只是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你能相信我吗?尊重我好吗?”寒玉看着连焕焦急的神情,依然是也不能保持平静了。

?连焕看着寒玉,良久,眉头慢慢舒展下来。“阿玉,我相信你,也尊重你,但你要答应我,如果你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别让我担心。”终于,连焕还是答应了,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人总是无法拒绝。

?“嗯,放心吧,我可是寒玉啊!”见连焕舒展眉头,寒玉也随即笑容挂在脸上爽朗地回答。

?看着寒玉脸上的笑容,连焕就立刻忘却了刚才的困惑,脸上也堆满了笑容,问道,“老十一也不告诉他吗?他可是像对待姐姐一样对待你啊!你就忍心欺骗他啊。”连焕挑逗地说。

?“这你就不用管了,交给我吧!”寒玉俏皮的说。

?“阿玉。”看着寒玉,连焕忍不住又把他拥入了怀中。寒玉的头发摩擦着连焕的脖颈,痒痒的。

?“姐姐,你去哪儿了?我可是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你,你到底去哪儿了?”连顺连连发问。

?“哎呦,小家伙,姐姐去哪儿你也能管得着?”

?“我不是小家伙,我不是担心你嘛。”

?“好啦,我只是闲着无聊去御花园找点乐子而已,和几个姐妹在一起玩耍,不小心玩得忘了时间。”还是先不让他知道这件事吧,等到有了合适的时机就再告诉他吧。

?“是吗?”连顺将信将疑地说着,寒玉却已经转身走了。

?“姐姐,你等等我啊。”连顺赶紧小跑着追上寒玉。

——

 

第十三章城破

五日后

??“报——燕平关失守,燕平关失守。”

“姐姐,姐姐,最新的前方来报,威武大将军阵前失守,燕平关被那少年将军攻破了!”连顺一路小跑着奔向寒玉。

寒玉一手推开将要扑到怀里的家伙儿,“说正事!”寒玉一本严肃的说。

连顺也马上坐在石凳上,脸色立刻就变了,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

“燕平关失守了,那个少年将军真的在五日之内攻破了威武大将军的防守,那个黄毛小子带领精兵与威武大将军在早上正面交锋,听说本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后来发现凌军士兵其实是在有续地打入我军内部,他们后来竟将我军包围,最后弓箭手补位,我军溃不成军,惨淡收场,燕平关失守,威武大将军带领残部逃亡到沙溪关,震凌大将军前来营救并击退凌军,只是并没有收回燕平关。”连顺娓娓道来,说话更是有条有理,眼中泛光。接着便仰头喝下了寒玉刚给他泡的茶。

“好苦啊!”连顺面目狰狞地说。

“喝茶自然是要慢慢品的,那有像你这样喝的?苦?这茶我并未觉得苦啊,只是因为你这心中藏着一团怨气吧!”寒玉一语道破。

“在凌国,缔苍,青国这三个大国中,我青国本就最弱,这次凌国发起战争,是否应战,大臣们都有争议,此次燕平关失守,相信朝堂上必是又少不了要起争议,父皇的烦恼又该来了。我有些担心,姐姐你怎么看?”

“其实我倒是还不算太担心,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既然青国能够成为三大霸主之一,就必然有它存在的价值,相信皇上和朝中的大臣定会有应对之法。连顺,若是你现在并未想到有什么应对之法,最应该做的就是镇静。嗯?”寒玉平静的说。

“姐姐,知道了。”连顺又添了一杯茶,慢慢的品起来。

寒玉看着连顺的样子,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个原来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儿,现在已经愈来愈成熟,虽然有时还免不了有小孩儿心性,但还是成长了许多。

“连顺,我们到御花园去走走吧?”寒玉见连顺的脸上没有笑容,便想着拉着他出去走走。

“姐姐这么有兴致,弟弟当然愿意奉陪啦”连顺附和着寒玉。

“你?不愿意也得愿意!”寒玉叉着腰说,活像一个母老虎。

“噗,母老虎!”连顺忍不住笑出声来。

“连顺,你说什么呢!明明是淑女!”寒玉追打着连顺。

朝堂上,果然又乱成了一锅粥。

“威武大将军怎么会兵败呢,难道那个黄毛小子真有那么厉害,居然真的在五日内攻破了燕平关。”一个官员摇头晃脑的说。

“听说是因为中了那小子的埋伏?”

“听说那小子有一个阵法,将威武大将军的军队团团围住。。。。。。”

“被包围之后遭遇了敌方弓箭手的围攻,损失惨重呐。”

官员们一句接一句的说着。

不一会儿,皇上来了,朝堂上有恢复了死寂。

“燕平关失守,威武将军的责任不可推脱,霍将军援助有功,并守住沙溪关即刻传朕旨意,削去他大将军一职,就留在沙溪关军队任凭霍将军调遣。军中大事全由震凌大将军决定,若有违抗,可先斩后奏。”皇上掷地有声的宣布着,显然,一向镇静的皇上也因为燕平关的失守而大发雷霆了。

“遵旨。”高公公答道。

“众爱卿可有异议。”

“臣不敢。”众位大臣齐齐回答。

二皇子似乎还要为将军求情,但三皇子拦住了他,“不可。”小声地说道。二皇子只好作罢。

御花园里,寒玉和连顺来到了荷花池旁,看着这大片大片的荷花,“真是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啊。”寒玉不禁吟诵道。

“姑娘好才情啊,居然能说出如此绝妙之佳句。”一位温柔的女声传来。

寒玉定睛一看,是一个芊芊女子走来。

“哪有,小姐谬赞了。”寒玉开始谦虚道。心里却在想,没办法,谁让本小姐从小熟读唐诗宋词,这区区诗句根本不在话下,对我来说易如反掌,信手拈来呀!

寒玉那骄傲的神情被连顺尽收眼底,连顺给了她一个大大的白眼。

走近后,那女子便向连顺行了行礼,“参见十一皇子。”

“宁小姐请起,不必多礼”连顺像模像样的说着。

唉,果然,这皇室的气势还真是说来就来呀,寒玉在心里想着。霍小姐,姓霍,能在宫中随意走动,并且一看就是大家闺秀,举止投足皆显大气。难道,这是霍将军的女儿?霍夕?

“奴婢见过霍小姐。”寒玉行礼,即使自己心里人人平等的观念依旧根深蒂固,但是无奈人嘛,聪明点就要学会入乡随俗呀。

“奴婢?”

“霍小姐不要奇怪,阿玉虽然身份是奴婢,但是我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奴婢对待。”连顺接话说。

“原来是这样啊。。。。。阿玉姑娘好才情,自然不与其她宫女一般。”霍小姐转头看了一眼寒玉,示意。

这个霍小姐倒也不与其她小姐一般,知书达理,待人也很温和,并没有以为我是个奴婢而露出嫌弃之意,说不定以后能成为朋友呢。再说了,看着长相,用现代的话说,简直就是肤白貌美大长腿啊,等等,我想什么呢,我自己也不差啊,同样的唇。。。红。。。齿。。。白。。。大。。。。。长腿呀,算了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当寒玉回过神来,连顺和霍小姐都在看着她,哎呀,尴尬了。再看看自己的手,用劲的拉扯着连顺的衣角。寒玉赶紧收回手,尴尬的笑了笑。

“阿玉,老十一,好巧啊,你们怎么也在这儿。”连焕气喘吁吁地跑着过来。

看着这气喘吁吁地样子,谁会相信是正好遇见呢!寒玉和连顺显然是不相信的,翻了翻白眼。

“六哥,你能装的再像一点吗?”跟着寒玉久了,连顺早已学会了寒玉的说话口气,还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

寒玉见他过来,立刻转头躲开连焕的目光,却在扭头瞬间,看见了霍小姐,不,是霍小姐的眼神,她的目光全在连顺的身上,眼睛泛着微光,那种感觉。。。。。。

看见连焕过来,只见霍小姐,上前微走一步,倩倩地行礼,“连焕,夕儿和连焕好久没见了。”柔声柔气,听得人心中一痒。

连焕停在霍夕跟前,竟十分温柔的说:“对呀,夕儿,真是好久不见,夕儿今天怎么有兴致在宫里转悠了?”言语之中竟有几分关切的意味儿。

“夕儿今天来给表哥送一些母亲亲手做的糕点,连焕知道的,表哥最是喜欢家母做的糕点了。”霍夕回答道。

“当然知道了,每次九弟从霍府回宫总是带回许多糕点,霍夫人真是好手艺。”连焕随声回答着。

“若是连焕喜欢,下次到宫里,我一定帮六哥也带点,可好?”霍夕娇羞地说。

“自然是好啊,我正馋着呢。”连焕挑逗的说。

“呵呵呵。”霍夕掩面含笑。

“咳咳咳,六哥,这旁边还有人呢,你可是先跟我和阿玉打的招呼,怎么就把我们晾在一旁,怎么,看见霍小姐就把我们当空气了。”连顺没眼力地说着。

“十一皇子说笑了,只是夕儿与连焕哥哥许久未见,还请皇子莫怪。”霍夕接着连顺的话说。

“十一弟,你现在这说话的语气到底像谁呀,阴阳怪气的,像个女人一样。。。。。。”说完这话,连焕就感觉到了不对劲儿。

“像谁?自然是像我了,六皇子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呀,几天不见,六皇子好像健忘了不少,难道六皇子是上了年纪就记性不太好了。哦,对了,我们连顺可是正在长大成人,日后可不要随了你六哥,年纪稍稍长你几岁,就不记得谁是谁了!”

寒玉自顾自的说着,完全不顾六皇子那哭笑不得的表情,更不去看霍夕那惊讶的脸,像是看见听见了多么不可思议的话。也是,一个奴婢居然敢这样说一个皇子,确实也是令人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有就是,六皇子居然默默地听着不敢说话。这,也就不能怪霍夕太过惊讶了。

连顺也是大吃一惊,姐姐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不像她啊,平时那么冷静一个人,今天居然,居然只因为自己被晾了一会儿就暴躁如雷?不是吧,我一定是看错了,听错了。不,一定是像姐姐说的那样,我的打开方式不对?于是连顺连忙闭上眼再睁开眼,可是。。。。。。

寒玉也好像发现了自己的不对劲,我为什么这么激动,不应该呀,我只是看见连顺和那个女的多说了几句话而已,怎么会变成这样?不对啊,凭什么他能够对霍夕这么温柔有耐心,以前他可没少欺负我,可以那么温柔的对别的女人,为什么不能那么温柔的对待我呢。哼,我可是他的正牌女友!

——

 

第十四章霍夕

寒玉越想越生气,即使知道连焕在看着自己,也硬是摆出脸色不看连焕。

连焕面露难看,他那无奈的表情真是搞笑。他发现,面对寒玉,他总是无法辩解,而且,好像变笨了,竟会像个无头苍蝇一样。

“寒玉姑娘不要生气,连焕哥哥只是与我许久未见。。。。。。”

“十一弟,那边的荷花好像开得格外鲜艳,你去带夕儿,不,带霍姑娘好好欣赏欣赏吧。”没等霍夕把话说完,连焕便打断了她的话,他晓得,要是再让霍夕说下去的话,不知道又会有什么话会从阿玉嘴里说出,他想了想,还是不要给她这个机会了。

“好像是的,霍姑娘,我们去那边看看吧?”连顺听得出六哥话中的意思,很知趣的想要支开霍姑娘。

“可是连焕哥哥,我怎么感觉这满池的荷花都一样啊,连焕哥哥和阿玉姑娘不与我们一起吗?”霍夕似乎有些不解地问。

“六哥,先生不是找你有事吗,这个时间你应该去找先生了啊,怎么还在这儿啊,阿玉,七哥让我给他送去的卷轴我还没给他,你现在帮我去给他送去吧,他一定着急了。”连顺看出了六哥的尴尬,连连冲连焕和寒玉喊道。

转头又对霍夕说“霍夕姐姐,我们去那边看看有没有更加鲜艳的荷花了好吗。”说着便做出“请”的姿势。霍夕只好与他一起。

嘿,你个小子,你喊谁姐姐呢,到底有几个姐姐,寒玉朝连顺探了探自己的拳头,连顺有一种刺芒在背的感觉,转过头来,连忙双手合十像寒玉赔罪。

“这老十一,关键时刻还挺管用的。”连焕舒心地说。

“我们家连顺自然是很有用,只怕是有些人并不值得我们连顺这么对他。”寒玉的话里还是带着刺。

“阿玉,你误会了。。。。。。”

“七皇子还等着我去把卷轴送给他呢,恐怕寒玉没时间听六皇子解释了,六皇子请便。”还没等连焕把话说完,寒玉便给他一个白眼转身就走。

“什么要给七弟送卷轴啊。阿玉你给我站住。”

听到连焕用这种命令的语气冲她喊,寒玉更是加快了步伐。

寒玉回到凌烟阁,连焕便跟到凌烟阁,反正凌烟阁自己要多熟悉就有多熟悉。

寒玉刚踏入凌烟阁的门槛,便把大门关上,连焕一头撞在门上,“碰到这个女人我怎么还真的便笨了。”连焕捂着脸说。

寒玉走进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关上。“哼,死连焕,臭连焕,丑连焕,居然敢这样对老娘,看老娘以后还理你。”寒玉拿着鸡毛掸子一边掸桌子一边嘟囔着。

“呦,阿玉当真以后都不理我了?那我可如何是好啊!”居然是那个家伙儿的声音,他是在哪?寒玉四处张望着。

“啊呀”一声男人的惨叫,只见寒玉用鸡毛掸子顶着连焕的腹部,原来连焕是从房梁上飞下来想扑到寒玉身上,却没想到,现在时间好像定格了。寒玉收起鸡毛掸子,哼,这剧情,老娘不知道看了多少遍,电视剧中男主动不动就会藏在女主的房梁上,等女主走到房梁下,就飞下来从身后给女主一个深情款款的拥抱。这老掉牙的剧情,还想让老娘上当。真是太年轻了。

寒玉转过身来依旧不看连焕,抱住,连焕还是从身后一把抱住了寒玉,一点新意都没有,寒玉心里想着。

“阿玉,你误会了,我跟夕儿,不,跟霍姑娘只是好朋友,我们小时候是很好的玩伴,她是九弟的表妹,经常在宫里走动,我又最是贪玩,所以经常带着她一起玩,所以我和她的关系较之其他皇子更为亲近一些,我可是完全只把她当妹妹看待呀!”连焕解释道。

“今天是我的不对,因为与霍妹妹许久未见多聊了几句,疏忽了你,我错了,我向你道歉,好不好?”叫寒玉不说话,连焕继续哄着讨好寒玉。

“只是妹妹,可是在我看来人家可不只是把你当做哥哥那么简单呀,恐怕。。。。。。许久未见?寒玉与六皇子也是有几天的时间没见了吧,怎么没见着你眼巴巴的跟我说话呢。”寒玉终于开口。

连焕面露难色,但是寒玉还是终于肯听他解释了,他还是开心的。

“怎么会,就是因为几天未见,我才更加思念阿玉,所以才急匆匆地来到凌烟阁,却发现你和老十一不在,问了奴才才知道你们去了御花园,可是御花园这么大,没办法,我找了好久才找到你们,所以我根本就不是跟你们偶遇,而是刻意的找你们啊。”连焕似是委屈地说着。

看你那急急忙忙的样子,是偶遇才怪你,想着,寒玉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转而有面无表情的说,“那你可会答应我,以后看到那霍姑娘可会绕着走,绝不故意亲近?”

“这个。。。。。。当然了,阿玉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我看见夕儿尽量绕着走。”这听起来荒诞的要求还真不像寒玉的风格,本有为难,但转念一想,还是先答应吧,最重要的是得把她哄好才是其他的都好说。

“还有,你的这个称呼也得改,夕儿,夕儿,酸不酸啊,你就该如连顺一般,叫她霍姑娘,男未婚女未嫁的。”

“是是是,叫她霍姑娘,行了吧,我的宝贝儿。”连焕连连说道,反正现在寒玉说什么都是对的。

没听见寒玉再还口,连焕就把寒玉板过身来,重新把心爱的人拥入怀中,又慢慢地送来寒玉,眼睛注视着寒玉的眼睛,像是要把她看穿。寒玉一动不动,接着,又看着寒玉的唇,那红红的唇,让连焕忍不住低头欲吻下去,两个人脸颊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啊呀”又是一声惨叫,只见连焕的左手臂上竟有两排牙齿印,再看看寒玉那得意的表情,便知道罪魁祸首是谁了。

“寒玉,你干嘛?”

寒玉并不回答连焕,而是把自己的药箱拿来,取出一瓶药,小心翼翼地给连焕涂抹,涂抹过后。寒玉坐正身体,严肃的说“其实这瓶药并不是愈合伤口,祛除疤痕的药,而是会让疤痕永远也无法抹去的药。”

“啊!,寒玉,不是吧,为什么呀?”连焕很是不解。

“有了这伤疤,你以后只要看到这伤疤,无论走到哪,跟谁在一起,都会想起我,想起阿玉了。”寒玉故作忧伤的说

寒玉猛的有这么大的转变,还真让他反应不过来,不久前还气哄哄的,现在又这样温柔如水,是自己太不懂女人了吗?

连焕只好用另一只手握住寒玉的手,含情脉脉的说,“阿玉,无论我走到哪儿,跟我在一起的人都会是你,我会一直将你带在身边,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那么多遍的倚天屠龙记果然没白看,当初珠儿就是这么对张无忌的,让张无忌只要一看到那个伤疤就想起珠儿,一生都没忘记他的殷表妹。嘿,有时候多看一点电视剧还是有好处的,关键时候还真派上了用场。寒玉心里暗笑。

“姐姐,姐姐,你在哪儿”连顺一回到凌烟阁就不停地开始喊。

听见连顺的声音,寒玉连忙抽出自己的手,准备出去。

连焕拉住了寒玉的手,问道“你跟连顺说我们之间的事了吗?”

“还没有,我在寻找合适的时机,到时候我就告诉他。”说罢,寒玉转头就要出去。

连顺依旧拉着寒玉的手没有放开,嘴角略带邪意地冲寒玉笑着“阿玉,现在不正是合适的时机吗?”

“什么,意思?”寒玉有种不祥的预感。

“意思就是……”话没说完,连焕便一把拉过寒玉,将她拥入怀中,寒玉明白了他要干什么,用力挣扎,无奈自己只是一介女子,自己的挣扎对习武多年的连焕来说简直就像在挠痒痒。l

看着怀中人儿那滑稽的模样,连焕脸上的笑意更深了。忍不住低头温柔地覆上怀中人儿那诱惑的唇,认真的享受着。

“姐姐,你在房间里吗?”连顺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推开了房间的门。

看见房间里的那一幕,连顺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接着蓦地火冒三丈,再看看寒玉用惊讶的眼神望着自己,连顺不知哪来那么大力气,竟直接跑到寒玉和连焕跟前给了连焕一拳,并一把将连焕扔出房门外。

“告诉你,以后你都不要再来我凌烟阁了。你可以走了。”连顺面无表情的冲连焕说着,“彭”的一声,用劲关上房间的门。留连焕一个人惊呆在地上。

房间里,寒玉也被连顺刚才地举动吓了一跳,她确实有意让连顺先于其他人知道她和连焕之间的关系,但她也知道现在并不是告诉连顺的最佳时机。可是,最令她不解的是连顺居然有那么大的反应,让她都有点不知所措。寒玉不知道要说什么,更不知道要怎么说,只能静静地坐在那里,干巴巴地望着依旧面无表情的连顺。

——

 

第十五章不能是他

过了许久,连顺依旧没有说话,就只是那么坐着,寒玉看着此时的连顺,真的是完全没有小孩儿模样,寒玉现在才注意到这个问题,连顺,真的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连顺”寒玉先开口。“你还在生气吗?”寒玉明知故问。

“什么时候的事?”听见寒玉说话,连顺扭过头,看着寒玉冷冷的问。

“就是前段时间,没多久。”寒玉乖乖的回答。这时候,好像连顺是个哥哥,而寒玉更像一个做了坏事的妹妹。

“为什么是连焕?为什么不是别人或者是。。。。。。?”连顺目不转睛地盯着寒玉,却还是没有说出未说完的话。

“为什么不能是他,你跟你六哥的关系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不能?”寒玉有些疑问。

“果然恋爱中的女人都是傻子吗?你有想到过霍夕吗?我不相信以你的聪明会感受不到霍夕对六哥的情谊。”连顺皱着眉看着寒玉。

“为什么要考虑霍夕,她对连焕有爱慕之心又能怎样,可是连焕并不喜欢她啊,她又能怎么样?”这时的寒玉说话已经不再冷静,因为连顺提起了霍夕,这个今天和连焕吵架的源泉,那个她要连焕躲着的女人。

“霍夕可能不会怎么样,可是你以为霍家也会不能怎么样吗?霍将军现在正被父皇看中,只要他一个请求,父皇就会立马给六哥赐婚,你以为六哥的生母宁夫人也不会怎么样吗?她是想要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受宠的将军之女还是什么都没有的婢女?”连顺像是要把寒玉问醒一样,连婢女这个敏感的字眼都对寒玉说出来了。

寒玉不说话,此时她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理智,连顺的话确实给她敲了一个警钟。对啊,婢女,虽然她从未将自己看做只是一个奴婢,身边亲近自己的皇子们也并没有把自己当做奴婢,但是在这里的其他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奴婢,一个没权没势没背景的小人物。一个奴婢怎么可能嫁与皇子为妻,在别人看来这是多么可笑。即便能够嫁给连焕,她也只能为妾,正妃只能是霍夕这样身份的女子,没有霍夕,还会有林夕,赵夕,郭夕。。。。。。而自己终究不会与他一生一世一双人。她不愿意与别人分享自己的夫君。

见寒玉冷静了许多,连顺的眉头也舒展起来了。“放下六哥吧,这样对你对连焕都好,在我看来,六哥对霍小姐也并不是完全无意,若当真完全无意,今天便不会完全忽视你的存在,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连顺说完,起身要走。

“阿玉,别忘了,你姐姐和我母妃的死。”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连顺又说了最后一句话,便关门离开了。

一语把寒玉完全惊醒。姐姐大仇未报,连顺母妃的死也没有进展,自己却只知道在这里儿女私情,和连焕在一起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定会成为把柄被人捏在手心,对自己的复仇不但没有帮助,还是很大的累赘,不仅会与霍家结下梁子,也会惹得宁夫人不乐意,两面树敌,对自己毫无益处,大仇不能报,这又怎么能对得起姐姐和连顺呢!

一会儿,寒玉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舒展眉头才发现房间里变得越来越黑了,打开窗户已能看见若隐若现的星星了,发着微弱到几乎看不见它的光芒。忽然想到,自己似乎也只如这微弱的星星,只能发出微弱的光,什么事情都从未做好,怎么还能想要儿女情长。

寒玉也不点蜡烛,只是在变得越来越黑的房间里面看着窗外的星星。看得乏了,转身欲更衣睡觉,却听见门外英翠的声音,“寒玉姐姐,你在屋里吗?”

寒玉打开门,看见英翠现在门外,手里端着饭菜。

“晚饭十一皇子见寒玉姐姐没来吃饭,便等了一会儿,但却迟迟等不到姐姐,自己便只是略微吃了一点点,便要奴婢把饭菜送到姐姐屋里了。姐姐是生病了吗?现在可有胃口。”英翠试探性的问问。

“我没事,只是有些乏了,想早点休息罢了。”见英翠面露难色,寒玉知道定是连顺要英翠一定要劝自己吃饭。便语气一转,说道“但是看见你端来的饭菜,像是忽然有了胃口一般,竟有些饿了,你把饭菜放在桌子上吧。”

英翠听见寒玉说要吃饭,脸上立刻有了笑容,便把饭菜端进了屋里,转头要走时,问了一句,“这么晚了,姐姐怎么不点蜡烛,是房间里面没有蜡烛了吗?要不要英翠去再取一些来。”英翠见屋里黑黑的,便不禁问道。

“不是不是,一会儿我便把蜡烛点上,屋里蜡烛还多着呢。”寒玉赶紧告诉英翠。

“那英翠便回去了,姐姐用完饭后便早点休息。”英翠叮嘱道。

转身点上蜡烛,看着桌上还温热的饭菜,寒玉心里很是温暖,这连顺,居然还是一个小暖男啊。寒玉微微一笑,心情似乎好了许多。

第二天,寒玉起得比以前早了许多,在凌烟阁里忙里忙外,好像全然没有了昨天的情绪。待寒玉把所有事情都收拾得差不多是,连顺走进了客厅。

“连顺,快来吃饭,”寒玉冲连顺喊道。

看到寒玉此时的样子,连顺宽慰地笑了,果然,这才是我认识的阿玉。“来喽!”说着便跑向了寒玉。

“阿嚏。”吃饭的时候连顺突然打了一个喷嚏。

“昨晚着凉了吗?”寒玉问道,但并没有抬头看连顺。

“没,没有,可能是有人想我了吧!比如你。”连顺连忙回答。

“好自恋啊你,小连顺。”寒玉好像并未听出连顺声音中的结巴。

待连顺出去上课的时候,寒玉就开始收拾一下。

“寒玉姐姐,你看一下这是十一皇子的玉佩吗?”英翠走进屋里问道。

寒玉接过来看了看,“这确实是十一皇子的。这个连顺,整天忘东忘西的。英翠,你在哪儿捡到的?我要好好说说他。”

“这是在寒玉姐姐你的房外捡到的啊!昨天晚上我从姐姐的房间里出来,便看到十一皇子现在姐姐房间外的那棵树下,看着姐姐的房间。”英翠回答说。

“我的房间外,他站在我的房间外干什么。”寒玉不解。

“我出来的时候,十一皇子问我姐姐吃送去的饭了没,我回答说姐姐说自己饿了,准备吃饭了。我问十一皇子,这时候怎么不去歇息?十一皇子却说现在还没有睡意,要再在寒玉姐姐待一会儿。早晨打扫姐姐的院子的时候发现了这个玉佩,就想着是不是十一皇子的,就来问问姐姐。”英翠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个连顺,昨晚上也不知道在那棵树下站了多久。定是还有些担心我,怕是直到我吃完饭熄了蜡烛之后才走的吧,定是因为昨天晚上受了寒气,所以今天才着凉了,这个连顺,本来就身子骨弱。

中午时刻,“我回来了”连顺一会来便嚷嚷着。

寒玉从厨房出来,“连顺,过来,”

连顺转过头,看见寒玉端着一碗什么东西,“怎么了?姐姐。”连顺问

“快,把写完驱寒的汤药喝了,你身子本就刚痊愈,不能再着凉了。”寒玉命令道。

“姐姐,我不想喝,这药太苦了。”连顺嫌弃道。

“你知道什么呀,还嫌弃药苦,不知道良药苦口利于病吗!快喝!”寒玉把汤药递到连顺手上。

“知道了,知道了,姐姐,我这就喝。”连顺连连回答。

“阿玉还真是细心啊,今天早课的时候我就听见老十一一直在打喷嚏,想着必是着凉了,本来想来跟阿玉说一声的,没想到阿玉已经为十一弟熬了驱寒汤药,不愧是阿玉。”九皇子说着便走进了凌烟阁,旁边与他一起来的,还有,连焕。

“那是自然,我与阿玉的关系岂会与你们一般。”连顺说着笑着,但眼睛是确是看着连焕。

“厨房里还有一些事情需要我帮忙,我先去厨房了,连顺有什么想吃的吗?”见连焕来了,寒玉欲躲开他。

“自然是寒玉的拿手好菜排骨汤了,好久没喝了。”连顺依旧看着连焕说道。

“那不知我能有幸尝到阿玉亲手熬的汤吗,”九皇子打趣说道。说着欲走进屋里。

“九哥当然有这个福气了。”连顺回答道。

连顺也欲跟着九皇子进去,“恐怕六哥事务繁忙,没有时间留在十一弟这用饭了吧!”看着连焕也要跟着九哥进去,连顺阴阳怪气的说道。

连焕今日来就是为了看看,寒玉怎么样了,看看寒玉对他的态度,可如今看来似乎。。。。。。

“连顺,既然六皇子都来了,岂会有要走之礼,不过就是多熬一碗汤的事。你们先到屋里耐心等着,一个时辰后便好了。”寒玉从厨房出来,对连顺说道。

连焕有些看不懂寒玉,明明刚刚还冷若冰霜,现在又要连顺把自己留下,她到底要干什么?

连顺倒是并没有担心,随声附和着,答应把连焕留下。连顺知道,这件事阿玉已经想得很清楚了,无论她要做什么,都是为了要与连焕划清关系的。

——

彩椒小炒肉的《穿越之传奇女医》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穿越之传奇女医》就可以了哦~

《穿越之传奇女医》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穿越之传奇女医》即可哦!

穿越之传奇女医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