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点的小说是《盛世女匪》“小鱼”

  • 时间:
  • 盛世女匪作者一点点
  • 盛世女匪小说源于:KX

一点点的小说是《盛世女匪》“小鱼”

盛世女匪小说在线阅读

盛世女匪推荐章节阅读

盛世女匪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六章 床上美男

湄小鱼本也是打算如此。但是如今僧多粥少,不如让底下人竞争一下,借此挑选出几个有用之人,往后朝廷要来找事也能派上用场。

“兄弟们,本寨主本也打算将这几个丫鬟送你们了。只是僧多粥少,最多花落谁家还得看天意。”

有了湄小鱼这句话,底下的人顿时沸腾起来。自从湄小鱼当了家,他们就不能随便下山逛窑子了。而山上大部分都没有老婆,可把他们憋得够呛。

朱陵川本也想为几个丫鬟求情,但是考虑到以湄小鱼的角度,当过雪翎就已经是万幸,这五个丫鬟,湄小鱼是说什么也不会同意了。

湄小鱼道:“后日下午,咱们就在后山比武招亲,得胜的便可得到这五人。”

“寨主,有老婆的能参加否?”

湄小鱼叹了口气,淡淡道:“能。”

只听底下有人骂道:“兄弟们没老婆呢,你这有老婆的还来争?”

“王老二,你那老婆不要休了送给兄弟们呀!”

“看吧,回去告诉他家母老虎,看不拧断他耳朵!”

“哈哈哈……”

……

底下笑成一团,湄小鱼也忍不住笑了。“好了,把他们带下去吧,好生看管。”

“是!”张老大把人都带了出去。

底下的人安静下来,默默等着湄小鱼说第二件事。

湄小鱼皱眉道:“第二件事,大家想必都听说朝廷要剿匪的事情。从今日起,各地都要加强巡逻,莫要被人钻了空子。”

有一分寨首领道:“寨主,前两日咱们肉票逃了大半,是否还要兄弟们去……”

“不必了。”湄小鱼道:“铁风首领尚未回来,隐龙城现在必是如同铁桶一般,都不许轻举妄动。”

“可是咱们库里的银子……”

湄小鱼一笑道:“你忘了咱们手里的人质么,这个是比其他肉票都有用的。”

朱陵甫,她湄小鱼这次非要他出点血不可!

“四大长老可还有事?”

南长老淡淡道:“寨主英明,我等无事。”其他长老也随声附和“无事无事”。

湄小鱼点了点头:“白三炮,比武招亲的事情就交给你安排。好了,今日就到这里,大家都回去吧。”

“是!”

待湄小鱼先行离去,众人也都散了。

湄小鱼想了想,还得赶紧把勒索信写好才是。那朱雪翎体弱多病,她山寨里可没有那么多银子跟药材给她治病。

小红见湄小鱼回房,忙迎上来道:“寨主,您回来啦!”

“嗯,去打点水,我要洗澡。”湄小鱼说着便要推门。

“等一下!”小红一声惊呼,吓得湄小鱼顿时停下动作。

“怎么了?”

小红想起张老大他们鬼鬼祟祟地进房门,还有那个人,小红便想笑,真不知道寨主一会儿看见会怎么样么!

小红憋着笑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那个……寨主,您回来之前水已经打好了,这是张老大他们摘的花瓣,说是送您的。”

“张老大他们还会摘花瓣?”湄小鱼一字一句地质疑道,看小红这一副想笑的表情,湄小鱼一头雾水。

“寨主,您快进去吧,水都要凉了。”

小红把湄小鱼推进房门,随即把房门关上。“寨主,小红给您守着门,绝不会有人打扰的!”说完终于忍不住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湄小鱼看着紧闭的房门莫名其妙,不过是洗个澡罢了,至于么!

房间左侧是浴室,右侧也是床,浴室用简单的木质屏风隔开,旁边是一张桌子跟几把椅子,桌上放着一壶酒。床帘已经放了下来。房间里的灯都被点亮了,印着窗外夕阳的残光。

不知道小红今日把自己房间弄得这么有情调是为何。

进了浴室,热水果然已经放好了。换洗的衣服也放在了一旁。湄小鱼拿出装着花瓣的布包,想了想还是扔下了。

床上,朱陵川静静地躺着。他的手脚都被捆住了,身上也只留下了一件里衣。他的嘴被堵着,说不出一句话来。想起过来时张老大等人的眼神,朱陵川就不禁毛骨悚然。

这房间很明显是女子的闺房,外面的水声提醒着朱陵川,房间的主人正在洗澡。

很快,洗澡的声音没有了。只听窸窸窣窣的一阵后,一个女人正哼着歌朝床走过来。他本想动一动警告她不要过来,可是他吃了百花软筋散,全身早已没了力气。

“哗啦”一声床帘被掀开,四目相对,电光火石。朱陵川只见是一个美貌女子,她只穿一件里衣,长度却只到雪白的大腿。她身上水迹未干透,身材若隐若现,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耳后,双颊通红,眼神无比错愕。这才发现这女子不就是湄小鱼么!

而湄小鱼的惊讶也不亚于他……

“这是谁干的!”

湄小鱼大怒,他们这些男人竟然连她的私事都敢管了。湄小鱼甩下床帘冲到门边。本打算直接出去找他们算账,可是门外山匪都是男的,自己衣衫不整。

门外小红听到动静忙问:“寨主,您怎么啦!”

湄小鱼只觉得脸上发烫,心跳十分快,忙平复了一下心绪,道:“是谁自作主张,送个男人到我房里来!”她虽然是个山匪头子,倒也没豪放到霸王硬上弓啊!

“寨主,他们说既然朱三爷都是您的压寨夫君了,当然要住在一起的。”

“他们?!什么时候本寨主的私事也要他们管了!”

小红听出湄小鱼语气里面的不快,忙说实话道:“是张老大带人送来的。”

“张老大……”湄小鱼深呼吸一口气,“去吧张老大叫来,把人给我抬走!”

“是!”小红忙去找人。

趁着这个空挡,湄小鱼忙去找了一件长袍披上。猛得瞄见床上之人正紧闭着眼睛,双唇微抿,双颊微红……

湄小鱼拔掉他嘴里塞着的布条,正想掀开被子扔下床去,又想万一张老大等人把他扒光了,那……

湄小鱼问道:“你……你可有穿衣服?”

朱陵川睁开眼看了一眼湄小鱼,顿时感觉不自在而转过头去,淡淡道:“穿了。”

湄小鱼掀开被子,给他解开了绳子。这时只听门外小红喊道:“南长老跟张老大来了!”

南长老?!湄小鱼一愣,他怎么也来了?

 

 

第十七章 黑影

开了门,只见南长老跟张老大二人正站在台阶下。张老大站在南长老身后拿着火把,频频给湄小鱼递着眼色。他们并没有带其他人来,看来是不打算把朱陵川带走了。

湄小鱼忙到台阶下,对南长老客气道:“南长老怎么有空来了?”

南长老视线聚焦在湄小鱼身后,淡淡道:“既然已经昭示全寨收了那朱陵川了,为何又要把他送走?”

“我说张老大怎么敢擅作主张的,原来是南长老授意。”

在场的人都听出湄小鱼生气了,“擅作主张”虽然指的是张老大,实则说的是南长老不分尊卑。

南长老语气柔和起来,道:“小鱼啊,我老头子也不是想过问你的私事。只是你也知道,咱们山寨不富裕。你这夫君一天光百花软筋散就得十两银子。早一日圆房,兄弟们也能多吃一口饭不是。咱们山寨不富裕,能省一点就要省一点。”

省银子的口号是湄小鱼自己提出来的,南长老此时用这个来压湄小鱼无疑是最正当的。

“南长老放心,银子的事情小鱼定然会解决的。怎么说咱们手里还有朱四小姐,小鱼明日就把勒索信送出去。”

“小鱼……”南长老无话可说。

湄小鱼淡淡道:“长老还有何指教?”

南长老道:“罢了,今晚大家都休息了。明早再将那朱三爷带出去吧。”

湄小鱼皱了皱眉,既然南长老都退了一步,她再坚持就显得咄咄逼人了。“既然如此,那便听南长老的。”

张老大见二人没吵起来,心里松了一口气,忙道:“是。”

湄小鱼关上房门,心想着反正床大,那朱陵川吃了百花软筋散也不能干什么,便凑合一晚上。

可是掀开床帘一看,床上已是空空如也,哪里还有朱陵川的影子。湄小鱼心想:朱陵川一定是恢复了体力逃离了床,刚才自己一直在门口,他不可能从正门出去,自己的房间里只有拳头大的几个洞口作窗户。他肯定是还在房间里面。

“朱陵川,你别藏了。”

湄小鱼坐到床上,环顾四周,房间里除了浴室之外一览无余。湄小鱼小心翼翼走到柜子旁,猛得拉开柜子,里头并没有朱陵川的人。那么朱陵川一定是藏到了浴室。湄小鱼下床小心翼翼地靠近,故意从屏风一侧透过去看,浴室里面一地的水,并没有朱陵川。视线落在浴桶里面,从她这个角度,浴桶里面是无法看清的。

湄小鱼急忙跑过去,只见朱陵川果然在浴桶里。里面的水没过了他的头顶,他低着头,头发散如泼墨。

他要自杀是湄小鱼的第一反应。她一把拎起他的后衣领,将他弄出浴桶。

“朱陵川……”湄小鱼拍了拍他的脸。朱陵川此时平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的皮肤被浴桶里的水浸得泛红,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微微抿着的嘴唇,安详地像是睡过去了。

“朱陵川!朱陵川!”

他越是安静,湄小鱼却是越着急。正常人浸在浴桶里这么久,怎么可能这么平静。湄小鱼怀疑他是死了……

忽然,朱陵川的唇角向上弯起弧度,猛得坐了起来,把湄小鱼吓得一下坐在了地上。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朱陵川看着湄小鱼的眼睛淡淡道。

湄小鱼这才反应过来是被他骗了。“哼”了一声站起来,俯视着他道:“让你当我的压寨夫君啊。”

朱陵川听到“压寨夫君”四个字,眼角顿时闪过一丝不快。湄小鱼本就是想气气他,此时心里乐开了花,叫他吓她!

湄小鱼转身走到衣柜前,拿出一大一小两套里衣。把大的那套递给了朱陵川。

“这是我做大了的,你穿可能还小一点。凑合下吧。今晚我睡床,你随意。”

湄小鱼也不怕他跑了。

朱陵川接过衣服,一言不发地走去了浴室的屏风后面。他本以为“压寨夫君”是个缓兵之计,现在看来还真是要假戏真做了。今天的仇,他朱陵川会记着的。

是夜,湄山山腰之上罕见地下起了小雪珠,到了后半夜雪方停。天气一下子便冷了许多,天空挂着一弯残月,照得湄山冷冷清清。

一个黑影在山道上穿梭。他跑得极快,崎岖的山路在他的动作下仿佛是大道一般。他穿着夜行衣,在林子里若影若现,如同鬼魅。

黑影轻松躲过了白风寨所有的明哨暗哨,很快来到了位于白风寨心腹地带的小院子门口。他左右看了看,确定四下无人便飞快靠近门口,将一根管子插入门缝。

“吱呀”一声轻微的声响,门开了一条缝,紧接着朱陵川便大大方方地走了出来。黑影跟在他身后,绕到了房间旁边的树后面。

黑影拉下蒙面,赫然是铁卫首领吴啸天。

“三爷,你受苦了,属下……”吴啸天说着顿时感觉三爷有些奇怪。他的气息沉稳有力,说明他的武功还在,怎么会……

朱陵川道:“是二哥让你来的么?”

吴啸天道:“二爷听说您被那湄小鱼招赘很是恼火。叫属下来救您跟小姐,顺便解决了湄小鱼。”

朱陵川早已猜到他的来意,只是他还不想杀湄小鱼。他道:“啸天,你是不是在奇怪,凭我的武功要杀湄小鱼再离开是轻而易举,为什么我不走?”

吴啸天不语。

朱陵川接着道:“你们以为湄山山匪没了湄小鱼就会土崩瓦解么?”

吴啸天道:“三爷的意思是……”

朱陵川道:“回去告诉二哥。待湄小鱼勒索信发出后,就把家里的山匪带过来换四妹吧,她身子弱受不了。”

吴啸天道:“那您呢?”

朱陵川抬头看了看夜空,淡淡道:“我还要在这里呆上一阵子。不必管我。”

吴啸天点了点头。

朱陵川怅惘道:“九九八十一,这是最后一件事了。”

吴啸天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满天繁星,还有那一弯不起眼的月亮。

四年前,他在鞑靼被人追杀,机缘巧合被当时还是游僧的朱陵川所救。为了报答朱陵川救命之恩,答应帮他做九九八十一件事情。如今,还剩下湄山剿匪这最后一件事了。

 

一点点的《盛世女匪》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盛世女匪》就可以了哦~

《盛世女匪》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盛世女匪》即可哦!

盛世女匪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