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皇》大结局在线阅读-东方十三

  • 时间:
  • 九州皇作者东方十三
  • 九州皇小说源于:ZW

《九州皇》大结局在线阅读-东方十三

九州皇小说在线阅读

张东顾宜微九州皇全文免费阅读

《九州皇》第十章天下无二,北境独一

空气犹如凝固,众位宾客齐齐后退一步!

太…太他妈吓人了!

天峦大酒店,背景是如何的深厚?

可就是这样的人,却在众目睽睽之下,被人如此杀死!

就因为…替周家说了一句话。

这是何等冤枉??

比窦娥还要冤啊!!

在场的众人,即使想为周家说话,也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

是否,比地上那具尸体还要显赫?

惬意的呼出一口烟雾,弹指丢出烟蒂,眸光淡漠的扫过全场。

"那既然没有人为周家说情,或有异议,那么按照通州律法,周家直系血脉,理应问斩!"

"至于他们家的财产,上交本部封存罚没吧。"

此言一出,现场更是陷入死寂!

这…!

这是将此地…当成庭审现场了吗??

即使这青年是本部之人,也没有越权的资格!

他这样,不是压根不把刑部放在眼中吗??

僭越!

一旁的周论证早就像是被抽去浑身的气力,面色苍白得吓人,双唇止不住的哆嗦!

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不知从哪出来的顾家少爷,行事…会如此狠辣!

现在已经无人能够救他,他只有…最后一搏!

"张东,顾魂龙已经死了,你的气也出了,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好歹也是周家的掌控者,而且还是道一郡四道商会的荣誉理事,你不怕孔家,但若是那四族联手呢?"

周论证生死一搏,将自己隐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身份全盘托出,希望借此来挽回一条活路。

闻言,张东嘴角划出了个讥讽的弧度。

"四道商会,那四族,真是好厉害的身份。"

话语刚落,一直恭敬站在张东身旁的龙梦,猛地一步上前,手中一枚翡翠虎牌栩栩如生,如同要将他吞噬一般!

"北境集团左护卫,本部万人掌控,见此腰牌,如见通州至尊!尔等,还不速速下跪恭迎?!"

龙梦俏脸寒霜,娇声厉喝!

俗话说,宰相门前七品官。

这左护卫,虽说在本部没有品级,但却是一境境主的贴身护卫!

也就是说…这青年……

境…境主??

这二十余岁的青年,是偌大的北境之主?!

他刚刚…威胁了境主大人??

"砰!"

单膝重重砸在地面,周论证像是没感觉到疼痛一般,双眸呆滞面如死灰的望着张东。

境…境主!

而且,刚刚自己居然用那些可怜的关系和后台,威胁他……

这是如此可笑?

身后的宾客们望见周论证下跪,更是不敢出声。

刚刚那女子,拿出了什么?

竟然让周论证下跪?!

要知道,即使现在周家大势已退,但是他周论证,还是那个周论证!

没有活路的情况下,他又怎会给这青年下跪?

"下辈子,做人别贪心。"

淡然话语缓缓传出,"更要记住,下辈子,别遇上我!"

黑色如同潮水一般涌入,宾客们在一瞬间被推搡着赶出宴会正厅,随着枪声响起,虽然未曾看到现场,众多宾客们还是身体一颤。

结…结束了?

刚刚成为一流世家的周家……

没了?

刺鼻的汽油味飘出,张东牵着顾宜微的手,缓缓走出宴会正厅。

随后,手上的火苗,轻轻弹出……

像是没察觉到身后的热浪一般,张东牵着顾宜微,站在一脸心有余悸模样的宾客面前。

"各位,北境本部行事,请各位守口如瓶,否则,周家,就是你们的榜样。"

"另外,一周后,我们顾家也将召开一场宴会,稍后我会让人送上请柬,请各位到时一定前来。"

说完这两句话后,张东直接带着顾宜微离开了熊熊火海,而众位宾客拿到手中的请柬,无一不是面色古怪。

请柬…是全金的。

一个龙飞凤舞的顾字上,被一圈小字缠绕。

"天下无二,北境独一。"

有人淡淡念出这段话,宛有一个声音在众人心中异口同声。

他…就该如此狂妄!

如此狂傲…才当是他!

就在此时,一声厉响破空,刚拿到请柬的莫松胜,脸上的劫后余生还未退去,缓缓的倒在众人面前。

"侮辱大人,还想活着离开?"

龙梦冷喝一声,随后,那犹如枯木一般的身体,被丢进熊熊烈火之中,火焰如同跳舞的魔鬼,此时,更是尽情摇曳!

……

夜色,星光满天。

张东一身宽衣泽袍,缓缓驶入一处宅院,恭敬的捧起骨灰盒和牌位,领着顾宜微走进正中的一间祠堂。

祠台上,早已经摆放了一尊灵位。

那是…他的师傅。

也是将他选入,本部的人。

本部之人,无论品级多尊贵,都得称他师傅一声先生。

如果说,顾家是他的新家,那么他的师傅,就是将他从深渊中重新拉回光明的人。

可是三年前,师傅,却深入北境战场的那片神秘战区,之后,便彻底失去了讯息。

之后,张东苦苦等待到的,只有勘探队传来的死亡讯息。

不止一次,张东想要深入神秘战区,带回师傅遗体,可每一次,不仅仅身负重伤,更是无功而返!

站在牌位前,将那三枚牌位,恭恭敬敬的摆好。

随后,深深一躬。

在他身后的顾宜微,见到这一幕,美眸淌下两行清泪。

爸,妈,哥哥……

你们…看到了吗?

东哥,在为你们报仇!

那些伤害过咱们顾家的人,每一个,没一人,都无法逃脱!

这天下伤顾家至深……

东哥,就让这天下,还咱们顾家…一个公道!

为众多牌位供上两排香,张东轻轻叹了一口气。

"宜微,通州设计的宿舍,以后就不要回去了,从现在开始,这里…就是新的顾家!"

听着耳边的坚定,顾宜微重重点头。

"好!"

……

松江刑部!

望着眼前的监控录像,毕彬严一脸严肃,随后更是重重的一拍面前的桌案!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松江城内为何会出现如此无法无天的狂徒?!还有这些雇佣队,究竟是从哪来的??"

城市内不允许出现集团营,所以,刚刚龙魂营包围天峦大酒店之时,使用了信号屏蔽设备。

一片漆黑,也正是因此,毕彬严才会将这集团中人,误认为是雇佣队。

望着滔天震怒的毕彬严,台下,无一人敢言语!

毕竟这一次……出了那么大的事。

周论证,周家灭门。

天峦大酒店被彻底烧毁,里面的人,全部被烧成了灰,面对一摊黑灰,物证科根本无法检验!

就在此时,西装革履的孔栾天满脸怒意的闯入会议室,一把手枪重重的砸在桌面!

"毕彬严,你能跟我解释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吗?!"

望着眼前的男人,毕彬严不敢有丝毫怠慢,使了个眼神让其他人全都出去,随后颇为尊敬的为男人落座。

"我儿子死的不明不白,连我们孔家支持的周家也被一夜灭门,你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接连质问,毕彬严微微擦汗,随后调出了监控录像。

"孔先生,我们很确定,这应该是一伙亡命之徒所为。"

"而且匪首,名为张东,据证人所说,这张东自称是顾家少爷。"

眼眸低沉的看完了监控,孔栾天双目深处似有接连涌起的滔天杀意!

顾家……

张东!

没有想到,本以为一切做的干净无比,却还是有那么一束火苗……死灰复燃!

不过…仅仅只是火苗而已……

对付火苗,踩灭即可!

"张东…你杀我儿子,那我就让你看着你顾家之人,被折磨虐杀在你面前,你却无能为力!"

残酷冷血的话语淡淡传出,一旁的毕彬严心中寒意更甚!

那一族……怒了!

 

 

日出东方。

初晨洒落,张东早已起床,迎着霜露,阵阵拳风喷薄而出,额头上全是细密的汗珠。

十年来,每一个早晨。

练拳,已经在他血液中铭刻。

赤裸在空气中的上身,无数的狰狞伤口,但每个人都清楚,那是属于…战士的荣誉!

深呼了一口气,一旁的龙梦恭敬的将白色衣袍为他披上,步子轻踏,望着眼前的祠堂,张东嘴角划出苦涩。

魂龙,伯父伯母还有师傅……

檀香缭绕,三排新点的香烛,让祠堂内寂然空灵。

"已经离开战区,就不用时刻身着备战服了,而且一个大姑娘,总是这样冷冽…也不好。"

撇了一眼身旁黑色制服的龙梦,张东淡淡道,龙梦闻言,精致面容绽放笑容,两个酒窝展颜出现。

"是。"

面庞虽还恭敬,但却丝毫没有了让人如坠冰窖的冰冷。

现在的她…真的就像邻家小妹一般。

"还有龙魂营和第八战场卫队,安置如何?"

"数万战士全数在中延河附近驻扎,并且中延河道一郡河段已经被全境封锁,无人知晓我集团行踪。"

一说到正事,龙梦鞠身汇报。

"让他们三天内赶往河间府,在中延河行洲河段驻扎,没我命令,不许擅自动营。"张东系上围裙,转身看了她一眼,随后便向厨房走去,"换衣服去吧。"

龙梦美眸望着那身影,眼中似有无尽眷恋。

境主…好温柔。

而且,境主…系围裙要做什么?

难不成…是要下厨?

鱼肚白渐渐消失,现在,已然是早上八点。

顾宜微一身长裙,娇小身子缓缓伸出了个懒腰,精致面容上还带了几分慵懒,显然,昨晚做了个好梦。

这些日子以来,别说做梦了。

就连睡觉,都成了一种奢侈。

走出房间,习惯似的走向厨房,还未进去,就听见热油刺啦的声音。

美眸疑惑。

走进厨房,眼中止不住的惊讶。

居然是东哥…在做饭?

看见顾宜微,张东淡淡一笑。

"再等一会,马上就好了。"

将锅中青菜微微翻炒,摆盘,随后摆在一旁的餐桌上,与同的,还有三碗清淡白粥。

"可以…吃饭了。"

龙梦从一旁进来,一身飘逸裙摆,本就妩媚的面容淡妆点缀,望着张东这幅装扮眼中止不住的惊讶。

"大…大人…?"

"别问那么多,吃饭。"

淡然声音传出,轻轻落座。

……

饭后。

龙梦坐上作战车的驾驶位,张东和顾宜微坐在后座,一同驶出了四合院的胡同。

这时,顾宜微才发现……

周围居然都是高楼大厦!

赫然是松江城中心!

在周围都是高楼的情况下,东哥,居然买下了一座四合院?

这和钱,没有关系。

"先送宜微去公司吧。"

坐在车内,张东吩咐道。

"是。"

汽车缓缓发动,北境战场的作战车发动起来如同虎啸,路上的所有车几乎都为张东让出了一条路!

原本拥挤无比的路,三人只用了一刻不到,将顾宜微扶下车,望着眼前的通州设计,目送她进入。

"等你下班,我来接你。"

淡淡话语传出,顾宜微回过头,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好!"

张东点上一根烟,直到看不见她的身影,方才上车。

通州设计,隶属本部。

也就是说,通州设计,也在张东的掌管范围以内。

毕竟隶属本部,而且负责通州四大战场的装备补给和新产研究,在这里工作,想必当初谋害顾家的那些人,也要忌惮几分。

"开车。"

上了车,张东吩咐道。

"大人,我们去哪?"

龙梦坐在驾驶位上,恭敬问道。

"松江城,刑部!"

张东的声音很平静,甚至,有些平静的吓人。

他不相信,仅仅凭借一个小小的周家,还有那所谓的四族附属,能够瞒天过海,甚至瞒过本部。

这…不可能。

那份账单,是他让本部秘吏,从松江城刑部取出。

若是刑部与此事无关,又怎么会有这份账本?

而且顾家一倒下,许多家族在一夜间林立而起。

这是…如何的嚣张?

不白之财,光明正大的用?

想到此,张东眼眸一沉。

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作战车在道路上飞快地行驶着,可就在这时,张东目光微微一缩!

不对劲!

刑部在松江城郊,但就算再荒凉,也不可能马路上一辆车也没有。

而且……

后视镜…怎么会有反光??

一刹间,原先还空档无比的马路,突然冲出四辆混凝土车,每一辆,都呼啸而来!

四辆车,刚好形成包夹之势!

砰!!

一辆车加上满载的水泥,足足有四五十吨!

而且,这不是一辆!

这是四辆!

整耳欲聋的轰鸣声冲上云霄,作战车,竟然是被活生生的挤扁了!

但…这还没结束!

唰唰唰~!

几十个目光森然的杀手,手中尖刀泛着寒光,向着那被压扁的作战车徐徐围来!

这…这是…

刺杀!!

"嗯?"

为首的杀手看了一眼作战车,眼中似有疑惑。

人…人呢?

就算是死在当场,也应该有血迹才对吧?

可,这废墟之中,干净极了。

哪像是死过人的样子?

"你们…在找我?"

淡漠的声音缓缓传出,听见这话的杀手们,急忙转身!

只看见一脸平静的张东,轻轻吐出一口烟雾,龙梦保护姿态站在张东面前,低声请示。

"大人,是否动手?"

抬起手腕,看了眼腕上的手表,面色无比悠然。

"不要动枪,其余随你安排。"

话中的云淡风轻,又有哪一点像是个遇刺的人?

得到指示的龙梦,俏然身影,就在这么众目睽睽之下,恍然消失!

"噗…!"

鲜血喷薄而出,匕首划过脆弱的脖颈,龙梦宛如一个舞蹈者,手上一把毒刃,在人群之中舞动起最绚烂的生命之章!

随着她的舞动,越来越多的杀手随之倒下,她身上那一袭白裙,却像是红色之中的白洁。

未曾受到哪怕一丝污染。

她乃…北境荆棘,见她如见至尊亲临的北境左护卫!

平日素手,不触刀戈!

短刃若出,血花绽放!

这如同蝼蚁的几十名杀手,也配,前来刺杀境主?

眨眼间,横尸遍野!

手中泛蓝的蝴蝶匕刃,一滴嫣红缓缓滴落,刃面,再次寒光如芒!

处理完这一切,龙梦准备回身汇报,就在此时,一个银色冲天飞出!

打…打火机?

与此同时,一旁的山屯传来破空声,刚好击中从张东手中冲天而起的银色火机!

见到这一幕,龙梦…一身冷汗!

若是没有境主…她,难逃一死!

"M21SWS,不错的装备,你…应该是刑部的人吧?"

眸光淡淡望向一旁的制高点,还未等那人再次射击,一枚飞镖就已经提前到来!

能被他偷袭一次,龙梦又怎么可能给他第二次机会?

被丢下山丘,一身迷彩作战服,惨白的面容却没有丝毫要求饶的意思,而后,龙梦恭敬的站在张东面前。

"大人,已经全数处理完毕,死二十七人,活一人,是否需要审讯?"

弹出烟蒂,张东吐出一口烟雾,嘴角似有讥讽:"不用审讯,送他上路。"

刑部……

张东没有想到,在北境,自己的土地上。

居然是自己的人,想要杀他?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王土之臣,对普天之君,行刺杀之事?

可笑!

滑稽!

大逆不道!

刑部……好一个刑部。

真是从里到外,都烂透了!

急忙从本部调车,看着处理科的人掩盖现场,张东话语之中,寒意森然!

"去刑部,我要看看,究竟是谁,想让我死!"

 

 

《九州皇》第十二章他们不满,与我何关

作战车车门缓缓推开,张东一阵正装,面上不曾有丝毫波动,大步跨下车子。

好一个刑部。

面前的奢华建筑,门府前更是摆着由工匠雕塑的两条吞天巨蟒,徒增了霸气庄严之感。

悬挂在青天之上的,是高高的刑部二字。

张东嘴角微微勾弧出讥讽,从口袋中抽出一根香烟。

摸了摸口袋,却尴尬的发现。

没有火。

一旁的龙梦急忙递上火来,吸了两口,深深一呼。

"先生,要动刑部必须要经过本部三堂会审,如果就这么莽撞,其他境主,可能会因此不满……"

张东闻言,微微摇头。

"他们不满,与我何干?"

"刑部不经我手,但是若是他监管不利,让我出手帮他管教,那就别怪我不给他邱天刃面子!"

言落,双眸满是寒霜!

刑部的总掌管,正是西境境主…邱天刃!

可…这是北境!

如此大胆,即使是刑部,那又怎样?

他是境主,那又如何?

大不了…开战!

目光幽然,张东一步踏入刑部大堂,就在他踏入门槛的那一刻,他所走过的路,顿时…寸寸龟裂!

而那悬挂之上的刑部牌匾,更是直接化成灰飞!

从今以后,松江城刑部…不复存在!

刑部,会议室内。

毕彬严看着白板上的逐条信息,眼前的桌案上还有几部通讯设备,面上的焦急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在他身后,一个中年男人低头靠着椅子,面色不慌不忙。

"毕彬严,咱们都已经派人出去了,那张东是必死无疑,孔栾天那边,已经可以交代了。"

话语之中的不屑,随后从一旁拿过一根雪茄,叼在嘴上,毕彬严心中烦躁,轻轻一叹。

"张东是死了,那顾宜微呢?那边可不好对付。"

微弱火光点燃雪茄,康梁映嘴角微微一撇。

"那女孩,让我来处理,顾家的大小姐,想必一些富家大少都想要这样一只曾经高高在上的金丝雀,如果按照孔家的意思,岂不是糟蹋了这么一笔白来的外快?"

此话一出,毕彬严面色微缓。

这个主意…确实不错!

这样的话,两头都解决了!

康梁映轻笑一声,丢给毕彬严一根雪茄,随后拿来遥控器,打开了会议室内的闭路电视。

频道,赫然是即时新闻。

"张东那小子就是太嚣张了,可惜他这一次惹到的是孔家,顾家也是的,命中活该遭灾,这下好了,是要彻底灭门咯!"

"看会新闻吧,死人可是大事,说不定,过后就被登报了。"

康梁映长长吐出一口烟雾,话中的自信不可否认,毕竟这一次,派出的都是刑部的精锐,队伍中,更是有一名狙击手!

这样的队伍,在这松江城内,无人不可刺杀!

就在两人专心看着新闻之时,沉缓皮鞋声音传来,一道西装笔挺的身影,轻轻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

闻声,毕彬严目光一撇。

嗡!

那张面庞,他昨晚不知道看了多少遍,此时,又怎么可能认不出来?!

步子连连后退,一只手指死死指着张东,指间的颤抖却是将他的外强中干给道了个一干二净!

"张…张东?!"

这…!

怎么可能??

他,他还活着?!

望着毕彬严眼中的惊恐,康梁映微微一笑,不屑之色尽显。

一个匪徒。

在外嚣张也就算了,还敢来刑部?!

不知死活!

"好一个大胆的匪徒,不知你是如何躲过扑杀的,可你居然如此狂妄,敢单枪匹马来我刑部!"

"来人!给我将其拿下!"

声音传出,张东面色依旧如此,深深吐出一口烟雾。

随后,龙梦推门进入。

"大人,刑部护卫已经全数解决,请求下一步指示!"

此言一出,现场寂静,空气如同凝固!

康梁映眼中也无比诧异,现场气氛诡异凝重。

太…大胆了!

不仅仅擅闯刑部,而且…这是想做什么?

是想要…挑衅本部吗??

"张东…你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毕彬严沉声问出,闻言的张东,眉梢轻抬。

"我来,替你那些杀手,禀告消息。"

淡淡的话语平静传出,张东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什…什么杀手?我刑部,又怎么会有杀手,一定是你搞错了……"毕彬严正欲辩解,随后一声破空声划破空气!

噗……!

血箭飞出!正中膝盖!

毕彬严面色猛地狰狞,在震耳哀嚎声之中,重重地跪在张东面前!

一旁的康梁映这时才明白…这青年……

绝不是匪!

而且…这动作……

公然伤害本部吏使!

这无论放在那一境,都是株连九族之罪啊!

这青年…是真要震动北境不成??

"你…"此时的康梁映,全然没了刚刚的自信,话语中接连哆嗦,"你究竟为何而来?!"

疯子!这绝对是个疯子!

止不住的恐惧模样,在张东眼中颇为有趣,在一旁的红木椅上落座,长长呼出一口烟雾。

"我刚刚听你说…要将顾宜微卖给富家公子?"

"难道你不知道……顾宜微,是我妹妹?"

这一刹,唯我的恐怖威势,从天而降!

顾宜微…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

动顾宜微,便是动他张东!

即使…是念头,也不行!

"年…年轻人!"康梁映强做镇定,冷声轻喝,"你烧了周家,杀了孔家的人,终究只是小事而已,可你要知道,刑部可是隶属于本部!"

"你若是真敢对我们动手,就不怕本部大人的雷霆震怒吗?"

听到康梁映的威胁,张东深吸一口气,面庞微微扬起笑容。

还…真是有趣。

这威胁,还真是好笑。

本部大人。

在这北境之内,还有人的身份,比他这一境之主还大吗?

呼出烟雾,手指轻弹丢出烟蒂,张东连看,都没有看康梁映一眼。

"现在,你知道刑部,是归本部隶属了?"

"那我倒想问问,为何,顾家之事发生后,顾家的财产,全流落到了民间?"

"这件事情,是流程出错了,还是……就是你们刑部从中搞鬼?"

淡淡的质问声犹有无尽威压,无论是毕彬严还是康梁映,脑内…都是一嗡!

这青年…居然是为了此事而来!

难不成,昨晚周家灭门之事,也是因为顾家吗??

作为刑部之人,他们自然清楚……

如果真被查到,那可是满门抄斩!

"而且……我还有一个疑问,想请二位解答。"

"究竟是谁…派人刺杀我?"

漠然眸光扫过眼前两人,听见这满是生杀予夺的话,两人面色霎时间苍白如雪!

 

关于张东顾宜微的小说《九州皇》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九州皇》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九州皇同类型小说

《梅府有女初成妃》大结局在线阅读-梅开芍

梅开芍写的《梅府有女初成妃》最后大结局想知道吗,这里有最新的最全的梅府有女初成妃章节并且大结局抢先看,看梅开芍他们的最后会如何,《梅府有女初成妃》在这里等着你,快抢先看内容:母亲被害,府权被夺,武气被废,人被毒傻,常遭欺凌……篡位成功的继母与女儿居然还灌药把她送到了青楼,就在这一刻,女刑警穿越附身了,顺手抓了个三皇子降温……

小说名称:梅府有女初成妃

以吻封缄终生为祭袁东晋陈眠-以吻封缄终生为祭免费阅读全文

以吻封缄终生为祭(袁东晋陈眠)小说全文免费看,以吻封缄终生为祭袁东晋陈眠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目录,主角袁东晋陈眠的小说是作者乔西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以吻封缄终生为祭免费阅读全文在线阅读。同一家医院里,她被送进抢救室终是失去了孩子,他却陪着他的旧爱在保胎。他说:“陈眠,等她生下孩子,我送她离开,不

小说名称:以吻封缄终生为祭

《我居然有生死薄》全文,扫尘居小说,扫尘居

扫尘居的小说风格,王隐坤曲彤雨是本文主角,我居然有生死薄精彩内容值得推荐,我居然有生死薄小说在线试读精彩内容欣赏:当入赘废婿有了生死薄之后,一切都将发生转变。沧海一条虫,天地不能容。他朝化蛟龙,遨游天地中。

小说名称:我居然有生死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