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高手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极品高手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 时间:
  • 极品高手作者地狱书生
  • 极品高手小说源于:ysg

极品高手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极品高手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极品高手小说在线阅读

极品高手全文免费阅读

《极品高手》第十一章

霞姐有一瞬间以为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这个小子,他说什么?

让杨振,十分钟之内,过来跪着负荆请罪?

而且还叫他死胖子?

霞姐表情错愕地看着韩云,她忽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居然和一个疯子扯了这么久。

让杨振跪着负荆请罪的人,不是疯子是什么?

其他人也是表情各异,看向韩云的眼神带着嘲笑。

“这韩瘸子脑袋被门夹了,居然敢说这种话来?”

“啧啧,不知死活,真是不知死活啊!”

“本来最多断手断脚,现在怕是连小命都得留在这了。”

众人议论纷纷,语带嘲笑,觉得说出这番话的韩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林琬君皱了皱眉头,从今晚开始,自己这个丈夫就很不“正常”。

平时无论别人怎么奚落,辱骂他,他都是一言不发,仿佛是一个永远不会生气的“木偶人”,有时候林琬君也会为他的怒其不争感到难过,虽然对他没有多少喜欢,但终究是自己的丈夫,老是让人欺负,踩在头上,面子过不去倒是其次,主要还是心疼。

可今晚,他变得有“脾气”了,就好像压抑许久的水闸,突然打开,变得一发不可收拾,这样的后果让林琬君害怕,她希望自己的丈夫有血性,有脾气,但绝不是这样不知死活地冲撞一些得罪不起的人。

何丽已经懒得骂了,她现在心里一万个后悔——这女婿以前顶多废物,现在倒好了,脑子秀逗了,还学会吹牛了。

他杨振是什么人物?

是你随便就能叫来,还跪着负荆请罪的?

你怕是在做白日梦吧?

唉,早知如此,当初老爷子逼迫女儿嫁给韩云的时候,自己哪怕以死相逼,也定要阻止这场婚事。

“这个蠢货!”

林依依跪在地上,膝盖生疼,心中的怒火就像开水一样沸腾,要是手上有一把刀,她真恨不得把韩云砍了。

霞姐摇了摇头,轻叹道:“搞了半天,我竟是和一个傻子在浪费时间。”

“傻子?”

韩云挑了挑眉,淡淡地说道:“你觉得我是傻子?”

“叫杨爷下跪的人,不是傻子是什么?”霞姐冷笑一声,说道。

“哦?他杨振很了不起吗?”韩云笑道。

“狂妄!”

霞姐愠怒道:“区区无名小辈,居然敢对杨爷评头论足?你可知,杨爷的财力和势力,是你十辈子,百辈子都奋斗不来的!”

“话可不要说得太早。”韩云打了个哈欠,“赶紧的,给那死胖子打个电话,让他立刻滚过来。”

霞姐嘴角一抽,几乎立刻就要下令,把这不知死活的家伙大卸八块。

但,毕竟在社会混迹多年,深知小心驶得万年船的道理,以前不是没遇到过蚂蚁吃大象,猫吃老虎这种大反转经历,饭吃的多了,形形色色的怪人自然也见得不少,虽然霞姐绝不相信这小子和杨振会有任何瓜葛,但终极没有立刻下令杀之而后快,而是犹豫了片刻后,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众人看到霞姐居然真给杨振打电话,不禁暗暗摇头,觉得她的做法完全是多此一举。

杨振是什么人?

这小子又是什么人?

尤其是知道韩云身份的,更是心中冷笑——一个入赘的瘸腿女婿,若是认识杨振,他们宁可相信地球明天就会爆炸。

嘟嘟嘟——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

里面传来一声懒洋洋的声音。

“喂?”

“杨爷,是我,我是小霞啊。”霞姐换上了一副平时其他人绝对见不到的小女人的表情,笑吟吟地说道。

“哦,小霞啊,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现在在金辉煌酒吧,有个小子得罪了我……”

“杀了便是。”

电话中,杨振的声音无精打采,仿佛几天几夜没睡觉一般,就连说出“杀了便是”这四个字,都慵懒无力。

然而,听到这话的众人却是身子一颤。

就连对方是谁,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背景都不问,直接就杀?

这等狠辣,视人命如草芥的做法,也只有杨振拥有了。

“杨爷,杀他自然是易如反掌,但是,这小子却扬言说认识您。”霞姐笑着说道。

“认识我?呵呵,认识又如何?”

“我杨振这些年,杀的亲朋好友还少了吗?”

“问问他,他叫什么。”

电话中那声音满是戏谑。

霞姐看向韩云。

“我叫韩云。”韩云回答道。

“杨爷,他说他叫韩云。”霞姐说。

“韩云?没听过,你自己处理了吧,这点小事,别影响我睡觉……”电话里的声音略微有些不满。

“好的杨爷,您休息去吧。”霞姐微微一笑,眼神挑衅地看向韩云。

意思很明显——我们杨爷并不认识你。

“我就是说嘛,林家的废物赘婿,怎么可能认识杨爷?”

“呵呵,一开始我就知道他是在打肿脸充胖子。”

“看这小子怎么死。”

众人大声嘲笑。

何丽和林依依低着头,感觉周围的声音无比刺耳,脸上火辣辣的疼。

这一下,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霞姐正准备挂点电话,韩云忽然开口道:

“慢着!”

霞姐戏谑道:“怎么,你还有什么遗言吗?”

“他杨振或许不认识韩云,但一定认识另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叫李玄冥。”

韩云自信地说道。

“行了,什么狗屁李玄冥,这种无聊的游戏,该结束了。”

霞姐冷冰冰地说道,正准备挂掉电话。

“等等!”

电话中,忽然传来杨振的惊喝声。

“他刚才……说了什么?”

霞姐愣了愣,随即说:“他说,您或许不认识韩云,但一定认识另一个名字,这个名字,叫什么李玄冥……呵,真是听都没听过,不知道哪里的无名小辈……”

砰——

电话那头,骤然传来一声巨响。

似乎是手机摔在了地上。

霞姐吓了一跳。

什么情况?

难道杨爷真认识那什么李玄冥不成?

过了好半天,杨振的声音才重新响起,不过再没有之前的懒散,而是充满了紧张和颤栗:

“他……他当真说了李玄冥?”

“是的。”霞姐心中忽然冒出一股不详的预感。

多少年了,她从未见过杨振如此失态。

在她的心目中,杨振永远都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笑面虎。

可现在,怎么会如此紧张和激动?

李玄冥这三个字,到底有什么魔力?

“等着,让他等着,我现在过来——”电话中,杨振的声音满是焦急,“对了,一定好生客客气气地招待他,千万不要得罪贵宾。”

不等霞姐开口,那边电话已“啪”地一声,挂断了。

这一下弄得众人是丈二摸不着头脑。

他们想不通,大名鼎鼎的杨振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一听到李玄冥就变成了这样?

同时,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韩云,心中暗自猜测,这个少年,还有那个叫李玄冥的人,到底和杨爷是什么关系?

朋友?

不像。

杨振的朋友还少了吗?谁见过他会这么客气?不背后捅你一刀算不错了。

亲人?

嗯,这倒是有可能,说不定这小子是杨振失散多年的儿子,而李玄冥,则是杨振当年的“外号”,兴许是觉得太中二了,才没有继续使用。

总之,各种人,各种猜测。

李玄冥这个名字,一时之间,成为了所有人心里的谜团。

霞姐终于淡定不起来了。

现在就算是傻子都能看出,这小子和杨振的关系绝对不一般,相比平日那些表面笑嘻嘻,背后咒人家全家暴毙的酒肉朋友,这小子在不可一世的杨爷心中,怕是占了不低的分量。

等待的时间,对于霞姐来说简直如履薄冰,再看向那淡定自若的韩云,她心中不禁出了一种对方高深莫测看不透的念头。

“难道,这次真的是我看走眼了?”

霞姐愈发不安。

“是杨爷!杨爷来了!”

“大家快让开!”

不多时,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只见一个穿着肥大西服,脖子上挂着一条金项链的中年胖子,慌慌张张地小跑了过来。

他的脸像塞了两个大肉包,眼睛挤成了一条缝,鼻子很小,好像一条沟那庞大的身躯,一跑起来,就会山崩地裂,从远处看,好像一个正在滚动的球。

尤其是他的裤子,松松垮垮的,走两步就要提一下,看起来颇为滑稽,完全无法让人联想到那个在金花市兴风作雨的大枭雄杨振。

只是,现场却没有人敢嘲笑这个“滑稽的胖子”。

所有人,都老老实实地让出了一条道。

“杨爷。”

霞姐连忙站起身,迎了上去。

杨振并没有看她,而是皱着眉头,看了眼当下的情况。

左边,是几个跪在地上的男女纨绔,低着头,默不吭声,一脸沮丧,还有一个鼻青脸肿的女孩,轻轻地抽泣;右边,跪着一对中年夫妻,以及两个如花似玉,连杨振都眼睛一亮想要霸王硬上弓的极品小美女。

至于另一个男青年,就比较普通了。

普通的身高,普通的相貌,普通的穿着,属于放在人群中直接被人无视的那种。

杨振扭过头看向霞姐,压低声音道:“说谁李玄冥在这的?”

“是,是这个小子说的。”霞姐指向韩云。

杨振愣了愣,重新审视这个普通到毫无亮点的男青年。

韩云微微一笑,眼眸中,闪过一丝只有杨振才能看到的红色光芒。

看到这一抹光芒,杨振脸色陡然大变,身子一颤,双腿“啪嗒”一声,不受控制地跪在了地上,惊恐万状地颤声道:

“宗……宗主!”

《极品高手》第十二章

杨振这一跪,把所有人都惊骇到了。

霞姐更是瞪大了眼睛,捂着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个狠了一辈子的笑面虎杨振。

他……他给人下跪了?

马浩杰等人的表情更是丰富多彩,仿佛看到了鬼一样,瞪目结舌呆滞现场。

什么鬼?

大名鼎鼎的杨振,怎么突然就下跪了?

而且,还对着这个死瘸子下跪?

林家几个,更是目瞪口呆,小姨子和丈母娘揉着眼睛,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而始作俑者韩云,则是脸色一沉,眼中闪过几分怒火。

杨振看到韩云的表情,肥胖的身躯猛地一颤,仿佛明白了什么,连忙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干笑道:

“呵呵,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

场面,顿时寂静无声。

认错人了?

这还带认错人的?

有没有搞错?

霞姐松了口气,马浩杰松了口气,林家几个却是又紧张起来。

不得不说胖子都是天生的好演员,之前还笑得跟弥勒佛似的胖子,这一刻又板起了脸,眼眸冰冷,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让人丧魂落魄的笑面虎杨爷。

他走到韩云面前,不冷不热地问道:“小子,你认识李玄冥?”

“算是点头之交。”

韩云不亢不卑地说道。

“他跟我说,以后若是遇到了麻烦,大可以报他的名字。”

杨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不错,那李玄冥,确实和我有几分交情,之前因为灯光刺目,我错把你认成了那位故人,倒是我眼拙了。”

“话说,李玄冥现在还好吗?”

“不太好。”韩云眉宇间露出一抹阴霾,语气默然地说道:“他跟我说,曾经欠他的,害他的人,他很快就会一一讨回。”

杨振打了个寒颤,眼中露出几分恐惧,随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道:“是……是吗?应该的,应该的。”

“要不这样,咱们去包厢里慢慢谈?我也想多知道一些故人的消息。”

韩云点了点头,道:“也好。”

于是,两个人径直往旁边的包厢走去,仿佛把其他人当成了空气。

众人彻底石化了。

什么情况?

和预想的完全不同啊?

为什么杨爷会对他的态度这么好?为什么杨爷没有把他大卸八块?

这都什么鬼?

“霞姐,现在怎么办?”

一个手下小心翼翼地问道。

“等杨爷出来再说。”霞姐脸色苍白地回答。

她暗暗庆幸,幸亏自己打了一个电话给杨爷,否则,保不准这次真要惹下大事了……

谁能想到,这小子嘴里的“李玄冥”,竟是杨振的故人?

而且,一看就是那种关系匪浅,甚至地位远超杨爷的存在。

“好险,真是好险……”

霞姐拍了拍还没有下垂的胸脯,心有余悸地念叨着,后背,不知何时已被冷汗浸湿。

另一边,马浩杰等人跪在地上,心里是既惊骇又忐忑。

噩梦!

这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一场荒诞到极点的噩梦!

一直任人欺压的残废韩云,居然认识杨振的好友?

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什么?

马浩杰脸色苍白,肩膀微微颤抖,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想到自己这些年对韩云的种种欺辱,还打断了他一条腿,各种不好的念头,不断涌上心头,让他变得更加不安……

而林家这边的人,心情则又是不同。

“这废物,难道当真在外面认识了什么高人不成?”

何丽咽了口唾沫,表情惊疑不定地说道。

林依依抿着嘴没吭声,她终于明白,今晚的韩云为什么这么有恃无恐了。

林国栋和她们想法不同,他是真的心里高兴啊。

本来他对韩云就没什么成见,觉得这女婿除了不会赚钱,一条腿残疾外,做人踏实,和善,对女儿又好,老婆和小女儿怎么就那么不喜欢他?现在好了,今天林家大小的命,可都寄托在他手上了。

林琬君看着走进包厢的韩云,美眸中闪过几分复杂之色,她总觉得,韩云没这么简单。

刚才杨振那一跪,并不是跪什么李玄冥,而是在给韩云下跪。

不过,这个念头来得快去的也快,林琬君甩了甩脑袋,心里自嘲地笑道:“我在想什么呢,杨振怎么可能真的跟韩云下跪?一定是他搞错了,韩云……不过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

啪嗒!

包厢的门刚关上,这个在金花市雄霸一方的枭雄杨振,直接就跪在了地上,脸上肥肉因为激动而不断的颤抖,仰望着这个曾经叱咤风云的男人,流着眼泪道:

“宗主,您……您的功力恢复了?”

“嗯,今晚刚恢复的。”韩云微微一笑。

听到这话,杨振瞬间流泪满面,声音哽咽地说:“太好了!实在太好了!”

“宗主,我一直都在等着您的归来!”

“等着您重建玄冥宗,重回昔日巅峰!”

“这一天,终于到了!终于到了!”

说到最后,杨振已是泣不成声。

这一幕若是被旁人看到,必定会跌破下巴,堂堂金花市最大集团的董事长,居然给一个入赘林家的女婿下跪,还哭的梨花带雨,就跟个娘们似的,简直不要太惊悚。

韩云叹了口气,说道:“没这么简单。”

“?”杨振一脸疑惑。

“我的修为虽然恢复,但只是回到了最初级的阶段,相之比当年,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韩云淡淡地说道。

杨振愣了愣,随即笑道:“以宗主的修炼速度,不出十年,定能重回巅峰。”

“十年?”韩云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眼眸看向窗外星空,冷声道:“我可等不了十年。”

“在修为恢复的那一刻,我已迫不及待地想要粉碎那些背叛者,让他们的鲜血,洒落在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最多五年,我就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韩云咬牙切齿地说道,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戾气,让一旁这个曾经玄冥宗八大护法之一“笑面虎”杨振胆战心惊的同时,也感到一阵说不出的热血沸腾。

“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杨振暗暗地想道。

《极品高手》第十三章

当韩云和杨振从包厢里走出来的时候,所有人的心情都是百味杂陈。

跪在地上的马浩杰,何丽,林依依等人。

哪怕是之前高高在上的霞姐,在看到杨振眼中的一丝欣喜后,心也直往下沉。

糟了!

看杨爷这架势,怕是和这小子聊得很不错。

“韩兄弟,有时间,帮我跟李玄冥带句话,就说老杨很想他,想请他喝酒。”

杨振笑眯眯地说。

“没问题。”韩云点了点头。

这两人一唱一和,演技自然,无懈可击。

杨振肥胖的身躯慢悠悠地走到霞姐等人面前,脸上弥勒佛一般的笑容瞬间消失,变得冰冷无比。

霞姐心头一颤,暗道不好!

杨振此刻的表情她再熟悉不过了——每当他生气愤怒的要杀人之时,就会像现在这样。

笑面虎虽然是笑的,但终究是只吃人的老虎。

这只老虎,发起疯来可是六亲不认,莫说自己一个挂名情人,即便是他的亲爹亲妈,也一样不给面子。

马浩杰跪在地上,冷汗浸湿了后背。

他抬起头,用求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舅舅刘恒。

却见刘恒也是面沉如水,眼带忧愁。

马浩杰哪里知道,舅舅刘恒此刻心中的担忧和恐惧并不比他少多少。

在杨振这尊大佬面前,所谓的老板,商人,大佬,根本就不值一提,更别提那点谈不上交情的交情。

“听说,你之前跟这位小兄弟起了点冲突?”

杨振皮笑肉不笑地看向霞姐。

霞姐身子一颤,脸色大变,颤颤巍巍道:“误……误会而已。”

“误会?”杨振嘿嘿一笑,只是笑容分外冰冷,“以前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得罪我的时候,哪一次不是说误会?难道非要我在脑门上贴一张纸,上面写着‘我是杨振’,才会让这些苍蝇忌惮?”

霞姐噤若寒蝉,脸色煞白无比,根本不敢有任何反驳。

“做错了事,就要受罚,哪怕这位小兄弟只是我杨振朋友的朋友,我也不能让他受了委屈。”

杨振叹了口气,伸出手,轻轻抚摸霞姐保养极好的娇嫩脸蛋,眯着眼睛说道:“我以前是不是跟你说过,不要欺负善良老百姓……你为什么,老是不听呢?”

霞姐哭丧着脸,心里那个委屈啊。

你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

就算说了,也是说“在金花市,不管什么达官贵人,只要哪个不长眼的敢得罪你,你就直接削他,削完了他如果还不服气,想找麻烦,你就让他来找我杨振。”

多霸气,多嚣张,多有男人味的的一句话啊。

可今天——怎么就变了呢?

“杨爷,我——”

“还敢顶嘴!”

杨振勃然怒喝,犹如一头愤怒的狮子一般,贴在霞姐脸上的五根手指,就像捏面团一样猛然缩紧,只听一声惨叫,霞姐的脸,顿时被抓出了五条血淋淋的血印,看着实在惨不忍睹。

但这样还不作罢,杨振又是一脚,踢在了霞姐的下盘处。

天知道这个胖成球的胖子哪来如此大的脚力,只听“砰”地一声,霞姐就像一个布娃娃似的,硬生生地被踢得浮空半米,又狠狠地摔落在了地上。

这一切发生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屏住了呼吸。

狠辣!

一如既往的狠辣!

这便是笑面虎杨振的手段!

哪怕对待自己人,也是毫不手软。

霞姐狼狈地躺在地上,满脸都是鲜血,却是不敢有任何怨言,甚至只是短促地发出惨叫声后,连忙又用手捂住了嘴。

谁都知道,杨振最怕吵。

杨振蹲下身,一把抓起霞姐的头发,阴阳怪气地说道:“小宝贝,你会不会恨我?”

“不……不会,我不但不恨杨爷,反而还感激您。”霞姐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感激我?”杨振愣了愣,“我明明打了你,你为什么要感激我?”

“因为——因为您教了我做人的道理。”霞姐颤颤巍巍地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杨振点了点头,然后扭过头,看向一旁的韩云,“小兄弟,你看这样够吗?如果不够,我就把这娘们的舌头割下来,或者你想要她的眼珠子也行?”

听到这种残忍的话,林琬君等人皆是心生恐惧。

这也太变态,太残忍了吧?

“这杨振,倒是和以前一样,做事做人不折手段,不留余地。”

韩云微微皱眉,说:“行了。”

“好。”杨振点了点头。

霞姐如释负重,用感激地眼神看着韩云,这短短的额一分钟,简直就像从地狱里回来一般,让她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如果没什么事,我们就先走了。”韩云淡淡地说道。

“可以,有时间来找我,我请你吃饭。”胖子笑呵呵地说道。

两人的表现十分自然,就像是老朋友在拉家常一般。

当然,这也是韩云之前特地吩咐的。

他现在实力还没有完全恢复,不想太过招摇。

李玄冥这个名字,暂时还不到时机出现。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心中既是惊骇又是羡慕。

能让杨振请吃饭,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杨振身边的那些朋友,也只有极少一部分有这种特殊待遇。

而这个普通的青年,却做到了。

毫不夸张的说,韩云从今天开始,算是咸鱼翻身了。

“韩云,我爸妈他们……”

林琬君走过来欲言又止。

韩云自然知道她想说什么,微微一笑,道:“自然是跟我们一起走了。”

听到这话,何丽等人如释负重,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膝盖早已是酸麻无比。

林琬君连忙走过去搀扶。

而韩云,则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何丽心中有气,想骂几句,但看到杨振充满寒意的目光后,身子一哆嗦,连忙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几个小老鼠呢?”

杨振指着马浩杰等人。

“他们年轻人,身体好,多跪一下没事。”

韩云平淡地说道。

“有道理!”

杨振哈哈大笑,对身旁手下吩咐:“那就让他们再跪一小时。”

马浩杰气得浑身颤抖,但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傻到去跟韩云作对。

……

等韩云他们离开后,杨振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不可测的阴霾之色。

“来包厢,跟你说点事。”杨振看了眼身旁伤痕累累的霞姐,冷冷地说道。

“是。”霞姐连忙点头。

两人走进一旁的包厢,其余的手下,则是像护卫一般,守在门口。

“邱霞,你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惹上那几个小年轻的?”

杨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手里拿出一根烟,自己点上。

“是这样的杨爷……”

霞姐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跟杨振说了。

杨振听后沉默不语,只是皱着眉头一个劲的抽烟。

霞姐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邱霞,你要记住一件事。”

许久,杨振忽然开口。

“杨爷您说。”霞姐忙道。

“以后,千万不要得罪那个叫韩云的人……甚至有机会,还可以在暗中适当的帮一下他,不过别太明显。”杨振语气深沉地说道。

“嗯,我知道了。”霞姐点了点头,她从不会去问原因,只要执行就够了。

杨振眼中露出几分满意之色,站起身,走到霞姐面前,轻轻捏住她的下巴,笑眯眯道:“刚才我这么打你,你可恨我?”

“不,不会的,我知道,杨爷是为了我好。”霞姐身子一颤,慌忙说道,脸上的笑容却比哭还难看。

“没错,我的确是为了你好,如果不是我早到一步,你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杨振叹了口气,“他终究,还是给我留了一分面子。”

霞姐抿了抿嘴,没说话。

杨振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是不是很疑惑,刚才那个年轻人,还有那个叫李玄冥的,到底是什么来头?”

“嗯。”霞姐轻轻点头。

“你可知道真人?”杨振说。

“真人?”

霞姐瞳孔一缩,仿佛想到了什么,震惊道:“难道,那个年轻人,他就是……”

“嘘!”

杨振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笑吟吟地说:“有些话,心知肚明就好,最好不要说出来。”

“是。”

霞姐此时心中的惊骇,犹如倒海翻江一般,让她无法平静。

“我要告诉你的是,他真正的实力,远非那些所谓的真人能比——他是,强者中的王者!”

杨振深吸一口气,目光仿佛陷入了某个回忆当众。

霞姐大惊。

在她看来,那些“真人”,已经是高高在上,不可逾越的存在了。

而那个叫韩云的青年,却又站在真人之上?

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杨振将最后一口烟吸完,放在地上,用脚碾了碾,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和不甘之色,喃喃自语道:

“八年啊……”

“谁能想到,这才八年,他又卷土重来了……”

“李玄冥啊李玄冥,你就不能让我过一天好日子吗?”

黑夜,渐渐布满天空,无数的星挣破夜幕探出来,漫漫地浸润,扩散出一种感伤的氛围。

街道上,行人寥寥,一辆银白色的别克GL8,以不快不慢地速度行驶。

车内,林国栋,何丽,林依依,林琬君,韩云坐在里面。

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吭声。

车内,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沉默。

今晚发生的一切,对林家人来说,就如同过山车一般,让他们的心情跌宕起伏,时惊时喜。

先是被马浩杰挑衅,从来都是忍气吞声的废物女婿韩云突然反抗,接着心如蛇蝎的霞姐出现,最后引出金花市大佬杨振。

最不可思议的是,在这场事件中,一直被何丽看好的马浩杰,到后面却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

他跪在地上,噤若寒蝉,堂堂骏马集团之子,犹如丧家之犬。

反倒是这个不被人看好的韩云,却大出风头,甚至临走前,还被杨振邀请下次一起吃饭。

这一幕幕,对何丽等人而言,就像是一次撞击。

巨大的撞击。

许久,丈母娘终究是忍不住了,开口问道:

“韩云啊,那个杨振……和你是什么关系?”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仿佛在听什么国家机密一般。

韩云微微一笑,说道:

“我不认识他。”

何丽眉头一皱,说道:“不认识他,那人家为什么要帮你?”

“他帮我,只是看在我一个朋友的面子上。”韩云回答。

“朋友?是那个叫什么李玄冥的?”何丽诧异道,“对了,那个李玄冥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杨振这样的人物都对其毕恭毕敬,甚至还主动下跪?”

韩云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当初我也是因为一次巧合,无意中和李玄冥结交。”

“那你还有那个李玄冥的联系方式吗?”何丽一脸期盼地问道。

韩云摇了摇头:“没了,我说了,我和他不过是一面之交。”

何丽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哼了一声,说道:“真是没用,连人家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要一个,这样的大人物若能攀上,以后咱们林家何愁在其他人面前低三下四?”

林琬君有些看不过去了,责怪道:“妈,今晚可是多亏了韩云,你怎么还说他不是呢?”

“怎么,难道我还得感谢他不成?”何丽冷笑出声,“你也听到了,人家杨振是看在那个李玄冥的面子上,才放过我们一马,跟他韩云没半点关系……今天在包厢里他打了马浩杰,这事你以为就这么结束了吗?以马浩杰的性格,要弄垮咱们林家只是分分钟的事。”

林琬君还要争辩,一旁的小姨子阴阳怪气道:“妈说的没错,这扫把星就知道给咱们林家添乱,他以为仗着和那李玄冥有几分交情,就能为所欲为,却不知道人情这种东西,根本就是用一次少一次。”

“今天杨振给你面子,不代表以后还会给,万一马浩杰真要报复咱们林家,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场?”

面对小姨子和丈母娘的冷言讥讽,韩云眉头皱起。

他实在没想到,自己出手帮了林家,到最后却成了自己的错?

真是可笑之极!

当然,现在的韩云,还不屑于去和两个女人计较。

“放心吧,马浩杰若是敢来,我定让他有去无回。”韩云淡淡地说道。

何丽怒道:“行了,你这废物今晚出了点风头,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

“就是说啊,杰哥虽然比不上杨振,但也绝不是你这个废人可以比拟的,还让人家有去无回?你一天不吹牛会死吗?”林依依冷笑讥讽道。

“你们有完没完?”

林琬君终于忍无可忍了,生气地说道:“你们左一句废物,又一句废物,今天要不是韩云,我们都不一定能完好无损地走出去,你们不感激他也就罢了,还这么说他?”

何丽和林依依有些诧异。

放在以前,无论她们怎么侮骂韩云,林琬君尽管脸色不好看,但以她的性子绝不会去为其争辩,哪像今天,从头到尾都在帮韩云说话,简直古怪之极。

接下来的路途,再没有人吭声。

而林家也把这一次风波的化解,全部归纳为那个叫“李玄冥”的神秘男子。

韩云,在她们的心目中的地位,依旧没有多少提升。

……

……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

早已疲惫不堪的众人,随便洗漱了一番,就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去了。

韩云跟林琬君的房间是分开的,两人并没有住在一起。

甚至八年过去,只有夫妻之名,却没有夫妻之时。

这一切,都是拜何丽所赐。

林琬君的性子属于那种逆来顺受的类型,从小到大,她的人生就是被何丽所安排,没有想过反抗,没有想过挣脱,与刁蛮泼辣的林依依相反,这是个骨子里更像古时传统的温婉柔弱女子。

在和韩云结婚后,何丽严厉要求林琬君不许和韩云发生关系,甚至连房间都必须分开睡。

林琬君虽然一直很听父母的话,但也觉得何丽这个做法太过荒唐,抗议了几次后,因为何丽以死相逼,最终也只能作罢。

何丽不喜欢韩云,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喜欢他,甚至到了十分厌恶的地步。

她想不通,公公林文山为什么一定要让女儿嫁给韩云?

这个老头,是不是老糊涂了?

虽然那时候的韩云并没有残疾,但他穷啊,没钱啊。

林家再不济,好歹也算是中产家庭,加上女儿长得这么漂亮,不知道多少富二代排队上门提亲。

嫁给谁不好,为什么要嫁给一个穷得叮当响的韩云?

林文山还未去世之前,毕竟威严还在,尽管何丽心中百般不愿,但也不敢说个“不”字。

面对林琬君的婚姻,她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只是,婚后几个月,林文山因为一场大病去世,何丽就像老虎称霸王一般,再无忌惮,卯足了劲对韩云百般辱骂,刁难,甚至责令女儿不许和其发生关系,且睡觉还要专门分房。

明明是夫妻,在家中相处的却犹如陌生人一般。

不知道的的人,还以为是韩云身体有“缺陷”,所以才将他隔离开来。

何丽这一手算盘打得好,自然是为了有一天女儿“想通了”,或者废物女婿被羞辱的“无地自容”,两人签订离婚协议,然后给女儿另寻新伴侣。

这新伴侣,就算不是马浩杰这种超级富二代,也绝不能是像韩云这种的穷小子。

哪知一晃八年过去。

韩云就像个只受气不出气的木偶人一样,完全没有“自知之明”地选择离开。

至于林琬君,更是让何丽“恨铁不成钢”。

要说之前韩云只是穷,但起码没有残,后面连腿都瘸了,何丽就想不通了——为什么女儿还不肯和韩云离婚?

这种废物,到底哪点好?

当然,林琬君也是有底线的。

你可以让我和他分房睡,你可以让我不和他发生任何关系。

但是离婚——免谈!

兴许是一向温顺如小绵羊一般的女儿偶尔的“坚持”,何丽也不好再逼迫下去,导致算盘一直无法得逞,这也使她对韩云更是怨恨不已。

……

韩云刚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忽然就被轻轻敲响了。

他打开门,惊讶地发现居然是林琬君。

林琬君刚洗完澡,如瀑布一般的长发湿披散酥肩两侧,幽香扑鼻,身上仅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两条修长白皙的大长腿裸露出来,配合那红晕羞涩的脸蛋,水汪汪的眸子,就连心如止水的韩云也不禁心神恍惚,感慨自己这老婆确实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大美人,难怪马浩杰这厮能耐着性子追求她数年都不放弃。

“有什么事吗?婉君。”

韩云问道。

“对不起。”

林琬君眼眶一红,紧紧地咬着嘴唇。

韩云微微一愣,正要开口询问,林琬君忽一咬薄唇,下一句话却让他的心跌入谷底:

“我们离婚吧……”

《极品高手》第十五章

离婚?

韩云一脸诧异地看向林琬君。

“你特地过来,就是跟我说这个?”韩云苦笑道。

“是。”林琬君低着头,轻声说道。

韩云闭上了眼睛,心里叹了口气。

她终于,还是受不了我了吗?

八年夫妻生活,除了结婚时的一个吻,再没有任何亲密动作。

换做一般男人,不疯也崩溃了。

韩云不是一般男人,但他也不是“忍者神龟”,他也有七情六欲,他也有正常的生理需求,明明身边有一个如花似玉,让周围人垂涎三尺的大美女,却偏偏不能碰,这是什么心情?这是什么感受?

不是没想过霸王硬上弓,只是每当看到这妮子清澈的眼神时,韩云心里那点小小的“龌龊”渴望,立刻就消散的一干二净。

人,终归得有些良心。

林琬君的爷爷林文山,玄冥宗区区一个外门弟子……却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不顾一切后果的去收留自己,就凭这份恩,韩云就更不能对他的后代使用下作手段。

“如果这是你的想法,我尊重你。”

韩云吐出一口气,终于开口。

“韩云,你别误会,我不是讨厌你。”林琬君急忙说道,“你得罪了马浩杰和杨振,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你和我离婚后,有多远跑多远,去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城市,在那里是结婚,是生子,都随你,总比在这被他们报复的好。”

韩云愣了愣,说道:“所以,你在担心我?”

林琬君脸微微一红,随即冷淡道:“我只是不希望林家亏欠你。”

韩云笑了笑,没说什么。

女人的嘴,骗人的鬼,担心就担心,还不承认?

“林家并不亏欠我……相反,我欠林家很多。”韩云轻声说道,蓦然想到了当年那个白发苍苍的老头,跪在地上老泪纵横地对自己恳求:“宗主,小的这条命已经活不长了,只求宗主能保林家平安,至于大富大贵,我林文山并不奢望,也不追求……若是宗主能答应我,小的就算是死亦能含笑九泉。”

好一个含笑九泉。

真是将了一向怕麻烦的李玄冥一军。

韩云看向林琬君,正色道:“婉君,如果有一天你厌恶了这场婚姻游戏,你可以选择和我离婚,我也不会怪你——但是,我不会离开林家。”

“为什么?你为什么这么固执?”林琬君不解道:“在林家,你过得并不好,每天被我妈,还有那些亲戚羞辱……这样的日子,真的是你喜欢的吗?”

“有时候不是喜不喜欢,而是能不能。”韩云说道。

“能不能?”林琬君没听懂。

“婉君,天色不早了,你回房间休息吧,不要想太多,一切都会没事的。”韩云走到门口,将门打开,笑着说道。

林琬君叹了口气,终究没再强迫韩云,她是一个外表冷漠,内心却经常处于彷徨的小女人,能鼓足勇气说出让丈夫离开林家,逃得远远的这番话已是极限,再坚持,那就不是林琬君了。

“咦,你的腿?”

林琬君忽然惊讶道。

韩云微微一愣,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四平八稳地走过去开门,如果是以前的瘸腿,自然是不可能做到的。

事实上,在功力恢复的那一刻,他身上当年留下的暗伤早已自愈,更别提这小小的残腿。

“嗯,似乎已经好了呢。”韩云淡笑道。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林琬君脸上满是抑制不住的欣喜之色。

也许在她看来,丈夫这辈子未必能出人头地,但只要能做个手脚正常的“正常人”,林琬君也不会再有多少苛求了。

看到妻子脸上的笑容,韩云心一暖,鬼使神差地开口道:“婉君,我不会当一辈子窝囊废。”

“没人说你是窝囊废。”林琬君幽幽地说道:“你只是一个不怎么优秀的普通人罢了。”

韩云微微一怔。

“你希望我出人头地吗?”

林琬君摇了摇头,惨笑道:“不可能的事,希望又如何?”

“如果你希望,我可以为你而改变。”韩云认真地说道。

林琬君仰着脑袋,看着似乎和从前大不一样的丈夫,美丽的眸子里闪过几分异样情绪,但很快又重新变得黯然,开口道:“算了,我不想充满希望之后又失望。”

韩云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他知道,这八年来,自己窝囊、废物的形象,已经在林家根深蒂固。

也许林琬君对他有那么一丢丢感情,但这种感情绝对谈不上女人对男人的半分崇拜,或者说,同情和朝夕相处的成分占得更多。

多少家庭,朋友聚会,自己跟在妻子身边,被人或当面或背后耻笑,各种不堪的言语,时刻在耳边响起。

“林琬君这么一个大美人,居然嫁给这种三等废物,简直不可思议!”

“呵呵,有什么不可思议的?也许这家伙腿残废,床上的活儿却让林琬君很满意呢?”

“要我说,这林琬君有被迫害妄想着,或者是个受虐狂,不然怎么可能嫁给韩云?“

“这一对夫妻,脑子恐怕有病。”

无数的流言蜚语,暗讽嘲笑,韩云早已习以为常。

可是,他可以不在乎,但林琬君却不行。

不是每个人都和他一样能隐忍,不是每个人都是练气多年的李玄冥。

抛开那祸国殃民的外貌,林琬君终究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女人,她也有小小的虚荣心,她也希望丈夫能在外人面前抬得起头。

可是,自己给了她什么?

除了屈辱,还是屈辱。

当年林文山的救命之恩,自己就是这样报答的?

韩云明白,想要让林琬君对自己改观,绝非一朝一夕的事。

不过他也知道,这一天,不会太晚了。

“晚安。”

林琬君说道。

“晚安。”

看着林琬君离去的背影,韩云眼中闪过一丝灼热。

等着吧,迟早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被我征服的。

好不容易等心情平复下来,韩云知道自己是该做点正事了。

现在的自己,虽然是老虎,但牙齿却并不怎么锋利。

只有把牙齿重新磨得锋利了,才能让那些看不起自己,伤害自己,背叛自己的人,遭到报应!

韩云深吸一口气,盘膝坐在地板上,闭上眼睛,慢慢将心神沉入小腹之中。

一股阴凉的气息,缓缓升腾,弥漫全身。

“力量虽然恢复了,但和当年相比,还是差的太远……”

“我必须在最快的时间内提升功力,这样,才能不惧大多数人。”

韩云目光深邃,喃喃自语。

这个世界的背后,隐藏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势力。

远古传承的功法,道术,宗门,并没有消失贻尽。

而是在某些不知名的地方,悄然升腾。

你不知道,只是因为你站的位置太低,看不到那些波澜壮阔的景象,却并不代表不存在。

韩云慢慢地运行起体内的力量,心神沉浸其中。

力量不断扩散,激活着他“死了”八年的细胞。

不知不觉,一夜过去……

……

次日。

韩云睁开眼睛,只觉整个人神清气爽,心旷神怡。

不过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

“虽然打坐调息了一夜,但功力的恢复却堪比蜗牛,照这个进度,便是给我五十年也回不到当初。”

韩云叹了口气,沉吟片刻,看向窗外,不知在思索什么。

终于,他做出了一个决定……

大厅内,林琬君已做好了早餐。

何丽,小姨子,林国栋,正坐在那用餐。

韩云从房间出来的时候,除了林琬君,没有人抬头看他一眼。

“韩云,你上班要迟到了吧?快来吃早餐。”林琬君说道。

韩云摇了摇头,说道:

“我不去上班了。”

此话一说,何丽等人全都惊异地看了过来。

“哟,某个人现在翅膀硬了,班也不上了,真厉害呀!“

小姨子冷嘲热讽道。

“韩云,你什么意思?不上班?难道还指望我们林家天天养你这个废物不成?”

何丽一拍桌子,怒骂道。

“这个……韩云啊,班还是要上的,一个大男人,总不能整天闲在家里吧?”

林国栋也忍不住皱眉道。

地狱书生的《极品高手》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极品高手》就可以了哦~

极品高手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