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河令》精彩小说完整版 房卿九

  • 时间:
  • 天河令作者惬惬容安
  • 天河令小说源于:zd

《天河令》精彩小说完整版 房卿九

天河令小说在线阅读

房卿九天河令全文免费阅读

《天河令》第19章 来钱快的法子

兰茜知道房二老爷不是什么好人,但如果靠着茹娘的关系,小姐能够好过点儿,忍忍倒也没什么。

她见房卿九不为所动,心里也憎恨房二老爷抢了原本属于大老爷的铺子,却不得不劝说:“小姐,我知道你介意铺子,介意二老爷骗你,但你想想,我们两人在桃源镇生存艰难,去到苏州,总比留在这里好吧,尤其,我们现在还多了王媒婆跟芸姨娘的针对。”

房卿九目光幽深。

苏州啊……

上辈子临死之前,她是想要回苏州去看两眼的。

算算日子,还有一月便是父亲的忌日,她理当回去苏州看看。

不过这件事亲不急,房卿九还想留在镇上一段时间,最好能够多赚点银子以做路费。

兰茜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只是盯着她,希望她能够给出一个答案:“小姐?”

房卿九倒了杯茶,送到唇边,浅饮一口:“兰茜,剩下的银子你都可以带走。”

兰茜神情错愕,张了张嘴,颤着声问道:“小姐,你是要赶我走吗?”

兰茜是原主的丫鬟,她有什么变化,兰茜一定是最先察觉的。

而房卿九也不想要伪装成原主的性子活下去。

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跟兰茜摊牌。

然而借尸还魂的事情说起来也解释不清楚,索性她也不多说,只让兰茜选择。

“我不是赶你走,我是在给你选择,若你想要跟着我,便跟着,若不想,我也不勉强。”

“……”

兰茜低下了头颅。

从房卿九醒来,她其实就感觉得眼前的小姐跟以往不同了。

以前的小姐,绝不会露出那样凌厉有气势的眼神,也绝不敢做出绑王媒婆的事情,更加没有能力应对昨晚那四个大汉。

而且,以前的小姐从来不会对她那么好。

兰茜思虑了会儿,抬眸,迎上房卿九的目光,眼中闪烁着坚定:“你是小姐,这一生都是,兰茜会誓死追随!”

房卿九满意的勾唇。

很好。

这丫头大智若愚,知道跟着自己,说明懂得慧眼识珠。

房卿九带着兰茜去了镇上的市集。

就在她想做点什么赚点钱的时候,注意到一间书店。

她走进去,发现书店里面的户籍类型应有尽有,传统的四书五经在这里并不吃香,反倒是一些杂记跟话本更受喜欢。

兰茜识字,是以前在府中学的,留意到房卿九手里拿着那本香艳话本时,脸颊一红,随即抢了过来,把书籍放回原处:“小姐,你是女子,不可看这等风流书籍!”

房卿九:“……”

她前世可是看了一堆呢。

离开书店前,恰好听到掌柜跟一个男子的对话。

“掌柜的,我要的香闺秘事到了吗?”

“到了。”

“多少钱?”

“五两银子。”

“好好好!”

……

房卿九眉梢一扬。

她知道来钱快的法子了。

于是她买了笔墨纸砚,一回到家,便废寝忘食的书写起来。

这一闭关,就是整整五天。

房卿九顶着两个黑眼圈,把旖旎生色的画面最后一笔勾勒好,然后满意的看着写出来一页是文,一页是图的话本。

想当年,她跟着帝师学学问都没这般用工。

砰——

《天河令》第20章 公子可要买书

兰茜端着煮好的热茶过来,一看到那令人脸红心跳的画面,吓得手中的茶壶脱手,摔在了地上。

小姐太离经叛道了吧!

身为女子,怎可写这种不堪入目,污力满满的话本子。

单单是文字写写也就罢了,偏偏还画上了栩栩如生的画作!

房卿九叼着狼毫一端,看到小丫鬟吓得血色尽失,痞痞一笑,把辛苦了五天的成果拿起:“怎么样?是不是看的全身发烫,小心脏乱跳?”

那画面其实并未露骨,主人公衣衫凌乱,表情销魂刻画的入木三分。

多年的经验告诉房卿九,全露神马的弱爆了,肌肤若隐若现,表情似欢似泣,那才真真勾人!

她对自己的创作很有信心。

相信是个女人,会被书写的爱情故事感动,看到画面会各种心生向往,至于那一个个血气方刚的男人嘛,看到后估计就躲起来撸撸撸了。

兰茜脸红的似要滴血,她知道改变不了小姐的决定,只能闭嘴,蹲下身,把地上碎了的茶壶碎片一块块捡起来。

房卿九沾沾自喜的给书籍外面的空白处,写上‘春闺故里人’。

最后在书籍的最后一页,写上落款:房阿九。

她将东西拿在手里,换上了之前买的男装,把长发用发带束成高高的马尾,欢快的去了镇上。

店里。

掌柜的正在接待贵客。

来人身形欣长,着一身质地不菲的月白常服,玉面仙姿,以白玉簪束发,立于书店之中,令满室生辉。

他的臂弯之中,慵懒的窝着一只通体雪白的奶猫,猫儿毛茸茸的尾巴正一甩一甩的,它扬起脑袋,声音又软又奶,招人爱极了。

房卿九停步在书店门外,扫了一眼马车和护卫。

桃源镇什么时候来了位贵人?

她倒要瞧瞧,是位什么样的贵人,说不准还是上辈子的熟人。

房卿九绕过马车。

守在马车周围的人腰间都有佩剑,察觉有人来,纷纷提高警惕,待看清楚来人是一位十多岁的小公子时,又收敛气势。

她顺利的进了书店。

甫一走进,便听掌柜的道:“公子需要何种书籍?”

那公子背对着门口,并未说话。

房卿九盯着他的背影瞧,知晓贵人是来买书,眸光一转,拿出刚出的得意之作,上前两步,将书籍一卷,落在男子肩膀处敲了一下,轻声问:

“公子可要买书?”

守在男子周围的护卫,见她如此大胆,正要拔出腰间佩剑,就被男子一个冷冽如霜的眼神制止。

他不过是到处走走,不想把事情闹大。

男子低眸,纤长的睫毛在眼角下方落下一片阴影,视线顺着肩膀上的书籍,注意到拿着书籍纤细白皙的手腕。

房卿九将护卫的动作看在眼底,心想,倒是位低调行事,好脾气的公子。

她笑着,口齿伶俐的推销起自己的创作:“看公子应当是爱书之人,恰好,我这里有一本书籍,剧情堪称一绝,画作精彩绝伦,并且,天底下只此一本,不知公子可感兴趣?”

“哦?”

男子似乎被勾起了兴趣,只听他音质醇厚清润,如秋风拂面,舒爽极了。

《天河令》第21章 我与你共结良缘,成连理枝可好

一听声音,房卿九便有点心猿意马。

心道这哪里来的公子,单单是开口说一个字,都如此好听?

若是前世,她定要把人抓到身边,充盈一下空荡荡的后宫,享受一下男色在怀,缠绵温存的欢愉。

那滋味,定然美极!

察觉心思猥琐的飘远,房卿九适时的止住念头,她大着胆子,转身至男子面前站定,一见男子正面容颜,当即惊艳得忘了反应。

美!

他绝对是房卿九两辈子见过的男儿之中最美的!

却又美而不娘。

房卿九盯着他眉心中央的那一点嫣红小痣发呆,有种想要触手过去,用指腹摸一摸那为他玉面仙姿的容颜,添了几分妖冶绝艳的小痣的冲动。

容渊蹙眉,他从小便见识过数之不尽对他容颜惊艳的目光,也心生厌恶。

惊奇的是,他不反感房卿九的目光。

透着房卿九澄澈如水的双眼,容渊似乎见到了当年那张英姿勃发的面容。

同样的眼神,却是截然不同的两张面孔。

枕在男子臂弯里的小白猫见到房卿九,眯着的眼儿睁开,动作极快的一跳,跳到了房卿九肩膀上。

小白猫的身上,还充斥着男子身上好闻的梅香冷雅之气。

肩膀上一沉,房卿九回神。

她的手还拿着创作的春闺故里人,依旧搁置在男子肩头,脸庞因为小白猫尾巴一甩一甩,软软的毛发,弄得她痒痒的。

见是招人疼的猫儿,房卿九顺手摸了摸,任由它坐在肩头。

容渊不动声色的瞧了眼。

小白猫似乎感应到主人的不喜,后腿一蹬,又跳回去,继续抱着男子臂弯。

房卿九想起正事,把书摊开,翻了第一页给男子瞧,得意洋洋道:“公子,你觉得我这书如何?是不是剧情引人入胜,画作也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

容渊白皙的耳根染上一点红:“……”

房卿九并未察觉,只卖力的推销书籍:“看公子年纪,府中应当有娇妻美妾,若你买了我这书,保管你娇妻美妾对你更加爱到骨子里!”

这下,容渊神色都有点不自然。

一旁的疏风看不下去自家公子被不知名的小痞子调戏,怒道:“你瞎说什么,我家公子至今未婚,也未曾有通房侍妾!”

没成亲,还没有通房妾室,那就是童男之身啊。

如此美人,还没人将其扒衣染指,着实暴殄天物!

房卿九忽然有一种想把自己卖了的冲动,脱口而出:“那正好啊,公子,我也没成亲,你看,我与你共结良缘,成连理枝可好?”

容渊身体一僵:“……”

这性格……

竟与记忆中的人相似。

疏风见房卿九男儿打扮,再加上房卿九太过瘦弱,此时年纪尚小,扮作男装也只会被人当做舞象之年的儿郎,听闻房卿九的话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他家公子,虽不好女色,也没见好过男色。

他拿出腰间的佩剑,抵在房卿九脖颈面前,厉声一喝:“放肆,我家公子身份尊贵,岂是你等龌龊之徒能染指的!”

房卿九识相的往后一退。

她不是打不过疏风,就是想要低调做人,不惹麻烦。

疏风见状,握着佩剑的手收了回去,没好气道:“小流氓,你究竟是卖书,还是卖你自己?”

《天河令》第22章 维护公子形象,从他做起

房卿九瞧着面前的男子,多看了几眼。

此等男色可遇不可求,她得趁能看的时候,多看几眼,饱饱眼福。

对于疏风小流氓的称呼,也当做没听见,她邪邪一笑:“我倒是想卖自己,可惜啊,你家公子不要,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的卖书吧。”

疏风鼻孔朝天,冷哼一声:“算你有自知之明!”

房卿九把书在容渊面前扬了扬:“公子,你喜不喜欢我呕心沥血,花费了五天五夜创作出来的话本子啊?”

容渊移开视线,不再理会房卿九,转身走开。

房卿九见他要走,抬步追上。

“公子,你别走啊,我的书籍真的是世上独一无二的,你再看看啊,就算你没妻妾,那也可以买了,提前学习床笫之乐的相关知识啊!”

“万一公子哪天遇到了心仪之人,你买了这书,到时候一定感谢我!”

“……”

容渊上了马车。

房卿九连他的一片衣角都看不到了。

她以为马车要走,没想到却停在原地。

呀!

有希望!

她立马臭不要脸的凑上去,站在马车的小窗旁。

里面的帘子被一只骨节分明,指甲打理的圆润干净的手拉开,接着,握住了她递过来的书籍,将其拿走。

房卿九眼神一亮,摊开手掌:“公子,二十两银子!”

马车里的人拿了书,便放下帘子。

疏风一脸见鬼的瞅着房卿九瞅了半天,根据他对自家公子的了解,他从不沾染此等书籍,没想到竟然也能够被这小流氓说动,破天荒的买了一本。

房卿九跟容渊索要银两无望,便走到疏风面前,摊开手:“二十两。”

疏风掏出腰间的钱袋,从里面拿了几锭银子,递给她。未免这小流氓误会什么,立即站出来为公子的所作所为解释:

“小流氓,你别多想,我家公子跟你买书,绝不是因为你有几分姿色,长得顺眼。”

“当然啦,他也绝对不是那种饱暖思淫欲之徒,他就是看你穿的破破烂烂,身材跟竹竿似的,大发慈悲买了你的书,让你过得好点儿。”

维护公子形象,从他做起。

房卿九接了银子,想到男子的容貌,还是有点贼心不死:“这位壮士,敢问府上是哪里?”

疏风警惕的望着她,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放肆,你这无耻之徒,我家公子的府上怎能告知于你!”

“……”

房卿九碰了一鼻子灰,目送着马车走远。

虽然遗憾美色不能再多看,但一想得了二十两,心里美滋滋的。

她这辈子得把自己养成胸大有脑的貌美娇花,所以,得了银子第一件事,就是去镇上买只烧鸡解馋,再买些滋补营养的食物。

书店的掌柜追出来,拉住要走的房卿九:“公子留步。”

房卿九停住脚步,望向他:“掌柜的有事?”

掌柜的问道:“你那里可还有别的书籍?”

哟!

这是长了一双洞察商机的眼睛啊。

房卿九勾唇,看透了掌柜的如意算盘,眉梢一扬:“相信掌柜的也听清楚了,这书籍是我亲笔所写,若掌柜的想要,我愿意将之后写出来的都卖给你。”

掌柜的笑开,从怀里掏出一锭白花花的银子:“这是五两银子,是下本书的一部分定金。”

房卿九掂了掂银子,跟掌柜的交换了一个你懂我懂的眼神。

关于房卿九的小说《天河令》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天河令》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天河令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