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思漫过河岸》精彩小说完整版 苏欢

  • 时间:
  • 情思漫过河岸作者苏瘦瘦
  • 情思漫过河岸小说源于:zd

《情思漫过河岸》精彩小说完整版 苏欢

情思漫过河岸小说在线阅读

苏欢情思漫过河岸全文免费阅读

《情思漫过河岸》第19章 万一

苏欢怔愣地看着他,看着那双没有丝毫波澜平静的幽邃黑眸,想要从那里窥探出一丝一毫他撒谎的迹象。

可最后,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或许是他藏的太深,压根就不可能表现出来;又或许他说的都是真话……

苏欢心情复杂地扭头看向窗外,不想再继续与他对视下去,膝盖上放着的手却紧握成拳,心底充满讽刺地想:可是,除了你荣西爵,还能是谁?

十分钟后,车子使进了医院,失血过多的荣西爵迅速被送进了急诊室。

袁叔担心地站在急诊室门口不停地念叨着:“看样子好像流了不少血,荣少不会有事吧?”

苏欢坐在长椅上拧紧了眉头,沉声说:“他不会死的……”

“人总是有万一的。”

袁叔越想越觉得不好,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听到这句话,苏欢的心感觉好像被人狠狠地扎了一下,痛地她眉头紧拧,语气前所未有地笃定道:“不会的,谁都可以死,就他不可以……祸害遗千年,他怎么能那么快死?”

“你、你这孩子说的什么话呢!”

就算是想要荣西爵好好地活着,也不能说他是祸害啊!

看着面前的叛逆熊孩子,耿直袁叔越发觉得荣西爵不容易。

以他的年纪和能力,要不是有一个苏氏和苏欢拖着,怕是早就成家立业了吧?

这么想着,袁叔就忍不住为荣西爵感到可惜。

心想,如果这一次他能够化险为夷,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荣少的恩情,多给他找几个相亲对象,帮助他早点成家生娃!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

等待是最煎熬的。

时间约长,苏欢越是觉得忐忑,而袁叔却反而淡定了下来。

起身对苏欢说:“荣少今晚听说我没接到你人,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跟我一起出去找你了。等会儿他出来肯定会饿的,我现在回家让媳妇做饭也来不及了,不如就出去买点吧。”

“大小姐,你要吃什么?跟叔说一下,叔也给你带!”

苏欢哪里有心情吃饭,闷闷地说了句,“你怎么知道他会出来?进去快一个小时了,万一……真的是那个万一呢?”

袁叔揉了揉她的头安抚道:“大小姐,放心好了,进去那么长时间说明他还有救呢!指不定是缝合伤口花了点时间。你别担心,在这里等着,叔这就去买点吃的回来。”

说完,他便急匆匆地向外走了出去。

苏欢呆呆地看着他走开的背影,许久,才将目光缓缓地转向亮着红灯的急诊室。

十五分钟后,急诊室的门终于打开了。

戴着口罩的医生走了出来,问了一句:“病人家属呢?”

苏欢一听,愣了一下后,连忙走上前去,“我是!”

医生扫了一眼身上站着些许血渍,面容稚嫩不过十六七岁的少女,沉声说:“你是他的妹妹吧?病人虽然有点失血过多,但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照顾他的时候千万要注意不要让缝合的伤口碰到水,也不要让他做过大的举动撕裂伤口。”

苏欢听到没有‘生命危险’四个字后,稍稍松了一口气,不管医生后面说的是啥,她都只管连连点头。

不一会儿,趴在病床上昏睡的荣西爵就被推了出来。

苏欢见状,连忙抓起放置在凳子上的书包,跟了上去。

正准备掏手机给袁叔打电话的时候,竟发现自己的手机停电关机了……

苏欢有些郁猝,但也有些庆幸。

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荣西爵,她突然有点内疚。

心想,如果不是因为他听到袁叔没接到她人就过来找她,如今躺在这里的会不会就变成了她?

虽然荣西爵很可恶,但也改变不了他为自己受伤的这个事实。

所以苏欢想了想决定,在他伤口好之前,她就暂时先放下与他的‘恩恩怨怨’。

毕竟报仇,也不能这样子趁人之危,她又不是小人……

最后,苏欢找护士借了充电器后,坐在荣西爵病床旁一边守着,一边玩手机。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袁叔打电话来说快回来了。

麻醉药效刚过的荣西爵也恰好睁开了眼睛,口干舌燥地喊了要喝水。

苏欢一听,连忙扔下手里的手机,端了杯温水小心翼翼地放到了他的嘴边。

“唔……咳、咳咳……”

许是姿势不对喝得有点急,荣西爵呛得眉头都皱起来了。

苏欢连忙将他小心的扶了起来,又怕碰触到他后背的伤口,只能轻轻地拍打着他靠近肩膀的背,轻声说:“你慢点喝。”

抿了一小口的荣西爵动作忽然顿了顿,微微蹙眉,幽邃的黑眸看着苏欢似乎有些不敢置信。

她居然在照顾自己?

苏欢被他看得脸似火烧,又不想撂下面子,只能恶狠狠地说:“快点喝完它,既然没死就给我赶快好起来,我还指望着继续奴役你帮我管理公司呢!”

“……”

荣西爵无奈地看着她故作凶恶的小模样,嘴角微微轻扯,低声回答道:“好。”

然后乖乖地接过水杯,把里面的水都喝完了。

苏欢见他这么配合,可一安静下来却不知道要怎么跟他相处,所以干脆不停地给他接水喝了。

还美名曰,生病多喝水才能好得快。

虽然不知道苏欢怎么突然对他改变了态度,但荣西爵心里还是觉得欢喜的,所以对苏欢一杯又一杯给他递水的行为,没有一丁点不乐意地全盘接受了。

于是,当袁叔拿着一大堆吃的进了病房时,就看见男人跟小丫头,正一个不停地喝着水,一个不停地接着水……

他顿时有点哭笑不得,连忙出声制止:“哎呀,大小姐,你别倒那么多水给荣少喝啊,可别这饭都没吃,肚子就被水给灌饱了!”

“哦,我知道了。”

苏欢被说得脸色一红,讪讪地收回了手。

然后接过了袁叔买的香菇鸡肉饭走到一旁吃了起来。

而袁叔则是给荣西爵将所有饭菜都放置好了在床桌上,说:“刚才我都已经问过医生了,流了那么多血,缝了那么多针,这段时间就好好养着吧,多吃点进补的东西。”

“哦……还有件事差点忘了,荣少你们家不请保姆吧?”

《情思漫过河岸》第20章 一天足够了

他这话一出,那边低头吃饭的苏欢就顿住了。

就听见荣西爵淡淡地回道:“不请。一般在家都是我自己做饭。”

袁叔点了点头,想了想,说:“那你现在受伤了,大小姐这几个月得去哪儿吃饭?要不这样吧,反正我媳妇在家也没什么事,做饭也还算不错,让她过去给你们做几个月饭成不?这样大小姐也不用去外面吃,你这边也可以让我媳妇多做些补身体的。”

袁叔的老婆,苏欢也见过,是一个很和善贤惠的中年女人。

如果是几天的话无所谓,但现在荣西爵受伤了,要请人的话也起码要一个月,直到他伤口拆线了。

但她总是不喜欢家里莫名其妙地多出一个人来……

可是现在这种事情,似乎也不是她觉得不习惯就成了。

毕竟荣西爵是为她受伤的,而她又不会做饭,袁婶会,这样总归会方便许多。

于是,苏欢犹豫纠结了一下后,对袁叔说道:“可以的袁叔,那我们就先麻烦袁婶一个月了。”

袁叔听了,呵呵一笑,“不麻烦,反正她自己一个人在家也没什么事。”

荣西爵也没有拒绝,因为他住院这段时间,确实应该需要人照顾一下苏欢。

吃完晚饭后,袁叔陪坐了一会儿,便说想要回家一趟,跟媳妇交代一下,然后再回来给荣西爵守夜。

苏欢怕他跑来跑去太麻烦,便道:“袁叔你还是在家陪袁婶吧,我在这里看着就好。”

袁叔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这不太好吧?你一个小女孩,更何况明天还要上学吧?”

“周末不上学。”

苏欢干脆地回道,一边抓起旁边的书包,继续说:“就这么定了,袁叔你送我回去一趟拿些他的换洗衣物,然后再送我过来。”

袁叔拿不定主意,总觉得陪护这种事情,小姑娘来做会有点勉强,于是他转头询问了荣西爵的意思。

荣西爵也被苏欢这个举动给惊讶到了,但很快脸上便恢复了一片平静,什么话也没说,对着袁叔稍稍点了点头。

明白了他的意思后,袁叔也不纠结了,立马送苏欢回了别墅。

然而,就在二人离开一会儿后,警察局的郑警官给荣西爵打来了电话,询问了他的情况。

荣西爵声音淡淡的回道:“就差没进棺材而已。郑警官这时候打电话来,是已经把那些混混都审问好了吗?”

听到对方这么轻描淡写的描写自己的伤势,还不忘‘善意’地提醒她一下。

郑警官有些蛋疼,但又不好不说,“审出来了,打伤你的人已经交代清楚了,说是杜月月指使他们围堵苏欢的,他们本来就想吓唬吓唬苏欢而已……”

荣西爵听着,眸色一沉,划过一抹极致危险的光芒,勾唇冷声道:“郑警官,我要的是结果。”

“我知道……可是杜月月她家里……”

郑警官语气吞吞吐吐,觉得十分难以启齿。

但一想到荣西爵上一次处理苏欢打架事件的手段,她便也就不再继续隐瞒了,咬了咬牙,直接说道:“这么跟你说吧,荣先生,这一次的事情恐怕有点难处理,因为杜月月的爸爸,是C市的副市长……”

惹上谁不好,偏偏对方竟然有这么大的后台。

郑警官当时一听,整个人就都懵掉了,副市长的女儿教唆杀人未遂,致人重伤这件事情,即便有了证据,也变成了一块极为烫手的山芋。

怎么处理这个案子,已经不是她一个小小警员能够决定的了。

而且在两个小时以前,局长就亲自来找她,说让她把这个案子给结了,将所有的罪过都推到那些混混的身上。

特别是那个持刀砍伤荣西爵的男孩……

郑警官头疼不已,只好将这件事情委婉地转达给了荣西爵。

荣西爵听完之后,沉默了一会儿,沉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不过还请郑警官能帮我个忙。”

郑警官听他话里的意思,便知道这件事情可能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的,便问:“什么忙?只要我能出的上力的。”

很显然,她的心底里其实也不想这件事情就这样被暗箱扭曲。

这对荣西爵、苏欢和那群混混来说都是极其不公平的……

任何人都必须为自己所犯下的罪过而付出代价。哪怕杜月月是副市长的女儿,也改变不了她已经犯了罪的事实!

荣西爵沉吟了一声后,说:“把案子延迟一天再结。”

就这个?

严正以待了好一会儿的郑警官一听这句话,嘴角就不由得抽搐了两下。

是挺不明白的,难不成延迟一天就能把杜月月给定罪了?

这显然不太可能……

于是,郑警官有点委婉地询问道:“只是一天吗?”

荣西爵嗯了一声,道:“一天足够了。”

郑警官无奈,“好吧,我知道了,我会尽力帮你拖延结案时间的。嗯,还有就是……荣先生,祝你早日康复。”

荣西爵淡声应道:“谢谢。我会的。”

挂了电话之后,他抬眸扫了一眼窗外的夜色,幽邃的眸子一点点地随着那夜色变得黑沉冷厉,指尖轻点了手机屏幕两下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西爵?”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磁性的男声,似乎有些诧异,荣西爵怎么会突然打电话给他。

“嗯,是我。阿沉,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一下……”

乔沉一听是请他帮忙,语气都不由得严肃了几分,“你说。”

荣西爵没再客气,直接将杜月月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

乔沉听完,诧异道:“杜建国他女儿竟然犯了这么大的事儿?还把你伤得住院了?”

荣西爵嗯了一声,“对方人数多了点,我护着……她的时候失了神。”

不过他自己清楚,伤到背部和手臂,最严重也就是失一点血,还不至于有性命危险。

更何况,也多亏了有这么一出,才让他知道了苏欢一直以来排斥他的原因。

这也算是……另类的因祸得福吧。

想着,荣西爵不由得失笑了一声,又恰好被电话那头的乔沉给听到了。

差点没把他给惊掉下巴,“西爵,你刚才是在笑吗?难不成受个伤,还把脑子给伤到了?”

《情思漫过河岸》第21章 买我命

“……”

疑似伤了脑子开始诡异傻笑的荣西爵无奈地抽了抽嘴角。

“你想多了,我很好,只不过失了点血而已。还有,杜月月这件事情,我希望尽快,最好明天就能够解决。”

乔沉爽快地笑了起来:“没问题,要说是帮你忙算不上。杜建国跟我爸刚好在争市长位置,杜月月这事要是爆出来,杜建国包庇女儿犯罪。看来他这辈子的仕途都要无望咯!”

荣西爵淡淡地嗯了一声,“那我就等你的消息了。”

“行,你就在医院好好养身体吧,过几天我再去看你!”

“好。”

荣西爵刚刚挂掉电话,就见苏欢跟袁叔拿着东西走了进来。

苏欢将提包往凳子上一放,说:“你的换洗衣物都在这里的,需要袁叔帮你先洗个澡么?”

“咳咳……”

荣西爵一听她这话,吓得够呛,连忙低声道:“不用,只是伤了后背跟一只手臂而已,我自己可以解决。”

苏欢将他上下扫量了一遍,然后拧眉问:“你的麻醉药效过了吧?难道牵动伤口的时候不会疼吗?有袁叔在帮忙,你能不能不这么谦虚一次?”

一旁的袁叔也连忙符合道:“小欢说得对,荣少你现在可是病患,还是让我来帮你吧!”

拗不过两个人的荣西爵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好点了点头,同意让袁叔过来帮忙了。

见二人去了浴室。

百无聊赖的苏欢便坐在一旁削起了苹果,边削就边想着关于今天被杜月月围堵的事情。

越想越气,气着气着,就有点奇怪起来了。

按照郑警官的尿性,不可能因为她那一句吼,到现在都不来找她记笔录吧?

难不成还真的要她亲自上警察局去找她录?

这件事情关系到荣西爵,她可不能就这么算了。

于是想了又想后,苏欢还是决定给郑警官打个电话,告诉她自己现在心情还算可以,能接受笔录了。

然而,她一拿起手机,才想起来自己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

扫了一眼荣西爵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后,她就想,他的手机里应该有吧?

翻了翻联系人之后,果然在列表里找到了郑警官的电话。

苏欢用自己的手机拨了过去。

很快的,对方就接通了。

苏欢也不想多说废话,直接问:“郑警官,杜月月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你什么时候来跟我做笔录?”

“……”

郑警官沉默了一下,说:“你现在有空吗?人在哪里?方便过来警察局一趟吗?”

苏欢心中冷哼了一声,咬了一口香甜的大苹果后,回答道:“我在医院里。我的监护人被砍地失血过多,危在旦夕,我时刻都得看护着他,寸步不离,所以可能没什么空去警察局里了。”

“还有……你们审问好杜月月了没?记得审问地仔细一点,毕竟她是到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花一千万来买我这条命的人。”

“一、一千万?”

听到这句话的郑警官都震惊了,“你说她张口就要用一千万来买你这条命?”

苏欢嗯的一声,“是啊,这可是她亲口说的。只不过那些混混还算有点良心,没有答应,所以最后杜月月只能气得自己拿着刀对我捅过来了。”

“当时啊……”

“你在医院等等我,我马上过来给你做笔录。”

苏欢话未说完,那边就匆忙挂掉了电话。

她撇了撇嘴,将手机往旁边一放,大口大口地吃起了苹果。

吃着吃着还是觉得心里不太舒坦,于是又顺手拨通了夏楚楚的电话。

“喂?苏欢么?”

那边传来女人慵懒略显嘶哑的声音。

苏欢嗯了一声后,把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跟她说了一遍。

那边的夏楚楚刚开始听的还有些无聊,可越到后面,听到杜月月拿刀捅苏欢的时候,吓得立马从床上崩了起来,着急的问:“那你没事吧?人在医院吗?我马上过去看你!”

听到她满是担忧的语气,苏欢连忙解释道:“我没事,你别急,听我说完。我人是在医院没错,但有事的是荣西爵。”

“他为了护着我,挨了好几刀,流了好多血……”

夏楚楚听了更是惊讶地眼镜都快掉地上了,“你说……荣西爵为了救你都受重伤进医院了?”

苏欢嗯了一声,“所以我想了想,留在了医院看护他一晚上,反正我明天又没课。”

听到这话的夏楚楚沉默了一下,缓缓说道:“为了救你连命都差点没了……苏欢,看来我们必须重新审视荣西爵对你的态度了。”

如果真是对苏欢图谋不轨,害死了她爸妈的话,绝对不可能会做到这样。

荣西爵这个人的心思,实在是太难以琢磨了……

“嗯。不过这件事情得等我们见面详细说了。我今天打电话给你,主要还是想请你帮个忙,虽然知道你跟你家那位的关系不大好。但这一次我真的需要借用一下他,不需要你出面,只要你把他的电话告诉我就行了。”

夏楚楚问:“你想要做什么?”

苏欢把玩着手里那把闪着寒光的水果刀,浅色的眸子划过一抹冷意,一字一顿语气冰冷地说道:“告死杜月月!”

“嗯,我知道了。等会儿就把他的电话短信给你。”

夏楚楚听到电话那边苏欢异常冰冷的语气,就知道她是真的动怒了。

想来那杜月月大概也是个有点背景的,否则苏欢也不会硬要找那人来当律师。

但是那人的脾气也算不上多好,她怕好友这么突兀地打电话过去,他会不给面子。

索性她一咬牙,算是帮苏欢一个忙,挂掉电话后,拨通了那一点都不陌生的号码……

***

大概二十分钟后,袁叔扶着荣西爵小心翼翼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快十一点了,袁叔便嘱咐了苏欢几句,就离开了。

然而就在他前脚出去,后脚郑警官就穿着一身便服走进了病房。

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脸色苍白的荣西爵,对他打招呼似得点了点头之后,神色严肃地直奔苏欢而去,一开口就语气沉重地说:“把你之前说的,更详细的部分,一字不漏地再说一遍!”

《情思漫过河岸》第22章 伤了她

苏欢被她这么认真严肃的语气给吓了一跳,不过很快地,她就明白了郑警官的用意。

大概就是杜月月和混混那边的审核中隐瞒了一些东西。

一想到这种可能,苏欢也不耽误了,直接坐在了床边,把今天傍晚发生的事情,事无巨细地说清楚了。

当关于说到佣金这个话题的时候,苏欢脸色就显得好玩了许多。

“我并不知道他们交易的底价,所以只是在成倍地喊而已。当时大概想的是,我苏欢的命怎么着也得值个几百万吧?”

哪怕现在她还没有成年,但那也不妨碍她拥有一家上市价值高达五十个亿的欢海集团的继承权。

所以,身家百万什么的,可一点都没夸大其词。

“到最后,杜月月直接开口喊一千万让他们直接弄死我。”

这句话一出,郑警官惊叹杜月月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阴狠的心肠。

而荣西爵脸色一沉,眸底划过了一抹冰冷寒光,当看到杜月月拿着匕首冲向苏欢时,他整个心都是揪着的。

在那一刹,他都不敢去想,自己要是来晚了一步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后果……

他微微将目光转向了眉飞色舞的苏欢,心想,还好她没有受伤……

然而,这个想法才刚刚产生。

那边的苏欢就摸了摸肚子,补了一句,“对了,差点忘记了,在杜月月捅我之前,那群混混还打了我好几下,趁着身上还有点淤青,我得赶紧先做个伤情鉴定啊!”

说着,她又往自己的后腰和肩膀摸了摸,顿时就疼得龇牙咧嘴了。

荣西爵一听,整个脸都黑彻底了,语气沉冷地说了句,“过来,让我看看。”

本以为没见到外伤,她就是完好无损的,谁知道居然还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被伤到了!

饶是沉稳冷静的荣西爵,这一次都要不淡定了。

苏欢无所谓地耸了耸肩,既然他想看,她就让他看看好了。

于是就背过了身,将衣服一掀,身后看着的郑警官都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担心道:“苏欢你怎么不早点说出来?这伤口都青地发紫了!”

可见当时这些混混下手有多重了。

她都有点不敢相信,这么瘦小的苏欢到底是怎么扛过来的?

对比一下枉顾人命,雇凶杀人的杜月月,郑警官突然就对叛逆少女熊孩子的苏欢,一点都讨厌不起来了。

在看着她受了伤之后还能边疼边笑的模样,不知不觉心底的母性就被激发了出来。

还未等荣西爵再次黑着脸说话,她就急忙抢先说了:“你这样不行,我必须给你全身都检查一遍,看看到底都伤在哪些地方了。”

苏欢撇了撇嘴,真的很想说没那个必要,她又不是没打过架,那些地方也就是疼起来比较厉害而已,回头找点药擦擦就没事了。

不过现在想的是这伤可不是普通的伤,是杜月月指使人攻击自己的证据!

而郑警官,刚好就是个现成的人证。

所以也没拒绝她的要求,两人一块儿进了浴室。

而独自一人坐在外头的荣西爵,眸底已经酝酿起了狂风暴雨,表情阴鸷凌厉地有些骇人,下一刻再次拨打了乔沉的电话。

在接通之后,他道:“我改变主意了,乔沉,我要杜月月和那群混混出不了监狱的大门!”

语气中的冰冷杀意,乔沉听了都为之一颤:“你,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要知道,荣西爵虽然是个心又狠,冷血无情的人,但已经许久没有产生这种过于浓烈的杀意了。

所以他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在牵动着荣西爵,使他如此愤怒地不惜双手再一次地沾上血腥?

你,到底受了什么刺激?

被问及这个问题的荣西爵沉默了一下,眸底划过一抹寒光,缓缓地开口道:“他们伤了苏欢。”

“就是你一直藏着掖着都不敢带出来让我瞅一瞅的叛逆期小丫头?”

乔沉不敢置信的拔高了声音。

荣西爵嗯了一句,沉声警告道:“不要靠近她。”

“……”

乔沉抽了抽嘴角,顿时觉得很受伤,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了好了,我知道她是你的心肝你的宝贝,绝对不会去招惹的,你放心吧。”

“不跟你再继续瞎扯了,我还要赶紧去找人帮忙,把杜月月做过的事情都扒一扒,这样子法庭定罪的时候,才能够达到你的要求。”

荣西爵应了一声好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刚把手机放下,浴室里苏欢和郑警官就走了出来。

后者红着眼角对苏欢说:“好在这家医院今夜刚好是我朋友值班,我现在就带你过去做伤情鉴定。”

荣西爵沉声问:“还伤到哪里了?痛吗?”

苏欢揉了揉肩头,不在意地说:“后腰,肩膀,腹部……差不多就三四处吧。”

“何止!已经开始变色的地方起码有七八处!不碰还好,一碰上去,她就疼得脸色都白了。”

郑警官又生气又着急,已经打定了主意,非得马上带她去上药做伤情鉴定不可。

“没那么严重吧?”

苏欢真觉得她说的有点夸张了。

见她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模样,郑警官气笑了,“等会给你擦药,你就会知道到底有没有这么严重了。”

“……”

苏欢无奈地吐了一口浊气,不想说。

女人母性起来真是很可怕,瞧瞧咱们的人民好警官郑姑娘。

不过是看到她身上的几处口,就心疼地红了眼睛。

这走出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她欺负了她呢!

所以最后,苏欢只能妥协地,乖乖地跟着郑警官去做伤情鉴定。

而坐在床上的荣西爵看着她离开的背影,脸上写满了心疼和担忧……

***

做完检查之后,苏欢一把从病床上跳了下来,对郑警官说:“我都跟你说了吧,多大事儿?你非得说这么严重。我苏欢是那么脆弱的人吗?你就放……哎呦……”

话还没说完,腰部的伤处就被狠狠地揉了一下。

苏欢当即惨叫出声,白了脸蛋儿。

郑警官一手拿着药油,一边冷笑地看着她,“痛的还在后边呢,过来,回病房我给你揉!”

“……”

苏欢疼地眸中含泪,撇了撇嘴,看着她手里的药油,心底已经开始后悔了……

“郑警官,我现在收回刚才的话还来得及吗?”

郑警官高冷一笑:“呵呵。你说呢?”

关于苏欢的小说《情思漫过河岸》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思漫过河岸》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情思漫过河岸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