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思漫过河岸(苏瘦瘦)在线阅读全章节

  • 时间:
  • 情思漫过河岸作者苏瘦瘦
  • 情思漫过河岸小说源于:zd

情思漫过河岸(苏瘦瘦)在线阅读全章节

情思漫过河岸小说在线阅读

苏欢情思漫过河岸全文免费阅读

《情思漫过河岸》第11章 告白

荣西爵微微蹙眉,被如此直白的目光注视地有些不自在。

他沉声问:“你还想说什么?”

苏欢撇了撇嘴,正想开口,口袋里的手机便震动起来了。

她连忙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是温慕白发来的信息。

意思是约她八点在学校附近一家书店见面,说是有话想要对她说。

苏欢心中顿时一片狂喜,握着手机,笑得眉眼都要弯没了。

一想到在楼下时温慕白说过的话,她就忍不住想,现在约自己出去,该不会是想对我告白吧?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她一定得快点赶过去才行!

苏欢低头看了一眼手机,正好是七点四十五分。

那个书店离这里也不过十分钟的脚程,她应该能准时的!

这么想着,苏欢就再按捺不住了,凑到了荣西爵的耳边说:“我要先走了!”

荣西爵将她从看短信开始的一切神情都收纳眼底,轻抿着唇瓣,语气冷淡地问:“为什么?”

苏欢赶时间,见他还要罗里吧嗦管那么多,就有点不高兴了。

“我大姨妈来了,要先回家换姨妈巾,不行吗?”

“……”

荣西爵凉凉地扫了一眼她圆润翘挺的小屁股,沉声道:“四月二号,你的生理期才结束。怎么才隔了十天就又来了?”

被无情拆穿谎言的苏欢小同学顿时红了脸。

因为她没想到这大魔头居然把自己的生理期都记得这么清楚,真是变态!

但是她又不能承认自己说谎,只能硬着头皮,咬牙说:“血多,任性,不可以吗?”

荣西爵脸色黑了一层,“不可以,这样你该上医院检查一次了。”

“……”

苏欢欲哭无诉,正是败给了这个磨人的大魔头。

既然这样不给她走人,那她自个儿偷偷溜走还不成么!

于是,她立马就故作恼怒,“哼,不走就不走,那我去一趟洗手间总可以了吧!烦人!”

话音一落,苏欢嚯地起身,走出了包厢,丝毫不给荣西爵回答的机会。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脸上立马绽放出了大大的笑容,乐呵呵地快步向楼下跑去。

什么董事会,老总爷爷们,统统一边玩儿去吧!

反正她跑了公司还会是她的。

但是男神要是后悔跑了,那就永远都不可能属于她了!

这么想着,苏欢脚下的步伐就更快了,恨不得下一秒就出现在温慕白的面前。

只是她不知道,自己逃跑的举动已经完全落入了某人的眼里。

二楼窗户边,荣西爵幽邃的眸子深沉地望着苏欢欢快离去的背影,周身逐渐凝聚起一层冰冷慑人的寒气。

温慕白,是在向他提出挑战么?

很好。

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成王败寇!

静静地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荣西爵才转身向包厢走去。

***

“呼……”

苏欢跑得气喘吁吁,终于在八点准时赶到了书店门口。

夜幕降临,来去书店的学生也没有多少,她顺了顺气,扫量着四周,想找到温慕白的身影。

他应该还没到吧?

苏欢想着,便在书店门口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拿着手机又仔细地看了一遍短信,约定的时间没错,发信人也没错。

也许是有事情耽误了?

“苏欢!”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她猛地一抬头,就看见了手里拿着奶茶的温慕白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站在了她的面前。

他充满歉意地看着她,轻声说:“抱歉,我好像迟到了五分钟。这杯红豆奶茶,可以当做是我的赔礼吗?”

苏欢愣愣的看着他递过来的奶茶,没有丝毫抗拒地接了过来,脸颊微微发红,点了点头,“嗯。”

“那个……”

“你……”

二人沉默了一下,又同时开了口。

温慕白噗嗤一笑,无奈地看着她,“我先说吧。”

苏欢紧张地捂紧了奶茶,点了点头,“嗯,你先说吧。”

“苏欢,我的朋友们,好像都挺喜欢你的。”

柔和的灯光下,温慕白侧颜完美无瑕,那点点光亮落在如墨的星眸中,溢出层层柔色,认真地注视着她,温润的声音如细雨般拂动懵懂的春心。

诱惑着纯粹的她一步步沦陷,傻傻地问:“那你呢?”

苏欢内心忐忑地看着那双温柔似水的眸子,紧张万分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如果……

她已经想好了,今天是个很好的机会。

温慕白看着那张在灯光下微微转红的脸,酝酿了许久的情绪,在这一刻缓缓流出,他轻笑着说:“我啊……我当然也是喜欢你的,比他们都喜欢。苏欢。”

一瞬间。

苏欢的脑子是空白的。

两耳萦绕的只有这么两句话。

我当然也是喜欢你的……

比他们都喜欢……

扑通扑通……苏欢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在激动地跳动的声音。

温慕白告白了。

温慕白真的向她告白了!

“我、我……”

她激动地手足无措,连带着双耳都红的像苹果一样,手里的奶茶好像都要拿不住了。

温慕白无奈地看着她,“你太紧张了。先冷静一下,再回答我的问题好吗?”

“额……我……好……”

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苏欢真的是激动地连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了。

努力地深呼吸了几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

在这么关键的时刻,男神已经开口向她表白了,她要做的,只是把她内心的想法说出来而已。

冷静了差不多半分钟后,苏欢觉得自己可以了,便抬眸,认真地与温慕白对视着,微微张开了嘴:“我……”

“嗡嗡嗡……”

口袋里的手机忽然响起,剧烈的震动打断了苏欢即将说出口的话。

她掏出手机一看。

是荣西爵那个阴魂不散的大魔头。

居然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打电话来骚扰她,果然是她的煞星投胎的吧?

苏欢想着,心一横,十分果决地掐断了电话……

《情思漫过河岸》第12章 大白不见了

关完电话的她心情舒畅,再一次紧张地看着温慕白,说:“我也……”

“嗡、嗡嗡……嗡嗡嗡……”

手机剧烈的震动再一次打断了苏欢要开口的话。

她的脸顿时冰冷了下来,一把掏出手机,果然又是荣西爵!

气得她马上准备按上关机键。

旁边的温慕白却伸手拦住了她,说:“别挂,听听,兴许大叔有什么重要的事找你呢?”

听到他的话,苏欢想挂也挂不了电话了。

憋了一肚子的气,只能愤愤地接起了电话,很不好气地喂了一声,问:“你最好是有什么急事,否则我……”

“大白不见了。”

那头的男人语气不起一丝波澜,平静地说道。

然而这一句话,却炸得苏欢心尖发颤,犹如被人触及了逆鳞,浑身紧绷起来,怒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好好地大白怎么会不见了?”

男人冷漠回道:“不知道,你自己回来看看吧。”

话音一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苏欢气得发抖,恨不得直接将手机冲地上摔,把电话那头的荣西爵也给摔出来!

然而她并不能那么做,心急如焚的她只能回拨电话给荣西爵问个清楚。

可连打了三个电话,那边都是忙音。

她开始慌了,抓着温慕白的手臂说:“怎么办……大白不见了,温慕白,我要回去找大白。”

温慕白愣了一下,问:“大白是谁?”

苏欢急红了眼睛,“大白……是我爸爸送给我的猫,养了三年了……那是我爸妈唯一给我留下的东西,我……我不能失去它。”

“你先别着急,这样吧,我陪你回家找好吗?”

温慕白温声安抚着她,他真的是第一次见苏欢急地快哭了的模样。

本以为性子大咧的她,应该什么事情都不会在乎才对……

苏欢也不管了,胡乱地点着头,又不得不跟他道歉:“对不起……我……我今天的状态不太好。”

温慕白摇了摇头,善解人意道:“没关系,等把大白找回来我们再说。”

说着,他伸手在路边拦了辆的士,二人匆忙地上了车。

等赶回苏家别墅。

“怎么人还没来?死在里面了吗?”

今天从酒楼逃走的时候,把书包落在那里了,所以不能直接开门进去。

苏欢着急地连按了好几下别墅大门口铁门的门铃。

她都急得团团转了,打了荣西爵十几个电话,没有一个接的。

连发过去的短信都石沉大海,此时此刻的她,真是恨不得立马一脚把门踹坏然后冲进去。

“吱……”

就在她差点忍不住的时候,大门缓缓打开。

苏欢立马向别墅狂奔了过去。

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缓了一口气,紧接着再次用力拍打着厚重的防盗门,怒喝道:“荣西爵,你有本事打电话,你怎么不接电话?人到底给我死哪里去了?我家大白要是少了一根猫毛,我是绝对不会……”

话未说完,门就被打开了。

映入她眼帘的是,面无表情的荣西爵大魔头一身是灰地抱着已经辨别不出来是大白的一只大灰猫……

“喵呜~”

大白冲着主人眨了眨眼睛,无精打采地发出了一道虚弱的叫声。

叫的苏欢心肝脾肺肾都软掉了,连忙伸手从荣西爵手里把大白给抱了过来。

“大白乖噢,让姐姐看看你怎么了?怎么把自己弄得满身脏兮兮的?”

苏欢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大白,检查着它身上是否有伤到哪里。

发现它还是完好无损的,她才抬起头,怒视着荣西爵,“到底是怎么回事?”

荣西爵淡淡地扫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温慕白,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语气冷淡地说道:“我回来的时候准备给它喂东西,怎么喊也不见它出来,结果在三楼的隔间找到了它。”

“应该是屋里的‘小动物’把它给引诱上去了,不过……”

苏欢一听‘小动物’三个字,浑身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抱紧了大白,不耐打断了他的话,“好了,我知道了。”

好在大白没出什么大事。

她也就懒得跟荣西爵再说下去了。

今天本来好好的事情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他给破坏,她的心情简直是差到了极点。

虽然很想现在就开口对温慕白把刚才的话继续说下去。

但有个荣西爵大魔头立在这里,怎么看都怎么碍眼。

于是,她只好带着歉意看着温慕白说:“抱歉……好像有点耽误你的时间了。”

温慕白轻笑地揉了揉她的头,“不耽误,为了你,我随时都有时间。既然大白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咯?”

苏欢点了点头,“我送你一段吧?”

温慕白摇头拒绝:“不用的,走出去一段就能打到车了。你还是先回去帮大白洗洗澡吧。”

说着,他便一边挥手,一边向外走去。

就在走到一半的时候,他又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向苏欢,问:“差点就忘记了……苏欢,刚才的话,你想好怎么回应我了吗?”

苏欢一愣,红了双耳,没有回答,只是微微地点了点头。

得到答案的温慕白微微一笑:“那我们明天见!”

“嗯,明天见。”

苏欢站在那里,痴痴地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口,才略有些遗憾的转过了身……

“啊……”

一转身,就砸到了男人坚实的胸膛上,毫无疑问的碰了一鼻子的灰。

苏欢瞬间炸毛,“荣西爵,你长不长眼睛啊!干嘛跟个鬼似得站在我身后?”

容大魔头黑沉着脸,一把从她手里夺过了大白,一字一句冰冷地说道:“要是想让大白发烧烧死,你就继续在这里傻站着吧!”

“什么发烧?”

苏欢听得一头雾水,不解地看着他。

荣西爵没有说话,直接关上了大门,抱着大白进了车库。

苏欢愣了一下,连忙追了上去,怒不可遏道:“你给我站住说清楚,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大白发烧了?”

荣西爵冰冷着一张面瘫脸,半句话也没回应,将大白放在了专用的猫笼里后,启动了车。

苏欢见他要跑,急忙打开车门扑了进去……

《情思漫过河岸》第13章 测试反应

事关宝贝亲弟弟大白的生死,苏欢不再敢有一点马虎。

一上车就把大白抱过来再一次细细的检查了一次。

发现大白虽然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但是叫声十分的虚弱,舌苔也是一片雪白。

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

看来荣西爵没有说错,大白好像是发烧了。

而且烧的有点不轻。

这么想着,苏欢就越发着急了起来,连声催促着荣西爵开快点。

到了宠物医院,二话不说,立马就抱着大白去找了一直给大白做体检的那位席医生。

也恰好席医生在当值,听到苏欢说大白好像发烧后,他立即就准备东西给大白检查了起来。

“四十一摄氏度,有高烧了,不过好在你们送来的及时。”

席医生看了看体温计,说道。

听到这话,苏欢不由得心慌了一下,“我家大白可是很少生病的,为什么这次一烧就烧地那么高呢?”

席医生说:“初步判断是细菌感染,还得做一些化验检查,未来一段时间,它得暂时住在医院里了。”

“好吧……我知道了。”

知道大白没有生命危险,苏欢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转头看了一下坐在一旁挽着袖口的荣西爵,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是不是应该稍微感谢一下他?毕竟如果不是他,她都没那么快发现大白可能发烧了。

连席医生都说,如果送来地不及时,那大白就……

“咳咳……”

苏欢故意咳嗽了两声,站在荣西爵的面前,别扭地开口说:“那个……我原谅你了!”

“嗯?”

荣西爵抬头,一脸雾水地看着她,有点莫名其妙,问:“原谅我什么?”

见他压根就没明白自己的话。

苏欢翻了个白眼,很不好气地说:“因为你救了大白,所以我决定让你将功补过,原谅你今天破坏了我两次好事的罪过!”

“……”

两次?

一次跟温慕白吃饭,另一次就是跟温慕白约会么?

荣西爵微微拧眉,没有再说话,而是起身越过她,走向了席医生,沉声道:“那大白就先麻烦你照顾了,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我先回去了。”

席医生点了点头,挥手示意没问题。

而站在一旁被无视了个彻底,看着荣西爵转身走下二楼的苏欢有点懵圈了。

这大魔头是什么意思,竟然敢无视她的话?!

“荣西爵,你给我站住!”

愤怒的她紧握拳头,双眼怒目圆瞪,冲着下楼的荣西爵大吼了一句。

医院当值的护士医生纷纷转过头来,满脸惊愕地看着她。

就只有荣西爵,头也不回,脚步不停地走出了医院的大门……

“靠!”

眼见着他的背影真的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苏欢狠狠地爆了一句粗,快速地跑下楼梯,追了上去。

在荣西爵刚从停车位退出来的时候,她就气势汹汹地挡在了车的面前,不让他开走。

二人僵持了几秒后,苏欢又快速地打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座。

见她上车,荣西爵才启动,将车驶出了医院。

气呼呼的苏欢缓了好一会儿气,车里的空调也让她身上的温度逐渐地降了下来。

怒瞪着容大魔头的侧脸,好似恨不得在他的脸上瞪出好几个窟窿来。

可偏偏男人却能够淡定地无视她愤怒的视线,目不斜视地认真开车,薄唇静抿地不说一句话。

这就是荣西爵最擅长的沉默。

每一次在苏欢的火药桶爆炸的时候。

他不说话,不答话,那她也没办法质问出口。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坐在车里,一人安静沉默地开车,一人不嫌眼酸地目不转睛地瞪着他。

气氛显得十分沉闷诡异。

直到回到了别墅,车子缓缓地停进了车库,见他完全没有要下车的意思,苏欢也干脆地赖在车里不下去了。

“你跟他接吻了吗?”

冷不丁的,荣西爵声音低沉喑哑地吐出了这句话。

苏欢一愣,等反应过来他说的‘他’是谁之后,刷的一下,脸似火烧地红了起来,羞恼道:“关、关你屁事?”

荣西爵转头,冷漠幽邃的眸子深沉地看着她,说:“现在我是你的监护人,我有权管教你,甚至有必要的时候……”

说着,他顿了顿,猛地伸手托住了苏欢的后脑勺。

靠近,对着那微张的唇瓣吻了下去……

“唔!”

然而,苏欢惊慌瞪圆了眼睛,眼疾手快地用手捂住了嘴巴,猛地将荣西爵推开,大骂道:“你有病啊!”

她又愤怒又嫌弃的用衣角擦了擦手背。

不知道荣西爵突然发什么疯,但是就差那么一点,她保存了快十八点的初吻就要没了!

如果说刚才因为他直接不理人走掉是小火药桶点爆,现在这一吻,简直是要升级大炸药包!

气得她脸色都铁青了,立马打开车门下了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后,气冲冲地往家里走……

被猛地推开的荣西爵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阴郁的低气压,幽邃的黑眸酝酿着前所未有的狂风暴雨。

方向盘的手指,紧的骨节几乎开始扭曲……

砰、砰砰砰!

一声声重重拍打车窗的声音,让他猛地回神,浑身的戾气瞬间收敛,波澜的黑眸也在眨眼间恢复一片平静冷漠之色。

这一切变化,也不过是在转瞬之间。

苏欢走到一半才想起自己根本就没家里的钥匙,只能折返回来找荣西爵。

她的怒火未消,所以拍打车窗的动作一点也不客气,好似恨不得直接把整辆车连同车里的荣西爵给一起拍烂了。

然而,车里的荣西爵也仅仅是沉默地扫了她一眼,没有开窗,也没有开口,直接开门下了车。

走到家门口,把门打开之后。

苏欢也不急着进去,而是目光警惕地站在距离荣西爵五米远的地方,生怕他又突然发疯做出刚才那样的举动,朝她扑过来。

荣西爵站在门口,转头看了她一眼,看到了她眼底的戒备,顿时心头一紧,微微蹙眉,抿紧了唇瓣,才缓缓开口道:“抱歉,刚才是我冲动了,但是那确实是出于好意,在测试你的反应……毕竟你还未满十八岁,最好不要跟异性有过分的亲密接触……”

《情思漫过河岸》第14章 图谋不轨

说着,他顿了顿,见苏欢面露讥讽正准备开口反击,继续沉声说:

“还有,保护你的身心健康安全,也是我身为监护人的责任。希望你能谅解。”

“……”

谅解个屁!

她从来都没见过哪个监护人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要说他完全没有阴谋,打死她也不相信好么!

这么想着,苏欢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怒声大骂:“假仁假义,虚伪至极!你分明就是对我图谋不轨!监护人又怎么样?监护人管我拉屎放屁还管我接吻做爱?”

“……”

听到她说出这么粗鲁的话,荣西爵脸都黑了一层,当即决定什么也不说了,跨步走进了屋里。

可就是这样的举动。

在苏欢的眼里,就是他荣西爵被拆穿了谎言之后的心虚、逃避!

从前她还没有感觉。

现在她总算是明白了,这家伙绝对对她有不轨企图!

说不准就是想要近水楼台先得月,让她喜欢上他,然后嫁给他,最后再成功继承苏氏公司,夺走她的一切!

然而很可惜的是,所有的这一切阴谋诡计,在今天,统统都被她给识破了!

“哼,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苏欢看着荣西爵走进去的背影,咬牙切齿地发誓着。

***

疲惫至极的荣西爵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浴室,褪去一身脏兮兮的衣服,打开花洒,用冰冷的水将自己从头浇到了脚底……

“你有病啊!”

“假仁假义,虚伪至极!你分明就是对我图谋不轨!监护人又怎么样?监护人管我拉屎放屁还管我接吻做爱?”

荣西爵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脑海里不停重复着这几句话。

深邃的眸子越发深沉黑凝,仿佛蒙上一层冰山雪霜,剑锋眉目间涌现的一股阴戾之气,是苏欢从来没有看见过的。

冰冷、无情、冷酷、自私、残忍……

这五年来,一直被隐藏着的,真正的他。

苏欢说的对,他是对她有别样的心思。

他想要她……这种渴望,早在当年第一眼看到她时,就开始在他的心底生根发芽了……

他曾经一次又一次地试图压抑这种渴望,最终却适得其反,强烈的占有欲望几乎将他整个人吞灭。

他只能用尽理智去克制,才能够达到现在这种程度,在日日见到她的情况下,还能保持一副冷静自持的模样。

“呵,荣西爵,你这个卑鄙小人。”

看着镜中的男人,他嘴角勾勒起一抹极致轻蔑嘲讽的冷笑。

“但是……卑鄙又怎么样呢?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谁在乎你使用的是何种手段?”

“我,荣西爵……从来都不是一个好人。”

“宠你、容你、让你、照顾你……我所做的一切,只因为……我想要你。”

可是现在的你,眼里却没有我半分的影子……

荣西爵高昂着头,让冰冷的水无情的冲洗了着他坚毅的脸庞,许久,他嚯地睁开了眼睛,低垂下了头,眸底划过一抹阴鸷寒光,嘴角微微勾勒起一抹冰冷残忍的笑,说道:“温慕白,你是斗不过我的。”

苏欢是我的,只能是我的……

***

另一边,被气得不轻的苏欢也舒舒服服地给自己泡了个澡。

浑身舒爽地走出了浴室,却没忍住,狠狠地打了个喷嚏……

“阿嚏……啊,我去……”

她摸了摸鼻子,抓起手机一看,就见到了温慕白发过来的信息。

温慕白:我到家了,大白怎么样了?你睡了吗?

苏欢笑眯了眼睛,在那一瞬间,感觉今天憋得所有火气都被这条短信给弄消了。

她拿着手机高兴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然后按捺着激动的心情,给温慕白回了信息。

苏欢:大白有点发烧,刚刚送它去了医院,已经没事了。

嗡嗡嗡……

不到两秒钟,温慕白就回了:居然发烧了?不过,既然已经没事了就好。[微笑]

苏欢看到后面附带的微笑表情,乐得指尖飞快地敲打着手机屏幕:嗯,只不过医生说要暂时住在医院里了。想想,我还真是有点舍不得那么久不见它,毕竟自从爸爸把它送给我之后,就从来都离开过我的身边。[委屈][难过]

温慕白:摸摸头,在哪家医院?我明天陪你去看看它。

明天啊……这算是约会吗?

苏欢想着,嘴咧地都快到耳根后面去了。

不过就算知道他这是约自己的意思,她还是得表现地矜持一点,要是显得孟浪就不好了。

于是,思量之后,苏欢回道:嗯,好,谢谢你。[龇牙]

然而,这条信息发出去她就有点后悔了……就这么五个字的语气,怎么看,好像都有点疏离的意思啊……

苏欢有些欲哭无泪,而温慕白再次秒回:[微笑]那你早点睡觉,我们明天见。[再见]

“……”

就这么……结束了?

苏欢傻傻地看着最新的这条信息,有点懵圈……

温慕白居然就这么地……跟她说再见了?

果然是刚才她回的语气太过疏离了吗?

苏欢烦躁地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手指对着屏幕举起又放下,就是点不下去,因为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回答他。

直接说明天见?

不好啊,还是感觉有点疏离……

要不加点语气词?比如么么哒什么的……

可是那样不会显得太过亲密了吗?虽然她很想跟温慕白有更亲密的关系。

不过,要是让他误会自己不喜欢他的话,也是让人很难过的……

纠结来纠结去,苏欢最后决定发了条信息过去:嗯嗯,明天见,晚安么么哒。[亲亲]

不知道他看到这条信息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于是,苏欢就一直盯着手机,等啊等,等温慕白的回复。

然而,目不转睛地看了好一会儿,对方都没有任何的回复。

苏欢有些失望地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平躺在床上,看着头顶的天花板,吐出了一口浊气,“唉……”

要不是荣西爵那个大魔头,她应该在那个时候就开口把话给说出来了吧?

就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跟温慕白的关系有点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

“哼!都怪荣西爵!让你专门给我搞破坏!让你不说话不领情!让你对我图谋不轨……”

苏欢揪着毛绒娃娃一边拍打着一边气愤的嘟囔,谁知道一说到后面,连她自己都愣了一下。

脑海竟不知不觉地闪现在车里时,荣西爵突然吻过来的画面——

微微闭着的深邃眼眸,迷人又沉醉,冰薄的唇瓣烙印在她手背上时那个温热的触感……

如果,那吻是落在自己的唇上,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感觉?

天啊!

苏欢猛地从床上跳起来,捧着烧红的脸颊,满脸不可思议地在心底惊呼。

她在想什么?

竟然会莫名其妙地想到那个画面!

她疯了吗?

“看来我需要冷水来冷静一下自己!”

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话后,苏欢立马跳下床跑向了浴室……

《情思漫过河岸》第15章 我喜欢的人

洗了好几次冷水,苏欢才感觉脸上的火热降了下来。

“呼……”

深呼吸了一口气,她擦干净了自己的脸蛋儿,心想终于冷静下来了……

这种感觉说不上好,甚至有点糟糕。

苏欢自己也弄不明白,明明心里想的是温慕白,怎么就突然就想到了荣西爵去了,还想到了那个画面!

“疯了、疯了、真是要疯了……”

她捂着脸喃喃自语着,拼命的想将荣西爵从自己的脑袋里清除出去。

可是越刻意,反而越记忆深刻……

“睡一觉吧,或许睡一觉就能把所有不好的事情都统统忘记掉!”

她走出了浴室,扑通一下,大字躺在了床上,一抓被子,把自己整个人都蒙在里面,然后自我催眠着闭上了眼睛。

“我是你的监护人,我有权管教你,甚至有必要的时候,我也会教你,什么叫做接吻……”

“不要……唔……”

苏欢猛地惊醒,瞪大了眼睛看着天花板,震惊又不敢置信。

她做了什么梦?

梦里的荣西爵竟然……

所以他当时没说完的话是那样的吗?

果然,他对自己一直都有着不轨企图,监督什么的都是假的,想占便宜才是真的!

苏欢气得口干舌燥,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于是下了床,准备到楼下去喝点水。

就这样略显烦躁的状态,想要再次入睡可没那么容易。

于是,她一边揉着眼睛,一边打开了房门,走廊上敞开的窗户灌进来一阵冷风,冷得她打了个激灵,烦躁的情绪也稍微冷静下来了些。

正准备下楼的时候,却瞥见最里面的书房灯光还敞亮着。

上前一看,竟然是荣大魔头趴在书桌上睡觉!

一看到那张脸,车上的那一幕再次涌现在脑海中,气得她终于有些忍不住,跨大步走到了书桌前。

心里愤怒地想着,醒着的时候她动不了手,睡着总可以了吧?

于是,她高高地举起了手掌,准备狠狠地打到他的脸上去……

然而,巴掌落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顿住了。

男人眼下的青黑疲惫,以及堆放在一旁的一大堆文件,都显示着他又再一次工作到了很晚很晚……

看着这样的荣西爵。

苏欢眉头狠狠地拧紧,心情变得复杂,手也缓缓地放了下来。

似乎,再气愤,看到这样子的他,总是让她没办法动手。

因为他怎么累,一切都是为了公司……

爸爸的公司,在她去继承之前,只能依靠荣西爵。

这巴掌要是打下去……

苏欢没敢想,摇了摇头,最后还是咬牙忍了下来,恨恨地瞪了他一眼之后,转身离开了书房。

然而,就在她离开之后,趴着睡觉的荣西爵,缓缓睁开了幽邃深沉的双眸……

***

清晨。

到了学校,刚从车上下来,苏欢就看见了温慕白骑着自行车进去的身影。

一个高兴,她就笑眯眯地一边喊着温慕白的名字,一边朝着他小跑了过去。

听到声音的温慕白停下了车,等她走到自己的面前后,笑着拍了拍后车座,说:“上来吧。”

“嗯。”

苏欢点了点头,也没有客气,坐上了后车座。

感觉到她的体重,温慕白说:“坐稳了,要走咯。”

话音一落,脚下一蹬,车便动了起来。

苏欢被颠了一下,惊得连忙伸手抱住了他的腰,双颊微微地飘起了两朵羞涩的红晕……

到了停车区后,温慕白让她在外面等一下,他先进去停个车。

苏欢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看着他骑着车进去了。

想着刚刚自己抱住他后腰的动作,不由得脸又发烫起来……

“哟,我说是哪个不要脸粘着我们家慕白不放,原来是苏欢你这块黄毛狗皮膏啊!”

一道极其轻蔑嘲讽的声音响起。

苏欢转头,就见到富家女杜月月,姿态高傲,神色轻蔑地被一群女孩众星拱月着向她这边走了过来。

“就是,月月,这一次我们可得好好教训教训她,从开学那一日起,苏欢就没脸没皮地靠近我们家慕白,今天居然还敢坐上慕白的后车座!那个位置可连月月你都没坐过呢!”

另一个瘦小的女生愤恨地瞪着苏欢,阴阳怪气地说着。

杜月月是谁?

是整个学校里温慕白的头号爱慕者,是温慕白后援会的创始人,也是所有温慕白粉丝们认为最有资格与温慕白亲密接触的人。

于是,一听到苏欢坐上了她都没坐过的温慕白自行车后座,杜月月整个人都炸了。

看向苏欢的目光充满嫉妒和怒火,顿时对着身后之人大喊了一句,“姐妹们,给我把苏欢抓起来,今天我就要好好地教教她,什么是后援会的规矩!”

一声令下后,她身后站着的女孩们个个怒视着苏欢,摩拳擦掌地准备动手。

苏欢拧紧了眉头,眼底划过一抹阴狠之色。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既然这群莫名其妙的家伙自个儿来找死,那就别怪她出手反击了!

然而,就在对方一大群人步步逼近,苏欢戒备准备动手的时候,一道身影突然出现,挡在了她的面前。

正是停车回来的温慕白。

看到温慕白的粉丝们都忍不住激动地尖叫了起来,“啊……男神,我们的慕白男神出来啦!”

“男神好帅,天啊……我居然跟男神距离这么近……”

“温、温慕白……”

杜月月看到出来的温慕白也顿时紧张地大脑一片空白,痴痴地看着他,久久都说不出话来。

先前向苏欢逼近的妹子们纷纷自觉地向后退了两米远的距离,个个两眼激动,发光发热地看着温慕白,好似恨不得直接将眼珠子安放在他身上,时时刻刻地看着,连眼睛都舍不得眨。

就听到男神温柔地笑了笑,开口对她们说道:“你们刚才的话我都听见了。很高兴你们对我的喜欢,但是……苏欢是我喜欢的人,希望你们能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为难她。”

“什么?”

这句话一出,众人晴天霹雳。

杜月月的脸色更是差到几近扭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男神刚刚在说什么?

居然说苏欢是他喜欢的人!!

说完这句话,温慕白就趁着她们还没反应过来,接受这个残酷现实的空档,拽着苏欢从侧道离开。

被拉着的苏欢也愣愣的。

因为她刚才好像听到了温慕白的表白……

直到走到了教室门口,苏欢都还有点恍惚地不敢置信。

温慕白不惜付出可能会失去一整个粉丝后援会的代价,温慕白在所有人的面前跟她表白了!

“苏欢?”

看着傻傻愣愣的她,温慕白无奈的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额啊……”

回神了的苏欢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温慕白略带懊恼地说道:“大概是喜欢我的人太多了,所以给你带来了点麻烦。不然这样,为了防止她们再为难你,以后就由我送你回家吧。”

送我回家?

苏欢眨了眨眼睛,看着温慕白那温暖阳光的笑容,也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点了点头,说:“好。”

关于苏欢的小说《情思漫过河岸》全本章节可以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情思漫过河岸》就可以阅读全文哦~

情思漫过河岸同类型小说

《一刻不曾遗忘你》精彩小说完整版 林夏花许以墨

关于林夏花许以墨的小说完整版《一刻不曾遗忘你》小说已上线,本书是新晋作者夏花大大写的精彩小说,已经有很多读过了,你还不快来:全世界都在知道许少在找一个女人。传闻,那个女人相貌平平,身份卑微。更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是他的前妻!许以墨再次见到她时,她貌美如花,身旁牵着一个小包子。小包子问:“你也是要来当我的爸比的吗?”许以墨:???小包子指着男人堆,得意洋洋:“你去排队吧,那边都是我的继父候选人!”传说中冷酷无情的许大少,终于明白,什么叫做深爱之际,悔不当初。

小说名称:一刻不曾遗忘你

看不见的爱情(姑九)在线阅读全章节

看不见的爱情都市言情小说《看不见的爱情》全文在线阅读,看姑九笔下的主角苏念纪西顾给我们展现一个怎样的世界:帝都纪家大少,冷面无情,杀伐果断,却被传闻是个弯的。唯一看透真想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某人追的头都疼的苏家小姐!前世垃圾堆烧炭窒息而死,重来一世,她誓死要报仇雪恨。薛梦甜,我也要让你尝尝吃睡垃圾堆的滋味!可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是怎么回事?她要吃饭,给端饭到床。她要喝水,给端水到床。她要撕渣渣:“老婆,你遥控,我指挥。”喂喂喂,她只是瞎了一阵儿,不是全身残废啊!没听见外面多传纪家夫人恃宠而骄,祸害万千么

小说名称:看不见的爱情

重现学生时代的快乐《便当少女》评测

各位玩家有没有在学生时代的时候,上课偷吃东西过,那小编我就是个经典,经常老师在上面讲课,我呢就在下面偷吃!因为是偷偷进行的,所以非

小说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