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清泠卫枭小说大结局 总裁我劝你善良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时间:
  • 总裁我劝你善良作者二猫子
  • 总裁我劝你善良小说源于:ysg

白清泠卫枭小说大结局 总裁我劝你善良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总裁我劝你善良小说在线阅读

总裁我劝你善良全文免费阅读

《总裁我劝你善良》第七章

“以前年少轻狂,以为自己人见人爱,未认得卫先生真面目,实在是愚蠢至极。”白清泠冷笑,谁又知道当初不可一世的白大小姐,如获至宝般将那个一脸无害的男孩带回家,百般纵容百般喜爱。

却不知为何在世人眼里她竟成了性格刁钻刻薄,手段残暴的坏女人。

而满腹算计的他却成了善良纯真对她百般容忍,以德报怨的大好人。

那时她竟为只他一人肯相信她而感动得痛哭流涕。

哎,真真假假追究起来也没什么意思。

卫枭抬头,一双眼睛如寒潭染墨,看不清半点情绪。

良久他才开口,带着森森凉意:“五年前那个晚上,发生了什么?”

他向来能准确戳中她的死穴。

白清泠脸上淡漠的表情终于崩落,连嘴唇也忍不住颤抖起来:“发生什么你会不知道吗?向来运筹帷幄的卫先生,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为何拿我去换崔佳怡?”

卫枭面色阴沉,手中水杯生生被捏碎,血水滴在地毯上,晕开一团难看的痕迹。

然后起身拂袖而去。

崔佳怡大概刚好跟他擦肩而过,白清泠还没来得及缓口气,门铃便响了。

她没有开门,也没有躲藏,听着她跟保镖争吵一番后,开了门。

骤然看见白清泠那张惨白的脸,崔佳怡以为见了鬼,手里的保温桶掉在地上,倒了一地的海鲜粥。

“你,你怎么会在这?你是人是鬼?”她哆哆嗦嗦地抓着保镖的衣袖。

白清泠似笑非笑地坐在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是我家,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她也是非常不解,卫枭既然已经抛弃了她,又取而代之地做了梧城新任首富,为什么还要屈就在这小小公寓里?

“你还活着?你为什么还活着?”崔佳怡冲过来抓住她的手,确定她是人不是鬼,眼神也从恐惧变得嗜血。

白清泠起身将她手拂落:“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

当初若不是她跟殷伯文一同离开,恐怕早就在崔佳怡那些杀手的刀下,暴尸荒野了。

“你回来做什么?当初想杀你灭口的是卫枭,是他让我那么做的!”

有的人谎说得太久,连自己也相信了。

要不是殷伯文手段狠辣,逼得那些人吐出真相,恐怕她真的会以为他绝情如斯。

“从地狱里爬回来的人,当然是要为自己和家人报仇了。”白清泠只是单纯想吓一吓她。

看她抖如筛糠的样子,抑郁许久的心情也好了些。

“报仇?你在说笑吧?卫枭在梧城的地位,你觉得你能撼动得了?”

“我撼动不了他的地位,可撼动得了他的身体啊。”白清泠笑得很是畅快。

崔佳怡顺着她的视线看到一片狼藉的卧室,气得抬手要打她:“贱人!”

白清泠眼疾手快地捉住她的手腕:“崔佳怡,你最好不要招惹我,否则七年前我能把卫枭留在我身边,现在我也能。”

瞧瞧现实把她这个大好青年逼成了什么样,说谎都不带眨眼的。

“七年前你是花钱把卫枭留在身边的,现在你还有钱吗?”崔佳怡紧拽着拳头,恨不得把她生吞活剥。

白清泠冷笑:“你不妨自己去问问他,是为什么留在我身边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崔佳怡目光闪烁,狠厉威胁道:“你以为卫枭还像以前一样纵容你吗?他认为是你害死了卫薇,他恨了你五年,你以为他还爱你吗?”

“他爱不爱我,我根本不在乎。”白清泠淡定地看着面前歇斯底里的女人。

“你刚才说你是回来报仇的对吗?我告诉你是谁害死你爸爸的,但是你要跟我保证,再也不见卫枭。”崔佳怡突然收敛怒意,挑衅地看着她。

白清泠半信半疑地点头:“好。”

她本来也没打算再跟卫枭纠缠。

一个小时后,卫枭带着萧仪回来,保镖和崔佳怡晕倒在门口,房间里却已经空无一人。

桌上压着张纸,纸上画了只竖起中指的手。

“噗!哈哈,果然还是那个我认识的小夜叉。”萧仪笑得前俯后仰。

卫枭整个人笼罩在化不开的阴郁中,看上去像极了地狱里走出来的阎罗。

萧仪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连忙回归正色。

“看来你家小夜叉不是一个人回来的啊。”

卫枭目光阴沉的横了他一眼,良久才开口:“去查五年前那起绑架案。”

“怎么突然查那个?当时你跟段恒说好了拿你家小夜叉去换崔佳怡,演出戏给崔佳怡她爸看,后来段恒就莫名其妙失踪了,连带小薇也……”

“把段恒找出来,我要知道那晚的所有细节。”卫枭目光一冷,带着摄人的凌厉气势。

萧仪不解地摸着下巴:“还有什么好问的?崔佳怡不是拿出一堆证据证明小夜叉跟殷伯文早就有染,这起绑架案就是给他们私奔找的借口,段恒多半是被殷伯文干掉了,而且你不是还在火场看见他们了吗?”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她既然敢回来,就该承担背叛我的后果。”卫枭罕见地动了怒。

“你这报复人的方式还真是特别啊……”萧仪看着没来得及收拾的卧室忍不住想笑:“别那么看着我,昨晚摆明了是宋隼给你下套,而你是心甘情愿上勾的。”

“我若是不救她,宋隼未必相信。”

“要让他相信你,有无数种方法,何必非用这种可能会和崔建邦撕破脸的方式?这些年大家付出的心血难道还比不上你心里那点不甘吗?”

萧仪的话说得有些重,他只是想让他看清楚,他对白清泠到底是爱还是不甘。

卫枭不说话,暗自拽紧了拳头。

白清泠从卫枭那里逃出去后,在冯宝宝家躲了两天,旁敲侧击地从同事那打听到卫枭并没有找过她。

她才放心地回了公司。

想来崔佳怡的枕头风吹得很好,卫枭必定不会再找她的麻烦。

这几天,媒体开始大肆报道卫枭劈腿,崔佳怡转移目标跟宋隼同进同出,今年梧城最大的建筑项目多半会落在宋隼头上。

三两天后娱乐风向急转,卫枭和崔佳怡重归旧好,高调秀恩爱。

而宋隼给卫枭下药,使用下三滥手段陷害卫枭的事情也被添油加醋地写得玄乎其玄。

建筑项目最终花落卫枭,宋隼不仅竹篮打水一场空,还因为声誉问题失去国外重要合作伙伴。

白清泠看得手脚发凉,五年不见卫枭的演技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高度,等他俩结婚的时候她可以考虑给他们送座小金人。

 

《总裁我劝你善良》第八章

一周后,白清泠被外派到了九州总部。

每天浸泡在卫枭和崔佳怡恩爱不休的八卦当中,泡得都忍不住想为他们矢志不渝的爱情摇旗呐喊。

鉴于卫枭忙着谈恋爱,已经完全忘记她的存在,所以她打消了辞职的念头。

“让一让,让一让。”白清泠提着两杯滚烫的咖啡往电梯口冲。

还剩两分钟,要是咖啡没送到女魔头桌上,她就完蛋了。

电梯门刚一打开,白清泠就感觉有人在背后推了自己一把,她猛地往前一冲眼看要撞上电梯里的人,突然一股大力将她往旁边一搡。

咚的一声,她脑袋撞在电梯壁上,咖啡也跟着全倒在了脚背上,整个脚背瞬间红透。

“没事吧?”温润浅冷的声音,熟悉得已经融入骨血。

白清泠心尖猛地一颤,缓缓抬头,冤家路窄啊。

卫枭侧身将女人半拥在怀里,满脸关切地看着她,几滴热咖啡溅在手背上,恍若未觉。

“没事。”崔佳怡柔弱地把头埋在他胸口。

“这不是……”站在卫枭身后的萧仪看到白清泠,两只眼睛瞪得如铜铃般大。

白清泠竖起食指做了个噤声的动作。

可卫枭还是冷森森地抬眼朝她看了过来,带着摄人的寒意,足见他对怀中人的维护。

“抱歉,总裁。”白清泠淡淡迎上他的目光,浮浅一笑转身离去。

感觉到他的视线追着自己的背影,她心里狂喜,这种潇洒转身只留给对手一个背影的感觉太好了。

英雄,从来不回头!

崔佳怡感觉手臂一疼,诧异地抬头看向卫枭,顺着男人的视线却只看见一群围观在电梯前的同事。

他在看谁?

“你弄疼我了。”她轻声说。

卫枭却跟失了魂似的一动不动。

“有意思。”萧仪拍拍他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松开她。

白清泠脑袋撞得狠了,有点头晕想吐,只好给女魔头打电话请了假。

刚走到公交车站,手机就来短信了。

女儿想见你。

白清泠背脊一凉,整个人笼罩在惶恐之中。

今年还真是流年不利啊,那人竟这么快又找到她了。

黑色迈巴赫从车站前驶过,萧仪瞥了眼专心开车的男人,狐疑道:“你家小夜叉怎么跟见鬼了似的?”

嘎吱一声急刹。

卫枭从后视镜里看到身形单薄的女人苍白着脸排队上公交车,心神不宁地踩了前面人的脚。

“下去。”他冷冷看了萧仪一眼。

萧仪连忙做了个封口的动作:“不说了,我不说了行了吧?”

“我让你下去。”卫枭不容置喙地再次命令。

萧仪气愤地下车甩上车门:“重色轻友的家伙!”

大中午的公交车上还这么多人,萧仪嫌弃地挤上去,忍着满鼻子汗臭味,终于看到那抹鹅黄色身影。

正想挥挥手给她个热情的拥抱。

就看见一只咸猪手正在她大腿处摸着。

“干什么呢!”萧仪一脚踹过去,肥胖的中年男人往后压倒好几个人。

白清泠原本只是以为车上太挤才被人蹭到,待那人的手越来越往上,她才觉得不对劲,正想出声呵斥,萧仪就抢先给了他一脚。

“谢了啊。”她扭头看到那张吊儿郎当的脸,微微怔忪。

“hello,卫枭家的小夜叉,好久不见。”萧仪嬉皮笑脸地打招呼。

白清泠却突然冷了脸,车子停站就顺势下去了。

你他娘的全家都是夜叉!

萧仪想追,那该死的胖子却爬起来抓着他不放:“打了人就想跑?”

“我跑你大爷!”萧仪转身又给了他一脚。

可是车门已经关上。

“妈妈。”粉雕玉琢般的小孩朝她扑过来。

白清泠抱着她亲了两口,看见靠在窗前,神色阴郁的男人,连忙把孩子交给冯宝宝。

“进房间谈吧。”她嗫嚅道。

男人深深看了她一眼,过分坚毅的五官透着压倒一切的强势。

他跟卫枭很不一样,卫枭的阴谋算计都是内敛的,而眼前这个人总是肆无忌惮地张扬着他的邪恶。

那双狭长的丹凤眼,似能摄魂夺魄,让人毫无招架之力。

“跟我回去。”他双手插在裤兜里,以不容反驳的语气说道。

白清泠指尖颤了颤:“我有权利过我想要的生活。”

“到现在你还放不下他?”殷伯文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我回来是为我自己,并不是为他。”白清泠避开他逼人的视线。

“我说过我不喜欢勉强别人,你不走可以,女儿我会带走。”

白清泠豁然回头,抓住他的衣袖强硬道:“她是我的女儿,你不能带走她。”

“她也是我的女儿,我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考虑,一个月后如果你没回来,这辈子别想再见到女儿。”殷伯文甩开她的手。

“五年契约已到,你说好要放我走的,不能食言!”

“我的话你也信。”殷伯文冷笑,拂袖而去。

果果抱着白清泠的小腿不肯放,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白清泠整颗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妈妈,我不走,我不要跟妈妈分开……”

殷伯文冷眼旁观,不管白清泠如何哀求都不肯松口。

“如此你都不肯跟我走,在你心里那个男人就那么重要?”

他只一个眼神,保镖就上前拉走了果果。

白清泠感觉心脏被人挖空了一块,追在轿车后面泣不成声:“殷伯文,不要带走我的女儿……”

小区门口树荫下,车里的男人满脸阴郁地看着这撕心裂肺的一幕,烟头烫到手指才回过神。

萧仪摸摸鼻子把头从车窗探出去一边挥手一边大喊:“小夜叉!”

白清泠泪眼朦胧地回头看到他,想都没想冲过去趴在车窗上哀求:“帮帮我。”

“上车。”萧仪打开车门,眼看殷伯文的车拐了个弯消失在视线里,一脚轰下油门。

“你们……额,离婚了?”萧仪往后视镜里瞟了一眼,卫枭整张脸黑得跟锅底似的。

白清泠一颗心扑在女儿身上,压根没看到他。

“他想抢走女儿逼我回去,萧仪,这件事会很麻烦……”

萧仪轻咳一声:“你知道有人能帮你,就看你愿不愿意。”

“你是说卫枭?”白清泠睫毛颤了颤,嘴角漾开一抹苦笑:“他怎么可能帮我?”

 

《总裁我劝你善良》第九章

“怎么说你们也,一日夫妻百日恩嘛,他……”萧仪后半句话被卫枭阴冷的眼神瞪了回去,他摸摸脖子,感觉凉飕飕的。

“那头小白眼儿狼,还是算了吧。”白清泠摇摇头:“你帮我追上他,大不了跟他回去就是。”

“你说谁是白眼儿狼?”后座的人突然出声。

白清泠整个人僵住,萧仪眉毛往上一挑,摆出看八卦专用脸。

莫名的,她看到卫枭那颗悬着的心竟然放下了。

难道内心深处,她是依赖他的?

可他怎么可能会给她依靠?

“卫枭,帮我把女儿抢回来好不好?”

虽然明知道他不会答应,可还是想试试。

“我怎么可能帮你?”

果然,他毫不犹豫拒绝了她。

白清泠丧气地转过头,紧紧盯着前面的车,以殷伯文的手段这次带走果果,绝对不可能让她找到。

以后她要是想再见女儿,恐怕又得答应下许多条件。

“白清泠,我们做个交易。”卫枭看着她瘦削的肩膀,目光微凝。

白清泠脸上重新燃起希望,骐骥地转身:“什么交易?”

“我帮你追回女儿,你把自己卖给我。”卫枭眼睛微微一眯,笑得意味深长。

“卖给你,是什么意思?”白清泠心里一痛,有什么东西隐隐浮现出来。

“二十万,以后你就是我的人,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卫枭微微抬手,萧仪把车停在了十字路口。

前面殷伯文的车很快就没影了。

白清泠真的没想到当年的事情,他会怀恨在心这么多年,并且会选择在这个时候羞辱她一雪前耻。

“妈妈,妈妈,我不要离开你,你快来救我啊……”

殷伯文的电话打进来,果果的哭声撕心裂肺。

“殷伯文,你别带她走!”白清泠脱口而出。

“想好了?我在机场等你。”

电话挂断。

“看来白小姐已经做出选择了。”卫枭一脸森冷地看过来,目光夹着冰渣刺得人生疼。

“我选你。”在殷伯文和卫枭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选择。

她不过是在为自己这短暂的自由哀悼罢了。

卫枭凌厉的视线蓦然消散。

萧仪在驾驶位松了口气,再次发动车子追上去。

“殷伯文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你……”白清泠想提醒他,殷伯文在梧城早就培养了自己的势力,想从他手里抢人没那么容易。

可卫枭却不耐烦地看了她一眼:“你觉得我不如他?”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别伤了我女儿。”白清泠没好气地解释,这人脑回路一如既往地清奇。

“既然那么宝贝,为什么要跟他离婚?”卫枭夹枪带棒地回她。

“这是我的事,不用你管!”白清泠瞪了他一眼,严重怀疑这些年崔佳怡是不是给他吃错药了,原来那个乖顺的大男孩,怎么变成了现在这样阴阳怪气的男人。

“是你求我管的。”卫枭冷笑。

白清泠暗暗咬牙,不跟他一般见识,现在找女儿要紧。

当十几辆车把殷伯文的车围在中间时,白清泠才真正意识到卫枭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卫枭。

“让我跟他谈谈。”白清泠去开车门,却发现已经落了锁。

“有什么好谈的,孩子抢过来就是。”卫枭冷冷发了话。

白清泠张张嘴想提醒他不要得罪殷伯文,可是看他板着张脸油盐不进的样子,只能作罢。

萧仪下车去跟殷伯文交涉,很快殷伯文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免提。”卫枭在她接通电话前说。

白清泠轻轻叹了口气按下免提。

“白清泠,五年前那销魂的滋味你忘了吗?”

殷伯文的话如一把刀插进白清泠心脏,她霎时脸色惨白,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卫枭瞳孔狠狠一缩,浑身散发着摄人的寒意。

“把孩子还给我。”白清泠眼中泪光盈盈,却一滴都未落下来,声音轻飘飘地传进卫枭耳朵里,压得他喘不上气。

“跟我回去吧,卫枭始终是要娶别的女人的。”

“我说了把孩子还给我!”白清泠激动地怒吼道。

“白清泠,你要眼睁睁看着她去死吗?她为了帮你逃走可受了不少苦。”殷伯文话语中也带了冷意。

白清泠微微愣怔,想起临走时那个女人跟她说的话。

“清泠,其实我从不愿意这样活着,离开这好吗?”

心里募地一痛。

卫枭看她眼神犹豫,心里升起一股惶恐,探身抢走电话:“殷总想要我的人,有本事就来抢。”

“你的人?卫枭,你知道她身上肌肤有多滑,腰眼处有多敏感吗?我很多兄弟都知道。”

此时卫枭心里像有无数只蚂蚁在啃食,钻心蚀骨地痛。

就连萧仪也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难怪当初白清泠要跟殷伯文走,难怪她回来对卫枭态度那么冷淡……

白清泠气得浑身发抖,为了让卫枭嫌弃她,他还真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给我往死里打!”

萧仪刚走到车前准备请示卫枭,就听到白清泠这咬牙切齿的一声吼。

探头去看卫枭,脸色比锅底还黑。

“愣着干什么!没听到吗?”

滔天的怒火吓得萧仪一头撞在了车顶盖上,打就打吧,凶什么凶。

挂了电话,车里突然安静下来,只听得两人的呼吸声。

良久,卫枭才闭了闭眼问:“为什么不告诉我?”

白清泠苦笑:“有什么好说的。”

“对不起。”

“我不怪你,真的,”白清泠回头认认真真地看着他,嘴角还挂着抹似有若无的笑:“当初是我太任性,害你承受了那么多流言蜚语,其实同学们没少欺负你吧?你藏得很好,我竟一点都没发现,所以你恨我也是应该的。”

“我当时并不知道他们会对你……”

白清泠脸色又白了几分,她转过头看向窗外,萧仪带着人砸烂了殷伯文的车。

过去的事情,她真是一点也不愿意想起。

“殷伯文是骗你的,其实根本没有……”

白清泠怕冷似的打了个哆嗦。

当时地下室里被关着的女孩有多少?十来个吧?

十来个女孩怎么够几十个男人分呢?

畜生也做不出那样的事。

她眼睁睁看着轮到了自己,衣服几乎被扒光了,殷伯文才出现。

他枪法很准,那些倒在她身上的男人瞪大了眼睛,血顺着额头上的洞流了她满身。

那时候她其实是感激他的。

 

《总裁我劝你善良》第十章

卫枭听她语气沉痛,一副再不愿回忆起来的样子,怎么可能相信什么都没发生过?

他紧紧盯着她的后脑勺,感觉到她在颤抖,伸出去想要安抚的手僵在半空。

他还有有什么资格安慰她呢?她所经历的一切,都是他造成的。

“再也不会了……”他轻声允诺。

“果果!”白清泠没有听到他的话,看见萧仪抱着孩子过来,激动地拍着车窗。

“妈妈!”白果两只眼睛肿得跟核桃似的,扑进白清泠怀里大哭起来。

“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再也不会丢下你了。”白清泠一边拍着她的背安抚,一边跟着哭了起来。

卫枭握紧拳头,看向窗外。

这个孩子是那件事情最有力的证明,他无法想象她是怀着什么样的心情生下她。

亦或者根本是殷伯文强迫她生下来的。

“警察来了。”萧仪上车,询问地看了他一眼。

卫枭淡定自若回道:“怕什么?”

警察毫无疑问是殷伯文找来的,并不怎么给卫枭面子,要以聚众斗殴的罪名逮捕萧仪。

卫枭阴沉着脸,对上殷伯文挑衅的目光。

如果萧仪进去了,他自然能很快把他弄出来,可是免不了皮肉之苦。

“你凭什么抓我大舅?”一直窝在白清泠怀里的白果突然大声嚷道。

警察诧异地看了她一眼:“你大舅?”

“对,他是我大舅,他是我爸爸,这个坏人要把我抢走卖掉,我大舅来救我也有错吗?”白果从白清泠怀里挣扎下来跑到卫枭旁边,抓着他的手还冲他眨眼坏笑。

卫枭整条手臂都是僵住的。

“果果,到爸爸这里来。”殷伯文略带警告地瞪着她,原本丰神俊朗的人被打得鼻青脸肿,看上去有些滑稽。

白果往卫枭后面缩了缩:“这才是我爸爸!你不是我爸爸!你是人贩子!警察叔叔,你为什么不抓人贩子要抓好人?”

十几辆车堵在路口,渐渐引来不少人关注,还有人拿手机录视频的。

偏偏前段时间民众要求人贩子判死刑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现在人贩子三个字敏感得很。

警察为难地看了眼殷伯文,又问:“你怎么证明他是你爸爸?”

“他就是我爸爸,不需要证明!”白果撅着小嘴冷哼一声。

“不能证明就是聚众斗殴,带走。”警察咬咬牙硬着头皮下令。

“谁说我不能证明?”卫枭从包里拿出一个本子递给警察。

白清泠心尖跟着跳了一下,是结婚证。

他为什么还留着他们的结婚证?

“你看清楚了吗?我爸爸跟我妈妈是夫妻,我是他们的女儿!”白果踮着脚尖只看清楚结婚证三个字,就鬼精灵地得意起来。

警察这下真的为难了,旁边群众已经开始替萧仪辩解。

议论声越来越大,最后演变成所有人都吼着要打死人贩子。

殷伯文一双眼睛气得能喷出火来,白果怯生生地缩到卫枭身后朝他吐舌头。

白清泠在心里重重叹了口气,五年的情分,今天算是了结了。

“卫总冲冠一怒为红颜,不知道崔小姐做何感想?”

殷伯文话刚落音,呼天啸地的警笛声由远及近,警察那边也接到通知,说是上面让他放人。

“误会,都是误会,您怎么不早说您跟崔书记认识呢?”

阿谀奉承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能被旁边的人听到。

卫枭心里一沉,立刻吩咐萧仪:“带她们走。”

“看到没有,在他心里,崔小姐可比你重要多了。”殷伯文意味深长地看着白清泠。

白清泠有些无语,怎么人人都认为她是回来跟崔佳怡抢男人的?

“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轻轻一笑,拉着白果上了车。

车子掉了个头往市区开,路过拥堵的人群时,白清泠看到崔佳怡下车一头扑进卫枭怀里。

卫枭表情凝重。

殷伯文这招的确是高,他的目标不是果果不是她,甚至不是卫枭,而是崔佳怡的父亲。

崔佳怡的爸爸近期正要升职,显然今晚崔佳怡打着老爸的名号动用了私权。

如果有人拿它大做文章,后果不堪设想。

殷伯文要跟卫枭斗,自然要先除去他背后的依仗。

也不知道他之前跟崔佳怡说了什么,让崔佳怡带了十多辆警车赶来,后面还跟着一群记者,可谓声势浩大。

也足见崔大小姐对卫枭的深情厚谊。

“妈妈,爸爸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回家?”白果疑惑地眨巴着大眼睛问。

白清泠摸着她柔软的头发轻声回答:“他不是你爸爸。”

“可你们结婚了,他就是我爸爸呀。”

“果果乖,不管发生什么,他永远都不会是你爸爸,以后不许乱叫知道吗?”

果果噘着嘴赌气,她从第一眼就很喜欢那个酷酷的帅叔叔。

萧仪眼神复杂地看了白清泠一眼,虽然卫枭有错,可话也不用说得那么绝吧?

况且今晚上为了她们母女,他可惹下了不小的麻烦。

“白小姐,五年前的事情……”

他有意替卫枭解释几句,白清泠却打断了他。

“萧仪,我知道你不想让我破坏卫枭和崔佳怡的合作,所以,你帮我离开他好不好?”

她目光坦诚而坚定。

萧仪犹豫了几秒,把车子调头往机场方向开去。

现在的局势他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殷伯文来势汹汹,卫枭只有跟崔家合作才能稳赢。

他们这么多年的心血,绝对不能白费。

到了机场,白清泠刚下车就看到殷伯文的助理皮笑肉不笑地站在不远处恭迎她。

她回头看了眼萧仪,狠狠心抱起果果就跑。

萧仪也意识到自己中了殷伯文的计,连忙下车去追。

可是寡不敌众,他们最终被围堵在一家快餐店里。

客人们看这情形以为是黑帮火拼,纷纷抱头鼠窜。

“白小姐,请吧。”殷伯文助理阴森森地弯腰做了个请的手势。

白清泠看了眼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萧仪,抱歉道:“对不起,告诉卫枭,我跟他两清了。”

“这话你还是自己跟他说吧。”萧仪苦笑着摇头。

白清泠正不明所以,外面就呼啦啦围了一圈警车。

卫枭走在最前面,两条大长腿迈得赫赫生风,他走到她面前,动作利落地解决了押着她的两个人。

果果激动地抱住他的腿,白清泠连忙把她拉开。

卫枭不悦地看了她一眼。

“多谢你。”白清泠瞥了眼外面的记者,又往旁边挪了几步。

卫枭跟萧仪交代了几句,然后从容地拉着她的手往外走。

她想挣脱,被他一眼瞪了回去。

二猫子的《总裁我劝你善良》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总裁我劝你善良》就可以了哦~

总裁我劝你善良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