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姜小说大结局 神秘老公请自重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 时间:
  • 神秘老公请自重作者小甜甜
  • 神秘老公请自重小说源于:ysg

宁姜小说大结局 神秘老公请自重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神秘老公请自重小说在线阅读

神秘老公请自重全文免费阅读

《神秘老公请自重》第七章

因为秦遮这一闹腾,宁姜一晚上没睡好,总担心他又突然推门进来。早上洗漱的时候,看着镜子里自己一对熊猫眼,她有苦说不出。

“你不上班?”见秦遮的房门没关,宁姜站在外面狐疑地问他。

秦遮翻了个身,咕哝道:“不上。”他睡得正香,不想被打扰,干脆将被子蒙到头顶。

宁姜把门关上,顺手拧了反锁。

这家伙身份背景不明,等解决了李倩的事,她得好好调查一下他的来历。

宁姜默默在心里盘算,然后简单吃了点东西,宋晓晴就提着保温袋来了。趁着宁姜喝汤的功夫,宋晓晴在屋子里来回转,瞥见卫生间换下来的男式衣物,揶揄道:“交男朋友了?”

宁姜一口汤差点喷出来。

“哎呀,咱姐妹什么关系啊,你瞒我干嘛?”宋晓晴兴奋得眼睛都亮了,凑过去暧昧地问,“是不是你前两天在医院说的那个和你有结婚证的人?”

她记得宁姜说莫名其妙出现一个男人自称是她老公。

宁姜正犹豫着怎么跟宋晓晴解释,宋晓晴却突然朝她身后看去。

“小姜,你屋子里藏了人啊?”

“……”

宁姜顺着宋晓晴调笑的目光看去。

被反锁在卧室的秦遮醒了过来,正在里面拼命转着门把手。

宋晓晴“噗嗤”一笑,乐了,“害羞什么嘛,我还不能见见?”她说着起身,不顾宁姜的阻拦,过去把锁打开了。

秦遮正要不耐烦地喊宁姜,听到外面“咔嗒”一声,直接就打开了门。

他跟昨晚一样,身上依旧只有一条内裤。

宋晓晴完全没想到,门后面是一个精赤的男人。

秦遮也完全没想到,给她开门的不是宁姜而是另一个女人。

呆了足足五秒钟,宋晓晴倒吸一口凉气,“啊——”她闭上眼睛尖叫,分贝大得振聋发聩。

“砰!”秦遮甩手关门,揉揉眉心赶紧找衣服套上。

宁姜头疼地捂住脑袋。

“小……小姜……”宋晓晴叫完了,僵着脖子扭过头,满脸不敢置信,“那个是……”她惊吓过度丧失了语言组织能力,但宁姜勉强可以猜出她想问什么。

“我那个横空出世的丈夫。”宁姜叹口气,给了答案。

“我靠!”宋晓晴跳脚,扑过来抓着宁姜胳膊激动道,“你不亏啊!”

虽然只看了几秒,但不可否认,那个男人身形容貌都无可挑剔。

宋晓晴咕咚咽了口唾沫,又好奇地问:“你们同居几天了?他做什么的?有房有车吗?”问到一半她想了下,奇怪道,“不对,他入赘你家啊?怎么住这里?”

“行了行了,”宁姜被宋晓晴一连串的追问弄得头皮都发麻了,“我知道的也不比你多。”

宋晓晴还想再问,看到秦遮从房里出了来,赶紧先闭嘴。

“出去了。”穿戴整齐的秦遮恢复了严肃与正经,拿起桌上宁姜吃剩的半块面包,打了个招呼就往外走。

“去干嘛?”宁姜看他穿的是西服,还打了领带,多嘴问了句。

秦遮在门口换鞋,闻言挑了下眉,“上班。”

一小时前他还说不上班的!

宁姜瘪瘪嘴懒得理,等秦遮走了没多久,也和宋晓晴一起出了门。

两人先去了一趟珠宝店,李倩不在,宁姜就没有停留太久,嘱咐大家照常上班,完了便跟宋晓晴打车去了警察局。

顾修失踪了一个月,虽然爷爷已经报了警,警察也说只要有消息一定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但宁姜还是不放心。

把自己了解的一切告诉了接待她们的警员,宁姜留了自己的电话,和宋晓晴告别,去探望了爷爷。

顾爷爷原本身子很硬朗,这次因为她和顾修出了车祸,一个重伤一个失踪,导致老人家心脏病犯了,一直在家休养。

店里的事爷爷还不知道,宁姜也没告诉老人家,打算自己一个人处理。

本来要和爷爷一起吃个饭,但临到傍晚的时候,秦遮给宁姜打了个电话,说让她立刻回家等他,他接她去见王副总。

宁姜不敢耽误,火急火燎跑回家,结果一直等到半夜,秦遮也没回来。

她气得给他回电,被他掐了,再拨过去已经是关机。

宁姜以为自己被秦遮整了,干脆坐在客厅等他回来,准备好好质问一番。可那晚秦遮彻夜未归,宁姜等得睡着了,迷迷糊糊接到一个陌生来电,张口就喊她嫂子。

“你打错了。”宁姜头脑昏昏沉沉,正要挂电话。

“没打错没打错,”薛晨赶紧解释,“是秦……遮让我来接您的,您起了吗?我现在在您家楼下,稍晚点带您去见王副总。”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差一点就脱口而出“秦总”了,还好自己反应快。

“啊?”宁姜愣,“秦遮?”

她慢慢想起昨晚被秦遮放了鸽子。

“对对对!”薛晨连声道。

要不是秦总再三强调不该说的话一句都不许说,他真想告诉这姑奶奶,自家总裁为了帮她约上王副总,不仅昨晚通宵赶了项目进程,还让一群人改了出差行程。

“好,那我马上下来。”

“不着急,您慢点。”

薛晨调转车头,刚准备下车抽根烟,宁姜就风风火火下了楼。薛晨只好把打火机收起来,笑眯眯地喊:“嫂子好!”

宁姜尴尬地挠挠头。

薛晨送她到一家咖啡厅门口停下,转身塞过去一张名片,“二楼,您拿着这张名片上去,会有专人带您去见王副总的。”

宁姜道谢,看到名片上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个类似logo的花纹,简单得很。

“孙芝兰,”她默念,好奇问了句,“是秦遮的朋友是吗?”

宁姜记得秦遮说他有个朋友认识王副总,也许就是这个孙芝兰?

“……”薛晨硬着头皮回答,“是……是的。”

是个鬼!孙芝兰是他们秦总的妈!

宁姜拿着名片进了咖啡厅,服务员过来看了一眼,便恭敬地带她去到二楼左侧的独立雅座。

约莫等了十多分钟,宁姜听到楼下有人喊了声“王副总”,心下突然紧张。

她整理了下衣服起身,一扭头刚好看到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

三七分的发型,戴着细框金丝边眼镜,有点矮,有点胖,王副总跟宁姜在网上看到的照片一模一样。

“王副总,您好,我叫宁姜。”她想伸手,又觉得不够礼貌,干脆鞠了个躬。

王副总点点头,笑道:“坐吧。”

 

《神秘老公请自重》第八章

他看起来好像挺和蔼,宁姜松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

服务员端来两杯咖啡,咖啡上精致的拉花和薛晨给她名片上的logo一模一样,宁姜猜测这是那位孙女士的店。

“宁小姐今天找我的事,我大致也了解了,”不等宁姜开口,王副总反而开门见山道,“不过我很好奇,像你们这样的小店,不都想和大品牌合作吗?怎么?觉得施呈还不够知名?”

宁姜摇摇头,“您误会了。”

她态度诚恳,将顾修做私人订制珠宝的理念告诉了王副总,见他有认真在听,也表明自己是一个珠宝设计师,想设计独一无二的作品,而不是只为了赚钱。

“我能明白你的意思,也能体会你的心情,”王副总听完宁姜的叙述,双手搁在桌面上,表情有些为难,“但你也知道,我前两天才跟李小姐谈完合作的事项,公司上层领导也已经把收购的企划列入到最近的待办里,现在临时取消,这……”

“如果有需要赔偿之类的,”宁姜清楚如果真要赔偿,自己一定承担不起,可还是咬咬牙道,“我也可以接受。”

王副总不说话,场面一时沉默下来。

宁姜不好意思催他,哪怕心下着急,也只能耐心等待。

“这样吧,宁小姐,我想了个法子,”王副总皱眉推了推眼镜,缓缓道,“你说你是珠宝设计师,那不如就设计一款新式钻戒出来。如果你有设计天赋,领导也觉得好,我可以跟他们谈,让施呈扶持你们的珠宝店继续做私人订制,你也可以到施呈来,我们聘用你当首席设计师。”

宁姜怔,“设计钻戒?”

王副总颔首,“一个月之内,这样或许还来得及终止合同的签订,你意下如何?”

宁姜低头沉思片刻,答:“好,我没问题。”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既然王副总能帮她去商谈,开出一些条件也是正常的。

而且这条件是想看看自己有没有本事,无可厚非。

王副总欣赏宁姜的爽快,大掌一拍笑道:“那么,你就以‘爱情’为主题去设计吧。”

爱情?

宁姜眨了眨眼睛,有些迷茫。

“我还有个会议,就先走了,”王副总起身,离开之前特地又叮嘱了一遍,“宁小姐记得,一个月时间,如果届时不能设计出施呈满意的钻戒,那我也无能为力了。”

宁姜郑重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她一直在琢磨要从哪里入手。

爱情这个主题虽然很好设计,但极容易落了俗套,这是他们做私人订制最忌讳的一点。宁姜珍惜这次机会,不想太草率过草率,又苦于没有恋爱经验,对“爱情”这两字的理解少之又少。

她决定从头开始。

宁姜开始看言情小说、看爱情电影,抱着纸巾在沙发里哭成泪人,结果一觉醒来还是对爱情没什么想法。

她又翻出了自己早已积灰的一堆资料,结合国内外设计大师的各类作品,试图从中获取一些灵感。

但也没什么用。

宁姜折腾了两天两夜,依旧陷在创作瓶颈里。

这两天秦遮都没回来,她着急自己的设计便没有去管他,殊不知秦遮也正愁着一件事。

“秦总,B市来的消息,您要亲自去一趟吗?”薛晨是秦遮的助理,刚接了传真递给秦遮。

一身笔挺西装坐在老板椅上的秦遮蹙着眉,眉峰凌厉地上扬着。

“订最近的机票。”秦遮沉声道。

薛晨应下,出门时却又被叫住了。

“她最近在忙什么?”秦遮没抬头,一边看手里的传真一边问。

自己三天没回家宁姜倒也不着急,没良心的东西!见完了王副总,连个电话都不给他打!

薛晨噎了噎,“我下午替您去看看。”

“嗯,出去吧。”秦遮摆摆手。

薛晨苦大仇深地关上门。

他明明是总裁助理,怎么现在搞得像盯梢的!

宁姜找不到突破口心里烦闷,便给宋晓晴打电话吐苦水。

宋晓晴一听,哈哈大笑:“这还不简单?你等着,我带你去挖灵感!”她在医院实习,平常也不是很忙,跟领班请了假,中午就赶到了宁姜家。

“你真有办法?”宁姜在宋晓晴的催促下换了衣服跟她出门,却还是有些狐疑。

“艺术源于生活,”宋晓晴挽着宁姜的手臂,一板一眼道,“这句话你听过没?”

宁姜点头,“你的意思是……我们去体验生活?从而挖掘灵感?”

“聪明!”宋晓晴赞许地拍拍她脑袋,“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没谈过恋爱还没见过别人谈恋爱?走,我们去观察那些小情侣!”

两人小跑着下了楼,刚巧薛晨将车开到前面的拐角处。

宁姜觉得车牌号有些眼熟,忍不住多看了一眼。

薛晨隔着挡风玻璃瞧见宁姜在打量,吓得连忙倒退,直到宋晓晴拉着宁姜离开,才慢慢把脑袋从方向盘下探了出来。

总裁交代了,不能被宁姜发现自己观察她的生活,不然就要炒了他。

薛晨心里苦,又不敢抱怨,只能拿着助理的工资,委屈巴巴地干着跟踪的事儿。

“11:52,宁小姐和女伴出门,去向未知。”薛晨在随身携带的小本本上写下一行字,然后开着车在小区里绕了一圈,绕出大门的时候,宁姜和宋晓晴才走出没多远。

他几乎是用龟速开着车在道路上行驶,引来不少行人注目。

下次得跟总裁申请置办一辆自行车,方便他盯梢。

薛晨默默嘀咕,熄火下车,鬼鬼祟祟地跟在宁姜身后十米开外。

而宁姜完全没有察觉。

“我们去电影院,”宋晓晴指了指前面的商城,笃定道,“那家电影院有情侣场的电影。”她说完,拉着宁姜就进去买票了。

虽然不是周末,但影院一如既往人头攒动,尤其最近新上映了一部口碑十分不错的青春片,许多小情侣都前来观看。

情侣场不同于普通场,座位都是成双成对的小沙发,宁姜和宋晓晴进入放映厅的时候,看到好几对小情侣已经抱在一起腻腻歪歪了。

“瞧见没,这就是爱情,是男女双方荷尔蒙的互相吸引。”宋晓晴附在宁姜耳边故作深沉道。

宁姜被她说得一乐,找到位置坐了下来。

 

《神秘老公请自重》第九章

门外的薛晨急得团团转,“姐姐,我就一个人,怎么非得买两张票啊?”

“先生,您要订的是情侣厅,情侣厅座位不单个售卖哦。”柜台的工作人员还算耐心,认真地给薛晨解释。

“……”薛晨脸黑了黑。

后面排队的小情侣笑出了声音。

“行吧……那我买两张……”

薛晨忍痛花了三百块,买了场自己压根儿不感兴趣的电影看!还是独享的情侣座!

他忿忿地抱着赠送的爆米花进去,里头光线黑暗,好不容易找着宁姜,薛晨赶紧掏出纸笔记录——

“12:35,宁小姐和女伴一同观看电影,”写完后他觉得不妥,又补了句,“本人自费电影票,申请财务下月报销。”

之后陆陆续续进来不少小情侣,宋晓晴趴在宁姜肩膀上提醒她:“看电影是次要的,你待会儿得多注意他们,那才是真实的爱情,电影里的都是假的,知道吗?”

明明自己也是单身狗,说得却一本正经。

宁姜忍不住笑出声音。

电影开始了。

宁姜单手支着下巴往左看,左前方的小情侣一直抱在一起,像被胶水沾上了似的。

宁姜觉得没意思,又往右看,右前方的小情侣更厉害,电影开场三分钟就已经亲上了。

“这就是你说的爱情?”宁姜扯了扯宋晓晴的衣服,压低嗓音道。

宋晓晴嚼着爆米花,完全沉浸在影片里。

宁姜摇摇头,硬撑着看了半小时,迎来电影的第一个泪点。旁边的女生哭得梨花带雨,他男朋友一边给她擦眼泪一边小声安慰。女生缩进男生怀里,哭得更厉害了。

宁姜没认真看,所以哭不出来,倒是宋晓晴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惨兮兮。

整场电影看完,宋晓晴红着眼圈问宁姜:“有想法了没?”

她诚实回答:“没有。”

“没关系,我们转战下一个地方!”宋晓晴拽着宁姜出去,信誓旦旦道,“我保证这次你一定能找到灵感!”

两人叫了个出租车绝尘而去,薛晨没赶上,跟丢了。

他懊恼地一跺脚,擤了擤鼻涕,边抽泣边在笔记本上写——

“14:47,宁小姐跟丢了,但是电影很感人,建议总裁有空带宁小姐再看一次。”

秦遮看着薛晨惴惴不安递上来的笔记本,气笑了。

“你跟个人还能跟丢?”

薛晨哭丧着脸解释:“电影院出来后人实在是太多了,她们又打了车,我没追上……”

“行了,出去吧。”秦遮合上本子放到桌上,挥挥手道。

薛晨赶紧开溜。

“等一下。”秦遮突然又叫住他。

薛晨抖了抖。

“那个你没记住名字的电影,下班前给我找出来,”秦遮翻着文件夹,面不改色道,“找出来了发给我,然后直接去找财务报销。”

“是!”薛晨一凛,点头如捣蒜。

办公室安静下来,只有秦遮手里的纸张翻页声。

他看看时间,快要接近六点,想了想还是给宁姜拨了个电话过去。

彼时宁姜刚刚到家,见来电是秦遮,便问:“你什么工作啊,这么忙?”

“知道关心我了?”秦遮闻言笑出声音,多日来的疲累也一扫而空。

哪怕明知秦遮看不到,宁姜还是狠狠翻了一个白眼,“我随口一问,你别多想,”她躺到沙发上,重重吁出一口气,“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能帮我联系到王副总。”

“就口头上谢谢未免也太轻了,”秦遮调侃道,“等我回去你总得好好谢我。”

就知道他正经不了几分钟。

宁姜无奈,起身盘腿而坐,随便跟秦遮扯了几句就借口要洗澡挂了电话。

答应王副总要设计钻戒的事还一筹莫展,她不想再浪费时间。

今天宋晓晴带她辗转电影院、咖啡厅甚至婚介所,在小情侣经常出没的地方来回观察,但宁姜还是毫无头绪。

她有些丧气,可宋晓晴却很有毅力,说等周末休息了再带宁姜去几个地方长长见识。

秦遮不在家,宁姜乐得清静,干脆把自己关在卧室里,一门心思画设计图。

薛晨在楼下蹲了两个下午没见宁姜出门,回去跟秦遮复命。秦遮还不知道王副总跟宁姜的约定,又碍于公事难以脱身,周末依旧没回家,和薛晨飞了一趟国外。

宁姜跟着宋晓晴玩了两天,像傻子那样抱着个笔记本随时随地记录生活中遇见的情侣的模样,无论是细节还是言行举止,通通不放过。

但她的设计灵感,却仿佛枯竭了似的。

累瘫了的宁姜给自己放空,狠狠睡了一觉,日上三竿时,接到了警局的电话。

“宁小姐,顾修失踪的事情我们有了一些新发现,你方便现在过来一趟吗?”

宁姜惊喜,以为他们找到了顾修,马不停蹄赶到警局,但失望的是,警察并没有找到顾修,只是在C市追踪到顾修的通讯设备被使用过。

这虽然不是特别大的好消息,但至少有了进展。

“你放心,一定很快就能水落石出。”

警察给宁姜吃定心丸,她也没办法一直催促他们,只能谢过,便离开了警局。

因为上周忙着想设计钻戒的事儿,宁姜没怎么去珠宝店,所以回去的时候,她顺道儿想去看看。

李倩的车停在马路对面,看样子人也在店里了。

宁姜冷笑,没想躲着她,淡定地跨进门。

“哟,咱们的大设计师来了啊。”

李倩似乎知道宁姜会来,等在旁边的沙发上,刚见她出现就拔高音调道。

宁姜听得出李倩语气里的讥讽和取笑,不咸不淡地“嗯”了声,不多作搭理。

“怎么,不忙着去设计施呈想要的钻戒,跑我这来监工吗?”

李倩和王副总有联系,知道两人的约定也很正常。宁姜没问,也不想回答,只走到一边听小陈汇报近日店内的情况。

众人都不明白李倩说的话是什么意思,目光在她和宁姜身上来回转。

“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到底几斤几两,你的那种设计,能入得了施呈他们专业人的眼?”尽管宁姜一声不吭,李倩还是一个人说得起劲,“我要是你,都不想去丢这个人!”

“你说够了没有?”宁姜一直忍着,但实在是忍无可忍了。

“被我戳到痛处了?”李倩得意,宁姜越是恼怒,她就越是开心,“给你一年你都设计不出来,省点力气吧!”

“我还是那句话,有我在一天,你休想胡作非为,”宁姜沉道,“师父的店,你也休想染指!”

她甩下最后一句话潇洒转身,走到门口又回头,盯着李倩一字一顿地说——

“设计图,我一定如期画完交给王副总,一定。”

 

《神秘老公请自重》第十章

盯着那个张狂而去的背影,李倩咬牙切齿。

她要是想拿下珠宝店,宁姜是最大的威胁,不过等着瞧,这个绊脚石她一定会挪开。

从珠宝店出来,宁姜颇有些垂头丧气的意味,站在路边。

虽然是有个便宜老公,可是,爱情是什么样,她真的不知道啊。

“你说,你和隔壁班那个女生,是不是暧昧着呢?”

耳畔突然传来一阵女孩子的呵斥声,宁姜没转头去看,那两个人聊天的声音却一直传进她的耳朵里。

“我没有,我不是有你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看她漂亮?那你别要了我啊,分就分呗。”

“哪有,我说了只是巧遇,我爱的是你啊。”

……

听到这像是真心实意的告白,还是爱情,宁姜没忍住转过了头,万一能给她带来灵感呢?

结果,她就看到两个穿着初中校服的孩子,在那里谈情说爱。

“……”

女孩子还在继续。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非你不可。我爱你,但我讨厌暧昧,我前任就是这么分的,你再这样我真不要你了。”

“好好好,我答应你。”

男孩子这么说着,搂着她就走了,留下宁姜原地凌乱。

前,前任?

才初中就前任了,那她是不是太失败了,都快奔三了还不知道爱情是什么?

脑壳疼啊。

李倩那么说她,自己又放了话。

这要是做不出来,麻烦就大了。

一连几天,宁姜都处于头大的状态。

她甚至于已经疯到,去看那些心灵鸡汤来领悟爱情的地步了。

可是,灵感这东西,它不进脑子啊。

她从年轻小情侣开始记录,一直到人约黄昏后的古稀之年的爷爷奶奶。

那天她在公园的时候,有看到两位老人携手前行,在傍晚的余晖下,显得格外美好。

那瞬间,她是有感觉的,于是追了上去,做了个小小的采访。

“爷爷奶奶,请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四十年了。”老奶奶乐呵呵的,跟她讲了自己的老伴,即使年过古稀,眼角眉梢看向身侧人的光,依旧璀璨不灭。

宁姜越看,越觉得有戏。

可是当她问起奶奶,觉得什么是爱情的时候,老人家一脸不解。

她又循循善诱:“就是你对爷爷的感觉。”

“对这糟老头子,还要什么感觉?脾气又不好,又喜欢自己做决定,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老爷爷大概是不满,提出反驳:“那你从年轻时候就好走丢,一直到现在我也没说你啥啊……”

大概是后面奶奶瞪他的眼神越来越凶,他的声音慢慢小了下去。

宁姜看他那有些委屈的模样,都觉得忍俊不禁。

到后来他们夫妻都走了,宁姜还是没点头绪。

许多人说,爱大概就是看不到的时候会想,提起他会笑,对视的时候会脸红……

站在夕阳余晖下,宁姜叹了口气。

她都没有可怎么办才好?

要非说有一个,就是秦遮。

可是,她对视脸红还不是因为这货长的太勾人了,而且,还老喜欢调戏她。

她对这个突如其来的丈夫,怎么可能是爱情嘛。

脑海里浮现出那家伙的坏笑,宁姜怔了怔,随即用力摇头。

她一定是魔怔了,居然在这个时候想起秦遮,那家伙估计还不知道在哪儿呢。

越想越烦躁,她干脆给宋晓晴打了个电话,跟她去吐槽。

“你说,爱情怎么这么难找啊?”

“这东西吧,就是你不要的时候,它又蹭的一下出现,你找它的时候,它打死都不出来。”宋晓晴隔着电话颇有些道理的开口。

宁姜快疯了,再找不到,还怎么设计?

对此,宋晓晴提出,要不要去酒吧里看看。

“酒吧?”宁姜对此表示怀疑,“那里怎么可能会有爱情?”

宋晓晴对她的无知无语,现在酒吧怎么了?好多人就喜欢在那儿邂逅爱情。

当然也有可能邂逅的是人渣。

“实在不行,喝杯酒也可以啊,一醉解千愁。

听到这话,宁姜同意了。

两个人约好了地方,因为离她比较近,她很快就到了。

宋晓晴在家里收拾了一下自己,才出发。她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

彼时,宁姜坐在吧台那里,苦大仇深。

“怎么样了?”她随意点了一杯酒,开口问道。

只见自己的好闺蜜一脸怨气:“我现在看谁,都像极了爱情。”

宋晓晴差点没笑出声来。

都结婚了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的,大概也就宁大设计师一个人了。

“好了,暂时别想这些事,我们喝酒,一醉解千愁嘛。”

两人碰杯,打算借助酒精来忘记烦恼。

如此惹眼的两个漂亮女人,酒吧里鱼龙混杂,很快就被人盯上了。

“美女,一起喝一杯如何?”不知何时,宁姜身边站了一位男士,看起来倒是一派正经,说的话却透着十足的轻佻。

“走开。”宁姜直接了断,就差让他滚了。

男人碰了一鼻子灰,也不气馁,继续看向宋晓晴。

结果对方一脸嫌弃:“你问过她也不知道换杯酒再来问我,恶不恶心?”

那人眼睛一亮,自认为有戏,把酒喝了又同样问宋晓晴,她转身递给那人一杯烈性酒,他一饮而尽,还想要靠近。

宋晓晴字正腔圆的送了他一个字:“滚。”

宁姜笑得不行,已经有些微微的醉了。

这样的男人,她们谁都不会看上好吧。

那人被骂了,悻悻然离去。

不过,有一就有二,不断有男人来她们身边,就想试试运气。

“说实话,这些人长的,还不如秦遮呢,我怎么会看得上。”宁姜喝大了,什么都敢说,笑眯眯的对着宋晓晴开口。

后者也是晕头转向,点头赞同:“你们家的真是极品!”

想起那漂亮的腰腹线,精瘦有力的身材,宁姜笑得肆意:“等我有空,我就睡了他!”

“什么有空,回去就睡!”

她像是被提醒了一样:“对,回去就睡!”

“要是他反抗不愿意呢?”

宁姜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怎么不愿意?我们,合法的!不愿意,也得愿意。”

顿了顿,她又坏笑着开口。

“实在不愿意,就绑起来,满清十大酷刑,都用上。”

宋晓晴为她的深谋远虑鼓掌,两个喝多了女人随即开启了互相吹捧的模式,成功达到幻想人生巅峰。

小甜甜的《神秘老公请自重》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神秘老公请自重》就可以了哦~

神秘老公请自重同类型小说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

(蓝枫)全集免费阅读,转身爱情已沧桑内容感人,文笔成熟,姜城的故事《转身爱情已沧桑》从这开始诉说:一场高中单身派对游戏让他们在爱情的漩涡里挣扎,爱与恨的交织,友情与爱情的抉择,如同溺水一般,没有疼痛只会让你渐渐的失去力气直到死亡。按下快门的那一刻似乎注定要丢失一颗少女心,姜城等了三年却等到简凡订婚的消息,简凡挣扎了三年回来看到的却是姜城披婚纱嫁给自己的对手,简凡的步步紧逼,肖宇民的精心算计,让姜城痛苦的挣扎着,父亲溺水,母亲病逝,流产一连串的打击她会选择以什么样的方式结束这一切?何璐不可救药的爱上了眉目如

小说名称:转身爱情已沧桑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霍霆)全集免费阅读,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内容感人,文笔成熟,霍霆的故事《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从这开始诉说:王牌特工穿越到废材高中生身上,遇到国民男神霍霆。霍霆爱上顾颜之前:霍霆:“对不起,我心里只有学习和游戏。”霍霆:“你别爱上我,我最烦你这样的。”霍霆:“顾颜,请你自重!”霍霆爱上顾颜之后:霍霆:“宝贝,你怎么还不理我呀。”霍霆:“我有权有钱还有颜,顾颜宝贝,快来爱我。”霍霆:“宝贝,我已躺平,不要大意的扑上来吧。”……顾颜:“歪,妖妖灵吗?这里有人节操碎了一地,求拖走。”

小说名称:王牌千金国民女神带回家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列表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完结版在线试读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已上线最新章节完结版,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主要围绕着林墨歌权简璃发展的故事,此书的创作者是(林墨歌),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最新章节完结版在线免费阅读在这里哦:"为了五百万,她出卖自己的灵魂,孩子生下就被迫与她分离,多年后,某总裁看着眼前的小女人。“拐走我的女儿,你可真是胆大包天!现在又来拐走我的儿子。”总裁大人邪佞一笑:“老婆,也把我拐走吧!”…"

小说名称: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