朵花花小说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全文在线阅读《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全章节目录

  • 时间:
  • 重生侯门:嫡女贵凰作者朵花花
  • 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小说源于:WXB

朵花花小说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全文在线阅读《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全章节目录

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全文免费阅读

第16章:太子——卫韫

  翌日。

  叶辞柏一早便去了东宫。

  演戏演全套,手上真拿了几卷新兵训练手札。

  出发前,在府门口特地闹了个不大不小的动静,好似生怕旁人不知道似的。

  不大一会的功夫,叶辞柏拿着几卷书册去东宫的事便传到了叶庭之的耳朵里。

  前来汇报的下人跪在地上,久久未见到叶庭之反应,悄咪咪的抬头看过去,这一看,当场大骇,险些软到在地。

  妈呀,老爷的脸色实在太吓人了!

  …

  叶辞柏是东宫的熟客,在管事海总管将他迎去雅阁后,像以往一般冲他挥挥手,“知道你忙,你自忙去吧,不用管本小爷。”

  东宫没有女眷,内里内外皆是由海总管一人打理,可以说十分的忙碌。

  海总管也不和他客气,道:“奴才谢您体恤,殿下下了朝便会回来,在此期间,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宫人。”

  雅阁叶辞柏常来,熟悉的好似自己的家一般,轻车熟路的从内里的书架上拿了几本书来看。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叶辞柏听到外面有了动静,合上书之际,雅阁的门便从外面打开……

  进来之人一袭紫色滚边锦袍,满头墨发玉冠而束,眉目如画,精致镌刻,完美的让人无从挑剔。

  太子——卫韫!

  “见过太子殿下。”

  叶辞柏起身上前,敷衍的抬了抬手。

  卫韫挑了挑好看的眉,也不让起,只道:“向来不拘小节的叶小将军,何时如此有礼了。”

  清冽的嗓音如玉珠落盘,隐隐透着几许玩味。

  叶辞柏无所谓的耸耸肩,收了手,“太子会不知?”

  卫韫笑,“你是来质问于我?”

  “辞柏可不敢,您可是太子啊,借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质问太子殿下您啊。”

  听着这饱含怨气的回答,卫韫再次笑了笑,未曾言语。

  叶辞柏气闷,这就好比他使出吃奶的劲挥出一拳,却打在了棉花上一般。

  赌气般走过去坐下,愤愤地瞪着那好整以暇的太子殿下。

  岂知,对方不为所动,倒茶抿茶,好不自在。

  叶辞柏素来是个坐不住的性子,忍到现在已是极限,卫韫又是这般一个作态,还能忍得住才怪。

  “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何派人监视我妹妹?”

  监视?

  卫韫扬扬眉,淡淡纠正道:“是保护。”

  “保护?我妹妹已然回到上京,如今身在国公府,哪里用得着保护?再者说,我妹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你派两个男人……这事要被人知道了,你让她以后如何自处?她的名声又怎么办?”

  那小丫头,是在乎名声的人吗?

  想到那夜,叶朝歌大胆的行径,卫韫对叶辞柏的话不认同。

  不过,这倒也提醒了他,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让两个男人保护,的确不妥当。

  “我知道了,待会我便把那两个……召回来。”

  听到这个回答,叶辞柏满意了,这还差不多,也有心情喝茶了,端起来喝了两口,吧嗒吧嗒嘴,他还是觉得都一个味,没什么区别。

  想到什么,好奇问卫韫,“你觉得这茶如何?”

  “还不错。”

  “怎么不错法?”

  “茶香清冽,回香甘甜,好茶!”

  是吗?

  叶辞柏狐疑的又喝了两口,还是没尝出个所以然来。

  在他看来,茶水,只是比白水喝起来有味道。

  仅此而已!

  心里这么想着,不自觉的也就这么说了出来,跟着又嘀咕了句:“真不知道你们哪来那么多的品评,分明都差不多的味嘛。”

  “你们?”

  “我妹妹和你呗,你不知道昨日……”然后将昨日在湖心亭品茗一事说了一遍,说到一半,叶辞柏后知后觉的察觉到不对劲了。

  “你不是都知道吗?”他的人就在现场,他便不信他会不知情!

  卫韫自是知道的,只不过并不承认,也不否认,不动声色的岔开话茬,“看你的反应,仿佛对府上那位刚回来的妹妹观感不错。”

  “岂知是不错,简直就是非常的不错。”果然,叶辞柏被带偏了,“我跟你说,我妹妹真的非常聪明,非常的好,不是因为她是我亲妹妹我才这么夸她,而是她真的真的非常之好,人聪明,记性也好,虽然从小被养在山沟里,但我妹妹的身上,丝毫没有半点的怯懦,举手投足间十分的大方……”

  叶辞柏将叶朝歌这个妹妹夸得是天花乱坠的,将他所知的所有美好形容词,十分心安理得的安到妹妹身上,就是这样,他也觉得不足以将他妹妹的好形容贴切。

  他本意是炫耀他的妹妹,却不知,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透过这番话,卫韫对叶朝歌的好奇,如果说原本有一分,那么,现在就有三分。

  两人如何想的,此时身在国公府的叶朝歌并不知情。

  “小姐,夫人遣奴婢给您送衣裳首饰,夫人说,老夫人傍晚时分回府,让您在这之前好生休息,白天夫人便不过来看您了。”

  竹风得了祁氏的吩咐,特地来一甯苑给叶朝歌送衣服首饰。

  叶朝歌坐在窗前,淡淡的扫了眼祁氏给她准备的衣裳,同前世无甚区别,很快便移开了,“替我谢谢母亲。”

  “是。奴婢告退。”

  竹风的额比刚才低了几分,方才叶朝歌的反应她看在眼里,见到那般华美的衣裳和首饰,她的反应竟十分平淡,而且,从她平静的眼神里,竹风看得出,她不是在装的,而是真的很平淡。

  既然不是装的,那么小姐的反应只有两种解释,一是不为外物所惑,二是性子稳得住。

  直觉告诉她,这两种,叶朝歌都占。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说明,这小姐稳着呢。

  竹风胡思乱想着从屋里退出来,埋头正准备回去,突然眼前一黑,一股撞击力顿时传来,身子不受控制的向后踉跄了两步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谁,谁啊?走路不看路的吗?”

  竹风懵过后,愤怒找罪魁祸首。

  在看清对面和她一样摔在地上的是刘嬷嬷时,顿时吓了一跳,连忙爬起来,“嬷嬷,怎么是您啊,您摔到哪了?可需要请大夫给您瞧瞧?”

  ……

  【作者题外话】:夸妹狂魔——叶辞柏见过各位小姐姐~

第17章:清溪街

  刘嬷嬷和陈嬷嬷皆是当年祁氏的陪嫁嬷嬷,在祁氏面前十分得脸,也深受祁氏的信任和敬重,这两位嬷嬷虽然素日里十分严肃,但人却是极好的,故而,竹风她们亦是打心眼里敬重。

  此次见到刘嬷嬷倒在地上,当下就急了,她年轻,摔下就摔下,也没什么,可刘嬷嬷不同,年岁摆在那。

  刘嬷嬷借着竹风起身,摆摆手,“我没事我没事……”

  站在那缓了缓,然后推开竹风,急急忙忙的进了正屋。

  竹风疑惑的眨眨眼,还从未见过刘嬷嬷如此慌张的时候,可是出了什么事,想了想,也急匆匆走了。

  而此时屋内,刘嬷嬷见过礼后便将其他丫鬟遣了出去,直到房门关上,方才上前,“小姐,有消息了。”

  闻言,叶朝歌意外的扬扬眉,起身去了内室,“嬷嬷,你说吧。”

  刘嬷嬷点点头,压低声音道:“老奴派出去的人传来消息,老爷这些年最常去的便是清溪街,老奴的人去清溪街查探,什么也没查到。”

  “小姐恕罪,是老奴无能。”

  叶朝歌将刘嬷嬷扶起来,摇摇头,“与你无关,那人能隐瞒这么多年不被人知,又岂是一朝一夕就能查到的,不过这么短的时间,能查到清溪街已经是很大的收获了。”

  看来,那外室与那私生子就住在清溪街了。

  叶朝歌一点也不怀疑这个结果的真实性,刘嬷嬷在内宅几十年,手头上必然有几分人脉,而且,依着刘嬷嬷的性子,若非消息准确,她是不会来告诉她的。

  前世,她知道外室与那私生子的存在时,是在他们进门后,故而,并不知道在进国公府之前,他们生活在哪里。

  现在却不同,她有前世的经历,提前得知了他们母子的存在,一切自然也就要从头开始。

  在昨日与刘嬷嬷一番交心后,她便让其去调查,只是没想到,不过一个晚上,就有如此大的收获。

  虽然只是笼统的位置,但这也足够了!

  “其他的继续调查,不过不用着急,慢慢来,但是切记,莫要打草惊蛇。”

  “是,老奴明白,小姐放心。”

  “还有,此事只有你知我知,母亲和兄长那边,切不可透露半个字。”

  祁氏性子在那,若让她知晓此事,必是一记沉重的打击,而叶辞柏藏不住话,他要是知道了,祁氏也必然会知道!

  而且,依着他的性子,必会闹出个天翻地覆,如此一来,那外室母子必然会出现在太阳下,届时,定是要被接回府里来的。

  而叶庭之,也只会被人指点一番,并不会伤筋动骨,如此这般,岂不是太过便宜他们了!

  “老奴省的,请小姐放心。”

  正在主仆二人说话间,外面传来祁氏的声音。

  叶朝歌疑惑,方才竹风不是说母亲今天不过来了吗?

  刘嬷嬷一拍大腿,“刚才老奴与竹风撞了个正着,想来是那丫头瞧着老奴的脸色不对劲,回去同夫人说了……”

  叶朝歌没想到还有这一茬,“待会见机行事,莫要露出马脚。”

  “是。”刘嬷嬷郑重应下。

  之前,她是猛然间得知叶庭之有可能在清溪街养了外室,心情复杂一时恍惚,此时经过一番沉淀,已然平静了下来。

  而且,也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什么,总感觉在与小姐一番对话后,她莫名的觉得十分安心。

  即便要面对夫人,她的心也感觉稳得很。

  “母亲您怎么来了?”叶朝歌带着刘嬷嬷迎出去。

  祁氏的来意,果然正如刘嬷嬷所想的那般。

  叶朝歌笑了笑,宽慰道:“嬷嬷只是不太舒服,没有什么大事,倒是让母亲忧心了。”

  祁氏性子单纯,叶朝歌说什么自然也就信什么,当下也就不再多言,不过既然来了这一趟,自然不会立马回去。

  拉着叶朝歌坐下,细细询问:“我给你派的那几个丫鬟你可还使得?”

  早在叶朝歌回到国公府的第二天,祁氏便给叶朝歌派了使唤的人,刘嬷嬷自是不必再说,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嬷嬷并两个丫鬟。

  这三人是刘嬷嬷和祁氏一起选的,心性人品上自然是过关的,最关键的是,她们背后干净!

  嬷嬷姓王,叶朝歌让她掌管一甯苑上下,两个丫鬟分别是青岚,青茗。

  这三人对于叶朝歌来说皆是极为陌生的,虽然刘嬷嬷说她们干净,但叶朝歌还是想多观察一番,看看她们的心性是否能为她所用。

  故而,这几日,她一直不曾真正用过,身边只留刘嬷嬷一人。

  “挺好的,只是女儿在回来的一路上一直得刘嬷嬷照顾,一时习惯了。”

  “那倒不妨事,再慢慢习惯就是,若是不得用就同娘说,娘再给你换便是。”

  交代完下人的事,祁氏主动提起了即将回来的老夫人她们。

  将老夫人的性子大概说了几句后,祁氏便道:“歌儿,你只需记得一点,你是国公府正儿八经的嫡女,在这府上,谁也越不过你去,倘若是受了委屈,便跟娘说,为娘再不济,也是这国公府的主母,再者,你的背后还有你外祖,没人能欺得了你!”

  祁氏即便再软,再不济,近日府上的流言还是知道的,而且,对于老夫人这个婆母,相处这么多年,她自是了解几分的。

  生怕自己好不容易失而复得的女儿受到委屈,方才说出如上一番话来。

  送走了祁氏,叶朝歌便带着刘嬷嬷转身回了屋。

  “嬷嬷,你与陈嬷嬷交好,找个机会私下提点她两句,不管她用什么手段方法,必须看顾好母亲的身体!”

  闻言,刘嬷嬷心下一惊,“小姐,您的意思是……”

  “你别想太多,我只是这么一说。”顿了顿,叶朝歌悠悠叹了声,“我这人,凡事讲究个万一,多做一手准备没有坏处。”

  刘嬷嬷也不再多想,应下,“小姐放心,老奴省的,说起来,老奴瞧着夫人的脸色越发的好的,估摸着是小姐回来了,夫人心中的那块心病也慢慢解开了吧。”

  ……

第18章:老夫人回府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

  国公府的大门处却早早的点了灯,照亮了一方天地。

  祁氏携一双儿女候在大门口,等待老夫人的马车归来。

  不一会,街角处行来两辆马车。

  来了!

  叶朝歌捏着手帕的手指不自觉的紧了紧,身子有一瞬间的紧绷。

  突然,一双温暖的手覆在她发凉的手指上,跟着,耳边传来祁氏温柔的声音,“歌儿,别怕,有为娘在。”

  叶朝歌睫毛微颤,缓缓抬眸看过去,正正对上祁氏那双呈满了温柔慈爱的眼睛,冰凉的身体逐渐回暖,一颗心也渐渐的归于平静。

  浅浅一笑,用力的点点头,“恩!”

  这时,叶辞柏也凑了过来,“还有我,兄长也在呢。”

  叶朝歌唇角的弧度逐渐放大,是了,她还有母亲,还有兄长!

  他们便是她人生中最温暖的存在!

  说话间,马车由远及近,视野也越来越清晰。

  叶朝歌眯了眯眼,陆恒?

  他怎么也在?

  这时,马车停了下来,陆恒率先下马,“陆恒见过夫人。”

  祁氏忙回礼,“见过世子爷。”

  “夫人客气了。”说完看向叶辞柏和叶朝歌兄妹二人,“辞柏兄,朝歌妹妹,我们又见面了。”

  “陆世子。”

  陆恒的出现,不只是叶朝歌意外,祁氏和叶辞柏同样意外,只不过委实不好多问。

  谁知,陆恒主动解释道:“今日我陪母亲礼佛,回来途中正巧遇到回京的老夫人……”

  剩下的话,众人心中明了。

  “原来如此,劳烦世子护送老夫人。”

  “夫人客气了。”

  叶朝歌看着神色温润的陆恒,心中冷冷一笑,舍去自己的母亲而护送没有关系的老夫人?

  这陆恒生怕旁人看不出他的那点小心思啊?

  许是她的视线太过热烈,陆恒看了过来,半空中,两人的视线交汇。

  叶朝歌不慌不忙的对他淡淡一笑,然后便移开了视线,因为此时,老夫人她们已经下了车。

  陆恒则有些怔楞,刚刚那个眼神……

  老夫人比前世后期年轻几分,只有两鬓染了霜,一身紫红色锦衣将她映衬的面色红润,精神奕奕,她的旁边立着个乖巧的女子。

  素衣素钗,通身气度非凡,雅致的不可方物。

  ——叶思姝!

  叶朝歌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淡粉衣裙,眸中掠过一抹幽光。

  抬头时,正好捕捉到叶思姝投过来的视线,不闪不避的对上去,轻扯嘴角,露出一抹羞涩的笑。

  叶思姝愣了下,显然是没想到会有这一出,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叶朝歌已然低下头随着祁氏给老夫人行礼。

  见状,叶思姝皱了皱眉。

  “这就是我们的朝歌吧……”老夫人眼睛微红的看向叶朝歌,“孩子过来,过来让祖母好好看看……”

  叶朝歌掩去眼底的诸多情绪,一脸羞涩的走过去,福了福身,“祖母安好,孙女给您请安了。”

  “好,好好……”老夫人激动的一把将叶朝歌揽进怀里,“好孩子,可算是盼着你回来了,这么多年了啊,祖母几乎日日梦到你……”

  “祖母……”叶朝歌抿着唇硬逼着自己滴了两滴眼泪。

  祖孙俩抱着哭了一会,便一同回了府。

  老夫人在主位坐下后,叶辞柏便带着叶朝歌一起下跪,磕了个头。

  他们兄妹俩一个自外回来,一个被拐多年刚归位,按照礼数,自是该给老夫人磕头的。

  “好孩子,快起来快起来,都是一家人,无需如此多礼,都过来……”待兄妹俩走近后,老夫人伸手一手拽上一个,“歌儿,跟祖母说说,你这些年都是怎么过的?”

  “回祖母,孙女自记事起便在一户姓方的人家家里当童养媳,自我五岁起,便开始上山下山的干活,每天睡得比狗晚,早上起的比鸡早,吃的是糠,喝的是米汤,方家婆娘性子泼辣,一有不顺心便动辄打骂……这些年,孙女都是这么过来的。”

  随着叶朝歌的话落,老夫人脸上已经是满脸泪水,祁氏则哭得泣不成声。

  就连叶辞柏这个大男人亦跟着落了泪,陆恒则侧过头去,仔细看,便能发现他的眼眶通红。

  一屋子的丫鬟婆子,小声啜泣,一时间,空气中流淌着淡淡的哀伤。

  叶朝歌觉得很好笑,这人怎么说话,还真是至关重要啊。

  前世,她不曾说这些,在她看来,自己曾是傻子的童养媳,是件特别丢脸的事,故而,当初老夫人如刚才那般问她的时候,她含糊其辞的糊弄了过去,自然而言的,也就没有现在的这一出。

  而今世,她选择了与前世相反的一条路,不但没有将自己的遭遇糊弄过去,且如实详细道出,却没想到获得了这么一大票的同情。

  除去祁氏和叶辞柏让她在意之外,其他人的反应,叶朝歌并没有真正的放在心上,她从来不认为,同情会改变一切。

  前世也曾有人对她同情过,结果呢,并不能改变什么,在遇到事情的时候,该如何的还是如何,并不会因为对她的同情而少说两句话,或者是少踩她两脚。

  所以,面对这一切,她并没有太大的感觉。

  “好孩子,你受苦了,现在好了,你回家了,没有人再能欺负你了,你放心,祖母和你爹你娘会好好补偿你的……”

  望着老夫人真诚的目光,叶朝歌幽幽叹了口气,她知道,老夫人现在的确是心疼她怜惜她,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也确实如她所说的给了她不少的补偿。

  但是,在发现她一无所能,蠢笨至极,给她丢脸时,一切就都变了,对她越来越挑剔,越来越瞧不上,甚至一度到了,见到她就厌烦的地步。

  当初若不是她的外祖,恐怕这老太太早就抄了扫帚将她撵出去了。

  压下心头的复杂,叶朝歌轻轻点头。

  老夫人对她的反应有些不满,她都如此做出承诺了,怎么着也得说一番感谢的话吧。

  当下,对叶朝歌的热烈就淡了许多,叫过叶思姝。

  “歌儿,这是你姐姐……”

  “姐姐好。”

  叶朝歌神色如常的打招呼。

  ……

第19章:佳雨作妖

  叶思姝红着眼睛上前,握上她的手。

  “妹妹你回来了就好,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祖母常说,至亲之间要互相帮助,如此家才会兴旺。”

  老夫人赞许的看向叶思姝,“姝儿啊,我不过是随口一说你就记住了,还能运用至此,真是好孩子啊,祖母为你骄傲。”

  老夫人身边的人听此,立马附和,话里话外赞许大小姐聪明云云。

  陆恒脸上更是堆满了笑意,眼底满满都是爱意,看得叶朝歌只觉得腻味死了。

  不过倒是让她颇为好奇的是,叶思姝什么时候如此沉不住气了?

  当初初见时,她可是稳稳的,将大家闺秀表现的淋漓尽致,当然,也衬托出了她的上不得台面。

  而今日,她却当着众人的面踩她搏好感,这可与叶思姝的性格不符啊!

  难道她不怕得罪狠了祁氏和叶辞柏?!

  在接收到祁氏的瞪视时,叶思姝知道自己此举激进了,都不是傻子,即便祁氏再单纯,但并非是单蠢,自然看得出她的用意。

  她也知道,自己这般这般踩着叶朝歌搏好感,势必要得罪祁氏,但她不后悔!

  叶朝歌的优秀出乎她的意料,想到之前佳雨给她的传信,叶思姝很是烦躁。

  说实话,最初听闻找到叶朝歌的时候,她很是惶恐忐忑了一段时间,在得知叶朝歌在山区里成为一个傻子的童养媳时,这颗心就放下来了,尤其是老夫人的态度,给了她很大的信心。

  渐渐的,对此女她也不再放在心上,去普乐寺今日方归,也是她想给她一个下马威,同时也让国公府那些见风使舵的下人们看看,让他们知道,即便她是叶家的养女,但在老夫人的眼中,她比嫡女还有位置!

  直到两日前收到佳雨的传信时,久违的忐忑再次浮上心头。

  祁氏的反应在她的意料之中,毕竟这些年她人不人鬼不鬼的一心思念叶朝歌,但让她意外的是叶辞柏的反应!

  他竟然亲自去接了人回来!

  要知道,叶辞柏一年四季几乎扎根在祁山军营,前段时间老夫人的寿诞他都没有赶回来,只派人送了礼,而今,他竟然为了叶朝歌,不但回来了,且还是亲自去接了人!

  这让她如何还能坐得住!

  最关键的是叶朝歌这个人!

  她与她所想的乡野土包子完全不同,她了解佳雨的性子,深知那封信里必有很大的水分,但她也知道,能让佳雨亲自给她传信,叶朝歌此人必定不简单,而且,佳雨说过,一路上她不但没让叶朝歌吃瘪,且自己却处处受到掣肘警告。

  尤其是在今日见到叶朝歌本人,莫名的心底涌出严重的危机感,她的直觉告诉她,这人,将会成为她的绊脚石!

  所以,她坐不住了!

  短短一瞬间,叶思姝心思便转了好几道弯,迎上祁氏的瞪视,无辜一笑。

  祁氏愣了愣,犹豫起来,难道真是她想多了吗?

  叶辞柏是个典型的糙汉子,他是叶家唯一的嫡子,又被祁老将军一直带在身边养着,自小没经历过后宅的勾心斗角,对于叶思姝方才的话,他也只觉得有些刺耳,其他的就没什么想法了。

  叶朝歌不动声色的将几人的反应看在眼里,无奈的摇摇头,她这个兄长啊,这个性子还真是让人头疼,也难怪前世会被逼得离家不回!

  老夫人拉着叶思姝猛夸,不自觉的形成一方地域,将叶朝歌他们排除在外,泾渭分明。

  过了一会,老太太终于觉得自己冷落了刚回来的孙女,干咳两声,“歌儿,姝儿虽比你年长,但你们年纪相仿,有什么不懂的你便寻她,知道吗?”

  叶朝歌险些忍不住的仰天长笑,叶思姝比她年长?年长几年还是几岁?她们分明是同年同月同日,如果在她的眼里,早出生半个时辰就算年长的话,那就年长好了。

  叶思姝喜欢长,那就长吧!

  “祖母说的是,以后还请思姝姐姐费心了。”

  叶思姝面色一僵,拢在袖袍中的手指不自觉的掐入手心,思姝,思姝!

  这是她最不想听到的两个字,因为这两个字无一不再提醒着她的存在是代替叶朝歌的赝品!

  多年来,无人叫她思姝,即便是在外,也被人恭敬的称一声叶小姐!

  可这个刚回来的土丫头竟然叫她思姝!

  虽然只是僵硬了一瞬间,但叶朝歌还是看出来了,她是故意的!

  叶思姝哪里痛,她就往哪里踩,专捡她的肺管子戳!

  两人心里的官司老夫人不知道,也没觉得叶朝歌的话有哪里不妥,欣慰的点点头,“好孩子。”

  正说话间,突然外面传来阵阵嘈杂叫嚷。

  叶思姝眼睛一亮,来了!

  叶朝歌就站在她的对面,她的一举一动自然没有漏下,心下疑惑,直到老夫人呵斥是谁在外嚷嚷把人带进来,看到进来之人是谁时,叶朝歌才了悟。

  佳雨!

  “老夫人,求老夫人给奴婢做主啊,奴婢,奴婢……实在是走投无路被逼的没办法了啊!”

  一进来,佳雨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哭喊的撕心裂肺。

  在佳雨进来时,刘嬷嬷便觉得不妙,尤其是在看到佳雨面色憔悴,整个人明显消瘦了许多,一副病歪歪模样时,更为不安。

  连忙看向叶朝歌,后者却眉目不动,看到她投来的视线时,丢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不知为什么,刘嬷嬷焦虑的心,突然间就平静了下来。

  转念一想也觉得自己小题大做了,自家小姐可不是任人拿捏的面团子!

  老夫人刚开始还有些疑惑,没有认出下跪之人是谁,还是身边的下人附耳提醒了句后,才恍然。

  “这是怎么一回事?佳雨……你怎么会变成这般的一副模样?”

  对佳雨老夫人自是有印象的,叶思姝身边伺候的丫鬟,只不过,眼前的佳雨和印象中的佳雨完全不同,也难怪刚开始她没有认出来。

  佳雨跪在地上,哭得稀里哗啦的,听到老夫人的问话,连忙哭喊道:“奴婢,奴婢……求老夫人做主啊!”

  ……

第20章开始

朵花花的《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就可以了哦~

重生侯门:嫡女贵凰同类型小说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

久违了,秦先生(方兮兮)全文最新在线试读,一本都市言情小说,主人公林瑟秦佑,本文《久违了,秦先生》故事情节新颖独特,别具一格,快来追文。精彩章节在线试读:爱一个人,到底要多恨才能忘记。恨一个人,要有多爱才能记起。那些忘不掉的爱或恨,不过都是刻在心里的深情。一场阴差阳错,让原本青梅竹马的恋人变为了互相憎恶的仇人。再次重逢,他声音冷冽:“林瑟,是不是为了钱,你什么都可以卖?”她媚眼一勾,笑道:“生意人,做的不就是买卖。”他将她逼至死角,大掌肆意的掌握她的人生。狠绝的说:“那就卖个好价钱……”你以为是交易,不过

小说名称:久违了,秦先生

楚晨主角小说《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一分财气

《都市黄金指》结局无删节,楚晨大结局,是一分财气大大写的小说,都市黄金指在线免费阅读大结局无删节小说,精彩章节阅读:楚晨获得了提升万物价值系统,一切都变了。这是一块石头?不,你绝对看错了,它是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子。你说这是小孩子玩的玻璃球?瞎了你的狗眼,这分明是一块钻石!提升万物价值系统,能够将毫不起眼的东西提升价值,能够将有价值的东西,变得极为珍惜,凭借系统,他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小说名称:都市黄金指

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by盛初九免费在线阅读

盛初九的小说是豪门前妻惹不得,豪门前妻惹不得里面的主角是司北辰宋希云,豪门前妻惹不得免费在线阅读,来开始节选试读吧:结婚三年,丈夫从未碰她,反而是将她送上了陌生男人的床。她一纸离婚协议书,结束这段了名存实亡的婚姻,成功晋升为人人唾弃的弃妇。可是谁知道她竟然睡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于是求婚,再婚,一气呵成。一夜间,她从弃妇摇身成了人人羡慕的豪门太太。于是被捧着,宠着,疼着,闪瞎一干狗眼。但老公不消停,她忍无可忍:“司北辰,我要退货!”

小说名称:豪门前妻惹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