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眠魏衍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 时间:
  •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作者纵里
  •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小说源于:zsy

苏眠魏衍主角的小说结局无删节《重生之狡妻蜜蜜宠》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全文免费阅读

第12章 格外刺眼

她害怕自己的人生再一次失控。

魏衍墨黑的瞳孔直直的注视着苏眠,自律的脸上鲜少出现了生气的神色。

他一步步走近苏眠,对方没有躲,依旧满是愤怒的瞪着他,魏衍从她眼中看到了害怕,他不知道什么事情刺激了她,可同样是害怕,昨晚却温顺乖巧的像只兔子,如今张扬舞爪,像只豹子。

“你酒还没醒,就好好待在这里,什么时候认错了,再出来”

说完,魏衍冷着脸转身离开了浴室,出去之后关上了门,还落了锁。

苏眠站在原地,发泄过后,没了孩子这个事实让她支撑不住,瘫软的跌坐在了地上,颤抖的捂住了脸。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孩子察觉到自己不想要他了,还是因为他不原谅上辈子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所以不愿意再来到她的身边了?

情绪之中,苏眠将那个不知道是谁的孩子父亲,莫名的一起恨了起来。

----

苏家

花想容巧合的从苏眠的枕头底下发现了那盒苏眠买来还没吃的24小时紧急避孕药,愣怔了两秒之后,她恰到好处的发出了惊呼声。

本就在书房等候消息的苏立坤跟林叔立即往苏眠的房间走来。

“怎么了?眠眠回来了?”苏立坤的声音出现在门口,花想容又是心虚遮掩的将枕头刻意的拿起来想盖住避孕药,却又这么巧的,让走过来的苏立坤恰好看到了药盒。

苏立坤变了脸色,“拿过来给我!”

花想容转身挡住枕头,结结巴巴,“外,外公,没什么,没什么,你看错了。”

苏立坤阴霾着脸,拔高了声音,“拿过来!”

花想容咬着唇,无可奈何的转身,从枕头底下把药拿了过来,递到了苏立坤面前,苏立坤还没有老眼昏花,此刻却恨不得老眼昏花。

他活了大半辈子,怎么会不懂苏眠转变的原因,不是她口中所谓的长大了,而是有超过了她父母死亡真想的其他原因,才导致苏眠转了性子,跟他亲近了起来。

雏鸟只有在受伤之后,才会放弃认为是自由的天空,回到认为安全的巢穴。

此刻看到这盒避孕药,他觉得,自己找到了让苏眠改变的原因……

花想容担忧万分,柔柔的劝解,“外公,也许,也许眠眠只是觉得好玩,买来看看而已,你看着不是没开过么,你……”

剩余的话,在苏立坤冰冷的眼神里,全都吞了回去。

“你们最近在学校发生了什么事,见过哪些人,给我好好的说清楚!”

说完,苏立坤拿着药盒转身往外走,花想容跟在后面,轻轻的弯起了嘴角。

---

迟阮阮按照苏眠的吩咐,在苏眠家小区的门口等了很久,她本来以为苏眠很快就会回来的,可等了足足三个小时,都没看到人影,她这才发现了不对。

她给苏眠打电话,对方没接,迟阮阮急了,揣测着苏眠难道真的出了什么事?

迟阮阮意识到不妙想去苏家坦白从宽的时候,苏眠出现了。

她从刚停在前面的车上下来,穿的还是昨晚的那一身,迟阮阮惊喜万分,下车还没来得及喊出苏眠的名字,就看见车上又下来一个人。

那人穿着三件套的西装,看上去一丝不苟又严肃刻板,用发蜡抓到成大背头的发型纹丝不乱,露出的饱满额头,高大的身躯光是这么随意的站在那里,都比寻常人多了一份气势。

迟阮阮对那人在熟悉不过,当初许温柔不知道怎么榜上他之后,她那个后妈没少在她面前嘚瑟。

那人是她的准姐夫,魏衍。

有一段距离,迟阮阮听不见两人在说什么,她想不通苏眠为什么会跟魏衍在一起,却没往什么肮脏的地方想,只因为魏衍来她家简短的几次接触,她就知道。

魏衍这人,说的好听就是真君子,说的难听就是迂腐刻板,于理不合的事情,他打死都做不出来。

两人没有交谈很长时间,苏眠就朝着迟阮阮走了过来。

迟阮阮知道自己昨晚喝酒误事,此刻看着苏眠脸色不好,也没敢多八卦,在苏眠一句话一个动作下,上车,吩咐开车,往苏家开去。

小区门口到苏眠家,没有用一分钟。

苏眠下车的时候,在厨房的王婶就看见了她,王婶走过来开门,想出来迎接,却转头看了一眼,硬生生的停在了门口。

苏眠心下奇怪,等迟阮阮下了车,两人才往大门口去,苏眠交代。

“一会我说什么,你说是就好了。”

迟阮阮急忙点头。

两人进了屋,岑婶还是忍不住的小声对苏眠说了一句,“你外公正在气头上,有事好好说。”

话落,客厅里苏立坤已经虎声虎气的吼道,“回来了还不过来!还要我过去请你?!”

苏眠心头一跳,缓缓走到了客厅。

客厅里,花想容已经跪在了地上,苏立坤手里拿着一条马鞭,脸上余怒未消,苏眠环视了一圈,视线落在了茶几上,那一盒过于显眼的避孕药上……

“你给我跪下!”

苏立坤气的不轻,压根没管站在苏眠身边的迟阮阮,迟阮阮显然被苏立坤的严厉吓到了,看着苏眠跪下,自己也弯了膝盖,还是林叔走过来拉住了她,把人请到了外厅。

苏立坤走到苏眠面前,怒气犹在,却几经变化脸色,缓和了语气问,“苏眠,你有没有什么要跟外公说的?”

苏眠不知道花想容跟苏立坤说了什么会让苏立坤如此动气,气到甚至拿出了马鞭,可从那盒避孕药上来看,八成不是什么好事。

苏眠揣测着没开口,这样的沉默,在苏立坤眼中,无疑是让他心寒跟痛心的,怒急攻心,手中的马鞭扬了起来。

花想容扑过来,抱住苏眠,像个尽责自责的好姐姐,“外公,都是我不好,是我没照顾好眠眠,你要打,就打我吧。

 

第13章 她的孩子没了,她凭什么让她好过!

苏立坤怒喝,“你的份还在后面!你给我让开!”

花想容坚定的摇头,苏立坤的马鞭真的落了下来,她还想闪开,怀中的苏眠却害怕极了一样,死死的抱住了她,让她动弹不得,一鞭子结结实实的,甩在了花想容的背上,疼的她怪叫一声。

苏眠闻声,从花想容的怀中钻出来,吓得“脸色苍白”颤声哀求,“外公,别打了,是我的错,那,那药……”

“是不是你买来自己用的!”苏立坤怒声质问。

苏眠垂眸,她不知道花想容是真的知道了那天晚上的事,还是胡说了什么,只能先试探的心虚底了声音,“是……”

苏立坤手里的马鞭又抬了起来,这次花想容先喊道,“外公,别打了,眠眠身子弱,这一鞭子下去,要她半条命的啊。”

站在不远处瞧着的迟阮阮心中冷笑,是怕鞭子还打在自己身上吧?真会演,不过,啧,苏眠更会演啊。

苏立坤闻言,扬起的鞭子,到底没落下去,他一瞬间像是苍老了十岁,颓然的跌坐在了沙发上,自责痛苦道,“是我的错,我没管好你,更没关心你,才会让你……死后,我这张老脸,要怎么面对你妈……”

苏眠闻言,心里像是炸开了一个柠檬,又酸又涩。

她以为外公是因为觉得丢人,才会如此大发脾气,可老人家的心里,却是自责的……

“眠眠,你别惹外公生气了,外公年纪大了,经受不住刺激的,你快跟外公说,你是被人骗了,你这么单纯,这么小年纪,一定不会做这种事的对不对,你说出来,外公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苏眠害怕的红了眼眶,对花想容的演技嘲讽,看来花想容是不知道,那晚在会所的事情。

她这副假惺惺的作态,让苏眠作呕,她的孩子前世今生都没了,她没了顾忌,还跟她演什么姐妹情深?

“外公,药是我买的,可……不是我自己用的,我是……给想容买的……”

一句话,让客厅里的气氛,顿时变得诡异了起来,苏立坤愣怔的抬起头来看向苏眠。

花想容脸色一白,似乎想到了什么,还嘴硬的反驳,“眠眠,有什么错我都会帮你扛的,外公要打就打我,可你要说实话啊,我们只是在关心你!”

苏眠委屈的眨着眼睛,单纯无害的重复,“容容,药真的是我给你买的,我只是……怕伤到你的自尊,一直不敢拿出来……”

苏立坤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迟阮阮恍然大悟的啊了一声,几步跑过来加入战局。

“我想起来了,前些日子眠眠生日,你不是跟穆学长滚床单了吗!”

她说的清楚,喊得明白,花想容身躯一颤,颤抖着嘴巴也反驳不了这谁都知道的事实。

苏立坤的视线落在了花想容的身上,花想容眼神慌乱,可心思到底是快,那委屈无助的眼神看向屋内的众人,试图唤起别人对她的同情心。

“我,我跟学长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也成年了,所以没想过……要吃药,是打算有了孩子就生下来的……”

迟阮阮看不下去的冷笑,“好一个真心相爱,全校谁不知道苏眠喜欢穆晨义那个傻逼玩意啊?上次被你在学校混淆视听的蒙混过去了,我现在倒是想问问,你跟苏眠一同入学,都是同一时间见到的穆晨义,难不成你也是一见钟情?可就算这样,那苏眠一早就表明了心意,你也知道,所以你是故意抢的穆晨义,好来让苏眠伤心?”

这番话信息量太大,震的苏立坤都瞪圆了眼睛。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花想容转头看着脸色已经完全黑下来苏立坤,急的直磕头,“外公,真的不是这样的,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真的没有,只是感情的事情……外公,我真的没有。”

苏眠呆滞着小脸,心中同样疑惑,这是事实,可被揭穿,花想容不是应该跟自己道歉吗?对着她外公磕个什么劲?

而苏立坤的反应,更是出乎她的意料,苏眠看着苏立坤闻言,浑身泄力一样的瘫在了沙发上,他嘴唇抿的死紧,比刚才还要愤怒,可那股愤怒,他却把这股愤怒压在了心中,让一双已经渐渐浑浊的眼睛里,暗潮汹涌。

管家林叔缓缓走到了苏立坤的身边,似提醒一样的说,“既然是个误会,老太爷你就别生气了,孩子们都吓到了。”

苏立坤迟缓的眨着眼回神,杵着拐杖的手紧了又紧,最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起身被林叔搀扶着,上了楼。

迟阮阮这才敢大声喘气,几步跑到苏眠面前,把人搀扶了起来,冷嘲热讽的说,“苏眠,我刚才那些话,柯南都分析出来都一样,你呀,可别把白眼狼当成小白兔了。”

花想容瘫坐在地上,可怜到了极点的仰头看着苏眠。

苏眠急忙挪开了视线,一脸的难以接受刚才的事实,花想容喊了一声她的名字,苏眠浑身一僵之后,逃一样的拉着迟阮阮往外面跑去……

林叔的妻子岑婶急忙追上,想劝解一下,苏眠还是怕外公担心,转过身来对岑婶说,“我只是送阮阮上车,很快就回来。”

岑婶脸色这才转好,点点头嘱咐她,“那你小心点。”

她看着两人离开了视线范围,才转过头来,看着还在客厅地上低声哭泣的花想容,岑婶年纪大了,毕竟是她看着长大的孩子,走过去想安慰一下,花想容却一下抬起头来看着她。

那张脸……

岑婶脚步硬生生的停住,随即转身走向了厨房。

花想容手指头扣在大理石地板上。

 

 

第14章 我能接管苏氏,没有任何问题!

离开的二人组走出了很远,确认没人跟着来之后,迟阮阮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笑的肆意又大声,笑的弯了腰。

苏眠只是站在一边看着她笑,脸上却没有多少高兴的神色。

迟阮阮直起腰抹了抹眼角的泪花,见状用手肘碰了碰她,“你怎么看起来这么不高兴啊?我们刚才可是化解了一场血光之灾啊,你外公可真狠,那一鞭子花想容衣服上都看到血痕了,他也不心疼打在你身上啊。”

苏眠转眼看着她,眼神淡淡的严肃解释,“外公只是太关心我。”

苏家是黑道洗白,才会有苏立坤仇人复仇苏眠父母的事情发生,老人家戎马半身,就算再疼爱苏眠,也免不了动怒的时候,动怒起来,那是把苏眠当男孩子来教训,所以从小,苏眠都很爱外公,却也很怕外公。

父母死亡的真相,更是放大了这份害怕。

迟阮阮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的干巴巴的,“我没有怪你外公的意思,我都没见过我外公啥样,要是能见他一面,被揍一下也无所谓啊,不过也许你外公是真的以为花想容会给你挡,所以才故意下这么重的手!干的漂亮!”

这话倒是让苏眠笑了起来,刚才花想容的那声怪叫,确实让人开心。

“对了,你怎么会跟我姐……魏衍在一起啊?”迟阮阮想起了被遗忘的八卦。

苏眠嘴角的笑意沉了一下,避重就轻的解释,“昨晚我喝多了,被他捡走了,不过你放心,什么事都没有,他只是因为跟我爸妈是故交,随手帮了我一把而已。”

说道帮字,苏眠有些咬牙切齿,她之所以来晚了这么几个小时,是因为魏衍把她关在浴室,说让她认错了再出来,就真是让她认错了再出来,不管苏眠在威胁要砸玻璃,还是嚷着救命要自杀,魏衍都不为所动。

直到后来苏眠折腾的没力气了,跟他认了错,才出来的……

这只是苏眠随意拈来的借口,她怎么都没想到,不久之后,这竟然变成了事实……

迟阮阮一脸古怪,挑着眉说,“没什么我才失望好吧,虽然不想承认,但是魏衍是个确实优秀的人,配许温柔那个表……那个臭女人浪费了,要不是他对我不敢兴趣,我就去勾引他了!看许温柔还能不能维持那副圣母模样!”

“……”

苏眠无语,可想到魏衍,她的心沉重了起来。

她到今天,才发现,所有的轨迹都跟她曾经的不一样了,比如许温柔,魏衍,她从来没有见过,比如迟阮阮她有过几面之缘,可对方完全没有给她释放过什么好意。

孩子的负担……已经没有了,她没了顾虑,那以前谋算的计划,是不是就可以提前了?

“苏眠?苏眠!”迟阮阮一张艳丽的脸凑到苏眠面前,还在她眼前挥了挥手,距离太近,回神的苏眠硬生生的倒退了两步。

迟阮阮笑的猥琐,还伸手挑着她的下巴问,“看着我发什么呆?是不是觉得我为你插刀的样子太帅了,爱上我了?”

苏眠直视着迟阮阮的眼睛,虽然迟阮阮平时张扬跋扈,活脱脱一个被宠坏的千金纨绔,可,那双眼睛却是这么清澈又明亮,没有半丝污秽,她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她的好友,虽然还没到至交的地步,却也十分的坦诚相待……

迟阮阮被苏眠看的笑不下去了,收回手指搓了搓自己的双臂,嫌弃道,“你可别真的爱上我啊,我性取向很正常的!公司还有这么多小鲜肉等着我撩呢!”

苏眠笑了起来,眼底,却没有多少暖意。

“我知道你喜欢小鲜肉,上次我看到一个男的,我预感他以后,一定会大火,阮阮,我们要不要,来打个赌?让我来投资包装他,赚了钱,分你一半买糖吃。”

迟阮阮把她当好朋友,可朋友两个字,就如同爱情,在她的人生中,早就变成了穿肠毒药,不敢沾,厌恶碰。

“谁啊?”

“连城月。”

---

入夜

今晚的苏家餐桌上,气氛格外的凝重,苏眠仿佛被打击坏了的孩子,处处表现着食不知味。

花想容全程低着头,假装自己不存在,只有苏立坤,他始终没有动筷子,只是眼神在两个孩子身上,来回的看着。

许久,苏立坤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眠眠,算起来,你已经二十岁了。”

苏眠愣怔的抬起头,不知道外公这话是什么意思,苏立坤神色严肃,似乎已经做好了决定,不容质疑的说,“苏氏是你爸妈留下来的心血,以前你没成年,外公就帮你打理,现在你长大了,也该交给你了。”

话落,花想容手中的筷子掉在了桌上,发出刺耳的声音。

她苍白着脸色,随时随地都能掉下来的眼泪悬在睫毛上,看着苏立坤说,“对不起外公,我没拿稳。”

苏立坤只是看了她一眼,就收回了视线,继续看着苏眠道,“外公知道你不喜欢从商,外公也不逼你,明天我就让公司的秘书过来,先跟你交接着一些工作,如果你毕业之后还是不喜欢,那外公不勉强你。”

苏眠没想到事情会如此发展,她心中在重生之后,就拟定了接下来要走的路,壮大苏氏,是其中之一,她还考虑着要如何让外公同意她开始接管公司,外公就先说了,虽然很高兴,可苏眠却不得不多想了其中的原因。

花想容漂亮的脸蛋有些苍白,见苏眠不说话,一如既往的体贴解围,“外公,眠眠虽然二十岁了,可到底还只是个大一的孩子,接管公司又要上课,对她来说,压力实在太重了,那会多累啊,不如,缓几年再说吧。”

苏立坤敛了眉眼,片刻,才又看向苏眠,“想容说的不错,是外公没有考虑到你还是个学生,你别有压力,那这件事就……”

“我不怕!”苏眠坚定着眼睛,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单纯”模样,“外公这么大年纪了都不怕累,我又怎么会怕累呢?我会好好努力学习,也会好好接手公司事务的!外公,你别担心!”

话落,苏眠没有错过花想容脸上一闪而过的扭曲。

苏立坤却欣慰的笑了,大声说了一个好字!

纵里的《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就可以了哦~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同类型小说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西瓜不甜小说全文阅读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是西瓜不甜倾心创作的小说,在这里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阅读:口蜜腹剑的亲妹妹把她拐到游轮上拍卖,为逃脱,她主动献吻战少。“这是我的初吻,你要负责。”自此,她抱上海城最尊贵男人的大腿,狐假虎威。彻查爷爷死因,打脸渣妹,解开身世之谜……心一点点沦陷,真相却猝不及防被揭开。“宋依依,这辈子除非死亡,否则你休想离开我!”

小说名称: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时桑榆)小说无广告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在线阅读

时桑榆的小说是《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本文作者是陆声声,文章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权倾京城的大佬,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四年;上流圈子都知道时桑榆不知廉耻,与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清。时桑榆最出名的是不知好歹,荣宠之时,她仍流连于各色男人之间。所有人都等着她失宠出丑,然而。大佬却对她宠爱更甚。五年之后,时桑榆被男人抵在墙角,她冷笑:“大佬,我们早就分手了。”墙角一个软萌的小团子撇嘴:“麻麻,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小说名称: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

漫漫婚途如沐春风(许沐恩秦桦)全文免费阅读-漫漫婚途如沐春风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漫漫婚途如沐春风》二十四桥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五年前,她被迫嫁进秦家,婆婆不喜,丈夫不爱,自此受尽冷遇,落得百般折磨。五年后她强势离婚,却无意中听到一个惊天消息,原来当初并非前夫。秦家那位受尽宠爱的小祖宗,竟然是她的孩子。她势要抢回孩子,却招惹了秦家手段最厉害的男人,他把她逼到角落,语气森然,“你不仅要不回孩子,自己也得入了我这狼窝。”“唉唉唉,秦先生,你别乱来!”

小说名称:漫漫婚途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