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在线阅读-重生之狡妻蜜蜜宠苏眠魏衍小说

  • 时间:
  •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作者纵里
  •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小说源于:zsy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在线阅读-重生之狡妻蜜蜜宠苏眠魏衍小说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小说在线阅读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全文免费阅读

第9章 跳起来哭是什么哭法?

迟阮阮像是头暴怒的狮子,刺红着眼睛看向迟瑞,咬牙切齿的冷声道,“我妈早死了,她算什么杂交品种?!”

迟瑞气急,“你!”

“爸,我没事,别说了。”

“猫哭耗子,你给我滚,再看到你出现在我的迟氏,老娘打断你的狗腿!”

说完,迟阮阮转过身,拽着苏眠的手,连电梯都没坐的原路返回,一脚踢开防火门,扬长而去……

---

夏夜凉爽,路边的大排档内,一桌两个人,却吵得旁边的食客频频投来谴责的眼神。

苏眠端着冒寒气的啤酒,心里想着,上辈子这个时候,自己已经退学在家,满心期待着穆晨义的“负责”了,这辈子,却比上辈子还折磨……

“你,你说!男人是不是!都是王八蛋……嗝,我妈!什么都给了他个狼心狗肺的玩意,他呢?我妈前脚刚走,后脚,后脚就领回来,比我还大三岁的……姐姐?去他娘的狗屁!”

已经醉的不轻的迟阮阮舌头打结,骂人却是一点都不含糊。

可这话,却戳到了苏眠的肺管子。

她一刻都没忘记,花想容说的那句话,他们有血缘关系,自己应该叫她一声姐姐……

对父母的记忆已经模糊,她只能从家庭合照中,看的出来父母是真心相爱的,可父母都是独生,又是同时双双去世,那花想容……到底是因为谁,跟她有血缘关系的?

苏眠心烦意乱,一杯啤酒,直接一口喝了个干净。

花想容摇摇晃晃的坐在位置上,忽然一跃而起。

“苏眠啊,我,我真的好惨,我妈走了,我爸不疼我,她许,许温柔什么都好,他们根本,嗝,看不上我,我好孤单……苏眠,你也孤单,我知道,我熟悉那种感觉,嗝,我们做,做朋友好不好……”

说着说着,迟阮阮竟然哭了起来,跳着哭……

看着四周投射过来的眼光,苏眠把剩下的酒都放在了自己面前,也许喝醉了,就不知道什么是羞耻了……

---

晚上十一点

烂醉如泥的迟阮阮被一直跟着她的司机带走了,苏眠拒绝了先送她回去的提议,她满身酒气,不想外公担心,想散散酒,再走回去。

她顺着路灯往江边走,脑子里一团糟,她忽然不想追究花想容到底为什么跟她有血缘关系了,看看迟阮阮的样子,她怕自己知道真相,会比她还要疯癫,更难以接受……

江边风大,苏眠没走多远,就开始浑身发冷,头晕脑胀,让她不得不扶住了旁边的路灯杆,等另外一阵更不能忽视的疼痛袭来,苏眠疼的甚至分不清痛楚究竟来自于哪里,脱了力,她只能顺着电线杆,直接蹲坐在了冰凉的地上……

……

黑色的迈巴赫上,魏衍单手放在方向盘上,另一只手,靠在窗户上,夹着一支烟。

后座传来轻微的咳嗽声,魏衍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正在揉着自己手肘的许温柔皱了皱鼻子,似乎被烟味呛到了。

魏衍却没有灭掉烟的打算,只是放慢了车速,打开了车窗,然后问,“要不要去医院?”

许温柔诧异的抬眼,确认是魏衍开的口,眼中一片柔软,“没事,就是青了,回去擦点药就好了,今晚谢谢你,我爸这么唠叨,折磨了你这么久……”

魏衍忽然刹车,许温柔惯性的往前扑了一下,话也被打断了,她有些忐忑的看着魏衍,“你,你生气了?”

魏衍平静的说,“不是,忽然想起来公司还有个重要的文件要处理,我要回去一下。”

许温柔愣怔了,片刻后,她秀气的眉头才微微蹙起,可语气上却依旧温婉。

“行,那你先去忙,我自己打车回去。”

魏衍一句话没有。

许温柔下了车,脚步有些快,带这怒气随手就拦住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关门,似乎干净利落。

魏衍看着她上了车,也干净利落的掉转了车头。

出租车上的许温柔转头,看见的,只有迈巴赫红色的尾灯……

---

苏眠前世很少喝酒,更不会喝醉,不知道自己的量在哪里,一杯啤机下去,人已经懵了,现在,更是醉的云里雾里,被人卖了,她都不知道……

她费劲的摸出手机,又眯的眼睛都快合在一起的看着键盘,手却不听使唤,还把手机给弄掉在了地上。

苏眠只得更费劲的去看掉在哪里了,视线中却出现了两条笔直的裤腿,苏眠勉强的抬起头来……

魏衍稍稍提了一下裤子蹲下身来,看着面前脸色白的不正常的苏眠,鲜少动的眉峰,都蹙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还喝的这么多?”

苏眠看不清说话的人是谁,撑着身子凑近了些,带着酒气的呼吸扫在魏衍的脸上,轻柔又瘙痒,太近的距离,魏衍能清楚的看到,苏眠琥珀色的瞳孔上,印着他的脸。

魏衍一把制止住了还要更靠近的苏眠,眉峰皱出了川字。

他……好像见过这双眼睛……

“你是好人吗?”

魏衍追究的思绪被打断,瞧着面前的人脸色破天荒的难看,“不是好人你现在能怎么样?”

苏眠仔细的研究这句话,打了一个酒嗝,忽然笑了起来,“那你就是好人了,坏人,不会问。”

“……”

苏眠费劲的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大舌头的说,“那能请你送我去医院吗,我好疼,疼的快死了……”

橘色的路灯下,魏衍仔细看,才发现,面前这丫头白的过分的脸上,额头的汗水和头发黏在一起,嘴唇也微微发抖着……

---

西江别墅内

魏衍站在主卧门口,脱掉了西装外套,衬衫扎在精瘦的腰身中,更显得身姿挺拔。

房门打开,眉眼带笑的儒雅男人走了出来,看着魏衍眼中的焦急,笑容更多了一丝打趣。

“她怎么了?”

 

第10章 魏衍推开浴室门,一时间呆滞在了那里

秦蔚笑出了声,魏衍不悦的看着他。

“谁啊?长得不错啊!”

魏衍没说话,依旧冷淡的看着他。

秦蔚挤眉弄眼,“我说老魏,你开窍了啊,可你口味也太重了吧,看她那样子,都能做你女儿了……”

魏衍平静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裂痕……

秦蔚笑的更开了些,“她没事,就是,经期喝了冰啤酒,所以才会痛成那样。”

魏衍脸上空白了一瞬,随即尴尬的挪开了视线。

“你不好意思了?”

魏衍难得黑了脸,凉凉的说,“不是谁都是你这个妇科圣手。”

秦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魏衍是在说他的不好,急忙跟上脚步,不服的反击,“我一个医生见的女人多怎么了,我还是单身呢!纯洁的很!”

秦蔚跟在魏衍身后喋喋不休,一前一后的下楼到了客厅,秦蔚眼珠子提溜的转动,忽然凑近坐到沙发上的魏衍面前,满脸不正经的问,“该不是你对人家有所企图,故意灌醉了带回家发现不能?才叫我来做掩饰的?”

魏衍额头上的青筋闻言都欢快的蹦跶了一下,黑着脸说,“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可以清理了一下了!”

秦蔚感到胜利的哈哈大笑,“要不要我告诉你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让你下次不会失手?”

魏衍懒得理他,倒是端着茶水走上来的保姆王妈听见了,忍不住插嘴道,“秦少爷这话可不能乱说,少爷只是心善救人而已,少爷跟许小姐马上就要结婚了,这话要是让许小姐知道,指不定多伤两人的感情呢。”

王妈把茶杯放到茶几上,还想说点什么,却看见了魏衍冷下来的脸色,顿时白了一下脸,她不再说话,快速的放下茶杯,转身回了厨房。

秦蔚将一切都看在眼里,等人走了,才端起茶杯说,“王妈怎么都照顾了你十多年了,她把你当做她的亲人,才会关心你说这样的话,你这样黑着一张脸,实在是太不近人情了。”

魏衍端起茶杯,敛眉吹了一下,才淡淡的说,“佣人不得擅议论主家之事,这是魏家的规矩。”

秦蔚撇了撇嘴,“是啊,规矩,你魏衍最讲规矩的,规矩的读书毕业接管家业,订婚结婚生孩子,一切都是按照魏家的规矩按部就班,我真的很好奇你有一天不讲规矩,会是怎么样的?”

“废话太多了。

”魏衍放下茶杯,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小塑料袋子,他将袋子递到秦蔚面前,沉默了一瞬,才神色莫测的说,“拿去化验吧。”

秦蔚单手接过,“头发?谁的?化验什……”

话没说完,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即一脸目瞪口呆的转头看向二楼的方向,“她,她,她真是……”

魏衍站起身,冷下去的脸色把秦蔚要说的话,都给堵了回去,随即转身一语不发的离开了客厅。

“……再见都不说一声,我是多好应付?”

秦蔚嘟嘟囔囔,视线最后落在了他手上的塑料袋上,神情,难得多了几分复杂。

---

苏眠是被烧醒的,浑身缺水的感觉让她内脏都感觉烧着了,酒还没醒,她眯着眼睛环顾四周却看不清自己在哪里,还以为自己在家里,掀开被子头重脚轻的下了床,摸索着走向洗手间。

苏眠想上厕所,又想洗把脸,她的脸好热,等坐在马桶上之后,却有些疑惑的看着不远处的奢华大浴缸。

她外公什么时候给她装了一个这么大的浴缸了?外公看她喝酒了还没骂她,还给她放好水了?

脑子太迟钝,苏眠想不明白,可看到浴缸,浑身缺水的燥热就更加肆意了起来,她只想把自己泡到水里,来舒缓难受。

她也确实这么做了,走到浴缸短短的距离,苏眠已经把自己脱了个精光,等身体泡到水里之后,苏眠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叹息。

喝酒烧心的感觉得到了缓解,苏眠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等耳边传来由远到近的敲门声时,苏眠已经被自动加温的热水熏的脑子更晕了,她以为自己回答了,接着便从浴缸里爬起来,丝毫没听见因为她的不回答,外面的人已经开门走了进来。

苏眠才扶着浴缸扶手一脚迈出来,外面的人已经快步的走到了她面前。

模糊之间,苏眠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双穿着家具拖鞋的脚,往上,再往上……

以为苏眠溺水出事冲进来的魏衍,被面前这始料未及的场景震的愣怔在了原地。

他的目光停留在发育完好的苏眠身上,一时间竟然忘了挪开。

她的皮肤非常白,酒醉后又呈现出淡淡的粉。

纤细匀净的长腿,长的十分的好看,圆俏挺润的胸部就那么暴露于人前,可她迟钝的却连最基本的避挡反应都没有。

苏眠也盯着他的脸看了好久,甚至还抬起一只手,大舌头的指着他说,“你,你怎么有点眼熟?”

一句话,惊醒了魏衍,那张轮廓分明的脸上立即浮出了一抹红晕,他急忙挪开视线,随手抓起一边的浴巾,劈头盖脸的打开丢过去盖在了苏眠的脑袋上,苏眠本就站的不稳,被浴巾盖在脸上一下失去了视线,噗通一声跌回了浴缸里。

转身要走的魏衍又急忙转身,看着她在浴缸里扑腾不停就是扯不下来脑袋上的浴巾,脸色莫测,站在原地几秒,才又拿了一条浴巾,走过去,裹着人,把人从浴缸里捞了出来。

苏眠被呛了几口水的,吓到了,像只受惊的小兔子,死死地搂着他的脖子,在他怀里瑟瑟发抖的呜咽着。

魏衍叹了一口气,僵硬的安慰。

“没事,我在。”

---

苏眠的这一夜,睡得都不安稳,梦里,都是花想容跟穆晨义狼狈为奸的缠绵画面。

她看的恶心,又十分的愤怒,恨不得冲上去把两人剁成肉泥,可她却被绑着,无能为力的看着花想容掐死一个她看不清脸,不断啼哭的婴儿。

 

 

第11章 她的孩子?没了?

撕心裂肺的疼,滔天的怨恨,苏眠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忽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声音,在她耳边说,没事,我在。

出乎意料的让人安心,让她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

翌日一大早,苏眠就被电话吵醒了,她从被子里伸出手,摸索了半天,才从枕头底下把手机拿出来。

“苏眠?!你没事吧,你在哪啊!”迟阮阮的大嗓门从电话那边传来,震的苏眠脑子嗡嗡响。

苏眠把电话拿开了些,“我在家啊。”

“放屁!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口,我看到花想容带着她的舔狗在你家不知道说了什么,你外公现在大吼着让人去找你呢!我在百米开外都能听到他的怒吼声!”

苏眠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裹在身上的浴巾滑落,她发现自己竟然什么都没穿……

她慌张的看向四周,冷硬的装修风格,哪里是她的房间?随便的摆件跟壁画都十分昂贵,所以也不会是酒店。

是啊,她这是在哪?

“苏眠,你没事吧?你说话啊,你被吓我啊,你把你手机定位打开,我过来找你,你别怕……”

苏眠脑子里闪过如数猜想,却独独没有了昨晚的记忆,她强迫自己冷静,故作轻松的叹了一口气说,“我这个脑子,我怕我回家被骂,就住在酒店了。”

迟阮阮也松了一口气,接着道,“那你在哪个酒店?我过来接你吧,我看你外公这么大火气,你现在回来怕不是要挨打。”

外公……

“你没进去我家吧?”

迟阮阮疑惑了一声,急忙解释,“没有没有,我听司机说昨晚你没让他送你回家,我担心着想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宿醉,只是我还没下车,就听见你外公的怒吼,我……就没敢下去……”

苏眠心落下了些,嘱咐道,“那你现在别进去了,你到我家小区门口等我,我现在打车过去,我们在一起回去。”

“我来接你不是更快?”

“不用了,听我的就行。

”苏眠说完,挂断了电话。

她把事情往最糟的地方想了,所以不愿意让任何人知道她酒后……被陌生男人带回家的事情,不是怕丢人,是怕花想容知道这件事后,又会做什么文章,她不能留下把柄给她。

门外忽然传来了不急不缓的敲门声,顾以下意识的把浴巾从床上拽起来挡住自己的身躯,门被人从外面缓缓推开,站在门口的人,却不是她想的什么猥琐男人,而是一个五十来岁,面容慈祥的中年妇人。

“小姐你醒了啊。

”王妈见她醒了,推开门走了进来,手上还拿着她的衣服,上面放着一大包鼓鼓的黑色塑料袋。

王妈将东西放在床尾,看苏眠紧张戒备的样子解释,“小姐你昨晚喝多了,是我家先生把你带回来的,我看你衣服上都是酒味,就给你洗了澡,你的衣服我已经洗干净了,还有,你经期到了,我不知道你平时用的是什么牌子的,就都买了一些……”

苏眠脑子里的重点从她家先生是谁,一下跳跃到了……她经期?

“你说我?来M了?”

---

楼下,魏衍已经坐在餐桌前用早餐了,他手里拿着报纸,却没看进去几个字,无意识的转头看向楼上,却听见苏眠一声过于尖锐的呵斥。

“滚出去!”

魏衍眉头皱了起来,没一分钟,王妈就从楼上走了下来,来到了他面前。

“她怎么了?你没跟她解释清楚?”

王妈脸色委屈,愤愤的说,“我已经按照先生说的解释了,谁知道她听到自己来……生理期就忽然发了火……”

魏衍表情依旧平静,沉默了几秒,放下报纸说,“辛苦了,我一会让她给你道歉。”

王妈点点头,转身回了厨房。

魏衍坐在餐桌面前,足足等了半小时,早餐都凉了,苏眠还没从楼上下来。

魏衍起身上了楼。

苏眠昨晚住的房间是自己的卧室,魏衍送走秦蔚之后在书房坐了很久,半夜回房休息,走进去之后看着凌乱的床铺,才想起来苏眠在自己房间,知道喝醉的人没有分寸,怕她出事才急急的进了浴室,这才有了昨晚尴尬的一幕。

想起昨晚的场景,魏衍站在洗手间门口,莫名干涉的滚动了一下喉咙。

苏眠坐在洗手间的马桶上,哭过了,心情从惊慌失措沉变为了麻木呆滞。

魏衍敲门没有得到苏眠的回答,顿了片刻,才拉开了门,迎面飞来的凶器差点砸在他的脑袋上,魏衍侧头,看着砸烂在他身后的牙刷杯,脸色黑了下来。

“这就是你对救命恩人的态度?”

就算是质问,魏衍也说的平静无波,苏眠呆滞迟缓的抬头,看着魏衍,琥珀色的瞳孔里,全是诧异跟不敢置信。

刚才那个保姆说的她家先生,是……魏衍?

魏衍一步步走过来,站在脸色苍白的苏眠面前,眉头微皱了一下,随即用一副长辈的口吻教训道,“你现在知道害怕了?你也应该害怕,昨晚若不是我遇到你,或者是心怀不轨的人遇到你,你现在就没有机会在这里对着照顾了你一晚上的长辈发脾气了。”

不知道是哪句话踩到了苏眠的神经,她猛的站起身,愤怒又刻薄冲着魏衍吼道,“谁让你救我了,谁让你带我回来了!谁让你多管闲事了!”

苏眠刚才已经用手机查过,她确实只是生理期到了,不是什么流产,可她明明应该怀孕的,为什么孩子忽然没了,她想不通,更不愿意相信,所以不讲理的怪在了魏衍身上,上辈子自己到死都没见过他。

如今,接二连三的遇见不说,她跟魏衍根本没什么交集,他却捡到了醉酒的自己,还带回了家。

一定是因为这样,让她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不止是失去孩子的痛苦,这样的变化,让苏眠满心都是惶恐不安……

纵里的《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就可以了哦~

重生之狡妻蜜蜜宠同类型小说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西瓜不甜小说全文阅读

主人公叫战云天宋依依小说是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是西瓜不甜倾心创作的小说,在这里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精彩内容阅读:口蜜腹剑的亲妹妹把她拐到游轮上拍卖,为逃脱,她主动献吻战少。“这是我的初吻,你要负责。”自此,她抱上海城最尊贵男人的大腿,狐假虎威。彻查爷爷死因,打脸渣妹,解开身世之谜……心一点点沦陷,真相却猝不及防被揭开。“宋依依,这辈子除非死亡,否则你休想离开我!”

小说名称:依依我心战少多指教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时桑榆)小说无广告 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全文在线阅读

时桑榆的小说是《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本文作者是陆声声,文章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值得一读。文章节选免费阅读:权倾京城的大佬,竟然是时桑榆的金主?!全京城都知道时桑榆心狠手辣,曾因为谋杀亲妹未遂坐牢四年;上流圈子都知道时桑榆不知廉耻,与妹妹的未婚夫纠缠不清。时桑榆最出名的是不知好歹,荣宠之时,她仍流连于各色男人之间。所有人都等着她失宠出丑,然而。大佬却对她宠爱更甚。五年之后,时桑榆被男人抵在墙角,她冷笑:“大佬,我们早就分手了。”墙角一个软萌的小团子撇嘴:“麻麻,你有问过我的意思吗?”

小说名称:妻逢对手金主你上当了

漫漫婚途如沐春风(许沐恩秦桦)全文免费阅读-漫漫婚途如沐春风小说全集完整版大结局

《漫漫婚途如沐春风》二十四桥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下面请您欣赏精彩章节: 五年前,她被迫嫁进秦家,婆婆不喜,丈夫不爱,自此受尽冷遇,落得百般折磨。五年后她强势离婚,却无意中听到一个惊天消息,原来当初并非前夫。秦家那位受尽宠爱的小祖宗,竟然是她的孩子。她势要抢回孩子,却招惹了秦家手段最厉害的男人,他把她逼到角落,语气森然,“你不仅要不回孩子,自己也得入了我这狼窝。”“唉唉唉,秦先生,你别乱来!”

小说名称:漫漫婚途如沐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