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清诀邪性总裁太会撩 李木子林梓小说全文阅读

  • 时间:
  • 邪性总裁太会撩作者玉清诀
  • 邪性总裁太会撩小说源于:KX

玉清诀邪性总裁太会撩 李木子林梓小说全文阅读

邪性总裁太会撩小说在线阅读

邪性总裁太会撩推荐章节阅读

邪性总裁太会撩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一章 今天要见血(1)

“李小姐,李小姐!”

来人是陈刚,心急火燎得冲进办公室,惊的李木子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发生什么事儿了?慌里慌张的?”

“那王启的老家人又来闹事了,这次带了好一批人来,你快去看看吧!”

李木子眉头一紧,“行,我马上来。”

她怎么把这茬事儿给忘了,前两天她刚上任就了解了一下接管的事项,其中有一起还没落实下来的大案。

主事人叫王启,一个农村来的外乡中年人,四十出头五十不到,酗酒成性,因为不听劝疏忽安全,宿醉没醒就上工从工地三楼摔了下来,人倒没事,只是一条腿一辈子都没法用了。

因为这事,他家里人来工地闹了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因为缺乏知识和素养,打一开始就冲着讹钱的目的,没完没了的闹腾,华泰一开始打着人道主义,已经申请律师走法律途径,开出了五十万的赔偿费用和承担全部医疗费。

可短短三个月他们就花光了所有钱,又上门来要钱,听肖姐说起,上个对接管理员就是在处理这件事的时候,被对方蛮不讲理的态度引起纷争,混乱中被砸伤了脑袋,被迫请辞的。

不要钱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不要脸的。

这伙人,典型就是不要脸的。

李木子刚赶到工地,远远就瞧见大约七八个人,有男有女,手里还都抄着家伙,有木棍有铁铲子,就连锅铲子都有,被几个工人挡着,他们敞开着嗓子,嘴里叫嚣的话没有一句是能入耳的。

“呵呵,你们这是干什么?”伸手不打笑脸人,李木子一上来就把姿态摆的格外善意。

“合着你们这是死绝人了,派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片子来处理,给我叫你们老板出来。”

开口大嚎的人,站在最前头,约莫五十左右,手里拽着把铁锹,长得膀粗腰圆,身形魁梧的像头熊,大叫大嚷的时候眼睛大瞪如铜铃一般,一副不合我心意就把你们全体铲平的架势。

“大叔,您有话好好说,我是年轻,但我是华泰授命这片工地的管事,有什么问题我都能帮你们想办法解决。”

“行,有个能主事的就成!”后头跑上来一个中年女人,脸色蜡黄枯瘦,一双眼睛却精厉无比,一开口全是咄咄逼人的口气,“我老公在你们工地上摔断了腿,你们就赔了那么点钱想打发我们,还不够我们塞牙缝的,废话我们也不多说,再给一百万我们就走人。”

一百万!!!

李木子揉了揉眉心,忍下厌恶,扯了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大婶,王启的情况我们走的是法律途径,王启本身也有责任,我们是依法判多少就给多少,而且你们之前可也没有意见的,现在又来要钱,会不会有点,嗯……贪心呢?”

“滚犊子,你个臭丫头懂个屁,我哥那一整条腿都废了,我们一家老小都等着他赚钱花呢,看看你们这工地造的这么大,一百万我还少要你们了,赶紧给钱,不然,我们就拆了你这工地。”

又上来一个帮衬的女人,话说的唾沫横飞,大吼大叫泼妇架势十足,整张脸都扭曲狰狞起来,手里的锅铲子也跟着挥舞,要不是她退的及时,已经被扫上脸了。

真是给脸不要脸!李木子沉着脸,怒意在翻江倒海。

对付这些贪得无厌的吸血虫,她已经忍的够够的了,“敬酒不吃非要吃罚酒是吧?给你们留几分薄面还真开上染坊了?一百万,你们怎么不去抢银行啊,这工地大是人家一分一毛赚过来,管你们屁事,以为谁都像你们狗皮膏药贴上来抢钱啊?一个个有手有脚不去找正经事情做,成天想着走弯路,讹钱讹上瘾了是吧?要钱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你们想要拆了工地有本事就从我身上踩过去!”

现场诡异地静默了三秒,随后,不知道是谁大吼了一声,“这丫头就是来糊弄我们的,根本不想给钱,我们冲上去,拆了他们的工地,看哪些值钱的东西都拿走。”

七八个人抄上家伙,哄闹起来,好几个工人都被扫了几道伤口。

李木子看在眼里,脸色沉凝如冰,她突然转身,从杂乱的钢筋堆里捞出一条铁棍子,猛冲上来,一棍子就敲在冲在最前头闹腾叫嚣最厉害的男人小腿肚上。

男人吃痛,嘶红了眼,扬起手里的铁锹就往她的小脑袋上砸去。

现场混乱成一团,很多工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却来不及腾出手去救人,全都失控大吼出声。

今天注定要见血了!

电光火石间,李木子本能就抬手护头,却久久没等到落下来的锥心之痛。

四周也静了下来,空气像被凝冻了一般。

一秒、两秒……

她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目光扫过头顶正上方的铁锹,以及那只握住铁锹手柄的大手。

青筋累累,却强悍有力,单手就生生将魁梧像熊的男人凶猛的力道给压制住了。

大手用力向上一扬,大熊男人不仅没稳住脚,还跌了个狗吃屎。

杨斯呈脸色凛冽,轻扬而起的话锋并不重,却淬满了如腊月般的寒意,“三分钟,警察就到,如果不滚,我会让你们在牢里讹够牢饭。”

闹事的人面面相觑,每个人都被男人冷厉睥睨的气势吓得一声不吭,再看看连最大个的同伴都被轻松丢出去,加上毕竟他们理亏,警察来了肯定讨不到好,再不敢逗留,全部夹着尾巴灰溜溜地跑人了。

“受伤的全部回去处理好了再来上工,严重的上医院去检查,你跟我过来!”

有些人天生就自带光环,开口说的话就代表了信服和力量,即便身处污泥,气势和气质都磨灭不了,只要站在人堆里,永远鹤立鸡群。

杨斯呈就是!

一个小小的建筑工人居然像个领导般熟练地发号施令,神奇的是,每个人都心甘情愿地听从号令,全都各自忙活起来。

 

第十二章 今天要见血(2)

李木子装起鸵鸟,正打算充耳不闻偷偷溜走。

杨斯呈目不斜视,擦身而过的时候,单手就拽住她拖走。

人烟稀少的窄小过道,她被‘啪’一声重响,抵在墙上。

高大的身躯笼影而下,单手支着墙,视线如鹰隼,牢牢锁着她。

“你辞职吧!”

“哈!?”李木子被他肯定句加叹号的语气逗乐了,“华泰你家的?”

她无聊的嗤了一声,伸手想推开他,却推不动,清眸酝上怒意,她瞪着他,不悦斥道,“让开,你以为你是谁,单凭救了我,就想左右我的事业炒了我,你还没资格。”

“我没资格?”他沉声轻喃,俊雅的脸上笼上一层薄薄的情绪,透着超乎寻常的迥热,一双视线明明平静无澜,却如深海般深邃叫人见不到底!

熟知杨斯呈的人知道,越平静越愤怒!

可惜,除了李木子!

修长有力的指毫无预兆地捏住了她的下巴,强势地抬高,在李木子意识到危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带着淡淡凉意的薄唇就势压下,狠狠黏住了她柔嫩的粉唇,可带着愤怒的惩罚之吻坚持不过三秒,在辗转间渐渐变了调。

支在墙上的大手转了方向,搂住了她纤软的腰肢,将她娇小玲珑的身躯紧紧嵌在他刚猛结实的身上,纹丝不动。

嘴上的力道也渐渐松了下来,慢慢缠绵起来,轻佻慢捻,欲拒还迎,杨斯呈玩的一手好吻技,把生手李木子磨的全身瘫软,忘乎所以,甚至忘情地抬手,搂住了他的脖子。

如同两块充满电流的磁铁石,隔着距离不知道,一旦贴合,所有的蠢蠢欲动都在一瞬间爆发。

杨斯呈松开嘴的时候,李木子还没缓过来,小脸酡红,双眼迷离。

他得意得挑唇邪笑,拇指在她微微肿胀的嫩唇上暧昧地轻抚了一把,“如果你不辞职,我见你一次吻一次。”

神智瞬间被打回现实!

“法式浪漫深喉吻,中式古典含蓄吻,日式变态色情吻,美式疯牛狂野吻,场地不限,任你挑选。”

李木子的脸色愈发深红,可这次不是羞臊的,而是被气的。

“杨斯呈,你混蛋!”

想到自己居然还不设防地沉沦了,她都觉得是被下降头了。

“我不辞职,我死也不辞,你死心吧。”她一边使劲抹嘴,一边气急败坏得对着他的背影大吼。

已经掉头的脚步停了下来,他徐徐绕过身,黑眸静谧地盯着她,难得正经地开口,“这种地方不适合你一个女人,如果你想做高层设计师,我可以帮你推荐。”

李木子的表情闪过一瞬间的错愕。

“如果我想进华泰总部呢?你行吗?”她故意嗤笑,开出不可能的刁难条件。

要知道,华泰总部的设计师出了名的全国标榜,世界大师也不在少数,她一个初出茅庐,经验缺乏的生手连入门都不够资格。

虽然之前在不甘心的作祟下,投了五次简历,就连屈降助理职位也用上了,只要能打入华泰建筑设计内部怎么样都行,可结果还是很不幸,五次全部被拒绝。

越挫越勇的她才换了法子,进来实战工地进行考察偷艺。

她绞尽脑汁都没用,光你一个建筑工人更顶不上。

李木子笃信无比的睨着他,就等着他知难而退。

“好!”

好???

好!!!

下巴差点被惊掉,默等三秒换来一个玄乎错觉的字眼,李木子觉得自己幻听了,三两步冲上来拽住他的衣襟,表情激愤,怒斥道,“杨斯呈,为了让我辞职,你连这种谎都敢撒,我告诉你,我最恨别人骗我,你要是答应了又做不到,我会忍不住冲动杀了你的!”

杨斯呈保持着被拽住衣襟的姿势,似笑非笑的眸光在她飘红的小脸上绕了一圈,表情高深莫测。

“你……说真的吗?”她软下声线,想确认,又有些难以置信地轻问道。

“我的样子像开玩笑吗?”

“你什么时候正经过?”她没好气地甩开他的衣襟,粉唇抿的紧紧的,“算了,我也是疯了,居然差点信了你这个不靠谱人的话,你别再说了,我不会辞职的。”

耷拉着肩头,她掉头往回走。

结实的身影瞬间堵了上来,双手搭着她肩膀,抵住了她的后背,温暖热烫的气息刹那包围了她,李木子一时间还没反应上来,低沉暗哑的话一字一句砸在耳边掷地有声,“还有一个月,华泰有一场潜力招聘会,还没对外公开,只聘三名设计师,匿名形式,所以不管是生手还是老手,只要设计稿通过层层删选,就有机会进入华泰。”

天降馅饼,当头砸中。

李木子反应了两秒,突然转过身,激动无比的拽住他的手,“你说的是真的吗?消息可靠吗?真的谁都能参加吗?”

“千真万确!”

“等等!”她涩着嗓子,狐疑地看着他,后知后觉地问道,“都说还没对外公布,你是怎么知道的?”

“嘿,你管我怎么知道,我堂堂京大一神,还诓你个女人不成。”他揉了揉眉心,被怀疑的很不爽,但沉然的眸光接触到她还不自知还握住自己大手的白皙小手时,他默默安静了,悄悄反手,轻轻蹭上她细滑的手背。

啧啧啧……

真白、真嫩、真滑。

李木子歪着脑袋沉思,想到之前的猜测,东岸工地最大工程都是出自杨斯呈之手,这个理由让她顿时相信了十成十。

“好,我这就去准备,这次无论如何我一定要进入华泰。”她信誓旦旦地开口。

“唉,等等!”他又重新拉回被抽走的小手,继续摸着,脸上却一本正经地说道,“带我去看看你的设计稿。”

看她吃惊地迟疑,他挑唇一笑,在她额头上轻敲了一下,“就你那两把刷子我还剽窃了不成?”

说的也是。

整个人都处在激动到不真实环境中的李木子浑然不觉,自个一路拉着杨斯呈进了宿舍。

 

第十三章 煞费苦心的套路

而持续吃豆腐的某人,盯着她的背影,一脸陶醉地坏笑。

“这些都是我以前的设计稿。”

杨斯呈随手翻了翻,眼都不眨地捆成一圈,然后唰一声丢进垃圾桶。

“这么辣眼睛的东西也敢拿出来?”

看着心血被丢掉,李木子差点就暴走了,但一想到眼前的男人可是设计大师,那几张匆匆瞟过的设计稿就是最好的见证,要是能从他手里学上一两招,进入华泰的胜算就更大了。

咬咬牙,她挂起甜甜的笑,“学长……”

杨斯呈被那娇脆的一声学长搞出了一身鸡皮疙瘩,瞧着她谄媚的笑意,心下了然,装模作样地轻哼了一声,“嗯?”

“那个……我知道我学艺不精,你看不上也是正常的,可你不一样啊,你是大师级的,堂堂京大一神啊,如果……我是说如果啊,你不是很忙的时候能不能教我一两手呀?只要进了华泰,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你放心,我一定会感恩的!”

生怕他不信,李木子把手举得高高的,就差发毒誓表达诚意。

“这个吗,也不是不行,不过我有条件!”

她就知道!这个周扒皮!

李木子继续挂着甜笑,很认真的点着脑袋,“你说你说。”

“第一,在你应聘前的这一个月,每天开火给我做饭。”

这个简单,反正她也要吃的,“好。”

“第二,这一个月我的任何话你都必须认真遵守,不许抗议,更不许施暴。”

想到前面那洪荒之力的两脚,李木子在心里偷笑一声,“好。”

“第三……”

“还有第三啊?怎么这么多要求!”

“嗯?”

“好好好,你说。”

“我白天上工,空闲时间只有晚上,你来我宿舍。”

这话,光听着,就让人浑身冒热气了,感觉怪怪的,是他说的方式有问题,还是她太污了。

“有问题吗?”

“没有没有,当然没有!”

为了顺利进入华泰,她拼了。

“好了,现在你可以去准备晚饭了,我要吃糖醋鱼、盐酥鸡、酱肘子、鱼香肉丝、上汤白菜,汤就来个老鸭煲吧!”

李木子的手已经在颤抖,忍下掀桌的冲动,她强迫自己咧开嘴角,挤出个笑,“这么多,你吃的了吗?”

“不还有你吗?我吃不完你吃啊!”

深呼吸再深呼吸,她轻轻点头,微笑,“好的!”

……

花了大半个小时准备好材料,李木子挤在肖姐家小小的灶台前,手起刀落,‘当当当’地准备起吃食。

好在,她从小家境不错,但却不娇气,独立的也早,从烧菜能手妈妈那里已经学到九成的手艺,自从爸妈离婚之后,她搬出来住,就经常自己开火了。

煮这几个菜还难不倒她。

杨斯呈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娇小细嫩的女人围在锅炉前,系着围裙,忙前忙后地准备着,细白的小脸被热气氤氲出丝丝薄汗,一缕鬓发落下,性感又俏皮,在昏色的灯光晕染下,美的幻真幻假。

娇嫩的小手持着汤勺,小心翼翼的打开汤锅盖子,热气蒸腾中,就见她勺出一点凑近嘴边,娇软的丁香小舌轻卷而过,酡红的小脸溢出满足的笑意。

那脆生生的动作,就像刷在他身上一般,几乎一瞬间,感官被全部席卷,小腹的燥热来的又快又猛。

他退后一步,轻咳一声,迅速掩下情绪,在门上捶了两下。

“啊,你回来了,时间刚刚好,马上开饭了。”

杨斯呈走上前来,小小的圆桌上被几盘色香味俱全的菜挤的满满的,他探手,揪了一块鱼香肉丝丢进嘴里,刚巧被拿着碗筷出来的李木子瞧个正着,她不悦的拍了一把他的手,“快去洗手啦,脏不脏。”

“嘿,来的时候洗过了。”将手指上的滋味都给吮干净了,他点点头,“还不错。”

李木子的鼻子立马就长了,得意洋洋的说道,“那是当然,也不看看掌厨的是谁,我敢说,我的手艺可不比餐馆里的厨师差!”

似笑非笑地撩了她一眼,他径自坐下,大快朵颐起来。

终于等着他吃饱喝足,放下碗筷后,李木子等的双眼都发亮了,迫不及待地问道,“学长,吃饱了吗?那可以开始教我了吧?”

“嗯!”他升了个懒腰,懒懒的应了一声,“你去我房里等着,书桌上放着两叠我大学时候设计的旧稿,先去看着。”

“好嘞!”一得令,李木子跑的比兔子还快。

看着她欢脱的身影,薄唇轻扬,他起身,利索地收拾起碗筷,然后洗刷起来。

嗯,女做饭,男洗碗,再加同处一室,他这么煞费苦心地编排这个套路,没点奸情发生也就不科学了。

刷好碗回到自己的宿舍,李木子正陷在设计稿中忘乎所以,连他进来都不知道,连他关上门并且用力反锁更不知道。

杨斯呈悄无声息地上前,一把抽走了她手里的设计稿,对上李木子抬起的诧异眸光,他闲散的往身后的大床一靠,“看出什么名堂了吗?”

她是绝对不会告诉他,其实她早就崇拜到无法自拔,这个男人的的确确的真材实料,光是大学时期的设计稿都已经达到一般正牌设计师无法企及的地步,太多的设计点突破陈旧,满满的都是别出心裁的创新,好的简直叫人拍案叫绝。

“嗯,挺好啊,确实比我好一点点。”

“一点点?”他挑眉。

“好吧好吧,是好很多,不过你脑回路是怎么长得,好多创新点真的超乎我想象,光是这些设计稿拿出去,一定很多建筑企业抢着要啊。”

“是你没脑回路,这就超乎你想象了?”瞅着她兴奋的小脸,他不客气的吐槽,“就你那些设计稿,跟小学生画画似的,别说华泰,一般建筑企业都会当成垃圾,连绞碎都懒得!”

李木子不服气地瘪着嘴,“怎么说我也是原来公司的设计一姐,做了挺多单子的……”

在他气定神闲的眸光下,她的声音越来越低,“虽然都是小单……”

 

第十四章 真死了?

“行,废话我也不多说……”他陡然站起身,二话不说俯下身来,吓得李木子紧紧闭起眼撇开头。

头顶上响起玩味的低笑声,她猛地睁开眼,就见他得瑟的看着她,笑的没心没肺,“以为我要吻你啊,想得美,拿着!”

被说中心事的李木子涨红了脸,狠狠瞪了故意使坏的他一眼,一把抢过他手里的文件。

“云龙大厦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华泰旗下的新产业,全市预计最大的住宅娱乐场合商场一体的大厦。”

“嗯,现在还没开建,是华泰接下来三年的重点项目,华泰对这次的设计非常慎重,这就是我交给你的功课,如果你能把云龙大厦的设计稿做好,不仅能进入华泰,说不定还能被选中当启用设计稿。”

“你开玩笑的吧?”李木子不可置信地干笑两声,“华泰那么多数一数二的设计师,怎么可能采用我的设计稿?”

“还没开始,就怂了?”

“这不是怂,我是有自知之明。”

杨斯呈一个掌心拍在她额头上,“我教出来的人为什么不可能,给你三天时间,把初稿描出来。”

如果有杨斯呈的全力助攻,真的不是不可能,李木子心里翻江倒海,激动到久久无法平静,既然他这么看得起自己,她不全力以赴也对不起自己了。

灯光昏黄,静谧地洒了一室,房内除了铅笔刷动纸面的声音,还伴有阵阵规律的呼吸声。

李木子抬头看了下时间,才知道已经快十二点。

单手枕着头的男人斜躺在床上,沉静俊朗的脸上略显疲惫。

建筑工人拼的都是体力活,他还兼顾老欧的活,休息时间还要指导她的设计稿。

李木子转过身,双手十字交叠垫着下巴,静静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也只有在这种无声的时候,她的小心思才会一点点真实袒露,不得不承认,杨斯呈长得真的十分耐看,体魄更不用说,她可是亲眼见证过,虽然总是喜欢作弄她,但她却没有觉得反感,这种超乎寻常的信任和安全感连她自己都有些吃惊。

悄悄站起身,她绕到床沿,蹲下身,一边帮他拖鞋,一边低喃,“看在你这么帮我的份上,就勉强伺候你一回吧。”

脱完鞋,费力的将他健硕的双腿扛上床,她气喘吁吁地走到床头,犹豫着要不要帮他垫好枕头,这么靠着睡,明早上脖子一定会疼。

“算了算了,我就当好人做到底吧。”

细胳膊细腿的李木子费足了劲儿才抱起他的头,俯低身子扯来枕头,只不过脑袋还没放下去,两只遒劲有力的胳膊陡然缠上了细软的腰肢,嗖一声,就将她整个人圈在了怀里卷到了床上。

天旋地转后的李木子一脸懵逼,还没开始挣扎,有力的大腿紧随而上,似乎预见她会闹腾一般,迅速缠住了她的下半身,夹的密密实实。

李木子深深有着挖坑埋自己的感觉,她懊恼地呻吟一声,试探地蠕动了两下身子,挤出了一身汗还是纹丝不动。

“乖,别闹!”低沉的声音抵在她的头顶,睡意惺忪。

“喂,你是不是故意的,快放开我!”

回应她的是一串沉稳规律的呼吸声。

“杨斯呈,你别装睡了,我知道你是故意的,赶紧放开我,我要回去睡觉了。”

“……”

“杨、斯、呈!”

“……”

真的睡死了?

李木子挫败的咬了咬唇瓣,再次抬手,用力去推他的手和脚,结果累瘫不说,还被抱的更紧了。

她无言地望着天花板,重重地叹了口气,最后终于妥协下来,只要明早上趁天没亮早点起床溜回自己的宿舍,不被人看见就没事了。

自以为得意地想着,眼皮也开始越来越沉重,还别说,杨斯呈这人讨厌归讨厌,这胸膛靠起来却别样温暖结实,舒服的就像裹着丝绒的烙铁。

她缩了缩身子,累了一天的身子首先卸下防备,舒服地睡了过去。

直到怀里传来规律均匀的清浅呼吸,高大的男人才徐徐睁开深邃幽暗的黑眸,灯光晕染,他温热的视线静静锁着眼前清然纯净的面孔。

看了好一会儿,薄唇渐渐凑近,在她额心印下浅浅一吻,他轻声低喃,“小没良心的东西,真想一口吞了你。”

李木子是被一阵催命似的敲门声吵醒的,她闭着眼,眉头却因为嗜睡已经凝起,出口的话满是不耐烦,“谁啊,大清早的吵什么吵!”

“嗯,我帮你把人赶走!”

“好,谢谢!”她甜甜一笑,嘴角还没咧起,大眼陡然睁开。

男人的声音?她的房间为什么会有男人?

杨斯呈!

“不要!”声音和身体同时有了动作,她飞身扑下床,顾不得跌了个狗吃屎,一把抱住杨斯呈靠在门边的腿。

“别开别开,你想害死我吗?”她咬牙切齿的抬起头,怒瞪着一脸无辜带笑的男人。

“我征求过你的意见了。”他气定神闲地回答。

李木子的嘴角狠狠抽了三下,压低了声音嘶吼,“你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

杨斯呈就着被扒住腿的姿势缓缓蹲下身,抬起大手在她额头上量了量,“没发烧,昨晚上也没喝酒,怎么断片了?搞清楚,这是我的房间,早知道你脑子这么不好使,昨晚上我就应该做点什么!”

明明想好的趁天没亮就偷偷回自己宿舍,现在睡过头就算了,还让人找上门了。

李木子烦躁地扒拉了两下头发,外头的敲门声还在愈演愈烈,“啊呈哥哥,你在不在家啊,我姨妈让我来找你拿钥匙,我的东西落在姨妈的房间里了。”

“你的女人?”李木子瞪大眼,小声问道。

一个爆栗敲在她脑袋上,他哼笑一声,“小玲,是肖姐的外甥女,父母都在外地,还在上高中,住校的,偶尔双休会来这里玩两天。”

 

第十五章 我妈心脏

见她瘪瘪嘴缩起脖子,他玩味一笑,点了一下她的嘴唇,看似很亲密,只是在她的眼里现在看起来就很轻浮的样子了。

他翘起了一边的嘴角,很玩味儿的笑着说道:“你脑袋瓜里成天装些什么,我的女人?那你是什么?”

这话的内涵可就深了,乍听起来就跟她跟他有什么关系一样。

她根本就不承认,李木子立马反驳,大声的冲他叫道:“喂,你别胡说八道,我和你什么关系也没有。”

“是吗?事情真的是这个样子的吗?”他盯着她,炯亮的黑眸内满是戏谑,他可不允许这个女人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他歪着脑袋说道:“是谁昨晚上睡在我的床上,早上叫都叫不醒,是谁昨晚上扒着我不放,扯都扯不开,这要换做古代,你不嫁给我,可是要浸猪笼的。你跟我要是连这样都算不上有关系的话,那我就真的不知道什么样的才算是没有关系了,你说呢?”

这颠倒黑白,本末倒置的本事让李木子差点就要呕出一口黑血,她真是后悔跟他发生这样不清不楚的事情,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自己了。

她气吁吁的大骂:“杨斯呈,你这个大混蛋!”

听到这个骂声,他并没有还嘴骂人。回应她的是,他微笑地拉上门把手。

“好好好,你赢了,先打发她走,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嗯,明天做我一天女朋友陪我去见个人。”

“杨斯呈,你别得寸进尺!我什么时候答应了这件事情了,我说的东西可没有这个啊!”她要发挥出洪荒之力才能强压下亲手掐死眼前这男人的冲动。

“没事啊,那我开门迎接我的客人了,你自便。”

李木子急的快哭了,豁出去一把抱住了他,哽着脖子点了点头。

她要是被曝光,不出一个小时,整个工地都会知道,她和杨斯呈睡了一晚上,她还有脸继续待下去吗?这人险她可不能冒啊。

他也是吃准了她这一点,才敢这样乱来的。

杨斯呈无比温柔的搓了搓她乱蓬蓬的头发,顺着她抱着自己的手,将她带到门后,然后闲适地拉开门。

“啊呈哥哥,怎么这么久啊,我还以为你不在家呢?”

“打了一个重要电话,钥匙给你。”

“谢谢啊呈哥哥,我先去拿东西了。”小玲接过钥匙正准备离开,眼尖的她却在床边扫到一只女人的鞋,她往后退了两步,冲着杨斯呈暧昧一笑,“嘿嘿……原来啊……啊呈哥哥恭喜你,终于破处了。”

“咳!”杨斯呈被这小鬼头一句话差点整出内伤,打发她说道:“小孩子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不该管的别管,不该说的事情也不要说。”

“知道啦,放心,我会保密的,嘿嘿。”小玲冲着她得意的挑了挑眉,识趣地跑了。

门被关上,躲在门后的李木子憋的肚子都快疼了,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一边指着杨斯呈的鼻子,一边飙泪讽刺,“破处!哈哈哈哈,你要逗死我吗?原来我们杨大神,长这么大还是个雏哦,哈哈哈,笑死我了。”

好不容易掰回一成,李木子揪着小尾巴不撒手,笑的前俯后仰,完全没有察觉身后男人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危险十足。

“很好笑?”

“当然,可以从年头笑到年尾了,哈哈哈哈。”

“是吗?我觉得这个笑话今天就可以中止了。”

李木子还没反应上来这句话的意思,就被男人一把拽住手腕,啪一声重响,抵在门上。

“你干……”

惊慌失措的尖叫被俯身而下的薄唇吞噬。

杨斯呈将她挣扎的双手一把扣住抵在头顶上,热烫的薄唇在粉嫩的唇上进进出出,反复蹂躏,等到松嘴的时候,李木子已经喘息不停。

还没缓上两口气,薄唇一路蜿蜒,扣在她的颈脖上,肆意横扫,锁骨胸口无一例外,所到之处,都被印上浅浅的红梅。

“放……放开……杨斯呈,你放开我……”

他的动作越发放荡,李木子的恐惧终于觉醒,惊恐地哭嚷起来。

男人置若罔闻,结实有力的长腿强硬地挤入她的双腿之间,李木子差点尖叫。

他抬起头,呼呼喘着粗气,俊逸的脸上满布阴霾,黑亮的瞳孔内还有清晰可见的欲望。

“还觉得好笑吗?”他哑声问道。

李木子咬着唇,脸色惨白,一泡泪水似落非落,轻轻摇了摇头。

喉结上下滚动了两圈,他松开钳制她的手,捧住她的脸,在她微肿的嫩唇上轻啄了一口,引得她不由地战栗了一下。

“所以,以后不要随便嘲笑男人那方面的事,知道吗?”抵着她的唇,他像情人般细细呢喃。

她抬起头,含泪的眸子森恻恻的扫着他,突然抬手,狠狠甩了一巴掌,还不解气使劲将眼前的他推坐在地上。

“你混蛋,下三滥!”

她用拇指蹭了蹭嘴角,索性赖坐在地上不起来,挑眉痞笑了一声,“怎么?看不惯我,有本事吻我来羞辱我啊,来啊来啊!”

李木子算是被刷新了三观,这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恬不知耻的无赖。

她被气到连气都生不起来了,看着男人斜坐在地上,却丝毫不见狼狈,还一副雅痞的姿态,帅的有模有型,她觉得自己眼睛都被气出问题了。

“你给我滚!”

“这是我家,我凭什么要滚蛋啊,你有这个资格吗。”

李木子吐血,气的脸上已经变成了紫白的颜色,纷纷不了的说道:“好,你不走可以,那我走总行了吧!”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回应他的是李木子愤愤的甩门声。

杨斯呈嘴角一勾,直接仰躺在地上枕着手,惬意地哼起小调。

才刚关上的门十秒钟不到被突然用力推开,这次,她直接掉下了眼泪。

“杨斯呈,送我回家。”

察觉苗头不对,杨斯呈翻身而起,拉过她直接往外走去,边走边问,“发生什么事了?”

“我妈心脏病发!”

玉清诀的《邪性总裁太会撩》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邪性总裁太会撩》就可以了哦~

《邪性总裁太会撩》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邪性总裁太会撩》即可哦!

邪性总裁太会撩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