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七慕九小说《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精彩大结局全文阅读

  • 时间:
  •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作者朱七慕九
  •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小说源于:KX

朱七慕九小说《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精彩大结局全文阅读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小说在线阅读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推荐章节阅读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全文免费阅读

第8章 演戏看戏

谢夫人拉溪草在沙发上坐下,温暖白皙的手摩挲着她圆润的脸蛋,细细打量。

乱世之中,三姐妹各奔东西,聚少离多,更莫说这些小辈,所以真正的陆云卿,谢夫人并没见过几次,只觉得少女清汪汪的双眼,和记忆中有几分相似,但她还想再确认一下。

“云卿,可怜的云卿,你还记得小时候,是怎么和姆妈走散的?”

陆云卿走丢的细节,谢三夫人只和两个姐姐说过,连谢洛白和傅钧言都不清楚。

溪草当然更不可能知道,他们只告诉过她,陆云卿是在下着雪的冬天丢的。

傅钧言有些紧张地看向谢洛白。

溪草并没有惊慌,她的眼神突然就悲伤起来,表情似乎陷入了回忆,一咬嘴唇,泪珠滚落下来。

然后她抬袖子胡乱擦了一把。

“那天……非常冷,我记得……下着雪……我本来牵着姆妈的手,后来……”

她双眼通红,断断续续地说着,因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每说到重点,不是哽咽,就是泣不成声。

谢夫人隐约觉得是那么回事,但很多地方又听不清楚,想仔细问问吧,又被溪草的情绪感染,觉得这种真情流露不可能是装的,若反复揭孩子的伤疤,实在过于残忍。

谢夫人心慈,早忍不住跟着落泪。

“别说了,好孩子,是姨妈不对好,不该一回来就问你这些伤心的事。”

谢夫人展臂搂住溪草,她就干脆钻进谢夫人怀里哭,哭得双肩颤抖,泪水把谢夫人的旗袍都晕湿了一大块。

傅钧言看得瞠目结舌,若非知道此女底细,他恐怕也要信以为真了。

而谢洛白冷眼看着,唇边浮出一丝讽笑。

小骗子,不去做戏子,真是可惜了!

“二爷,陆家得到消息,派人来接表小姐了。”

至亲相认的场面被陈管家打断,谢夫人抬头,用帕子擦了一下眼泪,脸色有几分冷意。

“十年不闻不问,这时候冒出来认女儿?没这么便宜的事!去告诉他们,云卿以后就留在谢家!哪都不去!”

谢洛白笑笑,柔声劝道。

“姆妈,无论如何,表妹始终是陆家的女儿,谢家没有强留的道理,何况如今三姨父病重,您总不该阻止他们父女相见。”

留在谢家?那他这枚棋子可就废了。

这么好的戏子,就该送到台上,看她能唱一出什么好戏。

雍州城黑帮之首——陆家,就是最好的戏台。

提起这个,谢夫人更为来气。

“陆承宣如果真疼爱女儿,就不会把自己弄成这个死样子!让云卿看了也是徒留心伤。”

谢夫人的怒气不是来得没有源头,傅钧言和溪草说过,陆云卿生父陆承宣虽是雄踞雍州的黑帮子孙,却和其他几位天生戾气的兄弟截然不同。他不好争斗,自己主动退出了家族生意,早年更是远赴巴黎游学。然而大抵是性子太过绵软难经风雨,自唯一的独女陆云卿失踪,妻子离世后竟一蹶不振,不知怎的还染上了大烟,短短几年原还潇洒儒雅的一个人便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在雍州城小西口的陆公馆养病。

看溪草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一张小脸写满了若有所思,谢夫人心下一软,还当她思念父亲,心中叹了一句。

“罢了,陆家派了什么人来。”

陈叔恭敬道。

“是陆探长。”

闻言,谢夫人面上的气才消了一半,吩咐陈叔请他进来,转脸再面对溪草时已是带上了几分欣慰。

“算陆家还有规矩,若打发个阿猫阿狗来迎你回去,姨妈可不依。”话毕,又担心溪草不明白其间弯绕,正要低声向她介绍来人来历,溪草已是羞怯一笑。

“言表哥怕我不会应付,已经提前把陆家的人事和我详说了一遍。”

谢夫人却还没有放过她,再次确认。

“云卿,陆家有些……复杂,你再想想,如果不想回去,我一会便帮你回绝了。”似乎怕她拒绝,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想见你父亲,大姨随时可以派人送你过去。”

溪草感激地抬起头,天真的小脸上态度分外坚决。

“谢大姨关心,云卿省得。”

眼前的小姑娘扭着衣角一双眼满含期许,生怕自己不答应,一副不谙世事的模样,谢夫人欲言又止,终是叹了一口气。

看她终于不再坚持,溪草松了一口气,她和谢洛白早有约定,如果自己坚持留下,活阎王还不知会怎么整治自己。不过谢夫人这般谨慎,让溪草不由也认真起来,飞快回忆陆探长的资料。

陆探长,全名陆荣坤,因和陆云卿之父陆承宣一见如故,六年前经陆承宣举荐加入陆家背景的华兴社,在陆家做事三年后加入巡捕房,短短几年官运亨通,现已是雍州城巡捕房探长,出入仆从车马,好不威风。

然而此人最为知恩图报,看陆承宣这几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又不愿和唯一的大哥打交道,身缠恶疾好不孤苦,便举家搬到陆承宣家就近照料,自称做人不能忘本,本来也是得陆四爷恩,如今他有难怎能袖手旁观。

因他姿态极低,虽贵为探长,里里外外却一副陆公馆管家派头,把颓败的陆公馆打理得紧紧有条,陆承宣得他照顾身体显也好了不少,无一不夸口称赞,被旁人称为陆大善人,名扬雍州。

“没想到这世道竟还有如此的好人。”

溪草记得自己听完陆家林总,发出这样的感叹。

傅钧言也点头。

“不说别的,陆荣坤此举确实君子,不枉被三姨夫引为知己。”

乱世之中,礼义廉耻皆为浮云,竟还有真正人心向善之辈。联系自己的过往,溪草越发感慨,如果自己和妹妹当初也遇上这样坚守良知的好人,那会不会……

可惜仅仅只是如果。

在黑暗中呆太久的人往往向往光明,可以说这人是她雍州之行最想见的人。

然而随着大厅中藏青色的身影逐渐踱步而入,来人摘下军帽,彬彬有礼地朝众人行礼,再抬起眼,溪草的呼吸霎时窒在了喉口,忍不住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呼。

第9章 仇人相见

她的异态引得众人一一侧目。

谢洛白捕捉到溪草白净的脸盘上飞快闪过的恨意很快被惊愕与不安取代,一副吓坏了的形容,微拧了眉头。这女孩子,无论是在万花楼难堪不雅地缚在春凳上任人宰割,还是被枪管堵在额头,哪怕最后看到自己的“死讯”……都没有如此失态。

就算目睹他残酷审讯叛徒吓得花容失色,可那因为恐惧带来的单一害怕和方才转瞬交错的表情截然不同。

和那些比起来,小小一个陆荣坤,他才不相信她会胆怯。

陆荣坤亦是奇怪地循声望去,只见谢夫人身侧坐了一个穿着旧式蓝袄衫裙的少女,乌黑的长发盘在脑后,齐眉的刘海下一双眼睛大且明亮,倒是个青涩美丽的丫头,就是胆子有点小,她注视着自己,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

不过这个表情并不奇怪,毕竟女儿良婴女校的同学见到自己也大多这般。

溪草眸光一阵紧缩,浑身控制不住地颤抖,未免暴露太多情绪,她干脆低头附在谢夫人怀中,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谢夫人还以为溪草同样被陆荣坤那横穿过脸颊的伤疤吓到,不悦道。

“陆探长还请把军帽带上,云卿可不比你巡捕房里的大老粗胆大。”

陆荣坤似才回味过来,摸了摸脸上足有小指粗的伤疤哈哈大笑。

“是陆某唐突了。不过陆叔叔虽然长相难看,却不是坏人;雍州城这么大,云卿小姐又这么漂亮,可要小心那些徒有其表的家伙啊!”

他这句故作俏皮的玩笑让整个大厅的气氛重新舒缓下来,在阵阵轻笑声中,溪草从座上站起。

“陆叔叔是雍州城出名的大善人,您照顾了家父这么久,云卿还没有向您道谢。”

小姑娘扭扭捏捏站在那里,似乎想行礼,却又不知道如何行事,一时尴尬。

这幅局促的姿态取悦了陆荣坤。手下查出陆云卿自和母亲走散后,便被一对乡下的夫妇收养,现在看来果然是一无所知的乡下女,白白糟蹋了陆家千金的身份。

“小姐客气,陆四爷听说小姐找到了,急着让您回去。”

提起这个,谢夫人当下又冷了脸色。

“云卿前脚才回来,后脚就要被带走,至少也要她在谢公馆住上两日再说。”

陆荣坤也不着急,他行事很是稳妥,口才也颇为了得,只几句话便把谢夫人满腔的怒意打散。

“既是这样,云卿便去见见你父亲,行李也不用全部带去,我已经让人在谢公馆给你安排了房间,如果有人敢欺负你就来找大姨,我会为你做主!”

谢夫人生得温婉,几句话虽说刻意加重了语气,却毫无杀气,想来生活大多和平舒适,并不惯于厮杀。然她话中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让溪草很是感动。

陆荣坤忙笑道。

“云卿小姐是四爷嫡出的骨血,哪里有人敢欺负?再说陆家这一辈尽是少爷,现在大爷当家,好不容易找回自家侄女,疼爱都来不及,什么人敢有这个胆子?”

听出他话中的滑头,谢夫人不削地哼了一声,却也心如明镜。

儿子谢洛白方带兵驻扎雍州城,一山不容二虎,就算谢洛白不主动找人,陆承宗领导的华兴社也不会咽下这口气。虽说谢陆两家也算姻亲,可是现在三妹不在了,陆承宣又是那副样子,陆承宗未必会给谢家面子。

现在云卿回来了,倒对两家的关系有所缓解。

一行人把溪草送上陆家的汽车,谢夫人难免又是一番千叮万嘱,见溪草始终心不在焉,只当她思念父亲,也不好再耽搁。

车门一关,溪草双眸中的恨意再难掩饰。她盯着副驾上陆荣坤的背影,目光晦涩难明。

这张脸,便是化成灰她也认得!若不是他,自己怎会流落庆园春,又怎么会和妹妹润沁骨肉分离。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乱世竟还是恶人得志。

六年前,欺凌弱主的家奴刘世襄,挥霍完姐妹二人的家产,恩将仇报把二人发卖后,摇身一变竟在雍州城站稳了脚跟,成为了那有权有势的巡捕房探长陆荣坤。

还讽刺地混了一个大善人的名号。

多么荒唐!多么可笑!

真是天瞎了眼!!!

不过老天亦是开眼。

溪草唇边曼出一丝冷笑,她南下雍州的目的正是眼前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辗转得知了家奴刘世襄人在雍州,茫茫人海本没有方向,不想这人竟就这样送到了她面前!

牙齿咯咯作响,溪草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她永远忘不了九岁的自己从昏睡中醒来时的绝望和彷徨,那时候润沁才七岁,她又那么爱哭,一想到她找不到姐姐无助害怕,溪草就心如刀割。

六年了,六年了!

溪草想仰天大笑,既然上天给了她这个机会,她自然要为自己和妹妹讨回公道。

兴许是溪草的视线太过犀利,陆荣坤往后视镜看了一眼,对上溪草的双眼,却是一愣。

“云卿小姐在看什么?”

“哦,没有……”镜中的少女无措地绞着手指,似乎因为被当场抓包,红着脸腼腆道。

“只是刚刚发现陆叔叔似乎惯用左手……”

陆荣坤一愣,释然笑道。

“是啊,陆叔叔是左撇子,很少见吧,好多人看到也觉得奇怪呢。”

“是啊,确实少见。”

少女重复了一遍,小白兔一般无害可爱,若寒梅初绽,看得陆荣坤流于事故的眼中霎时放空,一阵恍惚。

被他不加掩饰地盯住,后座上的少女不明所以。

“陆叔叔,难道我脸上……有什么吗?”

陆荣坤讪讪地移开眼,末了却还是忍不住撇了最后一眼。

“云卿小姐看起来有些……面善。”

“自然。”溪草语气纯真,“表哥们都说我和姆妈长得很像。”

第10章 欺人太甚

陆公馆位于小西口鼓楼大街,位置略偏,但很安静。

带小花园的三层德式小洋楼,虽不如谢府那般豪阔,但至少也值三、四万银元。

如果没有陆承宣,凭陆荣坤一个小小的探长,这辈子都住不进这样好的房子。

走进客厅,头顶悬着彩色蒂凡尼吊灯,脚下踩着厚厚的羊绒地毯。家具清一色是欧洲进口的,用足了高档的海派红木,花窗下,站着陆荣坤的妻子曹玉淳。

溪草冷冷地看着她的背影。

曹玉淳是她母亲的陪嫁丫鬟,生来有几分姿色,而刘世襄,不,陆荣坤在她父亲跟前听差,一来二往,两人有了私情,发现的时候,曹玉淳都有了身子。

簪缨世家,讲究体面,父亲本容不下这样的丑事,要把他们双双赶出府去,母亲却不忍心,干脆做主让两人完婚,还送了曹玉淳一套丰厚的嫁妆。

如今的曹玉淳,早已没了当初为奴做婢的局促,她此刻穿着雪青闪蓝的丝绒旗袍,颈项上套着双层珍珠项链,正在悠闲地修剪着盆里的山茶花。

溪草认得,那是滇南来的朱砂紫袍,十分金贵,额娘从前最喜欢养茶花,每次她修剪花枝的时候,曹玉淳就站在旁边,双眼充满了艳羡。

只可惜,改变了身份,也改变不了骨血里的卑劣。

曹玉淳为了把她多卖几块银元,和人贩子讨价还价的丑恶嘴脸,溪草至今记得。

陆荣坤向溪草笑道。

“云卿,这是你玉淳婶婶。”

离开了谢家,他也不再谦恭地称呼她为“云卿小姐”,立马做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来,两面三刀的本性,一如当年。

曹玉淳忙放下剪刀,走过来将溪草揽入怀中。

“好姑娘,你母亲去得早,今后婶婶会像亲娘一般待你。”

曹玉淳发间散发着香味,是玫瑰精油,却叫溪草一阵反胃。

“多谢婶婶。”

她不着痕迹地推开曹玉淳,声音细软。

曹玉淳没察觉出溪草的厌恶,只以为乡下来的小丫头没见过世面,怕生,于是淡淡一笑,继续展现着她的慷慨。

“云卿,今后你就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一样,不要见外,有什么需要,你叔叔想不到的,尽管和婶婶开口。”

溪草点头,笑吟吟地道。

“我怎么会见外呢?陆公馆既然是我爹的家,可不就是我的家?倒是叔叔婶婶,为了照料我爹,特地举家搬过来,真是有劳费心了。”

陆承宣半死不活,这陆公馆全是陆荣坤夫妇掌管,时间久了,便顺理成章当做是自己的家,而溪草就要叫他们清楚,谁才是这里真正的主人。

曹玉淳一楞,不由面红耳赤,陆荣坤脸色也有些尴尬,可小姑娘依旧带着天真清纯的笑意,竟看不出她是无心还是有意。

溪草并没打算让场面变得更加难堪,过早地暴露自己,她望向楼上。

“爸爸是在二楼吗?我去看看他。”

陆荣坤回过神来,连忙道。

“走吧,叔叔陪你上去。”

陆承宣的卧室在走廊尽头,又大又宽敞,布置也很华丽,看上去陆荣坤似乎很尽心。

知恩图报的大善人?他能蒙蔽别人,却逃不过溪草的眼睛。

这个贪婪毫无底线的家伙,是什么秉性,她再太清楚不过了。

陆承宣烟鬼一个,但却也是陆家的儿子,他无儿无女,若哪天咽了气,陆家家大业大,自然是看不上这套小公馆,为感念陆荣坤照顾老四,公馆也许就赠给他们了,说不定还会有一笔丰厚的谢钱。

眼盼把伺候陆承宣归西,就能得到一切,谁能想到这个节骨眼上,他的“女儿”陆云卿,公馆的正统继承人居然冒了出来。

陆荣坤夫妻心里必然气炸了。

陆承宣躺在大床上,溪草走过去,吓了一跳。

丝绵被里躺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脸颊和眼窝深陷,就像蒙了层皮的骷髅,如果不是口里发出的细微呻吟,溪草都不敢相信他还活着。

庆园春隔壁就是大烟馆,抽鸦片抽死的人,差不多就是这样,溪草心里明白,陆承宣的日子不多了。

酝酿了一下,溪草在陆承宣床边蹲下,握住他的枯瘦的手,眼泪便似断线的珠子般落下。

“爸爸,我是云卿,我回来了。”

陆承宣早已神志不清,听见有人说话,眼睛睁开一丝缝隙,浑浊的眼珠动了一下,便没有多余的动静了。

溪草攥紧了他的手,不住地抹眼泪,样子十分伤心。

陆荣坤夫妻看着,在她背后交换了一个神色。

“云卿啊!别伤心了,陆家专门给你爸爸请了英国医生,治大烟瘾,西医最有办法,他迟早会好起来的。”

曹玉淳假意安慰,溪草哭了一会,哽咽道。

“我想单独陪爸爸一会,可以吗?”

屋子里气味难闻,陆荣坤夫妇平时都很少进来,今天装样子站了那么一会,早就受不了了,假意劝了几句,便关门出去了。

两人走后,溪草立马止住哭泣,起身在屋里走了一圈。

果然如此,房间朝向不好,成天晒不到太阳,并不利于病人居住。

地毯上、植绒沙发上,都有或深或浅的污渍,溪草凑近闻了闻,一股骚臭,又看了眼沙发脚上的抓痕,想起方才进门前,佣人抱着只白色的波斯猫下楼,立刻明白了。

看来陆荣坤家里养的猫儿平日是把这里当做了厕所,随意拉撒,也是听闻她要来,才匆匆打扫过。

为了掩盖,屋里点着浓重的熏香,和病气、尿骚、药味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溪草想打开窗子,让陆承宣透透气,却发现铁栓已经锈了,可见常年没开过,难怪通风不好。

可见陆荣坤夫妇是怎么“照顾”陆承宣的。

爱女失踪,爱妻又离世,精神崩溃让他选择以大烟麻痹自己,所谓“朋友”为了图谋他的财产,这样暗中折磨他,让这个原本曾留洋法国,醉心艺术的绅士,变得恶臭难当,连猫都骑在他头上。

溪草看不起懦弱的男人,更憎恶大烟鬼,却还是有些同情陆承宣。

傍晚时分,佣人做好了饭前来请她,溪草于是下得楼来。

陆荣坤的儿女们都到回来了。

朱七慕九的《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全文已完结,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就可以了哦~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已经全部完结,需要查看全部阅读的朋友只需关注回复小说名《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即可哦!

报告谢少,你老婆有喜了同类型小说

琉璃非月妻上瞒下 尹夏至小说全文阅读

精品《妻上瞒下》小说在线阅读,作者琉璃非月原创作品现言类,主角尹夏至,本文琉璃非月大结局值得期待。内容试读:身为帝国总裁,他却总要小心自己的贞操被尹夏至那只小妖精给夺去!他想要离婚,她把人绑起来,直接睡了。他想和白莲花玩暧昧,她为了表示惩罚,又把他给睡了。后来他逐渐上瘾,她却已经稳固了自己的地位。“封总,离我远点,请自重!”哼,想要离开他的身边?不,可,能!

小说名称:妻上瞒下

雨打芭蕉的小说是《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徐凯陆子熙”

雨打芭蕉的原创作品《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来啦,本书的主角是徐凯陆子熙,大家期待了许久的新书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可以来本网进行阅读啦,徐凯陆子熙的故事待我们一一道来给大家:七月七日,H国的各大新闻上集体报道:总统阁下再婚了!结婚对象是他的前妻!举国哗然!就是那个……三年前和总统阁下离婚的,又传言在三年前的空难中死去却没有找到尸体的苏珞小姐?少时情窦初开的年纪,父母因为她的心愿,临死之前闭着他立下重誓:此生必娶苏珞为妻。然而,父母冰凉的墓碑前,他冷漠相对:我不爱你,至死都不会。成婚时,她以为所有的爱

小说名称:情深入骨:陆少,好久不见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

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又名一夜娇宠:总裁大人请关灯,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在线阅读,现言小说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作者凉尘全部免费阅读,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殷笑笑景沥渊精彩章节全文阅读。后妈策划着将她嫁给四十岁的老男人商业联姻,她手忙脚乱的在大街上抓住一个男人:“你敢跟我结婚吗?”恰好被女友放鸽子的景沥渊薄唇一抿:“正好,今天我带了户口簿,登记去。”二十三岁的殷笑笑就这样迅雷不及掩耳

小说名称:买一送一嫁给亿万首席